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_鬼故事_故事大全

  •   早期的阴阳是古人观察到自然界中各种对立又相联的大自然现象,如天地、日月、昼夜、寒暑、男女、上下等,以哲学的思想方式,归纳出“阴阳”的概念。春秋时代的易传以及老子的道德经都有提到阴阳,阴阳理论已经渗透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方方面面,包括宗教、哲学、历法、中医、书法、建筑等。阴阳是“对立统一或矛盾关系”的一种划分或细分,两者是种属关系,阴阳五行为本,看似简单,却知者甚少,知而能守其道者更是少之又少。
      春秋战国时百家争鸣,出现了空前绝后的学术自由,也涌现出了很多大家,各自提倡自己的学术以求治国,有一支主张提倡阴阳、五行学说的学派称之为阴阳家,阴阳说是把阴和阳看作事物内部的两种互相消长的协调力量,认为它是孕育天地万物的生成法则,后来阴阳五行学说混和了道教咒术与密教占术,又渗透了一些当地文化,于是便形成了独特的“阴阳道”。也就发展成了今天的阴阳师,也可以说是占卜师,或是幻术师,他们不但懂得观星宿、相人面,还会测方位、知灾异,画符念咒、施行幻术。对于人们看不见的力量,例如命运、灵魂、鬼怪,也都深知其原委,并具有支配这些事物的能力。 走进神话世界的大门 
      随着时间的推移,阴阳师逐渐也脱化了,会这种术的人也越来越少,学的更是寥寥无几。
      我们村有个大叔,他天生就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他平时的打扮也很特别,四十岁的人胡子留了很长,听村里人说大叔出生时周围有股寒气,让人冷的只发抖,十几岁的时候就一开始留胡子到现在,只要不是冬天总是光着脚到处走,后来家里人看不过,旁人看着也不雅,就给他做了一双草鞋,因为他说穿鞋他脚底像起了火一样,很热。听说大叔以前有老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死了,有的说是大叔克死的,大叔也再没有娶,别人也不敢嫁给大叔,就是因为这样,很少有村里人理大叔。但他很强壮,也很热心肠,小时候我们很喜欢找他讲一些鬼故事,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离奇古怪的鬼故事,后来才听说大叔他自己能看到很多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慢慢的知情的孩子多了,也就很少听大叔讲故事了,只有我总是收不住好奇的心成了他忠实的粉丝。
    农村过春节的时候总有一些社火,那年春节我和伙伴们去看其他村的社火,走着走着一个伙伴突然间跌倒了,我们扶起他后还是继续去有社火的村庄,不知道啥时候大叔冒了出来,让我们赶紧回家,再过十五分钟那社火将有事情发生。我们几个也半信半疑,但也不敢不听,就和大叔一起回家了。第二天我听到说那社火着火了,还烧伤了好几个人,火因不明。我跑到大叔住的地方问是怎么回事,咋会起火,大叔拿了自己种的烟叶子,捏了捏,然后放到烟锅子里慢慢的抽了起来,慢悠悠地说:“那天我听说你们要去看社火,我看到山上有很多火疙瘩一直往社火那边滚,气势很烈,怕你们出事,刚走到是就看见小刚跌倒了,其实在你们中间和你们一起走的还有很多鬼魂,怕你们吃亏”我闷闷的问:“那为啥社火还自动火起火啊?”大叔磕了磕烟锅子说:“今晚你十二点你看看后梁那边你就明白了”
      我带着疑惑回家了,晚上我很害怕,想睡觉,可儿时的好奇心让我管不住自己,等到十二点时,我朝着后梁那边看,顿时好像停止了呼吸似地,后梁那边好像有社火,上上下下,一会儿是一个,一会儿又很多,来来回回,当时也不敢多看,跑到屋子里恁是睡不着,想了一晚上怎么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一夜很漫长,一大早跑到大叔住的地方,把看到的原原本本给大叔讲了一遍,走进神话世界的大门
      大叔微微笑了一下说:“其实你们看到的那些不是人演的社火,而是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演的,当人们过去后自然成了他们的伙伴了,至于那些大火,就是鬼火,那也就是鬼社火。”
      我听了大气没敢出,越想越玄,我们如果不听大叔的话我们估计也和那些人一样会烧了吧!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7099-38.html - 2018-01-02
  • 第三章 王有龄会见胡雪岩(1)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正徘徊瞻顾,不知何以为计时,突然眼前一亮,那个在吃“门板饭”的,一定是了。杭州的饭店,犹有两宋的遗风,楼上雅坐,楼下卖各样熟食,卸下排门当案板,摆满了朱漆大盘,盛着现成菜肴,另有长条凳,横置案... - 2018-01-13
  • 第十六章 八公山因祸得福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星月朦胧,天色幽暗,从杨州通往真州的一条石板路上,正有几条人影,起落如飞,直奔真州。  尽管天色黝黑,就算没有星月,但用石板铺成的道路,即使没练过夜行眼的人,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从前乡村与乡村之间,铺的都是石板路,天色最黑,石板路却是... - 2018-01-13
  • 第二章 王有龄进京投供(2)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王有龄大惊失色!洪杨军用兵能如此神速?他有点将信将疑。但稍为定一定心来想,亦无足奇,这就是他在旅途中读了许多书的好处,自古以来,长江以上游荆州为重镇,上游一失,顺流东下,下游一定不保,所以历史... - 2018-01-13
