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三车凌感恩皈朝廷 小奴隶行孝感天恩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钱度觐见乾隆的事情一再展期,直到第七天的下午,傅恒的管家小王才跑到驿馆来,气喘吁吁知会道:“我们老爷在里头传出话来,请大人立刻递牌子,在烟波致爽斋候见。”钱度还要让茶,小王头掏出表看看,说道:“那可不敢,限我酉时回报的,我府里其实是军队,军法‘失期当斩’,虽说不杀,发落我到黑龙江当三年庄头,也很没意思。”说罢一拱手,勿匆上马,泼风价去了。钱度暗自嗟讶,也就不敢磨蹭,忙着换朝服、挂朝珠,理辫、整衣出门上轿赶往山庄,递牌子进来,径由太监导引至烟波致爽斋。离着正殿还有半里之遥,里边又有一重门,却是由乾清门侍卫守护。太监交待了差使给侍卫,指着里边甬道说道:“往里我不能进去了,直往前走,一排五楹大殿就是。那门前的几个大人,都是等着召见的。”钱度循阶进了大院,到正殿前,果然见还有六七个官员都在大乌桕树下等候,因见鄂善和庄有恭都在,便上前打拱寒暄。笑道:“二位先到一步罗?主子下来了没有?”

      庄有恭和鄂善都是深沉内向的性格儿,但庄有恭没发迹前就和钱度相熟,比鄂善就少了点矜持。鄂善一笑算是作答。庄有恭笑道:“还没呢,喏,主子在那边偏殿宴请车凌几个王爷,还有个黄衣大喇嘛、红衣大喇嘛。若傅六爷一出来,就是宴毕了。”钱度看看左右,人都面熟却不相知,没法说话,便和庄有恭攀谈,说道:“主子待这四位台吉恩厚,真是异数。七天八次大宴。自古臣王谁得过这样的殊荣?”庄有恭道:“是。诸王也真万分感恩。昨日他们花了三百两黄金,请纪晓岚写了一篇花团锦簇的奏折,写得真是神完气足——嗯‘外藩之丸泥尺土,乃是中国飞埃,远域之勺水蹄涔,原属天家滴露!圣明垂统,继天立报,无为而治,德教孚施万国,不动而化,风雅泽及诸彝,巍巍莫测,荡荡难名。帝寿遐昌,伏冀俯垂鉴纳,庶存怀远之义。微臣瞻天仰圣,不胜屏营之至……’嗯,写得好,庄有恭不能办!”他摇着头,不胜感慨,钱度知道他噎起酸来没完,趁缝儿笑道:“你要得人三百,也得呕心沥血——”一眼瞧见偏殿侍卫太监匆忙走下丹墀站班列队,知道已经宴毕,忙道:“皇上下来了!”庄有恭忙转过脸瞧,果见傅恒已经出殿,接着是尤明堂、刘统勋、纪昀鱼贯而出,站在傅恒下首。接着便见四个戴着东珠王冠的王爷,躬着腰倒退出来。钱度笑道:“刚刚吃过酒,这么着往台阶下退,一不小心摔个仰八叉可怎么好?”

      “你以为这宴会也能吃饱喝足?”鄂善抿了抿嘴唇,算是“笑”,说道,“这是吃恩典,吃体面尊荣的。回去重新再吃——”话未说完,便停住了。原来科尔沁王陪着乾隆出来。四个王爷忙又跪下辞谢,拱手过顶恳请乾隆回步。乾隆笑容可掬,说道:“这几日你们也劳乏了,但你们既有心去北京朝拜老佛爷,朕不能阻止你们。老佛爷爱热闹,你们带来的歌手给她老人家拉马头琴,跳舞,她老人家准欢喜得不得了,礼物倒不必太破费。老尤陪你们回去,你们想送子弟到京读书,也允了,一并由尤明堂替你们安排。可惜这里的那达幕盛会,你们这次不能观赏,以待来年吧!”诸王听通译官译了,又复叩头,说了一堆蒙古语。这才小心翼翼退下。科尔沁王爷也辞了出去。乾隆目送他们出去,也不回偏殿,折转身便向烟波致爽斋走来。候在殿门口的十几个臣子立刻伏身跪了下来。只听乾隆脚步橐橐过去,一时又听纪昀出来传旨:“热河都统,喀喇沁左旗、右旗都统,张家口大营将军、副将进殿。其余鄂善、庄有恭、钱度三人随我来。”钱度这才知道方才那一群人都是武将,暗道:怪不得我都不认识。他移动脚步随着纪昀到了专门候见的正殿西配间。

      纪昀让他们坐在杌子上,自己却坐了下首,笑道:“这里不比外头,没有茶点招待,只好委屈老兄们了。各位可以在这里谈谈差使,等会皇上见了,只说部里不能办的事。如果时辰不够,横竖还要写谢恩折子,附一张片子就成。”

      三个人对望一眼,他们中间官最大的是鄂善。鄂善是鄂尔泰的从侄,和勒敏差不多,有了恩荫,已经做了知府,又是考出来的进士,现在署理总河,比着巡抚还略高一点。如今他要给这个新进军机的章京汇报差使,有点于心不甘,因问道:“六爷和延清呢?他们不听听么?”

