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生还_鬼故事

  • 苏雨晴
      那天我和景辉刚结束缠绵,就接到了丈夫吴月楼打来的电话,让我立刻回家。我找了个借口挂断了他的电话。之后,我去了一趟厕所,就在我蹲下大约有半分钟,厕所里的灯突然全灭了。
      可怕的安静中发出了一声叹息,仿佛这个人就站在我的身后,以叹息声来提醒我占据了她的地盘。
      一个幽幽的声音在我的身后说:“雨晴啊,门打不开了,你能帮帮我,把门打开吗?”话音刚落,一双苍白的手掌已经搭在了我的两个肩膀上,然后,又有一双腿突然从我的身子两侧分别伸了出来。
      我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是魏景辉的老婆的声音。
      我大叫着,向屋子门口跑去,但我忽然感觉室内的空气像是在一瞬间被抽空了一样,我的呼吸竟变得无比的困难,使我只能不由自主地大口呼吸、呼吸,紧接着,我感到一阵晕眩。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每个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的秘密是在那一天亲眼目睹了魏景辉妻子的死亡:那天,我和魏景辉正在床上鬼混,这个不幸的女人突然回到了家中,把我们逮个正着。然后,她出人意料地倒在地上,开始不停地抽搐和胡乱挣扎。魏景辉无比冷静,他说:“这个可恶的女人,心脏病又犯了,别管她,就让她去死吧!”然后他下床,把他的妻子拖进了卫生间,又紧紧锁上了门。里面的挣扎和踢打门板的声音并没有响太久——就是从那一天,我终于领悟到人的生命是脆弱的,仅在呼吸之间。
      我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天色已近黄昏,魏景辉不在身边。我在他的床头找到了我的坤包,然后离开了他的家。我的家与魏景辉家的距离并不远,只是步行一段就可以了。那时候路灯昏黄,街上行人并不多,就在我穿过一个十字路口时,我忽然看到魏景辉目光呆滞地站在马路对面,他的样子让人觉得非常怪异,就在这时,我感觉有一辆车朝我冲了过来。


      吴月楼
      几天前,我的妻子死了,在我的女儿才刚过三岁生日的某一天,她死在一场车祸中,这对我、对这个一向恩爱的家庭,无疑是个极大的灾难。
      在看到她的尸体的那一刻,我用力地摇晃着她的尸体哭喊着:“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不是我,雨晴啊!让我去代替你吧!我宁愿就这样死去的是我,我宁愿以我的命去换回你,雨晴啊,求求你!”
      我妻子的尸体出了医院后,没有立刻送去火化,因为按我们这儿的风俗,那些横祸死去的人,都必须由亲人为她(他)至少守灵三天,才能埋葬。据说,这是为了安抚死者受惊的灵魂,让他们平息愤怒、面对事实,不要来祸乱人间。
      忙完手里的琐事后,我在灵柩几米外的沙发上坐下,胡乱地设想着未来岁月的迷茫和暗淡。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我似乎听到了像是木头摩擦的轻微吱吱声。我想,可能是有只老鼠躲在某处磨牙吧。
      又过了一会儿,那声音却越来越大了。
      我终于确定了声音的来处,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里,浑身也开始不由自主地绷紧着——灵柩的盖子已经被挪开了一条缝。几根苍白的手指慢慢探出了灵柩的边缘,我只觉得浑身在一阵阵发冷,头皮也在一阵阵发紧,我终于开始大声喊叫起来。就在这时,我醒过来。
      原来只是一个噩梦。
      我长出了一口气,把身子又在沙发里坐正了一些,然后,我向灵柩那儿看去:我的神经又一次绷紧起来——真有一只苍白的手掌已经完全探出了灵柩,紧接着,我看见了妻子苍白的面孔也正在慢慢探出来,我甚至可以看到她额头上修复得并不完美的伤口。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我,嘴角上挂着似有似无的阴测测的冷笑……
      我再次失控地大声叫喊起来。然后,我又一次惊醒了。我抹一把脸,全是冷汗,我顾不得仔细回想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向妻子的灵柩那儿看去:现实的世界仍在延续着在我梦中发生的一切——我的妻子已经爬出了灵柩,正一步步向我走过来。但我不知道这次我是否真的醒了,因为外面世界发生的和我在梦中发生的一切连接得是如此完美、真实。
      “你要干什么,老婆,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一边叫喊着,一边挣扎着向后面缩。我被妻子的那双手拖着,像团破布一样塞进了灵柩。我想,或许,这仍是我这个奇怪的梦中梦的一个环节,如果是,那么我是否又该醒过来了?
