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做人可以中庸 做事就要极端_破浪锥_故事大全

  •   楚天涯独自漫步在山谷中,不知不觉中已来到了谷口。

      人已沓然,心已惘然。

      月挂东天,剑网情丝。

      做一名剑客,如果爱上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剑招,而他就是剑。

      有了剑招的剑才能够破敌。

      没有剑招的剑就只是一块铁。

      他的剑最重要的只有那一招无涯

      封冰是不是就是他永远到不了的无涯?

      让楚天涯从遐想中惊醒的是一个人的脚步。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脚步声,没有节奏,没有韵律,仿似闲庭信步,却步步踏在他思绪的每一个空点和间隔上。

      就仿佛是一首歌的节拍,却偏偏在每阕将完未完之际响起,反而打乱了歌的流畅,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墙移花影,蕉阴当窗。看不出楚兄弟到是一风雅之士,找得到这么幽远的地方,难怪心止如冰的封小姐亦流连不肯归去了。

      楚天涯讶然抬头,那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文士,眉目冷峻,眼神肃杀。尽管来人面色带笑,却不知为什么,总是给予他一种潜在的敌意。

      楚天涯的第一个感觉就以为来者是魏公子,然而那绝不同他见到的魏公子的画像。

      先生安知让封小姐流连不去的只是此间的风花雪月?

      太平官道上蓝月四人尽亡,但见楚兄弟毫发无伤,委实让我难以相信,莫非是封小姐受伤了吗?

      星星漫天充其量不过是将军杀人的走狗,有什么本事能让我们受伤?来人一语中的,不仅知道他的身份,更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楚天涯不禁暗惊。

      星星漫天一击必杀,出手难有不中,且月狐九狐鞭鞭头带血,现场又少了一枚蓝星,楚兄弟这么说分明是欺我的智力了。

      你是何人?那文士看起来雅儒,却句句锋芒毕露,不仅清楚知道楚天涯与封冰的行藏,对当时的战况亦宛若亲见,楚天涯心中不由暗自戒备。

      你既然一心要与公子为敌,自然应该听说过算无遗策君某的名字。

      楚天涯心中倒吸一口冷气,君东临!

      来人大笑,这名字太过霸道,充其量我只是公子手上的一面盾牌而已。

      无双的针,落花的雨,公子的盾,将军的毒。

      这四句话所指的正是江湖上公认最不好惹的四个人。

      而面前这个看起来就如一个怀才不遇的饱学之士竟然就是魏公子手下的智囊算无遗策君东临。

      这四个人的武功或许并不是很高,但都是智计无双化身百变、花样层出不穷,杀人于无形之中的人物。

      师父曾经专门提到过,魏公子能在朝中当道十数年而不倒,君东临居功至伟。并且他宁任锋芒在魏公子盛名之下,不求名利,只是一心辅佐魏公子,更难得的是为了免受魏公子之忌,平日就已公子之盾自居。

      这种人要么是忠心为主,要么就是别有企图。

      这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人。

      更头疼的是他绝对是敌非友。

      楚天涯朗朗笑道,君兄既知我楚天涯一意与魏公子为敌,自然当知此地绝不欢迎你。封小姐重伤渐愈,待其伤好她自会去见魏公子,君兄这便可回去向公子复命了。

      君东临面上笑容不改,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楚兄弟一言不和便要拨剑相对么?

      君先生饱学之士,自不屑与我辈武夫拨刀动剑。可惜在下别无待客之长,相见不欢,争如不见。

      君东临仰天长笑,楚兄弟字字机锋,不留余地,可是仗着封小姐在你手上吗?

      楚天涯神色不改,君先生多留无宜,恕我不送。

      罗衣何飘飘、轻裾随风还。公子既然来了,小姐还会被你控制吗?

      公子来了???

