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酒店高手辈出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中秋已过,秋风带着微微寒意,太阳也比夏天提早下山,现在不过申末酉初,天色就已逐渐昏暗下来!

      瓜州,这富有诗意的古渡头,小街上开始有了疏疏落落的灯光!

      这是街尾的一家小酒馆,门口悬挂了一盏半明不灭的气死风灯,随风晃动,木板门只是虚掩着。

      里面地方不大,一共只有五张桌子,而且都有一面靠着墙壁,此刻已经坐满了人,这些人当然都是没赶上渡船过江的客官,不然谁会在这里打尖?

      这五张桌子的客人,身份各不相同,坐在门口左首一张桌上的,是三个彪形大汉,每人都有一个长形布囊,分明是刀剑之类的凶器,而且貌相凶戾,大概不会是什么善类。

      进门右首一张桌子,是两个布贩,一胖一瘦,看去约莫四十出头,生相老实,入门处还放着七八匹花布,用蓝布包着。

      稍里两桌,左首桌上坐的是一个青衫少年,二十出头,生得剑眉朗目,唇红齿白,不但貌相俊逸,人也温文有礼,自然是读书相公了。

      右首桌上,是一个单身女子,约莫二十三四岁,穿一套合身青布裤褂儿,头上用青布包着秀发,身材苗条,只是皮肤黑了些!

      但黑里带俏,虽是乡下姑娘打扮,但可没有乡下人的腼腆模样儿。

      再往里,左首是通道,通向厨房的出入之路,只有右首放了一张桌子,坐的是一个衣衫褴楼,面目黧黑的小子,敢情他自惭形秽,独个儿坐在最阴暗的角落里,低着头,自顾自吃面。

      酒馆老板是个腰背已弯的老头,头上戴一顶压眉毡帽,身上一件蓝布夹褂,也起了油光。

      他是跑堂兼掌厨,切菜、下面、端酒、倒茶,一个人包办,自然忙得有些照顾不过来。

      “砰!”有人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接着一个粗里粗气的声音,吆喝着道:“喂,老板,叫你再添三斤酒菜,你是聋子?大爷们吃饱喝足了,还要办事儿,还不快点?”

      这吆喝之声,不用看,就知道是进门左首那张桌上的客人。

      因为只有那张桌子上,围坐三个壮汉,他这一巴掌,拍在桌上,差点没把点着的蜡烛,给震倒下来。

      这三个壮汉,大块肉,大碗酒,喝得也差不多了,三张横向脸,已经绽起了青筋,三个人全已敞开胸襟,胸前露出了茸茸黑毛,大有披凶当风之意。

      底堂里几个客人,本已对他们凶悍粗犷相貌,感到不安,这一吆喝,更是不敢作声。

      酒馆老板连声应着:“来了,来了!”

      一手捧着酒壶,三脚两步的从里面奔出,送到他们桌上,一面陪笑道:“三位客官,真对不住,今晚小店里多蒙客人照顾,小老儿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怠慢了三位……”

      坐在里首的汉子,敢情就是方才吆喝的那人,一把接过了酒壶,不耐的道:“别噜嗦了,去,去!”

      酒馆老板那敢多说,连声应“是”,后退不迭那汉子替坐在横头和对面两人面前海碗里倒满了酒,然后也给自己倒满了酒,用三个指头夹起酒碗,咕嘟嘟的喝了两口,拿眼望望坐在他对面的汉子。

      他对面是一个面上有白麻子的汉子,敢情是他们三人中的老大,朝里首汉子微微点了点头。

      坐在里首的汉子倏地站了起来,一只右脚踏着板凳,目光一抬,目光落到两个布贩身上,冷冷的道:“二位是从西坝来的?”

      (西坝在淮阴西北,为淮北盐商集合之地)

      两个布贩听得机伶一颤,连忙双双站了起来,由矮胖的一个陪着笑脸道:“是……是的……,这……这位英雄……”

      那汉子拦着道:“大爷叫白鼻狼白胜,不是什么英雄狗熊。”

      “是,是……”

      矮胖布贩连声应是,结巴的道:“你老不是英雄,不是……”

      白鼻狼道:“你们从淮北一路到江北,没人动你们一根毫毛,你们可知那是什么缘故?”

