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狐狸_沙海

  •   山谷中的天气很奇怪,你很难说是阴天还是晴朗,我也记忆不清楚,因为看到那个人形的东西在山的对面看着我的时候,我整个人都炸了。光线是从对面山的背面射过来的,那人形的东西呆的地方光线非常暗,加上他的姿态,那是像人,但是你一看就知道不是人的姿态。

      我看不清楚那东西的脸,这是我最欣慰的,但是那东西的姿态告诉我,它正死死的盯着我看。

      我的第一反应是林其中是个妖怪,丫就是一只狐狸精或者山魈之类的东西,奻奻可能早就被他吃了,真的林其中也死了,现在只是一个化身,用来骗好奇的人进山当饵食而已。

      它把我骗进来之后,现出了原形,看来是要对我不利了。

      但是随即一想我就知道不可能,狐狸精我是从来没见过,山魈听说有人见过,也是在深山莽林里。这里不算人迹罕至的地方,在这里害人,人民解放军和民兵体系的步枪,100只山魈也打死了。

      我听我同学说过,银川的狼也不怎么害人了,养的狗里经常多出几只哈士奇,他们还一起喂着以为是附近的谁丢的,后来才知道那全是野生的狼。和码头上的海鸥一样知道吃人不如装狗,也不知道是当地人忽悠还是真的有这样的事情。

      总之,野生动物大部分已经放弃了和人类作对的想法。山魈也应该不例外。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它盯着我看的状态让我很不舒服,我拔出了我随身携带的匕首。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把匕首了,我难得用了现代科技的匕首,外号叫冷钢大白狗腿。我是先看中了同系列的砍刀,买了然后送的这把匕首。用来刮胡子刀起毛飞。据说国外有女孩子喜欢用这种刀来修腿毛。

      如果我那把大白砍刀在我手里,别说是山魈狐狸精了,就算是大象精在我都直接杀过去了。现在白狗腿有些略短。我反手在手腕后面,就和那东西对峙起来。

      没几分钟,那东西忽然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但不是凭空消失,我知道那是以奇怪的速度,躲进了一边的石头后面。

      我甚至有看清楚大概的动作,它是躲进去的,完全就是一个人的状态,但是那姿态和动作,却和人有很大的不同,让我毛骨悚然。

      那东西消失在石头后面大概两分钟,我才反应过来自己面临的问题。

      回去的路就在那一边,那边的山坡上全是乱石,我根本不知道那东西现在躲在哪儿,它是想伏击我吗?

      核心问题,那到底是什么?是林其中吗?我的理智告诉我不可能是林其中,这个世界上可能有僵尸,可能会有妖化的尸体或者物品(大多也就是物理现象),但是不可能有那么高智慧的所谓的妖精。

      那么林其中在哪儿?已经被那个东西弄死了吗?

      什么都没有带,就带了一把匕首,望远镜也没有,看不清楚那些石头后面有没有林其中的尸体。

      在这个奇怪的地方出现了这种奇怪的生物,让我对发生的所有的一些推论的基础,发生了改变。我原先以为这一切不过就是人的阴谋而已。但是这条路的状况,不是人可以做到的。现在又出现了这个。

      我弯下身子,也闪入了这里的灌木后面,如果是以前,我肯定傻乎乎的想着怎么办,是不是要主动出击还是要等,现在我的第一反应是,如果对方让你措手不及,你就立即模仿它的行动。

      我不知道它在哪里,也不能让它知道我在哪里。

      天黑之后我的优势尽失,事实上黄昏一到来,整个山坳被阴影蚕食的时候,我的视力就已经没有了作用,我必须在这个之前做好应对的准备。

      那东西即使不是妖怪,也应该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或者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生物。

      能肯定的是这东西是活着的,活的东西就会死,我手上的大白狗腿对它就有威胁。我不怕和它正面对抗,我对抗过死物,死物不会死,只能毁灭。但是我需要一个公平的战斗的环境。

      说实话,我死在这里的话,我身边的所有人都不会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会默默在这里腐烂,之前纠结的一切都变成了一个笑话。好像立志要当将军的士兵在打了十几场胜仗之后被自己的鼻垢噎死了。

      我用大白狗腿开始在草丛里切割干草,我弯着身子,如果对方不是二娃的话,我这边的行动它是很难获悉的。我能感觉到它一直在观察我这个方向,但是动物的视力没有那么牛逼。

      我收集了大概三四堆干草,此时将近8点,银川这个时候天黑的很晚,我把干草堆在那颗大树的下面,就点燃了草堆。

      火熊熊的燃烧了起来,大树被点着了,我站了起来,继续四处收集,很快把整个山坡都点燃了。

      如果让林场的人看到我这么干,当场击毙都是有可能的,我知道这里的树木不多,杂草烧一些如果没有我故意堆积的引燃物,也没法烧的那么旺。我把树枝和石头捆绑起来,做成锤子加火炬的奇怪东西,这是我苦思冥想想出来的解决僵持问题的法宝。

