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大破玄阴教_武林状元_故事大全

  •   于老夫人见多识广,一时也想不出阮天华这点年纪,竟会有这般绝高的身手,心中自然不信。

      右手迅疾一收,但在杖势攻回之际,发腕一振,杖头挑起斗大一个杖花,朝前直捣而出。

      这一记,正是三十六手天罡旗中绝招之一,出手之快,如同闪电,目力稍差的人几乎连看都未必看得清楚。

      阮天华因自己已经一再容忍,她出手还如此毒辣,不觉心头有气,暗想:“不给你点颜色,你还不识好歹!”。

      一念及此,就轻哼一声道:“在下劝老夫人收杖,是因为老夫人未必伤得了在下,老夫人难道真要自讨没趣吗?”

      说话此时,本来上抬的右手忽然往下一沉,向外挥出。

      这一下当真拿捏得极准,手腕一沉,手掌正好压在直捣过来的杖头之上,已把杖势压得下落了数寸之多,等他向右挥出,却把杖势向外格了开去,换句话说,就是把杖头向右首直荡出去。

      于老夫人直送的杖势被他荡开,力道未消,一个人留不住势,随着杖势朝左前方冲出去了两步之多,才站住桩。

      伏大娘站在她左首,急忙跨上一步,剑交左手,把她搀住。

      阮天华看也没有看她一眼,回身道:“席姑娘、铁若华,我们可以走了。”

      他很自然地转过身去,对身后一(本来是对面的)的于老夫人和伏大娘视若无睹,好象算定她们不会再出手袭击,就是袭击也丝毫不在他心上,举步朝石门走去。于老夫人怔立当场,她做梦也想不到这年轻人身手会有如此高明。她自知绝非人家对手,方才一连两招,对方都没有还手。

      此刻他转过身去,好象把背后卖给自己了。但自己纵然出手,也未必能伤得了他,徒自取辱而已,当然不会再出手。广法道人和辛无忌守住石门,两人动手的情形,他们当然看到了,但于老夫人没有命他们退开,他们纵然武功不如人家,好歹也要出手一搏,因此两人四只眼睛一霎不霎的盯注着朝门口走来的阮天华。

      阮天华潇洒的走近石门,含笑道:“二位应该看清楚了,在下并不是贵门的敌人。”

      辛无忌道:“但你也不是咱们的朋友。”

      阮天华朗笑一声道:“为敌为友,只在一念之间,那要看贵门对敌友二字,认不认得清楚了?”

      于老夫人冷声道:“广法、无忌.让他们走。”

      广法道人和辛无忌依言向两旁闪开。

      阮天华面含微笑流洒的走了出去。铁若华、席小蓉、来复三人紧跟着走出石门。

      阮天华回头道:“席姑娘,现在我们该往那里去了?”

      铁若华眨眨眼睛,看了席小蓉一眼,问道:“阮大哥,这位姑娘……”

      阮天华哦了一声,笑道:“我忘了和你们引见,这位是席小蓉席姑娘……”

      他把刚才误认席小蓉是于立雪,替她取出银针之事。大略说了一遍了,当然不会把其中有许多细节说出来的。

      铁若华仲手握住了席小蓉的纤手,摇晃着喜道:“席姐姐能够弃暗投明,真是太好了,我们就是路径不熟,才会走入岔道,现在有席姐姐领路,我们可以通行无阻了。”

      席小蓉脸上飞起一层红晕,说道:“铁姐姐夸奖,阮大哥救了我,我总该听他的了。”

      铁若华问道:“阮大哥,现在我们要去那里呢?”

      阮天华道:“家父一行,被困在一处岔道之中,我想先去和家父他们会合了。”

      铁若华道:“这样也好,我们先和阮掌门人一拨人会合了,再回头去找桑婆婆好了。”

      阮天华点点头道:“我也这样想,我们那就快些走吧!”

      席小蓉道:“你们随我来。”

      话声一落.立即走在前面,朝甬道上行去。

      阮天华、铁若华、来复三人也紧跟上去。

      这样奔行了一箭来路,前面又出现了一条岔道,席小蓉脚下丝毫没停,朝右首岔道上走去。

      阮天华问道:“还没有到吗?”

