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龙虎二怪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楚秋帆不知她何以要向自己使眼色,但听她说到最后一句,忽然有一丝声音传了过来:

      “不可和他硬接……”这句话,是以“传音入密”说的,但声音极弱,显然她只是初学乍练,虽能发音,却是内力不足。

      楚秋帆不禁一怔,她要自己不可硬接,这是什么意思?目光一抬,也冷然道:“在下自然要接,但阁下也总该报个万儿吧?”

      白衣人冷傲的道:“麻天锡。”他叫麻天锡,他妹子自然是麻天凤了。

      楚秋帆往前走上几步,脚下一停,悠闲的道:“阁下请了。”

      “哼!”麻天锡冷冷一哼,挥手一掌,迎面拍了过来。

      楚秋帆右掌一抬,正待迎出,只听麻天凤忽然轻轻咳了一声。楚秋帆当然未予理会,掌势跟着拍了出去。

      麻天锡拍来的这一掌,初时不闻丝毫风声,但一团劲气遇到身前之时,突觉压力奇重,几乎令人为之窒息!

      楚秋帆有麻天凤的警告在先,心理上早有准备,这一掌自然也全力以赴。但等双掌交接之际,突觉对方掌力之中,含蕴着一股至阴奇寒之气。自己练的“太虚玄功”,乃是先天一阴一阳真气,居然无法把对方这股寒气中和,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噤!

      双掌交接,发出“波”的一声轻响,两人各自被震得后退了半步。

      哪知麻天锡方才第一掌出手之后,左手暗藏袖底,跟着发出,因此在两人一掌交接,各自被震后退之际,他那第二记掌力又如波涛一般,暗中卷撞过来。

      等到楚秋帆发觉阴寒潜力已逼近到身前三尺光景!差幸他这一掌是暗中出手,只能使上七八成力道,不如第一掌来得沉猛,楚秋帆及时发觉,怒他暗袭,口中大喝一声,挥手一拳,迎着击出。

      他因对方掌劲之中暗含阴寒之气,是以这一拳使的是“无形神拳”,一股无形暗劲,出手之时,无声无息,丝毫不见朕兆,但和对方掌力乍然相接,两股不同的劲气在空中爆发出一声蓬然大震,麻天锡似是被人推了一把,身子震动,往后退出一步。

      这下麻天锡似乎大为震惊,一双冷峻的目光,直注楚秋帆,冷然道:“看来你倒是麻某一个劲敌,好,你再接我几招。”右足倏地跨上一步,双掌一翻,连环劈出,眨眼之间,就攻出了五掌。

      这五掌记记有如巨斧开山,不但掌力极猛,招式也极其精妙,出手奇快无比。

      楚秋帆方才和他交手过两招,知他一身武功,不同寻常,自然也不敢大意。旋身接掌,双手开合,封解开对方五招,立还颜色,掌发如刀,上下抢攻,还击了三招。

      当然,这三招记记同样快捷,功力之深,和麻天锡不相上下。

      两人出手奇快,一个抢攻五招,一个还击三掌,若论时间,只不过是骤然一合,就各自分开。

      麻天锡目光凝注,一语不发,一张还算俊秀的脸上,在这一瞬间,阴泛黑气,两手虚空一抓,蓄势待发。

      楚秋帆脚下斜踏丁字步,正待开口,突听一个极细的声音传入耳际,叫了声:“小心!”

      那是麻天凤的声音,她初学“传音入密”,内力不足,声音极弱。

      楚秋帆得到她两次暗中示警,心知对方凝神聚气,必有杀手,当下也立即气沉丹田,暗暗把功力提聚双掌,含笑道:“阁下再不出手,在下可要出手了。”

      他练的“太虚玄功”是玄门内功,仍可以开口说话,而巳这句话,隐含嫌他动作太慢,也颇有激将之意。

      果然就在他开口说话之际,麻天锡突然吐气开声,口中大喝一声,双手扬起,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道,猛向楚秋帆卷撞过来。

      掌风飞旋,阴寒逼人。

      慈善大师盘膝在地上的人,突然双目一睁,低喝道:“玄溟掌!”

      楚秋帆早已聚功待敌,一见对方果然趁自己说话之时攻来,心中暗暗冷笑,也立即把凝聚功力的双掌,平胸推出。

      这一下,双方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论声势,麻天锡劈出的两掌,掌风如涛,阴寒之气逼人,势道奇猛!楚秋帆推出的是潜力,既无丝毫风声,也看不见什么力道,自是不及麻天锡的威势。

      这一明一暗两股掌力乍然一接,麻天锡就已感到自己劈出去的“玄溟掌”,似时被一股无形潜力挡住,再也撞不过去,而且经对方潜力反震,脚下几乎站立不稳!

