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嘴唇嚅动着的形状仿佛一个烙印_胭脂结_故事大全

  •   莺莺!

      那嘴唇嚅动着的形状,仿佛一个烙印,刻在她的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永无穷止地回放着。而那两个温柔无限的吐息,便似一句最为恶毒的咒语。

      不!

      这一句当时没来得及出口的反驳,却也久久地,一直在她舌尖上打滚。

      不,不是,不是我,不是

      身躯终于有了知觉。一点一滴的,从钝重到锋利,从遥远到切近,痛楚只用了极少的时间,便席卷了李歆慈的全身。那些痛提醒她忆起之前的恶斗被猎天鹰那把奇异的软剑穿透的右肩;大腿上被枪头扎到的伤口;胸膛上被李歆严刺入的创伤;李赤雷的飞镖在肋下拉开的口子林林总总数之不尽的刮伤,倒是微不足道了。

      这不计其数的痛楚发作起来,让李歆慈几乎忘了自己是谁、李歆严又是谁,她只想大声哀求什么人让自己干脆地死掉。

      这痛楚令她如盲如痴,直到唇上有湿布沾润后,她才发觉有人站在自己身边。这感觉更令她恐慌,因为自从十岁以后,她再没有过这种经历。她想睁眼,却是连这动作也不能,那人举止轻柔地把温湿的布挤进她嘴中,她品出油腥味,似乎不仅仅是水,竟是肉汁。

      是谁?

      李歆慈希望那人说一句话,然而那人却没有如她所愿,给她喂了些肉汁以后,便离开了。

      又被喂过两次肉汁后,她注意到面上的暖意,似乎是躺在太阳地里,还能感觉到身下压着细草。痛楚虽然依旧,丹田中却能勉强搜罗出一些真气,引气运转周身后,她终于睁开了双眼,却立即被直射的骄阳晃得紧闭。

      她忆起师尊当年说过,元婴真身若是大成,醒转后所有痛楚都能愈合,气脉至清至洁,几成不死之身。只是她初窥门径,能保住这条性命,已属不易,武功似乎还没废掉,就更该庆幸了。

      这时那人又过来,只是她已经预知,便闭了眼,等他走后,她微微启了道缝,在睫毛晃动中窥到一个背影

      是他?猎天鹰!

      一时百味杂陈,怔愣了好一会儿。

      等太阳将落时,猎天鹰又到来,他似乎咦了一声,李歆慈一瞬间紧张起来:他发现我醒了?紧接着,她听到他手中有极细薄的刃迎风抖动的声音,是那把软剑?她勉力提起一丝气力,凝在左手食指上,伺机而动。

      猎天鹰的脚步,一下一下,踏在她的身边,刀刃的寒意骤然刮上她的肌肤。

      啊!

      叽!

      猎天鹰的惊叫几乎与一只小兽的哀鸣同时响起。

      李歆慈奋力睁大眼,她的食指顶在猎天鹰的气海穴上,而猎天鹰手中那段似玉非玉的软剑,却插在她身侧一只硕大的田鼠身上。

      血在褐黄色皮毛上淌着,李歆慈本能地缩了下身子。

      猎天鹰表情怪异地问:你醒了?

      似乎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和语气来与她对话。

      李歆慈的手臂软落下来,她本也只有勉力举起的气力,便是瞄准了穴位,也不能对他有半点儿伤害。

      猎天鹰手中的剑倏地消失,这次她终于看清,那剑缩成了他指上一只白玉环。他蹲下身去,拎起那只田鼠,笑道:足有七斤吧,明儿的饭有着落了。

      拎在空中,这田鼠更显得肮脏,李歆慈大惊,想起莫非这些天吃的都是这个?她不由闭紧了眼,发出一声呻吟。

      我的伤势也很重,而且恐怕他们在四处搜捕你我,实在不便走出这山谷。这谷中兽类虽多,却以田鼠最多而易捕这东西其实很美味。

      李歆慈愤然想,他故意在恶心她。

      然而猎天鹰也不多理会她,自己架了火去煮那只田鼠。过了些时辰,他端了只泥土捏成的陶钵放在她身边,瞧了她一眼,转身走开,那意思似乎是不必我喂了吧。

      李歆慈翻过身去,瞪着那一碗浮着油沫的汤好一会儿,终于端起来,闭了眼睛呷了口。她皱皱眉,却还是当药般咕噜咕噜灌了下去。这时却发觉那肉炖得很烂,剔了骨头,又似乎加了点酸枣之类的果子调味,竟并不难吃。