      果然,在我这个想法跳出来的同时,我醒了,睁开眼睛,我看到自己的身体已经躺在了灵柩里,我走向镜子,在镜子里看到的那张脸居然是妻子的,那张脸上挂着充满复仇快感的阴测测的冷笑。
      现在,或许我需要透露一些小秘密:那天我妻子出门,是去和她的老情人魏景辉幽会。但我妻子的运气不好,和魏景辉做完爱回来时,在一个十字路口,她被一辆汽车撞死了。当然,撞死她的那辆车,是我花钱安排的。
      我不再害怕自己被困在妻子体内,因为我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一个梦,我迟早都会醒来。
      但我显然想错了,我看着窗外的天色已经渐渐放亮了,却仍然无法醒来,终于,我憋不住了,我开始大声对自己喊:“醒来,吴月楼,赶快醒过来!”
      但我的叫喊无济于事,我的灵魂仍然被妻子的尸体囚禁着,在屋子里四处游荡。
      我终于明白,正在经历的这些,才是我真正的恐怖。

      雇佣杀手
      有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在我的床的上方,悬挂着一具女尸,她一直在用她的那一双充血的眼球瞪着我,那是一种完全被仇恨所充满的僵死眼神。
      我决定离开家,去外面暂住一些日子。
      但仅仅是在几天后,我就再次被她找到了。那天,我开车进一条隧道,前面的车道上突然出现了这个女人的身影,向我的车迎面跑来,要知道,当时我的车速也很高。就要和她撞上时,我下意识地向一边猛打了一下方向盘,然后就是一声巨响,我在剧烈的撞击中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睁开了眼睛,发现我的车擦在了隧道的墙壁上。我强忍着疼痛,又发动了车子。但走出隧道没多远,我就从车的后视镜中看到那个女人正端坐在我的车后座上,两只毫无活人气息的瞳仁里,只有已经凝固了的恐怖和仇恨。
      我一个紧急刹车,就把车停在了路旁,然后大叫着打开了车门,在马路上疯狂地奔跑起来。
      我跑进了市郊区的一个派出所,瘫倒在一个警察的脚前,但那个女人已经站在他的背后了。她正用她惨白而细长的手指,在肆意玩弄着那个警察的脑袋,她撕扯他的头发、嘴巴,又拧歪他的鼻子、揪长他的耳朵,在他的脸上弄出各种各样的鬼脸,我挥出拳头打在了那个年轻警察的脸上,他应声倒在了地上。
      然后,其他的警察冲进来,把我扭进了一间牢房。
      这间牢房的空间非常狭小,突然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滴落在我的膝盖上,我低头一看,是一滴血,紧接着,又有另一滴从天花板滴落了下来,一缕乌黑柔软的长发已经垂到了我的额头。
      我已经不想再用任何词汇来形容我内心的恐怖感觉和我对摆脱这种折磨的强烈渴望了。我大喊起来:“快来人,我是杀人犯,我谋杀了吴月楼的妻子,在两周前,我收取了吴月楼10万元的现金,在一个十字路口,我按照他的吩咐,撞死了他的妻子后逃逸;快来人啊!我有罪,来逮捕我吧……”
      我终于喊出了我灵魂深处最黑暗、最邪恶的秘密,因为我知道,如果想要彻底摆脱这恐怖和折磨,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魏景辉
      那天,我和苏雨晴刚做完爱,吴月楼就打来了电话,但苏雨晴似乎很不当回事地敷衍了几句,就挂断了的话,然后去了厕所。
      剧烈运动后的我正躺在床上喘息,忽然觉得有些渴。于是,我爬起身来。然而,就在我刚刚在床边坐稳,一阵突如其来的晕眩感,竟然使我的身体在顷刻间失去了平衡,一头栽在了地上,我记得在我失去意识前,还听到了苏雨晴在厕所里的尖叫。
      到我恢复意识时,却发现眼前的一切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11005-38.html - 2017-12-31
  • 关于人生的哲理的故事-掌权的智者_哲理故事 - 5068儿童网
  •   不受天磨非好汉,不遭人妒是庸才。在人生中总会有让你发现闪光的智慧,也有让你感到失望的罪恶,那么不妨看些哲理的故事,为自己充充电。小编为大家准备了相关的资料,接下来就让小编带大家一睹为快!   掌权的智者  很多年前,有一天,猴... - 2018-01-18
