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铁菩提打高空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竺秋兰道,“霍总管,小黑一路追踪至此,忽然遭人毒毙,这里又并无通路,事有可疑,咱们何不仔细搜搜看看有无蛛丝马迹可寻?”

      霍总管点点头道:“竺姑娘说得是,小黑突然遭人毒毙,事出离奇,咱们先搜搜再说。”

      广明站在一边,冷冷的道:“贫僧早已说过,诸位尽管请搜。”

      其实这里,方圆不过十丈,一面是陡立的峭壁,一面是高耸的围墙,中间一片草地,杂草没径,一望之下,就可一目了然,自然藏不了人。

      霍万清估计那座峭立的石壁,平楚光滑,还生了不少苔藓,看去约有十丈上下,就是轻功再高,也难攀登而上。

      何况石壁以上,也是一座光秃秃的悬岩,寸草不生,无处可以藏身。

      但除了这座大石壁,实在没有使人可以怀疑的地方,他缓缓走下石壁,举手轻轻敲了两下。只觉石质坚硬,并无异处。

      竺秋兰也走了过去,低声道:“霍总管可是怀疑这堵石壁么?”

      霍万清道:“老朽也说不出来,但看小黑一路嗅着石壁跑来,似乎有着溪跷!”

      竺秋兰道:“我看和尚大有可疑!”

      霍万清微微点头,攒眉道:“但事无凭证,咱们……”话未说完。忽然口中“咦”了一声,倏地转过身去,嗅目喝道:“好个秃贼,也敢在老朽身上下毒?”

      竺秋兰急忙问道:“霍总管,你怎么了?”

      霍万清举起右手,说道:“老朽……这手……”

      他伸出右手,星月之下,但见整只手掌,色呈乌黑,显然是中了剧毒!

      宋文俊转身喝道:“贼秃,果然是你!”

      广明迅疾后退了数步,大笑道:“霍总管,这是你自己找的,与贫僧何尤?”

      岳少俊喝道:“你还想走么?”

      广明后退了几步,已经站停下来,冷然道:“贫僧为什么要走?走不了的,应该是诸位才是!”

      就在他说话声中,只听一阵衣袂飘风之声,四五条人影从墙头飞掠而下。

      那是五个黑衣蒙面人,手中各自握一桥青钢剑,掠落地上,立时向四人围了上来。

      宋文俊看得大怒,一面回头说道:“岳兄、竺姑娘,快护着霍总管退下,这些人由兄弟来对付他们。”接着冷笑一声道:“就凭你们这几个见不得人的东西、还能拦得住本公子么?”

      挥手一剑,朝他面前两个黑衣人扫攻过去。

      那两个黑衣人中左首一个很快向旁闪开。

      右首一个毫不含糊,青钢剑起处,泛起一片青芒,封开宋文俊的剑势,立还颜色,一剑反腕刺出,两人就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恶斗。

      岳少俊,竺秋兰护着霍万清缓缓退到石壁下面,让霍万清倚壁坐下。

      这一阵工夫,金甲神霍万清已经神志恍惚,功力全失,只是还能行动,能启己坐下而已!

      广明冷冷的道:“霍总管己无抵抗之力,剩下你们三个,还能逃得出去么?依贫僧相劝,还是束手就擒的好。”

      竺秋兰手中暗掏了一把暗器,口中娇叱道:“贼秃,你能把我们怎样,不信,你自己过来试试!”

      广明微哂道:“你是卖花婆竺三姑的女儿,手里有些破铜烂铁,也想在佛爷面前卖弄么?”

      竺秋兰道,“不错,你知道就好,敢不敢过来试试?”广明哼道:“连竺三姑都自身难保,你丫头又有多少道行?”

