第十四章 刁蛮儿女总关情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砰!双草交击,商念九顿感对方这一单压力如山,震得自己脚下浮动。再也拿桩不住,向后移退了两步。

      心头明白,对方在内力上,比自己要强得多;但他知道自己内力虽逊,手上这柄旱烟管的招式,经过老山生指点,只要不和对方硬拚真力,小心应付,决不会输到哪里?”他猛吸一口真气,手腕抖动,旱烟管就刷刷使出!

      两人这一动上手,双方全都以快打快,孙大娘忽抓忽拂,忽擒忽拿,使的全是截脉手法。商念九一枝旱烟管,划出参差不齐的点点杆影,使的也是打穴招法。

      交手到五招以后,越打越快,也越打越见激烈,两人使出来的招式,莫不奇险惊人!但时间稍长,双方就显出了强弱,孙大娘到底技高一着,功力深厚,实非等闲。

      商念九的一支旱烟管,纵然经老山主指点,究非正式传人。二十招一过,孙大娘双手挥洒,气势如虹,招招长驱急攻。

      商念九却已感到压力奇重,若非仗着老东怪指点的精妙招数,只怕早就给对方拂上要害,躺了下去。

      这时,又从四面田间,赶来了不少人,这些人一个个脸露激愤,除了各操兵刃之外,左手都握着一管黑黝黝的铁筒,敢情是什么厉害暗器无疑?

      同时,从隔湖那片庄院中,忽然掠出一条纤小绿影,飞一般朝这边奔驰而来,刚一奔近,就大声喊道:“念九伯伯,是什么人找我爹爹?”

      声音娇脆,宛如出谷黄莺,听来清楚入耳!

      赵南珩只顾注意场中两人的互攻招式,正在入神之际,听到这一叫喊,不禁转头瞧去。

      那是一个十六七岁,身穿浅绿衣裤的少女,肩头垂着两条乌亮有光的发辫,瓜子脸,大眼睛,这时瞧着场中,脸上露出惊奇之色。

      赵南珩听她口气,暗暗哦了一声,心想,她敢情就是东怪的女儿了!

      商念九对付孙大娘,已感吃力,给绿衣少女一叫,小心头更急,忙道:“琪儿,你快走开,这儿没你的事。”

      孙大娘是什么人?她虽在和商念九动手,耳目何等灵异,绿衣少女的喊声,早已听得清清楚楚。

      左手呼吁劈出两掌,内家真力,冲击排荡,声势极猛,把商念九逼得后退了两步,右手却向绿衣少女一招,桀桀怪笑道:“小姑娘,这里有你的事,你快过来!”

      她这一招手,使的正是“云里神抓”,绿衣少女忽听孙大娘和自己说话,正待回头瞧去!

      陡觉一股极大吸力,朝身前吸来,她连孙大娘的面貌都没瞧清,已身不由己的被“云里神抓”吸了过去。

      这在旁人看来,和她自动走去一样。

      商念九瞧得大惊失色,大声喝道:“琪儿快退!”

      手上一紧,旱烟管洒出漫天杆影,朝孙大娘攻去,但已经迟了。

      琪儿早已走到孙大娘跟前,被孙大娘一把抓住手腕。

      商念九这一招原是拚命打法,此时一见琪儿落到孙大娘手上,又怕她把琪儿当作挡箭牌,百忙之中,猛吸真气,把点出的旱烟管,硬生生从半途里收转,他空自又发又收,急得手忙脚乱,孙大娘却早已一把抓起琪儿,随着桀桀尖笑,朝后退去。

      琪地莫名其妙的被孙大娘抓住,心头又惊又急,大叫道:“你使妖法,你快放开我!”

      孙大娘连声阴笑道:“别害怕,跟我老婆子回老子山去,等你爹找来,我就放你。”

      琪儿大叫大嚷的道:“谁怕你?你快放我,我不去,不去!”

      商念九眼看琪儿落在孙大娘手上,心头暗急,皱皱眉道:“你也是成了名的人物,怎能和小女孩为难?”