      矮胖布贩被问得目瞪口呆,结结巴巴的道:“小的不……不知道。”

      白鼻狼干笑一声,冷森的道:“你们要弄清楚,江淮地面上不靖,绝不会让两头肥羊跑了几百里路,连嗅都没有嗅你们一下的。”

      矮胖布贩顺着应道:“是、是。”

      白鼻狼大拇指朝白麻汉子一挑,随着又是嘿嘿两声干笑,道:“是咱们大哥麻面狼沈老大,老三断尾狼张超(坐在横头的汉子),和兄弟三个一路暗中保着你们下来的。”’矮胖布贩听得十分感激,连连拱手道:“多蒙三位英雄暗中保护,在下兄弟万分感激……”

      白鼻狼冷嘿一声道:“兄弟方才早已说过,咱们不是英雄,是狼,淮北三狼。”

      矮胖布贩听得愈加吃惊,陪着笑道:“知道,知道,小的兄弟经常在大江南北走动,贩卖布匹,淮北三狼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

      他忽然跟那瘦个子布贩递了个眼色,两人翻起长袍,从腰间围着的钱袋里,掏摸了半天,才掏出五封银子,和大大小小的碎银,一齐放在桌上。

      仍由矮胖布贩陪着笑道:“小的兄弟多蒙三位暗中相助,才能一路平安到达此地,这番隆情,小的兄弟无以报答,这是三百两银子,给三位聊壮行色,喝杯水酒……”

      白鼻狼两只包满红丝的眼睛,望着他没有作声。

      矮胖布贩脸色尴尬,肌肉好像冻结住了,笑得十分勉强,打着躬,陪笑道:“这点区区之数,实在不成敬意,只能给三位喝杯水酒……”

      白鼻狼拿起喝剩的小半碗酒,随手往矮胖布贩脸上泼去,他手势自然而轻松,好像表演一般,泼得矮胖布贩一脸水淋淋的俱是黄汤,然后得意大笑起来。

      矮胖布贩被他笑得毛骨惊然,也忘了脸上湿漉漉的酒水,眯着两条眼缝,又惊又怕,望着白鼻狼,不由自主往后退下了一步,屏住呼吸,几乎连大气都不敢透出来。

      白鼻狼笑声一住,目光更冷,锋利得像刀一般,盯住在矮胖布贩脸上,嘿然道:“淮北三狼一路护送你们到瓜州,就是为了区区三百两银子?”

      矮胖布贩连着躬身道:“当然不是,当然不是……”

      他直到此时,才敢用手抹了把脸。

      “那很好。”

      白鼻狼一手托着下巴,冷冷的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大爷从淮北跟到此地,为的是你们两个身上的红货,这话够明白了吧?”

      矮胖布贩脸如土色,连连拱拱手道:“小的两个只是小本买卖……”

      白鼻狼刷的一声从布囊中抽出一柄雪亮的钢刀,往桌上一搁,脸上也登时飞起了一片杀气,沉喝道:“大爷们没时间和你们穷蘑菇,你们只要说一句,要命还是要财?”

      矮胖布贩急得胖脸上有了汗珠,瞧着白鼻狼结结巴巴的道:“你……你这是要谋……谋财害命……”

      那瘦高个子布贩连忙暗暗拉了他一把衣袖,低声道:“老二,别说啦,三位英雄跟了咱们三百里路,咱们的底细,人家自然全摸透了,好在这票红货,为数不多,总共也不过万把两银子,两淮地面上咱们经常要走,这次孝敬了他们,出门在外,多交几个朋友,也是好事,这叫做财去人安乐……”

      淮北三狼原也只想在他们两人身上,弄个三五千两银子,这回听说有上万两银子,自然喜出望外。

      矮胖布贩只得点点头道:“老大既然说出来了,我何老二那有二话?只是这趟淮北,咱们算是白跑了。”

      瘦个子布贩道:“这也算不了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三位英雄高抬贵手,咱们不在瓜州赔上老命,已经够幸运了。”

      白鼻狼嘿然笑道:“不错,咱们淮北三狼,做买卖一向没留过活口,不过你们两个还算识相,咱们也不妨破个例,就让你们活着回去。”

