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狐狸_沙海

  •   山谷中的天气很奇怪,你很难说是阴天还是晴朗,我也记忆不清楚,因为看到那个人形的东西在山的对面看着我的时候,我整个人都炸了。光线是从对面山的背面射过来的,那人形的东西呆的地方光线非常暗,加上他的姿态,那是像人,但是你一看就知道不是人的姿态。

      我看不清楚那东西的脸,这是我最欣慰的,但是那东西的姿态告诉我,它正死死的盯着我看。

      我的第一反应是林其中是个妖怪,丫就是一只狐狸精或者山魈之类的东西,奻奻可能早就被他吃了,真的林其中也死了,现在只是一个化身,用来骗好奇的人进山当饵食而已。

      它把我骗进来之后,现出了原形,看来是要对我不利了。

      但是随即一想我就知道不可能,狐狸精我是从来没见过,山魈听说有人见过,也是在深山莽林里。这里不算人迹罕至的地方,在这里害人,人民解放军和民兵体系的步枪,100只山魈也打死了。

      我听我同学说过,银川的狼也不怎么害人了,养的狗里经常多出几只哈士奇,他们还一起喂着以为是附近的谁丢的,后来才知道那全是野生的狼。和码头上的海鸥一样知道吃人不如装狗,也不知道是当地人忽悠还是真的有这样的事情。

      总之,野生动物大部分已经放弃了和人类作对的想法。山魈也应该不例外。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它盯着我看的状态让我很不舒服,我拔出了我随身携带的匕首。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把匕首了,我难得用了现代科技的匕首,外号叫冷钢大白狗腿。我是先看中了同系列的砍刀,买了然后送的这把匕首。用来刮胡子刀起毛飞。据说国外有女孩子喜欢用这种刀来修腿毛。

      如果我那把大白砍刀在我手里,别说是山魈狐狸精了,就算是大象精在我都直接杀过去了。现在白狗腿有些略短。我反手在手腕后面,就和那东西对峙起来。

      没几分钟,那东西忽然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但不是凭空消失,我知道那是以奇怪的速度,躲进了一边的石头后面。

      我甚至有看清楚大概的动作,它是躲进去的,完全就是一个人的状态,但是那姿态和动作,却和人有很大的不同,让我毛骨悚然。

      那东西消失在石头后面大概两分钟,我才反应过来自己面临的问题。

      回去的路就在那一边,那边的山坡上全是乱石,我根本不知道那东西现在躲在哪儿,它是想伏击我吗?

      核心问题,那到底是什么?是林其中吗?我的理智告诉我不可能是林其中,这个世界上可能有僵尸,可能会有妖化的尸体或者物品(大多也就是物理现象),但是不可能有那么高智慧的所谓的妖精。

      那么林其中在哪儿?已经被那个东西弄死了吗?

      什么都没有带,就带了一把匕首,望远镜也没有,看不清楚那些石头后面有没有林其中的尸体。

      在这个奇怪的地方出现了这种奇怪的生物,让我对发生的所有的一些推论的基础,发生了改变。我原先以为这一切不过就是人的阴谋而已。但是这条路的状况,不是人可以做到的。现在又出现了这个。

      我弯下身子,也闪入了这里的灌木后面,如果是以前,我肯定傻乎乎的想着怎么办,是不是要主动出击还是要等,现在我的第一反应是,如果对方让你措手不及,你就立即模仿它的行动。

      我不知道它在哪里,也不能让它知道我在哪里。

      天黑之后我的优势尽失,事实上黄昏一到来,整个山坳被阴影蚕食的时候,我的视力就已经没有了作用,我必须在这个之前做好应对的准备。

      那东西即使不是妖怪,也应该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或者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生物。

      能肯定的是这东西是活着的,活的东西就会死,我手上的大白狗腿对它就有威胁。我不怕和它正面对抗,我对抗过死物,死物不会死,只能毁灭。但是我需要一个公平的战斗的环境。

      说实话,我死在这里的话,我身边的所有人都不会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会默默在这里腐烂,之前纠结的一切都变成了一个笑话。好像立志要当将军的士兵在打了十几场胜仗之后被自己的鼻垢噎死了。

