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挫鹰伏狼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原来河海客自从服了琵琶仙的解药后,虽然依然随着众人下来,但一直冷眼旁观,并未出手。

      但就在此时,他站在一旁的人,突听耳边响起一个极轻的声音说道:“徒儿,这姓李的是黑道巨孽,作恶如山,你去把他收拾了,但必须谨记我佛慈悲,为师只准你废去他武功,不可伤他性命。”

      河海客听的蓦然一怔,这是师父的声音,原来师父也来了!

      既是师父的命令,他自然非出手不可了,随着话声,拍手从肩头撒下阔剑,大步走出。

      鹰叟李无畏双目金光暴射,注定河海客,不觉仰天狂笑道:“朋友口气不小啊!”

      河海客道:“江湖上口气大并无用处。”

      鹰叟李无畏道:“不错,所以老夫认为你还是退下去的好。”

      河海客道:“尊驾那是觉得在下不堪承教了?”

      鹰叟道:“老夫正是此意。”

      河海客道:“在下既然出来了,就是不堪承教,也得承教之后,方知在下不堪一击,尊鸳既未出手,怎知在下不堪承教?”

      鹰叟听的不觉一呆,呵呵笑道:“老夫纵横江湖数十年,倒没见过自己非要找死的人,好吧!你一定要和老夫动手,老夫也不在乎多杀一个人,你先出手吧!”

      河海客道:“尊驾未必杀得死在下。”

      说话之间,人已朝前大步走去,手中阔刽缓缓递出。

      鹰叟李无畏见多识广,乍见他出剑虽缓,但剑势藏而不露,显见功力极深,心中不禁暗暗一怔,忖道:“江湖上几时又出了这么一个年轻高手?”

      右手五指化爪,朝前一封,左手提胸,准备借势还击。

      那知河海客看他手势一动,立即变招攻出。鹰叟左手未发,河海客剑招又变。

      他每一剑,都是敌未动,他不动,敌才动,他先动,剑势似缓实快,倏忽变化,攻人必致要害。

      鹰叟李无畏连让他攻出三剑,一直没有还手的机会,心头不觉大感惊骇!但他究是久经大敌之人,待得河海客第四剑刺出之际,突然身形一闪,侧身欺人,当胸一掌直击过去。右掌未收,左手五指如钩,闪电朝河海客执剑右腕扣去。

      河海客没想到他会发剑之时,不退反进,直*过来,剑势走空,再待变招,已是不及,口中暴喝一声,左手当胸推出,硬接对方一招,身形微侧,右手迅疾往后一缩抽回长剑。

      这是一记硬拚手法,左手硬接对方一招;但也避开了鹰叟向他右腕的一记鹰爪手。因为鹰叟抓的是他右腕,他右腕向后缩回,除非你手爪不畏利刃,否则就抓在他剑刃之上。

      天下没有一个人的手指,能一把握住利剑,不畏锋镝的。

      但听蓬然一声,两人双掌击实。这一招,鹰叟李无畏自然暗暗高兴,他数十年潜修,掌上功夫,自然不是毛头小伙子所能接得下来,少说也得把对方震飞出去一丈来远!

      那知双掌乍接,但觉对方掌力雄浑,似乎不在自己之下!

      鹰叟李无畏身不由已后退了半步,再着河海客,居然也只是后退一步,但巳站住了椿。

      心中简直不敢置信,这个三十出头,四十不到的人,会有如此深厚的掌力?

      这一掌交击,他自然知道决不能让对方缓过手来,因此呵呵一笑道:“朋友果然不错,那就再接老夫一掌试试。”

      喝声未落,右臂暴伸,劈面又是一掌,直劈过去。

      这回双方相距,还有七八尺距离,他这一掌,使的是“劈空掌”力,掌势出手,一团强猛潜力,应掌而生,直向河海客身前撞去。

      河海客在内力上,显然较鹰叟李无畏逊上半筹,其实就算较李无畏稍逊,也已难能可贵了!但他原是心高气傲之人,当着天下群雄,岂肯示弱,口中大笑道:“在下自然奉陪。”

      突然剑交左手,右腕微屈,迎着推出一掌。

      他这一掌,同样风声飒然,掌势劲急,两股掌风乍接,又是蓬的一声,两人之间,旋风飞卷!

