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母与子_基督山伯爵

  •   基督山伯爵带着一个抑郁而庄重的微笑向那五个青年鞠了一躬,和马西米兰、艾曼纽跨进他的马车走了。决斗场上只剩下了阿尔贝、波尚、夏多·勒诺。阿尔贝望着他的两位朋友,但他的眼光里决没有懦弱的神情,看来只象是在征求他们对他刚才那种举动的意见。
      “真的,我亲爱的朋友,”波尚首先说,不知道他究竟是受到了怎样的感动,或是因为装腔作势,“请允许我向你道贺,对于这样一件非常难理解的事情,这确是一个想象不到的结果。”
      阿尔贝默不出声,仍沉溺在思索里。夏多·勒诺只是用他那根富于弹性的手杖拍打他的皮靴。在一阵尴尬的沉默以手,他说:“我们走吧?”
      “走吧,”波尚回答,“只是先允许我向马尔塞夫先生祝贺一下,他今天做了一件这样宽宏大量,这样富于骑士精神和这样罕见的举动!”
      “哦,是的。”夏多·勒诺说。
      “能够有这样的自制能力真是难得!”波尚又说。
      “当然罗,要是我,我就办不到啦。”夏多·勒诺用十分明显的冷淡的神气。
      “二位,”阿尔贝插进来说,“我想你们大概不明白基督山先生曾与我之间发生过一桩非常严肃的事情。”
      “可能的,可能的,”波尚立即说,“但无论如何哪一个傻瓜都不能明白你的英雄气概的,而你迟早就会发觉自己不得不费尽全身心向他们解释。作为一个朋友我可以给你一个忠告,到那不勒斯、海牙或圣·彼得堡去,——到那些宁静的地方,那些比我们急性的巴黎人对于名誉攸关的问题比我们看得理智。静静地、隐姓埋名地在那儿住下来,这样,几年以后你就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到法国来了。我说得对吗,夏多·勒诺先生?”
      “那正是我的意思,”那位绅士说,“在这样严肃的决斗象今天这样无结果散伙以后,只有这条路可走了。”
      “谢谢你们二位,”阿尔贝带着一种淡淡的微笑答道,“我将听从你们的劝告,——倒并不是因为你们给了这个劝告,而是因为我已经下决心要离开法国。我感谢你们二位帮助了我做我的陪证人。这是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上,因为你们虽然说了那些话,但我却只记得这一点。”
      夏多·勒诺和波尚对望了一眼,他们两个人得到了相同的印象:马尔塞夫刚才表示感谢的口气是那样的坚决,假如谈话再继续下去,只会使大家更加为难。”
      “告辞了,阿尔贝。”波尚突然说,同时漫不精心把手给那个青年,但阿尔贝看来象还没有摆脱他的恍惚状态似的,并未注意到那只伸过来的手。
      “告辞了。”夏多·勒诺说,他的左手握着那根小手杖,用右手打了一个手势。
      阿尔贝用低得几乎让人听不见的声音说句“再见”,但他的眼光却更明显;那种眼光是一首诗,包含着抑制的愤怒、傲慢的轻视和宽容的庄重。他的两位朋友回到他们的马车里以后,他依旧抑郁地,一动不动地呆了一会儿;随后,猛然解下他的仆人绑在小树上的那匹马,一跃到马背上,朝向巴黎那个方向疾驰而去。一刻钟后,他回到了海尔达路的那座大夏。当他下马的时候,他好象从伯爵卧室的窗帘后面看到了他父亲那张苍白的脸。阿尔贝叹了一声叹息转过头去,走进他自己的房间里。他向那些童年时代曾给他带来生活安逸和快乐的种种华丽奢侈的东西最后望了一眼;他望望那些图画,图画上的人似乎在微笑,图画上的风景似乎色彩更明亮了。他从镜框里拿出他母亲的画像,把它卷了起来,只留下那只镶金边的空框子。然后,他整理一下他的那些漂亮的土耳其武器,那些精致的英国枪,那些日本瓷器,那些银盖的玻璃杯,以及那些刻有“费乞里斯”或“巴埃”[费乞里斯(一八○七—一八五二),法国雕塑家。——译注]等名字的铜器艺术品;他仔细看了一下衣柜,把钥匙都插在框门里;打开一只书桌抽屉,把他身上所有的零用钱,把珠宝箱里的千百种珍奇的古玩品都仍到里面,然后他到了一张详细的财产目录放在最引人注目的地方。
      他吩咐他的仆人不许进来,但当他开始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的仆人却仍走了进来。“什么事?”马尔塞夫用一种伤心比恼怒更重的语气说。
      “原谅我,少爷,”仆人说道,“你不许我来打扰您,但马尔塞夫伯爵派人来叫我了。”
      “那又怎么样呢?”阿尔贝说。
      “我去见他以前,希望先来见一下您。”
      “为什么?”
