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铁菩提打高空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竺秋兰道,“霍总管,小黑一路追踪至此,忽然遭人毒毙,这里又并无通路,事有可疑,咱们何不仔细搜搜看看有无蛛丝马迹可寻?”

      霍总管点点头道:“竺姑娘说得是,小黑突然遭人毒毙,事出离奇,咱们先搜搜再说。”

      广明站在一边,冷冷的道:“贫僧早已说过,诸位尽管请搜。”

      其实这里,方圆不过十丈,一面是陡立的峭壁,一面是高耸的围墙,中间一片草地,杂草没径,一望之下,就可一目了然,自然藏不了人。

      霍万清估计那座峭立的石壁,平楚光滑,还生了不少苔藓,看去约有十丈上下,就是轻功再高,也难攀登而上。

      何况石壁以上,也是一座光秃秃的悬岩,寸草不生,无处可以藏身。

      但除了这座大石壁,实在没有使人可以怀疑的地方,他缓缓走下石壁,举手轻轻敲了两下。只觉石质坚硬,并无异处。

      竺秋兰也走了过去,低声道:“霍总管可是怀疑这堵石壁么?”

      霍万清道:“老朽也说不出来,但看小黑一路嗅着石壁跑来,似乎有着溪跷!”

      竺秋兰道:“我看和尚大有可疑!”

      霍万清微微点头,攒眉道:“但事无凭证,咱们……”话未说完。忽然口中“咦”了一声,倏地转过身去,嗅目喝道:“好个秃贼,也敢在老朽身上下毒?”

      竺秋兰急忙问道:“霍总管,你怎么了?”

      霍万清举起右手,说道:“老朽……这手……”

      他伸出右手,星月之下,但见整只手掌,色呈乌黑,显然是中了剧毒!

      宋文俊转身喝道:“贼秃,果然是你!”

      广明迅疾后退了数步,大笑道:“霍总管,这是你自己找的,与贫僧何尤?”

      岳少俊喝道:“你还想走么?”

      广明后退了几步,已经站停下来,冷然道:“贫僧为什么要走?走不了的,应该是诸位才是!”

      就在他说话声中,只听一阵衣袂飘风之声,四五条人影从墙头飞掠而下。

      那是五个黑衣蒙面人,手中各自握一桥青钢剑,掠落地上,立时向四人围了上来。

      宋文俊看得大怒,一面回头说道:“岳兄、竺姑娘,快护着霍总管退下,这些人由兄弟来对付他们。”接着冷笑一声道:“就凭你们这几个见不得人的东西、还能拦得住本公子么?”

      挥手一剑,朝他面前两个黑衣人扫攻过去。

      那两个黑衣人中左首一个很快向旁闪开。

      右首一个毫不含糊,青钢剑起处,泛起一片青芒,封开宋文俊的剑势,立还颜色,一剑反腕刺出,两人就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恶斗。

      岳少俊,竺秋兰护着霍万清缓缓退到石壁下面,让霍万清倚壁坐下。

      这一阵工夫,金甲神霍万清已经神志恍惚,功力全失,只是还能行动,能启己坐下而已!

      广明冷冷的道:“霍总管己无抵抗之力,剩下你们三个,还能逃得出去么?依贫僧相劝,还是束手就擒的好。”

      竺秋兰手中暗掏了一把暗器,口中娇叱道:“贼秃,你能把我们怎样,不信,你自己过来试试!”

      广明微哂道:“你是卖花婆竺三姑的女儿,手里有些破铜烂铁,也想在佛爷面前卖弄么?”

      竺秋兰道,“不错,你知道就好,敢不敢过来试试?”广明哼道:“连竺三姑都自身难保,你丫头又有多少道行?”