      “他们有别的要紧事。”纪昀何等聪明的人,顿时已经明白,只满不在乎地一笑,说道,“六爷要布置秋猎一干细务。统勋大人给皇上说今年秋决的事,皇上就叫兄弟听听。”鄂善点点头,沉吟着说道:“砖河这边是我的专差,说是署理河督衙门,河督衙门不在北京,今天我去了一次,安徽到山东的接口处运河,淤泥已经泛上来。有一百多里,船吃水不能过万斤。过了万斤就得雇纤夫拉,一个纤夫每天按两钱工银,枯水季节要加十几万银子工钱。北京米价上涨就为这个原故。清江口黄河、运河交汇处泥沙也在逐年加增,年年要用人力去排。原来靳辅、陈潢村夹堤里头有几十万顷涸田,逐年卖一些还能补贴,现在只剩下一百多万亩。按每亩官价五两银子发卖,只能卖七百多万银子。后年之后便无地可卖,还要加增二百四十万岁银才能支撑,早点提说这事,免得朝廷到时没有准备。”他胸有成竹,详述各处漕运堵塞情形,说了足有半顿饭时辰,又道,“现在有翁、钱、潘三堂青帮保护粮船,道儿上不愁匪贼饥民劫夺,但押运钱不由军费开销。各地青帮还养活着一批闲汉、码头工头,费用也是不小数目。各项一加,每年没有五百万银子是断乎不能维持。现在是四百五十万,还短着五十万,没有旨意,户部是不会给了河工上的。”

      纪昀默不作声听完,转脸看庄有恭,问“砖河工程第五伦和你都参与了的。去年八月,你又到淮安、扬州赈灾,查看河工,江苏、山东交界处淤塞,到底是怎么回事?军机处已经两次行文,怎么竟不见动静?”庄有恭一笑,说道:“不但漕运,就是驿道,各省交界处路段也是最差。因为这些处段都是中央管,并没有修河银子拨到省里,又在交界处,难以分段,又能推诿,所以不能统筹。”顿了一下又说自己的事,“已经收到军机处的谕旨,我解去翰林院掌院学士的差,原在翰林院,还存着一批图书,有些宋版的秘籍,极为珍贵,有的还是北宋的孤本。我怕我到江南去主持南闱,这干子翰林们盗书,都封存了起来。但封起也不是事儿,一启封就又没人管。缴出去,又不知该交给谁,我的差使没有多少要说,不收学生钱,公正取士,自然就是好考官。还要请皇上面训。”他说完,钱度探探身子,清了清嗓说道:“铜政司——”纪昀笑着摆手止住了他,说道:“你们不是一回事。他两个谈完先去,你、我再谈——鄂公方才说的,兄弟要关照一声。户部每年实拨四百五十万不假,但海关上有直拨过去的,还有卖涸田的银子,实在到底是多少,到皇上跟前要把好分寸。据兄弟所知,河工每年耗银不止七百五十万,银子去向要报清。您再要五十万,也不掏兄弟腰包,但现有银子皇上已经觉得冒滥了,再多要,得有依据。还有涸田的事,我这几日从驾,太忙,没来得及知会。五两,其实是白送了人,胥吏一倒手就是二十倍的利。再倒几次手,最后要卖到一百七十两,好田要卖到七百两。五两是靳辅、陈潢时的定价。这不是你任上的弊,你要出来为这弊政说话,肯定惹皇上动怒。这实在犯不着。兄弟不能不说到。还有黄、漕淤塞的事,都要权衡好。下头赚了银子骗你,你不知情,说给皇上,岂不代人受过?”

