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毒计连环_绝顶_故事大全

  •   林青眼睁睁看着小弦忽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禁大惊失色。他急匆匆由内房后窗中蹿出,纵身上了屋顶,四处眺望却不见丝毫异状。庄园内,几位挑灯巡夜的家丁依然不紧不慢地巡视着,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林青想起刚才听到夜行人离去的声音,多半就是掳走小弦之人,当下提气凝喉,舌绽春雷,怒喝一声:梁辰,给我出来!

      他知道追捕王轻功超卓,因其跟踪术天下无双,亦擅长消除足迹,若是自已没头没脑地去追,多半会被他引人岐途,只有试着激他出来,才有可能救出小弦。所以这,一声集全力而发,整个小镇皆闻。

      那些家丁此刻才发现屋顶上的林青,纷纷大叫大嚷着围了上来。可追捕王梁辰却并不现身,对林青的激将法置若罔闻。

      林青一见那些家丁的模样,立刻明白这些人定然全不知情。不然若知晓名动江湖的暗器王在场,又听到这一声怒啸,这群武功平常的乌合之众只会四散逃跑,何敢上前围攻?

      林青不再理会家丁的喊叫,重新进入卧室,探察蛛丝马迹。此刻他已渐

      渐冷静下来,只看那卧房内室的摆布,便可知敌人定是早早谋定而后动,布下这个天衣无缝的圈套,只等自己与小弦入彀。但小弦既然随那朱员外进人内室,看到如此不合情理地摆放着许多柜子,岂能不有所察觉?而且柜子起初并不发出响动,而一时半会儿也绝无可能捉到那么多老鼠,分明是敌人事先将老鼠绑在柜子上,然后再逐一解开,小弦又怎会任由他人摆布?若说是他己早早受制,可分明方才还听到了他的说话声

      林青脑中灵光一闪,怪不得刚才看到小弦的背影觉得高度似有偏差,想必那时他就已被敌人掉了包,跟随朱员外进汝内室的肯定只是一个冒牌货。而自己一直盯着小弦,仅是刚才制服那家丁时稍有疏忽,敌人能在那眨眼间的工夫移花接木,不但早有安排,而且埋伏的都是一流高手。

      其实,林青早听出那卧室中除了小弦外,还有两个人的呼吸声,但想不到,这两人都是行动快捷、出手如电的高手,其中一人身材矮小,不但装扮成小弦瞒过了自己的眼睛,竟然还懂得口技之术,惟妙惟肖地模仿了小弦的口音,再加上小弦本就是压低声音说话,才让自己一时也未能分辨出来。

      像这样身怀奇功异术的高手,别说是平山小镇的朱员外,就算是君山府的知县怕也请不到!敌人毫无疑问是针对自己而来,主使者多半就是追捕王梁辰!

      林青心念电转,门外早被那群家丁围了个水泄不通。

      只听有人高叫道:里面就一个人,大伙儿并肩子上啊,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了他不成?又有人道:老爷必是落在他手里,可莫要让他害了老爷的性命,先等等再说吧。又有人道:老爷一下午未出来见客,如今又半天不出声,是否已被强盗害了!有人见识还算高明:那人上房如履平地,多半是个有来头的人物,我看要不还是去报官吧。忽又听一人惊呼道:哎呀,孟四大哥躺在这儿呢,不知是中了什么邪法,动也动不了,只是眼珠乱转

      众人正吵闹不休,房门一开,林青大步走了出来。大家顿时齐齐噤声,一块儿退后三步。林青也不理诸人,径直来到刚才被自己点了穴道的那名家丁身旁,随手解开他哑穴:我问一句,你就回答一句,若有半分不实,让你一辈子说不了话。

      那名家丁刚才有口难言,又被掷在草丛间,饱受露水淋身、蚊虫叮咬之苦,此刻何敢说出半个不字,当下连连点头。其余人见林青面对十余柄刀枪浑然无惧,气度从容,一时皆被他震住。