      魏公子不是远逃江南吗?怎么会出现在洛阳?楚天涯心念电转,魏公子手下能人无数,自然有人化装成他的样子以瞒将军的耳目。只是为何说自己控制了封冰,看来是误以为他也是将军的人,挟持封冰以逼魏公子就范

      只一失神间,君东临左掌右拳已近至身边。拳风吹得眉发皆朝后飘起,一时间连眼睛亦难睁开。

      君东临果然不愧智计无双,短短几句话让楚天涯心神已乱,而谈笑间突然出手更是大出所料。

      运气于瞬息。

      动静于刹那。

      出手不留余地务求一击毙敌。

      君东临来势快得惊人,楚天涯右手执在剑柄,却偏偏没有机会拨出,左手骈指如剑,指向君东临的眉心,人已向后疾退。

      君东临右拳似实还虚,眨眼已弹出一柄钢制折扇,迎上楚天涯的指风,左掌似拙实巧,吞吐不定,罩住楚天涯胸间六处大穴。

      楚天涯退势不减,左手五指或曲弹或挥扫,却尽被君东临右手折扇化解。

      背撞上一颗小树,树折。

      再掠过一道小溪,掌风已及衣襟。

      背再撞上山岩,人急停,君东临掌锋已及胸膛。

      楚天涯心中暗叹,手下如此,魏公子更不知是何等的高明。右手发力,剑鞘片片碎裂,剑光从胯下斜斜上撩,劈向君东临的腋下。

      君东临也料想不到楚天涯在自己全力偷袭之下尚能破鞘而发剑,却已是势成骑虎,眼见便是两败俱伤之局。

      楚天涯听得一声惊呼,勉强认得是封冰的声音。

      他从来对生死淡泊,亦从不觉生有何可恋,死有何可惧。这一刻脑海中突现清明,他没有可以挂念的人,也从来没有挂念自己的人,与她有了几日的相聚,觉得便是死在她的面前也是无悔无怨,也许她看到自己死在她面前将会记得自己很久吧?

      嘿的一声,变故忽起。

      君东临已沾上楚天涯胸间的掌被一股柔和的力道托起。

      与此同时,楚天涯的剑脊上传来一道巧力,好象劈到一团棉花之上,全然无从着力。

      二人力道用左,一时胸腹间难受无比,齐齐错开两步,暗自凝神运气。

      楚天涯刚才一剑变起不测,只使得上三分功力,是以回挫之力也较小。几个呼吸间已稳住内息,抬头看去。

      面前的人四十余岁,剑眉若削,眼神如电,风尘满面,却是一脸傲然之色,嘴角隐隐还有咯出的血迹,想是刚才化解解二人的危局亦是用尽了全力。

      他就是楚天涯心中最大的敌人。

      魏公子!

      楚天涯心中震荡之下,一时竟然说不出话。

      魏公子左右还站着二人,一人正是封冰,另一个虬髯大汉,体态剽悍,举手投足间神勇溢然,看其相貌当是公子冰风雨三将中的雨飞惊。

      东临的这一招落花逐影果然厉害,连我也差点化解不开。魏公子叹道,转身看着楚天涯,冰儿的事多谢楚少侠,天湖老人可好么?

      大敌骤然突现眼前,楚天涯却像是完全愣住了。魏公子语气柔缓,态度平和,那有半分想像中斜睨天下的狂骄之气,然而不经意的举止间气势浑然天成,虽是轻声问话,却是让人不得不答。

      师父一向还好,多谢公子挂牵。天涯此次唯求与公子公平一战,以遂师父平生之愿,并无与公子为敌之念。为侠在江湖,怎可见死不救,况且星星漫天助纣为虐,人人得而诛之,是以封女侠的事公子无需挂齿,更不需出手救我。

      哈哈,楚少侠快人快语,别人定当以为你向我示弱,我却知道少侠心中自无芥蒂,乃是性情中人,天湖老人没有看错人,我亦很欣赏你。

      想不到这位一直当是仇敌的一代霸主竟然如此推祟自己,饶是楚天涯平日波澜不惊的性格也不禁热血上涌。

      谢!

      君东临此时方才回过气来,大惑不解的看着魏公子,现在形势非常,多一敌不若少一敌,公子何不让我杀了他?

