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假山_沙海

  •   白天从山坡上望山坳的时候,山坳里的状况很单纯,没有这么大的物件。我连对面的人形怪物都看见了,这东西我看不见真的可以把眼睛抠出来了。

      我看了看天,这东西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否则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还是说,我跑错地方了,山坳很狭长,我是不是跑到了另外一段了?

      看了看燃烧的大树,我就知道自己绝对没有跑错,大树烧的通红,我能凭借这个光源和我的记忆对比。

      突然消失的路,突然出现的石头圆盘。

      两者会不会有什么关系,难道这个地方本身就有着这种异常的现象吗?

      我拔出狗腿,听了听四周的动静,确定没有什么东西在草丛里埋伏我,就小心翼翼地爬到了石盘的边上。

      这石盘有半人高,高出杂草丛很多,只凭借月光和从那边来的火光,我只能看一个大概。能确定的是,这个石盘上没有任何的花纹,就是一个打磨的很粗糙的类似于磨盘的东西。五人环抱勉强能形容大小。

      我摸了摸,冰凉冰凉的,比四周的温度要低,而且低很多,感觉金属的成分会很多。石盘上有大量的土沙,感觉上是从哪儿刚挖出来的一样。

      我翻身上去,就意识到了这是什么东西。

      我看到了石盘的上头,有着更多的土沙堆积,还长有无数的杂草,如果石盘是埋入土中的,这样的表面我走过一定不会发现。但是现在,就像一个圆形的大花坛一样。

      我看了看四周,就感觉好像是地面忽然一下子整体往下降了半人高一样,结果石盘就被突了起来。

      从石盘的边缘发现了一些东西,我开始动手拔掉石盘表面的草,我就发现。竟然有无数非常深的小孔在这个圆盘的表面,那个密集啊,就算我没有密集恐惧症,看到成千上万的大小不一的小孔密密麻麻的堆在石盘的表面,那种感觉让我极度的鸡皮疙瘩。

      这些孔的边缘都是灰白色的,好像是被什么东西蛀过一样,能看到孔的外沿有一些突起,感觉像是梧桐树上那种毛虫的硬茧或者藤壶的感觉。我对那种数量级的东西没概念,只感觉说不定有十万个那么多,那种密集感,占据你的整个视野。我很想去抠,但是都不知道能抠哪一个。

      我无法对视,只能立即跳下来,忍住心中强烈的呕吐感。

      这是一个虫盘,用来养虫子的。

      养的虫子叫做石胆,这是一种非常非常罕见的虫子,可以用来治疗一种特殊的眼疾,这种虫子非常非常的昂贵。

      我只是听说过,在本草上也有过记载,在山东有人叫这种虫子“石虾子”,但是捕获的人也非常非常少。

      因为这种虫子是生活在密封的石头里的,对于它们的繁殖生态和食物结构完全成谜。大部分的发现都是因为采石工人或者雕刻工人在雕刻整块石头的时候忽然发现石头中有中空,然后发现有虫子在里面。

      最离奇的是,发现这种虫子的石头,往往是最坚硬的石头。或者在石头上最坚硬的部分。

      我还是先知道了这种养虫子的虫盘,然后才知道这种虫子的存在,虫盘是王盟在重庆一户人家家里收来的,当时不是以古董,而是以奇石的名义。花了六百块钱,那户人家说这是蜂巢的化石。后来拿到我二叔手里,我二叔用六千块买了过去,买了才告诉我,这东西是虫盘,是古代得道的道士用来养石胆的东西。

      当时我收来的虫盘只有巴掌大小,上面有十几个孔,二叔说,这十几个孔里,是取虫的时候打出来的,石胆出了石头就很难活,所以他们一般会用小石钻子慢慢地打洞,发现有石胆的痕迹了,不会打破,会流一层石膜,石膜不破,石胆就绝对不会死,多少年都不会。他们用灯光照射,像看翡翠一样看里面的虫影,判断大小,估价,要用的时候才会戳破石膜,把虫子弄出来,醉死之后活吃。

      必须活吃,但是必须醉死,因为石胆非常凶悍,两只石胆在一起,必然会咬死一只。

      养石胆是用一种特殊的水泡石头,这个都是当时的秘法,除了养虫的人谁也不知道,石头泡到什么程度,里面可能就出了胆了。这个都是学问。

      这个石盘的状态和我收来的一模一样,但是这个太大了,小孔的数量太多了,这样看来,应该这块石头里不止一只石胆,他们把整个虫盘都打成蜂窝,是一只都不想错过。

      插一句,虫盘本身也有药用价值,很多人买不起石胆——那个世界上真没多少人买的起——就会买这种虫盘来熬汤喝。石胆终日生活在黑暗里,但是它的药用价值却是一种特殊的眼疾。

      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儿,我觉得非常奇怪,这是突然出现的,而且看虫盘的光泽,年代已经很久远了。这东西总不会是我刚才砍狐狸的时候,别人运过来的?