      两个布贩犹如听了皇恩大赦,没口的称谢、这回可不敢怠慢,两人各自掀起长袍,从钱袋两边暗袋里掏摸了一阵,才颤抖着双手,各人掏出一大把珠宝,一串串的放到桌上。

      白鼻狼久走江湖,两道眼光,比刀还锋利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62-918.html - 2018-01-13
  • 第一章 拉嘎镇_落鸿火_故事大全
  •   顾澄溯河北上,于未正时分到达了乌拉嘎镇。站在河岸上俯视小镇,只见得蒙古人惯戴的四片瓦、女真人的圆顶帽、赫哲人和鄂伦春人的狍皮帽在街间拥挤不堪。通红的火光从乍起乍落的皮帘子内泄出,说笑吵闹声漫过了帽子汇成的河流淌进顾澄的耳中。虽说雨点伴着... - 2018-12-11
  • 第一章 大漠孤烟直_琉璃变_故事大全
  •   大漠孤烟直。玉门关外的戈壁,一望无垠。除了骄阳下几根迎风摇曳的枯草,看不见一点有生命的东西。似乎自鸿蒙之初,一切都是静止不变的。青衣老人拄着大刀,凝立不动,似在调理气息,方才一场恶战,大约是有点伤筋动骨。暗红色的血液顺着刀刃缓缓滑下,慢... - 2018-12-12
  • 第一章 春_分飞燕_故事大全
  •   近晌时分,雨又下了起来。这是苏城二月惯有的霪雨,细密而又黏腻,不动声色间已润湿了悒翠轩面东的雕窗。茶客们都在凝神听曲。轩中有胡琴声声,宛转悠扬,如同一道活泼泼的泉水在月下蜿蜒流淌,不时更有笛子吹出几个短促的音调相和。  一曲奏罢,奏琴的... - 2018-12-11
  • 大逆不道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秦朝灭亡以后,刘邦和项羽展开了长达五年的楚汉战争。有—天项羽在阵前向刘邦喊话,要与他决一雌雄。刘邦回答说:“我开始与你都受命于楚怀王,约定先定关中的为王。但是我先定关中后你却负约,让我到巴蜀去当汉王。这是你第一条罪状。你在去救援赵军途中,杀... - 2019-02-07
  • 固若金汤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秦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陈胜派武臣进攻赵地。自武臣率兵往北攻打赵地以后,一路披荆斩棘,所到之处,豪杰纷纷响应,起义军占领了赵国的大部分地区。武臣自己也被加封为武信君。这时,武臣率军攻打到了范阳城,范阳令徐公也准备誓死保城,到处修建防御工事,准备... - 2019-02-07
  • 你的爱有几指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爸爸妈妈离婚了,妈妈走了,我哭喊着要找妈妈。爸爸怒吼着,一个巴掌甩了过来:“你妈死了,你要愿意也去!”说完夺门而出,只剩下幼小无助的我独自一人待在空荡荡的屋子里。  从那时起,我在内心建起了一堵厚厚的墙,将自己与父亲远远地隔了开来,而喜... - 2019-02-06
  • 爱的点球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秋是我们大学足球队的主力,闻名全校的帅哥。  在学校里,敢与高秋的知名度一拼的,恐怕只有我了。我本是校队的无名之辈,上届大学生足球联赛决赛时,我不小心将足球踢进了自家的球门后,一脚惊人,全校都知道了我这号人物,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有同学... - 2019-02-06
  • 两只红苹果的秘密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15岁那年,我上初二。像所有愣头青的小子一样,我们每天的任务就是想着如何对付我们最可恶的秃了头的数学老师,还有,就是往女生的抽屉里放死老鼠。  做这些事的时候,我内心里充满了巨大的快乐。放了学的我们,骑着一辆破自行车满大街疯跑,有时爬上... - 2019-02-06
  • 挤牛奶的姑娘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个农家挤奶姑娘头顶着一桶牛奶,从田野里走回农庄。她忽然想入非非:“这桶牛奶卖得的钱,至少可以买回三百个鸡蛋。除去意外损失,这些鸡蛋可以孵得二百五十只小鸡。到鸡价涨得最高时,便可以拿这些小鸡到市场中去卖。那么这样一年到头,我便可... - 2019-02-07
  • 不动的存折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大学二年级下学期,寒假过后我准备返校,当从母亲手里接过父亲在建筑工地辛辛苦苦打工三个月挣的 500元钱时,我如鲠在喉般难受,强忍着泪水,发誓从此再也不花父母的血汗钱了!  到学校缴过所需的费用后,500元钱已所剩无几。尽管母亲... - 2019-02-06
