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十一章 走进喀拉米尔


  • 我的心猛然一沉,赶紧把烟头掐灭,过去观看。黑驴蹄子刚好用尽,Shirley 杨正从喇嘛指尖拔出一根黑色的肉钉,不知为何物。铁棒喇嘛的皮肤虽然已经恢复正常,但面色越来越青,一探他的呼吸,虽然微弱,却还平稳,但能否保住性命,尚难定论。

    我从地上捡起肉钉看了看,后边还坠着极细小的黑色肉块,这大概就是刺破喇嘛手指的那根硬刺。此非善物,留之不祥,便随手扔进火堆中烧了,那些恶臭冲天的黑色毛发,也一根不留,全部彻底烧毁。

    最后又把阿香叫过来,看铁棒喇嘛身上确实没有什么异常了,这才放心。

    当天晚上我一夜都没能合眼,第二天铁棒喇嘛方才醒转,萎顿不堪,似乎在一夜之间苍老了二十岁,右臂已经完全不能动了。似乎视力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最主要的是气血衰竭,经不住动作了,以他现在的状况,要想恢复健康,至少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已不可能再进入昆仑山喀拉米尔的高海拔地区。

    铁棒喇嘛也知道这是天意,就算勉强要去,也只会成为别人的累赘。但喇嘛最担心的,就是现在再找一位天授的唱诗者太难了,最后同我商议,还是跟我们一同前往喀拉米尔,不过不进昆仑山,在山口等候我们回来。而且在我们前期准备的这段时间里,他会尽量将世界制敌宝珠雄师大王的武勋长诗,用汉语把其中与魔国有关的内容,叙述给Shirley 杨听。好在Shirley 杨有过耳不忘之能,一定能记下很大一部分,在凤凰神宫中寻找魔国妖塔的时候,也许会用得着。

    为了让喇嘛多休息几天,就让明叔带着他的人,先取道前往昆仑山喀拉米尔附近的尕则布青,装备也将被托运到那里。那附近有大片的荒原和无人区,有不少的偷猎者,先遣队的任务除了在他们手中买到武器弹药之外,还要找合适的向导、雇佣脚夫,总之有很多的前期准备工作要做。而我和胖子、Shirley 杨三人,则等铁棒喇嘛病情好转之后,再行前往。离昆仑山尚远,便已出现一死一伤,这不免为我们前方的路途蒙上了一层阴影。

    明叔表示坚决反对,要行动就一起行动,不能兵分两路。我知道这老港农肯定是又怕我们甩了他单干,但怎么说都不管用,只好把胖子拨给他当作人质,明叔这才放心。

    我又怕胖子不肯,只好蒙骗胖子,说派他去当联络官,明叔那四个人,由胖子负责指挥,胖子一听是去当领导,不免喜出望外,二话没说就同意了。明叔对航海所知甚广,但进山倒斗,需要什么物资,什么样的向导等等一概不知,彼得黄虽然打过几年丛林战,但他根本不明白倒斗什么意思,也从没来过内地,所以他们这些人自然都听胖子的。

    胖子在带着明叔等人出发前握住我的手说:“老胡啊,咱们之间的友谊早已无法计算,只记得它比山高,比路远。这次我先带部队去开辟新的根据地,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胖爷这副司令的职务终于转正了,但又舍不得跟你们分开,心里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总之就是五味俱全,十分地不知说什么好了。”

    我对胖子说:“既然十分地不知道说什么好,怎么还他妈说这么多?咱们的队伍一向是官兵平等,你不要跟明叔他们摆什么臭架子,当然那港农要是敢犯膈你也不用客气。”嘱托一番之后,才送他们启程。

    等到铁棒喇嘛可以活动了,就先为阿东做了一场度亡的法事,然后在我和Shirley 杨的陪同下,骑着牦牛缓缓而行,到森格藏布去搭乘汽车。

    一路上铁棒喇嘛不断给Shirley 杨讲述关于魔国的诗篇,Shirley 杨边听边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这样我们比胖子等人晚了二十多天,才到尕则布青。胖子和明叔早已等得望眼欲穿,见我们终于抵达,立刻张罗着安排我们休息吃饭。

