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二十章 鱼阵


  • 我只好带上明叔和阿香,沿着布满水晶矿脉的河流不断向下游前进,一连走了三天,发光的淡水水母渐渐稀少。最后这狭长的深渊终于有了尽头,巨大的山体缝隙,被一道几百米高的水晶墙拦住,墙体上都是诡秘的符号和印记,一如先前看到的那块冰山水晶石,不过墙实在是太大太高了,人在这宏伟的壁下一站,便觉得渺小如同蚂蚁。巨墙上面隐约可见天光耀眼,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灾难之门”了。

    水晶墙的墙基没在河里,河水穿墙而过。现在是昆仑山水系一年中流量最丰沛的时期,看来那条被挖开的隧道就在水下,若在平时,灾难之门上的通道,可能都会露在水面上。由于不知道这通道的长短,潜水设备也仅有三套,不敢贸然全队下去,我决定让大伙都在这里先休息,由我独自下水探明道路,再决定如何通过。

    胖子却拦住我,要自告奋勇地下水侦察通道的长短宽窄,我知道胖子水性极佳,便同意让他去水下探路。胖子自恃几十米长的河道,也足能一口气游个来回,逞能不用氧气瓶,只戴上潜水镜就下到水中。

    我在岸上掐着表等候,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水面静静的毫无动静,我和Shirley 杨开始有些沉不住气了,一分钟了还没回来,八成让鱼咬住屁股了。正要下水去找他,却见水花一分,胖子戴着登山头盔的脑袋冒了出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河水:“这水晶墙的通道很宽,也并不长,但他妈的对面走不通了,水下的大鱼结成了鱼阵,数量多得数不清,堵得严严实实。”

    鱼阵在内地的湖泊里就有,但这里没有人迹,鱼群没有必要结为鱼阵防人捕捉,除非这水下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正威胁着它们的生存。

    除了我和胖子之外,其余的人都没听说过鱼阵之事。在我们福建沿海,多有这种传说,内地的淡水湖中也有,但不知为什么,最近二十年就极少见了。鱼阵又名“鱼墙”,是一种生物学家至今还无法解释的超自然鱼类行为,水中同一种类的鱼大量聚集在一起,互相咬住尾巴,首尾相联,一圈圈地盘据成圆阵,不论大小,所有的鱼都层层叠叠紧紧围在一起,其规模有时会达到数里的范围。

    淡水湖中的鱼类结成鱼阵,一是为防“乌鬼”捕捉;二是抵御大型水下猎食动物的袭击,因为在水下远远一看,鱼阵好像是个缓慢游动着的黑色巨大怪物,足可以吓退任何天敌;也有可能是由于气候或环境的突变,鱼群受了惊吓,结阵自保。

    众人在河边吃些东西,以便有体力游水,顺便策划如何通过水晶墙后的鱼阵,这件事十分伤脑筋。

    Shirley 杨找了张纸,把胖子所说的水下情况画在上边。“灾难之门”在水下有条七八米宽的通道,约二十米长,出去之后的地势为喇叭形,前窄后宽,数以万计的“白胡子无鳞鱼”就在那喇叭口结成滚桶式鱼阵,堵住了水下通往外界湖泊的去路。白胡子鱼是喀拉米尔山区水中才存在的特殊鱼类,其特点是体大无鳞,通体皆青,唯有须子和嘴都是雪白的,所以才得了这么个名字。胖子说“灾难之门”后边的白胡子鱼,大大小小不等,平均来说都有半米多长一尾,那巨大的鱼阵翻翻滚滚,根本就没法从中穿过。

    Shirley 杨说:“白胡子鱼虽然不伤人,但种群数量庞大,是一种潜在的威胁。咱们从水下穿过的时候,倘若落了单,就有可能被鱼群围住失去与其他队员的联系,咱们应该设法将鱼阵事先击散,然后才能通过。”

    我对众人说:“自古渔人想破鱼阵,需有鬼帅出马,但咱们身在昆仑山地下深处,上哪去找鬼帅?而且就算真有鬼帅可以驱使,怕是也对付不了数万条半米多长的白胡子鱼。”

    明叔等人不知道什么是“鬼帅”,忙问其详。我让胖子给他们讲讲,胖子说你们知不知“乌鬼”是什么?不是川人对黑猪的那种称呼。在有些渔乡,渔人都养一种叫鸬鹚的大嘴水鸟,可以帮助渔人下水捉鱼,但是得提前把它的脖子用绳扎上,否则它捉着鱼就都自己咪西了,这种水鸟的俗名就叫“乌鬼”。

