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会议纪要_基督山伯爵

  •   诺瓦蒂埃身穿黑衣服,坐在他的圈椅里准备接见他们。当他期待着的三个人进来以后,他看看门,他的跟班就立刻把门关上。
      瓦朗蒂娜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记住,”维尔福对她耳语说,“如果诺瓦蒂埃先生想推迟你的婚事,我不许你弄清楚他的意思。”
      瓦朗蒂娜红了红脸,但没有说什么。维尔福走近到诺瓦蒂埃跟前。“您要求见见弗兰兹·伊皮奈先生,”他说,“现在他来了。我们都希望他来拜见您一次,我相信在这次拜见以后,您就会理解您反对瓦朗蒂娜的婚事多么没有根据。”
      诺瓦蒂埃只用目光作回答,他那种目光使维尔福的血液立时冷却下来。他用他的眼睛向瓦朗蒂娜给了一个示意,要她走过去。幸而她和她的祖父向来是谈得开的,所以没过多久她就明白了他要的东西是一把钥匙。然后他的眼光落到放在两个窗口之间的一只小柜子的抽屉上。她打开那抽屉,找到一把钥匙。她知这就是他所要的东西,她接下又去注意他的眼睛,他的目光转到一张旧写字台上,这只写字台早已为人忽视,以为里面不过藏着一些无用的文件。
      “要我打开写字台吗?”瓦朗蒂娜问。
      “是的。”老人说。
      “开抽屉?”
      “对。”
      “边上的那些吗?”
      “不。”
      “中间的那个?”
      “是的。”
      瓦朗蒂娜打开抽屉,拿出一卷文件。“您要的是这个吗?”
      她问。
      “不。”
      她把其他所有文件都一样一样拿出来,直到抽屉都拿空了。“抽屉全都空了。”她说。
      诺瓦蒂埃的眼光盯到字典上。
      “好的,我懂了,爷爷。”那青年女郎说。
      她一个一个字母的指着找。指到S这个字母上,老人就止住她。她翻开字典,一直到“暗隔”这个字。
      “啊!抽屉里有暗隔吗?”瓦朗蒂娜说。
      “是的。”诺瓦蒂埃表示。
      “有谁知道这事?”
      诺瓦蒂埃望着仆人出去的那扇门。
      “巴罗斯?”她说。
      “是的。”
      “我去把他叫来吗?”
      “是的。”
      瓦朗蒂娜到门口去叫巴罗斯。维尔福看得不耐烦极了,汗珠从他的前额滚下来,弗兰兹呆在一边。那个仆人来了。
      “巴罗斯,”瓦朗蒂娜说,“祖父叫我打开写字台的那个抽屉,里面有一层暗隔,你知道怎么打开它,请你弄开好吗?”
      巴罗斯望着那个老人。
      “听她的。”诺瓦蒂埃聪明的眼光说。
      巴罗斯在一暗扭上按动了一下,抽屉的假底脱落了下来,他们见到里面有一卷用黑线缠着的文件。
      “您要的是这样东西吗,老爷?”巴罗斯问。
      “是的。”
      “让我把这些文件交给维尔福先生?”
      “不。”
      “给瓦朗蒂娜小姐?”
      “不。”
      “给弗兰兹·伊皮奈先生?”
      “是的。”
      弗兰兹很是吃惊,他向前了一步。“给我,阁下?”他说。
      “是的。”
      弗兰兹从巴罗斯的手里把文件接过来,眼光落到包皮纸上,念道:我过世之后,把这包东西交给杜兰特将军,再由杜兰特将军传给他的儿子,嘱其妥善保存,为其中藏有一份最最重要的文件。”
      “噢,阁下,”弗兰兹问道,“您想让我怎么处理这卷文件呢?”