    我们寄宿在一户牧民家中,晚上吃饭前,明叔对我讲了一下准备的情况。牧民中有个叫做此吉的男子,不到四十岁,典型的康巴汉子,精明强干,他名字的意思是“初一”。明叔等人雇了此吉当向导,因为他是这一带唯一进过喀拉米尔的人。另外还有十五头牦牛,六匹马,还有五名脚夫。

    从尕则布青进入喀拉米尔,先要穿越荒原无人区,那里沟壑众多,没有交通条件,附近只有一辆老式卡车,二轮驱动,开进去就别想出来。那片荒原连偷猎的都不肯去,所以携带大批物资进入,只有依靠牦牛运过去。从北京运过来的装备,都是大金牙按Shirley 杨的吩咐购置的,已经准备妥了,随时都可以出发。

    我问明叔武器怎么样,咱们总不能只带两支雷明顿,七十多发枪弹,就进昆仑山吧,那山里的野兽是很多的。

    明叔把我和Shirley 杨领到牧民家的帐房后边,胖子和彼得黄二人正在里面摆弄枪械,长短家伙都有,手枪的型号比较统一,都是偷猎的从东南亚那边倒过来的,可能是美军的遗留物资。美国单动式制式手枪M1911,型号比较老,但点四五口径足够大,性能够稳定,可以算是美军军用手枪之中经典之中的经典,传奇之中的传奇,勃郎宁的杰作,绝对是防身的利器。

    长枪却都差了点,只有两支型号不同的小口径运动步枪,没有真正应手的家伙,但再加上那两支散弹枪,也能凑合着够用了,毕竟是去倒斗,而不是去打仗。

    我又看了看其余的装备,确实都已万全,不仅有美国登山队穿的艾里森冲锋服,甚至连潜水的装备都运来了。昆仑山下积雪融化而形成的水系纵横交错,这些全都有备无患,最主要的是那些黑驴蹄子、糯米、探阴爪之类的传统器械,市面上买不到的工具类,都是另行定造的,有了这些,便多了些信心。

    我留下一些钱,托当地牧民照顾铁棒喇嘛,等我们从喀拉米尔出来,再将他接走。如果两个月还没回来,就请牧民们将铁棒喇嘛送去附近的寺院养病。藏民信仰极为虔诚,就算我不说,他们也会照顾好喇嘛。

    我见一切准备就绪,便决定明天一早出发。

    当天晚上,明叔请众人聚在一起吃饭,这里地处青、藏、新三地交汇,饮食方面兼容并蓄。我们的晚餐十分丰盛,凉拌牦牛舌、虫草烧肉、藏包子、灌肺、灌肠、牛奶浇饭、烤羊排、人参羊筋、酥油糌粑,人人都喝了不少青稞酒。

    明叔喝得有几分偏高,说了句不合时宜的酒话,他竟说希望这不是最后的晚餐。被他的话一搅,众人也都没了兴致,草草吃完,都回去睡觉。

    第二天一早,我们便告别了铁棒喇嘛,准备集合出发。铁棒喇嘛将一条哈达披在我的肩头:“菩萨保佑,愿你们去凤凰神宫一路都能吉祥平安。”我紧紧抱住喇嘛,想要对他说些什么,但心中感动万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人们驱赶着牦牛和马匹所组成的队伍,往西北方向前进。藏北高原,深处内陆,气候干燥而寒冷,气温和降雨量呈垂直变化,冬季寒冷而漫长,夏季凉爽而短暂。当前正是夏末,是一年中气温最不稳定的时段。

    荒凉的原野就是被人称为“赤豁”的无人区,虽然渺无人烟,但是大自然中的生灵不少,禽鸟成群,野生动物不时出没,远处的山峦绵延没有尽头。山后和湛蓝天空相接的,是一大片雪白,但距离实在太远,看不清那是雪山,还是堆积在天边的云团,只觉气象万千,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神秘。

    走了五天的时间,就穿过了无人区,当然即将进入的山区,是比无人区荒原还要荒寂的地区。山口处有一个湖泊,湖中有许多黑颈水鸟,在无人惊扰的情况下,便成群地往南飞。这些鸟不是迁徙的候鸟,它们飞离这片湖,可能是山里有雪崩发生,使它们受惊;还有一种原因,可能是寒潮即将来临的征兆。有迷信的脚夫就说这是不吉的信号,劝我们就此回去,但我们去意已决,丝毫也不为之所动。