    凡是养乌鬼捕鱼的地方,在一片湖泊或者一条河道的水域,不论有多少鸬鹚,都必有一只打头的“鬼帅”。鬼帅比寻常的鸬鹚体形大出两三倍,那大嘴比钢钩还厉害,两只眼睛精光四射,看着跟老鹰差不多。有时候渔人乘船到湖中捕鱼,但是连续数日连片鱼鳞都捉不到,那就是说明水下的鱼群结了鱼阵。这时候所有的渔民,就要凑钱出力,烧香上供祭祀河神,然后把鬼帅放进水里,不论多厚的鱼阵,也架不住它三冲两钻,便瓦解溃散。

    但这里的白胡子鱼体形硕大,非是内地湖泊中寻常的鱼群可比。这种鱼在水里游起来,那劲头能把人撞一跟头,恐怕纵有鬼帅也冲不散这里的鱼阵。

    借着胖子给大伙白话的工夫,我已经打定了主意,既然已到了魔国的大门前了,就绝没有不进反退的道理,没有鬼帅,但我们有炸药,足可以把鱼群炸散。但从水下通道潜水穿过,必须五个人一次性过去,因为我看这道巨大的“灾难之门”,并非一体成型,而是用一块块数米见方的冰山水晶石人工搭建的,不仅刻满了大量的图形符号,而且石块之间有很多缝隙,可能是水流量大的时候冲刷出来的,也可能是修建的时候故意做下,以减轻水流对墙体的冲击。爆破鱼阵用的炸药不能太少,太少了惊不散这么多的白胡子鱼,但炸药多了,会把一部分水晶墙破坏。这堵巨墙是上古的遗迹,说不定牵一发动全身,“灾难之门”就此崩塌,将会产生连锁反应,两分钟之内,从主墙中塌落下来的石块会把通道彻底封堵。在此之前约有一分半钟的时间,应该是相对安全的,只有抓住连锁反应之前的这一点时机,从门中穿过,而且一旦过去了,就别想再从原路返回。

    我把可能要面临的危险同众人说了,尤其是让明叔提前有个心理准备,现在后悔了往回走还来得及,一旦进了灾难之门,就没有回头路了。

    明叔犹豫了半天,咬着牙表示愿意跟我们同行,于是我们装备整齐,下到水中。三个氧气瓶,胖子自己用一个,由他去爆破鱼阵,Shirley 杨同阿香合用一个,我和明叔用一个。明叔大半辈子都在海上行船,水性精熟,在水下跟条老鱼一样,阿香虽然水性平平,但有Shirley 杨照顾她,绝对可以让人放心。

    喀拉米尔山底的河水,非常独特,又清又白,这里的水下少有藻类植物,最多的是一种吃石硅的透明小虾,构成了独特的水下生态系统。进到水底,打开探照灯,只见四下里白光浮动,水下的石头全是白色的。

    一片碧绿的水晶墙上有个将近十米宽的通道,用水下探照灯向通道前方照射,对面的水域显得十分浑浊,无数白胡子鱼一条衔着一条的鱼尾,组成的鱼墙无边无际,蔚为壮观,把连接外边的河道堵得死死的。水流的速度似乎并未因此减缓,可能在地下更深处,隐藏有其他分支水系。

    我和明叔、Shirley 杨、阿香四人停在洞口边等待时机,胖子带着炸药游过通道,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鱼阵前的浊水之中,过了很久还没回来。也许在水下对时间容易产生错觉,每一秒钟都显得很漫长。我举起探照灯不断往那边照着,正自焦急,看见对面水中灯光闪动,胖子着急忙慌地游了回来。

    胖子边往这边游边打手势,看他那意思是炸药不太好放,所以耽搁了时间,马上就要爆炸。这时明叔也在通道口往那边看,我赶紧把他的脑袋按下去,伸出胳膊,把拼命往这边游的胖子拽了过来。