      纵然可以杀了他,我又何忍让你受伤?

      公子高义,君某一伤何足有道。

      楚少侠绝非将军之流,何况我魏南焰纵横天下,天湖老人既然有心与我继十九年前的一战,我怎么可让他失望?

      看着魏公子的笑傲江湖的丰采神韵,楚天涯不禁心中叹服。

      要知方才君东临全力出手,而自己苍促下变招,虽是剑利掌钝,却只能是已死彼伤之局。而在魏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0662-977.html - 2018-06-27
  • 第六章 冯宗客听了许多埋怨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因为这一番耽搁,冯宗客赶到染云坊时,不免就听了许多埋怨。  这日是五娘生辰,约好了在五娘家聚宴。为着热闹,将榻几去了,只放一张长大食桌,五娘坐在主位上执勺分菜,郑痴儿一伙在左,诸姐妹在右,按着行序排坐。冯宗客来得晚,坐上了左侧的最未位子... - 2018-07-15
  • 第六章 不是不想杀,而是杀不了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余收言来到了宁公主,却没有径直上楼,而是施展轻身功夫,从院落外翻墙而入。观察一下地势后,认准临云所住的定然是西厢最大的那个房间,神不知鬼不觉地跃上房顶,盘膝而坐,化身于黑暗之中。  同时功运全身,敏锐地感觉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过不多久... - 2018-06-23
  • 第六章 夺志_避雪传奇_故事大全
  •   再过了二天,三人终于走出了曝火沙漠,重又来到久违的大草原。  但见万里晴空,云山苍茫。绿草在暖澈的风中摇摆,四处弥漫着草原特有的清香。极目眺望,远方是秀隽的山峰,昂然刺破青穹,白鸟舒翅缓缓掠过草尖,苍鹰唳叫徐徐曳过长空。  经过了整整十... - 2018-06-20
  • 第六章 锦缠道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听鸠啼几声,耳边相促。劝路旁、立马莫踟躇,娇羞只恐人偷目。  第一节一步一从容  你受伤了?  不要紧,若不是我故意露出破绽引历轻笙放手出击,怎能轻易击退他。  原来你是故意呀,刚才可吓死我了。  历轻笙总是太相信揪神哭与照魂大法这类惑... - 2018-06-21
  • 第六章 殓房惊魂_绝顶_故事大全
  •   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之夜,都会有十匹快骑从十个不同的方向疾驰入京。黑色的马,黑色的人,黑色的丝巾蒙着面,在黑暗的街道上飞驰。急促的蹄声踏碎了本就不清朗的月色,在暗夜中传得尤为悠远。  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什么地方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何时会悄然... - 2018-06-30
  • 第六章 锦云来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将路儿关押起来以后,大总管招了众人前去会议。陈默将对锦云来绸缎庄的疑问一一道来。  首先是这绸缎庄的位置,紧邻着孟式鹏藏身的宁西仓;其次那秦掌柜,与驻守宁西仓的军曹熟识;秦路儿落在孟式鹏手中多日,却是毫发无伤,其中必有缘故;最确凿不过的... - 2018-07-11
  • 第六章 六色春秋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其时正是早春三月之际,春意料峭,晨风尚寒,吹得渡劫谷中的草木乱摇,更送来阵阵花香草气,让人心身很是受用。  可一片大好春光中,竟是杀机四伏,气氛亦随之骤然紧张起来。  而那六个人发完话后就再无动静,便似已凭空消失了一般。  物由心耐不住... - 2018-07-10