      孙大娘目光闪电一掠,歪着头,桀桀笑道:“你们莫想倚仗人多,区区几管‘化血针筒’,老婆子还不放在眼里,至于这个小丫头,我也不会难为于她,暂时作个人质,商绶回来,只要到洪泽湖老子山走一趟,老婆子自会放她。”说着,随手把琪儿挟起,一面回头朝赵南珩道:“小子,你去替老婆子解开他们经穴,咱们要走啦!”

      赵南珩依言过去,替躺在地上的众人,解开被闭经穴。

      商念九心中空自着急,满腔激怒,但因琪儿被孙大娘挟着,投鼠忌器,此时看到赵南珩应声走出,俯着身子替众人解穴,心中忽然一动。

      暗想:这小子敢情是她的门人,自己出其不意,把他擒住了,就不怕孙大娘不放下琪儿。

      他目光盯在赵南珩身上,心念方动。

      孙大娘是什么人,哪会瞧不出来,这就尖声笑道:“商念九,你别动歪念头,这小子只是被我老婆子逼着来的,因为只有他见过你们少山主,也听过你们少山主说话的声音,老婆子特地带他来认人的,路上才教了他几招手法,可不是我老婆子徒儿。但你如敢妄自出手,莫怪老婆子先宰了你们小妞儿,再撒手一走,这些人,经脉截闭,不出三天,就会呕血而死,你自己估量估量,花得来?花不来?”

      商念九果然被她这几句话摄住,不敢妄动,一面朝赵南珩沉喝问道:“小哥,你见时见过咱们少山主?是在什么地方?”

      赵南珩在这一瞬工夫,连拍带拿,已把躺在地上的一干人,全数解开经穴,起身答道:

      “小可也不知那位老庄主是不是贵岛的少山主所乔装?只是那天在庄外被害的少林十戒大师、孙老爷子师徒,和形意门下的燕南双杰鲁氏兄弟,据说都是死在‘血影掌’下的。”

      “还死了这许多人?”

      商念九听说还有少林“十”字辈的高僧,和形意门下的弟子被杀,心中更感事态严重。

      莫说少林寺为四大门派之首,死的又是“十”字辈高僧,自然不肯甘休;就是形意门,在北方也算是声势极盛的门派,门下弟子被杀,也不可能轻易就算。

      鼠狼湖山虽然不怕,但这个黑锅,背得未免太冤。

      心中想着,不禁皱皱眉头,又造:“你可知道这些人究是为什么死的?”

      赵南珩道:“小可也只是听说,好像为了一尊千手如来?”

      商念九全身一震,道:“绿玉金莲千手如来,唉,咱们少山主也说起过……”

      孙大娘不待他说完,哼道:“这就是了,小子,咱们走!”

      商念九急道:“谁说少山主觊觎于手如来?”

      孙大娘道:“我老婆子不管你们少山主觊觎不觊觎千手如来,只要他亲自把小妞领回去就好!”

      商念九朝赵南斯问道:“小哥想必是武林中人,你叫什么名字?”

      赵南珩道:“小可峨嵋门下赵南珩……”

      孙大浪怒道:“小子,你要和地穷聊,就留在岛上,我老婆子可要走了!”

      说着换了琪儿转身就走。

      赵南珩这几天工夫,已经知道她的脾气,一时哪敢多说,立即跟在她身后,朝来路赶去。

      岛上的人,虽然赶来了许多,每个人手上又有极为霸道的“化血针简”。但因少山主的掌上珠琪姑娘落在对方手里,谁也不敢妄动,只好纷纷让路;商念九眼看对方挟着琪儿走去,当真急得一筹莫展,搓握手,道:“大嫂请留步!”

      孙大娘回头冷冷的道:“你还有什么说的?”

      商念九拱拱手,正容道:“大嫂也是成名多年的人物,劫持一个小女孩子,传出江湖,岂不有损盛名?尊夫丧在‘血影掌’下之事,凶手另有其人,决非少山主所为。不过此事既然牵连到鼠狼湖山,少山主一经回来,自会专程上洪泽湖拜访,不知大嫂尊意如何?”