      林青问道:你叫孟四?话音未落,一名胆大的家丁张口道:大家一齐乱刀砍死林青头也不回,反手一掌挥出,那名家丁霎时被击得腾空而起,身体飞在空中,口中仍伴着狂喷的鲜血吐出最后一个他字,足足飞出数丈距离,方才直挺挺落在地上,勉强挣扎几下后晕过去,再也没了动静。林青愤怒之下,出手何等凌厉,若非不久前才和小弦说了那番不要滥杀无辜的话,手下稍留力道,否则那家丁纵有十条命,亦会被这一掌当场击毙。

      众人先是大哗,旋即静了下来,个个皆是面如土色,噤若寒蝉,再无人敢发出半点声响。林青心想正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这群家丁平日在平山小镇上耀武扬威、无人敢惹,此刻见到自己匪夷所思的神功,自然不敢妄动。

      林青的目光直直盯在被点住穴道的那名家丁身上,那家丁浑身不自在,眼露惧色,结结巴巴网答道:大、大侠英明,小人孟斌,家中排行第四。

      林青冷声道:你家朱员外在什么地方?他回想刚才情景,这名唤孟四的家丁出现得不早不晚,与房中那两名高手配合得天衣无缝,必是串通一气,有意引开自己的注意力。而房中人既然能令自己中计,在眼皮底下掳走小弦,自然也决不会是什么朱员外之流。

      孟四方一犹豫,林青手中略略用力,咔嚓一声,孟四臂骨脱臼,大叫一声,额间冷汗如雨而下:大侠饶命,朱老爷被他们关在房中,小人只是奉命行事旁边人群齐齐发出惊咦声,显然直到此刻才知道,捉住朱员外的并非林青,而是另有其人。

      林青回想刚才在房中并未察觉到朱员外的呼吸,多半已被敌人杀人灭口,而小弦落在这群杀人不眨眼的敌人手中,岂不亦是凶多吉少。他心头焦急,手上不由使力稍大,正触到孟四的伤臂,孟四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林青一指按在孟四人中上,头也不列地道:去抬一桶水来。那群家丁面面相觑,终不敢违抗,两人一路小跑,抬来两桶清水。

      孟四人中剧痛,悠悠醒转,冷不防又被一桶凉水浇在头上。此刻虽只是深秋天气,但夜深露寒,这一大桶凉水当头浇下的滋味可想而知,加上他心中恐怖忍不住牙关咯吱打战,忽义觉得手肘一轻,已被林青用极快的手法将他脱臼的关节接好。

      林青心知敌人掳走小弦早己去远,也不知应该朝何方向去追,只有先问清楚敌人的来历后再作打算,当下耐着性子对孟四漠然问道:你说朱员外被他们绑架,他们是什么人?

      孟四对林青又怕又服,再不敢有丝毫隐瞒:小人今日下午给老爷回话时,看到一个老头和一个年轻人正陪着老爷一起喝茶。小人起初还以为他们是老爷的客人,却听老爷吩咐说一切皆要听这两人命令,我就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了。那老头儿命令我,秘密找几个工匠去老爷屋中干活,还需要许多空柜子

      林青截口道:那老头儿和年轻人是什么模样?追捕王今年四十出头,理应是个中年人,与孟四的描述并不相合,却不知他见到的是何人?

      孟四答道:那老头儿看起来年纪不小,约摸有五十多岁,但脸上十分光洁,没有一丝皱纹,也不知是怎么保养的,只是他看人的眼神好像十分邪气,让人心中害怕,而且说话极为轻声细气,唯恐惊落了灰尘一般;那年轻人不过二十七八,穿一身干净的白衣,相貌倒是十分普通,没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嗯,不过他的态度十分悠闲,坐在朱老爷的客厅里,却好像是坐在自己家中一样,没有丝毫的不自在。孟四身为朱员外的心腹,一向口齿伶俐,虽是在惶惑之中,说话倒也甚有条理。

      林青皱眉苦思,一时也想不出那老人与年轻人的来历,只是隐隐觉得似曾相识:那年轻人可是身材瘦小,形如侏儒?