      这回鹰叟站立不动,河海客却被震得连退了两步。

      鹰叟脸上不觉飞起得意之色,阴侧侧笑道:“朋友已经接下两掌,那就再接我第三掌。”

      话才说到一半,突然纵身跃起,在半空中身子一躬,双手劈击而下。你别看他身材高大,这一凌空跃起,弓身发掌,当真疾若鹰隼,快似雷劈,朝河海客当头击下。

      这一记的威势,如苍鹰扑兔,如灰鹤攫蛇,势道之猛,较刚才那一掌,尤其过之。

      河海客虽已觉出对方功力,胜过自己,但两掌都已接下,第三掌岂肯不接?只是他也不敢大意,双足一蹲,使了个骑马步,然后气聚丹田,功运双臂,猛地吐气开声,双掌朝上托起。

      这一记“刘海托天”,确已运起了十成功力;但鹰叟的功力修为,至少已有十二成火候。

      以十成比十二成,硬是少了两成,这一声,不是“蓬”而是“砰”然大震之后,河海客这第三掌,居然也接下来了。

      只是他一个人,被推的直摔出去八尺来远!

      不,他原式不变,被掌风震了出去,但落到地上,还是双掌托天的骑马式。

      鹰叟倏然飞泻,落到河海客身前,五指如钩,一把抓住河海客脉门,悬空提了起来。

      河海客身悬而椿不乱,有如生铁铸成的一般,他虽在调气运息,全身依然无懈可击。

      鹰叟紧扣他脉门,虽然悬空把他提起,一时竟然无处可以下手,倒行了十数步(倒行正是提防河海客反击也),正待把他向外投出!

      河海客右腕被执的人,忽然借势腾身,口中大喝一声,双脚连环踢出。

      鹰叟虽然扣着他脉门,但因河海客全身宛如铁铸,扣着脉门也一无用处,此时骤见河海客连环踢来,心头着实吃惊,却也激起了他的怒火,手爪用劲,猛地朝上丢起。

      河海客突然一个倒翻筋斗,从鹰叟头顶掠过,翻到他背后,十指连弹,发出十缕尖风,朝鹰叟背后大穴袭去。

      鹰叟急忙转过身去,依然不见河海客的踪影。原来河海客早巳随着他转了过去,仍然躲在他背后,而且在转身之际,早巳迅快探腕,拔起了他方才插在地上的长剑。左手五指连弹,又是五缕劲风,朝鹰叟右腰袭到。

      鹰叟心头又惊又怒,身形急旋,双手连续拍出,但河海客还是紧随他身后,你旋亦旋,你停亦停。

      鹰叟每一记掌风,都如惊涛拍岸,凌厉如刀,但掌风总究拍不到背后,就算扫到,也没有准头,河海客轻易就闪避过去。

      鹰叟急怒交进,蓦地大喝一声,身形凭空拔起二丈多高,这下河海客自然无法遁形!

      鹰叟后高临下,在空中一个转身,双爪如钩,急扑而下。

      他外号鹰叟。自然擅长凌空扑攫,这一扑之势,疾风飒然,人还未至,十缕尖锐爪力,汇成一片网罟,直罩而下,使人气为之窒。

      河海客并不闪避,朗笑道:“来得好!”

      脚踏丁八,右腕一振,四尺阔剑向上迎劈出去。

      他这一剑,使出了十分力道,剑光夭矫,足有寻丈来长,宛如飞龙腾空,精虹射斗,森森剑气,不但直*云霄,也横及一、二丈方圆!

      气势之盛,就是以剑术著称的飞天神魔闻于天、七煞剑神庄梦道,和站在十丈以外的天山神剑葛维朴,都不禁暗暗点头!

      普善大师(少林古刹主持)不禁失声道:“达魔剑法!”