  • 生活的哲理小故事-寻找人生的出口_哲理故事 - 5068儿童网
  •   生活中我们会听闻或看到很多有趣的小故事,其中有不少的故事是包含了很多人生的哲理,下面小编精心整理了生活的哲理小故事,供大家参考,希望你们喜欢!  寻找人生的出口  托比和马克是一对好友。一次,他们去山里探险,不料迷了路。这期间,马克的腿... - 2018-01-20
  • 无人生还 - 鬼故事
  • 01.未知的任务  晌午的时候,顾阳睁开眼睛,眼角本来已经结了一层薄渣的伤口又被扯的裂开了一条小缝儿。血液渗进了他的眼睛里,生疼。顾阳转动着僵硬的脖子,打量了一下四周。沙漠里,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  顾阳头痛的几乎要裂开了,冥冥中像是有把铁... - 2014-01-02
  • 无人生还
  • 楔子  穿过这个沙漠,就是风景如画的花阳湖。  五位游客跟着导游行进在沙漠中。说是导游,其实是在沙漠旁的小镇上临时找来的。他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我姓黑,你们就叫我黑导吧。后面的五个人都没有笑,他们阴沉着脸,看上去都不怎么开心。  只有两匹骆驼... - 2015-08-17
  • 无人生还_鬼故事
  • 苏雨晴  那天我和景辉刚结束缠绵,就接到了丈夫吴月楼打来的电话,让我立刻回家。我找了个借口挂断了他的电话。之后,我去了一趟厕所,就在我蹲下大约有半分钟,厕所里的灯突然全灭了。  可怕的安静中发出了一声叹息,仿佛这个人就站在我的身后,以叹息声... - 2017-12-31
  • 大船翻沉,靠念佛奇迹般生还 中国佛教故事网
  •   我叫陈兆启,31岁,家住辽宁省庄河市兴达街,在蔬菜批发市场卖菜。1998年农历二月十九日皈依佛门,信佛、学佛、念佛。    在皈依前,我很贪心,常在秤上耍小聪明、做小文章。学佛以后,有错必改,将不是正道得来的钱,或退给老顾客,或布施贫困... - 2017-07-31
  • 日本海啸生还者自述:衡宇相继被玄色巨浪吞噬
  • 举世网记者王欢报道东日本大地动激发的海啸给宫城县带来严峻灾情。宫城县名取市一位名叫石川龙郎的男性经验了本次海啸,他被波浪吞没、身受重伤,最后被自卫队救出,幸免于难。在医院接管电视台的采访时,他谈到了本身与波浪屠杀的经验。   日本NHK电视... - 2016-06-16
  • 来生还做我的父亲
  •   如果说长这样大,有一个人让我看不起,那就是父亲。他长得真的很丑,小眼睛,麻子脸,很矮,又驼背。他真的很窝囊,一辈子在小厂子里做工人,被人欺负了一辈子。   如果说父亲的生活还有一点乐趣,那就是我。我长的很帅气,没有一点像父亲,高个子,大... - 2016-06-10
  • 生还
  • 深夜突然收到一则紧急电报: 我是克劳船长,船失事了!我们游到一座小岛上,还剩3名水手!大致方位在XXX 这则电报引起了F国政府的高度重视。搜救队立即派出,前往太平洋XXX海域。随后,警察署再也没有收到过任何电报。可能是电池用尽,可能是发报机... - 2016-04-15
  • 来生还你一辈子
  •     老公啊,我们什么时候能结婚啊?”女人一脸好奇的问,从声音分辨,她是很轻快的询问!他们在一起时间不久,两年而已,相处两年的情侣到处都是,随便就能抓出一大把,而现在的人,能有几个在交往的时候考虑... - 2016-03-16
  • 大学生还剩下什么价值
  •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上大学到底是为了什么。很多人觉得上大学是为了找一份好工作,但是即将毕业的我并不这样觉得,大学到底可以学到些什么东西,我认为就是学会了上网,玩,吃.........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大学生活越来越堕落,什么专业知识完全学不到... - 2016-01-12
  • 感人落泪的故事_来生还做你新娘