      席下蓉道:“就在前面了。”

      说话之际,席小蓉又朝左转去,甬道尽头,豁然开朗.好象进入了一座宽敞的大厅,四周一片黝黑,因为太宽敞了,使人有阴森之感!

      就在此时,突听有人大笑一声道:“阮天华,你果然来了!”

      奔行中的四人,突然站定下来。阮天华目光如电,迅快朝四周扫视了一下,喝道:“夏鸿晖,你给我出来。”

      原来这发话的人正是他二师叔夏鸿晖,只是四面石壁凹凸不平,色黑如墨,看去影幢幢的,瞧不到人影。

      只听夏鸿晖怒声道:“小畜生,你敢直呼你二师叔的名讳。”

      阮天华大笑道:“形意门不幸,出了你这样一个背叛祖师,为虎作怅的逆徒,乱臣贼子,人人得殊。我叫你名字,有何不可?你给我滚出来。”

      “哈哈!”

      夏鸿晖怒极而笑,喝道:“小畜生,我在这里等候着你,本来只要把你拿下就好,你胆敢对师叔如此无礼,说不得替阮松溪教训教训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畜生。”说话声中,对面石壁间影绰绰走出一个人来。

      阮天华因石室太以黑暗.四人之中、只有来复手中有一支人筒,朝席小蓉手中送去,说道:“这里太黑了,这支火筒你拿着。”

      席小蓉接过火筒,不禁一怔,立即打着了,银色大光一亮,她低头朝手中火筒看了一眼,忍不住偏头问道:“阮大哥.你这支火筒那里来的?”

      阮天华不防她有此一问,不觉俊脸一红,说道:“是我一个朋友送的。”

      席小蓉神秘一笑,低声道:“是不是红粉知己送的。”

      阮天华还没回答,对面的夏鸿晖已经快走近石室中间,现在可以清晰的看清楚了。他身后还随着两个人,右首一个赫然是刚才从于老夫人石室中冲出来的铁三姑,可见是她去向夏鸿晖通报的了。

      左前一队是个面情冷峭的少年,这人阮天华也并不陌生,他是剑门山的少庄主镇少候。这三人身上都穿着黑衣,站在远处.和石壁几乎一个颜色,是以看不清楚。

      铁若华看到铁三姑,不觉气道:“三姑,方才若不是阮大哥出手救了你,早已没命了.你居然恩将仇报,还去通风报信,和姓夏的在这里拦截我们,你还有没有良心?”

      铁三站狞厉的道:“无耻的丫头,你一意跟着姓阮的小子,忘记了你是铁手帮的帮主。你可以跟着男人走,我要维持铁手帮,只有和玄阴教合作,才能生存,你懂个屁?”

      铁若华被她说哪脸通红,气道:“三姑,你是长辈,连这样的话也亏你说得出来,你口口声声为铁手帮,其实你是与虎谋皮,为虎作怅,玄阴教和天下各大门派为敌,覆亡已在眼前……”

      “住口!”

      夏鸿晖阴森的道:“各大门派进入有青螺山庄的人,全已入伏,死在眼前的,就是你们这几个了!”

      接着目光一注,喝道:“席小蓉,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背叛教主,还不过来随本座去见教主,本座还可以代你在教主面前求情,从轻发落。”

      席小蓉冷笑道:“夏鸿晖,你还不配和姑娘说话。”

      “好哇!”

      夏鸿晖怒笑一声道:“好个吃里扒外的小丫头,看来你也被姓阮的小畜生迷昏了头,本座先把小畜生拿下了,看你们还跟随去?”

      阮天华目射寒芒。大笑道:“夏鸿晖,我们既然遇上了,我也正要把你拿下了.送到爹面前去,好让爹去清理门户。”

      夏鸿晖瞋目喝道:“小畜生,死到临头,还敢出言无状!”

      突然举掌拍了两下,三人身影随着往后疾退下去。阮天华看他突然后退,心中一动,忙道:“大家小心!”

      话声未落,突觉疾风飒然,从四周飞扑出四条人影,宛如飞鸟一般,朝四人站立之处扑了过来。

      阮天华目光何等敏锐,这一瞬间已看清扑来的四人面蒙黑布,一身黑衣,只有两个眼孔闪着异样的光芒,有如猛兽出柙,人影方一落地,就剑光连闪,分向自己四人攻到,攻势迅猛已极!