      “达魔剑法”,为达魔祖师卓锡嵩山时所创,为释家秘传,少林寺藏之经阁,视为镇山之宝。

      后因少林寺失火,剑法亦付之丙丁,故少林七十二艺,即以“达摩剑法”列名第一,实则失传已久了。

      却说鹰叟李无畏身起半空,施展平生绝技“鹰扬天下”,自以为河海客断难抗拒,那知双爪还未抓下,突觉对方一道精虹,破空直上,反击而来,森寒剑气,弥空如霰,自己扑攫而下的爪风,竟然被他硬行挡住。心头不禁暗暗一惊,身在半空,使了一个飞旋,身形一偏,像苍鹰敛翼,朝地上飞落。

      河海客长剑忽然一圈,身随剑走,跟着鹰叟掠了过去,右臂一挥,森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284-949.html - 2018-04-11
  • 第四十七章 丁仲谋不识得“黑死掌”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仲谋不识得“黑死掌”,但对方发掌击来,自己岂会惧你?同样嘿了一声,左手一抬,伸出一只色呈暗红的手掌,迎着对方掌势推出。  白云子虽已发现对方练的是离火门的功夫,是旁门阴功的克星,但他自恃功力深厚,并不在意,怎知丁仲谋练成了南离门最上乘... - 2018-05-04
  • 第四十七章 同行道上归何处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难不成四方教就是西妖在江湖上另一秘密活动的机构?  对了,那石老令公号称“统辖四山,总管天下”,他是秉承西妖之命,主持四方教的人!  赵南衔想到这里,顿觉豁然开朗。  难怪江湖上发生一连串的凶杀,只有假冒东怪“血影掌”,南魔的“搜魂针”... - 2018-05-09
  • 第八十七章 神龙一现亦奇绝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冷面秀士秦紫贵点点头道:“你是四方教四位护法香主之一,难怪敢在本帮主面前,这般放肆!”右手一扬,突然朝任宗秀肩头抓去,口中说道:“这里没有你们四方教的事,还不让开?”  任宗秀没有料到对方会突然出手抓来,而且来势如此之快,右肩几乎立被抓... - 2018-05-14
  • 第六十七章 为君解得迷仙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看出正是师祖梅花画册第一页上的画意,心知定是“辟邪剑法”的起手式无疑。  南魔示范出手,运剑缓慢,这是他为了使女儿容易瞧得清楚,但也便宜了赵南珩。  试想凭他在屋上偷觑记忆,领悟所得,总属有限,也决非一朝一夕所能阐发,如今有这么一... - 2018-05-11
  • 第五十七章 有意安排纵鹤归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孟守乾道:“受了人家的愚弄!”  虞平暗暗松了口气,道:“孟老前辈此话怎说?”  孟守乾哈哈一笑道:“老弟在汉阳听来的消息,只是人家故意安排的陷阱,这叫反间之计,老弟扮演了一次三国中的蒋干,听来的全是假话!”  虞平惶恐的道:“这……怎... - 2018-05-10
  • 第十七章 铜脚道人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铜脚道人含笑问道:“少施主不妨说说看,贫道的声音像谁?”  楚秋帆道:“很像武当清尘道长……”  “哈哈!”铜脚道人忽然大笑一声道:“少施主再看看贫道像不像清尘子?”  楚秋帆心头不由得一沉,眼前这位面貌奇丑的铜脚道人会是武当清尘道长?... - 2018-05-17
  • 第七十七章 换日偷天仗老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启潜又道:“四大门派雕琢佛像之事,原极机密,除了你祖父,连门下弟子,都不令知道,哪知不久,四派掌门相继仙逝,那尊干手如来也失去了下落。  直到三十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位精擅四大门派武功的人,他声言四大门派的武功,都是从他上代师门剽窃去... - 2018-05-13
  • 第二十七章 擒飞龙敌情初明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右手一探,从身边取出一柄两尺长的短剑,锋芒青莹,看去十分锋利,左手同时取出一只白金环足有酒杯粗细,圆仅一尺,看去甚是沉重,分明是精钢所铸!  程明山想起双环镖局晏长江使的一对双环,中间暗藏毒粉,不觉提高了几分警觉,立即探手抽出红毛宝刀来... - 2018-05-24
  • 第十七章 数掌门冬眠不醒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圆洞里面,是一条还算宽敞的走道,边上有两个绞盘,此刻正有两个黑衣汉子站在左边一个绞盘边上,看到高大汉子右臂已断,鲜血湿了大片衣衫,身后还跟着走进程明山来,两人齐齐一惊,正待抬手掣刀。  程明山喝道:“你们动一动,他先没命了。”  高大汉... - 2018-05-23
