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潘金莲私仆受辱 刘理星魇胜求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可怜独立树,枝轻根亦摇。

      虽为露所浥,复为风所飘。

      锦衾襞不开,端坐夜及朝。

      是妾愁成瘦,非君重细腰。

      话说西门庆在院中贪恋桂姐姿色,约半月不曾来家。吴月娘使小厮拿马接了数次,李家把西门庆衣帽都藏过,不放他起身。丢的家中这些妇人都闲静了。别人犹可,惟有潘金莲这妇人,青春未及三十岁,欲火难禁一丈高。每日打扮的粉妆玉琢,皓齿朱唇,无日不在大门首倚门而望,只等到黄昏。到晚来归入房中,粲枕孤帏,凤台无伴,睡不着,走来花园中,款步花苔。看见那月洋水底,便疑西门庆情性难拿;偶遇着玳瑁猫儿交欢,越引逗的他芳心迷乱。当时玉楼带来一个小厮,名唤琴童,年约十六岁,才留起头发,生的眉目清秀,乖滑伶俐。西门庆教他看管花园,晚夕就在花园门首一间小耳房内安歇。金莲和玉楼白日里常在花园亭子上一处做针指或下棋。这小厮专一献小殷勤,常观见西门庆来,就先来告报。以此妇人喜他,常叫他入房,赏酒与他吃。两个朝朝暮暮,眉来眼去,都有意了。

      不想到了七月,西门庆生日将近。吴月娘见西门庆留恋烟花,因使玳安拿马去接。这潘金莲暗暗修了一柬帖,交付玳安,教:“悄悄递与你爹,说五娘请爹早些家去罢。”这玳安儿一直骑马到李家,只见应伯爵、谢希大、祝实念,孙寡嘴,常峙节众人,正在那里伴着西门庆,搂着粉头欢乐饮酒。西门庆看见玳安来到,便问:“你来怎麽?家中没事?”玳安道:“家中没事。”西门庆道:“前边各项银子,叫傅二叔讨讨,等我到家算帐。”玳安道:“这两日傅二叔讨了许多,等爹到家上帐。”西门庆道:“你桂姨那一套衣服,捎来不曾?”玳安道:“已捎在此。”便向毡包内取出一套红衫蓝裙,递与桂姐。桂姐道了万福,收了,连忙分付下边,管待玳安酒饭。那小厮吃了酒饭,复走来上边伺候。悄悄向西门庆耳边说道:“五娘使我捎了个帖儿在此。请爹早些家去。”西门庆才待用手去接,早被李桂姐看见,只道是西门庆那个表子寄来的情书,一手挝过来,拆开观看,却是一幅回文锦笺,上写着几行墨迹。桂姐递与祝实念,教念与他听。这祝实念见上面写词一首,名《落梅风》,念道:

      黄昏想,白日思,盼杀人多情不至。因他为他憔悴死,可怜也绣衾独自!

      灯将残,人睡也,空留得半窗明月。眠心硬,浑似铁,这凄凉怎捱今夜?

      下书:“爱妾潘六儿拜。”那桂姐听毕,撇了酒席,走入房中,倒在床上,面朝里边睡了。西门庆见桂姐恼了,把帖子扯的稀烂,众人前把玳安踢了两脚。请桂姐两遍不来,慌的西门庆亲自进房,抱出他来,说道:“分付带马回去,家中那个淫妇使你来,我这一到家,都打个臭死!”玳安只得含泪回家。西门庆道:“桂姐,你休恼,这帖子不是别人的,乃是我第五个小妾寄来,请我到家有些事儿计较,再无别故。”祝实念在旁戏道:“桂姐,你休听他哄你哩!这个潘六儿乃是那边院里新叙的一个表子,生的一表人物。你休放他去。”西门庆笑赶着打,说道:“你这贱天杀的,单管弄死了人,紧着他恁麻犯人,你又胡说。”李桂卿道:“姐夫差了,既然家中有人拘管,就不消梳笼人家粉头,自守着家里的便了。才相伴了多少时,便就要抛离了去。”应伯爵插口道:“说的有理。你两人都依我,大官人也不消家去,桂姐也不必恼。今日说过,那个再恁,每人罚二两银子,买酒咱大家吃。”于是西门庆把桂姐搂在怀中陪笑,一递一口儿饮酒。少倾,拿了七锺茶来,馨香可掬,每人面前一盏。应伯爵道:“我有个曲儿,单道这茶好处:【朝天子】这细茶的嫩芽,生长在春风下。不揪不采叶儿楂,但煮着颜色大。绝品清奇,难描难画。口里儿常时呷,醉了时想他,醒来时爱他。原来一篓儿千金价。” 