      李歆慈喝完,身上微微出汗,终于又有了回归人世的感觉。她发现自己身下是一个干草编的垫子,头上有半片凸岩挡着。猎天鹰坐卧处离她有七八丈远,也是一样在岩下垫着些枯枝干草。

      两人之间隔着一股清泉,仿佛楚河汉界一般。

      过了一会儿,猎天鹰收了钵盂去。那泉水两侧岩石如犬牙参差,并且略有坡度,他端着汤汁,爬起来有些辛苦,显然受的伤还远没好。想必是因为她不能开口进食,他才炖成汤送来。

      她既醒转,猎天鹰次日再拿来的,便是半只串在树枝上,烤成焦黄的田鼠了。

      李歆慈努力凝聚真气,运功疗伤,起先痛苦不堪难以为继,后来终于渐有好转,没过几日,她便能坐立行走,只是不免如学步婴儿,笨拙可笑。

      然而她大为振奋,第一桩事,便是去泉水中洗涮。在荒野呆了许多时日,衣衫上早积满泥垢,通体不快。然而她走到泉水边时,再往下一步,就扑通一声,直栽进水中,跌了个头晕眼花。

      她索性摊开手脚这么躺着,水的冲力甚大,带走尘土,太阳当空直射,也不是那么寒冷。然而过了片刻,她听到猎天鹰走过来,一惊想翻爬起来,却一时动弹不得。李歆慈眼前骤然变暗,猎天鹰站在了她身边,挡住了她头上的阳光,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一眼。她忽然羞恨交集,比作生死之搏时更为惶恐。

      幸而猎天鹰只瞥了她一眼,却往上游走了两步,用钵盛了水,回自己那边去了。

      李歆慈松了一大口气,翻身起来,临水一照,发觉头上又多了个青紫的大包,加上之前那数之不尽的擦碰伤痕,这张脸实在有些狼狈。

      她悻悻然,费了老大劲才翻爬着上了平地。躺上草垫时,觉得一身骨架子都快散了。她之前对猎天鹰的视若无睹略有感激,此时却微微生出点恨意来。

      次日醒来,李歆慈却发觉离身侧一丈处放着根削好的拐杖,取来一用,倒是轻便结实。她撑着走出几步,不自由主地唉了一声,然而又怔忡着,不知这一声叹息从何而来。

      幸得她臂伤在右边,腿伤却是在左侧,她能用左臂执杖,右腿行走。尝试一会儿后,便能很自在地下沟上坡,去溪中饮水。

      水中有游鱼,看起来细嫩白净,远比那田鼠顺眼得多。李歆慈在身上摸索了一会儿,一应物品都没了,只发间还别着两枚珍珠发卡。她取了一枚下来,在水边石上打磨锋利了,凝神屏息,盯着鱼来鱼往。终于,发力射去,竟正中一条,鱼儿扑腾了两下,沉入溪底。

      她喜滋滋地踩进水中捞了出来。李歆慈自幼在普陀学艺,暗器功夫虽是李家家传,却没怎么用心学过。如今她功力尽失,却凭着目力与准头捕鱼成功,不由欢欣鼓舞。意犹未尽之余,她又打中一条,才用草串了提回去。李歆慈将猎天鹰给她盛汤的钵注了水,将整条鱼放进去,自己生了堆火烤着。发觉煮沸了,便端着喝了一口,竟噗的一声吐了出来。

      鱼汤苦涩腥臊,实在难以下咽。

      她端着钵子呆了会儿,苦笑着倒了,把另一尾鱼放在钵子里端去猎天鹰那里。猎天鹰也不多问,自顾自收下。李歆慈看着他拿剑剖鳞、剔腮、去胆,一面惭愧自己竟是整条扔进去煮的,一面又为这神剑作此用途而轻轻咂舌。

      猎天鹰不以为然地瞥了她一眼,她只好赶紧将这表情收起。

      天色暗了下来,火舌毕毕剥剥地往钵沿上窜,鱼在锅中沸腾着,渐渐冒出香味。李歆慈与猎天鹰隔着火堆坐下,焰光将两人的面目照得变幻无端。

      李歆慈终于开了口:你,为什么救我?

      我没救你,你自己有护体神功。猎天鹰似乎早已等着这一问,随口便说了出来。

      为什么不杀我?

