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酒店高手辈出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中秋已过,秋风带着微微寒意,太阳也比夏天提早下山,现在不过申末酉初,天色就已逐渐昏暗下来!

      瓜州,这富有诗意的古渡头,小街上开始有了疏疏落落的灯光!

      这是街尾的一家小酒馆,门口悬挂了一盏半明不灭的气死风灯,随风晃动,木板门只是虚掩着。

      里面地方不大,一共只有五张桌子,而且都有一面靠着墙壁,此刻已经坐满了人,这些人当然都是没赶上渡船过江的客官,不然谁会在这里打尖?

      这五张桌子的客人,身份各不相同,坐在门口左首一张桌上的,是三个彪形大汉,每人都有一个长形布囊,分明是刀剑之类的凶器,而且貌相凶戾,大概不会是什么善类。

      进门右首一张桌子,是两个布贩,一胖一瘦,看去约莫四十出头,生相老实,入门处还放着七八匹花布,用蓝布包着。

      稍里两桌,左首桌上坐的是一个青衫少年,二十出头,生得剑眉朗目,唇红齿白,不但貌相俊逸,人也温文有礼,自然是读书相公了。

      右首桌上,是一个单身女子,约莫二十三四岁,穿一套合身青布裤褂儿,头上用青布包着秀发,身材苗条,只是皮肤黑了些!

      但黑里带俏,虽是乡下姑娘打扮,但可没有乡下人的腼腆模样儿。

      再往里,左首是通道,通向厨房的出入之路,只有右首放了一张桌子,坐的是一个衣衫褴楼,面目黧黑的小子,敢情他自惭形秽,独个儿坐在最阴暗的角落里,低着头,自顾自吃面。

      酒馆老板是个腰背已弯的老头,头上戴一顶压眉毡帽,身上一件蓝布夹褂,也起了油光。

      他是跑堂兼掌厨,切菜、下面、端酒、倒茶,一个人包办,自然忙得有些照顾不过来。

      “砰!”有人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接着一个粗里粗气的声音,吆喝着道:“喂,老板,叫你再添三斤酒菜,你是聋子?大爷们吃饱喝足了,还要办事儿,还不快点?”

      这吆喝之声,不用看,就知道是进门左首那张桌上的客人。

      因为只有那张桌子上,围坐三个壮汉,他这一巴掌,拍在桌上,差点没把点着的蜡烛,给震倒下来。

      这三个壮汉,大块肉,大碗酒,喝得也差不多了,三张横向脸,已经绽起了青筋,三个人全已敞开胸襟,胸前露出了茸茸黑毛,大有披凶当风之意。

      底堂里几个客人,本已对他们凶悍粗犷相貌,感到不安,这一吆喝,更是不敢作声。

      酒馆老板连声应着:“来了,来了!”

      一手捧着酒壶,三脚两步的从里面奔出,送到他们桌上,一面陪笑道:“三位客官,真对不住,今晚小店里多蒙客人照顾,小老儿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怠慢了三位……”

      坐在里首的汉子,敢情就是方才吆喝的那人,一把接过了酒壶,不耐的道:“别噜嗦了,去,去!”

      酒馆老板那敢多说,连声应“是”,后退不迭那汉子替坐在横头和对面两人面前海碗里倒满了酒,然后也给自己倒满了酒,用三个指头夹起酒碗,咕嘟嘟的喝了两口,拿眼望望坐在他对面的汉子。

      他对面是一个面上有白麻子的汉子,敢情是他们三人中的老大,朝里首汉子微微点了点头。

      坐在里首的汉子倏地站了起来,一只右脚踏着板凳,目光一抬,目光落到两个布贩身上,冷冷的道:“二位是从西坝来的?”

      (西坝在淮阴西北,为淮北盐商集合之地)

      两个布贩听得机伶一颤,连忙双双站了起来,由矮胖的一个陪着笑脸道:“是……是的……,这……这位英雄……”

      那汉子拦着道:“大爷叫白鼻狼白胜,不是什么英雄狗熊。”

      “是,是……”

      矮胖布贩连声应是,结巴的道:“你老不是英雄,不是……”

      白鼻狼道:“你们从淮北一路到江北,没人动你们一根毫毛,你们可知那是什么缘故?”

