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篇 最初的岁月_灵魂饭_故事大全

  •   一九六0年四月三日的中午,我出生在杭州的一家医院里,可能是妇幼保健医院,当时我母亲在浙江医院,我父亲在浙江省防疫站工作。有关我出生时的情景,我的父母没有对我讲述过。在我记忆中他们总是忙忙碌碌的,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我几乎没有见过他们有空余的时间坐在一起谈谈过去,或者谈谈我——他们第二个儿子出生时的情景。我母亲曾经说起过我们在杭州时的生活片断,她都是带着回想的,情绪去说的。说我们住过的房子和周围的景色,这对我是很重要的记忆。我们在杭州曾经有过的短暂生活,在我童年和少年时期一直是想像中最为美好的部分。

      我的父亲在我一岁的时候,离开杭州来到一个叫海盐的县城,从而实现了他最大的愿望,成为了一名外科医生。我父亲一辈子只念了六年书,三年是小学,,另外三年是大学,中间的课程是他在部队里当卫生员时自学的。他在浙江医科大学专科毕业后,不想回到防疫站去,为了当一名外科医生,他先是到嘉兴,可是嘉兴方面让他去卫生学校当教务

      主任,所以他最后来到了一个更小的地方——海盐。

      他给我母亲写了一封信,将海盐这个地方花言巧语了一番,于是我母亲放弃了在杭州的生活,带着我哥哥和我来到了海盐。我母亲经常用一句话来概括她初到海盐时的感受,她说:"连一辆自行车都意不到。"

      我的记忆是从"连一辆自行车都看不到"的海盐开始的。我想起了石板铺成的大街,一条比胡同砖宽的大街,两旁是木头的电线杆,里面发出嗡嗡的声响。我父母所在的医院被一条河隔成了两半,住院部在河的南岸,门诊部和食堂在北岸,一座很窄的木桥将它们连接起来,如果有五六个人同时在上面走,木桥就会摇晃,而且桥面是用木板铺成的,中间有很大的缝隙,我的一只脚掉下去时不会有困难,下面的河水使我很害怕。到了夏天,我父母的同事经常坐在木桥的栏杆上抽烟闲聊,我看到他们;这样自如地坐在粗细不均,而且还时时摇晃的栏杆上,心里觉得他们实在是了不起。

      我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我母亲经常这样告诉我,说我小时候不吵也不闹,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她每天早晨送我去幼儿园,到了晚上她来接我时,发现我还坐在早晨她离开时坐的位置上。我独自一人坐在那里,我的那些小伙伴都在一旁玩耍。

      到了四岁的时候,我开始自己回家了。应该说是比我大两岁的哥哥带我回家,可是我哥哥经常玩忽职守,他带着我往家里走去时,会突然忘记我,自己一个人跑到什么地方去玩耍了,那时候我就会在原地站着等他,等上一段时间他还不回来,我只好一个人走回家去。我把回家的路分成两段来记住,第一段是一直往前走,走到医院;走到医院以后,我再去记住回家的路,那就是走进医院对面的一条胡同,然后沿着胡同走到底,就到家了。

      接下来的记忆是在家中楼上。我的父母上班去后,就把我和哥哥锁在屋申,我们就经常扑在窗口上,看着外面的景色。我们住的胡同底,其实就是乡间了。我们长时间地看着在田里耕作的农民,他们的孩子提着割草篮子在田埂上晃来晃去。到了傍晚,农民们收工时的情景是一天中最有意思的,先是一个人站在田埂上喊叫:"收工啦!"

      然后在田里的人陆续走了上去,走上田埂以后,另外一些人也喊叫起收工的话,一般都是女人在喊叫。在一声起来、一声落下的喊叫里,我和哥哥看着他们扛着锄头,挑着空担子三三两两地走在田埂上。接下去女人的声音开始喊叫起她们的孩子了,那些提着篮子的孩子在田埂上跑了起来,我们经常看到中间有一两个孩子因为跑得太快而摔倒在地。

      在我印象里,我的父母总是不在家,有时候是整个整个的晚上都只有我和哥哥两个人在家里。门被锁着,我们出不去,只有在屋里将椅子什么的搬来搬去,然后就是两个人打架,一打架我就吃亏,吃了亏就哭。我长时间地哭,等着我父母回来,让他们惩罚我哥哥。这是我最疲倦的时候,我哭得声音都沙哑后,我的父母还是没有回来,我只好睡着了。

