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是非莫辨_引剑珠

  •   七修剑有如一柄顽铁,丝毫不带光芒,他手法极快,剑尖一颤,已闪电指向九毒教主前胸。

      九毒教主虽然看出韦宗方出剑手法十分快速,但依然端坐不动,只听他身侧两名垂奢少女突然娇叱一声:“教主面前,你敢这般无礼……”

      寒光一闪,两柄长剑,交叉飞起,向韦宗方剑上封来。娇喝未落,剑光乍起,只听“嚓”“嚓”两声,两柄寒光闪闪的长剑,不但没有拦住人家剑势,反而被毫无锋芒的纯剑,削成了两截。

      韦宗方连动也没有动,剑尖依然指着九毒教主胸口,这一下,两个垂窘少女花容失色。

      这下九毒教主也悚然震惊,匆忙之间,一手抓起竹杖横击韦宗方剑身,双脚一弹连人带椅朝后纵退。

      韦宗方冷笑一声,手上钝剑一指,如影随影,跟踪踏上一步,凛然喝道:“教主用不着躲闪,在下无意暗算于你,但也不甘心被人暗算,只要你交出解药来,韦某也不为己甚。”

      九毒教主退后一步,点头道:“韦大侠要老夫交出解药不难,但总得让老夫输得心服口服才好。”

      韦宗方收回七修剑,冷然道:“教主可是有意和在下较量较量么?”

      九毒教主道:“不,老夫要和你赌上一赌。”

      韦宗方道:“你要如何赌法?”

      九毒教主阴笑一声道:“老夫输了,自然奉上解药,但老夫胜了呢,你奴问说法?”

      韦宗方道:“在下输了,悉听尊便,只是单兄中你暗算,解药还是要的!”

      九毒教主呵呵一笑道:“这个韦大侠只管放心,老夫和了帮主有约,姓单的身是铁笔帮护法,老大自会给他解药,不过韦大侠输了,可不能抵赖。”

      韦宗方道:“你要我如何?”

      九毒教主又是呵呵一笑,道:“咱们讲明了也好,老夫和韦大侠并无深仇大怨,是以也没有和你为敌之意,老夫风闻镂文犀已为韦大侠所得。”

      韦宗方冷哼道:“你可是心生觊觎?”

      九毒教主阴笑道:“老夫并无觊觎之心,若是韦大侠输了,老夫想借用三个月,三个月之后,仍当原物奉还,不知……”

      韦宗方不待他说完,断然道:“不成,镂文犀并非在下之物,在下无法奉借。”

      九毒教主道:“韦大侠那是不肯和老夫合作了!”

      韦宗方道:“不是在下的东西,在下自然无法作主。”

      九毒教主冷冷的道:“老夫只问你镂文犀在不在身上?”

      韦宗方朗笑一声道:“就算在在下身上,教主也未必能胜得过在下?”

      九毒教主阴声道:“只要在你身上就好。”

      韦宗方怒道:“你说来说去还是志在镂文犀上,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教主准备了!”

      九毒教主阴哼一声,道:“镂文犀老夫志在必得,你当老夫无法自取么?”

      说话之时,已缓缓从竹杖中抽出一支玉尺。

      韦宗方看那玉尺,色呈淡青,心中暗想:“他这支玉尺,暗藏竹杖之中,想必另有妙用,自己可得小心应付才好!”

      思忖之间,九毒教主已经缓缓走上了两步,阴笑道:“老夫毋须准备,韦大侠只管赐教就是了。”

      韦宗方手摸长剑,道:“教主接招!”

      七修剑斜划而起,不徐不疾,朝前点去,人却仍然肃立原位不动。

      九毒教主突然身躯微震,目光暴射,急急问道:“你是修罗教门下?”

      原来韦宗方这一剑,正是修罗十三剑的起手式,他因不知对方虚实,自己也只会一套“两仪剑法”,只怕不足应敌。

      这“修罗十三式”,虽是学会不久,剑势变化,自然比“两仪剑法”厉害得多,是以一出手就使出“修罗剑”法来。

      此时听九毒教主一口喝出自己剑式来历,心中暗暗一惊,忖道:“这老魔头果然见多识广,不易对付。”

      一面冷做道:“在下不是修罗门下。”

      九毒教主阴嘿道:“你纵是修罗门下,进入老夫室中,那也只好得罪了。”

      话声出口,手中玉尺突然朝韦宗方剑上击去。

      韦宗方暗暗冷笑:“你玉尺纵然坚硬,也难以和我手中断金切玉的七修剑相较,你既然自己撞上来了,就让你试试我剑锋也好!”

