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双凤金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大家举目瞧去,只见竹台前面,同时出现两人,一个头蒙黑布,身穿宽大黑袍,巍然而立的,正是隐而复现的唯一大魔头勾魂律令九幽教主!他身边站着的一个,却是头戴道帽,身穿黄色道袍的玄门修士。此人眼露黄光,颔下生着一部苍黄短须,背负一柄精钢黄布伞。

      此人在场之人全都认识,是天理教副教主瘟煌道人史长风!

      他怎会和九幽教主同时出现?哦,不错!适才那场霏霏黄雾,准是他的杰作……“瘟皇阵”了。难怪没有资格接到九幽教主请柬的各派门人,也都昏昏沉沉的有了中毒现象!

      九幽教主喝声未落,“哈哈!”台下接着响起一声大笑,一个身穿青色道袍,面蒙青纱的道人,向九幽教主和瘟煌道人拱手道:“贫道未奉宠邀,擅闯大会,还请教主和史副教主多多包涵!”

      他说来不徐不疾,却没有正面答复,说出门派来历。

      九幽教主虽然黑布蒙头,瞧不清他脸容,但两道惨绿如电的目光,从布孔中直射而出,分明愤怒已极,哼道:“嘿嘿,你既敢闯上盂兰大会,想来也不是无名之辈,何以在老夫面前,还藏头缩尾的见不得人?”

      青袍道人又是一声敞笑:“哈哈,藏头缩尾见不得人,岂止贫道一人?教主自己,何以也不以真面目见人呢?”

      九幽教主敢情已被激怒,眼中杀气陡射,冷冷的道:“盂兰大会之人,名登鬼录之士,你难道还想凭区区一粒‘雄黄珠’,就能死里逃生?”

      青袍道人依然含笑说道:“盂兰大会,齐集了武林各门各派之士,贫道既然来了,自然要向教主报个门派字号,其实教主早已给贫道师父排好了座位,只是贫道师徒迟来了一步罢了!”

      九幽教主听得大感惊异,自己给他师徒安排好了座位?他绿阴阴的目光不由往台下各门各派的座位上瞧去!

      缺席的只有华山、终南两派、和天理教、闻香教!当然这青袍道人不会是天理教和闻香教下,那么只有华山和终南两派的人了!

      但华山派掌门是太白神翁、终南派掌门人是三眼真人楚云天,这青袍道人如果不是太白神翁门下,那便是三眼真人的弟子,他目光瞥过,微微阴笑了声,不屑的道:“嘿!你是华山派抑是终南派门下?你们掌门人何在?”

      青袍道人道:“非也!贫道师徒,焉敢混充九大门派之人。”

      九幽教主勃然怒道:“那么尔是何派门下?”

      青袍道人仰天长笑道:“贫道师尊,早巳莅临会场,只长你没瞧到罢了!”他用手向左侧斜斜一指道:“喏!恩师就在那边,至于贫道,算来也是教主旧识!”

      他说到这里,突然伸手撕去蒙面青纱!站在九幽教主身边的瘟煌道人,蓦地厉喝一声:

      “上官毅,原来是你!”

      人随声起,一条黄影,向台下站立的青袍道人当头扑下!

      “哈哈!史长风,今天是你作恶多端的末日到了!”

      一团黑影,比闪电还快,一下拦到上官毅身前,铁拐挟着呼啸,往瘟煌道人齐腰击去!

      瘟煌道人冷嘿一声道:“拐子,你也送死来了?”

      “当”!一声大震,两条人影,各自震退了半步!

      铁拐仙须发如戟,大喝道:“瘟道士,再接我老要饭一拐!”

      单足一点,抡拐再次扫出!

      “好极!”瘟煌道人盛怒之下,立即挥伞迎战!

      台下两人霎时动上了手,可是台上呢?这时也有极大变化,原来在瘟煌道人史长风堪堪扑出之际,微风起处,九幽教主面前,凭空多出两个人来!

