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试向桑日问耦耕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晃服过去了十天,赵南珩正好把孙大娘传授的六式拂脉截经手法练熟,船已驶过长江口岸,进入东海。

      渐渐海面上有了岛屿,孙大娘走出船舱,细数着大戢山、徐公岛,等到船进了小衢山,就逼着舟子向南。

      那舟子听说要去鼠狼湖山,竟是十分害怕。

      孙大娘沉着脸色,伸手朝船外拍去,说也奇怪,数丈外的海面上,经她虚空一拍,宛如投下一块巨石,“砰”的一声,海水登时激起一丈来高,澎湃有声。

      孙大娘冷笑一声,道:“你敢违拗我老婆子,就把你劈下海去!”

      那舟子吓得胜无人色,连连应是!

      船将近岛,四周礁石林立,水势湍急。

      远望鼠狼湖山,矗立海山,有树林,也有危岩。

      孙大娘命舟子在离岛不远之处落锚,随手在舟子身上抹了一把,厉笑道:“我已在你身上点了死穴,三日不解,就得呕血而死,你敢擅自离去,就是自找死路。”

      那舟子方才见识过孙大娘厉害,闻言直吓得爬在船板上,只是磕头,口中连称“饶命。”

      孙大娘吟道:“要想活命,就等我老婆子回来。”

      说完,招呼赵南珩一跃上岸。

      赵南珩随她登岸,纵目瞧去,敢情此处正当岛后,光秃秃的山石,嶙峋陡峻,找不到一条小径。

      孙大娘早已挪开大步,连纵带跃,朝嵯峨乱石上走去。

      两人盘旋于峻岩危壑之间,忽夷忽险,忽高忽低的足足走了顿饭光景,转过两个山弯。

      忽见前面已有一条羊肠小道,从壁立交峙的峰脚上迤逦而去。

      孙大娘回头道:“前面快要到啦,你踉在我身后,切莫走远。”

      说着当先朝小径上奔去。

      这条小径,沿着山势曲折而入,两边石壁光滑,地下也极是平坦,想系人工开凿而成,至少也是经过人工修整。

      走了约摸百丈来远,便已到达山谷出口,眼前一片葱郁茂林,小径就是斜斜穿林而去。

      孙大娘奔出山谷,脚下丝毫没停,笔直朝林中走去,赵南珩跟在她身后,也无暇多看。

      只奔出十余丈远,小径忽然分为两条,一条朝西,另一条朝东,孙大娘脚下略一犹豫,转身朝东首一条走去。

      过了一阵,小径又由一分二,一条向南,一条向北,孙大娘记得自己由岛北登岸自然循着南首一条走去。

      又走了一阵,似觉迷失了方向,又好像回到了原地。

      孙大娘发现有点不对,但她乃是生性怪癖的人,发觉不对,哪肯多说?脚下加快,越发朝前急奔。

      又走了一阵,只觉东南西北都有小径,一时不知走向哪一条好?

      赵南珩渐渐也觉出不对,抬头打量,忽见一棵树身上,钉着一方木牌,上面似有字迹,这就叫道:“老前辈,你瞧,那树上有字!”

      孙大娘停住身子,朝赵南斯手指之处瞧去,果然木牌上写着:“逞强深入,剥皮抽筋,由此退出,网开一面。”

      孙大娘瞧得大怒,尖笑道:“商绶好大的口气!”

      右手杨处,砰的一掌,朝那棵大树劈去,一阵“哗啦啦”

      巨响,大树应手折断,倒了下去。

      赵南珩道:“我们迷失方向了,老前辈何不上树瞧瞧?”

      这一句话,突然把孙大娘提醒,点头笑道:“不错,我上去瞧瞧!”

      脚尖一点,跃上树巅,朝四下一望,东北首一片浓林,正是自己来路,向西是一座光秃秃的山峰,峰下平畴绿野,依稀似有炊烟!

      孙大娘尖哼一声,回到树下,道:“真是鬼门道,走,老婆子带你去!”

      不待赵南珩答话,一把扶起他身子,飞身上树,凌空渡虚,脚踏树巅,连纵带掠的朝西飞跃而去。

      要知从前的人,所谓六壬奇门,乾坤倒置,无非是一种高深数学,使你身入其中,不知不觉的随着他的布置,步入迷离之境,于是越走越不对头,转来转去,离不开原来的地方!