      说到这里,举手一挥,喝道:“你们去把这两个小辈拿下了。”

      四名黑衣人没作声,迅快的身法闪动,扑了过来。

      竺秋兰因宋文俊在前面和一个黑衣人动手,手中虽握了一把暗器,却不敢动手。

      岳少俊抢先出手,“呛”的一声,撤出软剑,剑光如匹练般洒出,封住了三个方位。

      竺秋兰也跟着短剑出鞘,刷的一声,攻向另一个黑衣人,但听一阵金铁交呜,扑来四人的四柄长剑,尽为两人剑势震开。

      这时宋文俊和那黑衣人已激战了十几个回合,宋文俊知道对方人多势众,自己这边,霍总管中了毒,只剩下三个人,和对方众寡悬殊,利在速战速决,因此一上手,就连使杀着,剑发如风,十分神速,差不多他攻出二招,黑衣人才能还击一剑。

      但黑衣人剑势沉稳,虽然不如宋文俊快速,门户却守得十分严密,尽管宋文俊剑招有如电闪雷奔,一时之间,也无法攻得进去。

      宋文俊口中大喝一声,手腕一振,接连五剑,把对方逼退了两步,突然身形一个急旋,不进反退,长剑倏转,一道剑光,闪电般攻向岳少俊侧面的一大黑衣人。

      这一剑去势奇速,那黑衣人冷不防背后会有人袭来,口中惨曝一声,中剑倒地。

      宋文俊一击得手,剑势横扫,人已迅快的转入了己方阵地,和岳少俊并肩作战。

      这时被宋文俊逼退了两步的黑衣人,也欺了上来,和其他两个黑衣人联手攻上去。

      宋文俊、岳少俊两支长剑,力敌三个黑衣人,已然绰有余裕。

      竺秋兰挥动短剑,和一个黑衣人动手,她兵刃比对方短了将近一尺,无形中就吃了亏,被逼得左右闪躲,只能招架,无力还攻。

      那黑衣人沉笑道:“小丫头,你接着了!”

      长剑一翻,“啪”的一声,把竺秋兰短剑压到一侧。身形转进,左手一探,直向竺秋兰右肩“肩井穴”上抓来。

      竺秋兰格的笑道:“你来得正好!”

      左手扬处,指缝间飞射出去两丝银芒!

      双方相距极近,自然不易躲闪,黑衣人虽然黑布蒙脸,但两个眼睛,却露出两个窟窿,两丝银芒,恰好不偏不倚,射入黑布窟窿之中。

      那黑衣人大叫一声,弃了长剑,双手掩目,痛得一个筋斗,栽倒地上,满地乱滚,痛昏过去。

      那三个黑衣人听到同伴惨号,稍一分心,被宋文俊剑锋一转,又刺倒了一个。五个黑衣人,已有三个受伤倒地,剩下两个,虽在挥剑恶斗,心头已虚,剑势自然没有先前的凌厉。

      广明没料到宋文俊等三人武功竟有如此高强,心中也不禁暗暗震惊。

      宋文俊因父亲被贼人劫持,对贼党恨之入骨,一柄长剑,使得风狂雨暴,记记都是杀着。

      激战之中,卖了一个破绽,长剑突然一振,贯注内力,左右一摇,一剑直刺出去。但听“当”;“当”两声,和他交手的黑衣人长剑悉被震开,一剑直入,透腹而过,当场气绝。

      剩下的一个黑衣人,那里还敢恋战,舍了岳少俊,向后跃退,但他堪堪纵起,又是一声惨叫,被竺秋兰扬手打出的一枚“子午针”击中,仰跌下去。

      广明看情形不对,正待转身开溜!

      竺秋兰大声叫道:“快截住他,不能让他逃走!”

      柳腰一搦,正待追去!

      只听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他走不了的。”

      只见从木门走出一个人来,挡住了广明的去路。那是一个身材高大,长眉善目的青衲老僧,一手持着镔钦禅杖,朝广明逼去。

      竺秋兰看清此人,不觉喜道:“是无住大师!”

      广明疾退数步,心头暗暗皱眉,凛然道:“大师不要逼人太甚。”

      无住大师低喧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尔等劫持盟主,不是更过份了么?”

      广明一脸俱是气愤之色,说道:“霍总管诬蔑贫僧,窝藏天华山庄逃婢,如今大师又说贫僧劫持盟主,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贫僧那里得罪了诸位,硬要把这些罪名,加诸贫僧的头上。”

      无住大师道:“那就要问你了。”

      竺秋兰冷笑道:“本来咱们搜不到人,真还相信与你无关,但方才你指挥同党,妄想把咱们拿下,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了,还想赖么?”

      广明道:“那是贫僧几个徒弟,他们忍不住诸位一再的胁迫贫偕,才含愤出手的。”

      竺秋兰道:“那么毒毙小黑,和在霍总管身上下毒,又作何说?”