      这两人身法好快,台下这许多高手,包括九大门派的掌门人在内,虽然他们身中奇毒,正在逐渐发作,但到底是一代宗师,此时场中变化突起,谁都睁着双目,注视局势发展,可是谁也没瞧清两人是如何来的?

      这两人是一僧一道,僧是老僧,灰衲芒鞋,乎持念珠,慈眉善目,宝相庄严!道是老道,面如古月,白髯飘胸。

      灰袍道人徐徐说道:“善哉善哉!徐道友不认识贫道吗?”

      站在他对面的勾魂律令九幽教主,却浑身觳悚!这位数十年来,只闻其声,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怎会如此泄气?只见他目露惊恐,躬身说道:“老……老教主……”

      这时那老和尚也开口了:“阿弥陀佛!知机子道友为了不忍故人之子,沉沦邪途,把老僧拖入红尘,徐道友和我佛有缘,还不脱下这一身血腥外衣,放下屠刀,回头是岸,随老僧到东海去?”

      这老和尚念珠微微一扬,和风拂体,九幽教主蒙头黑布和宽大黑袍,立时随风飘落!勾魂律令九幽教主,顿时露出本来面目,原来他是天理教教主徐白石!

      同时大家也从一僧一道口中,听出他们身份,老道人还是天理教的老教主知机子!

      尤其那老和尚,来头可更大,他是武林中只有传闻,没有人见过的东海神僧天蒙禅师!

      正当九幽教主露出本来面目的同时,台下“当”的一声金铁大震,瘟煌道人史长风的一柄瘟皇伞,脱手震起五丈来高!

      这一下,直把瘟煌道人骇得大惊失色,一团黑影,往后疾退!

      “哈哈!”铁拐仙嫉恶如仇,此时那容他逃出手去,大笑声中,拐挟风雷,正待退出!

      耳中忽然听到孙存仁喊道:“铁拐道兄,不用追了!”

      铁拐仙举目瞧去,却见瘟煌道人已在三丈之外,停下身来,脸露狞笑,双手刚从百宝囊中探出。不由心头一凛,他自然知道瘟煌道人史长风,以使用歹毒瘟皇,名闻江湖,此时敢情……

      这当真是瞬息之事,铁拐仙念头一转之际,耳中陡听一声娇叱,同时紫影一闪,匹练乍飞,瘟煌道人连惨哼都来不及,早巳血花飞贱,被剑光截作两段!

      她正是方才跟着琴声,在场中施展“千手千眼蹑空手法”,并用“兰花拂穴法”点倒九幽门一干高手的紫凤孙湘莲!

      正因为此时台上的变化,太以出人意外,勾魂律令居然会是天理教主徐白石假冒,而且还引出东海神僧来!

      是以大家虽然也听到台下的声音,但谁也没时间分神去瞧!百数十双眼睛,屏息宁息,全投射在一僧一道身上!

      正当此时,蓦地竹台顶上,有人发话:“天蒙贼秃,老夫兄弟正要上东海找际,不想你也会来淌这场浑水,要知你自己回得了东海?回不了东海?嘿嘿!还得问问老夫兄弟。”

      这发话之人,声若婴儿,又尖又细,可是口气却大得骇人,连武林第一高僧的天蒙禅师,也没放在他们眼里,这又是骇人听闻之事!

      大家眼光,又不约而同的一齐往发声之处瞧去,只见竹台顶上不知何时,蹲着三个奇矮无比的老头!

      中间一个身穿大红道袍,头挽道髻,生得一张孩儿脸,活像五六岁的儿童。在他左边一个,却是反穿羊皮袍子,颔下留着山羊胡子,方才发话的就是他!右边一个,面貌最丑,歪鼻,斜嘴,眯着三角眼,一股狞恶之相。

      这三入全只有两尺来高,在竹台顶上,似蹲非蹲,似立非立,大有唯他们独尊之慨!

