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会议纪要_基督山伯爵

  •   诺瓦蒂埃身穿黑衣服,坐在他的圈椅里准备接见他们。当他期待着的三个人进来以后,他看看门,他的跟班就立刻把门关上。
      瓦朗蒂娜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记住,”维尔福对她耳语说,“如果诺瓦蒂埃先生想推迟你的婚事,我不许你弄清楚他的意思。”
      瓦朗蒂娜红了红脸,但没有说什么。维尔福走近到诺瓦蒂埃跟前。“您要求见见弗兰兹·伊皮奈先生,”他说,“现在他来了。我们都希望他来拜见您一次,我相信在这次拜见以后,您就会理解您反对瓦朗蒂娜的婚事多么没有根据。”
      诺瓦蒂埃只用目光作回答,他那种目光使维尔福的血液立时冷却下来。他用他的眼睛向瓦朗蒂娜给了一个示意,要她走过去。幸而她和她的祖父向来是谈得开的,所以没过多久她就明白了他要的东西是一把钥匙。然后他的眼光落到放在两个窗口之间的一只小柜子的抽屉上。她打开那抽屉,找到一把钥匙。她知这就是他所要的东西,她接下又去注意他的眼睛,他的目光转到一张旧写字台上,这只写字台早已为人忽视,以为里面不过藏着一些无用的文件。
      “要我打开写字台吗?”瓦朗蒂娜问。
      “是的。”老人说。
      “开抽屉?”
      “对。”
      “边上的那些吗?”
      “不。”
      “中间的那个?”
      “是的。”
      瓦朗蒂娜打开抽屉,拿出一卷文件。“您要的是这个吗?”
      她问。
      “不。”
      她把其他所有文件都一样一样拿出来,直到抽屉都拿空了。“抽屉全都空了。”她说。
      诺瓦蒂埃的眼光盯到字典上。
      “好的,我懂了,爷爷。”那青年女郎说。
      她一个一个字母的指着找。指到S这个字母上,老人就止住她。她翻开字典,一直到“暗隔”这个字。
      “啊!抽屉里有暗隔吗?”瓦朗蒂娜说。
      “是的。”诺瓦蒂埃表示。
      “有谁知道这事?”
      诺瓦蒂埃望着仆人出去的那扇门。
      “巴罗斯?”她说。
      “是的。”
      “我去把他叫来吗?”
      “是的。”
      瓦朗蒂娜到门口去叫巴罗斯。维尔福看得不耐烦极了,汗珠从他的前额滚下来,弗兰兹呆在一边。那个仆人来了。
      “巴罗斯,”瓦朗蒂娜说,“祖父叫我打开写字台的那个抽屉,里面有一层暗隔,你知道怎么打开它,请你弄开好吗?”
      巴罗斯望着那个老人。
      “听她的。”诺瓦蒂埃聪明的眼光说。
      巴罗斯在一暗扭上按动了一下,抽屉的假底脱落了下来,他们见到里面有一卷用黑线缠着的文件。
      “您要的是这样东西吗,老爷?”巴罗斯问。
      “是的。”
      “让我把这些文件交给维尔福先生?”
      “不。”
      “给瓦朗蒂娜小姐?”
      “不。”
      “给弗兰兹·伊皮奈先生?”
      “是的。”
      弗兰兹很是吃惊,他向前了一步。“给我,阁下?”他说。
      “是的。”
      弗兰兹从巴罗斯的手里把文件接过来,眼光落到包皮纸上,念道:我过世之后,把这包东西交给杜兰特将军,再由杜兰特将军传给他的儿子,嘱其妥善保存,为其中藏有一份最最重要的文件。”
      “噢,阁下,”弗兰兹问道,“您想让我怎么处理这卷文件呢?”