      这个问题似乎有点难以回答,猎天鹰抽了几根柴出来,减了火,用绽了口的靴子踩来踩去,直到熄尽,方结结巴巴地道:你,呃,你曾经给过我公平决斗的机会,我想等你醒转过来,也给你一次机会。

      可我已经醒了很久了。李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1160-985.html - 2018-09-22
  • 第四章 菁儿吃得津津有味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晚饭很简单,却也是江南的风味,真不知他们从哪里弄来的。菁儿吃得津津有味。  没什么,公子不吃胡人的东西,我每天给他做南方菜。赤峰道。  菁儿想起了什么:庄子里别的人呢?我怎么一个也没看见。  赤峰微微一笑:没有什么别的人,这里一直以来都... - 2018-12-12
  • 第四章 落鸿岭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黑精卫从怀中取出一物,随手往上一扔,那东西破开了覆在仙人柱上的狍皮而去,却正是一把锤子。乌沉沉的锤子很快就没入了夜色之中,甚至没有发出丝毫声息。被掀开的狍皮在风中略略扇动,冷风袭入小屋,锅下火焰骤然一灭。婴孩也似觉得不对劲,爬到了黑精卫... - 2018-12-11
  • 第四章 冬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坐在妆台前,略略晃动头颅,让那对黑珍珠耳坠在面颊两侧晃动,如两滴从最深的夜里坠落的眼泪,悬在腮畔,将坠未坠。  数月前那个南海客人携这珍珠至苏城开价时,所有人惊叫起来,以为他疯了,一对珍珠居然敢叫出这么高的价。而当弱飖把它们买下来时... - 2018-12-11
  • 第四章 地室救人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毒药暗器是什么?石中英根本没有看到。  因为这枚毒药暗器,是假冒阿荣的人,打出一蓬蓝芒之后,石中英往后仰倒之时,从他身后打来的。他甚至连发这枚毒药暗器的人,都没有看到!  石中英怔怔的看着乌黑的骨格,变成一滩泥水,黑水又逐渐渗入泥地!... - 2018-11-29
  • 第四章 群英会_引剑珠
  •   迫风刀夏侯年大怒道:“小子你敢瞧不起我?”  毒孩儿道:“你可想在我手底下试试?”  追风刀夏侯年虎的站起身来,喝道:“小子,你站出来,夏候年倒要伸量伸量你有多少本领?”  毒孩儿忽然夹了筷子菜,边吃边道:“不用比了,我懒得和你动手,你... - 2017-12-29
  • 第四十四章 多事之秋_引剑珠
  •   中间那个汉子嘿然道:“朋友那是有意来混充的了,嘿嘿你昨晚是不是在东兴栈投宿,咱们一早就等着你了!”  话声一落,突然挥了挥手,他这一挥手,村中陆续走出了六七名仅子,同时韦宗方身后,也出现了四五个人,刹那间,已把韦宗方围在当中。  韦宗方... - 2017-12-30
  • 第四十四章 此情难已一少躬碧落 化身无数五岳闹魇宫_纵鹤擒龙
  •   却说我国南海的海南岛,原名叫做琼州岛,北与雷州半岛相望,为我国第一大岛。  四季皆夏,十分炎热,土壤肥沃,天产丰富,惜至今犹在半荒凉状态之下。山脉系粤桂间的勾漏山脉,分支南走,由雷州半岛越南,起而为五指山脉,因黎人环居其下,又称黎母岭。... - 2017-12-28
  • 第四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纵是分离情也重_白衣紫电
  •   “老先生,您知不知道,大约两个月左右,阴阳壁上摔下一个人?”连莲这些日子一直未离阴阳壁周围二、三十里的范围。  这老人摇摇头,道:“不知道有没有,自古以来,从阴阳壁上掉下来的人,没有一个是活的。”  这老人明明说的是实话,但连莲不喜欢听... - 2017-12-26
  • 第四十四章 多事之秋_引剑珠