      看了看四周,这个时候,我又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我远处四五十米的地方,我看到那边的地面正在缓慢的波动,就像波浪一样。

      感觉上似乎是地底有什么支撑的东西挖塌了,这里的地面,正非常缓慢的,整体塌陷下去,我看到那些地面波动着下降。接着,我看到在塌陷的地方,出现了更多东西。

      那是一个巨大的水缸,不,不是一个,有几百个水缸。密密麻麻的排列在土里。

      我走过去,发现每一只水缸里都盖着木头的盖子。上面是沙土和杂草。使得每个水缸都像一个大花盆。

      看着壮观的水缸群,我就呆了。

      幻觉,我忽然意识到,难道又是幻觉?

      烟头被我转入我的舌头下面,我烫了一下我的舌根。

      疼,眼前的所有的景象,没有任何的波动和恍惚的感觉。不是幻觉。

      我吐掉烟,爬到水缸上,水缸的高度都快到我的脖子了,我沿着水缸沿前进,走到了水缸群的中间。看了看四周,这个场面十分的梦幻。

      踢开其中一只水缸的盖子,我只看到一潭黑油一样的东西,已经基本上凝结成固体了,用匕首一挑,我发现黑油中有人的头发。

      不妙,这油里估计有尸体。我心说。立即把盖子盖了回去,然后快速跑到水缸的边上,跳了下去。

      坍塌已经停止了,我呆的地方被塌成了一个巨大的盆地,整个山坳里之前被掩埋的东西,全部都露了出来。这里的地面被人为的垫高了半人多,而且似乎是架空的。

      我意识到林其中看到的土路为什么会消失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座山是假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506&f_id=759 - 2015-12-26
  • 第十四章 李光头鲲鹏展翅去了上海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鲲鹏展翅去了上海,童铁匠、张裁缝、关剪刀、余拔牙、王冰棍伸长了脖子翘首以盼,这五个人晚上躺到床上睡觉时,闭上眼睛全是世界地图上的小圆点,像天上的星星那样亮闪闪。王冰棍的脑子里除了密密麻麻的小圆点,还有一艘万吨油轮在乘风破浪。心潮澎... - 2018-02-03
  • 第十四章 刁蛮儿女总关情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砰!双草交击,商念九顿感对方这一单压力如山,震得自己脚下浮动。再也拿桩不住,向后移退了两步。  心头明白,对方在内力上,比自己要强得多;但他知道自己内力虽逊,手上这柄旱烟管的招式,经过老山生指点,只要不和对方硬拚真力,小心应付,决不会输... - 2018-05-05
  • 第十四章 奇人奇事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微微一笑道:“多谢成贤弟。”  盛明珠眼圈一红,幽幽的道:“只要你不怪我就好了。”  方振玉道:“在下说过,决不会怪你的。”  盛明珠低下头,低低的道:“方大哥,我们在栖霞寺结为兄弟,还算不算数?”  方振玉给她问得一呆,说道:“... - 2018-02-03
  • 第十四章 这时正是大家一经运气检查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时正是大家一经运气检查,发现果然被人在酒菜中下了剧毒,一个个愤然站了起来,也有人一下掀翻桌子,大声喝骂,一片混乱之际,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人杀了松风子。  只听又有人大声喝道:“是玉皇殿的杂毛们下的毒,咱们杀了他们。”  群众毕竟是盲从的... - 2018-05-03
  • 第十四章 药经之单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老夫人嘿然道:“刘二弟,你怎么不说是你想当药王门的代理掌门人呢?”“啊,不、不!”  刘二老爷连连摇手道:“大嫂这是误会小弟了。”  老夫人道:“我怎么误会你了?”  刘二老爷道:“小弟和三师弟取得协议,在大师兄没有回来之前,名义上大师... - 2018-01-29
  • 第十四章 双改扮初探镖局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张老实走后,荆一凤又练了一回手法,东方已经渐渐露出鱼白。荆一凤道:“表哥,你快把衣衫换好,我也要改装了呢!”  程明山道:“你怎么忘了,从现在起,要叫我大哥才对。”  荆一凤道:“人家叫惯了嘛!”  “对了!”  程明山道:“从现在起,... - 2018-05-22
  • 第十四章 血染福音堂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庚子年四月,义和拳也传入了太谷。传入太谷的第一站,正是城北的水秀村。   恰在四月,邱泰基的夫人姚氏到了临盆分娩的时候。  对这一次分娩的期待,姚夫人实在是超过了九年前的头胎生养。那一次也寄放了许多的期待和美梦,也一心希... - 2018-01-20