      说到这里,举手一挥,喝道:“你们去把这两个小辈拿下了。”

      四名黑衣人没作声,迅快的身法闪动,扑了过来。

      竺秋兰因宋文俊在前面和一个黑衣人动手,手中虽握了一把暗器,却不敢动手。

      岳少俊抢先出手,“呛”的一声,撤出软剑,剑光如匹练般洒出,封住了三个方位。

      竺秋兰也跟着短剑出鞘,刷的一声,攻向另一个黑衣人,但听一阵金铁交呜,扑来四人的四柄长剑,尽为两人剑势震开。

      这时宋文俊和那黑衣人已激战了十几个回合,宋文俊知道对方人多势众,自己这边,霍总管中了毒,只剩下三个人,和对方众寡悬殊,利在速战速决,因此一上手,就连使杀着,剑发如风,十分神速,差不多他攻出二招,黑衣人才能还击一剑。

      但黑衣人剑势沉稳,虽然不如宋文俊快速,门户却守得十分严密,尽管宋文俊剑招有如电闪雷奔,一时之间,也无法攻得进去。

      宋文俊口中大喝一声,手腕一振,接连五剑,把对方逼退了两步,突然身形一个急旋,不进反退,长剑倏转,一道剑光,闪电般攻向岳少俊侧面的一大黑衣人。

      这一剑去势奇速,那黑衣人冷不防背后会有人袭来,口中惨曝一声,中剑倒地。

      宋文俊一击得手,剑势横扫,人已迅快的转入了己方阵地,和岳少俊并肩作战。

      这时被宋文俊逼退了两步的黑衣人,也欺了上来,和其他两个黑衣人联手攻上去。

      宋文俊、岳少俊两支长剑,力敌三个黑衣人,已然绰有余裕。

      竺秋兰挥动短剑,和一个黑衣人动手,她兵刃比对方短了将近一尺,无形中就吃了亏,被逼得左右闪躲,只能招架,无力还攻。

      那黑衣人沉笑道:“小丫头,你接着了!”

      长剑一翻,“啪”的一声,把竺秋兰短剑压到一侧。身形转进,左手一探,直向竺秋兰右肩“肩井穴”上抓来。

      竺秋兰格的笑道:“你来得正好!”

      左手扬处,指缝间飞射出去两丝银芒!

      双方相距极近,自然不易躲闪,黑衣人虽然黑布蒙脸,但两个眼睛,却露出两个窟窿,两丝银芒,恰好不偏不倚,射入黑布窟窿之中。

      那黑衣人大叫一声,弃了长剑,双手掩目,痛得一个筋斗,栽倒地上,满地乱滚,痛昏过去。

      那三个黑衣人听到同伴惨号,稍一分心,被宋文俊剑锋一转,又刺倒了一个。五个黑衣人,已有三个受伤倒地,剩下两个,虽在挥剑恶斗,心头已虚,剑势自然没有先前的凌厉。

      广明没料到宋文俊等三人武功竟有如此高强,心中也不禁暗暗震惊。

      宋文俊因父亲被贼人劫持,对贼党恨之入骨,一柄长剑,使得风狂雨暴,记记都是杀着。

      激战之中,卖了一个破绽,长剑突然一振,贯注内力,左右一摇,一剑直刺出去。但听“当”;“当”两声,和他交手的黑衣人长剑悉被震开,一剑直入,透腹而过,当场气绝。

      剩下的一个黑衣人,那里还敢恋战,舍了岳少俊,向后跃退,但他堪堪纵起,又是一声惨叫,被竺秋兰扬手打出的一枚“子午针”击中,仰跌下去。

      广明看情形不对,正待转身开溜!

      竺秋兰大声叫道:“快截住他,不能让他逃走!”

      柳腰一搦,正待追去!

      只听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他走不了的。”

      只见从木门走出一个人来,挡住了广明的去路。那是一个身材高大,长眉善目的青衲老僧,一手持着镔钦禅杖,朝广明逼去。

      竺秋兰看清此人,不觉喜道:“是无住大师!”

      广明疾退数步,心头暗暗皱眉,凛然道:“大师不要逼人太甚。”

      无住大师低喧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尔等劫持盟主,不是更过份了么?”

      广明一脸俱是气愤之色,说道:“霍总管诬蔑贫僧,窝藏天华山庄逃婢,如今大师又说贫僧劫持盟主,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贫僧那里得罪了诸位,硬要把这些罪名,加诸贫僧的头上。”

      无住大师道:“那就要问你了。”

      竺秋兰冷笑道:“本来咱们搜不到人,真还相信与你无关,但方才你指挥同党,妄想把咱们拿下,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了,还想赖么?”