      但如果飞上树巅,再认定一个方向奔去,身既不在分歧复杂的幻境之中,耳目不受干扰,自然就能脱困而去。

      闲言表过,却说孙大娘凌空浮掠,去势何等快速,不消片刻,便已掠到树林尽头。飞身落地,同时放下赵南珩。

      只见一座高峰之下,绿野平畴,呼陌交通,陌上夹道,尽是桃柳。

      时当二月中旬,柳绿如幄,桃红似锦,欧亩之间,有不少人正在赶犊耕田。

      鼠狼湖山这四个字,在江湖上可说谈虎色变,人们一定会把它联想成是一个杀气森森的魔窟。没想到身历斯境,竟然是一幅恬静如画的世外桃源!

      孙大娘带着赵南流朝中间一条较为宽阔的路上走去。

      这一瞬之间,在田里操作的人,业已发现岛上来了外人,不禁纷纷停下工作,抬头瞧去!

      大路尽头,现出碧波能滋的一个大湖,沿湖放着许多水车,想是灌溉之用,湖边都是整洁的泥墙茅舍,舍内还听到机车纺织之声。

      鸡犬桑麻,景致幽静!

      隔湖一片草坪尽头,盖着一座庄院,花木扶疏,甚是气派。

      两人刚一走近湖边,就有人好奇的围着上来,其中一个农夫打扮的人,迎着两人,一阵打量,抱抱拳问道:“老婆婆,你们怎会到岛上来的?”

      孙大娘寒着一张马睑,哼道:“难道老婆子来不得吗?商绶住在哪里?”

      那人怔得一怔,问道:“老婆婆找少山主有什么事吗?”

      这岛上的人,敢情以前把东怪商紫宸称做老山主,那么商绶自然是少山主。

      如今商绶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老东怪也去世了几十年,但他们叫惯了不易改口,还是以少山主相称。

      孙大娘没好气的道:“快去叫商绶出来,没你们的事。”

      那人脸色微变,冷笑道:“老婆婆到鼠狼湖山是找事来的?

      那你可找错了地方!”

      孙大娘尖笑道:“一点也没找错!”

      右手一探,朝那人手腕抓去!

      那人怒笑道:“你敢……”

      孙大娘出手何等迅速,那人想说“你敢动手”,但“动手”

      两字,还没出口,手腕已被人家抓住。

      他惊“啊”一声,右掌一立,动作也相当迅疾,吐掌朝孙大娘肩头就劈!

      试想孙大娘是何等作人,哪会被他劈中,手中略一用劲,喝道:“你想跟我老婆子动手还差得远,商绶人在哪里?快说。”

      那人直痛得“啊”’‘啊”连声,朝地上蹲去!

      “啊,这老婆子出手伤人哪,你们快来呀!

      有人大声喊着,立时有许多人吆喝着一拥而上。孙大娘气得桀桀尖笑,身形晃动,朝人丛中抢去。

      这当真身发如风,举手踢足,只是拿他们穴道。

      这些人中,武功好的,还抵挡得一招半式,其余都是还没看清来路,身上穴道,已被闭注。

      也有一见势头不对,拔腿想逃,但身上好像被套上了一条无形的绳索,孙大娘只要一招手,就把他悬空拉了过去,随手一拂,丢到地上。

      不过片刻之间,地上躺下了十几个人,不是肩头脱臼,就是头颈扭曲,痛晕在地,动弹不得。

      赵南珩站在一旁,看孙大娘使的正是教自己的六式截脉手法,但在她使来,当真疾逾闪电,快得连自己都无法瞧清,心头不由又惊又喜,怔怔出神!

      孙大娘也好像是有意示范一般,点倒众人之后,拍拍身上灰尘,回头笑道:“小子,你瞧清了没有?”

      她一下点倒了许多人,早已惊动屋中的老少男女,但大家都不敢近前,只是远远的站着。

      这时,忽听一个苍老声音唱道:“来的是什么人?”

      孙大娘抬头瞧去,只见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头,年约七旬出头,手上提着一支竹根烟管,从人丛中走出!

      这些人似乎对老头甚是恭敬,纷纷让路,也有人欢叫道:“好啦,好啦,念九叔公来了!”

