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双凤金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大家举目瞧去,只见竹台前面,同时出现两人,一个头蒙黑布,身穿宽大黑袍,巍然而立的,正是隐而复现的唯一大魔头勾魂律令九幽教主!他身边站着的一个,却是头戴道帽,身穿黄色道袍的玄门修士。此人眼露黄光,颔下生着一部苍黄短须,背负一柄精钢黄布伞。

      此人在场之人全都认识,是天理教副教主瘟煌道人史长风!

      他怎会和九幽教主同时出现?哦,不错!适才那场霏霏黄雾,准是他的杰作……“瘟皇阵”了。难怪没有资格接到九幽教主请柬的各派门人,也都昏昏沉沉的有了中毒现象!

      九幽教主喝声未落,“哈哈!”台下接着响起一声大笑,一个身穿青色道袍,面蒙青纱的道人,向九幽教主和瘟煌道人拱手道:“贫道未奉宠邀,擅闯大会,还请教主和史副教主多多包涵!”

      他说来不徐不疾,却没有正面答复,说出门派来历。

      九幽教主虽然黑布蒙头,瞧不清他脸容,但两道惨绿如电的目光,从布孔中直射而出,分明愤怒已极,哼道:“嘿嘿,你既敢闯上盂兰大会,想来也不是无名之辈,何以在老夫面前,还藏头缩尾的见不得人?”

      青袍道人又是一声敞笑:“哈哈,藏头缩尾见不得人,岂止贫道一人?教主自己,何以也不以真面目见人呢?”

      九幽教主敢情已被激怒,眼中杀气陡射,冷冷的道:“盂兰大会之人,名登鬼录之士,你难道还想凭区区一粒‘雄黄珠’,就能死里逃生?”

      青袍道人依然含笑说道:“盂兰大会,齐集了武林各门各派之士,贫道既然来了,自然要向教主报个门派字号,其实教主早已给贫道师父排好了座位,只是贫道师徒迟来了一步罢了!”

      九幽教主听得大感惊异,自己给他师徒安排好了座位?他绿阴阴的目光不由往台下各门各派的座位上瞧去!

      缺席的只有华山、终南两派、和天理教、闻香教!当然这青袍道人不会是天理教和闻香教下,那么只有华山和终南两派的人了!

      但华山派掌门是太白神翁、终南派掌门人是三眼真人楚云天,这青袍道人如果不是太白神翁门下,那便是三眼真人的弟子,他目光瞥过,微微阴笑了声,不屑的道:“嘿!你是华山派抑是终南派门下?你们掌门人何在?”

      青袍道人道:“非也!贫道师徒,焉敢混充九大门派之人。”

      九幽教主勃然怒道:“那么尔是何派门下?”

      青袍道人仰天长笑道:“贫道师尊,早巳莅临会场,只长你没瞧到罢了!”他用手向左侧斜斜一指道:“喏!恩师就在那边,至于贫道,算来也是教主旧识!”

      他说到这里,突然伸手撕去蒙面青纱!站在九幽教主身边的瘟煌道人,蓦地厉喝一声:

      “上官毅,原来是你!”

      人随声起,一条黄影,向台下站立的青袍道人当头扑下!

      “哈哈!史长风,今天是你作恶多端的末日到了!”

      一团黑影,比闪电还快,一下拦到上官毅身前,铁拐挟着呼啸,往瘟煌道人齐腰击去!

      瘟煌道人冷嘿一声道:“拐子,你也送死来了?”

      “当”!一声大震,两条人影,各自震退了半步!

      铁拐仙须发如戟,大喝道:“瘟道士,再接我老要饭一拐!”

      单足一点,抡拐再次扫出!

      “好极!”瘟煌道人盛怒之下,立即挥伞迎战!

      台下两人霎时动上了手,可是台上呢?这时也有极大变化,原来在瘟煌道人史长风堪堪扑出之际,微风起处,九幽教主面前,凭空多出两个人来!

      这两人身法好快,台下这许多高手,包括九大门派的掌门人在内,虽然他们身中奇毒,正在逐渐发作,但到底是一代宗师,此时场中变化突起,谁都睁着双目,注视局势发展,可是谁也没瞧清两人是如何来的?

      这两人是一僧一道,僧是老僧,灰衲芒鞋,乎持念珠,慈眉善目,宝相庄严!道是老道,面如古月,白髯飘胸。

      灰袍道人徐徐说道:“善哉善哉!徐道友不认识贫道吗?”