      念头还未转完,对方玉尺已和剑刃相接,但听一声清脆的金玉交鸣,两人伺时觉得右腕一震,各自错开了一步!

      九毒教主似乎十分信任他手上玉尺,决不会受到伤损一般,连瞧也没有低头瞧上一眼。

      一双森寒目光,却盯在韦宗方剑上,看他一柄钝剑,依然完整无缺,连剑锋也丝毫不卷,不觉阴声赞道:“好剑!”

      身形一晃急攻而上,玉尺起处幻出一片青蒙蒙的尺影,招招逼进,所取部位几乎全是致命要穴。

      韦宗方才和他一招相接,依稀之间,似乎从剑身上传来一丝寒意,握剑掌心,感到微微一凉,心头怔得一怔,剑势还没展开,九毒教主的一阵快速攻势,已连续而来,一时不由被逼的连退了几步。

      九毒教主抢得了先机,那容韦宗方有喘息的机会,手中玉尺纵击横劈,更是攻多守少。

      韦宗方逼处劣势,退了几步,突然右腕一振,一圈剑影,飞洒而出,但听“叮”的一声,剑尺相击,把九毒教主攻来的玉尺,直荡开去。

      九毒教主暮吃一惊,身不由已的又是被震得后退一步。

      韦宗方也在这一接之下,但觉又是一般寒气,由剑上传了过来,心头同样一惊,暗暗付道:“莫非他这玉尺当真有什么蹊跷不成?”

      心念方动,只听九毒教主一声阴笑:“韦大侠剑上造诣,果然深厚得很!”

      一片青影,疾向韦宗方当面洒来。

      韦宗方长剑疾圈,又是“叮”的一声,长剑逆着玉尺击出。这一下的震力,显然比方才要强了许多,九毒教主被震得一个身子,蹦起一尺来高,但他一蹦之后,借机跃起,凌空朝韦宗方扑来,玉尺幻出数十点青影,宛如一篷急雨,直罩下来。

      韦宗方手中长剑,和九毒教主玉尺连碰了三次,每次都有一缕寒气,循剑而上,整条右臂,逐渐感到冻得发麻,心中不禁大惊!

      这一急之下,眼看对方数十点青影当头罩落,不觉喝一声,长剑划动,飞起一片剑光,他这一招被情势所逼,由急而生,无意之中,使出了“修罗十三式”,剑势出手,奇幻凌厉,但见十三点道剑光,同时迸射而出。

      要知他“修罗十三式”,只是初学乍练,若非一时情急,剑式迸发,断难使到如此凌厉:只听“锵”“锵”剑呜,金声玉振,一片清响!

      九毒教主凌空下击的玉尺之上,电光石火之间,已被七修剑连砍了十三剑之多!若非他这柄玉尺乃是千年寒玉,稀世之宝,只怕血雨飞洒。他身上早已被砍上了十三道剑痕,但就是如此,九毒教主终究身悬半空,被一阵强烈震荡,一个身子在半空中连翻了三个跟斗,直摔出一丈开外!

      韦宗方没想到自己无意之间,会把“修罗十三式”中最难练的“十三剑同发”,一招贯通,心头不禁大喜!不,这一阵剑尺相撞,他陡然打了一个寒嘴!一条右臂直冻得麻木不仁,七修剑被震脱手,“夺”的一声,插入左首墙壁之上。脚下也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六七步,接连打了两个寒噤,但觉得全身奇冷澈骨。

      九毒教主被他一招十三剑,震得血气翻腾,过了半晌,才一跃而起,两道狞厉目光盯着韦宗方大笑道:“你已寒毒入骨,不出一个时辰,就得血脉凝结,非老夫、火毒金丹,不解……”他手上依然握着那柄淡青玉尺,缓缓朝韦宗方逼来,口中接着说道:“此刻你已无战之力,生死两途,全操在考夫手上了!”