      矮胖布贩被问得目瞪口呆,结结巴巴的道:“小的不……不知道。”

      白鼻狼干笑一声,冷森的道:“你们要弄清楚,江淮地面上不靖,绝不会让两头肥羊跑了几百里路,连嗅都没有嗅你们一下的。”

      矮胖布贩顺着应道:“是、是。”

      白鼻狼大拇指朝白麻汉子一挑,随着又是嘿嘿两声干笑,道:“是咱们大哥麻面狼沈老大,老三断尾狼张超(坐在横头的汉子),和兄弟三个一路暗中保着你们下来的。”’矮胖布贩听得十分感激,连连拱手道:“多蒙三位英雄暗中保护,在下兄弟万分感激……”

      白鼻狼冷嘿一声道:“兄弟方才早已说过,咱们不是英雄,是狼,淮北三狼。”

      矮胖布贩听得愈加吃惊,陪着笑道:“知道,知道,小的兄弟经常在大江南北走动,贩卖布匹,淮北三狼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

      他忽然跟那瘦个子布贩递了个眼色,两人翻起长袍,从腰间围着的钱袋里,掏摸了半天,才掏出五封银子,和大大小小的碎银,一齐放在桌上。

      仍由矮胖布贩陪着笑道:“小的兄弟多蒙三位暗中相助,才能一路平安到达此地,这番隆情,小的兄弟无以报答,这是三百两银子,给三位聊壮行色,喝杯水酒……”

      白鼻狼两只包满红丝的眼睛,望着他没有作声。

      矮胖布贩脸色尴尬,肌肉好像冻结住了,笑得十分勉强,打着躬,陪笑道:“这点区区之数,实在不成敬意,只能给三位喝杯水酒……”

      白鼻狼拿起喝剩的小半碗酒,随手往矮胖布贩脸上泼去,他手势自然而轻松,好像表演一般,泼得矮胖布贩一脸水淋淋的俱是黄汤,然后得意大笑起来。

      矮胖布贩被他笑得毛骨惊然,也忘了脸上湿漉漉的酒水,眯着两条眼缝,又惊又怕,望着白鼻狼,不由自主往后退下了一步,屏住呼吸,几乎连大气都不敢透出来。

      白鼻狼笑声一住,目光更冷,锋利得像刀一般,盯住在矮胖布贩脸上,嘿然道:“淮北三狼一路护送你们到瓜州,就是为了区区三百两银子?”

      矮胖布贩连着躬身道:“当然不是,当然不是……”

      他直到此时,才敢用手抹了把脸。

      “那很好。”

      白鼻狼一手托着下巴,冷冷的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大爷从淮北跟到此地,为的是你们两个身上的红货,这话够明白了吧?”

      矮胖布贩脸如土色,连连拱拱手道:“小的两个只是小本买卖……”

      白鼻狼刷的一声从布囊中抽出一柄雪亮的钢刀,往桌上一搁,脸上也登时飞起了一片杀气,沉喝道:“大爷们没时间和你们穷蘑菇,你们只要说一句,要命还是要财?”

      矮胖布贩急得胖脸上有了汗珠,瞧着白鼻狼结结巴巴的道:“你……你这是要谋……谋财害命……”

      那瘦高个子布贩连忙暗暗拉了他一把衣袖,低声道:“老二,别说啦,三位英雄跟了咱们三百里路,咱们的底细,人家自然全摸透了,好在这票红货,为数不多,总共也不过万把两银子,两淮地面上咱们经常要走,这次孝敬了他们,出门在外,多交几个朋友,也是好事,这叫做财去人安乐……”

      淮北三狼原也只想在他们两人身上,弄个三五千两银子,这回听说有上万两银子,自然喜出望外。

      矮胖布贩只得点点头道:“老大既然说出来了,我何老二那有二话?只是这趟淮北,咱们算是白跑了。”

      瘦个子布贩道:“这也算不了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三位英雄高抬贵手,咱们不在瓜州赔上老命,已经够幸运了。”