  • 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 - 2018-07-16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二十六章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刘湛是来道谢的,罗彻敏连连摇手道:罢了,你岂不让我愧死?  刘某如今是流落之人,身负嫌疑托庇于王上,王上能顾及刘某的体面,刘某已然感激不尽!刘湛眼中略略含忧,但神色却十分平和。  罗彻敏道:宝剑在我这里,我让人帮你赢了去,日后再还给你!... - 2018-07-16
  • 第六章 不可将善事行在人的面前_圣经
  • 6:1“你们要小心,不可将善事行在人的面前,故意叫他们看见;若是这样,就不能得你们天父的赏赐了。6:2所以,你施舍的时候,不可在你前面吹号,像那假冒为善的人在会堂里和街道上所行的,故意要得人的荣耀。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6... - 2017-09-30
  • 第六章 他在病人身上所行的神迹_圣经
  • 6:1这事以后,耶稣渡过加利利海,就是提比哩亚海。6:2有许多人因为看见他在病人身上所行的神迹,就跟随他。6:3耶稣上了山,和门徒一同坐在那里。6:4那时犹太人的逾越节近了。6:5耶稣举目看见许多人来,就对腓力说:“我们从哪里买饼叫这些人吃... - 2017-10-07
  • 第六章 四辆车从两山中间出来_圣经
  • 6:1我又举目观看,见有四辆车从两山中间出来,那山是铜山。6:2第一辆车套着红马,第二辆车套着黑马,6:3第三辆车套着白马,第四辆车套着有斑点的壮马。6:4我就问与我说话的天使说:“主啊,这是什么意思?”6:5天使回答我说:“这是天的四风,... - 2017-09-26
  • 第六章 他的门徒掐了麦穗_圣经
  • 6:1有一个安息日,耶稣从麦地经过。他的门徒掐了麦穗,用手搓着吃。6:2有几个法利赛人说:“你们为什么作安息日不可作的事呢?”6:3耶稣对他们说:“经上记着大卫和跟从他的人饥饿之时所作的事,连这个你们也没有念过吗?6:4他怎么进了神的殿,拿... - 2017-10-04
  • 第六章 来到自己的家乡_圣经
  • 6:1耶稣离开那里,来到自己的家乡,门徒也跟从他。6:2到了安息日,他在会堂里教训人。众人听见,就甚希奇,说:“这人从哪里有这些事呢?所赐给他的是什么智慧?他手所作的是何等的异能呢?6:3这不是那木匠吗?不是马利亚的儿子雅各、约西、犹大、西... - 2017-10-02
  • 第六章 大流士随心所愿_圣经
  • 6:1大流士随心所愿,立一百二十个总督治理通国。6:2又在他们以上立总长三人(但以理在其中),使总督在他们三人面前回复事务,免得王受亏损。6:3因这但以理有美好的灵性,所以显然超乎其余的总长和总督,王又想立他治理通国。6:4那时总长和总督寻... - 2017-09-21
  • 第六章 向以色列的众山说预言_圣经
  • 6:1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6:2“人子啊,你要面向以色列的众山说预言。6:3说:以色列的众山哪,要听主耶和华的话。主耶和华对大山、小冈、水沟、山谷如此说:我必使刀剑临到你们,也必毁灭你们的邱坛。6:4你们的祭坛必然荒凉,你们的日像必被打碎,... - 2017-09-14
  • 第六章 在伯哈基琳立号旗_圣经
  • 6:1便雅悯人哪,你们要逃出耶路撒冷,在提哥亚吹角,在伯哈基琳立号旗。因为有灾祸与大毁灭从北方张望。6:2那秀美娇嫩的锡安女子,我必剪除(“女子”就是指“民”的意思)。6:3牧人必引他们的羊群到他那里,在他周围支搭帐棚,各在自己所占之地使羊... - 2017-09-08
  • 第六章 犹太人向希伯来人发怨言_圣经
  • 6:1那时,门徒增多。有说希腊话的犹太人向希伯来人发怨言,因为在天天的供给上忽略了他们的寡妇。6:2十二使徒叫众门徒来,对他们说:“我们撇下神的道去管理饭食原是不合宜的。6:3所以弟兄们,当从你们中间选出七个有好名声、被圣灵充满、智慧充足的... - 2017-10-10
  • 第六章 他撕裂我们_圣经