      广明道:“那是贫僧几个徒弟,他们忍不住诸位一再的胁迫贫偕,才含愤出手的。”

      竺秋兰道:“那么毒毙小黑,和在霍总管身上下毒,又作何说?”

      “唉!”广明叹了口气,道:“这是冤枉贫僧,贫衲若要下毒,怎会不把你们三个一起毒毙,岂不省事?”

      他这话说得倒也有道理,竺秋兰一时无法反驳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73-918.html - 2018-01-13
  • 第十章 受命令主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严文兰道:“女儿怎敢跟娘谎报?穆七娘这次以追寻小妹为名,夜入兰赤山庄盗取女儿的符令。”  老夫人莞尔笑道:“文儿,以你武功,她能把令牌盗走么?”  严文兰道:“娘莫要忘了她是拍花党出身?”  老夫人面分微变,哼道:“她敢对你施迷药么?”... - 2018-04-12
  • 第十章 折花之门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向寒松道:“万帮主,你是咱们的头儿,这婆娘出手毒辣,还是先由兄弟向她领教的好。”  右手一抬,“锵”然剑鸣,一道剑光应手而生,掣出一支长剑,凛然喝道:“向某领教领教你的兵刃,你剑呢?”  齐一飞斜跨一步,冷然道:“向寒松,本少爷奉陪你几... - 2018-04-18
  • 第十章 黄河三寇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空山之中,摇曳着兰儿哭喊的声音!江青岚这些日子以来,见识过不少江湖上人,他觉得这些人,不论年龄长幼,武功高低,全有点悖于常情。不是性情怪癖,便是睚眦必报。  是以他虽然对天狼这种翻脸无情,感到愤怒。但继而一想,黑衣昆仑把他珍逾拱璧,师门... - 2018-04-23
  • 第十三章 化身游龙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萧梦谷是老江湖,金萍的口气,他焉会听不出来,她如今是门主面前的红人;不论门主是不是傀儡,他对金萍可得罪不起,连忙赔笑道:“兄弟在这里等一会没关系,姑娘不可去惊动门主了。”  金萍依然冷冷地道:“萧总管可曾把名单带来了么?门主回问起小婢来... - 2018-04-18
  • 第十四章 污泥青莲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啊!柳公子原来竟是蓑衣老人的高足,难怪有这么一身绝世武学了!”  金嬷嬷惊喜地道:“只不知柳公子是何方人士?”  江云生道:“在下原是江南人士,昔年随家父宦游岭南。”  金嬷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又问道:“这么说柳公子还是名宦之后,令尊... - 2018-04-18
  • 第十二章 荣任门主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忽然哦了一声,点头道:“在下记起来了,你……是祝姑娘,对不?”  祝杏仙听得一怔,脸上也不禁微微一红,说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她显然已减少了几分敌意!  杨文华潇洒一笑,说道:“在下刚才才记起来,咱们在杭州灵隐寺见过。”  ... - 2018-04-18
  • 第十五章 大张杀伐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就从副门主沈少川起,一一给大家引介了。  沈少川、辛长春、金嬷嬷等人,在他介绍之时,一个个站起身来,“来宾”们也一一报以热烈的掌声。介绍完毕,杨文华回身坐下,管事桂茂又高声说道:“门主致词。”  杨文华含笑朝沈少川抬抬手道:“本... - 2018-04-18
  • 第十一章 四路长征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身形一晃而至,右手发掌之际,掌势连番旋转,使人摸不清她究竟击向何处?她这一记使的正是芙蓉城一派最厉害的“九转玄阴掌”,外人看不清她的手势,实则直向卓少华当胸印来!  卓少华精通长风子“十三破“,对她旋转的掌势看得清清楚楚,直等她手掌快要... - 2018-04-14
  • 第十二章 江南严家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章四虎道:“令……令主说的是,干……干娘说的,小的描的老虎头,比几个小丫头描的好得多了。”  卓少华问道:“你念过书吗?”  “没有。”章四虎脸上一红,说道:“但……小的会……会写自己名字。”  秋月笑道:“真了不起,你将来当了画家,能... - 2018-04-14