      阮天华抬手之间长剑出鞘,一道青虹横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6790-914.html - 2018-01-07
  • 第二十二章 武林结盟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哪知就在他五指钩曲,朝苍髯汉子肩头抓落之际,突觉对方肩头一滑,竟然未能抓实!  心中方自一楞,急待吐掌,不知怎的,自己暗蓄手心的掌力,似被一股无形真气封住,一点也使不出来!  苍髯汉子双目朝他一注,嘿然道:“你暗施杀手,为人奸诈,饶称不... - 2018-03-31
  • 第二十二章 挽救船帮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姜凤仙自然听得出来,这是有人以“千里传音”之术说的话,她自称“贫尼”,那准是江洁云的师父清尘师太了!  心念这一动,顿时放宽了心,冷笑道:“三妹,不用说了,咱们既然中了计,就随他们去吧,去见见他们千面教的教主也好。  反正咱们折花门已和... - 2018-04-21
  • 第二十六章 安然脱险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琵琶仙笑道:“咱们现在不是退出去了么?”  铁拐黄衫道:“现在要出去,可得留下一件东西。”  琵琶仙道:“你要我留什么?”  铁拐黄衫道:“命,你已经只有横着可以出去了。”  琵琶仙洪笑道:“阁下说的,正合我意,兄弟进来之时,固然施了一... - 2018-04-03
  • 第二十二章 尔虞我诈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香香突然飞奔了出来,一把抱住罗衣妇人,急的哭道:“娘,你怎么了?”  九毒娘子道:“没什么,你娘想坐下来歇息呀!”  香香倏然站起,呛的一声,掣出一柄短剑,脸含秋霜,喝道:“你在我娘身上下毒是不是?”  九毒娘子娇笑道:“这是你娘自己要... - 2018-03-10
  • 第二十五章 恶贯满盈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本来三尺距离,要爬过来自然很快;但这一丈见方的圆圈中,唐传贤早巳撒证了毒粉,和刚才打出的七八种暗器,地面上自然布满了剧毒,这些蚂蚁不敢贸然过来,因此万头攒动,只是沿着那件大氅朝唐传贤望!  忽然它们似乎得到了军令,每一只蚂蚁口中咬下一点... - 2018-04-21
  • 第二十二章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你好。”小王子说道。  “你好。”扳道工说道。  “你在这里做什么?”小王子问。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按每千人一包。”扳道工说,“我打发这些运载旅客的列车,一会儿发往右方,一会儿发往左方。”  这时,一列灯火明亮的快车,雷鸣般地响... - 2018-03-26
  •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长长凄叹一声,道:  “……那日我们众人遇到钟楼,他疗治好了我等七人的伤疾,挽救了咱们生命,却又攫去我们的性命……”  黄秋生愈觉糊涂,皱眉说道:  “冷兄,你说清楚一点,我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白道:  “钟楼在疗... - 2018-03-19
  • 第二十七章 妙夺钩符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谢少安忽然发现北首一座小山麓间,绿树掩映,似有一所庙宇,心中不觉一动,说道:  “冰儿,那里有一座庙宇,咱们过去瞧瞧。”  冰儿道:“庙宇有什么好瞧的?”  谢少安道:“这座庙宇离王母渡已有五里光景,地势相当偏僻,今晚如果会发生什么事故... - 2018-04-03
  • 第二十三章 五路分兵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春梅道:“那等解散的时刻再说了,目前杨门主是允许我参加折花门了?”  “方才在下不是已经答应姑娘了么?”  春梅迅速地举手从她粉颊之间,揭起一张面具,纳入怀中,双膝一屈,跪倒地上,盈盈拜了下去,说道:“属下姬珍珍叩见门主。”  她这一揭... - 2018-04-21