      天黑下来的之后,我站在火场中间一块我给自己留出的区域。我已经看不到四周所有的情况了。也听不到任何的动静,只能听见火焰烧焦东西的爆裂声。

      大树被我烧断,轰然倒塌,火更旺了,这个时候,我看到了火圈外沿的黑暗中,有一对绿色的眼睛闪了起来。它应该是无法靠近,但是火焰的光芒让它的眼睛格外的亮。

      我举起我的流星火锤,点燃了就朝那个方向甩了过去,一口气甩出去十几个,火锤落地之后火星四溅,我一下近距离的看到了那张鬼脸。

      真的是一只站起来的狐狸,在火圈外冷冷的看着我,而且,我还看到,它的背上还背着一个东西。那个东西才叫真正的恐怖。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502&f_id=759 - 2015-12-26
  • 第十章 蓬门疗伤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白衣少女锁拢着两条眉毛,眼睛闭得紧紧的,娇躯也有轻微的颤动。她等了一会,依然不见动静,不觉睁开眼来,看到楚秋帆望着自己,怔怔的出神,羞得啐了一口,催道:“你还不快些动手?”  楚秋帆一惊,一时顾不得避嫌,双手使劲把绷得紧紧的内衣扣子一颗... - 2018-05-16
  • 第十章 财帛动人心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司马纶道:“据先师说金窖就在这座大殿之下,要移开石香炉,才能下去。”  地鼠隗七耸着肩道:“我的天,这座石香炉,怕不有上千斤重,凭咱们几个人还移不开呢!”  金财神道:“头儿,十一哥他们全在古墓外守护,要不去……”  “他们守护墓外,不... - 2018-05-15
  • 第十章 喜从萍水论新交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云玖忽然工脸一红,迅速移开眼光,冷冷的道:“姓名只是代表一个人的称谓罢了,有什么好不好的?”  赵南珩微微一怔,暗想:这人喜怒无常,脾气好生古怪!  心念方转,只听云玖又道:“赵兄弟,我方才问你,峨嵋派封山已有一年,你何以仍在江湖上走动... - 2018-05-05
  • 第十章 江湖上传说“风雷宝笈”已有数年之久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江湖上传说“风雷宝笈”,已有数年之久,但传说仅是传说,大家都没头没脑,只知有这回事,而不知宝笈的下落,到了近来,忽然传出宝笈藏在武功山的雷岭。  雷岭本是武功门的发祥之地,如今已拱手让人,抵给了天南庄,于是天南庄已为江湖众目所瞩。  如... - 2018-05-02
  • 第十章 不共戴天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心头一震,褚璇姑愤怒的道:“你胡说,我爹和许三叔义共生死,岂会:……”  青衣女郎没待她说完,冷冷的道:“小姐,我一点也不胡说,不但许占奎是你父亲暗下的毒手,就是铁拳姜全也是他杀害的。”  褚璇姑尖叫道:“我不要听,许大哥,她说的... - 2018-05-18
  • 第十章 云龙山分析敌情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反正你既然不还手,老子手中总是一把锋利得可以卸下你胳膊来的匕首,一百下中间,就九十九下没有刺上你,但只要有一下刺中了。保你前后对穿!  因此他们并不理会程明山如何躲闪,只是闷声不响,猛刺不休。  方才两柄匕首还是偶而碰上,才发出“叮”“... - 2018-05-22
  • 第十章 归国_千门之圣_故事大全
  •   “天苍苍兮野茫茫,  雁南归兮望故乡。  妻儿老小今何在?  一缕忠魂瞻家邦!  风萧萧兮云飞扬,  娘唤儿兮愁断肠。  男儿为何徒征战?  马革裹尸还故乡!”  苍凉悲切的吟唱,在寒风萧瑟的大草原上回荡,三千多名幸存的新军营将士,遥望... - 2018-06-04
  • 第十章 太湖退敌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楚玉祥果然没有拔剑,口中发出一声嘹亮长笑,一道人影不退反进,抡手一掌朝他剑上劈去。  但听锵的一声金铁狂鸣,蒙面人只觉手上剧震,一柄长剑业已齐中断折,心头不期猛然一惊,一言不发,转身往外飞射而去。  楚玉祥只使了一掌,就震断蒙面人长剑,... - 2018-06-01
  • 第十章 应是弓藏烹走狗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阎休急忙过去,喝道:“你慌慌张张的进来,难道不知老庄主正在会客?”  那小僮脸上一阵青白,嗫嗫的道:“小……小的知道,只是账房里叫人送进来这盒寿礼,说……说是……”  阎休不待他说完,叱道:“账房也越来越不成话,有人送来寿礼,收下来不就... - 2018-05-27