      “肯定是要您原封不动地保管起来。”检察官说。
      “不!”诺瓦蒂埃急切地说。
      “您想让他把它念一遍吗?”瓦朗蒂娜说。
      “是的。”老人回答。
      “您懂了吗,男爵阁下,家祖父希望您把这卷文件念一遍。”瓦朗蒂娜说。
      “那么我们就坐下来吧,”维尔福不耐烦地说,“这可要花一些时间。”
      “坐。”老人的眼光说。
      维尔福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但瓦朗蒂娜仍然站在她祖父旁边,弗兰兹站在他前面。“念吧,”老人的眼睛说。弗兰兹撕开封套,在无比深沉的静寂中,念道:“摘自一八一五年二月五日圣·杰克司街拿破仑党俱乐部会议录。”
      弗兰兹顿了一顿。“一八一五年二月五日!”他说,“这是家父被害的日子。”
      瓦朗蒂娜和维尔福都一时哑口无言,只有老人的目光似乎明明白白地说道:“往下念。”
      “可是,”他说:“家父是在离开这个俱乐部以后才失踪的。”
      诺瓦蒂埃的眼光继续说:“念呀。”
      他又继续念道:署名证人炮兵中校路易士·杰克·波尔贝、陆军准将艾蒂安·杜香比及森林水利部长克劳特·李卡波声明:二月四日,接到厄尔巴岛送来的一封函件,向拿破仑党俱乐部推荐弗莱文·奎斯奈尔将军,略谓自一八○四年到一八一四年间,将军始终在圣上麾下服务,路易十八最近虽封他为男爵,并赐以伊皮奈采邑一处,但据说他仍旧对拿破仑皇朝忠心不二。因此有了一张条子送给了奎斯奈尔将军,邀他出席第二天(五日)的会议。条子上没有明写开会地点的街名及门牌号码,也没有署名,只是通知将军,要他在九点钟的时候作好准备开会,有人自会来拜访他。历次的会议都在那个时候开始,一直到午夜。九点钟的时候,俱乐部主席亲自前去拜访,将军已经准备好了。主席告知他,这次邀请他赴会,有一个条件,就是他绝不能知道开会的地点,他的眼睛得蒙起来,保证绝不扯开绑带。奎斯奈尔将军接受了这个条件,并以人格担保绝不想去知道他们所经的路线。将军的马车已经备好,但主席告诉他不能用那辆车子,因为如果车夫可以睁大眼睛认他所经过的街道,那么蒙住主人的眼睛就是多余了。‘那么得怎么办才好呢?’将军问。‘我的马车在这儿,’主席说。‘那么,您却这样信任您的仆人,甚至可以把一个不能让我知道的秘密交托给他吗?’‘我们的车夫是俱乐部的一个会员,’主席说,‘给我们驾车的是一位国务顾问呢。’‘那么我们还有一个危险,’将军大笑着说,‘可能翻车。’我们认为这种玩笑的态度证明将军出席这次会议绝无被迫的嫌疑,而是他自愿前往的。他们坐进马车以后,主席向将军提醒他做的誓言,要把眼睛蒙起来,他并不加以反对。路上,主席看见将军好象有移动那条手帕的念头,就提醒他的誓言。‘没错。’将军说。马车在一条通往圣·杰克司街去的小弄前面停住。将军扶着主席的胳臂下了车,他不清楚主席的身分,还以为他不过是俱乐部的一个会员;他们穿过那条小弄,上了二楼,走进会议厅。讨论已经开始。会员们由于知道那天晚上要介绍一个新会员,所以全体出席。到了屋子中间,他们请将军解开他的手帕,他立刻照办。直到现在,这个社交团体他才知道它的存在,但他却在这个团里见到那么多熟悉的面孔,所以他好象很显得惊讶。他们询问他的政治见解,他只是回答说,那封厄尔巴岛来的信应该已经告知他们了——”
      弗兰兹中断他自己朗读,说:“家父是一个保皇党,他们毫无必要询问他的政见,这个大家都知道。”
      “我敬重令尊也正因为这一点,我亲爱的弗兰兹先生。”维尔福说,“观点相同的人很容易成为朋友。”
      “念呀。”老人的眼光继续说。
      弗兰兹继续念道:“于是主席就让他说得更明确一点,但奎斯奈尔先生回答说,他希望先知道他们要他做些什么事情。于是他们就把厄尔巴岛来的那封信的内容告诉他,那封信将他推荐给俱乐部,认为他也许可以加强他们党的利益。其中有一段讲到波拿巴的返回,并且说另有一封更详细的信托埃及王号带回来,那艘船属于马赛船商莫雷尔,船长对圣上十分忠心。在这期间,这位他们把他当作一个可以信赖的如兄弟一样带来的将军,始终隐约现出厌恶不满的态度。当那封信读完的时候,他依然紧皱着眉头,默默地一言不发。‘唉,’主席问道,‘您对于这封信有什么话要说吗,将军?’‘我说,我在不久以前刚刚宣誓效忠路易十八,现在要我为了废皇来破坏自己的誓言,那未免太唐突了。’这个答复再明显不过了,他的政见已经没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2343&f_id=656 - 2014-08-04