  • 第二十四章 连闯三关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蓝飞燕俏目一抬,发现何天香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人,不觉问道:“三妹,这人是谁?”  何天香回身一招手道:“裘少帮主,你过来,我给你引见……”  她对杨文华神态亲密,语声娇柔,使人—看就知两人已经有着特殊的情愫了!  蓝飞燕不觉深深地看了杨... - 2018-04-21
  • 第二十一章 弄巧成拙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这话听得在座之人,莫不感到惊异,萧梦谷上次在会场上被大家拿下,但因他究是一派掌门,不好难为他,等到折花门铩羽而归,才把他释放,并由各大门派予以警告,劝他从此不得再出江湖走动,他居然又赶到折花门来了!  杨文华道:“请他到大厅去待茶,本座... - 2018-04-21
  • 第二十八章 八臂金童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冰儿掠掠柔发,说道:“大哥,殿上黑沉沉怪不舒服,我们还是坐到阶上去吧!”  谢少安笑道:“你是不是怕鬼?”  冰儿哼道:“我才不怕呢?这里又没有地方好坐,阶前还有些月亮,银河如水月如刀,多有诗意?岂不比坐在黑沉沉的屋里好得多了。”  谢... - 2018-04-03
  • 第二十九章 擒龙手法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第一辆车上,走下来的是毒君闻人休夫妇,第二辆车上走下来的是飞天神魔闻于天和天狐秦映红。他们刚一下车,驾车的两个青衣汉子敦奘、阉茂迅快的从两辆车上,捧出一大幅柔软的地毯,在平坦的草地上铺好。  接着又取出两个精致的漆器食盒,一把金壶,四付... - 2018-04-03
  • 第二十章 各有计谋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她这一想,一面双手加紧舞剑,一面口中忽然发出一声急促的银哨!  这是告诉她的随从,各自突围。  她发出口令,左手拂尘连挥。突然飞出一蓬黄烟,双足一顿,有如鹞子钻天,一下纵起三丈多高,身形横掠,越过万开山,往外泻去!  四名年轻道姑也在黄... - 2018-04-19
  • 第二十四章 一步之差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九毒娘子娇笑道:“好啊,你们瞒着我结拜了兄弟,把我老姐姐放到那里去了?”  范殊接口道:“你自然是我们的大姐了。”  九毒娘子媚眼一溜,问道:“你们真的认我这个大姐?”  范殊道:“自然是真的了。”  九毒娘子膘着白少辉,低低问道:“你... - 2018-03-10
  • 第二十三章 借犬追踪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范殊道:“姑娘说的,在下有一疑问。”  九毒娘子道:“什么疑问,你但说无妨。”  范殊道:“他如把前厅一齐毁去,前面的出路自然也毁了,那么里面的人,岂不要活活饿死在山腹之中?”  九毒娘子笑道:“我也想到了这一点,这座石室,在建造之初,... - 2018-03-10
  • 第二十八章 天囚堂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戴良江湖阅历何等老到,自然听的出胡管事的口气,这是说,平日押解人犯,都是领队亲自押送来的,但从没两个领队,同时来过,他自然感到有些意外。心念一动,不觉脸色凝重,探手从怀中摸出一面银牌,说道:“兄弟和陆兄是奉堂主之命,到牢中查看来的。” ... - 2018-03-10
  • 第二十九章 剑惩徽薄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玉扇郎君摺扇一指,道:“你们只管出手,本座要在二十招内,生擒你们三人。”  范殊轻笑道:“我只要十招之内,就可把你擒下了。”  玉扇郎君目注范殊,缓缓说道:“你不是陆长生。”  原来范殊这声轻笑,给他听出不是陆长生的口音。  范殊道:“... - 2018-03-10
  • 第二十一章 南北帮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就在逢老邪发动攻势的同时,白少辉也振剑而起,青光骤发,反击过去。  只见两人剑风激荡,展开了一场恶战彼此都以快速绝伦的手法抢攻,片刻之间已然互攻了二十余招。  逢老邪一柄阔剑大开大阖,一剑跟一剑,连绵而上!剑上迸发的罡力,也一剑重过一剑... - 2018-03-10