  • 第十四章 白衣罗刹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她出言尖刻,说得太真道人老脸不期一红,期期的道:“只不知此子究系何人?”  宋秋云道:“他叫唐宝琦,外号黄鼠狼,乃是四川唐门的逐徒,因为精于用毒,一向无恶不作,他……他是个万恶淫贼!”  “无量寿佛!”太真道人轻轻叹息一声说道:“万恶淫... - 2018-05-17
  • 第十四章 黄山扬威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万耀堂朝他手指的右侧松林看去,这一看,他一颗心几乎沉了下去。  原来右侧林下,前面站着四个人,双手反剪,正是他独生子万里传,另外三个则是万里传的从人,四人身后面也站着四个人,那是一身黑衣的蜘蛛岛人,手持雪亮钢刀,刀锋就搁在前面四人的颈上... - 2018-01-25
  • 第十四章 人影俱分两人各自后退了三步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但听继蓬然大震之后,同时也响起了两声沉哼,人影俱分,两人各自后退了三步。  这一招硬拼,两人都竭尽所能,使出十二成功力,因此在全力一击之后,都感到真气不继,血气翻腾。  齐天大圣侯衍伤在右膝,本已站立不稳,这一被震后退,但觉膝盖剧痛如碎... - 2018-04-30
  • 第十四章 榴火乙木阵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回头道:“琪妹,那我陪你到终南山去。”柳琪心中巴不得和岚哥哥在一起,但她想了一想,忽然幽幽的道:“岚哥哥,你可有什么重要之事?”  江青岚道:“来得及,陪你去医好伤,端午就得赶上崤山。”  柳琪大眼睛霎了霎,满脸忧愁的道:“岚哥哥... - 2018-04-25
  • 第十四章 第五颗行星非常奇怪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五颗行星非常奇怪,是这些星星中最小的一颗。行星上刚好能容得下一盏路灯和一个点路灯的人。小王子怎么也解释不通:这个坐落在天空某一角落,既没有房屋又没有居民的行星上,要一盏路灯和一个点灯的人做什么用。  但他自己猜想:“可能这个人思想不正... - 2018-03-21
  • 第十四章 百花公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葬花夫人道:“老身为了慎重起见,只喂了两个人,据蓝通说,也许是浣花妖女在无忧散中,另外配有剧毒药物,如不先解去他们身上之毒,只怕无法解去他们的迷药。老身又请了一位素负盛名的用毒能手,替另外一人先喂服专解奇毒的药物,但解药入口,此人又告不... - 2018-03-09
  • 第十四章 血染帆船鬼神寒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原来袁丽姬生性聪慧,心思慎密,她自从看到胡翠蝶是服下阴淫毒药后,突感有几件可疑的地方。  要知她第一次前来这座石室的时候,发现二人都没有半寸衣物存在此地,如果说黄秋尘是淫徒,当然他不会连自己衣衫都抛掉,更不会奸污了胡翠蝶之后,还呆留此地... - 2018-03-19
  • 第十四章 离城渐远人烟渐稀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离城渐远,人烟渐稀,几乎一二十里都难得看到一个村庄。  蓝如风忍不住问道:  “二哥,咱们这是上哪里去呢?”  史元回头道:  “你不用多问。”  依然一马领先,一路扬鞭赶路。  傍晚时分赶到一处山下,史元马鞭朝前一指,说道:  “前面... - 2018-03-14
  • 第十四章 驱魔救美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道:“你把李姑娘藏到那里去了?”  秦映红格格娇笑道:“李玫就在我手里,你们谁敢上来,我就先宰了她。”  大家只听到她的声音,皆因身在第二层船上,看不到第三层的情形。  绝情仙子仰首问道:“你有什么条件?”  秦映红道:“你们先上... - 2018-03-30
  • 第十四章 将计就计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灵均道人陡地清啸一声,一条人影,纵身跃起,朝那七八丈外——棵大树上扑去!  “铛!”一声金铁大震,堪堪响起,一团黑影,快得像流星一般,朝百忍大师当头扑下!  百忍大师正在仰首注目之间,瞥见黑影扑到,口中低喧一声拂号,右手一挥,精钢禅杖已... - 2018-02-28
  • 第十四章 许三观想起了辫子垂到腰下的林芬芳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许三观想起了林芬芳,辫子垂到腰下的林芬芳  嫁给了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生下一男一女,然后开始发胖了,一年比一年胖,林芬芳就剪掉了辫子,留起了齐耳短发。  许三观看着她的脖子变短了,肩膀变粗了,看着她的腰变得看不清楚了,看着她手指上的肉如何... - 2018-02-07
