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迷魂之战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刚听到这里,忽然房门外响起一阵步履之声,好像往自己房中走来。

      崔慧赶紧撤身,回到椅上,果然房门上“剥落”轻扣了声,接着走进店伙。

      原来这时已是掌灯时候,他端着油灯进来,一面哈腰说道:“公子爷,你老要吃些什么?

      小的好交待下去,要厨下替你老特别准备!”

      崔敏道:“你只拣可口的送来就是。”

      店伙满脸堆笑,凑近一步,又道:“公子爷可要喝酒?小店窖藏着实足五十年的茅台陈酒。不瞒公子爷说.不是贵客,小店决不轻易开封……”

      崔敏笑着摇头道:“我不会喝酒。”

      店伙还是谄笑道:“公子爷真是书香门第的读书之人,连酒也不喝一滴。”

      这店伙当真善于奉承,边说边走,依然轻轻的带上房门。这时隔壁武当三剑,也正在吩咐店伙,替他们准备素斋。

      崔敬却思潮起伏,想着琴、剑两小突然失踪,和“勾魂律令”手下爪牙在湘西出现,武当三剑今晚可能有什么行动?

      她又想起宋氏坟场曝尸的那一幕,少林智一大师等十三个人,似死非死,受制于人。如今又听到武当玄雷真人之死,似乎勾魂律令,志在削弱各大门派的实力!

      对了!琴剑两小,如果不遇上劲敌,决不会失踪。这一联想,两小准是被在湘西出现的魔党爪牙擒去无疑!今晚自己正好跟随武当三剑,去瞧噍情形。

      店伙送上饭菜,崔敏举筷一尝,果然十分可口。心知这是店伙当真特别关照下去的,当然他志在赏金,才这样巴结自己。当下一连吃了两小碗饭,店伙们候着收拾干净之后,又重新沏上香茗!

      崔敏因心中有事,等店伙出去,立即闩上房门,掇拾停当,一面吹熄灯火,假装入睡,专等武当三剑动身。

      二更初起,隔壁房中响起子极轻微的声音,如果换平常人,断难听到。崔敏暗暗赞许武当八剑,果然身手不凡。

      自己也不敢疏忽,提起真气,轻轻推开前窗,飘出身去。跃上屋面,略一审视,果然发现右边屋脊上,人影微闪,三条黑色身形,腾空而起。去势如箭,轻灵已极!

      好俊的身法!崔敏深知武当八剑,在江湖上声名颇著、只要瞧他们这份轻功,就不在自己之下。尤其自己一身白色衣服,极为惹眼,那敢过份逼近。直等三人去了十丈之外,才提足真气,暗暗随了下去!

      她不即不离,远远的跟定三剑身形,眨眼工夫,已奔出黔阳城外!

      三条黑影,加后面一条白影,在清辉千里的大好月色之下,宛如四点流星,悄无声息掠过原野。

      这样约有顿饭光景,业已奔到鸡公山下。这一带山岭起伏,丛林掩映,地势极为荒僻。

      但却是通往怀化的必经之路。

      武当三剑略一驻足,嗖嗖嗖,三条人影,分做三个方向,扑上树去,转眼就失去踪彤。

      崔敏犹疑了一下,暗想敢情那人要往这里经过?所以他们才隐身上树。心念疾转,人可并不怠慢,也立即闪入道旁林间。轻窜巧纵,向前走出一箭多路,才拣了一棵临近路边的大树,跃上树柱,隐蔽住身形。

      银光从树叶缝中洒了下来,天空一片明净,微风徐来。

      只有草间虫声,唧唧而鸣,四外十分静寂。

      崔敏等了一阵,兀是不见动静,不由渐感不耐。

      正当此时,瞥见远处来路上,忽然出现了一行奇突之人,徐徐往自己这边走来,现在接近了,皓月当空,清辉满地,自然瞧得十分清楚。

      这一瞧,不由把身怀绝艺的姑娘,也瞧得倒抽一口冷气。

      原来路上这一行人,为首一个身形高大,穿一袭宽大黑袍。头蒙黑布,只有眼睛部位,露出两个圆孔,闪烁着两道绿阴阴的眼神。右手高举,执着一块“拘魂牌”,全身上下,一般漆黑。身躯挺直得十分僵硬,一摇一摇的走着,饶有鬼气!