      那念九叔公走出人群,瞧了地上东倒西歪躺着不少岛上的人一眼,不禁微微皱眉,自言自语道:“这是老子山向家的独门截脉手法!”

      孙大娘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578-955.html - 2018-05-05
  • 第十三回 李瓶姐墙头密约 迎春儿隙底私窥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绣面芙蓉一笑开,  斜飞宝鸭衬香腮。  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  半笺娇恨寄幽怀。  月移花影约重来。  话说一日西门庆往前边走来,到月娘房中。月娘告说:“今日花家使小厮拿帖来,请你吃酒。”西门庆观看帖子,写着:“即... - 2018-10-01
  • 第十三回 也不过是从头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鲁成仲那日并没有喝下赢雁飞赐的那盅酒,他转身过去就吐在了衣襟内。并不是他对赢雁飞有什么疑心,只是习惯了,当年杨放作铁风军的统领时就是从不沾一滴酒的,这已是老规矩。那夜他送云行天进了后宫,就在交辉门上守着。因这些时日实是累的很了,不小心还... - 2018-09-25
  • 第十三章 几场风雨过后又是一度春秋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几场风雨过后,便又是一度春秋。这个元春,在晋,是太元十年;在符秦,是建元二十一年;在姚秦,是白雀二年;在燕,是更始元年。慕容冲上尊号于阿城的消息,不久后,便传入长安。  称帝么?符坚哈哈一笑,整了整裘衣,在张整的陪同下步入金华殿,道:朕... - 2018-09-28
  • 第十三章 连遇险境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宋秋云被他说得脸上一热,但自己穿了男装,自然不好说要单独住一间房子。  这时另一个僧人送上两盏香茗,合十问道:“二位施主想必还没用膳,可要小僧到厨下去准备一席素斋?”  楚秋帆点点头道:“如此甚好,那就麻烦大师父了。”  那僧人合十退去... - 2018-05-17
  • 第九十三章 同为贺客入宫来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江湖上近日盛传着一件有趣的喜事,那就是“罗峨联姻——罗髻派和峨嵋派联成姻亲!  峨嵋伏虎寺都是和尚,和尚如何能够和人家联姻呢?据说那是峨嵋门下的赵南珩,和罗髻夫人门下的小公主谢幼慧结缡!  不,听说还是入赘,吉期就在三月初三。  这是罗... - 2018-05-14
  • 第十三章 一柱擎天惊死郎_妖女十八招_故事大全
  •   原来,潘虹看见了一个大棒棰!  超级大棒棰!  那根大棒棰,可以列入金氏纪录里。  那根大棒棰长在人身上。  长在一个三十来岁,魁梧的壮汉的身上。  足足有七寸长左右。  他正抱着方天娜在亲嘴。  方天娜一面亲。  一面伸手玩弄着他的大... - 2018-05-14
  • 第十三章 浴血苦战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隐身树上,两道目光,却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场中两人,但这一细瞧,不由更是暗暗吃惊!原来他发现紫薇坛主身上已有几处剑伤,尤其左肩中了人家一枚铜锥,无暇拔去,此刻虽然在奋力应战,但已成强弩之末!  激战之中,突听紫蔽坛主沉声喝道:  “住... - 2018-03-09
  • 第八十三章 凌空一掷显身手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卜三胜道:“这个自然!”他说到这里,忽然低声道:“夫人来了!”  贺氏兄弟回头朝大路看去,果见一团白影疾驰过来。  转眼工夫,便已驰近,那是一顶白纺小轿,由四个壮健妇人始在肩上,奔走如飞,轿后跟着两名宫装少女,身法轻灵,丝毫没有落后。 ... - 2018-05-14
  • 第十三章 李光头被陶青开除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被陶青开除的时候,坐在长途汽车站旁边苏妈的点心店里。李光头眉飞色舞,一手拿着去上海的车票,一手拿着肉包子。他咬着热气腾腾的肉包子,眯着眼睛美滋滋地嚼着咽着,得意洋洋地告诉苏妈:从此以后他要为自己创业了。李光头看着手里的车票,差不多... - 2018-02-03
  • 第十三章 修罗神姥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金剑!  那是一支纯金小剑!  而且剑柄上一模一样镶着十三粒碎宝石。  正义之剑!又是一支假的正义之剑!  卫天翔不由惊“噫”一声,双手起了微微颤动,自己下山之时,古叔叔十分郑重交给自己的小包裹中,是一支金剑,雁荡绝顶,六位叔叔惨遭杀害... - 2018-05-28