      那时候我母亲经常在医院值夜班,她傍晚时回来一下,在医院食堂买了饭菜带回来让我们吃了以后,又匆匆地去上班了。我父亲有时是几天见不着,母亲说他在手术室给病人动手术。我父亲经常在我们睡着以后才回家,我们醒来之前又被叫走了。在我竞年和少年时期,几乎每个晚上,我都会在睡梦里听到楼下有人喊叫:"华医生,华医生……有急诊。"

      哥哥到了上学的年龄以后,就不能再把他锁在家里,我也因此得到了同样的解放。我哥哥脖子上挂者一把钥匙,背着书包,带上我开始了上学的生涯。他上课时,我就在教室外一个人玩,他放学后就带着我回家。有几次他让我坐到课堂上去,和他坐在一把椅子里听老师讲课。有一次一个女老师走过来把他批评了一通,说下次不准带着弟弟来上课,我当时很害怕,他却是若无其事。过了几天,他又要把我带到课堂上去,我坚决不去,我心里一想到那个女老师就怎么也不敢再去了。

      我在念小学时,我的一些同学都说医院里的气味难闻,我和他们不一样,我喜欢闻酒精和福尔马林的气味。我从小是在医院的环境里长大的,我习惯那里的气息,我的父母和他们的同事在下班时都要用酒精擦手,我也学会了用酒精洗手。

      那时候我一放学就去医院,在医院的各个角落游来荡去的,一直到吃饭。我对从手术室里提出来的一桶一桶血肉模糊的东西己经习以为常了。我父亲当时给我最突出的印象,就是他从手术室里出来时的模样,他的胸前是斑斑的血迹,口罩挂在耳朵上,边走过来边脱下沾满鲜血的手术手套。

      我读小学四年级时,我们干脆搬到医院里住了,我家对面就是太平间,差不多隔几个晚上我就会听到凄惨的哭声。那几年里我听够了哭喊的声音,各种不同的哭声,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我都听了不少。

      最多的时候一个晚上能听到两三次,我常常在睡梦里被吵醒。有时在白天也能看到死者亲属在太平间门口嚎啕大哭酌情景,我搬一把小凳坐在自己门口,看着他们一边哭一边互相安慰。有几次因为好奇我还走过去看看死人,遗憾的是我没有看到过死人的脸,我看到的都是被一块布盖住的死人,只有一次我看到了一只露出来的手,那手很瘦,微微

      弯曲着,看上去灰白,还有些发青。

      应该说我小时候不怕看到死人,对太平间也没有丝毫恐惧,到了夏天最为炎热的时候,我喜欢一个人呆在太平间里,那用水泥砌成的床非常凉快。在我记忆中的太平间总是一尘不染,四周是很高的树木,里面有一扇气窗永远打开着,在夏天时,外面的树枝和树叶会从那里伸进来。

      当时我惟一的恐惧是在黑夜里,看到月光照耀中的树梢,尖细的树梢在月光里闪闪发亮,伸向空中,这情景每次都让我发抖,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之我一看到它就害怕。

      我在小学毕业的那一年,应该是一九七三年,县里的图书馆重新对外开放,我父亲为我和哥哥弄了一张借书证,从那时起我开始喜欢阅读小说了,尤其是长篇小说。我把那个时代所有的作品几乎都读了一遍,浩然的《艳阳天》、《金光大道》,还有《牛田洋》、《虹南作战史》、《新桥》、《矿山风云》、《飞雪迎春》、《闪闪的红星》……当时我最喜欢的书是《闪闪的红星》,然后是《矿山风云》。