      他身后一共七人,也一律穿着宽大黑衣,全身僵直,双手下垂,跟着前面那人,亦步亦趋,呆板迟钝,生气全无!

      天哪,这……这是赶尸的!后面七个,全是死人!

      (湘西一带,崇尚迷信,凡人客死他乡,就由术者用符咒带着死尸赶路,夜行日宿,过路的人,碰上了就得远避,叫做赶尸。)

      崔敏身不自主打了一个哆嗦,浑身毛发直竖,皮肤起了鸡皮疙瘩,纤纤玉指,也透着点冰凉!

      前面那个高大的黑衣人,这一阵工夫业已走近树下,突然他僵直躯体,停了下来。后面七人,也同时止步,直挺挺地排成一行。

      在这瞬息之间,崔敏也立时警觉,脑海中迅疾掠过宋氏义家曝尸之场十三个人,不是也身躯僵直?

      尤其是枝江破庙中的轿前三煞,如今投入了什么九幽门,自称“九幽三灵”,也正是这般装束。那么他准是九幽门下无疑!

      为首那个黑衣人阴森森的冷笑一声:“林中果然藏有生人,还不给我出来?”

      声音十分低沉,饶有鬼气,好像不是从他喉咙之中发出来的。

      崔敏这回可真蓦地吃了一惊,暗想这鬼东西果然厉害,还闻得出生人气味来?正当此时,树林间微风飒然,三条人影倏然坠地,那正是武当蓝袍八剑中的三剑!

      正面一个年约四旬,沉凝之中,隐透威仪,虽在黑夜,眼中神光湛然,显然是内家好手,他,当然是八剑的老大。左右两个也在三旬以上,他们丁字形站在黑衣人面前。

      黑衣人两道绿阴阴的眼光,由黑布孔中,缓缓扫过三个蓝袍道人,阴笑一声,—字一字冷冷的道:“我由一数到三,你们若不应声退开,嘿嘿!”他“嘿”声一落,便自数道:

      “一……二……”

      武当八剑中老三老六眼见对方如此目中无人的狂态,早巳手按剑柄。

      老大连忙使了一个眼色,要他们不可轻举妄动,一面打了个稽首道:“贫道武当门下微尘子,这是敝师弟微智、微音,尊驾装神扮鬼,究是何方高人?”

      黑衣人又是一声阴沉沉冷笑:“九幽门下,见者丧生,你们还不让路?”

      路字刚一出口,垂直的左手,突然扬起。一股阴寒凌厉的冷飚,随袖而出,带起呼啸之声,直往身前三人撞去!

      微尘子蓝袍八剑之首,乃是武当派未来的掌门人,随侍玄清真人已三十年,武功修为,已臻上乘,此时听黑衣人自招“九幽门下”不由心中一动。也立即沉气凝神,潜运功力,右手袖一抖,迎着拂出!这一拂,是他三十年修为的内家功力所聚,威势非同寻常。劲风潜力,向外进发。但听“蓬”的一声大震,地面上飞沙走石,风转飚翻。

      微尘子依然岸然而立,蓝色道袍,被吹得脯脯作响!再看黑衣人却被震得斜退了两步,他黑布蒙面,虽然瞧不清神情。但那两道绿阴阴的眼神,却迸出惊诧凶光,阴嘿一声。

      突然发出一种具有催眠作用,而又极其低沉的声音,回头说道:“岩寨先生,你过去领教那道士几招!”

      他此言一出,身后七个全身僵直,双手下垂的黑衣人中,第一个果然依声走出。那是一个骨瘦如柴,面无血色的老者。嘴上留着两撇胡子,目光呆滞,停在微尘子脸上,一步步逼去!

      武当三剑,瞧得心头大凛。九幽门中居然会使妖法,不然,这僵直死尸,怎会听他指挥?

      崔敏却有些恍悟,他记得宋氏义冢十三具人,不是浑身找不出半点伤痕,铁拐老前辈还说他们一个也没死。后来自己三人被人引开,只不过片刻工夫,就一个不见。

      如今想来,和这七人情形相同,敢情就是九幽门用一种迷魂药,迷失本性所致?因为七个僵直之人,全穿着宽大黑衣,一时不易辨认。她正想运用目力,挨次瞧去。

      只听黑衣人幽幽的道:“你还不撤出兵器?”