  • 第十三章 第四个行星是一个实业家的星球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四个行星是一个实业家的星球。这个人忙得不可开交,小王子到来的时候,他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小王子对他说:“您好。您的烟卷灭了。”  “三加二等于五。五加七等于十二。十二加三等于十五。你好。十五加七,二十二。二十二加六,二十八。没有... - 2018-03-21
  • 第十三章 断情石剑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九娘不能不追问下去,道:“谁不在了,为什么?”驼奴毫无表情的答道:  “白伦武老奸刁滑,在代主人开启金匙藏处的时候,竟作手脚,老权不能容他,已正法规!”  九娘颔首不再开口,玉面煞神却接话说道:  “此行甚远,为时颇久,九娘,你去准备一... - 2018-05-26
  • 第七十三章 终南千里谒飞龙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要知一个练武的人,内功到了相当火候,该是寒暑不侵的,赵南珩只当自己连日赶路,也许在不知不觉间受了风寒。  这就在街上找到一家客店落脚,等店伙退出,急忙掩上房门,坐到床上,已是冷得忍耐不住,连上下牙齿,只是零碎打颤,无法控制。  勉强盘膝... - 2018-05-13
  • 第十三章 破奸计细述详委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荆一凤笑道:“不然,她怎会蒙了脸呢?”她姐姐还在老神仙郝真人身边,她自然不能露面了。  徐子桐攒着眉道:“真令人想不通,劳乃通怎会要智远和尚向咱们下手的呢?”  程明山道:“此中内情,晚辈略知一二。”  徐子桐哦道:“老弟知道,怎不早说... - 2018-05-22
  • 第四十三章 教在四方朱雀起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柳髯老者首先在椅上坐下,点点头道:“不错,今晚月色大佳,坐在院子里,比房中要凉快得多,和两位老弟品茗赏月,也是破解旅途岑寂之道,啥,伙计,你只要准备开水就好,茶叶老夫有自备的上好龙井。”  店伙应声退下,赵南珩和青衫书生也各自在椅上落坐... - 2018-05-09
  • 第十三章 深山问津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九宫山,高峰九层,山势奇伟,毗连幕阜山脉,横亘湘鄂赣三省。  这日中午时分,正有一行人翻山越岭,朝山中赶来!  这一行人,是由一位面貌清癯,白髯飘胸的老者率领,在一座山谷旁边,休息下来。  这位白髯老者,正是雄霸江湖,威震长江的龙门帮主... - 2018-02-28
  • 第十三章 火灰脸老头没待她说下去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火灰脸老头没待她说下去,嘿嘿冷笑道:“那很好,你要问老夫名号,且等接得下我三掌,再告诉你不迟。”  小翠花又瞟了他一眼,嘟嘟嘴,哼道:“我尊你是残缺门的一号人物,才以礼相询,倒不曾见过这等狂妄之人。”  火灰脸老头仰天大笑一声道:“小娘... - 2018-04-30
  • 第十三章 化身游龙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萧梦谷是老江湖,金萍的口气,他焉会听不出来,她如今是门主面前的红人;不论门主是不是傀儡,他对金萍可得罪不起,连忙赔笑道:“兄弟在这里等一会没关系,姑娘不可去惊动门主了。”  金萍依然冷冷地道:“萧总管可曾把名单带来了么?门主回问起小婢来... - 2018-04-18
  • 第十三章 诬陷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我们的教师有着令人害怕的温柔,这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有点像我后来见到的苏宇的父亲。他总是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可他随时都会突然给予我们严厉的惩罚。  他的妻子似乎是在乡下一个小集镇上卖豆腐,这个穿着碎花衣服的年轻女人,总是在每个月的头几天来到... - 2018-02-11
  • 第十三章 这两人一身黑绸劲装黑绢包头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两人一身黑绸劲装,黑绢包头,而且还用黑布蒙住头脸,只露出两个眼孔,但一看就知是两个女的,男人不会如此瘦小。  两人中,中等身材的一个摆了下手,另一个较为瘦小的立即后退了一步。  中等身材的黑衣女子沉声道:“逢天游,你手下四燕中的二燕,... - 2018-05-03