      在阅读这些枯燥乏味的书籍的同时,我迷恋上了街道上的大字报,那时候我已经在念中学了,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我都要在那些大字报前消磨一个来小时。到了七十年代中期,所有的大字报说穿了都是人身攻击,我看着这些我都认识都知道的人,怎样用恶毒的语言互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8466-937.html - 2018-02-12
  • 第十三章 连遇险境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宋秋云被他说得脸上一热,但自己穿了男装,自然不好说要单独住一间房子。  这时另一个僧人送上两盏香茗,合十问道:“二位施主想必还没用膳,可要小僧到厨下去准备一席素斋?”  楚秋帆点点头道:“如此甚好,那就麻烦大师父了。”  那僧人合十退去... - 2018-05-17
  • 第十三章 一柱擎天惊死郎_妖女十八招_故事大全
  •   原来,潘虹看见了一个大棒棰!  超级大棒棰!  那根大棒棰,可以列入金氏纪录里。  那根大棒棰长在人身上。  长在一个三十来岁,魁梧的壮汉的身上。  足足有七寸长左右。  他正抱着方天娜在亲嘴。  方天娜一面亲。  一面伸手玩弄着他的大... - 2018-05-14
  • 第十三章 破奸计细述详委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荆一凤笑道:“不然,她怎会蒙了脸呢?”她姐姐还在老神仙郝真人身边,她自然不能露面了。  徐子桐攒着眉道:“真令人想不通,劳乃通怎会要智远和尚向咱们下手的呢?”  程明山道:“此中内情,晚辈略知一二。”  徐子桐哦道:“老弟知道,怎不早说... - 2018-05-22
  • 第十八章 秦少卿二十三岁居长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三人各自说了年龄,这一叙,秦少卿二十三岁居长,杨少华二十一,路少朋十九最小。  这—来,由萍水相逢,变成了大哥、二哥、三弟,客套全免,自然更谈得投机。  堂倌撤去杯盘,又替三人沏上了香茗。  这时,高升楼上,酒客渐散,留下来的,还在品茗... - 2018-04-30
  • 第十三章 这两人一身黑绸劲装黑绢包头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这两人一身黑绸劲装,黑绢包头,而且还用黑布蒙住头脸,只露出两个眼孔,但一看就知是两个女的,男人不会如此瘦小。  两人中,中等身材的一个摆了下手,另一个较为瘦小的立即后退了一步。  中等身材的黑衣女子沉声道:“逢天游,你手下四燕中的二燕,... - 2018-05-03
  • 第十三章 火灰脸老头没待她说下去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火灰脸老头没待她说下去,嘿嘿冷笑道:“那很好,你要问老夫名号,且等接得下我三掌,再告诉你不迟。”  小翠花又瞟了他一眼,嘟嘟嘴,哼道:“我尊你是残缺门的一号人物,才以礼相询,倒不曾见过这等狂妄之人。”  火灰脸老头仰天大笑一声道:“小娘... - 2018-04-30
  • 第十三篇 悼魏东_散文、随笔集_故事大全
  •   4月29日,这是平常的一天,因为你的突然离去,我必将终生铭记这一天。你是这样的一个朋友,值得我,值得很多人用一生的时间来不断回忆。有些人虽然活着,可是对他们的遗忘,也就意味着他们的不存在;你虽然辞世而去,可是你仍然活着,你会在我们的记忆... - 2018-02-24
  • 第十三篇 为什么没有音乐_余华短篇精选集_故事大全
  •   我的朋友马儿在午餐或者晚餐来到的时候,基本上是这样的:微张着嘴来到桌前,他的张嘴与笑容没有关系,弯腰在椅子里坐下,然后低下头去,将头低到与桌面平行的位置,他开始吃了,咀嚼的声音很小,可是将食物往嘴里送的速度很快,一直到吃完,他才会抬起头... - 2018-02-20
  • 第十三章 试向桑日问耦耕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晃服过去了十天,赵南珩正好把孙大娘传授的六式拂脉截经手法练熟,船已驶过长江口岸,进入东海。  渐渐海面上有了岛屿,孙大娘走出船舱,细数着大戢山、徐公岛,等到船进了小衢山,就逼着舟子向南。  那舟子听说要去鼠狼湖山,竟是十分害怕。  孙大... - 2018-05-05