  • 第二章 王有龄进京投供(1)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就在同一天,王有龄到了北通州。他从杭州动身,坐乌篷船到苏州,然后换搭漕船北上,偏偏又逢丰北决口,舍舟换车,却又舍不得多花盘缠,一路托客店代找便车、便船,花费固然省得多,时间却虚掷了,以至于走了... - 2018-01-13
  • 第十三章 利剑三折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无住大师在四人被逼退的同时,已经左手待杖,右掌当胸,拦在巨石之后,面情显得异常凝重,低诵一声佛号,缓缓说道:“阿弥陀佛,祝施主苦苦相迈,老衲说不得只好出手了。”  祝天俊依然招扇轻摇,做然一笑道:“大师不妨出掌试试!”  无住大师道:“... - 2018-01-13
  • 第十四章 火灵圣母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有些茶客,三三两两的会帐下楼,也有人随着上来,有些老客人,已在吩咐茶博士准备酒茶。  原来这家茶楼,在下午喝茶的时候,是茶馆,到了上灯以后,就变了酒楼,于是茶客也成了酒客。  岳少俊要了一碗看肉面,一笼小笼包,匆匆吃毕,付帐下楼,转回客...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杳去黄鹤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恽夫人凛然道:“客随主便,你划出什么道来,老身绝不推辞,不过我要在这里先了断一件事……”说到这里,突然回过头去,沉喝道:“王四,你说,你收受了什么人的贿赂,胆敢出卖小姐?”  王四虽然穴道受制,但因当着火灵圣母和右护法的面,四周又都是崆... - 2018-01-13
  • 第十七章 大马猴耍火灵圣母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天色渐渐黎明,山林间笼着轻纱般的薄雾,大路上还铺了一层薄薄的轻霜!  一辆双辔马车,从官道东首飞驰而来,车轮辗在轻霜上,划下了两道明显的轨迹。  前面就是黄冈寺了,两个更次,就赶了快二百里路,这已经是赶车最大的速率了。  就在此时,但听... - 2018-01-13
  • 第十八章 八大门派集会南陆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火灵圣母眼看恽钦尧等人果然离去,心头怒气难遏,目注金铁口,喝道:“现在老身可以出手了吧?”  金铁口双手连摇,叫道:“慢来,慢来,小老儿说过,小老儿动手,妙不可言,不能让人偷学了去,老大姐,你那位千金,和老管家,四位大姑娘,也该走远点吧... - 2018-01-13
  • 第四章 尤老五替胡雪岩接风(1)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上海县城筑于明朝嘉靖三十二年,原是用以“备倭”的,城周九里,城墙高二丈四尽,大小六个城门,东南西北四门,名为朝宗、跨海、仪风、晏海,另外有宝带、朝阳两门,俗称小东门、小南门。他们的船就泊在小东... - 2018-01-13
  • 第一章 贵介公子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又是丹桂飘香的季节了,洞庭湖水,由于长江的倒灌,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总比平时要大得多,烟波浩瀚,横无际涯。  湖边上,高楼一角,朱栏临水,那正是以三醉吕洞宾留传仙迹而名闻全国的岳阳楼。  书栋雕栏,檐牙高啄,确实够得上金碧辉煌,气象万千!... - 2018-01-13
  • 第二十三章 恩仇了了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本来带着微笑的脸色,忽然一正,凛然道:“赵光斗,就凭这句话,你就死有余辜!”  “很好!”  黑虎神大喝一声,停在中途的巨灵般手掌,重又朝前拍来,这一掌的声势,与方才就大不相同,随着掌势,风声如涛,劲气如潮!  岳少俊看他掌力如此... - 2018-01-13
  • 第二十二章 苦战掷钵禅院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邵玄风也没有去理会他,只是手仗长剑,足踏禹步,剑光指东划西,一个人也随着不住的走动,不知道的人,还当这个老道人在作法呢!  原来这是他精练数十年的“八卦剑法”,足踏八门,剑划八卦。  方才两人还在发剑互击,这回他只是自顾自的游走划剑,但... - 2018-01-13
  • 第十九章 连闯两剑阵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如今江湖阅历较深,看出老道人神色有异,心中暗道:“看来此剑必和他们无量剑派有什么纠纷,自己怎好说出是竺秋兰送的呢?”一面说道:“道长还未告诉在下,道长追问此剑来历,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封南山沉笑一声道:“贫道是... - 2018-01-13
  • 第二十章 雪山之变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雪山、亦称大雪山,横亘川康二省之间,终年积雪不消,白皑皑的高入云霄,像这样的冰天雪地,除了采药的老人,可以说人迹罕至。  雪山老神仙玄灵叟隐居之处,叫做长春谷,是在雪山岭的一处山谷之中。  尽管大雪山终年积雪,到处都是冰天雪地,但长春谷...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天地创教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仲飞琼在她三妹一轮急攻之下,只好抬手掣剑,一招“飞云出岫”,“锵”的声,压住了季飞燕的长剑,怒声道:“住手,你这话是听谁说的?”  季飞燕长剑倏然抽回,冷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管我是听谁说的?耳闻是虚,眼看是实,你丧心病狂给... - 2018-01-13