    我同向导初一商量
  • http://www.gushihui.com/show/90012/ - 2015-10-20
  • 第十一章 第二个行星上住着一个爱虚荣的人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二个行星上住着一个爱虚荣的人。  “喔唷!一个崇拜我的人来拜访了!”这个爱虚荣的人一见到小王子,老远就叫喊起来。  在那些爱虚荣的人眼里,别人都成了他们的崇拜者。  “你好!”小王子说道。“你的帽子很奇怪。”  “这是为了向人致意用的... - 2018-03-21
  • 第四十一章 往事一波三折,奇又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问道:“那个人是谁?”  金笛书生郭风烟,叹道:“那人就是家父郭九……”  金笛书生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海棠红平生最痛恨的一件事,便是家父离弃了她,所以当她巧遇到家父的时候,立刻尾随追踪家父,就在大雪山上,她扮演成一个迷了... - 2018-03-19
  • 第十一章 蛇蝎美人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庐陵,居赣江中流的西岸,是一个大城市,但最热闹、最繁华的地方,不在城内,而在南门外的沿江一带。  茶店、酒肆、楚馆、秦楼,和大大小小的客店,是形成都市繁荣的主要条件,此处自然也不例外。  临江阁,是这里最有名的茶楼,楼有三层,下面一层是... - 2018-03-30
  • 第四十一章 魔佛大战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毒君闻人休夫妇,鹰叟李无畏等,一齐走了过来。  毒君呵呵笑道:“恭喜盟主,父子重逢,这是天大的喜事。”  鹰叟李无畏接口道:“盟主父子重逢,正是象微咱们武林盟的胜利成功。”  接着大家纷纷向闻于天道喜。赤奋若等七人,也早巳由闻人娘子要困... - 2018-04-10
  • 第十一章 四路长征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身形一晃而至,右手发掌之际,掌势连番旋转,使人摸不清她究竟击向何处?她这一记使的正是芙蓉城一派最厉害的“九转玄阴掌”,外人看不清她的手势,实则直向卓少华当胸印来!  卓少华精通长风子“十三破“,对她旋转的掌势看得清清楚楚,直等她手掌快要... - 2018-04-14
  • 第十一章 勾心斗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韩玉琪闻言,抬目望去。  只见黄秋尘本来如痴似痴,静止不动的身子,这时突然像是疯魔一般,双手乱挥乱舞起来,不过身子仍然盘膝蹲坐。  韩玉琪一惊说道:  “姊姊,你看他的眼睛,噢!他要发疯了。”  原来这时候,遥遥可见黄秋尘的双眸在阳光映... - 2018-03-19
  • 第十一章 情意绵绵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口中啊了一声,点头道:“不错,我真是好饿,不过……”  金萍瞟了他一眼,轻轻咬着嘴唇,偏头问道:“不过什么呢?”  杨文华悄声道:“秀色可餐,我把肚子饿也忘了。”  金萍嗔道:“公了闭了三天关。却越学越坏了。”  杨文华潇洒一笑,... - 2018-04-18
  • 第四十一章 这天午牌时光十骑赶到析城山下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这天午牌时光,闻天声、徐少华、贾总管、丁药师祖孙、贾老二、胡老四、余老六、王天荣、壬贵,十骑刚赶到析城山下。  胡老四不禁一呆,说道:“总管,咱们是到析城山来的吗?”  贾老二骑在马上,得意的道:“析城山不能来吗?”  胡老四道:“这个... - 2018-03-18
  • 第四十一章 周游和宋钢继续在福建漫游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周游和宋钢继续在福建漫游,在一个个洗浴中心推销他们的增强丸,瞄准阴痉短小者,对症下药,耐心诱导,夸夸其谈。当他们离开福建,来到广东时,两纸箱的阴痉增强丸已经全部推销出去。周游总结经验教训,觉得将近五个月才把增强丸推销出去,效益实在太低,... - 2018-02-05
  • 第十一章 林红准备结婚摆上几桌酒席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林红准备结婚那天在人民饭店摆上几桌酒席,把男女双方的亲朋好友都请过来喝喜酒。林红在一张白纸上把女方亲友的名字都写上了,又拿了一张白纸给宋钢,让宋钢把男方的亲朋好友也写上,宋钢手里拿着笔像是举重似的吃力,半天写不出一个字来。宋钢支支吾吾地... - 2018-02-03