  • 第十三篇 移精变气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本篇要点:一:指出时代不同,生活环境不同,因而疾病的发生情况也不同.二:色脉合参,详细的问诊并结合四时、五行来综合分析,对于临床诊断重要性.三:强调神的得失极其对疾病预后的意义.原文与译文:黄帝问曰:余闻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己。... - 2018-02-02
  • 特殊岁月“特殊”人才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小时候,自从呱呱坠地到上幼儿园,再到高中毕业。凭心而论,因这享福的时候多,那受罪的时候自然便少了。  那个时候,父母亲都是革命干部,按月拿工资,我们作为其儿女,也就自然不会缺衣少吃。  我从一出生,父亲就预先请了一位好保姆,我管她叫“婆... - 2018-05-18
  • 第七十三章 终南千里谒飞龙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要知一个练武的人,内功到了相当火候,该是寒暑不侵的,赵南珩只当自己连日赶路,也许在不知不觉间受了风寒。  这就在街上找到一家客店落脚,等店伙退出,急忙掩上房门,坐到床上,已是冷得忍耐不住,连上下牙齿,只是零碎打颤,无法控制。  勉强盘膝... - 2018-05-13
  • 第八十三章 凌空一掷显身手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卜三胜道:“这个自然!”他说到这里,忽然低声道:“夫人来了!”  贺氏兄弟回头朝大路看去,果见一团白影疾驰过来。  转眼工夫,便已驰近,那是一顶白纺小轿,由四个壮健妇人始在肩上,奔走如飞,轿后跟着两名宫装少女,身法轻灵,丝毫没有落后。 ... - 2018-05-14
  • 第九十三章 同为贺客入宫来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江湖上近日盛传着一件有趣的喜事,那就是“罗峨联姻——罗髻派和峨嵋派联成姻亲!  峨嵋伏虎寺都是和尚,和尚如何能够和人家联姻呢?据说那是峨嵋门下的赵南珩,和罗髻夫人门下的小公主谢幼慧结缡!  不,听说还是入赘,吉期就在三月初三。  这是罗... - 2018-05-14
  • 第二十三章 巧胜金形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旁观的心善、苦善大师眼看慈善大师始终没有机会出手,只是闪避着对方的掌锋,心头自然大为紧张。  宋秋云紧握着双手,低低的道:“老和尚怎么还不出手呢?”  荀兰荪微笑道:“快别出声,他就要出手了。”  他话声甫落,慈善大师突然脚下一停,开气... - 2018-05-18
  • 第六十三章 纵有三湘合北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来的不是时候?你们卜总管是谁?”  赵南珩话声未落!  褐衣汉子偶然笑道:“叫你走就走,不用多问!”  左手五指如钩,一下子搭上赵南珩右腕,半推半拉朝门外走去。  面店伙计早已瞧得脸色发白,不迭后退。  赵南珩暗暗好笑,但故意嚷道:“... - 2018-05-11
  • 第五十三章 妖烧教生出西方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身后孟守乾师徒也已同时晃亮火摺子。  赵南珩总究迟了一步,追到屋中,石门业已闭上。  一苇子暗暗感到惭愧,自己数十年修为,居然还及不上人家峨嵋派一个记名弟子,光瞧他挥剑击落暗器,出手之快,当真自叹勿如,目光一扫,瞧清这间六角形的屋中,原... - 2018-05-10
  • 第十三篇 影响我的10部短篇小说_内心之死_故事大全
  •   新世界出版社新近出版了由当前最具实力的四位小说家余华、莫言、王朔、苏童联手推出的“影响我的10部短篇小说”。四位作家以一流小说家的洞察力和领悟力,选出了他们苦读和苦练数十年对自己创作影响最大的小说。读者可从中看到作家与作家间的心有灵犀或... - 2018-02-16
  • 第五十三篇 刺志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题解  志,同“讠志”,即记在心里。本篇论述了虚、实的要点及针刺补泻手法,这些都是针刺中的重要内容,应当牢记不忘,所以篇名为“刺志论”。其内容包括虚实要点;例举了多种正常与反常的情况;针刺补泻的一般方法。原文  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在第六卷... - 2017-12-31
  • 第六十三篇 缪刺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原文】黄帝问曰:余闻缪刺,未得其意,何谓缪刺?岐伯对曰:夫邪之客于形也,必先舍于皮毛;留而不去,入舍于孙脉;留而不去,入舍于络脉;留而不去,入舍于经脉;内连五脏,散于肠胃,阴阳俱感,五脏乃伤。此邪之从皮毛而入,极于五脏之次也。如此,则治其... - 2017-12-31