  • 第二十七章 群雄毕集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穆子蔚沉声道:“那么你们是何人子弟,家长总有姓名吧?”  麻天凤冷冷道:“我说过无可奉告。”  穆子蔚脸色微变,哼道:“老夫面前,胆敢如此放肆。好,老夫就不问你们是何人的子弟,且随着老夫到庙里去,等你们家长来了,再领回去。”  麻天凤冷... - 2018-05-18
  • 第十七章 掌印分明有假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武当、少林两派弟子一见一瓢子撤出长剑,也同时掣剑在手,四下散开,把商绶围在中间。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玄修道人和明性和尚腿上各中一掌,但却在商绶双手一放之后才口中闷哼一声,两个身子,同时跌倒地上。  只见两人腿上,被商缓拍过之处,现出一... - 2018-05-06
  • 第七章 神驼飞花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闵印闻言恍然大悟到前些日子五老因何对帝君不甚尊敬的原因,不由缓缓退后数步,并将一身功力提聚双臂,以防突变。  神驼飞花楼青云,这时目射寒光盯住于凌风老人身上,冷冷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青衫神叟死于老夫的暗算之下了?”  凌风老人震... - 2018-05-25
  • 第十七章 大哥要自己先回玉皇殿去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话说李飞虹心中虽然不愿大哥跟一个素不相识的青衣人去,但大哥坚决的要自己先回玉皇殿去,立时想到大哥也许知道凭自己两人不是青衣人的对手,才要自己赶回玉皇殿去报信的。一念及此,那还逗留,转身就朝西首一条山径放足疾奔。  他刚刚奔出半里来远,陡... - 2018-05-03
  • 第二十七章 水上神仙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她娇躯凌空,飞来飞去,腾跃扑击,横绕三支桅樯,把黑蝎子沈康*得手忙脚乱,口中却发出嘘嘘之声,一支蝎尾鞭,舞得风雨不透,紧护全身!  大群青蛇,敢情都是久经训练,嘘嘘之声,才一发出,它们立时分成两拨,一拨围着江青岚和黄衫老者,另一拨却纷纷... - 2018-04-26
  • 第二十七章 风尘自古多奇士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这时,正好店伙从房中出来。  赵南珩问道:“伙计,出了什么事吗?”  店伙瞧到赵南珩,抹抹额上汗珠,歉然的道:“真对不起,把相公给吵醒了,这房间里住的一位老客人,是昨晚来的,今天早晨,一直没有开门出来,方才小的进去,发现他中风了,已经不... - 2018-05-06
  • 第三十七章 独窥剑壁影成三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得一怔,暗想瞧她神色,似乎不假,但自己明明受不住她第三发琴音,何以会说自己没输?心念转动,不由问道:“夫人说在下输得太冤,在下愿闻高论。”  罗髻夫人道:“老身三声琴音,虽非一般武林中人,所能承受,但少侠内功,似极深厚,既能承当... - 2018-05-08
  • 第七章 幽林兄妹盟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尹剑青道:“在下周少卿。”  司马纶细听他说话声音,似是故意低沉了些,没有尹剑青说话那么清朗,但总可以听得出尹剑青的声音来,心中不禁暗暗好笑,同时也证实了尹剑青确是被青衣帮劫持出去的了,一面拱拱手道:“原来是周兄,在下久仰得很。”  柔... - 2018-05-15
  • 第三十七章 险境艳情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楼一怪武功虽高,胸无城府,他给两个小姑娘一吹一唱,说得心花怒放,喜道:“对!  对!毁了他毒冰轮才对,咳!怎么我老楼会想不到?”  说到这里,果然眼珠一转,蒲扇般手掌向王屋散人一摊,道:“来,小辈,你把毒冰轮拿来,让老楼毁了,免得大家噜... - 2018-04-27
  • 第七章 旧事重提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含愤出手,这一掌,几乎用了八成力道,但觉一股暗劲,像潮水般透掌而出,连自己都有遏止不住之势,掌风呼啸,直撞出数丈之远。  黄衫少年的一缕指风,立被击散,消失无形。  场中群豪,因不曾瞧到黄衫少年点出一指,只看到许庭瑶平空挥出一掌,... - 2018-05-18