      岩寨先生果真微微停身.从身边亮出一柄苗刀。蓝光一闪,猛往微尘子迎面砍去。此人内力不弱,金刃劈风,沉猛有力!

      微智道人叫道:“大师兄,此人刀上有毒!”

      傲尘子口中突地清啸一声,错步甩肩,呛然撤下长剑。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282-920.html - 2018-01-14
  • 第五十一章 七绝传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敏平日沉稳娴静,极少生怒,但这回却动了真火,口中冷哼一声:“你还想逃。”今天要是没有铁拐仙和孙姐姐赶来,自己一生,岂不毁下?推根追源,这祸首,当然是三义会的“三义”!  此时那容他逃出手去?身形倏进,跟着秦智追到。玉腕一挥,长剑早已洞... - 2018-01-14
  • 第五十章 苍虬之困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好淫魔!有我老要饭在此,岂能容你作恶?”  喝声一出,哗啦啦一阵巨响。一股强猛无伦的劲风,破窗而入,直向闻香教主温如风身后劈到!  闻香教主温如风今天是闻香教开坛第一天,正式登上了教主宝位,兴高采烈!又值三义会,不!闻香教岳州分堂堂主... - 2018-01-14
  • 第五章 轿前四煞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星月朦胧,正有一个人从树林中缓步徐行,踱了出来。但这时大家都全神贯注在战场上,谁也没有去注意到他。  这人丰神俊逸,手中轻摇着翠骨纨扇,口中还在低吟:“我自长吟君未识,飘然琴剑一梅郎!”  他正是琴儿剑儿的主人,岳阳楼头把盏赋诗的贵介公... - 2018-01-13
  • 第五十九章 九幽教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黑袍怪人蒙头黑布,微微动了一动,似在点头,一面阴阴的道:“老夫名号,数十年来,江湖上也从无一人知道,你阅历尚浅,自然更不会知道,不过今日之会,老夫理应告之。”  梅三公子接口道:“小生洗耳恭听。”  黑袍怪人沉声说道:“九幽教主!”  ... - 2018-01-14
  • 第五十三章 墓中人语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听连声“哗啦啦”一阵巨响,一排四五株高大松树,全被他扫得拦腰折断,倒了下来。  此老今晚当真动了真火!  这一阵树倒地震,声音传出老远。崔敏和祝鹰扬两人,也循声寻到!  正当此时,蓦听前面松林入口之处,隐约传来几声“啾啾”鬼哭之声,松... - 2018-01-14
  • 第五十二章 曝尸之场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顿了一顿,又道:“当时我和这魔嵬子对了两掌,发觉他功力竟然不在我老要饭之下,必须把他引开,你们才能下手救人。幸亏我老要饭只有一条腿,跑起路来方便,把他逗得怒气冲天,一路急追。结果咱们就在离闻香教总坛三里外的空地上打了起来。咳!你们... - 2018-01-14
  • 第五十八章 森罗宝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听得心头大怒,突然冷嘿了一声!这一声他是贯注了内家真气发出,金声玉振,长廊之中,空气回荡,震得黑衣大汉两个耳朵,嗡嗡直鸣。心头一惊,脚下陡然加劲,飞也似往前奔出了两丈来远,方想停步回头。  那知梅三公子如影随形,悄无声息的跟在他... - 2018-01-14
  • 第五十六章 何物老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崔敏心中却是异常焦急,因为自己左袖右剑,使得如此凌厉,只不过仅仅把对方困住,无法伤他。如果时间稍长,被他缓过气来,发动木然僵立的其余四人,一起攻来。自己一人最强也难以抵挡!  要知“拂云袖”每一出手,全凭着一口真气,把内功凝聚到衣袖之... - 2018-01-14
  • 第五十七章 扑朔迷离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因方才自己问起琴、剑两小,那店伙吞吞吐吐的情形,以及崔敏和自己陆的眼色,心头十分不解,难道两小出了什么事情?正想向崔敏问个清楚,店伙又忙着端茶送水,川流不息。  大家盥洗之后,崔敏才把琴、剑两小失踪,及自己把他们救回之事,详细说... - 2018-01-14
