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母与子_基督山伯爵

  •   基督山伯爵带着一个抑郁而庄重的微笑向那五个青年鞠了一躬,和马西米兰、艾曼纽跨进他的马车走了。决斗场上只剩下了阿尔贝、波尚、夏多·勒诺。阿尔贝望着他的两位朋友,但他的眼光里决没有懦弱的神情,看来只象是在征求他们对他刚才那种举动的意见。
      “真的,我亲爱的朋友,”波尚首先说,不知道他究竟是受到了怎样的感动,或是因为装腔作势,“请允许我向你道贺,对于这样一件非常难理解的事情,这确是一个想象不到的结果。”
      阿尔贝默不出声,仍沉溺在思索里。夏多·勒诺只是用他那根富于弹性的手杖拍打他的皮靴。在一阵尴尬的沉默以手,他说:“我们走吧?”
      “走吧,”波尚回答,“只是先允许我向马尔塞夫先生祝贺一下,他今天做了一件这样宽宏大量,这样富于骑士精神和这样罕见的举动!”
      “哦,是的。”夏多·勒诺说。
      “能够有这样的自制能力真是难得!”波尚又说。
      “当然罗,要是我,我就办不到啦。”夏多·勒诺用十分明显的冷淡的神气。
      “二位,”阿尔贝插进来说,“我想你们大概不明白基督山先生曾与我之间发生过一桩非常严肃的事情。”
      “可能的,可能的,”波尚立即说,“但无论如何哪一个傻瓜都不能明白你的英雄气概的,而你迟早就会发觉自己不得不费尽全身心向他们解释。作为一个朋友我可以给你一个忠告,到那不勒斯、海牙或圣·彼得堡去,——到那些宁静的地方,那些比我们急性的巴黎人对于名誉攸关的问题比我们看得理智。静静地、隐姓埋名地在那儿住下来,这样,几年以后你就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到法国来了。我说得对吗,夏多·勒诺先生?”
      “那正是我的意思,”那位绅士说,“在这样严肃的决斗象今天这样无结果散伙以后,只有这条路可走了。”
      “谢谢你们二位,”阿尔贝带着一种淡淡的微笑答道,“我将听从你们的劝告,——倒并不是因为你们给了这个劝告,而是因为我已经下决心要离开法国。我感谢你们二位帮助了我做我的陪证人。这是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上,因为你们虽然说了那些话,但我却只记得这一点。”
      夏多·勒诺和波尚对望了一眼,他们两个人得到了相同的印象:马尔塞夫刚才表示感谢的口气是那样的坚决,假如谈话再继续下去,只会使大家更加为难。”
      “告辞了,阿尔贝。”波尚突然说,同时漫不精心把手给那个青年,但阿尔贝看来象还没有摆脱他的恍惚状态似的,并未注意到那只伸过来的手。
      “告辞了。”夏多·勒诺说,他的左手握着那根小手杖,用右手打了一个手势。
      阿尔贝用低得几乎让人听不见的声音说句“再见”,但他的眼光却更明显;那种眼光是一首诗,包含着抑制的愤怒、傲慢的轻视和宽容的庄重。他的两位朋友回到他们的马车里以后,他依旧抑郁地,一动不动地呆了一会儿;随后,猛然解下他的仆人绑在小树上的那匹马,一跃到马背上,朝向巴黎那个方向疾驰而去。一刻钟后,他回到了海尔达路的那座大夏。当他下马的时候,他好象从伯爵卧室的窗帘后面看到了他父亲那张苍白的脸。阿尔贝叹了一声叹息转过头去,走进他自己的房间里。他向那些童年时代曾给他带来生活安逸和快乐的种种华丽奢侈的东西最后望了一眼;他望望那些图画,图画上的人似乎在微笑,图画上的风景似乎色彩更明亮了。他从镜框里拿出他母亲的画像,把它卷了起来,只留下那只镶金边的空框子。然后,他整理一下他的那些漂亮的土耳其武器,那些精致的英国枪,那些日本瓷器,那些银盖的玻璃杯,以及那些刻有“费乞里斯”或“巴埃”[费乞里斯(一八○七—一八五二),法国雕塑家。——译注]等名字的铜器艺术品;他仔细看了一下衣柜,把钥匙都插在框门里;打开一只书桌抽屉,把他身上所有的零用钱,把珠宝箱里的千百种珍奇的古玩品都仍到里面,然后他到了一张详细的财产目录放在最引人注目的地方。
      他吩咐他的仆人不许进来,但当他开始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的仆人却仍走了进来。“什么事?”马尔塞夫用一种伤心比恼怒更重的语气说。
      “原谅我,少爷,”仆人说道,“你不许我来打扰您,但马尔塞夫伯爵派人来叫我了。”
      “那又怎么样呢?”阿尔贝说。
      “我去见他以前,希望先来见一下您。”
      “为什么?”