      站在他对面的勾魂律令九幽教主,却浑身觳悚!这位数十年来,只闻其声,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怎会如此泄气?只见他目露惊恐,躬身说道:“老……老教主……”

      这时那老和尚也开口了:“阿弥陀佛!知机子道友为了不忍故人之子,沉沦邪途,把老僧拖入红尘,徐道友和我佛有缘,还不脱下这一身血腥外衣,放下屠刀,回头是岸,随老僧到东海去?”

      这老和尚念珠微微一扬,和风拂体,九幽教主蒙头黑布和宽大黑袍,立时随风飘落!勾魂律令九幽教主,顿时露出本来面目,原来他是天理教教主徐白石!

      同时大家也从一僧一道口中,听出他们身份,老道人还是天理教的老教主知机子!

      尤其那老和尚,来头可更大,他是武林中只有传闻,没有人见过的东海神僧天蒙禅师!

      正当九幽教主露出本来面目的同时,台下“当”的一声金铁大震,瘟煌道人史长风的一柄瘟皇伞,脱手震起五丈来高!

      这一下,直把瘟煌道人骇得大惊失色,一团黑影,往后疾退!

      “哈哈!”铁拐仙嫉恶如仇,此时那容他逃出手去,大笑声中,拐挟风雷,正待退出!

      耳中忽然听到孙存仁喊道:“铁拐道兄,不用追了!”

      铁拐仙举目瞧去,却见瘟煌道人已在三丈之外,停下身来,脸露狞笑,双手刚从百宝囊中探出。不由心头一凛,他自然知道瘟煌道人史长风,以使用歹毒瘟皇,名闻江湖,此时敢情……

      这当真是瞬息之事,铁拐仙念头一转之际,耳中陡听一声娇叱,同时紫影一闪,匹练乍飞,瘟煌道人连惨哼都来不及,早巳血花飞贱,被剑光截作两段!

      她正是方才跟着琴声,在场中施展“千手千眼蹑空手法”,并用“兰花拂穴法”点倒九幽门一干高手的紫凤孙湘莲!

      正因为此时台上的变化,太以出人意外,勾魂律令居然会是天理教主徐白石假冒,而且还引出东海神僧来!

      是以大家虽然也听到台下的声音,但谁也没时间分神去瞧!百数十双眼睛,屏息宁息,全投射在一僧一道身上!

      正当此时,蓦地竹台顶上,有人发话:“天蒙贼秃,老夫兄弟正要上东海找际,不想你也会来淌这场浑水,要知你自己回得了东海?回不了东海?嘿嘿!还得问问老夫兄弟。”

      这发话之人,声若婴儿,又尖又细,可是口气却大得骇人,连武林第一高僧的天蒙禅师,也没放在他们眼里,这又是骇人听闻之事!

      大家眼光,又不约而同的一齐往发声之处瞧去,只见竹台顶上不知何时,蹲着三个奇矮无比的老头!

      中间一个身穿大红道袍,头挽道髻,生得一张孩儿脸,活像五六岁的儿童。在他左边一个,却是反穿羊皮袍子,颔下留着山羊胡子,方才发话的就是他!右边一个,面貌最丑,歪鼻,斜嘴,眯着三角眼,一股狞恶之相。

      这三入全只有两尺来高,在竹台顶上,似蹲非蹲,似立非立,大有唯他们独尊之慨!

      那孩儿脸的是三魔中的老大羽真冶,反穿羊皮的是老二羊角叟,生相狞恶的是老三淳于缺!

      大家倒抽一口气,这三个魔头,不知如何会被徐白石勾引来的?虽然已有东海神僧天蒙禅师在场,但听三魔口气,似乎并没把他放在眼里。他们已有数十年不出了,武功自有绝对自信。

      以天蒙禅师和知机子的功力,如果加上九大门派的掌门人,和与会群雄,全没中毒的话,大家联手,自可无虑,但此时台上只有一僧—道,再加上个铁拐仙,恐怕也难操胜算,何况人家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大家这一阵打量,说来话长,其实也只是眨眼工夫。

      竹台上阴山三魔的老二羊角叟话声才落,天蒙禅师早已双掌合十,朝着台顶,低诵佛号道:“阿弥陀佛,老衲皈依我佛,贪嗔已泯,此来不过渡化有缘之人,三位老檀樾百年修真,已窥天人之境,何苦再入红尘……”