      韦宗方身怀镂文犀,对他室中点燃的“安息香”,只不过微感头昏,还并无大碍,但这一回和他玉尺相击,寒气循臂而上,此刻确实觉得奇冷难耐,尤其整条右臂,冻得麻木业已无法动用,心头不觉大急,眼看对方缓步逼来,自己手无寸铁,右臂若废,当真已无再战之力……

      蓦地剑眉一扬,左手一把撕开衣襟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56366&f_id=906 - 2017-12-30
  • 第四十六章 是非莫辨_引剑珠
  •   七修剑有如一柄顽铁,丝毫不带光芒,他手法极快,剑尖一颤,已闪电指向九毒教主前胸。  九毒教主虽然看出韦宗方出剑手法十分快速,但依然端坐不动,只听他身侧两名垂奢少女突然娇叱一声:“教主面前,你敢这般无礼……”  寒光一闪,两柄长剑,交叉飞... - 2017-12-30
  • 第四十六章 惟有安息日和月朔必须敞开_圣经
  • 46:1主耶和华如此说:“内院朝东的门,在办理事务的六日内必须关闭,惟有安息日和月朔必须敞开。46:2王要从这门的廊进入,站在门框旁边。祭司要为他预备燔祭和平安祭,他就要在门槛那里敬拜,然后出去。这门直到晚上不可关闭。46:3在安息日和月朔... - 2017-09-19
  • 第四十六章 正义在人间名湖生色 单骑上少室古刹蒙尘_纵鹤擒龙
  •   洞庭君山的排教总舵,最近突然热闹起来。  湖面上平日鸡得见到的排教接待宾客的精致画舫,也不停地行驶在岳阳市区和君山之间。连巡逻用的梭形快艇也全数出动,不但加强了君山的巡逻,而且进出频繁,好像十分忙碌!  岳阳的茶馆酒肆中,一般好事的人,... - 2017-12-28
  • 第四十六章 论列国的话临到先知耶利米_圣经
  • 46:1耶和华论列国的话临到先知耶利米。46:2论到关乎埃及王法老尼哥的军队:这军队安营在幼发拉底河边的迦基米施,是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在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第四年所打败的。46:3你们要预备大小盾牌,往前上阵。46:4你们套上车,骑上马... - 2017-09-13
  • 第四十六章 神是我们的避难所_圣经
  • 46:1神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46:2所以地虽改变,山虽摇动到海心,46:3其中的水虽砰訇翻腾,山虽因海涨而战抖,我们也不害怕。〔细拉〕46:4有一道河,这河的分汊,使神的城欢喜。这城就是至高者居住的圣所... - 2017-08-21
  • 老子·道德经 第四十六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天下有道,却①走马以粪②,天下无道,戎马③生于郊④。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⑤。[译文]治理天下合乎“道”,就可以作到太平安定,把战马退还到田间给农夫用来耕种。治理天下不合乎“道”,连怀胎的母马也要送上战场,... - 2017-12-31
  • 第四十六章 巴比伦的偶像驮在兽和牲畜上_圣经
  • 46:1彼勒屈身,尼波弯腰,巴比伦的偶像驮在兽和牲畜上,他们所抬的如今成了重驮,使牲畜疲乏。46:2都一同弯腰屈身,不能保全重驮,自己倒被掳去。46:3雅各家、以色列家一切余剩的,要听我言:“你们自从生下,就蒙我保抱;自从出胎,便蒙我怀搋。... - 2017-09-07
  • 第四十六章 她的眼光中竟然含有焦虑之色_东风传奇
  •   他脸含微笑,潇洒的稍稍回头,目光朝左右两边扫过,他看到祝纤纤时,四目相投,她的眼光中竟然含有焦虑之色。  祝纤纤下首是辛七姑,他在众目之下,嘴皮不好乱动,但已把“传音入密”的话声传了出去:“记着,待会不论发生任何情况,你都不用管我,不可... - 2017-12-19
  • 第四十六章 一丝阴影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紫凤孙湘莲见他好像稳胜自己似的,说什么如有冒犯,亲上九华请罪。心中更是生气,突然门户一撤。怒道:“姓言的,姑娘用不着使出九华恩师所传剑法,一样赢你!”  “你”字出口,娇躯突然凌空,玉臂挥洒。一口长剑,寒芒进发,业已疾如电闪,向言干荪当... - 2018-01-13
  • 第四十六章 朝丁老爷子这边望来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飞云羽士目光一抬,朝丁老爷子这边望来,随口问道:“和白莲教作对的就是这些人吗?”  白岳子(五个白衣道人中为首的一个)躬身道:  “就是他们。”  飞云羽士道:“他们领头的是谁,本真人要问问他。”  丁南屏应声道:  “是我。”举步走上... - 2018-05-04