  • 第十章 青海一煞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穆存礼眼珠乱转,神色阴沉地步向怪婆走来,怪婆一笑,伸手抓住穆存礼的手臂,继之顺臂肘探摸到穆存礼全身骨骼,然后正色说道:  “要习绝艺必有名师,你坚欲离开此处,莫非认为我们夫妇不足为你之师?”  穆存礼低头不知想些什么,没有答话,怪人这时... - 2018-05-25
  • 第十章 祝文辉听了她一往情深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说到这里,已是满脸凄楚,珠泪盈颊,泣不成声,迅快的转过身去。  祝文辉听了她一往情深,凄楚欲绝的低低倾诉,不觉也心动神摇,一下拉了飞燕姑娘的纤手,急急说道:“飞燕,你……”  他叫了声“飞燕”,底下的话,就不知该如何说好?  地投有挣脱... - 2018-04-29
  • 第十章 黄河三寇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空山之中,摇曳着兰儿哭喊的声音!江青岚这些日子以来,见识过不少江湖上人,他觉得这些人,不论年龄长幼,武功高低,全有点悖于常情。不是性情怪癖,便是睚眦必报。  是以他虽然对天狼这种翻脸无情,感到愤怒。但继而一想,黑衣昆仑把他珍逾拱璧,师门... - 2018-04-23
  • X10第十章 家族等级测试大会_日志故事_故事大全
  •   一位侍从跑进师徒五人的房间,说:“四位少爷,族长们让奴才通知您几位,等级测试大会在八天后开始(每个家族11年一次测验,会有很多外人来观看,每次都会有一位贵宾参与),武神大师,您是特邀嘉宾。”  &... - 2018-03-10
  • 第十章 急转直下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张阿六爽朗的道:“咱是交你才宝哥这个朋友,银子提他作甚?”  张才宝正色道:“话不是这样说的,没遇上你六哥,我五百两也赚不到,咱们就这么一言为定。”  两人兴高彩烈,喝完酒,张阿六起身会帐,但张才宝抢着会了。  离开酒馆,张阿六领着张才... - 2018-03-08
  • 第十章 山雨欲来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宫姨娘脸色也是一变,道:”甘嬷键是贱妾的奶妈略,贱妾从小由她一手扶养长大”。  尉迟炯道:“还有呢?”  宫姨娘目光闪动,瞟了他一眼,轻笑道:“尉迟坛主倒好像在问我口供了,哦,甘嬷嬷可是出了什幺事吗?”  尉迟炯赫然冷笑,沉声道:”不错... - 2018-02-27
  • 第十章 消失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孙有元死前的神态,和村里一头行将被宰的水牛极其相似。当时在我眼中是巨大的水牛,温顺地伏在地上,伸开四肢接受绳索的捆绑。那时我就站在村里晒场的一端,我的两个兄弟站在最前沿。我弟弟不懂装懂的嗓音,在那个上午就像尘土一样乱飘。其间夹杂着孙光平... - 2018-02-11
  • 第十章 白衣人连人影都没看清楚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白衣人几乎连人影都没看清楚,就被人家扣住脉腕,一个人像腾云驾雾般飞了出去,直等到跌坐到地上,才定过神来。足跟一蹬,笔直站起,目光冷厉盯注徐少华,冷声道:“阁下好身手,亮亮你的万儿!”  贾老二这回又挺起胸膛来了,尖声道:“小老儿不是告诉... - 2018-03-14
  • 第十章 伏虎之争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要知道黄秋尘这身不伦不类的样子,他们搜尽心肠,也想不出天下武林中,有这样一位高手。  黄秋尘脸上神色,极是为难的沉吟了一阵,说道:  “令姊妹要知我来历可以,但不是在此地,你们如果跟我一道走,我一定会将实情相告。”  韩玉淇柳眉一杨,冷... - 2018-03-15
  • 第十章 折花之门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向寒松道:“万帮主,你是咱们的头儿,这婆娘出手毒辣,还是先由兄弟向她领教的好。”  右手一抬,“锵”然剑鸣,一道剑光应手而生,掣出一支长剑,凛然喝道:“向某领教领教你的兵刃,你剑呢?”  齐一飞斜跨一步,冷然道:“向寒松,本少爷奉陪你几... - 2018-04-18
  • 第十章 受命令主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严文兰道:“女儿怎敢跟娘谎报?穆七娘这次以追寻小妹为名,夜入兰赤山庄盗取女儿的符令。”  老夫人莞尔笑道:“文儿,以你武功,她能把令牌盗走么?”  严文兰道:“娘莫要忘了她是拍花党出身?”  老夫人面分微变,哼道:“她敢对你施迷药么?”... - 2018-04-12