  • 第十一章 情意绵绵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口中啊了一声,点头道:“不错,我真是好饿,不过……”  金萍瞟了他一眼,轻轻咬着嘴唇,偏头问道:“不过什么呢?”  杨文华悄声道:“秀色可餐,我把肚子饿也忘了。”  金萍嗔道:“公了闭了三天关。却越学越坏了。”  杨文华潇洒一笑,... - 2018-04-18
  • 第十七章 八面埋伏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话声入耳,人影连闪,已有几十个灰衣僧人,由大智禅师领头,朝无尘围了上来。  原来无尘、本空二位尊者突然在场中现身,隐身在庄院中的少林大智禅师和武当清华子自然看到了,他们就是为了要对付巴颜喀喇山三尊者,才隐身庄院中的,这就吩咐门下弟子,悄... - 2018-04-19
  • 第十六章 龙争虎斗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引着江云生走到大智禅师上首一张椅子请坐。  江云生连连谦退,又朝大家抱拳为礼,才行坐下。  罗起岳道:“江少侠匆匆赶来,必有见教?”  江云生道:“罗大侠好说,大家都在这里,那就很好,在下是给各位送消息来的。”  大智禅师合掌道:“江施... - 2018-04-19
  • 第十八章 戏斗辟凶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卖艺老头一双破袖,四面乱挥,大声叫道:“喏喏!诸位作个见证,往那石柱上瞧瞧,我糟老头依样葫芦,学得像也不像?”  他此话一出,众人虽未置信,但目光当真一齐往另一抱柱上投去。卖艺老头破袖挥风,一阵劲气,括上了石柱。石灰飞扬,石柱上赫然露出... - 2018-04-25
  • 第十三章 化仇为爱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他一路思潮起伏,踏着山缝间的碎石,又回到石窟之中。地上还放着三个小磁瓶,一包千年参王,和自己一柄长剑。  兰儿身上绝情针尚未起出,自己还是先替她治好伤再慢慢想罢!  当下俯下身去,把七星剑佩好,然后收起磁瓶,取过那包千年参王,往右侧石室... - 2018-04-25
  • 第十二章 登索探秘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三眼比丘就在这一瞬之间,鼻孔中一声冷哼,左手拂尘,迅速递到右手,一圈一拂,身形疾追,一大蓬银丝,漫天澈地,往天狐洒去,丝丝之声,立时大作!  天狐自然是识货之人,对方所使,正是秦岭天痴上人成名绝艺,威震武林的“扫天银拂”。一时可也不敢大... - 2018-04-25
  • 第十一章 争女争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胖老大却笑容可掬,装出十分正经,向盛妆少妇抱拳道:“座有高人,在下兄弟,居然有眼不识泰山,请少夫人多多原谅!在下斗胆,还想请教少夫人如何称呼?”  盛妆少妇,并没立即回答,只是“格”的轻笑了一声!  匏犀微露,春花乍展,她本人已是美如天... - 2018-04-25
  • 第十四章 榴火乙木阵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回头道:“琪妹,那我陪你到终南山去。”柳琪心中巴不得和岚哥哥在一起,但她想了一想,忽然幽幽的道:“岚哥哥,你可有什么重要之事?”  江青岚道:“来得及,陪你去医好伤,端午就得赶上崤山。”  柳琪大眼睛霎了霎,满脸忧愁的道:“岚哥哥... - 2018-04-25
  • 第十五章 妙手点穴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这可把江青岚听得大出意外,他何曾败在自己手下?当下赶紧把七星剑纳入鞘中,深深一躬道:“多蒙老前辈手下留情……”  离火真人冷冷的道:“本真人言出如山,你就抱着女娃儿,随我入谷。”  江青岚听他答应替柳琪疗伤,心中大喜,忙道:“老前辈救治... - 2018-04-25
  • 第十八章 铩羽而归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这就是“罗汉阵”的关系,只是被震退了一步,若是个人的话,早就被震得不知飞出去多远了。  但幸亏这是双岗“罗汉阵”前面十八个使杖的受震后退,后面十八个人迅速跨上一步,十八柄戒刀又化作一幢刀山涌了上去。  无尘尊者大笑一声,阔剑再次横扫出去... - 2018-04-19
  • 第十七章 入堡赴约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离合神功”的离字接引之诀,果然神妙无方,汹涌压力,被这一引,狂涛卷风,悉数由身侧掠过,往前冲去!  天狐双爪出手,势若闪电,但眼前人影一闪,江青岚业已避了开去,心中也大感楞异,这小子果然滑溜!  但她是何许人,双爪未收,人已跟踪扑到!... - 2018-04-25