  • 第十四章 污泥青莲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啊!柳公子原来竟是蓑衣老人的高足,难怪有这么一身绝世武学了!”  金嬷嬷惊喜地道:“只不知柳公子是何方人士?”  江云生道:“在下原是江南人士,昔年随家父宦游岭南。”  金嬷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又问道:“这么说柳公子还是名宦之后,令尊... - 2018-04-18
  • 第十四章 回到南门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应该说,我对王立强和李秀英有着至今难以淡漠的记忆。    我十二岁回到南门,十八岁又离开了南门。我曾经多次打算回到生活了五年的孙荡去看看,我不知道失去了... - 2018-02-11
  • 第十四章 断魂血剑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女尼颔首道:  “晚辈本无伤彼之心,可是他自不量力。再三相逼,前辈代他说情,晚辈自应罢手。”  独脚道士颔首为谢,女尼这才缓缓将石剑恭敬的归入套中,向独脚道士合十为礼道:“此间已无别事,晚辈告辞。”  独脚道士嗯了一声,也稽首为礼,女尼... - 2018-05-26
  • 第十四章 独力回天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那知青衣人似是早已料到她有此一着,大笑—声,身子岸立不动,右腕伸缩之间,长剑划起一片银虹,左来左接,右来右封,给她来一个硬接,就是不让你有脱身的机会。  但听一阵锵锵金铁交鸣声中,剑剑交击,滚滚剑浪,刺耳锐啸,一齐消失!  黄凤娟既然无... - 2018-01-28
  • 第十四章 追踪一片树叶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堂倌答应一声道:“来了,来了。”果然随着话声,送来了一大壶酒。  小老头一手接过酒过来,就替两人面前斟满了酒,接着又替自己斟了一杯,拿起酒杯,笑道:“来,两位小兄弟,咱们先干一杯,润润喉咙。”  咕的一声,把一怀酒倒进口去,砸砸嘴角,笑... - 2018-01-18
  • 第十四章 一石二鸟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自己在说话之时,也跨上两步,到了楚玉祥身后,万一发现楚玉祥内力不继,自己也可以出手相助。  两女答应一声,正待转身往门口走去。  楚玉祥忽然回过头来,说道:“丁大哥,不要紧,小弟用不着护法。”  这下听得丁盛大吃一惊,运气疗伤的人怎可... - 2018-06-01
  • 第十四章 相煎何急_山河_故事大全
  •   陆文定微微一震,许惊弦坦荡的神情与真诚的目光让他无法再口出讥讽之语。他佯作镇定,目光闪动,上下打量着许惊弦。  陆文定的父亲乃是媚云教开山教主陆羽的同胞兄弟,十年前妮云教叛乱,陆羽夫妇被手下杀害,唯一幼子下落不明,教主之位由陆羽的侄儿、... - 2018-06-15
  • 第十四章 远离扬州城的荒郊野外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远离扬州城的荒郊野外,四周了无人迹,两匹健马踏破荒野的寂静,出现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之中。领头的马鞍上,是个青衫飘飘的年轻书生,落后那匹枣红马上,则是个身形彪悍的魁梧汉子。二人旷野中勒住马,魁梧汉子忍不住问道:“公子,咱们来这里做甚?”  ... - 2018-06-08
  • 第十四章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虽说不能外出,通信倒没受限制。罗彻敏想到做到,当即命人铺纸研墨,写了一封给宋录的书函。  他对魔刀决和千杀咒一无所知,然而他知道世上有这两样东西己然足够。何况他还听到五夫人在轿中时说过的只言片语,那也应该是神刀都的隐秘。只是这封信,即不... - 2018-07-15
  • 第十四章 神龙乍现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第二日,日哭鬼与小弦重又上路。  小弦本以为经了这一晚的相处,二人感情已深,欲想出言求日哭鬼放了自己,好回清水小镇中去寻父亲。不料看起来日哭鬼对他的态度虽是大为和缓,但脸上却重又恢复平时冷漠,几次找他说话亦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小弦猜不... - 2018-07-06
  • 第十四章 白水相约_绝顶_故事大全
  •   骆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等林青离开房间后,小弦忙不迭追问。  骆清幽微微一笑:我正想找人做一件事,可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恰好小弦,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着骆清幽的话,小弦胸日一热。瞧骆清幽的模样颇为神秘,这一定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 - 2018-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