      孟四摇摇头:他虽不高大,却也并非侏儒。

      林青心头暗凛,看起来敌人是有备而来,且人数众多,这老头与年轻人多半是领头者,难道与追捕王梁辰无关?或是他另请来的帮手?当下他继续追问道:然后如何?

      我听了那老头儿的命令,找来几位工匠与数十只大柜子,谁知他们去了老爷屋中后,老爷便大门紧闭,也不会客,只让下人送来饭菜。那老头儿又吩咐我去捉十几只老鼠来,而月一定要在暗中行事,不得走漏风声,我便有些好奇,不知他捉老鼠来做什么?我看那老头儿脸上一丝皱纹也没有,模样又透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692-978.html - 2018-06-30
  • 第四章 神秘旅程难得糊涂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霍从云笑道:“这因愚兄改扮老苍头,二师弟和三师妹就扮成同胞兄妹,到扬州来玩的,这样就可以到上走动了。”说着,已从身边取出一个铜盆,打了开来,开始在自己脸上易起容来。  柳飞燕道:“易了容,咱们就可以到仙女庙进香去。”  话声甫落,只听耳... - 2018-01-18
  • 第四章 东厢迎煞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灵岩大师急急问道:“老施主在何处见到敝师兄的?”  旋风煞木通阴沉的道:“老夫夫妇因此庙东厢乃是厉山阴脉结穴之地,适合徒儿练功,才于十天之前搬来此地。”他说到这里,用手指了指左边那口棺材,又道:“老夫暂时借住的那口棺木,就是装着那个黄衣... - 2018-01-18
  • 第四章 夜访藩司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船到望仙桥,恰正是周少棠舌战黄八麻子,在大开玩笑的时候,螺蛳太太午前便派了亲信,沿运河往北迎了上去,在一处关卡上静候胡雪岩船到,遇船报告消息。   &nbs... - 2018-01-19
  • 第四章 西帮腿长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六爷被驱鬼的锣声惊醒后,再也没有睡着。   母亲的灵魂不来看他,已经有许多年了。奶妈说,母亲并非弃他而去,是升天转世了。但明年秋天,就要参加乡试,他希望母亲来保佑他初试中举,金榜题名,分享他的荣耀。  神奇的是,他在心里... - 2018-01-19
  • 第四章 左宗棠接两江总督的任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胡雪岩在上海,一直等得到左宗棠的确实信息。左宗棠已于十月十八日出京,但不是由天津乘海轮南下,经上海转江宁去接两江总督的任,而是先回湖南扫墓,预计要到年底快封印时,才会到任,胡雪岩本打算在上海迎... - 2018-01-17
  • 第四章 千里寻凶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这是唐河一处渡头!  从南阳到唐河县,是一条大路.但唐河一衣带水,江面潦阔,那时候还没有这么长的桥,行人车马,都得靠渡船渡河。  这种渡船,是专门渡河的,船舱内容得下几辆马车,还可以载上三五十个人,两边对开,此来彼往,整天像穿梭般在江面... - 2018-01-18
  • 第四十四章 紫凤飘零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夕阳快要下山了,天际浮着绚烂的异彩,照得远近山头,好像抹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黄叶丹枫,相映成趣,阳春十月,确实富有诗意!  由三都往榕江的官道上,虽然荒僻,但道路还算平坦。  这时有两骑马匹,在斜阳古道上,得得跑来,前面一匹马上,坐着... - 2018-01-13
  • 第四章 秋迁院落浑非昨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不知她说的封“老前辈”是谁?口中含糊应了一声。  玄衣女子接着道:“贱妾听说岳少侠是从马迹山来?”岳少俊点头道:“不错,在下确是从马迹山来。”  玄衣女子一双秋波望着岳少俊,问道:“岳少侠见到宋老爷子了么?”  岳少俊心中一动,暗... - 2018-01-13