      那孩儿脸的是三魔中的老大羽真冶,反穿羊皮的是老二羊角叟,生相狞恶的是老三淳于缺!

      大家倒抽一口气,这三个魔头,不知如何会被徐白石勾引来的?虽然已有东海神僧天蒙禅师在场,但听三魔口气,似乎并没把他放在眼里。他们已有数十年不出了,武功自有绝对自信。

      以天蒙禅师和知机子的功力,如果加上九大门派的掌门人,和与会群雄,全没中毒的话,大家联手,自可无虑,但此时台上只有一僧—道,再加上个铁拐仙,恐怕也难操胜算,何况人家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大家这一阵打量,说来话长,其实也只是眨眼工夫。

      竹台上阴山三魔的老二羊角叟话声才落,天蒙禅师早已双掌合十,朝着台顶,低诵佛号道:“阿弥陀佛,老衲皈依我佛,贪嗔已泯,此来不过渡化有缘之人,三位老檀樾百年修真,已窥天人之境,何苦再入红尘……”

      话声未落,—丝轻风过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313-920.html - 2018-01-14
  • 米卡甜品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幽幽谷有家很有名的甜品屋,叫做米卡甜品屋。它有着奶油色的屋顶、芒果色的墙壁、香芋色的地板……整间甜品店其实就是用一块美味的大蛋糕做成的。冰糖做成的展柜里,摆满了精致的甜点,所有你叫得出、叫不出名字的甜点,在这里都可以找到。  幽幽谷的所... - 2018-12-09
  • 月与兔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近来孩子们完全不听大人们的话了。对了,不是人类的孩子,是兔类的孩子们。  “大人都不说真话。”  “不仅是满口谎言,简直幼稚可笑。”  “他们好像什么都不懂。”  ……  摇动着长长的耳朵,如此这般纷纷议论的小兔是越来越多了。  据说,... - 2018-12-09
  • 猫头鹰先生的梦想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猫头鹰先生最近迷上了唱歌。“我的梦想是当一名歌唱家!”他信誓旦旦地说。有了这个梦想以后,猫头鹰先生每天都努力地练习。  “啊——啊——啊——啊!啊!”猫头鹰先生站在树梢上开嗓。  “吵什么吵?都这么晚了,还让不让人睡觉啦?”树干中间露出... - 2018-12-09
  • 梦之乡一日游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上学路上,羊小胖一见到同桌猪小瘦就问他:“你昨天答应带我去梦之乡,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吗?”  “可以了!”猪小瘦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块像巧克力一样的东西,掰了一半递给羊小胖,“这是我昨天晚上特制的飞路巧克力,吃了它,马上就能到那儿。... - 2018-12-09
  • 炒月亮菜的时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我是一个小厨娘,住在松树林子里面。  早晨的风 “呼——”地吹过树林,我就醒了。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厨房里的窗户,窗户外边一棵松树。风会沿着松树细长细长的叶子,吹进我的厨房,带着松针和露水的香味。  一般来说,只要是炒菜... - 2018-12-09
  • 为什么我没有尾巴?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宝宝和妈妈去动物园里玩的时候,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小动物都有尾巴,就自己没有。于是,她和妈妈讨论起尾巴来:  宝宝:妈妈,为什么松鼠有尾巴,我没尾巴?  妈妈:你睡觉的时候有棉被盖。松鼠没有棉被,就用尾巴当棉被。  宝宝:妈妈,为... - 2018-12-10
  • 河狸妈妈的好邻居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天一变暖,小黎黎就常常钻出家门去晒太阳。一条小河在门前潺潺地流过,河水发出“叮咚”的响声,真好听啊!两岸都是葱绿的树林,好高好高啊,都快把小河笼罩起来了!岸上还有点点野花,五彩缤纷,漂亮极了!  河狸爸爸妈妈出门干活了,他们都是高明的建... - 2018-12-09