      白鼻狼嘿然笑道:“不错,咱们淮北三狼,做买卖一向没留过活口,不过你们两个还算识相,咱们也不妨破个例,就让你们活着回去。”

      两个布贩犹如听了皇恩大赦,没口的称谢、这回可不敢怠慢,两人各自掀起长袍,从钱袋两边暗袋里掏摸了一阵,才颤抖着双手,各人掏出一大把珠宝,一串串的放到桌上。

      白鼻狼久走江湖,两道眼光,比刀还锋利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62-918.html - 2018-01-13
  • 第一章 孟氏孤儿_天街尘_故事大全
  •   傍晚时分,有风自西北而来,将京师的通衢街巷裹在一团混沌之中。申时未至,天色却已昏暗,歌女调弦之声伴着无数朝野轶闻,催动了棋盘街上两檐灯火次第升起。  街东丰乐巷里,朝兴酒楼的一楼围栏外,站了个少年人,手捏一枚乌黑的泥丸,正和七八名顽童玩... - 2018-07-11
  • 第一章 申未的钟声敲起来的时侯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申未的钟声敲起来的时侯,红日正将要沉入枢川水下。河流刚从三十里外的白嵚河谷中泻出,离昃州城一里许时,又随着渐缓的丘壑大大地转了道身子,恰如半驯野马烈性正在将收未收之际,灰混的水面上密布着大大小小的漩涡,发出隐雷般的喘息。虽然已是三月春发... - 2018-07-15
  • 第一章 杀手的震憾_窃魂影_故事大全
  •   舒寻玉不喜欢今晚的天气。  因为今天晚上月光太好,月色太美,更重要的是月夜太亮。  他喜欢在一团漆黑如墨的夜色中悄悄的出手,一击而退。  月黑风高,才是杀人之夜。  他当然不会气馁,也不会改变计划。每一次任务前,他都会仔细研究各种可能发... - 2018-06-23
  • 第一章 相见欢_碎空刀_故事大全
  •   水无定、花有尽、会相逢。可是人生长在、别离中。  一、钉子  直到今天,祝嫣红还依然记得那日的阳光,那么柔和,那么清爽,那么泰然  那时风凛阁的气氛是凝重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被屈辱后的愤怒,每个人都是心事重重的,面对将至的绝境一筹莫... - 2018-06-21
  • 第一章 飞琼刺杀_绝顶_故事大全
  •   凝秀峰位于京师东南三里处,因是皇室禁地,寻常百姓皆不得入,所以虽有凝秀之名,却一向颇为冷清,难有人迹。但此刻的峰腰处却有数名带刀侍卫守住唯一通往峰顶的山道,显得极不寻常。  峰顶上有三人。两人于前,一人稍稍落后几步。前面的两人一位紫服华... - 2018-06-30
  • 第三十一章 罗彻敏暗自好奇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那好,我们一起去!罗彻敏暗自好奇,一把攥住他的袖子。  不成不成!鄂夺玉头连连摇手道:勾引王上当了小毳贼,这罪名草民可担当不起!  诶罗彻敏还要说什么,鄂夺玉向他身后张望,叫道:何飞来了!  他一转头,果然见何飞和二十三一前一后押着几十... - 2018-07-16
  • 第一章 一眼慈悲_偷天弓_故事大全
  •   夕阳镶出西天的一抹绛红,漫天匝地的斜阳将渐翳的金光涂染在叠翠的青山上,似是披起了一衣红衾。  一道瀑布由峰顶倾泄而下,峻崖峭壁间突石若剑,令水瀑分跌而坠,击撞处轰然有声、气势迫人。山腰处是阔达数丈方圆的平地。瀑布落至山腰时聚水成潭,潭底... - 2018-07-10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天使暂时离开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安蕊是在那个清晨知道自己原来是个勇敢女生的。  公交车上,安蕊的目光意外地看到一只手正伸进一只公文包里……安蕊按住那双手,喊了一声:“抓小偷!”  声音很脆。整个车子的人都听见了,瞬间空气凝固了一般。她没敢看小偷的眼睛,目光却撞上同学乔... - 2018-07-16
  • 陨落的“中国帕瓦罗蒂”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前方是绝路,幸福在拐角。  我的座右铭是“生命在于静止”,高中三年,从不参加学校的运动会。  高二那年,人家参加运动会,我在广播室里播报各班来稿。那次,运动会结束,团委书记王浩找到我,说要带我去见一个人。  我跟着他走进一间办公室,里面... - 2018-07-16