      “因为伯爵可能已经知道我今天早晨陪着您去决斗的。”
      “有可能吧。”阿尔贝说。
      “既然他派人来叫我,肯定是要问我事情的全部经过。我该怎么回答呢?”
      “实话实说。”
      “那么我就说决斗没有举行吗?”
      “你说我向基督山伯爵道歉了。快去吧。”
      仆人鞠了一躬退了出去,阿尔贝继续列的财产目录单。当他完成这件工作的时候,园子里响了马蹄声,车轮滚动声音震动了他的窗户。这种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走近窗口,看见他的父亲正坐着马车出去。伯爵走后,大门还未关闭,阿尔贝便朝他母亲的房间走去;没有人告诉他的母亲,他便一直走到她的卧室里去;他在卧室门口站了一会儿,痛苦地发觉他所看见的一切同他想的一样。这两个人心灵是相通的,美塞苔丝在房间里所做的事情正如阿尔贝在他的房间里所做的一样。一切都已安排妥当,——手饰、衣服、珠宝、衣料、金钱,一切都已整齐的放在抽屉里,——伯爵夫人正在仔细地汇集钥匙。阿尔贝看见这一切,他懂得这种种准备的意思,于是大声喊道:“妈!”便上去抱住她的脖子。要是当时一位画家能画出这两张脸上的表情,他一定能画出一幅出色的画。阿尔贝自己下这种强有力的决心时并不可怕,但看到他母亲也这样做时他却慌了。“你在干什么?”他问。
      “你在干什么?”她回答。
      “噢,妈妈!”阿尔贝喊道,他激动得已经讲不出话来了,“你和我是不一样的,你不能和我下同样的决心,因为我这次来,是来和家告别,而且——而且来向你告别的!
      “我也要走了,”美塞苔丝答道,“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你会陪我的。”
      “妈,”阿尔贝坚决地说,“我不能让你和我一起去准备承担我的命运。从此以后,我必须过一种没有爵位和财产的生活。在开始这种艰苦生活之前,在我还没有赚到钱以前,我必须向朋友借钱来度日。所以,我亲爱的妈妈呀,我现在要去向弗兰兹借一小笔款子来应付目前的需要了。”
      “你,我可怜的孩子,竟然要忍受贫穷和饥饿!噢,别那样说,这会使我改变决心的。”
      “但却改变不了我的,妈,”阿尔贝回答。“我年轻力壮,我相信我也很勇敢。自昨天起,我已明白了意志的力量。唉!亲爱的妈,有人受过那样的苦,但还是坚强地活了下来,而且从苍天所赐给他们的废墟上,从上帝所给他们的希望的碎片上重新建立了他们的功名利禄!我见过了那种事情,妈,从这时候起,我已经和过去割断了一切关系,并且决不接受过去的任何东西,——甚至我的姓,因为你懂得——是不是?——你的儿子是不能承受着旁人姓的。”
      “阿尔贝,我的孩子,”美塞苔丝说,“假如我心再坚强些,我也是要给你这劝告的。但因为我的声音太微弱的时候,你的良知已替我把它说了出来,那末就按照你的意思办。你有朋友,阿尔贝,现在暂时割断和他的关系。但不要绝望,你的生命还长有一颗纯洁的心,的确需要一个纯洁无瑕的姓。接受我父亲的姓吧,那个姓是希里拉。我相信,我的阿尔贝,不论你将来从事什么工作,你不久一定会使那个姓氏大放光芒的。那时,我的孩子,让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会使你在世界上变得更加光辉,假如事与愿违,那么至少让我保存着这些希望吧,因为我就只剩这点盼头了,可现在——当我跨出这座房子的门的时候,坟墓已经打开了。”
      “我当照着你的愿望做,我亲爱的妈妈,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2359&f_id=656 - 2014-08-04
  • 第九十一章 住在至高者隐密处_圣经
  • 91:1住在至高者隐密处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荫下。91:2我要论到耶和华说:“他是我的避难所,是我的山寨,是我的神,是我所倚靠的。”91:3他必救你脱离捕鸟人的网罗和毒害的瘟疫。91:4他必用自己的翎毛遮蔽你,你要投靠在他的翅膀底下。他的诚实... - 2017-08-23