  • 第四章 彩带女郎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赶到泰安,城门早就开了,他一晚未睡,依然回到前晚住过的泰安老店,要了个房,就蒙被大睡。  一觉醒来,已是午牌时候了,店伙打来洗脸水,岳小龙洗过脸,叫店伙送了碗面来,在房中吃了,就会账出门。  他因蓝衣人已经对自己起了怀疑,暂时只好放弃彩... - 2018-01-13
  • 第四章 尤老五替胡雪岩接风(1)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上海县城筑于明朝嘉靖三十二年,原是用以“备倭”的,城周九里,城墙高二丈四尽,大小六个城门,东南西北四门,名为朝宗、跨海、仪风、晏海,另外有宝带、朝阳两门,俗称小东门、小南门。他们的船就泊在小东... - 2018-01-13
  • 第四章 前沿的枪炮声越来越紧_活着_故事大全
  •     前沿的枪炮声越来越紧,也不分白天和晚上。我们呆在坑道里也听惯了,经常有炮弹在不远处爆炸,我们连的大炮都被打烂了,这些大炮一炮都没放,就成了一堆烂铁,我们更加没事可干了。那么一些日子下来,春生也... - 2018-01-21
  • 第四章 红灯香舞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前面八对红灯,原来竟是十六个面目姣好的少女,身穿玄色紧窄衣绔,红绢包头,秀发披肩,每人右手提着一盏六角红纱宫灯,缓缓前导。  宫灯后面,却是四个奇丑无比的黑衣妇人,肩抬着一乘绣金软轿,像行云流水般往林中行来。  守在林外的三义会徒众,一... - 2018-01-13
  • 第四章 打通经脉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这谷口之内,四面环山,地方好像很辽阔,但看去一片都是树林,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形,穿过一片树林,前面出现了一条宽阔的石板路,两边都种着花木,也不知道是什么花,反正花气很浓郁。  七姑娘一直没有说话,踏上石板路,才回头道:“狄明扬,你怎么不说... - 2018-01-22
  • 第四章 出生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1958年秋天,年轻的孙广才与后来出任商业局长的郑玉达相遇在去南门的路上。郑玉达在晚年时,向他的儿子郑亮讲叙了当初的情景。风烛残年的郑玉达那时正受肺癌之苦,他的讲叙里充满肺部的呼呼声。尽管如此,郑玉达还是为当初情景的重现而笑声朗朗。  ... - 2018-02-09
  • 第四章 助产的医生说还没到疼的时候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助产的医生说:“还没到疼的时候你就哇哇乱叫了。”  许玉兰躺在产台上,两只腿被高高架起,两条胳膊被绑在产台的两侧,医生让她使劲,疼痛使她怒气冲冲,她一边使劲一边破口大骂起来:  “许三观!你这个狗娘养的……你跑哪儿去啦……我疼死啦……你... - 2018-02-06
  • 第四章 次日午后柳生来到一村子_古典爱情_故事大全
  •   次日午后,柳生来到一村子。这村子不过十数人家,均是贫寒的茅舍。茅舍上虽有烟囱挺立,却丝毫不见炊烟升空四散开去的情景。因为日光所照,道上盖着一层尘灰,柳生走在上面,尘土如烟般腾起。道上依稀留有几双人过后的足印,却没有马蹄的痕迹,也没有狗和... - 2018-02-11
  • 第四章 兰陵七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秋月急叫道:“虎妈妈……”  虎婆子白发飘动,厉叱道:“小丫头,你给我站开去!”  南振岳剑眉陡剔,朗笑道:“在下奉召而来,放肆的只怕不是在下吧?”  虎婆子道:“你是说我?”  南振岳昂首道:“差不多!”  虎婆子一掳袖管厉笑道:“你... - 2018-02-26