  • 第十二章 竹筷再削缅铁剑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祝天俊口中轻笑一声,也不见他跨步作势,一个人轻若飞絮,随风飘起,掌风指影,半点也没沾上衣角,人已飘然闪到了秃顶神雕的右侧,屈指轻弹,一点指风,直奔秃顶神雕右肩“巨骨穴”。  秃顶神雕三招还未使完,陡觉右肩如中尖椎,整条右臂顿时麻木不仁,...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护洞之战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只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阴笑道:“是少庄主么?老婆子还不想伤你,快退出去吧!”  朱文俊这一声大喝,原是激她开口,好找出她停身之处,他贴壁静立,听得清楚,巫婆子的声音,似是仍在石窟右侧,并未移动。  心中恨透了她,早已功运右腕,没待对方话... - 2018-01-13
  • 治疗现代商业社会的药方_商道_故事大全
  •   在阅读韩国作家崔仁浩先生的长篇历史小说《商道》的过程中。我始终怀有一种如对故人的亲切感。尽管我与崔仁浩先生素昧平生,对韩国文学也几乎一无所知。崔先生的这部力著是我阅读的韩国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但是,在读过头几页后,我就被它吸引,用“一经捧... - 2018-01-13
  • 第一章 小酒店高手辈出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中秋已过,秋风带着微微寒意,太阳也比夏天提早下山,现在不过申末酉初,天色就已逐渐昏暗下来!  瓜州,这富有诗意的古渡头,小街上开始有了疏疏落落的灯光!  这是街尾的一家小酒馆,门口悬挂了一... - 2018-01-13
  • 第二章 崭露头角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这下,李北魁看得清清楚楚,对方随手一抓,随手一摔,就把何老二摔了出去,何老二一身武功;和自己在伯仲之间,岂是这般容易就会被人抓住,一下就摔得出去的?  他一手放开竺秋兰,(竺秋兰被点了“肩井穴”,志虽极清醒,就是不能转动肢体)、目注岳少... - 2018-01-13
  • 汤敏:‘商道’需要民间商业协会作保证_商道_故事大全
  •   日前,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首席经济学家汤敏,在参加韩国小说家崔仁浩创作的哲理小说《商道》对我国经济发展影响的论坛上表示:要使商道真正能够盛行起来可能需要很多很多的条件,第一个条件首先是商业信誉环境,就是如何通过推动建立起来民间的商业... - 2018-01-13
  • 商道中的逻辑_商道_故事大全
  •   韩国作家崔仁浩的《商道》被称为“亚洲史诗”式的作品,在韩国一经问世便迅速突破了200万册,创造了韩国发行史上的一个奇迹。世界知识出版社在今年八月将其出版,一个月内便增印三次(同月笔者在各地小书摊上还见各种盗版本上市),在国内可以和热销中... - 2018-01-13
  • 商即人,创立经济人士的哲学_商道_故事大全
  •   《商道》面世后,教保文库、英风文库、钟路书店等大型书店暂且不说,就连“阿拉丁”、“YES24”等网络书店的畅销书排行榜之榜首也迅速被其占据。  这是作家实力的表现。  “报纸连载时我就为之所感动”,一位读者以这样的开头在网上发表了自己的... - 2018-01-13
  • 想独占一切就一定会丧失一切_商道_故事大全
  •   “不道德的财产家,终究会为其所聚敛的财产而毁灭。”  小说家崔仁浩从3年前开始,通过他在《韩国日报》上连载的小说警告世人,那些不顾他人死活,一心只为了钱的财阀们必将遭受灭亡。  那部小说如今已结集出版,即为引起轰动的五卷本大河小说《商道... - 2018-01-13
  • 商人应轻利重人_商道_故事大全
  •   小说家崔仁浩(55岁)创作了一部通过朝鲜后期商人林尚沃的生活经历,描绘出现代人以上中理想的企业人形象的小说《商道》。  林尚沃(1779-1885)于1810年借助中央政府的重臣,掌控了边境一带人参贸易的专营权。第二年在洪景来领导的农民... - 2018-01-13
  • 第三章 天华山庄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依言伸过手去,在他怀中掏出一个薄薄的布包。  青衣汉子点头道:“就是这个布包了。”  岳少俊打开布包,果见里面包着一封密函。上书:“面呈宋老爷子镇公亲启”字样、左下角写着:“知名具”三字。  一望而知是一封极为机密的函件,,这就依... - 2018-01-13
  • 第四章 秋迁院落浑非昨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岳少俊不知她说的封“老前辈”是谁?口中含糊应了一声。  玄衣女子接着道:“贱妾听说岳少侠是从马迹山来?”岳少俊点头道:“不错,在下确是从马迹山来。”  玄衣女子一双秋波望着岳少俊,问道:“岳少侠见到宋老爷子了么?”  岳少俊心中一动,暗...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