    几乎就在同时,水下一阵晃动,那堵水晶墙好像也跟着摇了三摇,强烈的爆炸冲击波,夹带着破碎的鱼尸向四周冲散开来。我们伏在墙底,透过潜水镜可以看到一股浓烈的红雾从灾难之门里冲了出来,谁也没料到爆炸的威力这么强。胖子手指张开横摆:“炸药大概放得有点
  • http://www.gushihui.com/show/90010/ - 2015-10-20
  • 第二十章 屠户女督课落榜人 曹雪芹击盂讥世事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阿桂跟着何之踏雪而行,走了约一刻时辰便到了张家肉铺,却也是店门紧闭,只听勒敏高一声低一声、抑扬顿挫地正在背书:“孔子过泰山侧,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夫子式而听之,使子路问之曰:“子之哭也,疑似重有忧者’——”  “错了!”一个女子声音打断... - 2019-01-04
  • 第二十章 天罗地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时间快近亥时三刻!  斗转星移,残月朦胧!  七星关前,那座气势雄峻的野马山,巍然矗立在夜色之中,黑越越的更显得高与天齐!  这时从七星关前一片深林南首,缓缓走出一个手执禅杖的黄衣老僧。  他才一在林前出现,左手袍袖,轻轻向空一扬!  ... - 2018-02-28
  • 第二十章 敏士不敏靴中失火 勤政议政老相宠衰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张廷玉跪在前面,龙龙钟钟磕着头,颤声说道:“皇上如此说,奴才们惭愧死了,无地自容……请暂息雷霆之怒,容奴才奏陈。皇上当日决策并无失误,据奴才看,张广泗或许生了畏敌保名的念头。庆复功臣之后,其实是个书生,有虚骄心,无实战之力。据朱纲所奏,... - 2019-01-11
  • 第二十章 破巨案刘墉潜金陵 怒口孽天霸闹书场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黄天霸燕入云二人,自傅恒接见后第五天便离了北京。十三太保在京的只有十一人,先走了三天,他和燕入云也都乔装了茶商,却不同路而行。燕入云由通州走水路南下,黄天霸却从潞河驿离京走的旱路。言明盂兰节在石头城西鬼脸崖下聚齐。他掐着日子计程而行,一... - 2019-01-20
  • 第二十章 一掌克毒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王立文眼看白少辉真的让九毒娘子点了穴道,不觉犹疑的道:“白尼那是真要跟她去了?”  白少辉淡淡一笑道:“兄弟虽被她点了穴道,但她也给了解药,咱们这是交易,这就谁也没欠谁了。”  钱春霖为人工于心计,已经听出白少辉言外之意,心中暗道:“听... - 2018-03-09
  • 第二十章 乱宫闱太子闯大祸 防意外康熙布疑阵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德楞泰和张五哥,护送康熙去冷香亭,刚走到园门口,德楞泰忽然发现了什么,忍不住失声惊叫了一声。康熙抬头一看,也愣住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呢?原来,在冷香亭郑春华住室的窗户上,清清楚楚地现出了一男一女两个身影,而且是紧紧地抱在一起的。康熙立时就... - 2019-01-02
  • 第二十章 深更人静,寒笑扰清梦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只见袁丽姬盘膝跌坐,虽然她玉体半裸,香艳动人,但面容神态,却是极端庄、威严、肃穆。  这情形好象似柔和的春风,吹入了万丈冰窑,黄秋尘机伶伶打了个寒战,赶忙紧闭着眼睛。  黄秋尘已经知道袁丽可能是为自己疗治伤势后,精疲力竭正在运功调息,但... - 2018-03-19
  • 第二十章 贤皇后正言肃内宫 明帝君严刑责宦奴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从牛街清真寺返回大内,已是午夜时分。这一夜恶战,亲临指挥,自己处置得十分妥帖,虽然累得精疲力尽,却是异常兴奋。没有半点睡意,便吩咐张万强道:“备轿,朕今夜驾幸储秀宫,传贵妃钮祜禄氏也去。”张万强忙答应了一声,便出去张罗。  皇亏赫舍... - 2018-12-26
  • 第二十章 同毒成仇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乾坤手陆凤翔道:“这药味似乎十分霸道!”  万雨苍点头道:“老前辈说得不错,这辛辣气味,乃是专解百毒的‘乌风草’,出在云雾山温玉岩。先师在日,曾从云雾山一位采药人的手中,得到过一片,合入‘八宝祛毒散’中,对祛毒可说百发百中,可惜此种药草... - 2018-05-28