      孙大娘哼道:“废话,你要老婆子放下这小妞?嘿嘿,我老婆子千里迢迢的赶来,入宝山空手而还,这趟鼠狼湖山岂不是白来?告诉商绶,我在老子山等地三月,过期不来,莫怪我老婆子心根手辣!”

      话声一落,探手抓起赵南珩,一手扶着一个,双脚点动,人已疾如飞鸟,跃上树林,踏着树巅,腾掠而去!

      回到船上,舟子一眼看到孙大娘回来,等干捡到了性命一样,慌忙迎上几步,陪笑道:

      “老婆婆回来了?”

      孙大眼放下赵南珩,没好气的道:“我不回来,你也别想活命,快替我开船!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579-955.html - 2018-05-05
  • 第十四章 阴雪多日后云层渐渐散开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阴雪多日后,云层渐渐散开,丝丝缕缕的日光漏在了白渠与泾水之上。渠面有涓流如线,在冰层融裂处淙淙作响,地上的雪已不若数日前那般莹洁。高盖看到数抹暗影在初被曦光的皑皑雪原之上遥遥升起,不由重重的舒了口气,想道:终于来了!虽说一路都有斥堠传递... - 2018-09-28
  • 第十四回 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迎奸赴会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眼意心期未即休,不堪拈弄玉搔头。  春回笑脸花含媚,黛蹙娥眉柳带愁。  粉晕桃腮思伉俪,寒生兰室盼绸缪。  何如得遂相如意,不让文君咏白头。  话说一日吴月娘心中不快,吴大妗子来看,月娘留他住两日。正陪在房中坐的,忽见小厮玳安... - 2018-10-04
  • 第四十四章 亦缘亦孽话峨嵋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诸文齐笑道:“答应了就没事啦,唉,这也难怪,万倬云身为峨嵋高弟,正当英年有为之时,岂肯入资罗髻和夷人成亲……”  坐在一旁谛听的水宇真,脸色又为之一变!  诸文齐只作不见,接着说道:“何况万倬云仗剑江湖,血仇末复,但他因罗髻夫人以礼相待... - 2018-05-09
  • 第三十四章 觉来春梦了无痕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冷冷的道:“夫人知道就好,在下找上宝山,就是要向夫人请教来的。”  贵妇人和蔼的道:“少侠请说!”  赵南珩道:“江湖上有两句话,叫做‘罗髻开,峨嵋闭’,夫人想必也听人说过?”  贵妇人淡淡一笑道:“这两句话,乃是川西俗语,流传已... - 2018-05-08
  • 第五十四章 独具机心欠隐藏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但就在这微一分神之间,只听十住大师大喝一声:“妖妇哪里走?”  身形疾上,挥手一掌,劈面打去!  “砰”!掌风撞上石门,发出一声大震。  蛇蝎夫人和她身边两个女童,早已走得无影无踪!  孟守乾叹息道:“此女来去如风,一身轻功,已达化境,... - 2018-05-10
  • 第六十四章 山前早已设重围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好似想起了什么,连忙回头道:“道长最好把这刀藏起,跟在晚辈身后出去。”  说到这里,从地上抬起一段较长的铁链,迅速递到一瓢子手上,低声道:“道长还是作个样儿,外面这几个人,由晚辈对付好了。”  一瓢子微微一笑,果然把钢刀收起,接过... - 2018-05-11
  • 第八十四章 李代桃僵再易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忙道:“老二,快拦住她!”  贺老二道:“放心,她走不了的。”  呼的一刀,直奔宫装少女后腰。  宫装少女冷笑一声,身形疾转,左掌斜拍,推开贺老二执刀右腕,右足飞起,朝他股上踢去。  贺老二身如旋风,急闪开去。  贺老大也已赶到.... - 2018-05-14
  • 第七十四章 捷足何人已杳纵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摇头道:“没有啊,他老人家赐晚辈乾坤金钱之日,晚辈还不知他就是乾坤一丐,当时他老人家只交代我务要妥藏,不可遗失,所以晚辈把它系在裤带头上的。至于到终南山来,他老人家也只说要找办件事儿,究竟办什么事?也没和晚辈说清楚,这张字条是三天... - 2018-05-13