  • 第七十五章 人都述说你奇妙的作为_圣经
  • 75:1神啊,我们称谢你,我们称谢你,因为你的名相近,人都述说你奇妙的作为。75:2我到了所定的日期,必按正直施行审判。75:3地和其上的居民都消化了。我曾立了地的柱子。〔细拉〕75:4我对狂傲人说:“不要行事狂傲。”对凶恶人说:“不要举角... - 2017-08-23
  • 第七十五章 铁拐逞威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江湖经验何等老到,眼看入云龙葛瑾的突然转身,料想必定和这几声啾啾鬼叫有关,自己怎能忍看几十年交情的老友,心神被迷,受人使役?当下大喝一声:“葛老头,你往那里走?”  铁拐急点,身如箭射,直往林中窜入!  这片树林,虽然没有对崖黑森... - 2018-01-14
  • 第七十五章 婉转峨眉仰药死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玉坠,实在只有半方,再也摸不到什么了。  但劲装青年双眸之中,却隐隐射出异样光彩,脸上也同样流露出淫邪之色,得意的狞笑道:“小爷跟你跑了几千里冤枉路,这么一来,还算值得!嘿嘿,让小爷先瞧瞧你到底是谁?”  他目光盯在她脸上,仔细打量了一... - 2018-05-13
  • 老子·道德经 第七十五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①,是以难治。民之轻死,以其上求生之厚②,是以轻死。夫唯无以生为③者,是贤④于贵生⑤。[译文]人民所以遭受饥荒,就是由于统治者吞吃赋税太多,所以人民才陷于饥饿。人民之所以难于统治... - 2017-12-31
  • 第十五章 单相思_血字真经
  •   陈家住在大相国寺附近的双凤巷。  蓝人俊曾经来过,偌大个宅第,住上几十位客人绰绰有余。  当晚,陈帮主大摆宴席,款待蓝人俊和祝帮主等人。  蓝人俊被奉为上宾,两位帮主对他十分恭敬。  黑衣少年换去男装,成了个聘聘婷婷、千娇百媚的姑娘家。... - 2017-11-11
  • 第三十五章 毒指肆虐_北山惊龙
  •   这一变故,来得太以兀突!青阳真人霍然站起身子,黄袍飘动,一步跨到门口,扶住青峰真人,急急问道:“师弟,你可是受了什么人暗算?”  手触处只觉得青峰真人全身不住的痉挛,似已出声不得!  青阳真人长眉紧蹩,默默伸出右手,按上青峰人后背。青峰... - 2017-12-14
  • 第二十五章 神秘帮派_血字真经
  •   蓝人俊一行人在夜间赶路,各自施展轻功,五十里下来,只有蓝人俊、何老儿、潘老太三人在前,陈青青、张子厚、宋芝落到了一里外,前面的不能不停下来等。  潘翠环赞道:“蓝帮主果然不见。”  蓝人俊道:“不敢,已尽全力矣。”  这是客谦之词,潘翠... - 2017-11-11
  • 第十五章 在少室西麓是登封首富张百忍的别墅_东风传奇
  •   西山别墅,在少室西麓,是登封首富张百忍的别墅。  少室西麓,整片山坡,都用青石围墙围了起来,围墙足有三丈来高,远远望去,气势几乎不下登封县城。  西山别墅除了正屋,各处林木之间,依照地形,还盖了不少亭台阁楼,经过许多依靠财势的清客文人,... - 2017-12-16
  • 第十五章 华山受奇辱_血染枫红
  •   第二日一早,众人找到出路,回到洛阳,对于汤文嫒的去向,钟吟认为一道走的好,到华山时以巾蒙面,换了白色衣裙,旁人也认不出来。陈竹韵、丁香到时也愿蒙上面巾,三人身材相若,衣服穿成一色,更难使人辨认。汤文媛自思一人飘落江湖也实在寂寞难受,大家... - 2017-11-11
  • 第十五章 这福音你们也领受了_圣经
  • 15:1弟兄们,我如今把先前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告诉你们知道。这福音你们也领受了,又靠着站立得住;15:2并且你们若不是徒然相信,能以持守我所传给你们的,就必因这福音得救。15:3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 - 2017-10-16
  • 第十五章 神的大怒在这七灾中发尽了_圣经