  • 第十三章 勇探虎穴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这条小径,一路朝东,大家展开轻功,不觉愈走愈快,这一来,却苦了姜兆祥,不住的提气奔行,用尽力气,还是和前面三人,落后了一段路。  他望着冰儿的后影,轻盈举步,不徐不疾的模样,自己连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都不如,心头不禁感到惭愧!  不过片... - 2018-03-30
  • 第五十三章 妖烧教生出西方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身后孟守乾师徒也已同时晃亮火摺子。  赵南珩总究迟了一步,追到屋中,石门业已闭上。  一苇子暗暗感到惭愧,自己数十年修为,居然还及不上人家峨嵋派一个记名弟子,光瞧他挥剑击落暗器,出手之快,当真自叹勿如,目光一扫,瞧清这间六角形的屋中,原... - 2018-05-10
  • 第十三章 在街上到处游荡的李光头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在街上到处游荡的李光头,口袋里没有一分钱,渴了他就去喝河里的水,饿了他只好吞着口水往家里走。那时候他的家已经象个砸破的罐子,柜子倒了,他和宋钢没有力气扶起来,地板上到处是衣物,两个孩子也懒得去捡起来。自从宋凡平被押进那个仓库以后,抄家的... - 2018-01-31
  • 第三十三章 夜蹑行人叩石阍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心中暗想:这大概就是罗髻山了,此山深处群山万壑之中,自己幸亏有两人带路,否则就是向人讯问,只怕也说不清楚。  当下一握真气,轻蹬巧纵,跟在两人身后,朝峰上跃去。  这座山峰,一路都是危岩乱石,除杂草高可及人,只有矮小灌木,月黑山深... - 2018-05-08
  • 第二十三章 仙翁鬼手通经脉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瞎鬼婆被她叫得不由不信,果然依言向左跃开,右手火把,同时朝左边立身之处撩去。  但她左手松燎,却还是朝南玖云劈面打来,一面阴声道:“丫头,你别想讨好,我老太婆眼睛瞎了,耳朵可没聋,毒蜘蛛的行动,五丈以内,焉能瞒得过我?”  南玖云听得暗... - 2018-05-06
  • 第六十三章 纵有三湘合北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来的不是时候?你们卜总管是谁?”  赵南珩话声未落!  褐衣汉子偶然笑道:“叫你走就走,不用多问!”  左手五指如钩,一下子搭上赵南珩右腕,半推半拉朝门外走去。  面店伙计早已瞧得脸色发白,不迭后退。  赵南珩暗暗好笑,但故意嚷道:“... - 2018-05-11
  • 第十三章 脱出樊笼_龙孙_故事大全
  •   田七姑佯作欢欣,嫣然笑道:“你这话是真的?”  方振玉道:“不过在下有一个要求。”  田七姑道:“你说!”  方振玉道:“在下真的没有练过‘无极玄功’,要慢慢默写,田姑娘给我转告贵堡主,可否给我三天期限,三天之后,定可默完。”  田七姑... - 2018-01-31
  • 第十三章 生死豪赌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只觉得身体就如腾云驾雾般在空中跳荡不止,又是害怕又是晕眩,但一双凉冰冰的大手箍在自己颈上,别说哭喊,连气也几乎透不出来。起初尚能听到父亲的呼喝声,大概正与那吊靴鬼相斗不休,待转过几个山坡后便什么也听不到了,只有呼呼风声鼓荡耳边。  ... - 2018-07-06
  • 第十三章 敌友难辨_绝顶_故事大全
  •   小弦与何其狂在后花园说了一会儿话,眼看已近傍晚,天色蓦然阴暗下来,浓厚的乌云沉沉地压在头顶上,遮住了西边一轮欲沉的落日,似将会有一场风雪。  两人来到无想小筑,隔了十余步,已可从窗口隐隐看到室内林青与骆清幽的影子。小弦正要大叫一声:我回... - 2018-07-01
  • 第十三章 只听一个苍劲声音起自殿顶上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只听一个苍劲声音起自殿顶上空,说道:  “值殿护法王灵官恭迎娘娘圣驾。  接着又响起一个娇脆的妇人声音说道:  “护法兔礼。”  这声音似是出于中年妇人之口,但却娇脆悦耳!  玄衣道姑这时突然双手前扑,跪拜下去,口中低声说道:  “弟子... - 2018-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