      “多承纪公关照了。”鄂善听纪昀这席话是一片好意,他再做岸,也不能不感动了,遂起身一揖,说道:“我在砖河上治理京畿的几条河,虽说繁杂无比,究竟是个小局面。不知道黄、淮、漕上这么多的利弊,实在是愚昧。”“谁敢说鄂公愚昧!”纪昀笑道,“京师京郊这几条河最难治,从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2133-994.html - 2019-01-12
  • 第三十五章 岳钟麒孤胆登险寨 忠傅恒奏凯还京华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岳钟麒上刮耳崖,顺利得异乎寻常。清晨傅恒的箭书射发上山,中午时分便接到莎罗奔的回信:“专候岳东美老爷子来山作客,其余人事免议。”  “我这就上去。”岳钟麒已是行色匆匆,“山上冷,给我把皇上赐的豹皮氅带上,有三四个护卫带我的名刺跟着,就成... - 2019-01-28
  • 第三十五章 念旧情娟娟女吞金 争战功范高杰受惩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傅恒已经端了驮驮峰上飘高的老营,此刻也正在山头上往恶虎滩方向眺望,寒冷的夜风很大,将袍角和辫子都撩起老高。方才吴瞎子一镖打死了向恶虎滩报凶信的举灯人,傅恒本想责怪他几句,应该等飘高那边的信号出来再动手。想想吴瞎子也是一片好心,就没言声。... - 2019-01-05
  • 第三十五章 一技花败走明孝陵 燕入云临事再反水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易瑛略偏转了脸,惊异地看一眼乾隆月下的侧影:新剃的头,脑后垂着粗长的辫子直到腰际,颀长的身子玉立在大柳树下,微微翘起的下颚都看得清楚,像铸在月辉浅光浮影中的一尊石像。一刹那间,她觉得这个中年人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气度风韵,似乎庄重沉浑,又似... - 2019-01-22
  • 第三十五章 众阿哥雪夜宴王府 任伯安失算入牢笼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万永号当铺的伙计柳仁增,奉了任伯安的差遣来到八王爷府,要面见八爷,报告四爷府上失盗的事。谁知一进八爷府他才知道,刚才自己的估计还真没错。八爷这儿正待客呢,一声传谕:“让那个姓柳的伙计在门房里候着。”好嘛,这一等就是半天。好不容易客人走了... - 2019-01-02
  • 第三十五章 振衣直上青螺顶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举目一瞧,只见路边不远,有两间草屋,屋外搭着松棚,棚下放了三两张桌椅,柱上挑出招子,正是兜揽路人息足,卖茶兼卖酒菜的山村小店,当下一带马头,朝棚边落马。  他这阵马蹄铃声,早已把店中的人惊动,慌慌张张的迎出一个五十来岁的老人,瞧到... - 2018-05-08
  • 第三十五章 崆峒三妖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一连几日过去,最先赶来的是崂山通天观主谢无量,和他三个门人劳一清、褚承清、陆道清以及八卦门破侠欧阳磐石。  岳小龙夫妇把他们迎入厅上,寒暄了没有几句,门外传报山西快刀门快刀王曹老福由他儿子曹逢春陪同,亲率四个师弟赶来。  岳小龙夫妇起身... - 2018-01-09
  • 第三十五章 无名渔父得意一笑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无名渔父得意一笑,左手倏地一抖,手中绳索一收,渔网立即收拢,网着两人离地飞起,朝他手中投去。  本来两名姑娘被渔网网住,只希望能把渔网刺破,因此一言不作只是全力在挥剑,但等到发现这幅渔网看去虽细,却是坚韧无比,连青萍剑都无法把它砍断,渔... - 2018-05-04
  • 第三十五章 七星剑阵_龙孙_故事大全
  •   “好!”黑水龙王沉哼一声道:“方振玉,你和小女明珠在栖霞寺相识,结为兄妹,可有此事?”  “有。”方振玉道:“只是当时令媛女扮男装,化名成玉麟,方某和他谈得投机,结为兄弟,并非兄妹。”  黑水龙王道:“好,你后来知道她是老夫女儿了,就百... - 2018-02-03
  • 第三十五章 进退维谷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她前后一连串,越觉得周天贤其人可疑,不由螓首微抬,突然问道:“梅哥哥,昨晚他和你见面之后,谈些什么?”  梅三公子被慧妹妹这一问,不由问得脸上微微发红。  当下就把自己和周天贤相遇情形,详细说了一遍。自然他会把在酒店中最后一段对话,略过...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真真假假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五叉鬼王大笑道:“缪副总护法大概把老夫看作了万镇岳,哈哈,万镇岳不是在那里么?”伸手朝正在瞑目运功的万镇岳指了指。  麻冠道人端坐辇车之上,微晒道:“缪仙姑居然连贫道也拖上了,江湖之上,如论易容之术,首推本教,人也许可以临时易容假冒,但... - 2018-01-06