      楚秋帆运起“太虚玄功”,虽把对方撞来的掌力挡住,但也被震得上身晃动,一件青衫,拂拂无风自动。

      麻天锡一张瘦削脸上满布了一层黑气,双手连扬,又劈出了两掌!不,他双掌发有先后,先右后左,相互连续推出,掌风一记强过一记,宛如波涛汹涌,后退推着前浪,一层接一层的卷撞过来,一口气劈出了八掌。这八掌当真波涛重重,有若巨浪撞岩,阴寒之气,也随着大盛,周围一二丈方圆,寒风刺骨,砭人肌肤。

      楚秋帆运起“太虚玄功”,双掌直竖,不收不动,屹立如山,任他一层层寒气一波波的冲击。虽有真气护体,也感觉到阴寒之气,丝丝侵入,身上颇有寒意,心知这是胜负紧要关头,非支撑下去不可了。

      麻天锡连发八记“玄溟掌”,依然都被楚秋帆挡住,无法攻入,心头也感到十分惊悚。

      “玄溟掌”阴寒之气,须得内力支持,时间较长,消耗内力甚巨,突然双掌一收,冷冷说道:

      “楚秋帆,你能接下我八记‘玄溟掌’,本该放你一条生路,但今晚形势不同,你非留下不可。”

      楚秋帆冷笑一声道:“阁下未必留得住在下,而且在下也正好要向阁下索取解药呢!”

      麻天锡冷冷一笑道:“你要的是解药,本公子要的是阁下的命。”喝声出口,人已一跃而起,挥手一掌,拍了过来。

      楚秋帆大笑一声道:“很好。”双足一点,身形踉着扑跃而起,同样挥手发掌,迎击过去。

      他和假裴元钧动手之际,领悟了“天龙爪”,此刻化爪为掌,使的正是“天龙爪”手法。

      “啪!”两个人一个凌空飞扑,一个纵身应敌,在半空中互击了一掌,两道人影同时泻落。麻天锡足尖堪堪落地,突然—点再起,又扑跃过来,一掌迎面劈到。

      楚秋帆学会了“天龙五爪”,岂肯后人,同样双足一点再起,凌空发掌硬接,双掌又交击,又响起了“啪”的一声脆响!

      楚秋帆连接对方两掌,不,由得打出火来,口中发出一声长啸,没待对方出手,身形—

      屈再伸,抢先发难,挥手发掌,一下扑到麻天锡头顶,直劈而下!

      这一记掌风如涛,宛若乌云压顶,一发即至,麻天锡身子还未站稳,掌势已经到了头顶,一时不禁大吃一惊,此时避无可避,迫得只好举掌硬接,但听砰然一声,上身摇晃,被震得后退了一步。

      须知楚秋帆发的虽是手掌,但他施展的乃是“天龙五爪”的手法,如今已经劈出三掌,岂会收手了口中又是一声长啸,身形倏落再起,又是一掌迎头拍下,掌势甫发,又是一掌紧接着劈出。

      这两掌快得如同迅雷进发,麻天锡一招屈居下风,心头虽然愤怒无比,但对方这两掌闪电攻到,使他成了挨打之势,同样挥掌硬接,但急迫之间,也运不上全力,双掌交替,又是“啪”、“啪”两声脆响,接是被他接下来了,但一个人却被震得连退了四五步之多。

      麻天凤站在一旁,她一双黑白分明的凤眼,一面注视楚秋帆,一面又注视她哥哥,她本来春花般的脸色,这回却笼罩了一层忧虑之色。

      先前是担心楚秋帆接不下哥哥的“玄溟掌”。据她所知,天底下很少有人接得下“玄溟掌”,但她看到了楚秋帆居然接下了哥哥的“玄溟掌。”