  • 第四十六章 肯将朱雀换明珠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木宇真冷冷的道:“借与不借,权在主人,不过……如蒙赐借,兄弟必有以报……”  他说到这里,口气微微一顿,又道“兄弟说的这个‘报’字,诸老可别误会兄弟有什么酬劳,而是咱们两不吃亏而已!”  诸文齐目光深沉,特须道:“老朽倒想听听两不吃亏的... - 2018-05-09
  • 第四十六章 勾心斗角 眩露绝技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这时已经看清两人正是煞星手冷白和虬龙公主的侍卫长,岳凤飞。  鬼矶士秦风看清来人这后,嘿嘿冷笑道:  “小鬼头,我们又窄路相逢了……看来武功又精进了不少……可是这次纵我不杀你们,张堡主也绝不会放过你们擅闯冬竹堡之罪……”  煞星手... - 2018-03-19
  • 第四十六章 互相残杀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闻于天抱拳道:“葛兄几位也赶来了。”  葛维朴连忙拱手道:“天君请了,兄弟是为民请命来的。”说到这里,一面朝普善大师拱拱手道:“大师请了,在下等人惊扰宝刹,心实不安,大师幸勿见责?”  普善大师合十还礼道:“阿弥陀佛,施主言重了。”  ... - 2018-04-11
  • 第四十六章 他这一举动十分奇特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他这一举动十分奇特,所有的人忍不住都仰首朝窟顶看去。窟顶其实什么也没有,当然更没有耗子了。  白骨神君喝道:“贾老二,你还没有回老夫的话!”  贾老二双手一摊,愁眉苦脸的道:“回神君,这是莫须有的事儿,叫小老儿怎么说呢?  这样好不? ... - 2018-03-18
  • 第四十六章 宋钢在海南岛与小关剪刀夫妻挥手告别_兄弟(下)_故事大
  •   宋钢在海南岛的日出里与小关剪刀夫妻挥手告别,又在与小关剪刀相逢的广场上孤零零昏沉沉地站了一天,卖出了最后两瓶丰乳霜。  宋钢决定回家了,小关剪刀的一席话,让宋钢无限想念远在刘镇的林红,他担心自己也会像小关剪刀一样,再过几年连回去的心都会... - 2018-02-05
  • 第四十六回 元夜游行遇雪雨 妻妾戏笑卜龟儿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小市东门欲雪天,众中依约见神仙。蕊黄香细贴金蝉。饮散黄昏人草草,醉容无语立门前。马嘶尘哄一街烟。  话说西门庆那日,打发吴月娘众人往吴大妗子家吃酒去了。李智、黄四约坐到黄昏时分,就告辞起身。伯爵赶送出去,如此这般告诉:“我已替二公... - 2018-10-11
  • 第四十六回 灵草不灵 毒草不毒_江湖奇英
  •   说着掏出一只锦盒,宋岳接过一看盒中,放着色泽相同的二株短茎小花,惟一的分别,这真正灵草仅有三瓣而已。  商氏父女听得脸色一变,道:“但是‘飞羽仙子’没有死啊!”  这句话反而使文芷娟呆住了,怀疑道:“没有死?散骨草七个时辰散骨化血,奇毒... - 2017-11-03
  • 第四十六篇 病能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题解  能,同“态”,病能,即疾病的表现。本篇论述了多种疾病的临床表现,所以篇名为“病能论”。篇中阐述了胃脘痈的症状、病机、诊法;卧不安的机理,不能偃卧的机理、脉象;腰痛症状、诊法;怒狂的病因,病机、症状、治则、治法;酒风的症状、治疗;最后... - 2017-12-31
  • 第四十六回 用奇谋孔明借箭 献密计黄盖受刑_三国演义
  •     却说鲁肃领了周瑜言语,径来舟中相探孔明。孔明接入小舟对坐。肃曰:“连日措办军务,有失听教。”孔明曰:“便是亮亦未与都督贺喜。”肃曰:“何喜?”孔明曰:“公瑾使先生来探亮知也不知,便是这件事可贺... - 2017-12-12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你要赞美耶和华_圣经
  • 146:1你们要赞美耶和华!我的心哪,你要赞美耶和华!146:2我一生要赞美耶和华。我还活的时候,要歌颂我的神。146:3你们不要倚靠君王,不要倚靠世人,他一点不能帮助。146:4他的气一断,就归回尘土,他所打算的,当日就消灭了。146:5... - 2017-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