  • 第二十四章 北指南针事可疑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绿娘子只是闪着两颗碧莹莹的小眼珠,慢慢从老道肩头爬下,慢慢爬进药箱底层。  鬼手仙翁关上小门,镇上了锁,抱着药箱,一步抢到瞎鬼婆身边,忍不住老泪纵横的道:“大姊,二十年来,你一直恨我入骨,恨我没有替你医好眼睛,其实,我不是不肯,因为那太... - 2018-05-06
  • 新裤与旧裤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郑县一个姓卜的人,他有一个愚不可及的妻子。这个蠢妻子常常做出一些叫人哭笑不得的事。有一次,这个姓卜的人要出门,觉得没什么像样的衣服,于是对妻子说:“给我做条裤子,好吗?”妻子说:“可以。但是,你要做什么样... - 2018-11-09
  • 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 2018-07-01
  • 第十四章 奇人奇事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微微一笑道:“多谢成贤弟。”  盛明珠眼圈一红,幽幽的道:“只要你不怪我就好了。”  方振玉道:“在下说过,决不会怪你的。”  盛明珠低下头,低低的道:“方大哥,我们在栖霞寺结为兄弟,还算不算数?”  方振玉给她问得一呆,说道:“... - 2018-02-03
  • 第十四章 神龙乍现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第二日,日哭鬼与小弦重又上路。  小弦本以为经了这一晚的相处,二人感情已深,欲想出言求日哭鬼放了自己,好回清水小镇中去寻父亲。不料看起来日哭鬼对他的态度虽是大为和缓,但脸上却重又恢复平时冷漠,几次找他说话亦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小弦猜不... - 2018-07-06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十四章 离城渐远人烟渐稀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离城渐远,人烟渐稀,几乎一二十里都难得看到一个村庄。  蓝如风忍不住问道:  “二哥,咱们这是上哪里去呢?”  史元回头道:  “你不用多问。”  依然一马领先,一路扬鞭赶路。  傍晚时分赶到一处山下,史元马鞭朝前一指,说道:  “前面... - 2018-03-14
  • 第九十四章 别有居心作大煤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商绶、和鬼手仙翁点头还礼,说了声:“夫人好说!”  慕容夫人却颔笑起立,道:“咱们老爷子不克亲来,妹子来了,也是一样。”  罗髻夫人抬手道:“三姐快请坐下。”  说完目光缓缓朝殿下紫席掠来,对天地一卜等四人,似乎特别注意了一下,又抬目朝... - 2018-05-14
  • 第十四章 你们是耶和华你们神的儿女_圣经
  • 14:1“你们是耶和华你们神的儿女。不可为死人用刀划身,也不可将额上剃光,14:2因为你归耶和华你神为圣洁的民,耶和华从地上的万民中,拣选你特作自己的子民。”14:3“凡可憎的物都不可吃。14:4可吃的牲畜就是牛、绵羊、山羊、14:5鹿、羚... - 2017-07-16
  • 第十四章 回到南门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应该说,我对王立强和李秀英有着至今难以淡漠的记忆。    我十二岁回到南门,十八岁又离开了南门。我曾经多次打算回到生活了五年的孙荡去看看,我不知道失去了... - 2018-02-11
  • 变态皇帝朱棣每天20人轮奸政敌妻女_历史故事_故事大全
  •   朱棣称帝后,建文旧臣死的很多。景清曾与方孝孺相约共赴国难,决不向燕王称臣。方孝孺等人慷慨殉节后,景清因与朱棣有旧,得授原宫,委蛇于朝班很长时间。一日早朝,景清身藏利刃,穿着绯色衣服上殿,准备刺杀朱棣。此前曾有人借异星赤色犯帝座为名,要朱... - 2018-11-06
  • 第十四章 百花公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葬花夫人道:“老身为了慎重起见,只喂了两个人,据蓝通说,也许是浣花妖女在无忧散中,另外配有剧毒药物,如不先解去他们身上之毒,只怕无法解去他们的迷药。老身又请了一位素负盛名的用毒能手,替另外一人先喂服专解奇毒的药物,但解药入口,此人又告不... - 2018-03-09