      等到楚秋帆接下“玄溟掌”,那就可见楚秋帆武功甚高,她不禁又担心楚秋帆会伤了她哥哥。

      此时她眼看楚秋帆一连三掌,把哥哥逼退了四五步之多,一时心中一动,给她想出了妙计,立即口中叫道:“哥哥,我来帮你。”纤腰一扭,施展身法朝楚秋帆身后欺去。

      宋秋云同样看得紧握着双手,掌心直是冒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830-958.html - 2018-05-18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第二十一章 浩气疗伤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刚刚靠上萍乡县的码头,水柔清便惊喜地叫了二声,抢先跳到岸上,扑人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怀里:景大叔你莫非未卜先知么?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回来?  那中年人浓眉凤目,宽额隆鼻,五缕长髯衬得一张国字脸不怒而威。他相貌极有气度,却偏偏被一个少... - 2018-07-08
  • 第二十二章 四个故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伤势初愈,蒙头大睡了几天,待景成像给他服下软筋散的解药,便觉得一切均如从前,再无手足酸软之状。只是每每想及那些经脉穴道,体内虽隐有一丝感应,却再不似前几日那般意动气生、犹使臂指。而小腹下气海大穴更是窒闷生涩,如叠块垒。  要知武学高... - 2018-07-08
  • 第二十三章 惊天之秘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小弦惊得一跳而起,一时口舌都不灵便了:这,这《天命宝典》如何会在你手里?你急什么,既然将书都给了你,这其中关键迟早会说与你听。老人走到石桌前坐下,一拍石凳,来来来,我们坐下慢慢说。老夫这一闭关就是五十年,好久都没有与人说话了。  小弦心... - 2018-07-08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第二十章 绝顶之战_绝顶_故事大全
  •   正月十八,傍晚。寂静的泰山脚下,一骑白马沿山道飞驰而来。马上之人身材高大,一身劲服,目光冷峻,唇边却挂着一丝若有若无、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正是当朝大将军明宗越。  山道前立着一块丈许见方的大石碑,上刻四个大字:岱岳千秋。白马来到石碑前长嘶... - 2018-07-01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二十七章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晚奉国公府荟临轩内,罗昭威父子设宴为常舒接风洗尘。因在丧期之中,便没有酒乐,只几样精洁小菜,清茶相送。  今日着实简慢了,还望先生见谅!罗昭威嗓子沙哑,他操累了许多日,也是这两天方能回家小住。  那里那里!常舒掌筷箸拨着碗中菜肴道:这... - 2018-07-16
  • 第二十四章 弈天之诀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愚大师并没有怪小弦插言:只怕在场所有人都没料到少主的行为。他竟然将所有东西都一样样检到自己身边,逐一把玩,最后却只将两样东西掷到一边。他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一样是那方官印,一样却是那顶道冠。小弦一呆,这个少主确是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 - 2018-07-08
  • 第二十章 舟中争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沿江东行,顺风顺水下舟轻帆满,十分迅速。  小弦蹲坐在船尾,望着江岸上林青与虫大师的影子越来越小,渐渐隐去,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离愁别绪,心头似是堵了一块大石,忍不住叹了一声。  好端端的叹什么气?水柔清在他身边坐下,随手拿起一支桨... - 2018-07-08
  • 第二十三章 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谁去追神刀都?罗彻敏向左右喝道。  我去!王无失陈襄和杜乐英都嚷了起来。  罗彻敏正在想要答应那一个,鄂夺玉却己经驱马而出,道:让我去吧!  罗彻敏一想,王无失陈襄得率部打战,杜乐英一个人出去他不放心,让鄂夺玉去倒正好。他向刘湛道:刘大... - 2018-07-16
  • 第二十五章 枰争天下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这日从清晨弈至午间,小弦已是三度逼和愚大师。  第四局愚大师空占子力优势,偏偏被小弦不断以闲着求和兑子,弄得缚手缚脚,终又是一局和棋。他虽是老成心性,却也不免因棋生怨,一甩大袖,将棋盘拂乱,气鼓鼓地道:似你这般下棋有何趣味?难道你就一心... - 2018-07-08
  • 第二十五章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毓王薨逝并非突然,丧仪早有所备。便是起先有些慌乱,往后府中自有熟谙典故的吏官,很快便接手过来,一切便又上了正轨。罗彻敏只消跟着木头人似地一项项照办,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到了大敛前日,薛妃见罗彻敏被摆布得眼神都有点怔忡,便命人到养怡堂传... - 2018-07-16
  • 第二十二章 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乐英离家数月,却不知道,杜乐俊早不是伏虎都大校了。这此出征程中,他一连升了五级。后面的三次提拨,都是这在一个月内。他现在独领一军,成为锐锋都指挥使。  月前黑摩岭之战,毓王本军与伏虎都被分割开,形势岌岌可危,杜乐俊一连四次率军冲杀,身... - 2018-07-16