      谢希大笑道:“大官人使钱费物,不图这‘一搂儿’,却图些甚的?如今每人有词的唱词,不会词,每人说个笑话儿,与桂姐下酒。”就该谢希大先说,因说道:“有一个泥水匠,在院中墁地。老妈儿怠慢了他,他暗把阴沟内堵上块砖。落后天下雨,积的满院子都是水。老妈慌了,寻的他来,多与他酒饭,还秤了一钱银子,央他打水平。那泥水匠吃了酒饭,悄悄去阴沟内把那块砖拿出,那水登时出的罄尽。老妈便问作头:‘此是那里的病?’泥水匠回道:‘这病与你老人家的病一样,有钱便流,无钱不流。’”桂姐见把他家来伤了,便道:“我也有个笑话,回奉列位。有一孙真人,摆着筵席请人,却教座下老虎去请。那老虎把客人都路上一个个吃了。真人等至天晚,不见一客到。不一时老虎来,真人便问:‘你请的客人都那里去了?’老虎口吐人言:‘告师父得知,我从来不晓得请人,只会白嚼人。’”当下把众人都伤了。应伯爵道:“可见的俺们只是白嚼,你家孤老就还不起个东道?”于是向头上拨下一根闹银耳斡儿来,重一钱;谢希大一对镀金网巾圈,秤了秤重九分半;祝实念袖中掏出一方旧汗巾儿,算二百文长钱;孙寡嘴腰间解下一条白布裙,当两壶半酒;常峙节无以为敬,问西门庆借了一钱银子。都递与桂卿,置办东道,请西门庆和桂姐。那桂卿将银钱都付与保儿,买了一钱猪肉,又宰了一只鸡,自家又陪些小菜儿,安排停当。大盘小碗拿上来,众人坐下,说了一声动箸吃时,说时迟,那时快,但见:人人动嘴,个个低头。遮天映日,犹如蝗蚋一齐来;挤眼掇肩,好似饿牢才打出。这个抢风膀臂,如经年未见酒和肴;那个连三筷子,成岁不筵与席。一个汗流满面,却似与鸡骨秃有冤仇;一个油抹唇边,把猪毛皮连唾咽。吃片时,杯盘狼藉;啖顷刻,箸子纵横。这个称为食王元帅,那个号作净盘将军。酒壶番晒又重斟,盘馔已无还去探。正是:珍羞百味片时休,果然都送入五脏庙。

      当下众人吃得个净光王佛。西门庆与桂姐吃不上两锺酒,拣了些菜蔬,又被这伙人吃去了。那日把席上椅子坐折了两张,前边跟马的小厮,不得上来掉嘴吃,把门前供养的土地翻倒来,便剌了一泡[禾囗也]谷都的热屎。临出门来,孙寡嘴把李家明间内供养的镀金铜佛,塞在裤腰里;应伯爵推斗桂姐亲嘴,把头上金琢针儿戏了;谢希大把西门庆川扇儿藏了;祝实念走到桂卿房里照面,溜了他一面水银镜子。常峙节借的西门庆一钱银子,竞是写在嫖账上了。原来这起人,只伴着西门庆玩耍,好不快活。有诗为证:

      工妍掩袖媚如猱,乘兴闲来可暂留。

      若要死贪无厌足,家中金钥教谁收?

      按下众人簇拥着西门庆饮酒不题。单表玳安回马到家,吴月娘和孟玉楼、潘金莲正在房坐的,见了便问玳安:“你去接爹来了不曾?”玳安哭的两眼红红的,说道:被爹踢骂了小的来了。爹说那个再使人接,来家都要骂。”月娘便道:“你看恁不合理,不来便了,如何又骂小厮?”孟玉楼道:“你踢将小厮便罢了,如何连俺们都骂将来?”潘金莲道:“十个九个院中淫妇,和你有甚情实!常言说的好:船载的金银,填不满烟花寨。”金莲只知说出来,不防李娇儿见玳安自院中来家,便走来窗下潜听。见金莲骂他家千淫妇万淫妇,暗暗怀恨在心。从此二人结仇,不在话下。正是:

      甜言美语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不说李娇儿与潘金莲结仇。单表金莲归到房中,捱一刻似三秋,盼一时如半夏。知道西门庆不来家,把两个丫头打发睡了,推往花园中游玩,将琴童叫进房与他酒吃。把小厮灌醉了,掩上房门,褪衣解带,两个就干做一处。但见:一个不顾纲常贵贱,一个那分上下高低。一个色胆歪邪,管甚丈夫利害;一个淫心荡漾,纵他律法明条。百花园内,翻为快活排场;主母房中,变作行乐世界。霎时一滴驴精髓,倾在金莲玉体中。

      自此为始,每夜妇人便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1236-988.html - 2018-10-01
  • 第十章 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漫漫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露出那瑰丽无伦的七层琉璃塔,雏形初具,就夺去了太阳的光辉。原来,琉璃塔就埋在菁儿住的不动的沙丘下面。塔的最高处,装满琉璃的小屋和注定要牺牲的少女,将要变成最为辉煌耀眼的琉璃顶,照耀拜火教的灿烂前程。  赤... - 2018-12-12
  • 第十二章 酒楼奇遇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一路仍然没遇上一个人,这情形,自然是大大的反常!  意外的平静,反而使有一种阴沉、恐怖的感觉。  进入月洞门,就是书房了,一片小小的花圃,三间精舍,在夜色之中,仍然一片阴沉死寂!  石中英到了此时,心头也不禁渐渐泛起了忧虑!  蓝老前辈... - 2018-11-29
  • 第八十二回 陈敬济弄一得双 潘金莲热心冷面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闻道双衔凤带,不妨单着鲛绡。夜香知为阿谁烧?怅望水沉烟枭。云鬓风前绿卷,玉颜想处红潮,莫交空负可怜宵,月下双湾步俏。右调《西江月》  话说潘金莲与陈敬济,自从在厢房里得手之后,两个人尝着甜头儿,日逐白日偷寒,黄昏送暖。或倚肩嘲... - 2018-10-23
  • 第三章 秋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从沉甸甸的尸身中抽回了刀,看着那人无声无息地沉下水。血色从刀口中涌了出来,袅袅升起在水中,就如烟花在夜空中绽放。  五年了,弱飖望了望手中的刀,自那夜杀了顾大少后,这把缅刀就已成为她手臂的一部分。雷老爷子传她的断流刀法,终于也已练成... - 2018-12-11
  • 第十二回 玄奘秉诚建大会 观音显象化金蝉_西游记_小说
  •       诗曰:龙集贞观正十三,王宣大众把经谈。道场开演无量法,云雾光乘大愿龛。御敕垂恩修上刹,金蝉脱壳化西涵。普施善果超沉没,秉教宣扬前后三。贞观十三年,岁次己巳,九月甲戌初三日,癸卯良辰。陈玄奘... - 2018-02-23
  • 第四章 冬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弱飖坐在妆台前,略略晃动头颅,让那对黑珍珠耳坠在面颊两侧晃动,如两滴从最深的夜里坠落的眼泪,悬在腮畔,将坠未坠。  数月前那个南海客人携这珍珠至苏城开价时,所有人惊叫起来,以为他疯了,一对珍珠居然敢叫出这么高的价。而当弱飖把它们买下来时... - 2018-12-11
  • 猫戴手套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个老猫教一群小猫学习捕老鼠。开始,老猫给小猫讲应该怎样逮老鼠。碰到有老鼠来了,就轻唤一声。小猫们顿时静了下来,悄无声息地向四周隐蔽,老猫迅急地蹿到角落里。一只老鼠从洞里溜了出来。只见那老猫屏声静气地待着。等老鼠稍近的时候,就快若闪... - 2018-12-11
  • 狮子、普罗米修斯与象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狮子经常抱怨普罗米修斯,尽管普罗米修斯把他创造得高大威武,给他下颚装备了锐利牙齿作武器,给他脚装上有力的爪子,使他比别的动物更强大。但他仍说:“可我还是怕那公鸡。”普罗米修斯说:“你为什么毫无道理地责怪我... - 2018-12-11
  • 会长的蛋糕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米尔总能在奶奶那里找到些事情做。一天,她用一个旧贝壳在院子里挖了起来。  狗摇着尾巴走过来说:“喂!你在干什么呢?”  “我要做个蛋糕,”米尔说,“现在我要挖个坑。”  于是,狗帮着她挖了起来。一会儿,他们就在院子里挖了个坑。米尔说:“... - 2018-12-11