  • 第四十三篇 痹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本章要点】一、论述了风寒湿三邪杂合伤人是痹病的主要成因。由于感受风寒湿三邪的轻重有别,以及邪气侵犯的部位和体质的不同,因此就产生了不同的病症。二、痹病分类1.从原因分类风胜——行痹寒胜——痛痹湿胜——著痹2.从四时和受邪部位分类春——筋痹... - 2018-01-27
  • 第七十三篇 本病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原文    黄帝问曰:天元九窒,余已知之,愿闻气交,何名失守?岐伯曰:谓其上下升降,迁正退位,各有经论,上下各有不前,故名失守也。是故气交失易位,气交乃变,变易非常,即四失序,万化不安,变民病也。&n... - 2018-01-01
  • 第二十三篇 宣明五气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本篇要点:本篇以五脏为中心,运用五行学说,对人的日常生活、发病因素、脏腑功能、病情变化、脉搏形象、药物性味、饮食宜忌等进行分类归纳.原文与译文:五味所入:酸入肝、辛入肺、苦入心、咸入肾、甘入脾,是为五入。五味酸、辛、苦、咸、甘所入的分别是肝... - 2017-12-31
  • 第三十三篇 评热病论_黄帝内经(上卷 素问篇)_古文典籍
  • 【本章要点】本篇讨论阴阳交、风厥、劳风、肾风(风水)四种较严重热病的病因、症状、治法、预后等。【原文】黄帝问曰:有病温者,汗出辄复热而脉躁疾①,不为汗衰,狂言不能食,病名为何?岐伯对曰:病名阴阳交②,交者,死也。帝曰:愿闻其说。岐伯曰:人所... - 2017-12-31
  • 第三十三章 夜蹑行人叩石阍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心中暗想:这大概就是罗髻山了,此山深处群山万壑之中,自己幸亏有两人带路,否则就是向人讯问,只怕也说不清楚。  当下一握真气,轻蹬巧纵,跟在两人身后,朝峰上跃去。  这座山峰,一路都是危岩乱石,除杂草高可及人,只有矮小灌木,月黑山深... - 2018-05-08
  • 第二十三章 劈天掌法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天尖顶总共不到一二十丈方圆,此时被两股内家真气所汇成的狂飙,像滔天巨浪,波涛汹涌。崔文蔚,红绡两人,功力有限,那里禁得住这份横卷之势,两个身子,立被震撞得往后飞出!  “啊!”红绡惊呼之声,刚刚发出,楼一怪也突然惊觉,暗叫一声:“不好!... - 2018-04-26
  • 第四十三章 教在四方朱雀起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柳髯老者首先在椅上坐下,点点头道:“不错,今晚月色大佳,坐在院子里,比房中要凉快得多,和两位老弟品茗赏月,也是破解旅途岑寂之道,啥,伙计,你只要准备开水就好,茶叶老夫有自备的上好龙井。”  店伙应声退下,赵南珩和青衫书生也各自在椅上落坐... - 2018-05-09
  • 第四十三章 荒山野岭很难找得到目标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荒山野岭,黑夜之间,本来很难找得到目标,但有这一堆柴火在熊熊燃烧,自然极容易被发现。  贼人来得倒真还准时,刚到三更,就有二三十条人影,从远处出现,疾掠而来!  一悟耳边及时响起逢天游“传音入密”的声音说道:  “一悟,你别忘了逢某点了... - 2018-05-04
  • 第二十三章 仙翁鬼手通经脉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瞎鬼婆被她叫得不由不信,果然依言向左跃开,右手火把,同时朝左边立身之处撩去。  但她左手松燎,却还是朝南玖云劈面打来,一面阴声道:“丫头,你别想讨好,我老太婆眼睛瞎了,耳朵可没聋,毒蜘蛛的行动,五丈以内,焉能瞒得过我?”  南玖云听得暗... - 2018-05-06
  • 第三十三章 三妹同心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冰魄夫人和飞天蜈蚣如果双方之中,有一方稍呈不支,那么不是冰魄夫人立被毒袍所发出的剧毒毒死,便是飞天蜈蚣立被“冰魄寒光”所凝结的真气,当场冻死。这中间胜败之分,只在毫发之间,是以宁愿全力拼耗,谁也不肯稍退!  两人拼耗了这长一段时间,不但... - 2018-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