  • 彩虹桥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桥神是个老奶奶,她的头发白了,牙也掉了。这座桥明天就要拆了。没有了桥,桥神奶奶该住到哪里去呢?  大象走过来了,他在吹一个气球。他把嘴一张,肚子一鼓,吸了一口气;肚子一瘪,“呼”的一声,气球立刻就大了。  大象捏着气球,另一只手在口袋里... - 2018-12-09
  • 棉花糖小镇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做棉花糖的手艺人背着一个好大好大的包,在路上慢慢地走着。“又有一年没有回家了啊!”他嘴里念叨着,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走到郊区的一片空地时,手艺人突然停了下来,打开背包,拿出了做棉花糖的工具和材料,搅啊搅啊,捏啊揉啊……不一会儿... - 2018-12-09
  • 不得了的倔巫婆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倔巫婆读到了一个老太太用铁棒来磨针的故事,故事里说,老太太是世界上最有毅力的人,真是不得了!倔巫婆决定要做这样不得了的人!让大家好好看看。  她到城里的铁匠那儿买了最大的一根铁棒,开始在路口的石头上磨针。她想,不管谁路过这里,一定都会问... - 2018-12-09
  • 死灰复燃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西汉时,韩安国是汉景帝与梁孝王身边一个很受欢迎的人。但是他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发生过一段曲折的故事。  由于受到某件事的牵连,他被送进监狱等最后的判决下来。在监狱里有一个叫田甲的看守,对他非常不礼貌,常常毫不留情地羞辱他。有一次安国被欺负得太... - 2018-12-08
  • 我在北师大等你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开学后不久,她又收到了他的短信,他说他在北师大附近的一个民办大学读书。  10月,他的学校举行新生运动会,借了北师大的操场。运动会结束后,他一个人坐在运动场空荡荡的台子上放声痛哭,他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说:“我觉得这个校园应该是我的。”从那... - 2018-12-07
  • 绽放的冰花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心中突然有个念头,想看看冰冰的笑脸,在印象中,我还没见她笑过。我已观察她很久了,她总是少言寡欢的样子,满脸的苦大仇深,又像每个人都欠她二分钱似的。  我利用当数学课代表之便,悄悄地在她作业本上画了一张笑脸,发作业本时,偷偷地观察她的一举... - 2018-12-07
  • 牛郎织女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相传在很早以前,南阳城西牛家庄里有个聪明.忠厚的小伙子,父母早亡,只好跟着哥哥嫂子度日,嫂子马氏为人狠毒,经常虐待他,逼他干很多的活,一年秋天,嫂子逼他去放牛,给他九头牛,却让他等有了十头牛时才能回家,牛郎无奈只好赶着牛出了村。  牛郎独自... - 2018-12-08
  • 想吞天池的老虎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只东北虎,非常狂妄。他遇见一只漂亮的鹿,说:"我要吃掉你!"鹿说:"不行呀,我在长白山天池边上土生土长,是吸吮了天池的"天、地、山、水"之精华而修炼成的仙鹿,你吃不了!""笑话!天、地、山... - 2018-12-08
  • 小象的长鼻子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夏天天气真热,连太阳都热得喘不过气儿来了。没人给小花浇水,花儿们都干枯了,个个低下了头,很难受的样子。  这时小象跑来了,他看到低下头的小花,就问:“咦!你们怎么啦?”  小花们有气无力地说:“我们都快渴死了,你能帮帮我们吗?”  小象... - 2018-12-10
  • 红蜡烛和人鱼姑娘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  人鱼不光居住在南方的大海里,也曾在北方的大海中生活过。  北方的大海一片碧蓝。—次,人鱼从海中爬到岩礁上,一边欣赏周围的景色,一边休息。  云隙中漏出的月光,冷冷地撒在波涛上,举目四望,巨浪滚滚,茫无际涯。  人鱼心想:这是多么凄... - 2018-12-09
  • 梦想比条件重要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从我上高二那年开始,如果没有雨或者恶风,每天傍晚在我家单位的大院花园里,都会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站在草坪上练习拉小提琴,她那娴熟和富有表现的琴声就像一只只轻盈优美的蝴蝶,在花园的上空飞舞……美中不足的是,小女孩长得并不好看,一块黑色的... - 2018-12-09