  • 机灵鬼和淘气包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猴妈妈家的两只小猴子机灵鬼和淘气包已经两周岁了,到了该去上学的年龄啦。  猴妈妈给他们一人做了一个漂亮的小书包,准备送他们到猩猩老师那儿去读书学知识。  “太好了,终于可以去读书了!”机灵鬼背着猴妈妈给他做的军绿色的书包别提多高兴了,他... - 2019-02-07
  • 绿房子里的毛毛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毛毛熊有一座绿房子。爸爸和妈妈外出旅行,绿房子里就剩下毛毛熊一个人。  毛毛熊饿了吃,困了睡,醒了看画刊。爸爸和妈妈给他留了好多画刊和食品。  爸爸和妈妈忘了一件事,毛毛熊寂寞了怎么办?所有的爸爸妈妈在这个问题上,都是粗心大意的。  毛... - 2019-02-07
  • 小马阿奔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马阿奔的爸爸总是叫他“阿笨”,因为他老是喜欢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比如说:“我们马儿为什么要吃草啊?”“他们羊儿为什么也爱吃草啊?”“草儿那么好吃为什么那些老虎不喜欢吃啊?”诸如此类。爸爸老是觉得他笨笨的,不知不觉就把他的名字叫成了“... - 2019-02-07
  • 海龙王发武器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很久远的时候,海洋里巨大的鲸鱼和凶猛的鲨鱼带领着一些称王称霸的家伙,随意地欺负、吞食弱小的动物。弱小的动物很生气,就到海龙王那儿告状。  “这样下去可不行!”海龙王下决心要管一管这件事。于是,他就叫海洋里所有的动物都到龙宫来开会。海龙王... - 2019-02-07
  • 黑玫瑰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玫瑰园里生长着许多玫瑰:红玫瑰、黄玫瑰、绿玫瑰、紫玫瑰、白玫瑰,还有一株黑玫瑰。玫瑰们都瞧不起这株黑玫瑰,鄙夷地说:“黑不溜秋的,像个丑八怪!怎么配生长在我们中间!”黑玫瑰感到非常委屈,但它还是坚强地生活下来。不仅枝... - 2019-02-07
  • 善解疙瘩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鲁国有一个乡下人,送给宋元君两个用绳子结成的疙瘩,并说希望能有解开疙瘩的人。于是,宋元君向全国下令说:“凡是聪明的人、有技巧的人,都来解这两个疙瘩。”宋元君的命令引来了国内的能工巧匠和许多脑瓜子灵活的人。他们纷纷进宫... - 2019-02-07
  • 求爱实验报告书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读大学的时候,对爱情我是一个不善用语言表达的人。这学期要做一周的模拟实验,我和悦儿分在一组。悦儿是班里的学习委员,负责收每天实验后大家必写的实验报告书。  悦儿长得很美,碰到人总是浅浅地笑,每天早早地来,发放实验用品,并最后一个走,清扫... - 2019-02-06
  • 骄傲的小羚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片茂密的大森林里,小动物们自由自在,快乐的生活着。它们十分懂礼貌,见了伙伴总要问声好。  一天一只小羚羊来到了这片森林里,他对谁都瞧不起,觉得它们都没有自己好。它常常想:“看我的行动多灵敏,看我跑的有多快,你们谁也比不上我。”  一... - 2019-02-06
  • 花妖穿过的草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年一度的百花节就要到了,百花镇的小姑娘都在家里做草鞋。  每年的百花节前夜,花妖都会到百花镇走一趟,选一双最合意的草鞋,在百花节那天穿上跳一支花瓣舞。百花节后,这双草鞋又会回到做草鞋的小姑娘手里。做草鞋的小姑娘再穿上这双花妖穿过的鞋,... - 2019-02-06
  • 老山羊的妙计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狼吃兔子,吃羊,吃鹿,有时候就连人,它也要吃,所以大家都恨透了狼,都想打死狼。小兔子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们,都被狼吃掉了,小兔子也整天朝不保夕,命在旦夕,一见到狼就拼命地跑呀跑,如果小兔子不是赛跑冠军,也早就让狼吃掉了。  一天,小兔... - 2019-02-06