  • 小鸟布丁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个寒冷的早晨,狐狸打开冰箱。“讨厌!只有干面包和一根老芹菜。说不定狗熊在做什么好吃的呢。”  他想到狗熊擅长做的食品——苹果派、巧克力布丁、蜂蜜坚果蛋糕。“也许他会邀请我去他家吧。”  狐狸拿起电话。“你今天要做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吗?”... - 2018-12-11
  • 落鸿火 序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正是芒种时节,南方早应是繁花似锦百鸟争春,可在这小兴安岭北麓之境,严冬的脚步才刚刚离去。江面虽已解冻,犹有大片残冰不时从顾澄眼前漂过。此处正有一道支流入江,浮冰夺河而下,在入江口相互碰撞堆积,终于轰隆隆一声巨响,有一座摞得老高的冰山顷刻... - 2018-12-11
  • 第一章 拉嘎镇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溯河北上,于未正时分到达了乌拉嘎镇。站在河岸上俯视小镇,只见得蒙古人惯戴的四片瓦、女真人的圆顶帽、赫哲人和鄂伦春人的狍皮帽在街间拥挤不堪。通红的火光从乍起乍落的皮帘子内泄出,说笑吵闹声漫过了帽子汇成的河流淌进顾澄的耳中。虽说雨点伴着... - 2018-12-11
  • 红鼻鼠的魔法种子 - 睡前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红鼻鼠很想成为一个会魔法的老鼠。于是,他从老树精图书室借来了一本《魔法宝典》。他翻开第一页,跳了进去,仔细地阅读起来。“好大的一片树林呀!”红鼻鼠细心地在树间找寻,他担心魔法和咒语会藏在哪一根树枝上,或者枝丫间的鸟窝里。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 - 2018-12-12
  • 渔夫与小梭鱼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渔夫把网撒到海里,捕到了一条小梭鱼。那可怜的小鱼求渔夫把它放了,说他还太小了。他又许愿说:“待我长大后,再捉住我,将对你更有好处。”渔夫说:“现在我若放弃手中的小利,而去追求那希望渺茫的大利,那我岂不成了... - 2018-12-12
  • 大鱼小鱼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鱼爸爸和鱼妈妈为了繁衍子孙,双双对对逆流而上结伴同行。他们冒着天大的风险到达上游浅水区撒下种子,播种希望。不多久,鱼卵孵化了,小鱼儿在温暖安全的浅水区渐渐长大。虽然无忧无虑,却可惜见不到爸爸妈妈。一只青蛙告诉小鱼儿:“你们的爸爸... - 2018-12-12
  • 落鸿火 尾声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天快要亮了,这是顾澄一生中最为漫长的一夜。  山岭上依旧有烟火之光出没,那是李家子弟在翻山越岭地寻找黑精卫,他们必须要找到她。付出了这样惨重的代价,若是李家还不能将黑精卫击毙的话,那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顾澄被... - 2018-12-11
  • 第四章 落鸿岭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黑精卫从怀中取出一物,随手往上一扔,那东西破开了覆在仙人柱上的狍皮而去,却正是一把锤子。乌沉沉的锤子很快就没入了夜色之中,甚至没有发出丝毫声息。被掀开的狍皮在风中略略扇动,冷风袭入小屋,锅下火焰骤然一灭。婴孩也似觉得不对劲,爬到了黑精卫... - 2018-12-11
  • 第二章 马湖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一出店子,顾澄就不自觉裹紧了衣袍,方才坐在火塘边暖热了的身子顿时有些发僵。他从丹田中引出一股真气来,一面暖和全身,一面动用通犀心眼盯紧了最后的那名鹞鹰。街上已经清静下来了,只有酒醉的猎人哼着不成调的歌谣在泥泞中挣扎;从两侧帘缝里透出来的... - 2018-12-11
  • 第三章 人柱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觉得有两点灼热的钢针在他周身大穴扎下,每至一穴都痛不可当。经脉被烧焦了一般。那热力与体内寒气都不能舒通,便混在一处。整个人越来越轻飘,好像要飞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两根钢针突然熔成了铁水探进了他的灵台大穴。  啊!顾澄好似从云端突... - 2018-12-11
  • 鸟儿被迫离巢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荒无人烟的大漠中,有一棵枯死的老树,老树的枝头有一个简陋的鸟巢,鸟巢里有一只鸟儿终日忍饥挨饿,艰难度日。  一日,大漠刮起了沙暴,那棵枯树被连根拔起卷走了。  这只可怜的鸟儿为了寻找新的藏身之处,不得不飞行数千米,终于发现了一片绿... - 2018-12-10