  • 15:1我又看见在天上有异象,大而且奇,就是七位天使掌管末了的七灾,因为神的大怒在这七灾中发尽了。15:2我看见彷佛有玻璃海,其中有火搀杂。又看见那些胜了兽和兽的像并它名字数目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拿着神的琴,15:3唱神仆人摩西的歌和羔羊... - 2017-10-26
  • 第三十五章 医治创伤_血字真经
  •   又过了两天,左山岳精神又好了些,特请蓝人俊来,感谢救命之恩。  蓝人俊指着朱云彪道:“多亏朱前辈和仙云妹妹采药煨汤、精心照料,在下不过将老伯从左府中背回来而已。”  左山岳道:“这位朱贤弟的大恩我已谢过,至于仙云姑娘,我与舍弟商量过,欲... - 2017-11-11
  • 第二十五章 巧言令色鲜矣仁_北山惊龙
  •   毕玉麟忙道:  “吕兄人呢?”  吟香道:  “少庄主曾吩咐小婢,待会再来。”  说着引了毕玉麟走进卧室。  房中布置考究,除了锦榻绣被,靠窗还有一张紫檀书案,玉轴牙签,琳朗满目,壁洞挂着名人书画,和许多精致古玩。  正中高悬一盏八角琉... - 2017-12-12
  • 第二十五章 楚长风自知伤势很重_紫衣玉箫
  •   当楚长风醒转之后,不由暗自怀疑,他自知伤势很重,不相信自已还活在世上,及至听到小疯子说话,才知道自已真的没有死。随暗中提气一试,功力已恢复了大半。  楚长风猛然睁开眼睛,见一个仪态大方的老妇人站在自已面前,忙翻身爬起,仔细一看才认出是天... - 2017-11-29
  • 第十五章 南山张罗_北山惊龙
  •   通天教主郝寿臣,眼看鸠面神翁业已飞走,自己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也双脚一顿,匆匆飞起!  刹那之间,这座被炸得满地石砾,面目全非的七星岩洞,只剩了毕玉麟等三人。  辛文吁了口气,道:“这鸠面老贼的飞刀,当真厉害!”  珠儿收起盘珠剑,恨恨... - 2017-12-11
  • 第十五章 祸起萧墙_梵林血珠
  •   萧强带湛蓝到碧痕庄盘桓,意在把湛蓝交回到她父母身边,自己好对付变故。  这一点,他没有明说。  据王耀祖猜测,与他交手的和尚可能是惩善禅师。他从不认识这么一个和尚,怎么会无缘无故来飞鸿庄较技呢?  这和尚武功之高,实属罕见。  他估计,... - 2017-12-07
  • 第十五章 小华已进入昏迷状态_紫衣玉箫
  •   由于过度的疲劳水,小华体内的剧毒更加猖獗,此时,他已进入了昏迷状态。  玉河仙子蹲在他的身旁叫了好半天,仍然没有清醒过来,而且呼圾已经显得非常的急促。  玉河仙子乘机把小包和信放进他的怀中,然后把他扶坐起来,把那粒黄色药丸拿了出来玉河仙... - 2017-11-28
  • 第十五章 担代不坚固人的软弱_圣经
  • 15:1我们坚固的人应该担代不坚固人的软弱,不求自己的喜悦。15:2我们各人务要叫邻舍喜悦,使他得益处,建立德行。15:3因为基督也不求自己的喜悦。如经上所记:“辱骂你人的辱骂都落在我身上。”15:4从前所写的圣经都是为教训我们写的,叫我们... - 2017-10-13
  • 第十五章 龙虎会盟_紫星红梅
  •   申时正,离晚膳时间至少还有半个时辰,三山街上的大小酒楼无人问津。可梅妍楼却早早来了一老一少两位客人,掌柜刘洪义立即从柜台后含笑起立询问道:“是端木大爷么?”  老者点点头,也不答话,直把两道犀利的目光朝掌柜身上溜。  刘洪义从柜台出来,... - 2017-11-20
  • 第十五章 金扇书生_酒狂逍遥生
  •   龙垭镇连着龙垭渡口,又是个鱼市场,十分热闹,住有上千户人家,卫海帮总舵迁至此地后,人相增加,渔业兴旺。  原先这里有个大渔霸冯禄冯五爷,手下有两名高手,一叫侯钰,人称阴阳脸,因其一边脸上有个大胎记而得名,为人凶狠,喜怒无常。  一人叫孔... - 2017-11-25
  • 第二十五章 泰山风云_梵林血珠
  •   一  冬去春来,时光匆匆。  陈野和三个老儿于二月末,赶到了洛阳东郊铁扇先生陶荣的宅第。  铁肩先生家是个四合院,只见大门紧闭,院中炊烟袅袅。  太阳西斜,快要沉入山谷,一片晚霞,为绿色的山峦披红挂绿,晚归的农人,驱赶着摇头晃脑的水牛,... - 2017-12-08
  • 第十五章 使枝子结果子更多_圣经