  • 第九十一章 桃林深处拜奇丐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依言把那包药丸,灌入吊眼塌鼻青年口中。  贺老二也早已支持不住,和身倒在地上睡去。贺老大虽也感到极度困累,但眼看三人都昏睡过去,只好调息运功,闭目养神。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耳中依稀听到有人说道:“咦,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会到这里... - 2018-05-14
  • 第十一章 再决雌雄(2)_情寄江湖
  •   祝芸道:“老天有眼,皇甫楠遭了报应,皇甫玉既死,让他也尝尝丧子之痛……”一顿,又道:“请问少侠,在总坛,没见到咱们的当家人柴子奎吗?他一直被软禁着……”  万古雷道:“没有,柴总舵主不在总坛。”  柳铭之妻于芳急问道:“见到家父于永吉了... - 2017-10-31
  • 第十一章 再决雌雄(1)_情寄江湖
  •   贡胜奇对他说:“胡道民、霍继统准是溜了,算他们聪明,没敢回总坛来!”  万古雷答道:“只要他们从此不再为恶,放他们一马也应该。”一顿,续道:“只可惜皇甫楠逃走了,我不找到他,决不罢休!”  卫天雄道:“此獠不除,你我都无宁日!”  西门... - 2017-10-31
  • 第二十一章 一个新天新地_圣经
  • 21:1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21:2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21:3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 - 2017-10-26
  • 第十一章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_圣经
  • 11:1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11:2古人在这信上得了美好的证据。11:3我们因着信,就知道诸世界是藉神话造成的,这样,所看见的,并不是从显然之物造出来的。11:4亚伯因着信,献祭与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因此便得了称义的见... - 2017-10-22
  • 第十一章 神弃绝了他的百姓_圣经
  • 11:1我且说,神弃绝了他的百姓吗?断乎没有!因为我也是以色列人,亚伯拉罕的后裔,属便雅悯支派的。11:2神并没有弃绝他预先所知道的百姓。你们岂不晓得经上论到以利亚是怎么说的呢?他在神面前怎样控告以色列人说:11:3“主啊,他们杀了你的先知... - 2017-10-13
  • 第十一章 但愿你们宽容我这一点愚妄_圣经
  • 11:1但愿你们宽容我这一点愚妄;其实,你们原是宽容我的。11:2我为你们起的愤恨,原是神那样的愤恨,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11:3我只怕你们的心或偏于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就像蛇用诡诈诱惑... - 2017-10-19
  • 第十一章 绿肥红瘦_血染枫红
  •   从钟吟离开金陵侠义会到莫干山世外别庄,再从别庄到杭州等处,匆匆已是三个月的时间了,江湖上已沸沸扬扬,掀起了巨大风潮。  九华山、黄山两派惨遭屠戮,青城、罗浮、衡山各派,也遭到灭顶之灾。  现在江湖上人人知道,施下如此暴行的是两拨人,一拨... - 2017-11-11
  • 第十一章 殿中礼拜的人都量一量_圣经
  • 11:1有一根苇子赐给我,当作量度的杖,且有话说:“起来,将神的殿和祭坛,并在殿中礼拜的人都量一量。11:2只是殿外的院子要留下不用量,因为这是给了外邦人的,他们要践踏圣城四十二个月。11:3我要使我那两个见证人,穿着毛衣,传道一千二百六十... - 2017-10-26