  • 6:1“来吧,我们归向耶和华!他撕裂我们,也必医治;他打伤我们,也必缠裹。6:2过两天他必使我们苏醒,第三天他必使我们兴起,我们就在他面前得以存活。6:3我们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他出现确如晨光,他必临到我们像甘雨,像滋润田地的春... - 2017-09-22
  • 第六章 撒玛利亚山安逸无虑_圣经
  • 6:1国为列国之首,人最著名,且为以色列家所归向,在锡安和撒玛利亚山安逸无虑的有祸了!6:2你们要过到甲尼察看,从那里往大城哈马去,又下到非利士人的迦特,看那些国比你们的国还强吗?境界比你们的境界还宽吗?6:3你们以为降祸的日子还远,坐在位... - 2017-09-24
  • 第六章 要起来向山岭争辩_圣经
  • 6:1以色列人哪,当听耶和华的话!要起来向山岭争辩,使冈陵听你的话。6:2山岭和地永久的根基啊,要听耶和华争辩的话;因为耶和华要与他的百姓争辩,与以色列争论。6:3“我的百姓啊,我向你作了什么呢?我在什么事上使你厌烦,你可以对我证明。6:4... - 2017-09-25
  • 第六章 要在主里听从父母_圣经
  • 6:1你们作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这是理所当然的。6:2-6:3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长寿。这是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6:4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只要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们。6:5你们作仆人的,要惧怕战兢,用诚实的心听从你... - 2017-10-19
  • 第六章 遇险山神庙_血字真经
  •   接连走了三天,蓝人俊的辟谷功又到了限度,他又受到了饥火的熬煎。  出了张家屯三十里,天已快黑了。  只见路边四十来文外的山坡下有座小庙,便想到庙里今身,度过一宵。  这是座废弃了的庙。也不知多久没了香火,门坊上大书“山神庙”三字。  两... - 2017-11-11
  • 第六章 石破天惊_血染枫红
  •   一大早,镖伙在张保的指挥下,一切安排就绪。其余人众按事先分派,分作前队、中队和后队。前队由追风刀姚刚等五位镖师带领,中队由丁辰、丁申和各派青年豪杰组成。丁浩、一心师太、龙马庄庄主神刀田永奎及华山派高手冲霄剑施永浩、游龙剑陶森以及出发前一... - 2017-11-11
  • 第六章 柳暗花明(2)_情寄江湖
  •   万古雷冷笑道:“我乃堂堂正正的君子,怎会来敲诈你邢总管?你且听清楚了,你父子要不要叛离精英会我不管,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我只问你翠华园在何处?我们的人被劫持来京师,我只要救他们出来。贤父子若帮这个忙,待我收回家宅时,对贤父子手下留情就是。... - 2017-10-31
  • 第六章 码头风云(1)_剑啸凤鸣
  •   大教场位于城的东南角,从三山街向东行,到通济门后再折向南,过中和桥不远就到。  万古雷一行来到大教场时,已近二更,月儿高挂,满地清辉,只见场中不少人站在那里,不下二三十个,还有四辆马车停在一侧。  万古雷心急如焚,纵身一跃,来到这伙人面... - 2017-11-15
  • 第六章 码头风云(2)_剑啸凤鸣
  •   黎成十分惶恐,道:“公子千万别这么说,在下离乡背井来到京师,蒙钱总管收留,在码头仓库办事。后蒙老东家提携,顶替钱总管接掌码头,每月薪俸优厚,管辖上百名弟兄,处处受人礼遇,因之对老东家感恩戴德,无以报效只有恪尽职守,以表寸心,岂能逾越规矩... - 2017-11-15
  • 第六章 穷凶极恶_紫星红梅
  •   此时宣琼玉厉声道:“你们休要血口喷人,快些亮出身份,以免自误!”  蒙面人中有个女子尖声笑道:“宣琼玉,你们一伙是元嗣君派来大明京师卧底的奸细,你男人陈剑书,成天鬼鬼祟祟出入京城,你妹妹宣如玉,好好一个俏娇娃,偏生要装卖解人,还有那老儿... - 2017-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