      我用大白狗腿开始在草丛里切割干草,我弯着身子,如果对方不是二娃的话,我这边的行动它是很难获悉的。我能感觉到它一直在观察我这个方向,但是动物的视力没有那么牛逼。

      我收集了大概三四堆干草,此时将近8点,银川这个时候天黑的很晚,我把干草堆在那颗大树的下面,就点燃了草堆。

      火熊熊的燃烧了起来,大树被点着了,我站了起来,继续四处收集,很快把整个山坡都点燃了。

      如果让林场的人看到我这么干,当场击毙都是有可能的,我知道这里的树木不多,杂草烧一些如果没有我故意堆积的引燃物,也没法烧的那么旺。我把树枝和石头捆绑起来,做成锤子加火炬的奇怪东西,这是我苦思冥想想出来的解决僵持问题的法宝。

      天黑下来的之后,我站在火场中间一块我给自己留出的区域。我已经看不到四周所有的情况了。也听不到任何的动静,只能听见火焰烧焦东西的爆裂声。

      大树被我烧断,轰然倒塌,火更旺了,这个时候,我看到了火圈外沿的黑暗中,有一对绿色的眼睛闪了起来。它应该是无法靠近,但是火焰的光芒让它的眼睛格外的亮。

      我举起我的流星火锤,点燃了就朝那个方向甩了过去,一口气甩出去十几个,火锤落地之后火星四溅,我一下近距离的看到了那张鬼脸。

      真的是一只站起来的狐狸,在火圈外冷冷的看着我,而且,我还看到,它的背上还背着一个东西。那个东西才叫真正的恐怖。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502&f_id=759 - 2015-12-26
  • 第十章 消失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孙有元死前的神态,和村里一头行将被宰的水牛极其相似。当时在我眼中是巨大的水牛,温顺地伏在地上,伸开四肢接受绳索的捆绑。那时我就站在村里晒场的一端,我的两个兄弟站在最前沿。我弟弟不懂装懂的嗓音,在那个上午就像尘土一样乱飘。其间夹杂着孙光平... - 2018-02-11
  • 第十章 山雨欲来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宫姨娘脸色也是一变,道:”甘嬷键是贱妾的奶妈略,贱妾从小由她一手扶养长大”。  尉迟炯道:“还有呢?”  宫姨娘目光闪动,瞟了他一眼,轻笑道:“尉迟坛主倒好像在问我口供了,哦,甘嬷嬷可是出了什幺事吗?”  尉迟炯赫然冷笑,沉声道:”不错... - 2018-02-27
  • 第十章 方铁匠要许三观把钱给医院送去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大全
  •   方铁匠找到许三观,要他立刻把钱给医院送去,方铁匠说:  “再不送钱去,医院就不给我儿子用药了。”  许三观对方铁匠说:“我不是一乐的爹,你找错人了,你应该去找何小勇。”  方铁匠问他:“你是什么时候不做一乐的爹了?是一乐打伤我儿子以前?... - 2018-02-07
  • 第十章 宋钢和李光头分家了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宋钢和李光头分家了。他害怕见到李光头,他是在上班的时候偷偷溜回家中,把自己所有的衣服放进了那只旧旅行袋,把两个人共有的钱分成两份,自己拿走一份,另一份放在桌子上,剩下的零钱全归李光头,又把李光头给他配的那把钥匙压在了钱的上面,然后关上门... - 2018-02-03
  • 第十章 学校来了十多个戴红袖章的人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正要出门去海边的时候,宋凡平的学校来了十多个戴红袖章的人,他们横七竖八像螃蟹似的走了进来。李光头和宋钢不知道他们是来抄家的,以为是宋凡平的朋友来看望他了。看到这么多戴红袖章的人来到家中,... - 2018-01-31
  • 第十章 急转直下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张阿六爽朗的道:“咱是交你才宝哥这个朋友,银子提他作甚?”  张才宝正色道:“话不是这样说的,没遇上你六哥,我五百两也赚不到,咱们就这么一言为定。”  两人兴高彩烈,喝完酒,张阿六起身会帐,但张才宝抢着会了。  离开酒馆,张阿六领着张才... - 2018-03-08
  • X10第十章 家族等级测试大会_日志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位侍从跑进师徒五人的房间,说:“四位少爷,族长们让奴才通知您几位,等级测试大会在八天后开始(每个家族11年一次测验,会有很多外人来观看,每次都会有一位贵宾参与),武神大师,您是特邀嘉宾。”  &... - 2018-03-10