  • 麦田里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麦田里,太阳晒得土地微微发烫。  稻草人懒洋洋地站着,要瞌睡了。和风轻轻的吹来,把那一串串饱满满的熟透了的麦穗,推得摇来撞去,发出一阵阵嘻嘻哈哈的声音。听了这声音,稻草人更加想睡了。它靠着竹竿,闭上了眼睛。忽然,一阵扑扑的声音传来,把它... - 2019-02-06
  • 小巨人与蝴蝶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巨人村,是中国的一个小村庄。那里住着巨人族,他们长着大大的头,尖尖的耳朵,绿色的皮肤,长得有点儿像阿凡达。走路是转圈圈的走法,可是他们不会晕。部落里有一位老巨人会法术,他能满足别人的愿望。  巨人宝宝加尔是个喜爱自然的孩子,他的爸爸老巨... - 2019-02-06
  • 摧枯拉朽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公元318年,琅琅王司马睿在王导、王敦堂兄弟的支持和拥护下,建立东晋政权。王敦也因此而升任大将军、荆州牧。后来,由于晋元帝司马睿抑制王氏势力,王敦打算起兵反对朝廷。   王敦在武昌起兵出发前,劝说安南将军、梁州刺史甘卓一起举兵东下,甘卓答应... - 2019-02-06
  • 借我一把刀好吗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三的时候,他开始期待每周一节的公开课。  因为每次那个女孩子,会像洁白而脆弱的花朵,轻轻飘进来。  他总是选择最后面的一个座位,这样无论她坐在什么位置他都可以注视到她的背影。  原本枯燥无味的公共课因为她的存在,散发出淡淡迷离的幽香。... - 2019-02-06
  • 兔子奶奶的生日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树林里住着一只年老的兔子,在兔子的家族里很受尊敬,大家都叫她“兔子奶奶。”  今至兔年,又是兔子奶奶的生日,兔子的家族老老少少都想着怎么给她过生日,才能让她老人家高兴。小白兔说:“给兔子奶奶采摘最好最鲜的蘑菇?”“可是兔子奶奶的牙齿已经... - 2019-02-07
  • 只要半块腐乳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高三那年,很多同学查出患了乙肝。同学们对患了乙肝的同学唯恐避之不及。小文是我们宿舍唯一患了乙肝的女生。  寝室的姐妹都不宽裕,大家都从家里带菜。过去,每次从家里回校,大家都把装着腐乳、酸菜、腊肉等的瓶子堆到一块儿,一起分享。现在,大家都... - 2019-02-06
  • 为啥不叫名字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山子和秀水是同学,都是情窦初开的十六七岁。  这天,学校搞劳动,全校学生都在后山捡茶籽儿,秀水与山子,一前一后,隔得并不远。  秀水捡茶籽儿捡得很认真。秀水将一粒粒饱满的茶籽儿装进书包里,不一会儿,书包就变得沉重起来。忽然,一阵轻微的窸... - 2019-02-06
  • 机遇青睐“倒霉者”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毕业前上最后一堂社会心理学课,教授将学生们带到生物实验大楼。  教授指着桌上的两只玻璃箱:“这是我饲养的白鼠,它们分别喜好栗子和山芋,我每天充足地供应它们,从不耽误。”然后教授将两根粗糙的木棍放进玻璃箱,另一头搭在半空中的篮子上。篮子里... - 2019-02-06
  • 生命中的蓝天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当初怎么会生出你这个不听话的儿子!”父母摇着头,一脸无奈:“你真是不可救药了!”老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是的,没考上重点高中,我不禁心灰意冷。父亲的斥责在我眼里成了唾弃,母亲的鼓励也被我视为唠叨。一种难以明说的青春期的叛逆感在... - 2019-02-06
  • 给你说句话_校园故事_故事大全
  •   窝在大山深处教了一辈子书的老魏退休了,打算去城里看看,见见世面。  下了火车的老魏顺着车站附近的一条小巷走着,小巷两旁有一个挨一个的铺面,老魏很奇怪,为什么整个一条街都是搞美容美发的?更让老魏奇怪的是,每个铺面的玻璃门都半开着,里面坐着... - 2019-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