      话声未落,—丝轻风过处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313-920.html - 2018-01-14
  • 第十章 星晨步峻倚丹凤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来这神秘的美丽少女竟然就是摇陵堂中的舞宵庄主林纯!  苏探晴一时呆住,暗骂自己糊涂,本应早就想到洛阳城中能有那么高武功的美丽姑娘当然应与摇陵堂有关,其身份岂不是呼之欲出。也难怪昨晚林纯一见他的身手便认出了他,她身为摇陵堂中重要人物自然... - 2018-06-18
  • 第二十章 昔日血仇今犹痛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三人结义已毕,俞千山早听江湖传闻说苏探晴替摇陵堂出使炎阳道之事,此刻看他与擎风侯义女同路,自然不假。问起来才知道要相救顾凌云的内情,俞千山道:二弟敬可放心,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相救顾凌云之事大哥义不容辞,待振武大会一完,我便与你们同去... - 2018-06-18
  • 第二十章 坐而论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张口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  明将军继续道:“在我的设想中,以剌明计划为幌子,御泠堂作内应,即可一举剿灭泰亲王,扫平滇贵反叛势力……”  许惊弦脱口道:“下一步呢?便是你拥兵自立,反攻京师,最终登上皇位,得偿天后遗愿么?”  明将... - 2018-06-15
  • 第八章 悟魅青霜(1)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本以为两人又要斗嘴,乐得观战,但听香公子出口不善,远非平日据理力辩之态,心知不妙,看他神色阴沉,满脸焦躁,发掌力道十足,知道这蛰居不出的生活已令他的忍耐力达到极限,即将爆发。  斗千金亦不动气,斜睨香公子一眼:“老夫知道你呆得气闷... - 2018-06-14
  • 第三十章 湖中赌局剑影寒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千山荒草碧,万枝杏花飞。  柳枝吐出嫩芽,麦田郁郁青葱,远山披起碧衣,游鱼嬉戏水波,焕之四望,皆是一片青翠,麦香浓烈,花芳袭人,这一年的江南之春似乎来得特别早。  这一年的春天亦是一个多事之春!  江湖已现纷乱之势。炎阳道自盟主侠刀洪狂... - 2018-06-19
  • 第十章 凋芳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这几日红琴粒米未进,说也奇怪,当初在曝火沙漠中几日不食是那么的难熬,而现在一心求死,却觉得死亡离自己仍是那么遥远。  这些天柯都尽心服侍她,她却不肯原谅他,话也不多说一句,柯都亦只好整日守在帐外,不忍看她那充满着敌视的目光。  红琴对送... - 2018-06-20
  • 第八章 悟魅青霜(2)_山河_故事大全
  •   南宫静扉哪知许惊弦紊乱的心思,瞧他双目发直,魂游天外的模样,还道“惜君欢”药效即将发作,心头暗喜,口中更是滔滔不绝:“五年前少堂主参透了青霜令,随即远赴塞外寻宝,临行前他似是有所感应,只怕不能安然回来,便将青霜令交给了我,特意嘱咐我须得... - 2018-06-14
  • 第八章 她不出手我出手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在清雅弦歌中,变化忽起,众人正在曲意中沉浸,何曾想到突然杀机乍现!  宁诗舞在弦断一刹弹身而起,右手中已握住一把精光四射的匕首,瞬间向鲁秋道左首的余收言连发八招,左手轻扬,七枚铁莲子射身鲁秋道右边的刘魁,饶是一向以暗器成名江湖人称飞叶手... - 2018-06-23
  • 第八章 连环劫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你不是公子襄!你是谁?沈北雄吃惊地盯着白衣公子,瞠目质问道。公子襄不懂武功,这在江湖上早已不是秘密,而以方才震开沈北雄手指的那份功力,眼前这位白衣公子绝对是江湖上罕见的高手!  白衣公子没有否认,只淡淡笑道:我是谁有什么关系呢?既然沈老... - 2018-06-13