  • 第十章 身外化身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江西,也有一个崆峒山。  据江西省志的记载:“崆峒山自南康婉蜒而来,章贡二水,夹而北流。”  山在赣州之南,亦名空山,又曰望山。  清晨,东方刚透鱼白,天空下着蒙蒙细雨!  在崆峒山削壁夹峙的一道深谷中,这时正有一条人影,起落如飞,疾奔... - 2018-03-29
  • 第十章 在附近的宇宙中还有几颗小行星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在附近的宇宙中,还有325、326、327、328、329、330等几颗小行星。他就开始访问这几颗星球,想在那里找点事干,并且学习学习。  第一颗星球上住着一个国王。国王穿着用紫红色和白底黑花的毛皮做成的大礼服,坐在一个很简单却又十分威... - 2018-03-21
  • 第十章 伏虎之争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要知道黄秋尘这身不伦不类的样子,他们搜尽心肠,也想不出天下武林中,有这样一位高手。  黄秋尘脸上神色,极是为难的沉吟了一阵,说道:  “令姊妹要知我来历可以,但不是在此地,你们如果跟我一道走,我一定会将实情相告。”  韩玉淇柳眉一杨,冷... - 2018-03-15
  • 第十章 白衣人连人影都没看清楚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白衣人几乎连人影都没看清楚,就被人家扣住脉腕,一个人像腾云驾雾般飞了出去,直等到跌坐到地上,才定过神来。足跟一蹬,笔直站起,目光冷厉盯注徐少华,冷声道:“阁下好身手,亮亮你的万儿!”  贾老二这回又挺起胸膛来了,尖声道:“小老儿不是告诉... - 2018-03-14
  • 第十章 神功警顽_龙孙_故事大全
  •   慈云禅师淡淡一笑道:“老施主有所不知,贫衲是佛门弟子,佛家有一句话,叫做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郝施主从前确实作过不少恶事,但只要他肯回头向善,放下屠刀,佛门广大,不究既往,老施主可否容他有自新的机会?”  盛世豪微微攒眉道:“就... - 2018-01-31
  • 第十章 九毒观音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要使他先清醒过来,自己就得先度他几口喜气,才能抗拒侵入体内的毒物。  “这渡气……”  管练霞想到度气,粉脸不由得蓦地涌起两片红潮!  她究是一个女孩儿家,如何能和他口对口的度气呢?  纵然他是自己的结义大哥,但男女授受不亲,何况……她... - 2018-01-29
  • 第十章 金不换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孙必显一抬手,前面两个劲装汉子就并肩举步当先走入,孙必显大模大样的走在两人身后,他身后又跟着三个劲装汉子,穿行花圃,来至竹屋前面。  走在前面的两个汉子立即左右分开,站在边上。孙必显身后的三个汉子也同时迅快向左右站了开去。  现在孙必显... - 2018-01-18
  • 第十章 无形之蛊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迴雁峰,乃衡山七十二峰之首,峰在衡阳县南,下有雁峰寺,因峰势如雁之回旋而名。  俗传雁飞至此,不过,遇春而回,人们常以此为故实。  高适“送李少府贬陕中王少府贬长沙”的一首诗中,曾有“衡阳归雁几封书”,脍炙人口的句子。范大成磣鸾录亦谓:... - 2018-01-18
  • 第十章 胡雪岩悟出许多道理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半个月以后,陈世龙原船回湖州,没有把畹香带来,但一百两银票却已送了给畹香,因为她也听说王有龄放了湖州府,愿意到湖州来玩一趟,只是要晚些日子。陈世龙急于要回来复命,无法等她,“安家费”反正要送的... - 2018-01-14
  • 第十章 木偶艳阵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原来这间石室,里面极为宽大,这时灯光通明,正有十六个面目姣好的妙龄少女,手捧乐器,翩翩起舞。  艳舞正在如火如荼的演出,媚态横生,活色生香!  梅三公子几曾见过这种阵仗?只觉目迷神驰,心旌摇晃,不由心中陡然一惊,暗叫一声:  “厉害!”... - 2018-01-13
  • 第十章 勇挫贼党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方壁君回到房中,也换了一身衣衫,佩好短剑,她原想暗中随两人身后,去打个接应,但就在她一脚跨出房门,已经发觉不对。  原来客堂门口,一左一右,悄无声息的站着两个一身黑衣,面蒙黑布的汉子。  客堂上首,一把椅子上,同样坐着一个黑袍蒙面人,只... - 2018-01-18