  • 第五十四章 九幽沉沙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苦笑道:“那是四五十年以前的事,老要饭还在壮年,江湖上黑白两道许多高手,无缘无故突然暴死。从他们的尸身上观察,直到死时,全身气力尚在,没有一个是身负内伤,或者遭到任何攻击致死。而且这些人又都刀剑出鞘,似乎已经严为戒备,又并无动手迹... - 2018-01-14
  • 第三十五章 进退维谷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前后一连串,越觉得周天贤其人可疑,不由螓首微抬,突然问道:“梅哥哥,昨晚他和你见面之后,谈些什么?”  梅三公子被慧妹妹这一问,不由问得脸上微微发红。  当下就把自己和周天贤相遇情形,详细说了一遍。自然他会把在酒店中最后一段对话,略过... - 2018-01-13
  • 第二十五章 良药助盅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夹缝已经到了尽头,转过断壁,前面虽然还是蜿蜒盘曲的陡险山径。但比夹缝之中,已经好得多了。  温如风回头一听,梯他之声,这时又没了声息。  空山寂寂,只有松风如涛,落叶萧萧,好像根本就没有适才之事。  上官燕经过一阵疾走,突然感觉气喘起来...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钻天飞鼠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青石甬道极为深长,走出一大段,前面向左弯去,再走了一会,又向右转弯。四面虽然黑沉沉的,但并不潮湿阴霉。  梅三公子手中拿着火摺子,走在前面,崔慧上官燕两人,却紧握长剑,跟在他身后。心情显得有些紧张,握紧的纤纤玉掌,也微微的渗出汗来!  ... - 2018-01-13
  • 第六十五章 剑歼四坛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冷嘿一声,左手长袖挥处,“般若神功”像潮水一般涌出!同时脚尖一点,人也跟着扑去!佛门“般若神功”,无坚不摧,威力何等强大?尤其在他蓄意毁阵,自然用足十成力道,别说是人工堆砌的石块,就是天生石笋,也怕不震成数截?  那知事实上却大... - 2018-01-14
  • 第四十五章 旅邸疑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紫凤孙湘莲,在窗户洞中,也瞧得花容失色。他这一手,真是快若闪电!高个子虽然可恶,但未免也太过残酷了一点。  神刀阎世和和琵琶手贺金标两人,因对方当着自己两人面前,骤下辣手。光凭这一点,也就栽到了家,是以同时抢了出来。  神刀阎世和连忙叫... - 2018-01-13
  • 第七十五章 铁拐逞威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江湖经验何等老到,眼看入云龙葛瑾的突然转身,料想必定和这几声啾啾鬼叫有关,自己怎能忍看几十年交情的老友,心神被迷,受人使役?当下大喝一声:“葛老头,你往那里走?”  铁拐急点,身如箭射,直往林中窜入!  这片树林,虽然没有对崖黑森... - 2018-01-14
  • 第七十六章 剑底迷魂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自知形势不妙,一时之间,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那敢丝毫疏忽?但武功一道,总究不能有毫厘之差,铁拐仙已用尽全身可以使出的力量,和全套仗以成名的拐法,甚至竭尽所有经验与应变之巧,依然难以架得住对方凌厉掌势!  本来江湖上有一寸长,一寸强... - 2018-01-14
  • 第五章 强将手下无弱兵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这句说得极轻,大概只有岳少俊左耳才能听到。(她站在岳少俊左侧)岳少俊还未答话,宋文俊、恽慧君、小翠三人,已经随着霍万清离去,但自己耳边,依然索绕着那充满了希望、幽幽的娇柔的声音!  竺秋兰叫道:“岳相公,人家已走啦,你还出什么神?”  ... - 2018-01-13
  • 第五章 突生奇变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望着他背影,渐渐远去,仰首吁了口气,也就展开脚程,继续上路。  他这趟远去泰山,虽是初次出门,却遇上了许多事故,尤其父亲寄存在云中叟的遗物,被人取走,心中更觉懊丧,急于赶回家去,禀明母亲。一路急着赶路,直到第四夭傍晚时分,才赶到家... - 2018-01-13