  • 第三十五章 轻云的声音忽然从右首传来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轻云的声音忽然从右首传来,三人闻声回头看去,轻云笑靥如花,眉眼盈盈,不是就站在右首石壁之下?  四周石壁间根本没有一点门户的痕迹,不知她是如何出来的?  丁天仁目光一注,冷然道:“你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  轻云一双秋水般眼神瞟了丁... - 2018-01-12
  • 第三十五章 说弊政郭琇升御史 藐钦袭施琅主中军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天已黄昏了。落霞缤纷,彩云辉映,一抹夕阳透过大隔扇门斜照进厅里。康熙、郭琇一君一臣一坐一跪,沉默了许久。康熙才语气沉重地说道:“郭琇,你跪近一点。”郭琇忙膝行几步,靠近康熙跟前,听康熙又道:“你今日所奏,不能说没有一点道理,但言语太过分... - 2018-12-29
  • 第三十五章 平素里飞扬跋扈的汉子们有些瑟瑟缩缩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杜雪炽扶着薛妃回屋后,四下里才有待卫们战战兢兢地靠近前来,平素里飞扬跋扈的汉子们有些瑟瑟缩缩。  十七郎,何飞不在跟前,他们便抓到鄂夺玉为他们壮胆,那边倒下好多兄弟,这是那里来的煞神?  鄂夺玉随他们往前面走了几步,血水就漫到了他的足下... - 2018-07-16
  • 第三十五章 且看九转显玄功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这一下剑光暴涨,几乎把三手真人李成化一起包灭。  不!三手真人一柄铁拂,似乎使展不开,范围越缩越小,他的身子,也渐渐缩小了许多!  白飞燕瞧得替他大为耽心,连忙拉着老父袍袖,问道:“爹,李道长是不是打不过他?”  简真人摇头笑道:“痴儿... - 2018-05-30
  • 第三十五章 铁鞍梦解生死愁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时光弹指即过,转眼已是两天后,到了江南大侠解刀陈问风与蒙古高手铁湔约战的日子。  这一战万众瞩目,又是在大明与塞外元朝旧部重燃战火之际,影响力已不仅仅是中原、塞外两大绝顶高手之争,任何一方得胜都会对提升本国士气起到极大作用。在那个逞血性... - 2018-06-19
  • 第三十五章 神剑魔剑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魔剑雷钧哈哈一笑道:“葛老哥,现在咱们可以出去放手一搏了。”  葛维朴道:“雷兄一定要和兄弟动手么?”  魔剑雷钧道:“这是兄弟五十年前的心愿,今晚遇上了葛老哥,岂可轻易放过?哈哈,像兄弟这样的对手,葛老哥也是几十年难得一遇,放过了你不... - 2018-04-04
  • 第三十五章 西华门虎将斗侍卫 白云观翠姑救御驾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由于鳌府关防严密,五更时分小齐才送出“白云观失风”的情报。魏东亭一跃而起,慌不择路,单骑飞马径在西华门,打算就近入宫。无奈这日不该他当值,腰里没牌子,守门的军士又换了防,说甚么也不肯放他进去,只是陪笑说:“爷请稍停!您的名头儿咱们知道,... - 2018-12-24
  • 第三十五章 甘露寺设下陷阱埋伏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这时差不多未牌将未,万有全回到楼下左厢,刚在一张藤椅上坐下。金面郎君走了进来,抱拳道:“总管刚回来?”  万有全道:“金兄有事?”  金面郎君道:“兄弟是向万总管交差来的,那十七个人有了下落。”  “哦!”万有全精神一振,问道:“是你们... - 2018-01-05
  • 第三十五章 伪君子邀宠显伪诈 真法师点石变真金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伍次友被送回京城,住在何桂柱的家里,经过太医的细心诊治,已经安定了下来,只是身体十分瘦弱。康熙皇帝几次夜临病榻之前问疾,使伍次友更加局促不安。他力劝皇上,不要为自己担忧,专心料理这风云突起的国事。  康熙也确实很忙。孙延龄、王辅臣等相继... - 2018-12-27