  • 第十章 不堪回首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见了七姑奶奶,彼此都有隔世之感,两人对望着,忍不住心酸落泪——    一个月不见,头上都添了许多白发,但自己并不在意,要看了对方,才知道忧能伤人,尤其是... - 2018-01-19
  • 第十章 忠州大侠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君箫问道:“那人没说他们家在哪里?”  “没有。”  万巧儿道:“我送爷爷到门口的时候,爷爷已经坐上轿子,还说要我先吃饭,不用等他了……”  君箫道:“令祖一去就没再返家么?”  “没有。”  万巧儿道:“我一夜不曾合眼,等着爷爷,他老... - 2018-01-27
  • 第十章 泌姆山大会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萧湘云道:“大哥,那姓石的和你说些什么?怎么去了这许多时间?”  狄明扬道:  “他就住在我们附近的将军岭,和家父是总角之交,算起来还是我的世伯,他说明天等我一天,后天一起回去。”  萧湘云道:“大哥,你要回去,不帮我找师傅她们了?” ... - 2018-01-25
  • 第十章 这样的日子过到苦根四岁那年_活着_故事大全
  •     这样的日子过到苦根四岁那年,二喜死了。二喜是被两排水泥板夹死的。干搬运这活,一不小心就磕破碰伤,可丢了命的只有二喜,徐家的人命都苦。那天二喜他们几个人往板车上装水泥板,二喜站在一排水泥板前面,... - 2018-01-21
  • 第十章 圣地养元气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得到津号刘国藩自尽的消息,最受震动的,是孙北溟大掌柜。刘国藩是他偏爱的一位老帮,将其派往天津领庄,不但是重用,还有深一层的用意:为日后派其去上海领庄,做些铺垫。上海已成全国商贸总汇,但沪号一直没有太得力的老帮。  刘国藩的才具胆识... - 2018-01-19
  • 第十章 受命令主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严文兰道:“女儿怎敢跟娘谎报?穆七娘这次以追寻小妹为名,夜入兰赤山庄盗取女儿的符令。”  老夫人莞尔笑道:“文儿,以你武功,她能把令牌盗走么?”  严文兰道:“娘莫要忘了她是拍花党出身?”  老夫人面分微变,哼道:“她敢对你施迷药么?”... - 2018-04-12
  • 第十章 折花之门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向寒松道:“万帮主,你是咱们的头儿,这婆娘出手毒辣,还是先由兄弟向她领教的好。”  右手一抬,“锵”然剑鸣,一道剑光应手而生,掣出一支长剑,凛然喝道:“向某领教领教你的兵刃,你剑呢?”  齐一飞斜跨一步,冷然道:“向寒松,本少爷奉陪你几... - 2018-04-18
  • 第十章 雅厅窗口可以俯瞰整个大厅的情形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鸿运赌场二楼,从正对大门的雅厅窗口,可以俯瞰整个大厅的情形。云襄在窗口指着楼下那桌押宝的赌客,对身后的南宫豪道:“这种押宝的赌博有个明显的漏洞,所以出千并不难。那些人也正是这样干的。”云襄指着坐在“春”字前方一个不起眼的赌客,“注意那个... - 2018-06-09
  • 第十章 布局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第二天一早,当精神萎靡的云襄与碧姬出房后,众人望向云襄的目光俱有些不同。只有柯梦兰对云襄视而不见,云襄原本还担心她会愤然离去,也不知金彪用了什么法子,竟将她劝了回来。他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神态自若,更没对众人做任何解释。  “公子,唐公子... - 2018-06-12
  • 第十章 一辆马车顺着长街辚辚而行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一辆平常的马车顺着长街辚辚而行,巴哲像猎犬一般稳稳地跟踪着猎物。他从未见过朗多殿下对一个女子如此上心,所以不敢有丝毫大意。马车最后来到一家不起眼的小客栈,就见那个姓舒的蒙面女子下了马车,立刻被一个明眸皓齿的年轻公子迎了进去,二人显然关系... - 2018-06-08
  • 第十章 情殇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牛彪的首级被高高挂在中军大帐外,这对剿倭营将士是一个不小的冲击。牛彪是俞重山的爱将,又是剿倭营一员战功赫赫的虎将,就因奸淫倭女被公子襄所杀,众兵将在不满、愤恨之余,举止开始有所收敛,本已废弛的军纪,终于重新树立起了它的威信。  赵文虎奉... - 2018-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