      “因为伯爵可能已经知道我今天早晨陪着您去决斗的。”
      “有可能吧。”阿尔贝说。
      “既然他派人来叫我,肯定是要问我事情的全部经过。我该怎么回答呢?”
      “实话实说。”
      “那么我就说决斗没有举行吗?”
      “你说我向基督山伯爵道歉了。快去吧。”
      仆人鞠了一躬退了出去,阿尔贝继续列的财产目录单。当他完成这件工作的时候,园子里响了马蹄声,车轮滚动声音震动了他的窗户。这种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走近窗口,看见他的父亲正坐着马车出去。伯爵走后,大门还未关闭,阿尔贝便朝他母亲的房间走去;没有人告诉他的母亲,他便一直走到她的卧室里去;他在卧室门口站了一会儿,痛苦地发觉他所看见的一切同他想的一样。这两个人心灵是相通的,美塞苔丝在房间里所做的事情正如阿尔贝在他的房间里所做的一样。一切都已安排妥当,——手饰、衣服、珠宝、衣料、金钱,一切都已整齐的放在抽屉里,——伯爵夫人正在仔细地汇集钥匙。阿尔贝看见这一切,他懂得这种种准备的意思,于是大声喊道:“妈!”便上去抱住她的脖子。要是当时一位画家能画出这两张脸上的表情,他一定能画出一幅出色的画。阿尔贝自己下这种强有力的决心时并不可怕,但看到他母亲也这样做时他却慌了。“你在干什么?”他问。
      “你在干什么?”她回答。
      “噢,妈妈!”阿尔贝喊道,他激动得已经讲不出话来了,“你和我是不一样的,你不能和我下同样的决心,因为我这次来,是来和家告别,而且——而且来向你告别的!
      “我也要走了,”美塞苔丝答道,“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你会陪我的。”
      “妈,”阿尔贝坚决地说,“我不能让你和我一起去准备承担我的命运。从此以后,我必须过一种没有爵位和财产的生活。在开始这种艰苦生活之前,在我还没有赚到钱以前,我必须向朋友借钱来度日。所以,我亲爱的妈妈呀,我现在要去向弗兰兹借一小笔款子来应付目前的需要了。”
      “你,我可怜的孩子,竟然要忍受贫穷和饥饿!噢,别那样说,这会使我改变决心的。”
      “但却改变不了我的,妈,”阿尔贝回答。“我年轻力壮,我相信我也很勇敢。自昨天起,我已明白了意志的力量。唉!亲爱的妈,有人受过那样的苦,但还是坚强地活了下来,而且从苍天所赐给他们的废墟上,从上帝所给他们的希望的碎片上重新建立了他们的功名利禄!我见过了那种事情,妈,从这时候起,我已经和过去割断了一切关系,并且决不接受过去的任何东西,——甚至我的姓,因为你懂得——是不是?——你的儿子是不能承受着旁人姓的。”
      “阿尔贝,我的孩子,”美塞苔丝说,“假如我心再坚强些,我也是要给你这劝告的。但因为我的声音太微弱的时候,你的良知已替我把它说了出来,那末就按照你的意思办。你有朋友,阿尔贝,现在暂时割断和他的关系。但不要绝望,你的生命还长有一颗纯洁的心,的确需要一个纯洁无瑕的姓。接受我父亲的姓吧,那个姓是希里拉。我相信,我的阿尔贝,不论你将来从事什么工作,你不久一定会使那个姓氏大放光芒的。那时,我的孩子,让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会使你在世界上变得更加光辉,假如事与愿违,那么至少让我保存着这些希望吧,因为我就只剩这点盼头了,可现在——当我跨出这座房子的门的时候,坟墓已经打开了。”
      “我当照着你的愿望做,我亲爱的妈妈,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2359&f_id=656 - 2014-08-04