  • 第三十五章 江湖骗子周游来到刘镇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江湖骗子周游就是这时候来到我们刘镇的。这个周游看上去一表人材,现在的骗子都是长相出众,长得都像电影里的英雄人物。周游提着两个29英寸彩电的纸箱子从长途汽车站走出来时,口袋里只有五元钱。我们刘镇除了首席代理宋钢,所有男人口袋里的钱都比周游... - 2018-02-05
  • 第三十五章 大挫魔徒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袁子深发话之后,依然不见有人答应,不觉冷笑道:“姓王的,你们已被包围了,依袁某相劝,还是自己出来的好。”  凌杏仙收回回风蝶,嫣然一笑,道:“大哥,我们可以出去啦。”  两人并肩跨出庙门,岳小龙俊目放光,冷喝道:“袁二侠夤夜追踪在下兄妹... - 2018-01-13
  • 第三十五章 大闹君山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白少辉左掌一挥,化解左首白衣老者袭来一掌,右手秋霜剑一招“玄乌划沙”,侧攻秦季良,飞起一腿,猛向身前一名白衣老者踢去。  这几招一气呵成,动作奇快,又把几人逼退了几步。就趁这一瞬空间,突然剑交左手,右手一探,嗤的一声撕开衣襟,从身边抽出... - 2018-03-11
  • 第三十五章 庄丁们早已牵着马匹伺候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第二天早晨,大家盥洗完毕,吃过早餐。  徐锦章走了进来,朝徐少华躬躬身道:  “少庄主、祭品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去老庄主的墓园了。”  徐少华点头道:  “好,咱们这就去。”  出了大门,庄丁们早已牵着马匹伺候。大家依次上马,由徐锦章走在... - 2018-03-16
  • 第三十五章 虬龙旋天人影渺失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哼声道:  “别人能被你蒙在脸上那条青巾骗过,但我却不能为你蒙骗得了,难道你忘记了,我曾经目睹你残酷屠杀三桅帆船的自己手下吗?”  袁丽姬到此时心中对于这位九龙王尊似迹底身份,仍然充满着怀疑,这时她风目一直凝在九龙王尊的面上,注意... - 2018-03-19
  • 第三十五章 铜椰阵中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江青岚身形堪堪飞出,还没有落地,陡觉右侧,突然飞来一股奇大无匹的吸力,把自己前冲身子,往右侧带起!同时只觉右手蓦地一震,七星剑突然挣脱自己掌心,呛的一声,飞了出去。  不!自己怀中也有东西挣扎跳动了几下,刷刷刷,金光闪动,三粒“弹指金丸... - 2018-04-27
  • 第三十五章 南中七剑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那老人道:“不一样。”  南振岳道:“你们应桃花女之邀,又冲着南某而来,还有什么不一样的?”  那老人道:“自然不一样,老朽等人应邀观礼,和小友是两回事。”  南振岳冷笑道:“桃花妖女,暗施毒手,伤我母亲于前,又阴谋劫持于后,她自己不敢... - 2018-03-06
  • 第三十五章 潭底石室_珍珠令
  •   凌君毅吃惊道:“老伯怎么把它毁了?”荣敬宗叹了口气道:“公子已经来了,此图已无存留必要,还是毁去的好。”一面又从怀中取出一条寸许长雕刻精细的金色鲤鱼,郑重递交给凌君毅手中,说道:“这是黑龙会两件最机密的东西之一。‘骊龙珠’由会主掌管,这... - 2017-12-24
  • 第三十五章 清理门户_彩虹剑
  •   只听上首响起一个尖细的嗓音说:“柯长泰,连三省告你毒死蔡帮主,攫夺丐帮权位,出卖本帮,投靠异教,可有此事,现在你当着大家,从实招来。”  柯长泰蓦然惊异,急忙抬头看去,方才上首两叠高高的麻袋上,还是空的,就在自己跪拜下去的一瞬之间,竟然... - 2017-12-25
  • 第二十五章 海兰察称雄八卦山 福康安血战诸罗城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八卦山这一战打得极其干脆漂亮。林爽文虽然称帝,也就是过过皇帝瘾而已,台湾各地义军,有原来在雷公会的,也有天地会的,公举他为顺天皇帝,其实还是各自为政。就八卦山而言,林爽文只在山梁上设了一个卡,是他大里杙“帝都”的一个门户,根本想不到这里... - 2019-02-01
  • 第三十五章 师门多恩怨难为姐弟 岭上践旧约巧遘神魅_纵鹤擒龙
  •   片刻工夫,双方已互攻了一百多招。  岳天敌固然觉得这位点苍派剑术名家,确实名不虚传,若非自己玄门绝学的“太清剑法”,真还接不下来!但感骇异的却是追风剑客,凭自己的身份竟然和一个年轻小伙子打了一百多招。不但占不到半点上风,而且连对方所使是... - 2017-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