      “肯定是要您原封不动地保管起来。”检察官说。
      “不!”诺瓦蒂埃急切地说。
      “您想让他把它念一遍吗?”瓦朗蒂娜说。
      “是的。”老人回答。
      “您懂了吗,男爵阁下,家祖父希望您把这卷文件念一遍。”瓦朗蒂娜说。
      “那么我们就坐下来吧,”维尔福不耐烦地说,“这可要花一些时间。”
      “坐。”老人的眼光说。
      维尔福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但瓦朗蒂娜仍然站在她祖父旁边,弗兰兹站在他前面。“念吧,”老人的眼睛说。弗兰兹撕开封套,在无比深沉的静寂中,念道:“摘自一八一五年二月五日圣·杰克司街拿破仑党俱乐部会议录。”
      弗兰兹顿了一顿。“一八一五年二月五日!”他说,“这是家父被害的日子。”
      瓦朗蒂娜和维尔福都一时哑口无言,只有老人的目光似乎明明白白地说道:“往下念。”
      “可是,”他说:“家父是在离开这个俱乐部以后才失踪的。”
      诺瓦蒂埃的眼光继续说:“念呀。”
      他又继续念道:署名证人炮兵中校路易士·杰克·波尔贝、陆军准将艾蒂安·杜香比及森林水利部长克劳特·李卡波声明:二月四日,接到厄尔巴岛送来的一封函件,向拿破仑党俱乐部推荐弗莱文·奎斯奈尔将军,略谓自一八○四年到一八一四年间,将军始终在圣上麾下服务,路易十八最近虽封他为男爵,并赐以伊皮奈采邑一处,但据说他仍旧对拿破仑皇朝忠心不二。因此有了一张条子送给了奎斯奈尔将军,邀他出席第二天(五日)的会议。条子上没有明写开会地点的街名及门牌号码,也没有署名,只是通知将军,要他在九点钟的时候作好准备开会,有人自会来拜访他。历次的会议都在那个时候开始,一直到午夜。九点钟的时候,俱乐部主席亲自前去拜访,将军已经准备好了。主席告知他,这次邀请他赴会,有一个条件,就是他绝不能知道开会的地点,他的眼睛得蒙起来,保证绝不扯开绑带。奎斯奈尔将军接受了这个条件,并以人格担保绝不想去知道他们所经的路线。将军的马车已经备好,但主席告诉他不能用那辆车子,因为如果车夫可以睁大眼睛认他所经过的街道,那么蒙住主人的眼睛就是多余了。‘那么得怎么办才好呢?’将军问。‘我的马车在这儿,’主席说。‘那么,您却这样信任您的仆人,甚至可以把一个不能让我知道的秘密交托给他吗?’‘我们的车夫是俱乐部的一个会员,’主席说,‘给我们驾车的是一位国务顾问呢。’‘那么我们还有一个危险,’将军大笑着说,‘可能翻车。’我们认为这种玩笑的态度证明将军出席这次会议绝无被迫的嫌疑,而是他自愿前往的。他们坐进马车以后,主席向将军提醒他做的誓言,要把眼睛蒙起来,他并不加以反对。路上,主席看见将军好象有移动那条手帕的念头,就提醒他的誓言。‘没错。’将军说。马车在一条通往圣·杰克司街去的小弄前面停住。将军扶着主席的胳臂下了车,他不清楚主席的身分,还以为他不过是俱乐部的一个会员;他们穿过那条小弄,上了二楼,走进会议厅。讨论已经开始。会员们由于知道那天晚上要介绍一个新会员,所以全体出席。到了屋子中间,他们请将军解开他的手帕,他立刻照办。直到现在,这个社交团体他才知道它的存在,但他却在这个团里见到那么多熟悉的面孔,所以他好象很显得惊讶。他们询问他的政治见解,他只是回答说,那封厄尔巴岛来的信应该已经告知他们了——”
      弗兰兹中断他自己朗读,说:“家父是一个保皇党,他们毫无必要询问他的政见,这个大家都知道。”
      “我敬重令尊也正因为这一点,我亲爱的弗兰兹先生。”维尔福说,“观点相同的人很容易成为朋友。”
      “念呀。”老人的眼光继续说。
      弗兰兹继续念道:“于是主席就让他说得更明确一点,但奎斯奈尔先生回答说,他希望先知道他们要他做些什么事情。于是他们就把厄尔巴岛来的那封信的内容告诉他,那封信将他推荐给俱乐部,认为他也许可以加强他们党的利益。其中有一段讲到波拿巴的返回,并且说另有一封更详细的信托埃及王号带回来,那艘船属于马赛船商莫雷尔,船长对圣上十分忠心。在这期间,这位他们把他当作一个可以信赖的如兄弟一样带来的将军,始终隐约现出厌恶不满的态度。当那封信读完的时候,他依然紧皱着眉头,默默地一言不发。‘唉,’主席问道,‘您对于这封信有什么话要说吗,将军?’‘我说,我在不久以前刚刚宣誓效忠路易十八,现在要我为了废皇来破坏自己的誓言,那未免太唐突了。’这个答复再明显不过了,他的政见已经没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2343&f_id=656 - 2014-08-04
  • 老子·道德经 第七十五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①,是以难治。民之轻死,以其上求生之厚②,是以轻死。夫唯无以生为③者,是贤④于贵生⑤。[译文]人民所以遭受饥荒,就是由于统治者吞吃赋税太多,所以人民才陷于饥饿。人民之所以难于统治... - 2017-12-31
  • 第七十五章 铁拐逞威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铁拐仙江湖经验何等老到,眼看入云龙葛瑾的突然转身,料想必定和这几声啾啾鬼叫有关,自己怎能忍看几十年交情的老友,心神被迷,受人使役?当下大喝一声:“葛老头,你往那里走?”  铁拐急点,身如箭射,直往林中窜入!  这片树林,虽然没有对崖黑森... - 2018-01-14
  • 第七十五章 人都述说你奇妙的作为_圣经
  • 75:1神啊,我们称谢你,我们称谢你,因为你的名相近,人都述说你奇妙的作为。75:2我到了所定的日期,必按正直施行审判。75:3地和其上的居民都消化了。我曾立了地的柱子。〔细拉〕75:4我对狂傲人说:“不要行事狂傲。”对凶恶人说:“不要举角... - 2017-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