  •   中间那个汉子嘿然道:“朋友那是有意来混充的了,嘿嘿你昨晚是不是在东兴栈投宿,咱们一早就等着你了!”  话声一落,突然挥了挥手,他这一挥手,村中陆续走出了六七名仅子,同时韦宗方身后,也出现了四五个人,刹那间,已把韦宗方围在当中。  韦宗方... - 2017-12-30
  • 老子·道德经 第四十四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①?得与亡孰病②?甚爱必大费③,多藏必厚亡④。故知足不辱⑤,知止不殆,可以长久。[译文]声名和生命相比哪一样更为亲切?生命和货利比起来哪一样更为贵重?获取和丢失相比,哪一个更有害?过分的爱名利就必定要付出更多的... - 2017-12-31
  • 第四章 假快活三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上官平立即收起信笺,把信封往怀中一塞,朝小沙弥道:“小师父,谢谢你了。”小沙弥道:“不用谢。”合十一礼,返身退出。  祝茜茜问道:“上官兄,是什么人送信给你呢?”  上官平从没说过谎,不禁脸上一热,说道:“是我一个朋友写来的。”  他怕... - 2018-01-04
  • 老子 道德经 第四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道冲①,而用之有弗盈也②。渊呵③!似万物之宗④。锉其兑⑤,解其纷⑥,和其光⑦,同其尘⑧。湛呵⑨!似或存⑩。吾不知其谁之子,象帝之先⑾。[译文]大“道”空虚开形,但它的作用又是无穷无尽。深远啊!它好象万物的祖宗。消磨它的锋锐,消除它的... - 2018-01-01
  • 第四章 帘幕间隐隐透出烛光_紫玉香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_寓言
  •   后院,正是内宅。一排七间楼宇,此时只有靠东首的一角小楼上,雕窗未掩,帘幕间隐隐透出烛光!  一阵轻风,从窗户间吹入,银烛摇红,随着轻微晃动!  突然间,这一间布置华美的香闺当中,已经多了一个蒙面黑衣人!  这黑衣人中等身材,脸上蒙着黑布... - 2017-12-31
  • 第四章 独闯白石_白衣侠_故事_童话故事_儿童故事_寓言故事_睡前
  •   独闯白石白云燕取起两支长剑,一齐佩上。  月儿已经走在前面引路。  白云燕随着她跨出房门,一路行出庙门,只见庙门口停着一辆马车。  月儿走近车厢,一手打起车帘,说道:“白相公请上车。”  白云燕问道:“教主呢?”  只听车中传出修蕙仙娇... - 2017-12-31
  • 第四十四章 巧妙安排_珍珠令
  •   林子清道:“你就是姜一贵,对不?”  那人在黑暗之中,看不清人面,他听林子清一口叫出他姓名,惊异的道:“你认识我?你……”  林子清证实他就是姜一贵,就不用多费口舌,不待他说完,举手一指,点了他昏穴,随手夹起,转身就走。回到那间矮屋,木... - 2017-12-24
  • 第四章 自命不凡_珍珠令
  •   凌君毅身形一停,立即朝脚下看去,又并无异状,但方才跃起之时,分明有一股力道,扯着自己足踝,不觉冷声道:“你用什么东西,偷袭了在下?”玄衣罗刹眼彼荡漾,格格笑道:“系足红丝。”右手轻轻一扬,“嘶”的一声,一缕细得几乎看不清的黑线,直向凌君... - 2017-12-24
  • X04第四章 神师收四徒_日志故事
  •   转眼三年过去了,一天,萧空四人在后山玩2打2的测试武功游戏。萧空和林夕一组,唐龙和魏纹一组。  萧空对唐龙,唐龙使一个饿虎扑食,萧网上一蹦,来了一个推窗望月,唐龙往后退了一步,萧空没打着。林夕这边... - 2017-12-10
  • 第四章 断眉秃鹰_北山惊龙
  •   毕玉麟瞧着三人退去,回头笑道:  “贤弟,原来你在丐帮中身份极高,愚兄倒失敬了。”  孙燕点头道:  “我爹当年原是丐帮中五位执事长老之一。”接着眨一眨眼睛,奇道:  “噫!大哥,你不是说没在江湖走过,怎会知道丐帮的?”  毕玉麟道: ... - 2017-12-10
  • 第四章 拙不识君_梵林血珠
  •   智野不但听法玄大师说了南北禅宗纷级争的由来,还说起了他的身世.据懒和尚告诉监寺,智野是正定县西郊一个陈姓农夫家把他收养的.当时智野不过两岁多,抚养他的父母被人杀死.据懒和尚说,他的生身父母究竟是谁,完全是一笔糊涂帐。  他把智野从定县带... - 2017-12-06