  • 第二十章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眼下张纾那里情形不明,若是要入凌州,他们定然万万不敢。可冲州却是毓王旧地,在入驻泷丘前,罗家一直住在冲州。而且经过冲州的那一段路,又极偏僻,与军镇相距甚远,几个人一商量,还是决心冒险一行。  急行两日后的深夜里,越过了曹原岭的又一道支脉...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换日出世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一阵清风吹来,虽是在末夏时节,离望崖上的每人仍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这一局既是以人做子,若是棋子被对方所吃,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愚大师到此刻方才明白御泠堂的真正用意,盯着青霜令使,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声音竟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 2018-07-08
  • 第二十一章 李光头继续示威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继续在县政府大门口进行着他的示威事业,各类破烂东西每天都堆成一座小山,他没时间静坐了,而是在那里走来走去,将破烂分门别类,再通过不同的销售渠道卖到全国各地去。他盘腿坐在地上,专门花了两个... - 2018-02-04
  • 第二十一章 蛛丝马迹_龙孙_故事大全
  •   邓公朴由简世杰扶着他半靠半坐在一方大石崖的根部,面如金纸,两眼散漫失神,张着口呼吸显得十分微弱,这是伤重危殆之象!  方振玉大吃一惊,急步走上,问道:“邓前辈如何负的伤,伤在那里?”  谢广义抢着道:“方少兄,朴翁是被假冒你的贼人突然窜... - 2018-02-03
  • 第二十一章 许三观一家要去胜利饭店吃一顿好吃的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
  •   到了晚上,许三观一家要去胜利饭店吃一顿好吃的。许三观说:  “今天这日子,我们要把它当成春节来过。”  所以,他要许玉兰穿上精纺的线衣,再穿上卡其布的裤子,还有那条浅蓝底子深蓝碎花的棉袄,许玉兰听了许三观的话后,就穿上了它们;许三观还要... - 2018-02-08
  • 第二十一章 真假之争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狼姑婆可没有理他,一脚跨上软轿,尖声道:“走!”  黄凤娟急忙走在前面,说道:“晚辈带路。”  两个大脚婆子抬起软轿就走。  任驼子、小诸葛,和总管冯友三一齐躬身道:“属下恭送副总护法。”  无量子道:“大师兄怎么任由她离去了?”  无... - 2018-01-29
  • 第二十一章 荒野草原回音出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虽然生性骄狂,但人却极端机智聪敏,这时他察言观色,已知袁丽姬和吴灵钟,并非擒走“虬龙公主”的同一路之人。  蓦在这时,大约半里之遥飘传来一声尖锐悠长的啸声!  岳凤飞闻得啸声后,转脸向驼矮二叟喝道:  “虬龙公主的八名神箭侍卫,已... - 2018-03-19
  • 第二十一章 少林拜山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公孙襄晤了一声,点头道:“看来少林和尚,还算客气,朱岛主可以说是数百年来,唯一退出罗汉阵的人了。”  老寿星呵呵一笑,回头道:“逢仙姑、田姑婆,咱们双仙一妖,有没有兴趣,联手去闯他八座罗汉阵,试试他们少林寺的大罗汉阵究竟有多厉害?”  ... - 2018-01-25
  • 第二十一章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只见上面写了寥寥十几个字,那是:“初更在吕亭驿恭候侠驾,知名不具。”  史琬问道:  “大哥,他在信上写些什么?”  徐少华把手中信笺递了过去,说道:  “他约我初更到吕亭驿去。”  史琬、蓝如风看过信笺... - 2018-03-15
  • 第二十一章 南北帮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就在逢老邪发动攻势的同时,白少辉也振剑而起,青光骤发,反击过去。  只见两人剑风激荡,展开了一场恶战彼此都以快速绝伦的手法抢攻,片刻之间已然互攻了二十余招。  逢老邪一柄阔剑大开大阖,一剑跟一剑,连绵而上!剑上迸发的罡力,也一剑重过一剑... - 2018-03-10
  • 第二十一章 弄假成真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雪地神雕张广才突然打了个哈哈,跨前几步,拱手笑道:“云中四将,四位老哥请了,多年不见,还认得兄弟张广才吗?”  云中四将,二十年前,名满长城,但他们从没到过南方,又是很久没有听人说起,谁会想得到他们从北方跑到南疆来?云中四将的赵老大依然... - 2018-02-28
  • 第二十一章 三宫主叶青青在花厅门口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大哥!”  阶上有人娇声叫了一声,飞也似的迎了下来,她,正是三宫主叶青青,她已经在花厅门口,进进出出多次了,等的当然是下大哥了,这时没待丁天仁开口,就娇声道:“丁大哥,我已经等了好久了,我有话和你说。”  当先朝东首迥廊走去。  丁... - 2018-01-11
  • 第二十一章 天地创教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仲飞琼在她三妹一轮急攻之下,只好抬手掣剑,一招“飞云出岫”,“锵”的声,压住了季飞燕的长剑,怒声道:“住手,你这话是听谁说的?”  季飞燕长剑倏然抽回,冷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管我是听谁说的?耳闻是虚,眼看是实,你丧心病狂给...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彩带仙子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碎石小径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头戴连披风娼,身披宽大黑氅,面垂黑纱的人。负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日光之下,两道冷厉眼光,透过黑纱,炯炯有神!  虎嬷嬷那肯放过他们,身形暴扑而起,口中喝道:“姓班的,老婆子第一个要先宰了你!”  又...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_商道_故事大全
  •   一年以后,在约好见面的那天,三个人又一次聚集到了林府。曾经编草鞋的咸镜道商人还清了他所借的100两银子及利息,并告诉林尚沃:“我这辈子只会拉风箱打铁,也不会做别的买卖,我用从大人这里借到的钱开了一间铁匠铺,这一年来制作出各种犁啊、铧啊等... - 2018-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