  • 第十一章 威胁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成年以后,有一天中午,一个站在街道旁的孩子以其稚嫩有趣的动作,使我长久地注视着他。这个衣着鲜艳的小家伙,在灿烂的阳光里向空气伸出胖乎乎的胳膊,专心致志地设计着一系列简单却表达他全部想象的手势。其间他突然将右手插入裤裆,无可奈何地进行了... - 2018-02-11
  • 第十一章 意外奇遇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秃龙万三胜立即陪笑道:“道长,这是敝帮龙副坛主龙振南。”  灵均道人听得暗自惊凛,心想:“龙门帮一个副坛主,就有这等身手,人言龙门帮卧虎藏龙,高手如云,看来真个不假!”  一面收起南明剑,连忙稽首答礼,道:“龙施主剑术精妙,内功深厚,贫... - 2018-02-28
  • 第十一章 玄衣道姑被所有的人都口称仙姑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玄衣道姑这一跨出软轿,所有的人都口称“仙姑”,一齐跪伏下去。众人当中,只有徐少华、史元、蓝如风和自封总管的贾老二四人没有跪拜下去。胡老四、余老六看他们没有跪拜,也就不拜了。  玄衣道姑手持白玉拂尘,目光盈盈朝徐少华几人瞟了一眼,才娇声说... - 2018-03-14
  • 第十一章 百花谷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金一凡突然朝赵三肩头,猛力拍了一下,道:“赵兄!”赵三吃了一惊,回头道:“金兄有什么事?”  金一凡道:“兄弟有件事,一直藏在心里,没说出来,你府上有一名叫高冲的人,平日行动鬼祟,只怕就是奸细,他在府上,担任什么职务?”  赵三吃惊道:... - 2018-03-08
  • 第十一章 争女争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胖老大却笑容可掬,装出十分正经,向盛妆少妇抱拳道:“座有高人,在下兄弟,居然有眼不识泰山,请少夫人多多原谅!在下斗胆,还想请教少夫人如何称呼?”  盛妆少妇,并没立即回答,只是“格”的轻笑了一声!  匏犀微露,春花乍展,她本人已是美如天... - 2018-04-25
  • 第十一章 裘老先生在古董在市场上树立了极大的信誉_湖海游龙_故事大
  •   尤其在古董在市场上,树立了极大的信誉,只要经裘老先生鉴定,就是膺品,也没有一个人敢说它是假的。  裘好古名利双收,在京城里,可说是一言九鼎,结交的也尽是王公巨卿。  但最近却使他胆颤心惊,终日里揣揣不安。  那是近半月来,求古斋天天晚上... - 2018-04-30
  • 第十一章 中州剑客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老者双眉一扬,手中剑倏地平出,臂腕一震一挺,竟将壮汉硬硬蹦回,并沉声叱斥道:  “我等自命侠义英雄,以谋困诛玉面煞神,乃为飞云叟复仇,情有可原,设若诛杀老弱无辜之人,与玉面煞神何异,老夫断不容尔兄弟妄行妄为!”  三名年青壮汉似是一路,... - 2018-05-26
  • 第十一章 度寿诞菩萨主盟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总管劳乃通走在前面,当先跨入书房中间一间敞轩,朝来人拱拱手道:“诸位掌门人,敝主人来了。”  众人听说寿星出来了,纷纷离座站起。  菩萨由程明山、荆一凤搀扶着缓步走入,众人纷纷鼓起掌来。  菩萨拱手道:“诸位道兄快快请坐。”  少林方丈... - 2018-05-22
  • 第十一章 人如美玉马如龙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南宫婉连说带笑,脸上浮起两个深深的酒涡,娇憨逗人!但却在巧笑声中,出其不意,左腕一扬,手背向外,往前拂去!  蒙脸人武功原本极高,南宫婉纤手一抬,他早已瞧在眼里,口中阴嘿一声,毫不在意的右手大袖一丢,迎着拂来!  莫看他大袖这么一丢,竟... - 2018-05-28
  • 第四十一章 五行剑阵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蜂涌而来的人,眨眼之间,已到近前,为数不下二三十人,果然一个个面蒙黑纱,武功全都不弱!  敢情他们明知这边有许多人身中蛊毒,此时逐渐发作,正在运功调息,自顾不暇,所以掠到身前,一言不发,各自抡动兵刃,往里就冲!  “五行阵剑”确实精妙异... - 2018-05-30