  • 第十章 布局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第二天一早,当精神萎靡的云襄与碧姬出房后,众人望向云襄的目光俱有些不同。只有柯梦兰对云襄视而不见,云襄原本还担心她会愤然离去,也不知金彪用了什么法子,竟将她劝了回来。他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神态自若,更没对众人做任何解释。  “公子,唐公子... - 2018-06-12
  • 第十章 刺明计划_山河_故事大全
  •   恰好刚到午时,竹杖声与脚步声在三香阁门外停了下来。  一个动听的女声道:“说好了午时赴约,为何三大会主都不现身?”许惊弦只觉得这声音颇有些熟悉,一时却想不起来在何处听过。  那个低沉暗哑的声音道:“莺儿莫急,这件事可以问问潜蛟帮的金时翁... - 2018-06-14
  • 第八章 寄傲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震撼,从在场的所有人心底泛起。整个草原上静闻针落,几万人呆呆地看着呼无染手抚胸膛,仰面倒下,脸上犹挂着一丝平静的笑容  红琴此举大出意料。以铁帅先前的提议,若是不能十招内杀死呼无染便做负论。而现在呼无染虽是死了,却非是铁帅所杀  红琴一... - 2018-06-20
  • 第八章 巾帼敛眉烛花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那少女离去后,苏探晴一时意乱情迷,站在原地怔了半天,方才回过神来。他一点也摸不清那神秘少女的来历,偏偏对方却一下便认出了自己,还说一定会再见面  四周灯火依旧,苏探晴却再也提不起半点游玩的兴趣,找人问清了方向,带着满腹疑团缓缓回到侯府中... - 2018-06-18
  • 第八章 点绛唇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分飞後,泪痕和酒,沾了双罗袖。  第一节大好头颅,不过一刀碎之  山风怒号,云蒸雾涌。  穹隆山忘心峰顶上,水知寒与龙腾空这两大高手一场剧斗,竟是一死一伤之惨烈之局。  叶风胸口起伏,虎目蕴泪,与龙腾空虽只是初见,... - 2018-06-21
  • 第二十二章 巅峰之战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不再多言,长长吸了一口气,内息周游全身各处经脉,将流转神功运至极限,但真力循至任脉天突、膻中、中脘三处穴道时即感滞涩,同时胸口隐隐生痛,心知外伤虽已好了大半,但内伤短期内实难复原,仅凭残余的功力,最多只能将流转神功提到六层辟神之境... - 2018-06-15
  • 第十一章 刁蛮公主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转念一想,今日才与丁先生照面,于情于理他都不会信任自己,何况自己知道了那么多秘密,怎可不防?派叶莺跟随多半有监视之意,与其另换别人,倒不如与她同行。任她武功再高、出手再毒辣,最多也只是一个小姑娘,想当初追捕王梁辰都被自己耍得团团转... - 2018-06-15
  • 蚂蚁报恩的故事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个炎热的夏季里,有一只蚂蚁被风刮落到池塘里,命在旦夕,树上有只鸽子看到这情景。“好可怜噢!去帮他吧!”鸽子赶忙将叶子丢进池塘。蚂蚁爬上叶子,叶子在漂到池边,蚂蚁便得救了。“多亏鸽子的救助啊!”蚂蚁始终记得鸽子的救命之恩。过了很久,有... - 2018-06-14
  • 快乐的小红鞋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小花狗买回一双小红鞋,红帮、红底、红丝带。朋友们都说,小花狗的红鞋真漂亮。  小花狗穿上小红鞋,抬起头,挺起胸,背过手,迈着方步走了起来。朋友们又说,小花狗,真神气。  突然,小花狗大踏步地走进了绿草地,他脚上的小红鞋踩倒了一片又一片青... - 2018-06-14
  • 第二十四章 再见伊人_山河_故事大全
  •   三月的京师,全无早春的温暖,甚至比往年更寒冷几分。自从明将军率大军开拔南疆征战泰亲王以来,皇帝便颁布了宵禁令,那些夜夜笙歌的高官豪门亦不得不有所收敛。深夜里一记记梆子声在街道回响着,令一向繁华喧嚣的京师显得更加冷清。  已至二更时分,偌... - 2018-06-15
  • 第二十三章 荒岛穷途_山河_故事大全
  •   那黑衣人身材瘦小,相貌英挺,目光如刀剑般锐利,脸色却是蜡黄,隐现一股黑气,倒似是沉疾缠身,全无高手风范。他看上去年纪不过二十三四,额角上却皱纹显现,眼神中隐有一种悲怆厌世之色。  许惊弦记挂着沈千千的安危,转身往船舱奔去,才一提步,但觉... - 2018-06-15