  • 第十二回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朝天门下已有三四万人群,且是愈聚愈多,有些是排列整齐的的云军士卒,他们虽不听从将领的约束跑进了城来,但多年行伍所成的习性使得他们自觉地聚在一处。另一些散乱的身着战袍的将士,他们大多是外地军中的标将队长之类,功勋著卓而蒙恩参与大典的。其它... - 2018-09-25
  • 第十六章 寒衣隧道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盂双双道:“什么叫当今武林盟主?”  张正林道:“武林,就是天下会武功的人的统称,盟主,就是天下各门各派会武的人,公举出来的领袖。”  孟双双娇靥上升起了欣喜和惊异之色,说道:“这么说,白哥哥的爹是天下会武功的人中,算他最大了。”  张... - 2018-11-29
  • 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是个难题!  石中英不加思索,冷冷的道:“孟耐德会答应么?”  玄衣女格的笑道:“你去说,耐德一定会答应的,因为继承耐德的盂公主,在我手里。”  这话听的石中英怵然一惊,双目精芒暴射,一袭蓝衫登时鼓了起来,大喝道:“你把她怎么了?” ... - 2018-11-30
  • 第十八章 巧得火丹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但另一半却古干盘空,枝叶茂盛,宛如大半把雨伞,撑在烈日之下。  石中英才一坐下,陡觉胸头一阵蠕动,愈来愈剧,呼吸受到巡迫,几乎快到窒息,坐着的人,只是仰首向天,不住的喘息。  封君萍看他神色有异,分明蛊毒业已发作,心弦不禁一阵震撼,暗暗... - 2018-11-30
  • 第十五章 苗女情深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白士英道:“张兄对九里龙的情形倒是熟悉的很。”  张正林笑了笑道:“兄弟是货郎,只要有利可图,那里部得去,老实说,九里龙盂,宋。蔡,白四个村。货郎就只有我一个。”  白士英道:“九里龙有四个村?”  张正林道:“四个村,以孟家一族人数最... - 2018-11-29
  • 第十四章 深入苗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只听有人朗声道:“丁大侠若要问石盟主的下落,天下只有一个人可以回答得出来。”  左月娇听到这人的声音,娇躯不由的一阵颤抖。  但见从山径上,正有一个人飘然行来。  这人身材颀长,身上穿着一袭青绸长袍,面色冷森,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青... - 2018-11-29
  • 第十一章 肃清贼党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假独用龙工背脊触到墙壁,待他警觉之时,独角龙王的掌风,已经暗劲如潮,猛憧过来,此时再待闪避,已是不及,只得奋起全力,举卞迎劈出去。  这下光是两股内家劲气,互相激憧,发出“蓬”然轻震,继而是两人手常击实,又是“拍”的一声轻响!  假独角... - 2018-11-29
  • 第十三章 忘年兄弟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衫文士哈哈一笑道:”小兄弟大概听我说了旬‘忘年之交’,就猜想比你大得多了,不错,如论年龄,丁某已届古稀之年,但咱们不是世俗中人,你看我像不像三十许人?就算三十好了,咱们不是相差不多,正好平辈论交。”  石中英大吃一”凉,他自称已届古稀... - 2018-11-29
  • 第十九章 彩衣老姬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青衣少女右手拼命的挣扎,但她自然挣不脱石中英的五指,口中急叫道:“你快放我,我要叫了。”  其实石门已经关上,叫也无用。  石中英朝她微微一笑,果然松开了五指。  青衣少女倏地后退一步,翻腕之间,迅快的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剑,剑光一闪,剑尖... - 2018-11-30
  • 第十一回 此钦差叩见彼钦差 有理人反成无理人_雍正皇帝_故事大全
  •   山西巡抚诺敏的府衙里,今天晚上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觥筹交错,十分热闹。花厅里,一拉溜摆开了十张八仙桌。桌上各种菜肴琳琅满目,时鲜瓜果堆积如山,汾酒、竹叶青溢出扑鼻的清香。几十名身份不同的客人纷纷来到这里,欢度元宵,共庆胜利。有的是翎顶辉... - 2018-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