  • 第十一章 死神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宁武关总兵府内一连几天都在举行盛大的酒宴,以款待新军营幸存的勇士。各级将领轮番宴请公子襄和武胜文等新军营兵将,以表达对新军营的敬意。驻守边关的将士最敬重真正的勇士,能在十万瓦剌虎狼之师的围追堵截之下生还,在他们眼里,新军营每一个幸存者都... - 2018-06-04
  • 第十一章 东海雄风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杜永看到林仲达、楚玉祥来了,慌忙迎了出来,他脸上充满了兴奋而愉快的神色,躬着身道:“小的见过林少爷、楚少爷,方才小的找到几个住在附近的弟兄,告诉他们镖局复业的情形,大家都十分高兴,已有七八个人自动前来帮忙,其余的人得到信息,也会很快赶来... - 2018-06-01
  • 第十一章 守株待兔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因阮大哥密柬上也是叫自己住到竹楼上去,这就不再犹豫,举步朝竹楼上走去,到了尽头,然后用银钥开启小锁,缓缓推开木门。  站在竹梯下面的苍猿,抬头仰望,直等他打开木门,口中发出欢呼,突然长啸一声,掉头飞跃而去。  许庭瑶并没去理会它,... - 2018-05-21
  • 第十一章 田舍夫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宋秋云道:“婆婆的七修针虽然落在地上,但只要她衣袖震动,地上的针仍可飞射起来伤人。她这一手真厉害!”  正在和田舍翁拚斗的太真道人,眼看三师弟被缝穷婆制住,心头又惊又恐,突然舍了田舍翁,身形凌空飞扑过来,落到玉真道人的身侧。定眼瞧去,只... - 2018-05-17
  • 第四十一章 三方发剑仅是毫厘之差而已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三方发剑虽有先后,但也仅是毫厘之差而已,姬七姑击向两位姑娘的一剑,立被丁少秋截住,二位姑娘眼看大哥出手,她们身形闪动,一个轻旋,第二招跟着出手,朝姬七姑攻去。  四支长剑,交织成一片光幢,除了看到无数银蛇乱闪之外,根本看不清招式,和四... - 2018-05-04
  • 第十一章 丁少秋和李飞虹两人穿行松林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李飞虹两人穿行松林,朝前走了八九丈光景,就以树身作掩护,悄悄探头看去。  古灵子和黑袍瞎子两人已经并肩站在大路旁一棵大树之下,两人身后,一排站着三男一女,则是古灵子的四个门人。  这时山麓东首已经出现了一行人,为首—个须发花白的... - 2018-05-03
  • 第十一章 老身携尔东行日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心想:“你要问我什么,自然不会瞒你,又何必动蛮?”当下答道:“不可正是从佟家庄来的,老前辈想必为了孙老爷子被害之事,闻讯赶来的?”  孙大娘狞厉的道:“你是佟家庄的人?”  赵南珩方才吃过苦头,瞧她要作势抓来,赶忙道:“小可只是在... - 2018-05-05
  • 第四十一章 尊前偏爱打油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摇摇头,笑道:“也许这位姑娘找错了人,你替我沏壶茶来,我懒得出去了,你把晚餐送到房里来就是。”  店伙连声应是,哈腰退出,一会工夫,送来茶水,接着又端来饭菜。  赵南珩因自己这柄倚天剑,比普通宝剑长出寻尺,极易引人注意,于是又叫店... - 2018-05-09
  • 第十一章 投鼠亦忌器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是……是……”金财神道:“他开口要十两黄金,才能配制,也是陆连奎经手的。”  尹剑青问道:“那走方郎中呢?人在何处?”  金财神尴尬一笑,说道:“尹少兄,你找不到他了。”  尹到青道:“他到哪里去了?”  金财神道:“老朽一生行事谨慎... - 2018-05-15
  • 第十一章 刘镇的批斗大会越来越多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我们刘镇的批斗大会越来越多,在中学的操场上像是庙会似的从天亮开到天黑。宋凡平每天一早就要提着那块大木牌出门,走到中学大门口时就将木牌挂在脖子上,低头站在校门口,等着开批斗大会的人都进去了,他才取下木牌,拿起扫帚清扫起中学前面的大街。到了... - 2018-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