  • 第四章 姬天云直奔天魔谷_紫衣玉箫
  •   第二天一早,起身用过早饭,由于白天施展轻身功夫不便,姬天云叫店主代买了两匹骏马,二人各乘一匹,直奔天魔谷方向去。  中午二人赶到一座大镇,进入一家叫群英居的客栈,二人走到楼上,在靠窗口处的一张桌子上坐下,要了酒饭,正在吃喝之际。  楼下... - 2017-11-28
  • 第四章 萃英别庄(2)_酒狂逍遥生
  •   项伟功叹口气道:“宇文兄,老夫愧对武林,但终不服天灵教的毒辣手段,今日借兄等之力,反了天灵教,还望各位助一臂之力!”  众人这才知道项家父子起了反叛之心。  老秀才道:“该如何办,项兄只管说!”  项伟功道:“老夫被天灵教所迫,由开封迁... - 2017-11-26
  • 第四十四章 尽入彀中_北山惊龙
  •   双龙堡崛起江湖,已经两年了,这两年来,江湖上已不知有多少人毁在他们的手下。  两年前,双龙堡的落成大典上,双龙堡主在一招之间,杀败七个顶尖高手,人们记忆犹新!  但两年之后,五大门派又有北山之约了。  难道是五大门派在武功上,已有足够自... - 2017-12-14
  • 第四章 三百多级石级才登上小山_东风传奇
  •   举步走出客厅,领着谷飞云由长廊一路往后,穿过一座穿堂,迎面就是一道宽阔的登山石级,洁白如玉,光可鉴人。  这道石级足有三百多级,才登上小山,山顶是一片平整的平台,铺以白玉,四周围着白石栏杆,中间盖了一座碧瓦覆顶,白石为墙的精致楼宇,当真... - 2017-12-15
  • 第四章 夜窥隐秘_彩虹剑
  •   如玉急忙单膝一届,说道:“小婢叩见堡主。”  夏云峰一摆手,笔直走近榻前,亲自察看了范义的尸体,双手一拱,黯然道:“老管家,你是范家三代忠仆,你的责任,到此已了,就好好的安息吧,范贤侄自有老夫会照顾他的,你只管放心吧!”  说罢,一脸虔... - 2017-12-20
  • 第四章 奇事迭出_翠莲曲
  •   方玉琪陡然眼睛一亮,问道:“姊姊,你几时碰上百草仙翁葛老前辈的?”  吕雪君温柔的道:“你躺下来,姊姊就告诉你咯!”  她真像大姊似的在哄骗着小弟弟,方玉琪拗不过她,只好依言躺下,一面说道:“好姊姊,你现在总可以说了。”  吕雪君嫣然一... - 2017-12-20
  • 第四十四章 只听房门外响起一个男子声音_东风传奇
  •   只听房门外响起一个男子声音说道:  “四公子在房里吗?属下高升、孙发有要事奉陈。”  谷飞云冷然道:  “进来。”  高升、孙发两人相偕走入,看到辛七姑也在房中,立时一齐躬身道:  “属下见过四公子、七公子。”  谷飞云颔首道:  “二... - 2017-12-18
  • 第四章 离别伤情_须弥怪客
  •   如同做梦一般,一场浩劫就此过去。  柳震夫妇和东方敏一家仍然没有清醒过来,他们怔怔地望着满地横尸,站着发呆。  萧笛却在指挥庄丁,把尸体扛到庄外去掩埋,莫威跟在他身边,真是亦步亦趋。  柳媚极感兴趣地注视着萧笛,心中仍然无法判断他究竟有... - 2017-12-16
  • 第四章 姜太公在此_一剑破天骄_故事大全
  •   毕云秋听得出声来,说道:“他写一张‘姜太公在此,百无禁忌’就这么管用吗?”  凌干青道:“愚兄听家师说,那人就是姜太公姜竹坡,昔年人称武林福星的前辈奇人。”  毕云秋道:“我怎么没听人说过?”  凌干青道:“这是五十年以前的事,贤弟自然... - 2018-01-05
  • 第四章 昆仑一脚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矮小老道笑道:“自然认识,不然,老道怎会一眼就认出你是耿老儿的徒弟?”  尹天骐肃然道:“晚辈不知道长是家师故友,多多失礼?不知道长名号如何称呼?”  矮小老道嘻嘻一笑,道:“老道已有多年没在江湖走动。当年和令师相识的时候,还没穿上这身... - 2018-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