  • 第二十一章 正邪决胜_血染枫红
  •   清早,僧人来报,大雄宝殿匾额上有神魔教寄刀留柬。  取来一看,内容与魔鹰昨日所说大同小异,不同者,条上署名为三教主。  钟吟等人不以为意,准备结盟大会的琐务事宜,僧人进进出出,拾案捧烛,忙个不亦乐乎。  结盟大会定在未时,即中午时分。 ... - 2017-11-11
  • 第十一章 与虎谋皮(2)_降魔金刚杵
  •   片刻,环佩叮当,只见一前一后两位顶着头帕的丽人,分别由四名丫环搀扶,款款下楼而来。直看得秦玉雄心旌摇动,想入非非。心想自己真是无福,两个大美人却不得消受,除非废了她们武功,请相爷恩准……  他双目不眨,直盯着两位穿大红衣裙的姑娘,艳丽得... - 2017-11-21
  • 第十一章 炼丹秘室_酒狂逍遥生
  •   临暮,夕阳西垂,归鸟还山,古坟山林,一片凄凉。  猎猎晚风,摇曳着蔓草枝叶,哗哗声使人悚惧心寒。  老秀才等一行人,站在林边静听,俄顷便鱼贯入林。  除了老秀才、肖劲秋、宁月娥镇静如常,余人皆心惊胆战。  他们面对的不是一般武林豪客,而... - 2017-11-25
  • 第二十一章 武当劫_酒狂逍遥生
  •   整整十天没有天灵教进城的消息。  这十天里,众侠都练会了追魂八刀。  天灵教究竟会不会在这段时间里上武当寻衅,成了大家讨论的中心。  也许,武当实力太强,天灵教不敢轻举妄动。也许,天灵教要有充分的准备才敢侵犯武当,这叫做来者不善,善者不... - 2017-11-26
  • 第十一章 与虎谋皮(1)_降魔金刚杵
  •   郁香楼楼上的客室里,万松婆婆满面怒容,金花银花站在她身后两侧,凌晓玉、宣如玉站立着,正在答话。  凌晓玉道:“属下的确不知,听说今日是一个叫张彦礼的人所为……”  万松婆婆冷笑道:“光凭皮怀志师徒俩,就能抢走了聘礼么?分明是你唆使东野焜... - 2017-11-21
  • 第十一章 贵为公子_紫星红梅
  •   陈志鸣道:“伏兄这个主意好,不然实在难以招人,不施出狠辣手段,难以服人。有了金龙令,沿途的黑道帮派也好,白道的成名人物也好,见令必须服从,我们可从中挑选些高手来京师。若是不服从,就下手除掉,或是杀一儆百,杀鸡吓猴,既扬金龙令之名,也扬风... - 2017-11-20
  • 第十一章 暗杀阴云_血字真经
  •   苍震宇一早就来到了白马寺。  他想以香客身份入寺,好约见济明和尚。  未料才来到寺前山门,便被五个和尚阻住,道:“施主留步,本寺暂封寺一年,请到别的庙里上香吧。”  闻听此语,苍振宇才发现周围冷冷清清,只有自己一个香客。  他故作惊诧道... - 2017-11-11
  • 第二十一章 少林怪事_血字真经
  •   徐海峰讲完所知之事,大家目瞪口呆作不得声。就连饱经世故的何恩佑老儿,也眯起两眼,陷入沉思。  原来,麒麟镖局镖师徐友林、王开胜走镖回洛阳,途经登封县城时,正好碰上几位少林僧人,其中有少林寺维那普昌大师。  徐友林、王开胜遂上前相见,询问... - 2017-11-11
  • 第三十一章 左府怪人_血字真经
  •   吴善谦的家冷落了半年之久,现在又热闹了起来。  蓝人俊、郑志刚等一行七人回到洛阳后,便住吴家大院。  吴善谦又将老母亲从乡下接来,并引郑兰珠拜见了婆婆。  老母亲见兰珠美丽活泼,自是十分喜爱,兰珠便天天去陪着婆婆。  蓝人俊等在郑家时就... - 2017-11-11
  • 第二十一章 我们离别了众人_圣经
  • 21:1我们离别了众人,就开船一直行到哥士。第二天到了罗底,从那里到帕大喇,21:2遇见一只船要往腓尼基去,就上船起行。21:3望见塞浦路斯,就从南边行过,往叙利亚去。我们就在推罗上岸,因为船要在那里卸货。21:4找着了门徒,就在那里住了七... - 2017-10-10
  • 第十一章 马利亚和她姐姐马大的村庄_圣经
  • 11:1有一个患病的人,名叫拉撒路,住在伯大尼,就是马利亚和她姐姐马大的村庄。11:2这马利亚就是那用香膏抹主,又用头发擦他脚的,患病的拉撒路是她的兄弟。11:3她姐妹两个就打发人去见耶稣说:“主啊,你所爱的人病了。”11:4耶稣听见就说:... - 2017-10-07