  • 15:1“我是真葡萄树,我父是栽培的人。15:2凡属我不结果子的枝子,他就剪去;凡结果子的,他就修理干净,使枝子结果子更多。15:3现在你们因我讲给你们的道,已经干净了。15:4你们要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们里面。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树上,自己... - 2017-10-07
  • 第三十五章 你去见利甲族的人_圣经
  • 35:1当犹大王约西亚之子约雅敬的时候,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说:35:2“你去见利甲族的人,和他们说话,领他们进入耶和华殿的一间屋子,给他们酒喝。”35:3我就将哈巴洗尼雅的孙子、雅利米雅的儿子雅撒尼亚和他弟兄,并他众子,以及利甲全族的人,... - 2017-09-12
  • 第四十五章 忧愁加在我的痛苦上_圣经
  • 45:1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第四年,尼利亚的儿子巴录将先知耶利米口中所说的话写在书上。耶利米说:45:2“巴录啊,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说:45:3‘巴录(原文作“你”)曾说:哀哉!耶和华将忧愁加在我的痛苦上,我因唉哼而困乏,不得安歇。’45... - 2017-09-13
  • 第十五章 葡萄树比别样树有什么强处_圣经
  • 15:1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15:2“人子啊,葡萄树比别样树有什么强处?葡萄枝比众树枝有什么好处?15:3其上可以取木料作什么工用?可以取来作钉子挂什么器皿吗?15:4看哪,已经抛在火中当作柴烧,火既烧了两头,中间也被烧了,还有益于工用吗?... - 2017-09-15
  • 第二十五章 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第四年_圣经
  • 25:1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第四年,就是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元年,耶和华论犹大众民的话临到耶利米。25:2先知耶利米就将这话对犹大众人和耶路撒冷的一切居民说:25:3“从犹大王亚们的儿子约西亚十三年直到今日,这二十三年之内,常有耶和华的... - 2017-09-11
  • 第六十五章 素来没有访问我_圣经
  • 65:1“素来没有访问我的,现在求问我;没有寻找我的,我叫他们遇见;没有称为我名下的,我对他们说:‘我在这里!我在这里!’65:2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的百姓,他们随自己的意念行不善之道。65:3这百姓时常当面惹我发怒,在园中献祭,在坛(原文... - 2017-09-07
  • 第四十五章 使列国降伏在他面前_圣经
  • 45:1我耶和华所膏的居鲁士,我搀扶他的右手,使列国降伏在他面前。我也要放松列王的腰带,使城门在他面前敞开,不得关闭。我对他如此说:45:2“我必在你前面行,修平崎岖之地。我必打破铜门,砍断铁闩。45:3我要将暗中的宝物和隐密的财宝赐给你,... - 2017-09-07
  • 第五十五章 你们一切干渴的都当就近水来_圣经
  • 55:1“你们一切干渴的都当就近水来,没有银钱的也可以来。你们都来买了吃,不用银钱,不用价值,也来买酒和奶。55:2你们为何花钱(原文作“平银”)买那不足为食物的,用劳碌得来的买那不使人饱足的呢?你们要留意听我的话,就能吃那美物,得享肥甘,... - 2017-09-07
  • 第二十五章 说预言攻击他们_圣经
  • 25:1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25:2“人子啊,你要面向亚扪人说预言攻击他们,25:3说:你们当听主耶和华的话。主耶和华如此说:我的圣所被亵渎,以色列地变荒凉,犹大家被掳掠,那时,你便因这些事说:‘阿哈!’25:4所以我必将你的地交给东方人为... - 2017-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