  • 第五章 “两个人”的谜底_商道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  林尚沃和朴钟一再次来到朴宗庆府上的厢房。朴宗庆和昨天一样,斜躺着,嘴里叼着烟袋,一个劲儿地抽烟,大口大口地吐着一个又一个烟圈。  “大人,给您请安了。”  林尚沃还是像昨天一样,五体投地,跪行大礼。没想到,朴宗庆居然傲慢... - 2018-01-12
  • 第三十一章 天外浮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公子爷!别生气,是我!老偷儿,鼠爷爷!嘻嘻!”  果然是钻天飞鼠,他贼秃嘻嘻的声音,在身前响起。  “是鼠老前辈!”  梅三公子赶紧收回即将挥出的右腕一边问着,闪出石壁。  只见钻天飞鼠蹲着身子,埋怨的道:“唉!公子爷,我老偷儿好不容... - 2018-01-13
  • 第三十章 苗疆毒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青石塌上,依稀似乎横放着三个人影,因相隔较远,又有怪人挡住视线,瞧不真切!但可断定,这三人准是崔慧、上官燕、和泰山一鹰祝鹰扬无疑。  梅三公子瞧到三人影子,心中反到大定。暗想看情形,他们敢情全被点了穴道,尚无性命之忧。那长发怪人,武功虽...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五十五章 求你留心听我的祷告_圣经
  • 55:1神啊,求你留心听我的祷告,不要隐藏不听我的恳求。55:2求你侧耳听我,应允我。我哀叹不安,发声唉哼,55:3都因仇敌的声音,恶人的欺压,因为他们将罪孽加在我身上,发怒气逼迫我。55:4我心在我里面甚是疼痛,死的惊惶临到我身。55:5... - 2017-08-22
  • 第二十八章 截脉疗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寻思如果不是十二金钱任龙被人杀死,留下自己的名字,他决不会轻易随着灯心和尚,跟踪自己,也决不会被玄女教的人暗下毒手。  十二金钱虽然不是自己所杀,但他却是为自己而死!  突然他脑筋中闪起雪峰山脉,破庙中的一幕,那华山派弟子申福通,不是死... - 2018-01-13
  • 第三十二章 阿耨神剑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三公子这时恍悟歇语中那句“天外浮云”,原来指的竟是一线天之外,浮云之上。  哦!哦!是了!“在树之筋”,当时自己还认为就是指隧道入口覆盖的许多盘枯藤而言。  这样看来,“在树之筋”,该是和这棵大树有关了。  不是吗?四句歇语,明明是说... - 2018-01-13
  • 第三十四章 象牙圆筒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从小跟爷爷岳麓老人长大,对于江湖上正邪各派,全都有个耳闻,可从没听过“九幽门”?她见对方单爪扬起,那知厉害?瑶鼻轻掀,也功聚左臂,掐个剑诀,要待迎着劈出!  梅三公子虽然缺乏江湖经验,但近月来连遭事故,已使他对江湖上的人物,知所警惕... - 2018-01-13
  • 第四十章 两败俱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但这不过一瞬间之事,等大家刚一瞧清两人情形。  太白神翁突然仰天厉笑,双足一点,剑先人后,一道银虹,比电射还快,直向梅三公子当胸贯去!  这一招快速极伦,凶毒无比。全场的人,全都紧张得“啊”出声来。崔慧、上官燕两人同时尖叫了一声,双目紧... - 2018-01-13
  • 第二十七章 狭路仇踪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们两颗芳心,早已暗暗打定主意,是以这一会,就一任梅哥哥摆布。但事实也只好如此。  两人心里自然又是羞涩,又是感激。还有点说不出的感觉,那是温馨和安慰。  她们经过一阵猛泻,体内的毒蛊,业已全部泻出,痛苦既除,心头极感轻松。除了四肢无力... - 2018-01-13
  • 第三十九章 神翁寻仇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红灯夫人心头微震,不知他又要问些什么?但脸上却依然浅笑盈盈的道:“不知神翁有何事见询?”  她也针锋相对,不作正面答覆,只是提出反问。  太白神翁嘿嘿干笑了两声,才道:“天台梅三公子,不知是否已伤在贵教手下?”  他仍然没说出什么事来只...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