  • 路见老师一声吼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我算是“道上人”,自从初二就和一群孩子混。18岁时,读到高二,我就已经是学校的老大级人物。老师对我大伤脑筋,可父亲却以我为荣。爸爸开了两个沙场,打架是家常便饭。  新任的班主任是一个叫高勇的年轻教师,传言他精于散打。  他一上任,就严肃... - 2018-07-16
  • 重游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太阳很灼人。   他迟缓着脚步走进校园。操场上正在举办热闹的运动会。他夹进人群。很多家长都在忘情地给自己的孩子鼓劲。   他不由想到自己的学生时代。那时他是百米跑冠军。妈妈奖励给他两个煮熟的鸡蛋。老师奖给... - 2018-07-16
  • 那时花开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那年春天,花开正艳。  因在学校踢球踢伤了腿,爸妈要上班又无法照顾他,十二岁的他被送去了一个亲戚家。亲戚家的隔壁有一个小女孩儿,比他小两岁,正好就成了玩伴儿。  在他养伤的一个多月里,他们玩得很快乐。亲戚家有几株月季,花开得正艳。她手快... - 2018-07-16
  • 第三十六章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罗彻敏眉被俞大夫摆布着,俞大夫一面敷药一面作痛心疾首状,不住唠叨:怎么这么多阴雨下来,还有这么旺的血气?真要想打,宸军尽够打的,怎么就不见你去寻宸王打呢?打上一场谁死谁活不就用犯不着再拖累这么多娃儿们了么?这位大夫其余也不过四五十岁,说... - 2018-07-16
  • 第四十章 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是你们的城池,然而今天晚上,它却是我的!在紧紧包围而来地孤寂中,杜雪炽却滋生出了一丝骄傲。  突然有柔怯的脚步响起,伴着细细喘息声,一个娇弱的身影从边门上跑过来。珑华?杜雪炽往前跑了几步。  嫂嫂!嫂嫂!似乎因为这一叫,珑华分了神,一... - 2018-07-16
  • 第四十二章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唐瑁这一夜睡得挺好,虽然奉国公府的马厩里不免有些臊味,然而在不冷不热的暮春初夏之夜,枕着蓬松的稻草而眠,倒让他又想起了当年在乡下当牧童的时光。酣梦之中,耳边传来锁子碰撞的声音,恍惚中他想道:糟,主人又来了!  他的手在身边胡乱摸索着,想... - 2018-07-16
  • 开宝马车的丹尼尔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去年,我作为学校的国际交流生被派到德国海德堡大学交流学习。  初到德国,由于对当地的风俗习惯不甚了解,就很少参加社交活动,只是偶尔会到学校附近的一家中国餐馆吃宵夜。店里的服务员是一个叫丹尼尔的小伙子。我去的次数多了,两个人就成了朋友。 ... - 2018-07-16
  • 初心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多少年后,她靠在自家客厅的木椅上,有影子从心底掠过,仿佛燕尾惹着了湖面,眼底一层层渗出潮湿的东西,往事就那样给带了出来……  那时,17岁,穿塑料的白凉鞋和带蓬蓬袖的连衣裙。胆小,腼腆,从不敢正眼看男同学,至多偷瞟一眼,然后慌忙逃开。 ... - 2018-07-16
  • 兔子和袋鼠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美丽的森林里有只兔子和袋鼠,它们都有强健有力的后腿。  一次,森林举办跳高大赛,兔子和袋鼠都参赛了。兔子因身轻的优势而获得了冠军,森林主席大象亲自为兔子颁发奖牌,顿时雷鸣般的掌声想起来了。兔子把奖牌在袋鼠眼前摇了又摇,还骄傲的说:“亲爱... - 2018-07-16
  • 小鼹鼠和大橡树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只小鼹鼠在一棵大橡树下安家。  小鼹鼠喜欢春天的橡树。  春天的大橡树发出许多许多嫩绿的芽。冬天的积雪融化了,大橡树周围的泥土湿润润的,大树发出一阵阵好闻的春天的气息。  这时,小鼹鼠会爬出洞来,对大橡树说一声:“大橡树,春天好!” ... - 2018-07-16