  • 第二十章 一家人已经喝了五十七天的玉米粥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生日的第二夭,许三观掰着手指数了数,一家人已经喝了五十七天的玉米粥,他就对自己说:我要去卖血了,我要让家里的人吃上一顿好饭菜。想:全城人的脸上都是灰颜色只有李血头的脸上还有红润:全城人脸上的肉都少了,只有了血头脸上的还和过去一样多;全城... - 2018-02-07
  • 第二十章 桃花庵朵云会乾隆 微山湖钦差入枣庄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朵云虽然说得平静,但此情势下,愈是平静,字字句句愈显得如刀似剑,咄咄逼人。她凛然不可犯的神色连巴特尔都镇住了。乾隆见她举臂欲刺,遥立摆手道:“别!——别这样儿……有话慢慢讲,容朕思量……”一时间,他的心里乱得一团麻一样,斟酌字句说道:“... - 2019-01-26
  • 第二十章 荡除妖魔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广场正面关帝庙大门敞开,门内连续响起九声金钟,钟声还在悠扬的响看,从大门中,已经有人排成了两行,面情肃穆的迎了出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二十四名一身青衣劲装,手握连鞘长剑的武士。  稍后则是七名一身灰衣,面目森冷的老者,他们正是北岭七凶。... - 2018-01-29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十七章 乃穷神冰
  • 我想起在大凤凰寺见到的鬼母壁画,当时曾听铁棒喇嘛说那画已经残破,其原貌应该是蓝白两色为主,象征着鬼母拥有无量业火与乃穷神冰两种可以粉碎常人灵魂的邪恶力量。在古藏地的传说中,并没有魔国这个称呼,而是称其为北方的妖魔,只有世界制敌宝珠大王的诗... - 2015-08-15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六章 悬挂在天空的仙女之湖
  • 我看了看Shirley 杨等人,Shirley 杨无奈地耸了耸肩,胖子倒毫不在乎,觉得人多热闹,大金牙冲我偷着龇了龇牙,那意思是这些包袱你们算是背上了。 我心想这他妈港农是打算全家去度假,老婆孩子保镖都齐了,正琢磨着怎么想个说辞,让明叔打... - 2015-08-15
  • 第二十章 李兰非常坚强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光头和宋钢永远都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李兰如此坚强,从她走出长途汽车站看到李光头和宋钢哇哇大哭,一直到跪在地上将染上血迹的泥土包起来,回到家中又看到血肉模糊的尸体,再去买回来一具薄板棺材,让棺材... - 2018-02-01
  • 第二十章 吴省钦欺友戏姗姗 福康安豪奢周公庙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吴省钦几个人当晚为刘保琪饯行吃酒,直到起更时方散。翰林院历来是个熬夜当差衙门,六部里票拟出来的文告,经军机处批转,发到翰林院,掌院学士分派翰林起草正式文书。有点类似我们今日的文办秘书,分给谁,谁就自己操心打熬写稿,衙门里积习既深,人人各... - 2019-02-01
  • 第二十章 李光头将破烂堆成小山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这时的李光头已经在县政府大门口将破烂堆成小山了,他改变了静坐示威的风格,只是在上班和下班的时候才盘腿坐在大门中央,其他时间进出大门的人不多,他就撅起屁股在破烂里乐此不疲地翻拣,他的屁股抬得比他的脑袋还高,围着破烂三百六十度转过去又转过来... - 2018-02-04
  • 第二十章 筵歌楼刘墉擒婪臣 持奸诈贪墨赖黑帐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国泰和于易简密议对策,有攻有守,攻得不着痕迹,守得严密周备,说得上是算无遗策。但刘墉压根没有那么多的花哨举动,也不照他的“老一套”钦差巡视规矩办理。当晚就发来钧谕,说要在济阳县就地赈灾察办案件。“何日抵济南,另当行文通告”,又在谕中削切... - 2019-01-28
  • 第二十章 变生时腋_龙孙_故事大全
  •   “放手?”谢广义白胖圆脸上,布满了杀气,咬牙切齿的道:“我恨不得立时就杀了你!”  说话时,右手掌心催动真气,源源朝他脉门攻入。  方振王虽然运功抗拒,但那一缕极阴极寒之气,竟然如水银泻地,无孔不放,一丝丝迅速的渗入自己体内。  邓公朴... - 2018-02-03
  • 第二十章 惧泄密疑心生暗鬼 用谋权明言议废立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刘金标被人架着回了班府,此时班布尔善刚送走泰必图,见他血淋淋地回来,吓得酒也醒了一半,忙问:“这是怎么了?”  听几个亲兵七嘴八舌地诉说完巡防衙门无理劫人的事,他听过以后倒犯了踌躇。巡防衙门正是他近日极力拉拢结纳的,怎会如此不肯给面子?... - 2018-12-23