      “唉!”广明叹了口气,道:“这是冤枉贫僧,贫衲若要下毒,怎会不把你们三个一起毒毙,岂不省事?”

      他这话说得倒也有道理,竺秋兰一时无法反驳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73-918.html - 2018-01-13
  • 吸尘器触摸不到的地方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这只老鼠的话让我多少有点恼火,是的,吸尘器打扫房间很方便,可它确实有够不到的地方,这不能怪我呀。  “不怪你怪谁?”她说着坐到我的对面,从她的爱美爱干净我已经断定她是位鼠小姐。“我受够了这种不卫生的环境。”  我“噗哧”就乐了:“你的地... - 2018-10-11
  • 巨人的花园_世界童话名著_故事大全
  •   每天下午,孩子们放学后总喜欢到巨人的花园里去玩耍。  这是一个很可爱的大花园,长满了绿茸茸的青草,美丽的鲜花随处可见,多得像天上的星星。草地上还长着十二棵桃树,一到春天就开放出粉扑扑的团团花朵,秋天里则结下累累果实。栖息在树枝上鸟儿唱着... - 2018-10-11
  • 第五十回 琴童潜听燕莺欢 玳安嬉游蝴蝶巷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欲掩香帏论缱绻,先敛双蛾愁夜短。催促少年郎,先去睡,鸳衾图暖。须臾整顿蝶蜂情,脱罗裳、恣情无限。留着帐前灯,时时看伊娇面。  话说那日李娇儿上寿,观音庵王姑子请了莲花庵薛姑子来,又带了他两个徒弟妙凤、妙趣。月娘知道他是个有道行的姑... - 2018-10-11
  • 树洞里的皇冠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帕(pà)瓦王国的城堡附近有一棵大树,树上生活着三只猴子,它们喜欢收集发光的东西。  一个炎热的夜晚,国王开着窗户睡觉。一只猴子发现国王卧室的窗户开着,就偷偷溜了进去。一进到卧室,猴子就发现了国王放在桌子上的皇冠。皇冠镶(xiāng)着... - 2018-10-11
  • 第四十七回 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怀璧身堪罪,偿金迹未明。  龙蛇一失路,虎豹屡相惊。  暂遣虞罗急,终知汉法平。  须凭鲁连箭,为汝谢聊成。  话说江南扬州广陵城内,有一苗员外,名唤苗天秀。家有万贯资财,颇好诗礼。年四十岁,身边无子,止有一女尚未出嫁。其妻李氏,... - 2018-10-11
  • 美人鱼宝宝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泰伦热爱大海,但他不喜欢捕鱼。他的哥哥乔什却想利用大海发财,总幻想有一天能拉到一网让他后半辈子衣食无忧的大鱼。  这就是乔什要坚持到这片危险的海域(yù)来捕鱼的原因。人们说,这里是属于美人鱼的水域,人类会被美人鱼的歌声引向死亡。但是乔... - 2018-10-11
  • 小松鼠奇遇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茂密的大森林里,有一只小松鼠在大树间快乐地来回穿梭。突然,狂风四起,乌云压顶,豆大的雨点从空中落下。唯恐妈妈担心,小松鼠赶快往家跑。  就在小松鼠跳下树的一刹那,突然有一个东西掉在了小松鼠的眼前,吓了小松鼠一跳。小松鼠定下神来仔细... - 2018-10-11
  • 土豆家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隔壁土豆家故事可多了。每到天黑以后,大家吃过晚饭,土豆奶奶就搬根凳子,给大土豆小土豆讲他们土豆家族的故事。  很久以前,地球还象一个小孩,正稀里糊涂地睡大觉呢!忽然,轰隆隆,哗啦啦,地球感到肚子好痛啊!痛得她在宇宙中滚来滚去。忽然,地球... - 2018-10-11
  • 比得兔菜园历险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这么四只小兔子,他们的名字是: 跳跳, 蹬蹬, 短尾巴,还有彼得。  他们和兔子妈妈一起,住在一棵高大的无花果树脚下的一个小土包后面。  “好了,亲爱的孩子们,”一天早上,兔子妈妈说道,“现在你们可... - 2018-10-11
  • 熊的秘密私语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有两位好朋友走在山路小道上,突然就在他们眼前出现一只大熊。其中一个敏捷的爬到树上,而另一个却没有这种功夫,赶紧倒在地上,假装死掉的样子。 熊走过来,拨弄一下倒在地上那个人的脸,然后就走了。因为熊对死的动物是不会侵犯的。 爬到树上的那个人放心... - 2018-10-11