  • 得宠的马儿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楚庄王是个爱标新立异的人,他非常宠爱一匹马,他给那匹马穿上用五种装饰而成的锦衣,并且将它养在富丽堂皇的房子里,还给它睡没有帐幕的床,它吃切好的蜜枣乾。楚庄王派了五十位仆人专门服侍这匹马,将它照顾得无微不至。可是这匹养尊处优的马,竟然因为太过... - 2018-12-07
  • 奇怪的汽车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小老鼠出门去玩,发现草地上有一只大皮鞋。它想:我把大皮鞋搬回家当摇篮吧。于是,它用力地推皮鞋,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呼呼,可还是推不动。于是,小老鼠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它给皮鞋装上了轮子,“嘀嘀”,它开着皮鞋车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小... - 2018-12-10
  • 第三章 人柱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觉得有两点灼热的钢针在他周身大穴扎下,每至一穴都痛不可当。经脉被烧焦了一般。那热力与体内寒气都不能舒通,便混在一处。整个人越来越轻飘,好像要飞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两根钢针突然熔成了铁水探进了他的灵台大穴。  啊!顾澄好似从云端突... - 2018-12-11
  • 第二章 马湖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一出店子,顾澄就不自觉裹紧了衣袍,方才坐在火塘边暖热了的身子顿时有些发僵。他从丹田中引出一股真气来,一面暖和全身,一面动用通犀心眼盯紧了最后的那名鹞鹰。街上已经清静下来了,只有酒醉的猎人哼着不成调的歌谣在泥泞中挣扎;从两侧帘缝里透出来的... - 2018-12-11
  • 第一章 拉嘎镇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溯河北上,于未正时分到达了乌拉嘎镇。站在河岸上俯视小镇,只见得蒙古人惯戴的四片瓦、女真人的圆顶帽、赫哲人和鄂伦春人的狍皮帽在街间拥挤不堪。通红的火光从乍起乍落的皮帘子内泄出,说笑吵闹声漫过了帽子汇成的河流淌进顾澄的耳中。虽说雨点伴着... - 2018-12-11
  • 落鸿火 序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正是芒种时节,南方早应是繁花似锦百鸟争春,可在这小兴安岭北麓之境,严冬的脚步才刚刚离去。江面虽已解冻,犹有大片残冰不时从顾澄眼前漂过。此处正有一道支流入江,浮冰夺河而下,在入江口相互碰撞堆积,终于轰隆隆一声巨响,有一座摞得老高的冰山顷刻... - 2018-12-11
  • 第四章 落鸿岭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黑精卫从怀中取出一物,随手往上一扔,那东西破开了覆在仙人柱上的狍皮而去,却正是一把锤子。乌沉沉的锤子很快就没入了夜色之中,甚至没有发出丝毫声息。被掀开的狍皮在风中略略扇动,冷风袭入小屋,锅下火焰骤然一灭。婴孩也似觉得不对劲,爬到了黑精卫... - 2018-12-11
  • 落鸿火 尾声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天快要亮了,这是顾澄一生中最为漫长的一夜。  山岭上依旧有烟火之光出没,那是李家子弟在翻山越岭地寻找黑精卫,他们必须要找到她。付出了这样惨重的代价,若是李家还不能将黑精卫击毙的话,那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顾澄被... - 2018-12-11
  • 第四章 冬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坐在妆台前,略略晃动头颅,让那对黑珍珠耳坠在面颊两侧晃动,如两滴从最深的夜里坠落的眼泪,悬在腮畔,将坠未坠。  数月前那个南海客人携这珍珠至苏城开价时,所有人惊叫起来,以为他疯了,一对珍珠居然敢叫出这么高的价。而当弱飖把它们买下来时... - 2018-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