  •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他和她的相遇纯属一种偶然。也许是同命相连的缘故,他们在一座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城市里相... - 2015-12-17
  • 奇迹生还_情感故事_短文学网
  • “做自己的主人,不做他人怨恨的事。”在虚幻中,记住了这两句话,跟着这坚定有力的声音,慢慢地走向现实。这段路走得如此艰难,走在从没人走过的路上,被恶魔追杀,任由欺凌,唯恐开罪后加倍折磨,二十余次死亡挣扎,尚不知如何抗击... - 2015-10-20
  • 前世欠你的,今生还给你
  •  看过很多美女吧,可是你们看过比美女还美女的美女吗,咖啡厅最角落里的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那个纤纤少女,波浪卷的金黄头发,明亮有神的大眼睛,翘鼻子樱桃小嘴,雪白的肌肤,似乎这些形容都不够用上,好象要把这些形容放大,再放大,才足够形容她的美,仙... - 2015-10-11
  • 阿根廷妇女从23层楼上坠下,事迹生还
  •   中新网1月25日电 据美国媒体报道,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有眼见者称他们看到一名妇女从一家旅馆23层跳下,事迹生还。  这名30岁的阿根廷妇女落下后重重地坐在楼下一辆出租车的车顶上,把车顶砸了一个大坑,挡风玻璃也所有碎裂。而... - 2015-10-01
  • 是错爱一生还是错爱一人
  • 我们看到许多的文章都是这样写的“错爱一生”或者是“爱错xxx”,其实爱就是这样,很难讲是否在最初的那个时刻的对与错。 我看到有这么一句话:“很多人,因为寂寞而错爱了一人,但更多的人... - 2015-08-31
  • 坚强吧,人生还很漫长_励志散文_一品故事网
  • ,一切都不会在生命里浮现。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本是命运操纵的木偶,只有沉睡的心才能主栽自己的人生。    望向人生路末,似乎只有一片苍桑与迷茫。在这迷茫的路上,我如断翅的小鸟在飞翔。没有方向,只有点点意志支持着走向远方。人生不知道会在那里跌倒,... - 2015-08-30
  • 老婆,来生还你一辈子
  • 老公啊,我们什么时候能结婚啊?”女人一脸好奇的问,从声音分辨,她是很轻快的询问!他们在一起时间不久,两年而已,相处两年的情侣到处都是,随便就能抓出一大把,而现在的人,能有几个在交往的时候考虑结婚的?      “现在... - 2015-08-21
  • 您比医生还健康
  • 又住了半个月医院了,而且这一次已经是第三次因为腰椎间盘突出症住医院了,一点不见效果,我来的时候因为疼得睡不着觉,无法上班才住到医院里来的,可是又半个月下来仍然日夜闹腾,你说一个人老是不睡觉,这个人不就玩完了吗?因为是老病号,跟医生就比较熟悉... - 2015-07-30
  • 人生还有下一步
  • 生活中,常听到有人把人生比喻成一盘绝对不容反悔的棋,甚至由此推出“一着出错,全盘皆输”的警世名言。其实,实际生活中却未必如此。难道人生真的一步走错就不容回首吗?假若真是这样,人生似乎也未免太暗淡了。有谁能保证整盘棋一着不错呢?又有哪位高手敢... - 2015-07-23
  • 唯一生还者
  • 1  洛杉矶市星期六凌晨两点三十分,乔卡本特在睡梦中惺忪醒来,只见他抓起枕头紧抱在胸前,低呼着自己爱妻的名字,声音甚是沉痛悲伤,他被自己的呓语惊醒,这才睡意全消,然而梦境并未随之消逝,门像是隔着一层面纱,若隐若现地飘忽着。   当意识到蜜雪... - 2015-07-23
  • 若,人生还有轮回
  • 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年华似水流,他乡风寒露更浓,恰便是那遮不住的青山悠悠,那流不断的绿水悠悠,风吹过,大雁南飞,梧桐叶漂泊;若,人生还有轮回,伸出手来,跟着我走,沿着这条小路,走进灌木丛中,走进岁月中去,走进彼此的生命里。伤怀日,寂... - 2015-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