  • 汗牛充栋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孔子的思想博大精深,后世尊他为圣人,当时就有三千人跟随他学习。当时为了教学的需要,孔子曾经整理和修改过《春秋》等。孔子说“春秋以义”,也就是要用《春秋》来让人们明白“义”。但是孔子一生没有写什么自己的著作,只是“述而不作”。   《论语》中... - 2018-10-12
  • 收藏阳光的小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夏天里,阳光热辣辣地照着,小动物们都躲在树荫下乘凉。  只有小熊一个人不怕阳光,他从家里搬出了一个个小缸,打开盖子在阳光下晾晒着,忙得满头大汗。  小豚(tún)鼠好奇地问:“小熊,你搬出这么多小缸干什么?”  小熊抹了把脸上的汗水,说... - 2018-10-12
  • 松树和太阳花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广袤无边的草原,有一片松树林,里面长着参次不齐的树高耸地直立云霄。阳光洒在针尖般的松叶上,大地吐露着泥土的芬芳,蚯蚓从一头钻到另一头,所有的美好仿佛就此展开。  这里的松树大都是要移植的,有的被送到公园里成为一抹绿色的风景,有的被... - 2018-10-12
  • 章鱼八弦琴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海底镇,大家见面时都喜欢拉拉手,就像人类见面时要握手、蚂蚁们见面时互相碰碰触角一样。  不过,海底镇的居民都不喜欢同安安拉手。  安安是一只小章鱼,他有八只手。如果你拉了他的一只手,他就会伸出第二只手说:“还有这只手呢!”当你和他拉了... - 2018-10-12
  • 狮子、老鼠和狐狸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酷热的天气使狮子疲惫不堪,他躺在洞中酣睡。一只老鼠从他的鬃毛和耳朵上跑过,将他从梦中吵醒。狮子大怒,爬起来摇摆着身子,四处寻找老鼠。狐狸见到后说:“你是一只威严的狮子,也被老鼠吓怕了。”狮子说:“我并不怕... - 2018-10-13
  • 神奇的压水机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个山村里,住着一对夫妇。他们每天辛勤(qín)劳作。妇人每天都到山脚下的河边打水。  一天,她像往常一样去打水,看见路边躺着一只金龟子,挣扎着想翻过身。善良的妇人弯下身子,把它翻了过来。  这个小东西忽然发出了声音:“谢谢你救了我!... - 2018-10-12
  • 温妮和魔法南瓜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女巫温妮爱吃各种蔬菜。不过,她最爱的还是南瓜。她的大黑猫威尔伯也喜欢掺了很多香浓奶油的南瓜汤。  于是,温妮决定自己种菜。  但这些蔬菜长得太慢了,温妮试着用魔法帮助它们生长。  每周六早上,温妮都会跳上飞天扫帚,威尔伯跳上她的肩膀,然... - 2018-10-12
  • 蜻蜓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这个初秋的日子,我躺在我的吊床上。金色的阳光照亮了原野,山林,还有远处的池塘。我的吊床在阴凉的屋檐下一个门框的左上角。我看到风从遥远的地平线奔跳而来,飞过池塘,带有池塘的泥腥味儿,飞过原野上的草丛,草又黄了一层,飞过树林,最先黄起来的... - 2018-10-11
  • 小熊历险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夏天真是太热了,热得小熊笨笨非常不舒服,他对妈妈说:“妈妈,我想去洗澡,我想上水里泡着,妈妈,你带我去洗澡好不好?”  熊妈妈哄着小熊笨笨说:“笨笨,好孩子,你先别闹,妈妈今天有事,不能带你去洗澡。老虎村长今天召开动物村环境保护会议,妈... - 2018-10-12
  • 倒挂在眼睛里的泪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那个国家,长大了还哭,是很羞耻(xiū chǐ)的事情。国王甚至为此颁(bān)布了一道法令:“过了十二岁,一律不准哭。”王子魄(pò)自十二岁那年起,再也没有哭过。  这一年,皇宫要迁徙(qiān xǐ)到国度的... - 2018-10-12