  • 第二十章 小王子发现了一条大路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在沙漠、岩石、雪地上行走了很长的时间以后,小王子终于发现了一条大路。所有的大路都是通往人住的地方的。  “你们好。”小王子说。  这是一个玫瑰盛开的花园。  “你好。”玫瑰花说道。  小王子瞅着这些花,它们全都和他的那朵花一样。  “你... - 2018-03-22
  • 第二十章 降魔经文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要知少林寺五位长老,各主一院,其中以戒律院所执行的寺中清规,历代相传,寺中有几种极为秘密的功夫,只有当了戒律院住持,才能练习。因此在武功修为上,戒律院住持该是少林寺首屈一指之人。如今连戒律院住持慈善大师都被贼人劫持,这自然是非常严重的事... - 2018-05-17
  • 鬼吹灯1 第四卷 昆仑神宫 第七章 轮转佛窟
  • 等这些闲杂人等散去之后,我才对喇嘛说明了来意,想去找魔国邪神的古墓求喇嘛阿克为我们的探险队物色一位熟悉魔国与岭国历史的唱诗人兼向导。 铁棒喇嘛说挖掘古冢,原是伤天害理的事,但挖魔国的古墓就不一样了。魔国的墓中封印着妖魔,是对百姓的一大威胁... - 2016-03-06
  • 第二十章 坐而论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许惊弦张口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  明将军继续道:“在我的设想中,以剌明计划为幌子,御泠堂作内应,即可一举剿灭泰亲王,扫平滇贵反叛势力……”  许惊弦脱口道:“下一步呢?便是你拥兵自立,反攻京师,最终登上皇位,得偿天后遗愿么?”  明将... - 2018-06-15
  • 第二十章 昔日血仇今犹痛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三人结义已毕,俞千山早听江湖传闻说苏探晴替摇陵堂出使炎阳道之事,此刻看他与擎风侯义女同路,自然不假。问起来才知道要相救顾凌云的内情,俞千山道:二弟敬可放心,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相救顾凌云之事大哥义不容辞,待振武大会一完,我便与你们同去... - 2018-06-18
  • 第二十章 制服了三个刺客的十八罗汉立刻围过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一旁有几个汉子也鼓噪起来:“拦住这老头,没准他也是个刺客呢!”  一听又有刺客,制服了三个刺客的十八罗汉立刻围过来,边上几个汉子齐齐向柳公权一指:“就是他,方才大家都在看热闹,就他神色慌张拼命往外挤,肯定跟刺客是一路!”  几个武僧一听... - 2018-06-10
  • 第二十章 南宫放一扫温文尔雅的模样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地契  扬州羽仙楼一间僻静的茶室内,南宫放一扫温文尔雅的模样,气急败坏地质问垂头抽头旱烟的柳公权:“观音庵中,你为何不出手拿人?另跟你说你没发现目标,有个姑子从乳母手中抱走了孩子,直到最后关头才突然收手。以你的老到,不可能没看出那姑子是... - 2018-06-08
  • 第二十章 屠龙神剑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事有凑巧,就在他俩身影消失之后的次日天亮,穆存仪和闵悯及楼青云,在楼青云的引导之下也到达了铁心地庄!  当然,他们也由那石板门户走下了已被冰心姑娘和石承棋毁了的石防!  此时暗中却有一个人,正以怒恨而愕诧的目光,监视着穆存仪他们。  楼... - 2018-05-26
  • 第二十章 夜闯七星岩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东门奇汕汕笑了笑道:“道兄又误会了,兄弟只是怕他们有失,才跟在他们后面来的,详细情形兄弟也不大清楚。”  一面朝丁盛问道:“丁老弟,还是你来说吧!”  丁盛道:“晚辈是跟着他们留下的记号来的,钱电,你说说看。”  钱电道:“属下四人是暗... - 2018-06-01
  • 第二十章 假神医暗施迷香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时间渐渐过去,现在戍时已将过半,中院大厅灯火通明,棋子丁丁,薛神医和徐子桐早就杀了起来。  先前大家还围着观战,要叫旁观战的人不开口,那可比什么也难过。  所以就有人想了“棋旁不语真君子,落子无悔大丈夫”这两句辙儿,可见自古以来做真君子... - 2018-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