  • 第九十一章 桃林深处拜奇丐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贺老大依言把那包药丸,灌入吊眼塌鼻青年口中。  贺老二也早已支持不住,和身倒在地上睡去。贺老大虽也感到极度困累,但眼看三人都昏睡过去,只好调息运功,闭目养神。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耳中依稀听到有人说道:“咦,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会到这里... - 2018-05-14
  • 第九十一章 住在至高者隐密处_圣经
  • 91:1住在至高者隐密处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荫下。91:2我要论到耶和华说:“他是我的避难所,是我的山寨,是我的神,是我所倚靠的。”91:3他必救你脱离捕鸟人的网罗和毒害的瘟疫。91:4他必用自己的翎毛遮蔽你,你要投靠在他的翅膀底下。他的诚实... - 2017-08-23
  • 第二十一章 青峰镇和石花街住的都是武当派的俗家弟子_东风传奇
  •   青峰镇和石花街,是武当山下的两大重镇,住的都是武当派的俗家弟子。  石花街陈家,是武当派太极门,以“太极拳”为主。  青峰镇在武当山南首,有归、秦二姓,归家村在镇南,秦家堡在镇西,都有一两百户人家.也都是武当派的俗家弟子。  秦家堡前面... - 2017-12-17
  • 第三十一章 醉道人和谷飞云夤夜离开了荆家庄院_东风传奇
  •   醉道人和谷飞云夤夜离开了荆家庄院,黑夜之中,谷飞云只是跟着醉道人走,两人展开身法,一路奔行,也不知走了多少路,醉道人忽然舍了大路,转入一条小径,这样又走了两三里。  这才来至一座小庙前,谷飞云抬眼看去,那被风雨剥蚀的横额上,依稀可以辨认... - 2017-12-18
  • 第三十一章 仗剑突围_北山惊龙
  •   喝声出口,黄衣鼓风,衔尾追出,双手扬处,轰雷似的就朝毕玉麟劈到!  毕王麟堪堪掠起,骤觉身后劲风如山,猛袭而来,他方才和娄老怪对过一掌,深知对方功力深厚,非同小可,身未着地,那敢轻撄其锋,赶忙身子一侧,吸气下沉,向侧飘开了几步。这一迟缓... - 2017-12-14
  • 第四十一章 谷飞云刚盥洗完毕_东风传奇
  •   翌日早晨,谷飞云刚盥洗完毕。  青衣使女就在门口叫道:  “启禀庄主,陈总管来了。”  谷飞云颔首道:  “知道了。”  缓步跨出书房,只见陈康和已经站在那里,看到谷飞云,连忙趋上几步,陪笑道:  “庄主早。”  谷飞云冷冷地道:  “... - 2017-12-18
  • 第十一章 风云诡异_须弥怪客
  •   庄子云:“安危相易,祸福相生。”  柳家本来过得平平安安,柳媚又学成归来,本是一家团圆以享天伦之乐的好时候。不料因她长得太美,引起鲍张两家恶少的垂涎,更不料这一帮一会又为人所屠,硬把两桩血案栽到柳家头上,全家只好养家避祸,寄人篱下,偏偏... - 2017-12-16
  • 第十一章 谷飞云想起昨天看到的苗条人影_东风传奇
  •   店伙退去之后,谷飞云想起昨天自己在对面茶楼上看到的苗条人影,朝客店中走入,自己当时就觉得十分眼熟,原来就是全依云。  哦,还有,昨天傍晚,自己在白山关附近,明明已经拿住项中英,他忽然“啊”了一声,右眼流血,同时自己右腕“曲池穴”上也被一... - 2017-12-16
  • 第五十一章 陆碧梧给师父一掌解开被闭的穴道_东风传奇
  •   陆碧梧给师父一掌解开被闭的“脑户穴”,张目四顾,心头一阵战栗,忽然双足一顿,跪着的人朝前窜了出去;但她不知道金母方才一掌已经震散了全身真气,这一下朝前窜出,只不过窜出五尺光景,突然间,头猛向地面撞去,同时只听“卟”的一声,立即脑袋并裂脑... - 2017-12-20
  • 第四十一章 意外收获_北山惊龙