  • 第十四章 许三观想起了辫子垂到腰下的林芬芳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想起了林芬芳,辫子垂到腰下的林芬芳  嫁给了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生下一男一女,然后开始发胖了,一年比一年胖,林芬芳就剪掉了辫子,留起了齐耳短发。  许三观看着她的脖子变短了,肩膀变粗了,看着她的腰变得看不清楚了,看着她手指上的肉如何... - 2018-02-07
  • 狮子、狐狸与鹿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狮子生了病,睡在山洞里。他对一直与他亲密要好的狐狸说道:“你若要我健康,使我能活下去,就请你用花言巧语把森林中最大的鹿骗到这里来,我很想吃他的血和心脏。” 狐狸走到树林里,看见树林里欢蹦乱跳的大鹿,便向他问好,并说道... - 2018-11-08
  • 第十四章 将计就计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灵均道人陡地清啸一声,一条人影,纵身跃起,朝那七八丈外——棵大树上扑去!  “铛!”一声金铁大震,堪堪响起,一团黑影,快得像流星一般,朝百忍大师当头扑下!  百忍大师正在仰首注目之间,瞥见黑影扑到,口中低喧一声拂号,右手一挥,精钢禅杖已... - 2018-02-28
  • 我的数学老师2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正经念的书,也就是“文革”前的二年初中。数学老师姓钟,现在想来,她一定不是学校里最好的老师,因为所有的光荣榜,所有的上台讲话,全没有她。钟老师瘦瘦的矮矮的,是个南方人。她对我们要求极严,而我的数学很差,所以总怕看她的眼睛。  开始我最... - 2018-11-06
  • 老师脚下的半包烟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上中专的时候,因为好奇,我学会了抽烟。白天不敢抽,怕被老师逮着。只有等到晚上宿舍熄了灯,生活管理员查房过后,偷偷地抽。每次抽完之后,我都会把香烟塞到被子的夹层里,小心地藏好。庆幸的是,一年下来,我抽烟从来没有被老师发现过。  中专二年级... - 2018-11-06
  • 第十四章 绮香荒野风微度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由于在汉水河边与那神秘的铁衣人耽搁一会工夫,待苏探晴与林纯赶到襄阳城时,已是深夜三更时分,襄阳城早是城门紧闭。  其时虽是太平盛世,但因四海未定,漠北的元末势力残存,东北女真部族等亦对中原虎视眈眈,所以襄阳这等中原重镇平日皆严防奸细,每... - 2018-06-18
  • 第十四章 第五颗行星非常奇怪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五颗行星非常奇怪,是这些星星中最小的一颗。行星上刚好能容得下一盏路灯和一个点路灯的人。小王子怎么也解释不通:这个坐落在天空某一角落,既没有房屋又没有居民的行星上,要一盏路灯和一个点灯的人做什么用。  但他自己猜想:“可能这个人思想不正... - 2018-03-21
  • 大义灭亲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春秋时期,卫国的州吁杀死哥哥卫桓公,自立为国君。   州吁驱使百姓去打仗,激起人民不满。他担心自己的王位不稳定,就与心腹臣石厚商量办法。   石厚就去问的父亲——卫国的大臣石碏(que),怎样巩固州吁的统治地位。石碏对儿子说:“诸侯即位,应... - 2018-11-06
  • 沉鱼落雁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春秋的时候,有一个叫做西施的美女,她每天都会到溪边去浣纱,溪中的鱼看到西施,觉得自己长得比西施丑,都羞愧的不敢浮上水面,全沉到水底去。  汉朝的时候,也有一个美女叫王昭君,她要出塞去嫁给番王的时候,天空飞过的雁,看到王昭君长得那么漂亮,都惊... - 2018-11-06
  • 我也曾是“足球健将”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读初中的时候,家住在东北一个不很有名的小县城,是上个世纪70年代初。记得学校里每周设有一到两节体育课。所谓“设”,其实在当时就是形同虚设的“设”。一到体育课,老师不是拿出足球就是篮球,然后男生女生一分,什么规则也不讲,只是告诉体育科代表... - 2018-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