  • 第四章 马陵先生携同徐少华离开云龙山庄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一天清早马陵先生就携同徐少华,别过二师兄,管事徐建章率同两名庄丁,携带八式礼物,一起骑上牲口,离开云龙山庄。  中午在茅村打了个尖,未牌时光,就已赶到柳泉。  马陵先生命徐少华走在前面领路,五匹马转入小径,来至一幢瓦屋门首,徐少华当先... - 2018-03-13
  • 第四章 神秘帮会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董百川怒喝道:“小子,你是找死!”  白髯青袍老人摇手道:“董护法不用和他多说,他既然向本座挑战,本座就让他见识见识。”  董百川连连应“是”,心中暗暗奇怪,忖道:“这位杀人不眨眼的坛主,今天怎么会有如此好说话了?”  白髯青袍老人目光... - 2018-03-08
  • 第四十四章 李光头让林红休息了四天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让林红休息了四天,其实到了第三天的夜晚,林红的身体已经冲动起来了,她辗转反侧,渴望着李光头此刻就压在她的身上。她和宋钢结婚二十年,她的性欲沉睡了二十年,如今年过四十了,突然被李光头唤醒,她的性欲开始汹涌澎湃了,她终于发现了自己,终... - 2018-02-05
  • 第四章 李光头经常和其他的厂长们一起开会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成了李厂长以后,经常和其他的厂长们一起开会。都是一些身穿中山装脚蹬黑皮鞋的人物,李光头和他们笑脸相迎握手致意,几个月下来李光头就和他们称兄道弟了。李光头从此进入了我们刘镇的上流社会,于是造就了一副不可一世的嘴脸,他喜欢昂着头和别人... - 2018-02-02
  • 第四章 各怀机心(2)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司老怪点头道:“路兄说得极是,哦,这么说,厉九娘这老贼婆是自找死路,再也出不来。”  路五爷轻轻叹息一声道:“出不去的,岂止是厉九娘?咱们出路已断,也同样被困在这里了。”  司老怪道:“路兄真的不知道有出路?”  路五爷微微摇头道:“兄... - 2018-01-27
  • 第四章 各怀机心(1)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司老怪敞笑一声,双肩一晃,跟着朝石门中奔去。  八手罗刹那还怠慢,急急掠起,跟着两人身后追了过去。  就在她快要掠近石门之际,司老怪突然转过身来,喝道:“你还不给我站住?”  抬手一掌,迎着八手罗刹劈了过来。  八手罗刹怎么也没想到司老... - 2018-01-27
  • 第四章 夜探空堡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两人离开甘家庄,蓝如玉和云飞白在肩而行,还不时的用摺、扇指点看田圾村落,边走边谈,旁人看来,他们像是同窗好友,到郊外散步来的一般。  云飞白看她一路谈笑自若,举步从容,吐属集雅,果然一派书生模样,对她印像,不觉渐渐改观,心中忖道:“此女... - 2018-01-29
  • 第四章 玄机难测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急忙跪倒地上,说道:“弟子恭聆。”  慈云禅师附着他耳朵,低声说道:“依山祖师圆寂的遗训只有四个字:‘数、数、数、数’,小施主务必切记在心,用心揣摩,你有多少成就,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方振玉道:“弟子自当谨记。”  慈云禅师颔... - 2018-01-31
  • 第四章 首次交锋以“谜”相待_商道_故事大全
  •   “喂,”朴宗庆马上叫来了下人们,“你们有谁知道来访的吊客中有一个义州姓林的商  人吗?”  “小人们知道。”  朴钟一早就把所有的下人买通,几乎没有一个当差的不知道林尚沃的名字。  “那人现在在哪里?”  “住在七牌街的小旅馆。”  “... - 2018-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