  • 第七章 蛇鹤相争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话声传来,一个宽袍大袖的老道人已经到了面前,朝蓝袍老者稽首一礼,说道:“贫道来的突兀,还请宋老施主见宥。”他,正是武当三子中的清尘道长!  楚秋帆看到清尘道长赶到,心头大喜,急忙趋了上去,拱手一礼道:“道长来的正好,晚辈被这位宋老丈发生... - 2018-05-16
  • 第七章 大佛耳秘传消息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不敢耽搁,依照荆一凤说的路径,穿出花廊,走没多速,就是东园园门,这一路,他没遇上人,也许暗中有人,他现在是钱管事的身份,自然没人会来问他。  出了东园两扇园门,门外才看到站立着两个身穿青色劲装,腰跨钢刀的堡丁,他们看到出来的是钱管... - 2018-05-21
  • 第七章 玄色布绔的少女迎了走出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娇脆声音惊喜的道:“啊,是爹!”  两扇院门呀然开启,一个身穿紫红花布衣衫,玄色布绔的少女,迎了走出,口中喜孜孜的叫了声:“爹,你回来了……”  但当她看到爹身后,还跟着一位蓝衫少年,不由的脸上一红,腼腆后退,陆福葆含笑道:  “贤侄进... - 2018-04-29
  • 第七章 寂寂空山惊曙色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瘦小老人摇头道:“这个老朽也只是推想而已,到时候见了百愚上人,自会知道,只是以小兄弟的为人,不该呆在这魔窟之中。”  “魔窟?”  赵南珩惊奇道:“老人家,你说这里是魔窟?”  “唔!”瘦小老人从鼻孔里唔了一声,又道:“你还不知道这里的... - 2018-05-05
  • 第七章 百步神拳可以劈击出一二丈远近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百步神拳,名虽称之为百步,实则和少林劈空掌、形意门劈掌、炮拳相类似,视个人修为内劲,大概可以劈击出一二丈远近,如果练到上乘境界,就能击出三丈以外,那已是绝无仅有了。  丁少秋眼看大伯父一记“百步神拳”竟能打出两丈以外,一时见猎心喜,也想... - 2018-05-02
  • 老子·道德经 第四十七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①,见天道②。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明③,不为而成④。[译文]不出门户,就能够推知天下的事理;不望窗外,就可以认识日月星辰运行的自然规律。他向外奔逐得越远,他所知道的道理就越少。所以,有“... - 2017-12-31
  • 第四十七章 乘虚而入_引剑珠
  •   韦宗方听他说出勾漏毒君,不禁想起毒沙峡,就在勾漏山中,莫非九毒教主和毒沙峡有关?但这又不对,毒沙峡是从南海逃回来的毒剑谷胤所手创,该和九毒神君无关。这也不对,九毒教主一身服装,甚至连手中也握一支竹杖,都和毒沙峡一模一样,这真使人愈想愈觉... - 2017-12-30
  • 第四十七章 蓝腰带帮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就在将到未到之际,果然一支响箭,由林中迎面飞出。梅三公子理也没理,马鞭一挥,“搭”的一声,把它卷飞出去两丈来远。马匹和轿车,也同时缓了下来。  往前一瞧,果然迎面扬起漫天尘雾,马蹄杂沓,八骑快马,像风驰电卷般疾奔而来。刹那之间,便已到达... - 2018-01-14
  • 第四十七章 乘虚而入_引剑珠
  •   韦宗方听他说出勾漏毒君,不禁想起毒沙峡,就在勾漏山中,莫非九毒教主和毒沙峡有关?但这又不对,毒沙峡是从南海逃回来的毒剑谷胤所手创,该和九毒神君无关。这也不对,九毒教主一身服装,甚至连手中也握一支竹杖,都和毒沙峡一模一样,这真使人愈想愈觉... - 2017-12-30
  • 第四十七章 白元规拦住谷风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再说白元规拦住谷风,他因对方假冒白骨神君,心头早已存了杀机,但神君下落未明,毕竟使他投鼠忌器。  长剑一指,喝道:“姓谷的,你只要说出你们把神君弄到哪里去了,我可以贷你一死。”  谷风刚跨下石榻,就被白元规横剑拦住,他手上虽无兵刃,但却... - 2018-03-18
  • 第四章 雪压梨花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他果然不愧是见多识广的老江湖,裴元钧遇难之事,虽没亲眼瞧见,但他仅凭判断,居然见微知著和亲眼看见的一般!  孟不假在思索之时,故意动手装烟,这时打着火绒,吸了两口烟,回头笑道:“小子,你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连你师父是哪一门派出身,都忘了... - 2018-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