  • 世界上最美的花朵 - 儿童睡前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 在一个开满密密层层的花的地方,在那朵硕大无比的牡丹花里,住着一只非常非常小的小蝴蝶,小得只有你四个指甲盖那么大,于是认识它的昆虫都叫它小不点。小不点把它的家叫做牡丹屋,它的生活就是每天采花蜜、在花中跳舞玩耍。 有一天,小不点在花丛中... - 2018-06-15
  • 第十三章 论道天涯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不知封冰口中的“他”是指楚天涯还是魏公子,本想问个清楚,忽又觉得意兴索然,毕竞这都是局内人的事情,旁人再着急亦无意义。  一直闷不作声的叶莺突然开口道:“我不喜欢封女侠了。”一言既出,满座皆惊,君东临连声咳嗽,许惊弦则是恨不得去捂... - 2018-06-15
  • 第十七章 家仇国恨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口气忽转:“叛军主力是由乌槎国士兵与滇、贵等地十七异族战士混编而成,乌槎国蒲吾王子挂帅,擒天堡与媚云教众则由龙判官与陆文定单独指挥,丁先生并未在军中任职。但根据我方情报,他却被泰亲王拜为幕后军师,有调动全军的权力。此人一手促成了泰... - 2018-06-15
  • 第十六章 巧计渡江_山河_故事大全
  •   众人紧张地望着穆鉴轲,等他下令。这是考验一位统领判断力的关键时刻,如果叛军只是按章盘查,或可蒙混过关,但如果敌人已看破他们的伪装,一旦身陷重围便绝无幸理。虽然敌军马快,但此时加速飞奔应该能赶在敌军到来之前回到巨木上,只要驶离江边便可逃脱... - 2018-06-15
  • 第十四章 相煎何急_山河_故事大全
  •   陆文定微微一震,许惊弦坦荡的神情与真诚的目光让他无法再口出讥讽之语。他佯作镇定,目光闪动,上下打量着许惊弦。  陆文定的父亲乃是媚云教开山教主陆羽的同胞兄弟,十年前妮云教叛乱,陆羽夫妇被手下杀害,唯一幼子下落不明,教主之位由陆羽的侄儿、... - 2018-06-15
  • 第十八章 奇袭荧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丁先生就是宁徊风!  许惊弦蓦然想通了一切关键。  宁徊风本就是性格执拗、心志坚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四年前在困龙山庄受挫,不肯善罢甘休,偏偏要在擒天堡东山再起。但龙判官与擒天堡手下都认得他,自然需要易容,他被林青射瞎一目,索性装扮... - 2018-06-15
  • 第十九章 图穷匕见_山河_故事大全
  •   送走吊靴鬼后,众将皆是喜出望外,原本自忖只有战死一途,想不到竟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明将军却道:“诸位不可大意,这也许是敌人的缓兵之计,意图趁我军不备而发起进攻。全军将士更要提高警惕,枕戈待战。另外城防还须继续加固,只是要机密行事,... - 2018-06-15
  • 第十五章 军旅情怀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一身戎装、金盔遮面,金甲护身,外罩大红色战袍,他没带兵器,身后只跟着五名随从,但看他龙行虎步,气势迫人,神威凜凛之态,浑如带兵百万。  众人一并起身相迎。明将军在楼梯口略略停步,利剑般的目光扫视全场,刹那间每个人都觉得他正望向自己... - 2018-06-15
  • 第二十一章 亲仇俱失_山河_故事大全
  •   休整两日后,明将与许惊弦准备出发。梁辰夫妇知道多留无益,只备下些清水与干粮,又拿来两套农家衣服换上。明将军在萤惑城被火燎去半边发须,经过修剪后,短发浓髯,再换上旧衣,乍然望去倒似四十出头的农家汉子。梁辰送二人出了恶灵沼泽后,也不打听明将... - 2018-06-15
  • 第十二章 十毒搜魂_山河_故事大全
  •   叶莺长长吸了一口气,情绪渐渐缓和下来,继续她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叙述:“对于一个只有五六岁、还不懂得什么叫危险的小女孩来说,最大的恐惧,不是外来的侵袭,而是一种可怕的陌生。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房屋,陌生的面孔……他们说着天南海北的方言,长着... - 2018-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