  •   那黑衣人忽见毕玉麟果然施展奇招,不由精神大振,那知一瞧之下,顿时呆了!  只觉对方这一招以指代剑的剑法,竟是生平未见之学,一片指影,宛如无数锋利剑刃,结成一团剑花,垂直罩下!  自己抬头之际,森森剑气,业已接近头顶。这般暗劲,来的大非寻... - 2017-12-14
  • 第二十一章 群雄脱灾_须弥怪客
  •   萧笛带着大家在黄昏时到达了残肢二怪住的小屋。  这里并没有人守卫。  大概他们并不知道残肢二怪已死。  也许知道了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略微打扫一番,大家有了个避风处,买来的干粮也有了存放地。  萧笛请人家在此等着,他下去一探。  柳... - 2017-12-16
  • 第十一章 奇信怪柬_彩虹剑
  •   盛振华辞去之际,三人也就各自回房休息。  范子云掩上房门,从贴身取出紫玉托自己捎来的信,那是一个空白的信封,封得极密。  范子云取出信封之后,不禁想起了紫玉,看着信封,怔怔出了神,才轻轻撕开封口,信封里面,果然另有一个折得较小的信封。 ... - 2017-12-21
  • 第三十一章 火焚星宿_珍珠令
  •   轿中端坐着一个青布衣裙的老妇人,面貌白哲,头发略见花白,双目如电,果然不是玄衣罗刹!青农妇人微微一笑道:“年轻入,你认识楚仙子?”  凌君毅青衫飘忽,意能潇洒,微微颔首道:“在下见过楚仙子两面。”“很好。”  青衣妇人深深看了他一眼,问... - 2017-12-24
  • 第四十一章 不共戴天_珍珠令
  •   荣敬宗呵呵笑道:“兄弟提的这两门亲事,是黄山万家,石门许家骅只要凌夫人和祝庄主点个头,兄弟这冰人,就当成了。”唐天纵看了万人俊、许家骅两人一眼,心中约略已有个谱儿,一面问道:“荣老哥是给万、许二位世兄提亲,不知是哪家的姑娘?”  荣敬宗... - 2017-12-24
  • 第二十一章 妾意如绵_珍珠令
  •   芍药格地笑道:“看来惨真有些眼光,敝帮姐妹,原来是为了在江湖上活动,伯被人认出真面目,才每人发了一个面具的。  如今在咱们花家庄院里,大家也都戴了个面具,我就不喜欢这劳什于,绷在脸上,多不舒服?”两人说话之间,已经沿着十字雕栏,跨过石桥... - 2017-12-24
  • 第十一章 江上秘密_珍珠令
  •   两人回到小客室,仍然分宾主落座。  凌君毅冷然道:“仙子还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玄衣罗刹笑吟吟地道:“你方才已和那位祝庄主见过面了,而且据我所知,你们也交谈过了,如今不用再提谁真谁假,但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凌君毅道:“什么事... - 2017-12-24
  • 第二十一章 五台封山_翠莲曲
  •   樊太婆龙头拐一顿,缓缓走出,朝锺二先生笑道:“两位师傅和咱们怀玉山庄有一段梁子未清,前辈容老身打头阵如何?”  独孤握也从身上取下生死笔,迈步道:“老大嫂要以一敌二,未免不公,不如让出一个来,也叫老朽见识见识枯骨寺的绝艺。”  说话声中... - 2017-12-20
  • 第二十一章 黑夜飞磷_北山惊龙
  •   要想一探究竟,但同时又想到那青年汉子的一再叮嘱,要自己听到任何声响,不可外出,心中不期又感到犹豫。  眼下毕大哥身负重伤,自己为了好奇,窥人隐私,万一引起什么纷争,岂不自我麻烦?  她心中闪电般想着,正待返身……  “嘶”!又是一道黑影... - 2017-12-12
  • 第二十一章 将计就计_彩虹剑
  •   叶玲听他夸奖自己,不觉得意一笑,低低的道:“你错啦,易容,是要把药物涂在脸上的,我这种手法,不叫易容。”  范子云道:“那叫什么?”  叶玲道:“这叫易面,把易容术涂在面具之上。”  范子云试探着问道:“这是你师傅传给你的?”  叶玲俏... - 2017-12-22
  • 第十一章 得之仙曲_翠莲曲