  • 第二十七章 义救飞鼠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心头一惊,急忙举目瞧去,只见范殊问了进来,笑道:“大哥,你说的不错,我上屋不久,就有四五名神机堂的武士,飞掠而来。见到我,行了礼,朝墙外追出去了。  白少辉道:“咱们空忙了一场,这人已无救了。”  范殊道:“怎么,他已经气绝了么?... - 2018-03-10
  • 第二十六章 剑破铜钹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早已看出这两个和尚,是少林罗汉堂的高手,武功修为,造诣极深,方才那和尚给自己举手间压住杖势,实是他太以轻敌之故。  此时眼看对方禅杖一送,朝自己击来,立即迅速的后退三尺,让过一杖,竹箫斜斜点出。  那和尚不容白少辉还手,沉哼一声,... - 2018-03-10
  • 第二十五章 千里追踪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拱手拱道:“香香被这里的少应主所劫持,在下两人一路追踪前来……”  九毒娘子没等他说完,蛮靴轻跺,叹息道:“这么说来,地窖里的人,也是你们放的了?这下真把我这大姐整惨了!”  乾坤手杨开泰诧异的道:“姑娘认识他们么?”  九毒娘子... - 2018-03-10
  • 第二十三回 四路追踪_武林状元_故事大全
  •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席小唇双足一点,如飞掠到,两人手掌已经接掌,但听‘拍’的一声,夏非幻一个人被震得登登的连退了五步之多,再也站不住,砰然跌坐下去。  席小蓉惊容未定,抢到阮天华身边,急急问道:“阮大哥,你没事吧?”  阮天华微微一笑... - 2018-01-07
  • 第二十六回 针歼神蛛_武林状元_故事大全
  •   下面并未具名,但写这张字条的人显系是友非敌。  商桐君拿着纸条,沉笑道:“这会是什么人呢?唔,一统教三天后创教,那正好是十二月初了。”  晏海平问道:“是他们向咱们下的战书?”  “不!”商桐君道;“写这纸条的人应该是友非敌……”  他... - 2018-01-07
  • 第二十七回 一统教开坛大典_武林状元_故事大全
  •   正因两人愈打愈快,老哥哥的身形也东闪西闪,还得不时的用力推着两人,本来他们距树林还有十来丈远,因为有老哥哥在推着他们,两人攻拒之间,不知不觉翻翻滚滚的朝前面越来越近,现在离树林已经不过一二丈光景。只听该死和尚怒喝一声,突然双脚一顿,身形... - 2018-01-07
  • 第二十八回 蛛网收九剑_武林状元_故事大全
  •   阮天华展开“紫府迷踪”步法,忽进、忽退、忽侧、忽旋,来去从容举步,躲闪得不快。  但姬隆风激射过去的指风,任你有七八道之多,不是从他身边擦过,就是从指风中闪身而出,没有一道能够击得中他。  经过这一阵工夫下来,姬隆风也发现丁,阮天华只和... - 2018-01-07
  • 第二十五回 玉佩为证_武林状元_故事大全
  •   老哥哥的声音道:“很简单,地下捡起一粒小石子,扣在中指上弹出去,这样你就可以帮你阮大哥把那黑小子的旱烟管弹歪,使不出花招来。”  席小蓉道:“我恐怕没这样准头,也没这样大的力量。”  老哥哥声音道:“这个你不用管,只要多捡些石子朝那黑小... - 2018-01-07
  • 第二十四回 扁舟月下情_武林状元_故事大全
  •   桑鸠婆道:“这有什么好害臊的?阮小兄弟人品武功,千万个人中也排不出一个人来,那个少女不怀春?那一个姑娘家看了他不心存爱慕的?跟老婆子说出心里的话来,又有什么关系?好,你既然害臊,只要点个头就好。”  席小蓉当初不知道阮大哥还有一个共过患... - 2018-01-07
  • 第二十回  剑劈五煞_武林状元_故事大全
  •   阮大华奇道:“若华,你怎会知道的呢?”  桑鸠婆笑道:“这一路行来,她一定早就留意上了。”  铁若华笑道;”桑婆婆说对了。晚辈先前也没去注意,后来遇上第一次拐弯的时候,晚辈心想:我们走在山腹秘道中如果多拐几个弯方向就会记不清了,如果出口... - 2018-01-07
  • 第二十一回 弃邪归正_武林状元_故事大全
  •   桑鸠婆闪到了羊乐公身后,一时可也不敢出手,因为你刚一出指,点住了羊乐公的穴道,应天生一掌劈来,羊乐公无法还手,岂不送了老命?  因此她屏息蹲身,静待两人掌力接实,耳中听到蓬然一声大响,羊乐公上身晃动之际,急忙点出一指,双足一点,身如脱弦... - 2018-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