  • 第十六章 双手翻天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这时业已看清,离火真人面东而坐,口中一吸,“丝丝”之声,立时大作,等到呼气之时,便发出“隆隆”的声音来。不由想起天痴上人临行所说,这就轻声回道:“离火老前辈此时正在吸练太阳之气,我们不可惊动。”  柳琪依在岚哥哥身边,掠着鬓发,轻... - 2018-04-25
  • 第十九章 寻觅红线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身子悬空,心中忽然一动,趁着要落未落之际,往前抄出的右手,陡然向身后挥去。  离合神功原有接引和反弹之功,他满拟这一下,足可消卸吸力,那知事实上却大谬不然,离合神功向后挥出,好像在虚无飘渺之间,不着边际,而那股无形吸力,却依然牵着... - 2018-04-25
  • 第十五章 父女重逢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雷东平心头更急,因为那声长啸,正是要大家撤退的暗号,但此时他对手田无忌双掌如飞,他只能奋力和对方攻拒,如何还走得了,何况身后又来了个形意门的前辈高手,忙道:  “石二叔先叫田无忌停手,如何?”  “好!”石开天应了一声,回头道:“秋月姑... - 2018-04-14
  • 第十八章 金笛芙蓉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尤其欢喜法王双掌连环,出手快速绝伦,紫云道长一剑复一剑的推出,虽在身前身后数尺方圆,布成了一个太极之势,对方不易攻得进来,但自己好像是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四面巨浪滔天,风雨飘摇,每一掌都像巨浪击在船头一般,自然十分吃力。  这样一攻... - 2018-04-15
  • 第十章 在附近的宇宙中还有几颗小行星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在附近的宇宙中,还有325、326、327、328、329、330等几颗小行星。他就开始访问这几颗星球,想在那里找点事干,并且学习学习。  第一颗星球上住着一个国王。国王穿着用紫红色和白底黑花的毛皮做成的大礼服,坐在一个很简单却又十分威... - 2018-03-21
  • 第十九章 由我而毁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问道:“后来呢?”  金嬷嬷道:“这一晃眼,已经二十年了,薛姑娘也因那次受了江氏的折辱,全心练武,但思念她女儿,也更殷切,她所以要创立折花门,而且摹仿‘拈花手’,创出了‘折花手法’来,用这手法向各大门派下手,主要就是为了逼那江氏出... - 2018-04-19
  • 第十章 身外化身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江西,也有一个崆峒山。  据江西省志的记载:“崆峒山自南康婉蜒而来,章贡二水,夹而北流。”  山在赣州之南,亦名空山,又曰望山。  清晨,东方刚透鱼白,天空下着蒙蒙细雨!  在崆峒山削壁夹峙的一道深谷中,这时正有一条人影,起落如飞,疾奔... - 2018-03-29
  • 第四十章 同归于尽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丐帮帮主姜剑髯道:“这就并没有错,据说当年冷首领的师父创立天地会就在九连山一处十会隐密的所在,天地会失利,他就出家当了和尚,莫非就在此谷少林寺中?”  机娘越众而出,沉声道:“喂,老和尚,你坐在当路口,可是想阻止我们人山谷么?”  那灰... - 2018-04-10
  • 第二十章 石门自开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要知“北斗七星阵”,上三颗为“玉衡”,下四颗为“璇玑”。他身形才起,“玉衡”  位上的三人,早已随着纵起,出乎拦阻。  江青岚上街受阻,只好身形一沉,飘落原地。  那知“璇玑”乍转,四根修罗棒,又复乘隙攻到!不!“玉衡”三人,也同时飘落... - 2018-04-25
  • 第二十章 各有计谋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她这一想,一面双手加紧舞剑,一面口中忽然发出一声急促的银哨!  这是告诉她的随从,各自突围。  她发出口令,左手拂尘连挥。突然飞出一蓬黄烟,双足一顿,有如鹞子钻天,一下纵起三丈多高,身形横掠,越过万开山,往外泻去!  四名年轻道姑也在黄... - 2018-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