  • 老猎狗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条老猎狗年轻力壮时从未向森林中任何野兽屈服过,年老后,在一次狩猎中,遇到一头野猪,他勇敢地扑上去咬住野猪的耳朵。由于他的牙齿老化无力,不能牢牢地咬住,野猪逃跑了。 主人跑过来后大失所望,痛骂他一顿。年老的猎狗抬起头来说:“主人... - 2018-10-12
  • 梦中的王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小一就听妈妈说隔壁的国家住了一位才华横溢的王子,他会唱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歌曲,还会用各种乐器奏出令人开心的旋律。  小一十分崇拜他,很想去见他,为此,小一变得茶饭不思,脑子中都是关于这位王子的幻想。  小一问妈妈:“妈... - 2018-10-11
  • 第十五回 孤独的孩子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杨放两日前,也就是云行天突围而出的那日,得到了令狐军中有变的报告,他正在猜测,却收到了赢雁飞的飞鸽传书,令他不必再留在原营地,雁脊关中的人无需再理会,径移师至令狐军大营侧,如令狐锋问他借粮,可一次略给些,不得多于百石。杨放略一思想,又得... - 2018-09-25
  • 第十章 兵将们揉着发红的眼睛跳出帐外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出了什么事!睡眼惺松的兵将们揉着发红的眼睛跳出帐外,眼前是一堆堆的火焰。锃亮的盔甲映出的残光,在夜空里化作千万散星,合着浮尘败叶扑面而来。是秦军突袭吗?  马!马!马全都跑过来了!蹄声动地,嗷嗷的长嘶扯破了燥热的风,马匹飞扬的鬃毛和起伏... - 2018-09-25
  • 第十二章 刁云突然听到慕容永唤他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刁云瞧着她们走远,总归觉得有些不妥,突然听到慕容永唤他:刁云,你还没有睡去呀?他转头一看,见慕容永带着几个人巡夜转到这边来,忙问他:这是怎么回事?皇太弟让贝家姐妹走了!慕容永也吃了一惊,问道:我不知道她们两个都走了?你怎么不拦下来?她她... - 2018-09-28
  • 第十三章 几场风雨过后又是一度春秋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几场风雨过后,便又是一度春秋。这个元春,在晋,是太元十年;在符秦,是建元二十一年;在姚秦,是白雀二年;在燕,是更始元年。慕容冲上尊号于阿城的消息,不久后,便传入长安。  称帝么?符坚哈哈一笑,整了整裘衣,在张整的陪同下步入金华殿,道:朕... - 2018-09-28
  • 第十四回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圣旨传到令狐锋的手上,他即招了云军中的将领,将赢雁飞的意思传了,就离开由他们自家会议。他们几个在里面吵了二三个时辰,然后面红目赤出来告知令狐锋,果然是情愿分拆。令狐锋心中有些悲凉,当年的云军,云行天仗以起家横扫天下的云军,如今竟落到了这... - 2018-09-25
  • 第十三回 也不过是从头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鲁成仲那日并没有喝下赢雁飞赐的那盅酒,他转身过去就吐在了衣襟内。并不是他对赢雁飞有什么疑心,只是习惯了,当年杨放作铁风军的统领时就是从不沾一滴酒的,这已是老规矩。那夜他送云行天进了后宫,就在交辉门上守着。因这些时日实是累的很了,不小心还... - 2018-09-25
  • 第十回 无法解释我内心的狂热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杨放发觉城中骚动,便命部下整装待命,原是防着沐家突围,不想城门打开,却是云军将士。得知沐家有人出降,不由长舒口气,心道:屠城之令总算是不必了。当下遵云行天之令,着部下进城受降接防。自家率了几个亲随从城中穿过,往中军大帐去。正行于道中,却... - 2018-09-25
  • 第十一回 问天下谁是英雄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这是那里?昨夜种种却一并兜上心来。他回想起最后所见的赢雁飞的神情,心头冰凉,然后便是难忍的狂怒,欲从床上一跃而起,却没能如愿,只是弹动了一下,便又倒回去,云行天活动了一下肢体,只觉手足酸麻,力道尚不足往日一成。  皇上!云行天听到这句话... - 2018-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