  • 飞不起来的鸟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乌鸦、老鹰、斑鸠是三个很要好的朋友。它们住在不同的地方。乌鸦的家在高高的山上;老鹰的家住在徒峭的悬崖上;斑鸠则住在一片森林里。它们是在一次旅行中认识的,因为大家都很喜欢玩,就约好每年结伴出来玩一次。  它们虽然都会飞,但彼此的个性却相差... - 2018-07-16
  • 第三十三章 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凌晨时分泷河上漫出来冷雾将罗彻敏整个人浸透,铠甲压在他身上,似乎沉重了许多许多。他侧过脸去,鄂夺玉的面孔象一柄磨得极光滑的剑,剖开这晦昧的雾色。  罗彻敬即然要重掌兵权,就让他掌去!罗彻敏吐出的字,将面前的雾气凝结成一些籁籁掉落的冰碴子... - 2018-07-16
  • 蜗牛的聚会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春天来了,蜗牛妈妈带着小蜗牛圆圆在明媚的阳光里散步,真舒服啊!  圆圆心情好极了,他对妈妈说:“咱们把婶婶一家请来,开个迎春舞会吧!”妈妈答应了。  第二天,圆圆出发了。婶婶的家可远啦,要翻过两座高高的山,还要爬过一片宽宽的草地。  爬... - 2018-07-16
  • 桃园那只绝代美狸猫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桃园的那只狸猫和这个桃园的年龄是一般大的,而提起它的身世也很可怜呢。那个夏天,大约是人家嫌小猫太多了,就把它扔在桃园的某个路口,大胡子主人傍晚经过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哑哑叫着的小狸猫,又恰好是天快下雨的当口,于是,大胡子的主人觉得这个小东... - 2018-07-16
  • 当世界向你说不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当亨利·沃德·比彻还是个小男孩时,他从学校的一堂课上获得了一个一生受用不尽的教训。  这天,老师把小比彻叫到讲台前,要求他将新学的课文背诵一遍。比彻是个勤奋的学生,背诵一篇课文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比彻信心满怀地开始了。可刚背了个开... - 2018-07-16
  • 哈哈笑的苦恼_儿童睡前故事_故事大全
  •   哈哈笑是一名聪明的五年级小学生,他每天都很开心,没有一点苦恼,甚至连同学捉弄他,他也哈哈笑。  可是有一天他居然不开心了——他的快乐不见了! 因此,哈哈笑要去找回他的快乐。他收拾了一下行李,告别老师和同学们,带上他的疾风出发了... - 2018-07-16
  • 第二十四章 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贺破奴暴喝一声,长锤下三道利刃猛然加长,转如飞轮。杜雪炽再度欺近时让那飞轮扫了一下,她略有些急促地叫一声,飞滚七八圈,不甚稳当地落在一株树上。一角白衣飞抛于空中,仿若这将晴天色中的一道微曦,  逼开杜雪炽的刹那,贺破奴喝道:儿郎们都让开... - 2018-07-16
  • 不讲卫生的小黑猪的故事_胎教故事_故事大全
  •   土豆、彩椒、秋葵们,排着队往小黑猪的嘴巴里走去。走啊走,走啊走,最前面的土豆突然停住了脚步,害的彩椒、秋葵们全部都撞到了它的身上。"喂!土豆,你怎么突然停下了呀?"彩椒揉着鼻子说。"哎呀!小黑猪到底多少天没有刷牙... - 2018-07-16
  • 第十六章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这夜晚的泷丘颇不宁静,坊门次第打开,各街口都被封锁起来,搜寻的兵将触目皆是。鄂夺玉小心翼翼避过火光,在屋檐梁柱的阴影里扑闪着。芜杂的喧闹声中,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籁籁声,象是小雪在无风的冬夜委落于屋瓦上。  鄂夺玉从一间间屋子的窗子里窜入...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