  •   莲儿随着他双手搬动,慢慢转过身子,低垂着羞红的粉颈,一个身子,仿佛还在轻微颤抖。她方才一时又羞又怕,才挣脱身子,这时瞧着他一脸惶急,心中又有点不忍。  试想自小青梅竹马,耳鬃颗磨的伴侣,分别了七年,如今大家都长大了,那个少女不怀春?  ... - 2017-12-20
  • 第二十一章 威镇长安_梵林血珠
  •   一  陈野有两天晚上没到飞鸿庄去。  他以为惩善禅师等人还一时不会来到。  第三天夜间,他叫三个老儿跟着,来到飞鸿庄。  哪知他们已经来迟,五怪中二怪已横尸场上,老太婆正发雌威。  他便飘身下树,与公冶亚君大打出手。  第一次对掌,他在... - 2017-12-08
  • 第十一章 暗杀阴云_血字真经
  •   苍震宇一早就来到了白马寺。  他想以香客身份入寺,好约见济明和尚。  未料才来到寺前山门,便被五个和尚阻住,道:“施主留步,本寺暂封寺一年,请到别的庙里上香吧。”  闻听此语,苍振宇才发现周围冷冷清清,只有自己一个香客。  他故作惊诧道... - 2017-11-11
  • 第二十一章 少林怪事_血字真经
  •   徐海峰讲完所知之事,大家目瞪口呆作不得声。就连饱经世故的何恩佑老儿,也眯起两眼,陷入沉思。  原来,麒麟镖局镖师徐友林、王开胜走镖回洛阳,途经登封县城时,正好碰上几位少林僧人,其中有少林寺维那普昌大师。  徐友林、王开胜遂上前相见,询问... - 2017-11-11
  • 第三十一章 左府怪人_血字真经
  •   吴善谦的家冷落了半年之久,现在又热闹了起来。  蓝人俊、郑志刚等一行七人回到洛阳后,便住吴家大院。  吴善谦又将老母亲从乡下接来,并引郑兰珠拜见了婆婆。  老母亲见兰珠美丽活泼,自是十分喜爱,兰珠便天天去陪着婆婆。  蓝人俊等在郑家时就... - 2017-11-11
  • 第二十一章 正邪决胜_血染枫红
  •   清早,僧人来报,大雄宝殿匾额上有神魔教寄刀留柬。  取来一看,内容与魔鹰昨日所说大同小异,不同者,条上署名为三教主。  钟吟等人不以为意,准备结盟大会的琐务事宜,僧人进进出出,拾案捧烛,忙个不亦乐乎。  结盟大会定在未时,即中午时分。 ... - 2017-11-11
  • 第十一章 绿肥红瘦_血染枫红
  •   从钟吟离开金陵侠义会到莫干山世外别庄,再从别庄到杭州等处,匆匆已是三个月的时间了,江湖上已沸沸扬扬,掀起了巨大风潮。  九华山、黄山两派惨遭屠戮,青城、罗浮、衡山各派,也遭到灭顶之灾。  现在江湖上人人知道,施下如此暴行的是两拨人,一拨... - 2017-11-11
  • 第二十一章 一个新天新地_圣经
  • 21:1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21:2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21:3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 - 2017-10-26
  • 第十一章 再决雌雄(1)_情寄江湖
  •   贡胜奇对他说:“胡道民、霍继统准是溜了,算他们聪明,没敢回总坛来!”  万古雷答道:“只要他们从此不再为恶,放他们一马也应该。”一顿,续道:“只可惜皇甫楠逃走了,我不找到他,决不罢休!”  卫天雄道:“此獠不除,你我都无宁日!”  西门... - 2017-10-31
  • 第十一章 再决雌雄(2)_情寄江湖
  •   祝芸道:“老天有眼,皇甫楠遭了报应,皇甫玉既死,让他也尝尝丧子之痛……”一顿,又道:“请问少侠,在总坛,没见到咱们的当家人柴子奎吗?他一直被软禁着……”  万古雷道:“没有,柴总舵主不在总坛。”  柳铭之妻于芳急问道:“见到家父于永吉了... - 2017-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