  • 第十章 身外化身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江西,也有一个崆峒山。  据江西省志的记载:“崆峒山自南康婉蜒而来,章贡二水,夹而北流。”  山在赣州之南,亦名空山,又曰望山。  清晨,东方刚透鱼白,天空下着蒙蒙细雨!  在崆峒山削壁夹峙的一道深谷中,这时正有一条人影,起落如飞,疾奔... - 2018-03-29
  • 第十章 在附近的宇宙中还有几颗小行星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在附近的宇宙中,还有325、326、327、328、329、330等几颗小行星。他就开始访问这几颗星球,想在那里找点事干,并且学习学习。  第一颗星球上住着一个国王。国王穿着用紫红色和白底黑花的毛皮做成的大礼服,坐在一个很简单却又十分威... - 2018-03-21
  • 第十章 用间_千门之心_故事大全
  •   用间觉能有些拘谨地盘膝而坐,像入定的老僧一般一言不发,却又时不时偷眼打量对面那个神秘的青衫书生。从小师叔罗毅对他的恭敬态度,可知这书生必非常人,何况这书生还有一双似乎能看透人心的眼睛令他有些惴惴不安。  觉能是在离开少林回家探亲途中,被... - 2018-06-05
  • 第十章 情殇_千门之威_故事大全
  •   牛彪的首级被高高挂在中军大帐外,这对剿倭营将士是一个不小的冲击。牛彪是俞重山的爱将,又是剿倭营一员战功赫赫的虎将,就因奸淫倭女被公子襄所杀,众兵将在不满、愤恨之余,举止开始有所收敛,本已废弛的军纪,终于重新树立起了它的威信。  赵文虎奉... - 2018-06-06
  • 第十章 天威怒严惩西选官 魑魅兴拜求钟三郎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蔡亮道设宴招待周云龙。可是他刚一提到贩马客人的事,就被周云龙一口顶了回来。康熙看到事情闹僵了,连忙向小毛子递了个眼色,小七子站起来说话了:“哟嗬,今儿个这场面可真让人开眼界呀。府台大人抢了人家的马,却要县太爷去敲榨百姓来偿还;周大守看中... - 2018-12-26
  • 第十章 上金殿鳌拜逞淫威 赴刑场大臣留清名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第二日早朝,康熙一到乾清宫便觉得气氛不对,议政王杰书一脸惶惶之色,领着遏必隆、苏克萨哈一溜儿跪候在丹墀之下,却不见鳌拜。门前警戒的卫士足足增加了一倍,一个个面带肃杀之气。  大臣们请过圣安,遏必隆便结结巴巴开了口:“圣上,苏纳海、朱昌祚... - 2018-12-23
  • 第十章 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漫漫黄沙,像潮水一样地渐渐退却,露出那瑰丽无伦的七层琉璃塔,雏形初具,就夺去了太阳的光辉。原来,琉璃塔就埋在菁儿住的不动的沙丘下面。塔的最高处,装满琉璃的小屋和注定要牺牲的少女,将要变成最为辉煌耀眼的琉璃顶,照耀拜火教的灿烂前程。  赤... - 2018-12-12
  • 第十章 敌我难分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接着由花戟高顺为首的一千人也一齐躬身道:“属下参见盟主、李帮主。”  石松龄含笑摆了摆手道:“大家辛苦了。”  假独角龙王站起身,连连抬手道:“诸位都是武林中知名之十,光临敝帮,兄弟至表欢迎,请坐,请坐。”  风云子赵玄极朝石中英招招手... - 2018-11-29
  • 第十章 懦太子避祸推责任 勇胤祥御前受皇封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施世纶升了户部尚书,来见四阿哥和十三阿哥,说起外官中还有二三十人欠账不还的事。胤祯和胤祥马上明白了,他们之所以不还钱都是在看着魏东亭、武丹和穆子煦这三个功高位显的老臣。  胤帧深深地皱着眉头说:“魏东亭既是皇上的奶哥,又是老侍卫,封了侯... - 2019-01-02
  • 第十章 吴瞎子护驾走江湖 乾隆帝染疴宿镇河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小鱼儿”突然露出这一手功夫,店里店外的上百人先都惊得一怔,随即爆发出一阵喝彩声。乾隆见这后生就是昨晚和自己说话的挑水伙计,心里不禁一震:这么一个小城,如此一家小店竟藏龙卧虎,有这样的异能之士,而且这么年轻!那和尚怪声怪气一笑,说道:“... - 2019-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