  • 第二十一章 圣所滴下预言_圣经
  • 21:1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21:2“人子啊,你要面向耶路撒冷和圣所滴下预言,攻击以色列地。21:3对以色列地说,耶和华如此说:我与你为敌,并要拔刀出鞘,从你中间将义人和恶人一并剪除。21:4我既要从你中间剪除义人和恶人,所以我的刀要出鞘,... - 2017-09-15
  • 第三十一章 在威势上谁能与你相比_圣经
  • 31:1十一年三月初一日,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31:2“人子啊,你要向埃及王法老和他的众人说:在威势上谁能与你相比呢?31:3亚述王曾如黎巴嫩中的香柏树,枝条荣美,影密如林,极其高大,树尖插入云中。31:4众水使它生长,深水使它长大。所栽之... - 2017-09-17
  • 第四十一章 他带我到殿那里量墙柱_圣经
  • 41:1他带我到殿那里量墙柱,这面厚六肘,那面厚六肘,宽窄与会幕相同。41:2门口宽十肘。门两旁,这边五肘,那边五肘。他量殿长四十肘,宽二十肘。41:3他到内殿量墙柱,各厚二肘,门口宽六肘,门两旁各宽七肘。41:4他量内殿,长二十肘,宽二十... - 2017-09-19
  • 第十一章 灵将我举起_圣经
  • 11:1灵将我举起,带到耶和华殿向东的东门。谁知,在门口有二十五个人,我见其中有民间的首领押朔的儿子雅撒尼亚和比拿雅的儿子毗拉提。11:2耶和华对我说:“人子啊,这就是图谋罪孽的人,在这城中给人设恶谋。11:3他们说:‘盖房屋的时候尚未临近... - 2017-09-15
  • 第五十一章 我必使毁灭的风刮起_圣经
  • 51:1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使毁灭的风刮起,攻击巴比伦和住在立加米的人。51:2我要打发外邦人来到巴比伦,簸扬他,使他的地空虚。在他遭祸的日子,他们要周围攻击他。51:3拉弓的,要向拉弓的和贯甲挺身的射箭。不要怜惜他的少年人,要灭尽他的全军... - 2017-09-13
  • 第二十一章 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_圣经
  • 21:1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那时,西底家王打发玛基雅的儿子巴施户珥和玛西雅的儿子祭司西番雅去见耶利米,说:21:2“请你为我们求问耶和华,因为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来攻击我们,或者耶和华照他一切奇妙的作为待我们,使巴比伦王离开我们上去。”21... - 2017-09-11
  • 第三十一章 那时我必作以色列各家的神_圣经
  • 31:1耶和华说:“那时我必作以色列各家的神,他们必作我的子民。”31:2耶和华如此说:“脱离刀剑的就是以色列人,我使他享安息的时候,他曾在旷野蒙恩。31:3古时(或作“从远方”)耶和华向以色列(原文作“我”)显现,说:‘我以永远的爱爱你,... - 2017-09-12
  • 第四十一章 王的大臣宗室以利沙玛的孙子_圣经
  • 41:1七月间,王的大臣宗室以利沙玛的孙子、尼探雅的儿子以实玛利带着十个人,来到米斯巴见亚希甘的儿子基大利,他们在米斯巴一同吃饭。41:2尼探雅的儿子以实玛利和同他来的那十个人起来,用刀杀了沙番的孙子、亚希甘的儿子基大利,就是巴比伦王所立为... - 2017-09-13
  • 第十一章 我曾起来扶助米迦勒_圣经
  • 11:1又说:“当玛代王大流士元年,我曾起来扶助米迦勒,使他坚强。11:2现在我将真事指示你,波斯还有三王兴起,第四王必富足远胜诸王,他因富足成为强盛,就必激动大众攻击希腊国。11:3必有一个勇敢的王兴起,执掌大权,随意而行。11:4他兴起... - 2017-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