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酒店高手辈出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中秋已过,秋风带着微微寒意,太阳也比夏天提早下山,现在不过申末酉初,天色就已逐渐昏暗下来!

      瓜州,这富有诗意的古渡头,小街上开始有了疏疏落落的灯光!

      这是街尾的一家小酒馆,门口悬挂了一盏半明不灭的气死风灯,随风晃动,木板门只是虚掩着。

      里面地方不大,一共只有五张桌子,而且都有一面靠着墙壁,此刻已经坐满了人,这些人当然都是没赶上渡船过江的客官,不然谁会在这里打尖?

      这五张桌子的客人,身份各不相同,坐在门口左首一张桌上的,是三个彪形大汉,每人都有一个长形布囊,分明是刀剑之类的凶器,而且貌相凶戾,大概不会是什么善类。

      进门右首一张桌子,是两个布贩,一胖一瘦,看去约莫四十出头,生相老实,入门处还放着七八匹花布,用蓝布包着。

      稍里两桌,左首桌上坐的是一个青衫少年,二十出头,生得剑眉朗目,唇红齿白,不但貌相俊逸,人也温文有礼,自然是读书相公了。

      右首桌上,是一个单身女子,约莫二十三四岁,穿一套合身青布裤褂儿,头上用青布包着秀发,身材苗条,只是皮肤黑了些!

      但黑里带俏,虽是乡下姑娘打扮,但可没有乡下人的腼腆模样儿。

      再往里,左首是通道,通向厨房的出入之路,只有右首放了一张桌子,坐的是一个衣衫褴楼,面目黧黑的小子,敢情他自惭形秽,独个儿坐在最阴暗的角落里,低着头,自顾自吃面。

      酒馆老板是个腰背已弯的老头,头上戴一顶压眉毡帽,身上一件蓝布夹褂,也起了油光。

      他是跑堂兼掌厨,切菜、下面、端酒、倒茶,一个人包办,自然忙得有些照顾不过来。

      “砰!”有人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接着一个粗里粗气的声音,吆喝着道:“喂,老板,叫你再添三斤酒菜,你是聋子?大爷们吃饱喝足了,还要办事儿,还不快点?”

      这吆喝之声,不用看,就知道是进门左首那张桌上的客人。

      因为只有那张桌子上,围坐三个壮汉,他这一巴掌,拍在桌上,差点没把点着的蜡烛,给震倒下来。

      这三个壮汉,大块肉,大碗酒,喝得也差不多了,三张横向脸,已经绽起了青筋,三个人全已敞开胸襟,胸前露出了茸茸黑毛,大有披凶当风之意。

      底堂里几个客人,本已对他们凶悍粗犷相貌,感到不安,这一吆喝,更是不敢作声。

      酒馆老板连声应着:“来了,来了!”

      一手捧着酒壶,三脚两步的从里面奔出,送到他们桌上,一面陪笑道:“三位客官,真对不住,今晚小店里多蒙客人照顾,小老儿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怠慢了三位……”

      坐在里首的汉子,敢情就是方才吆喝的那人,一把接过了酒壶,不耐的道:“别噜嗦了,去,去!”

      酒馆老板那敢多说,连声应“是”,后退不迭那汉子替坐在横头和对面两人面前海碗里倒满了酒,然后也给自己倒满了酒,用三个指头夹起酒碗,咕嘟嘟的喝了两口,拿眼望望坐在他对面的汉子。

      他对面是一个面上有白麻子的汉子,敢情是他们三人中的老大,朝里首汉子微微点了点头。

      坐在里首的汉子倏地站了起来,一只右脚踏着板凳,目光一抬,目光落到两个布贩身上,冷冷的道:“二位是从西坝来的?”

      (西坝在淮阴西北,为淮北盐商集合之地)

      两个布贩听得机伶一颤,连忙双双站了起来,由矮胖的一个陪着笑脸道:“是……是的……,这……这位英雄……”

      那汉子拦着道:“大爷叫白鼻狼白胜,不是什么英雄狗熊。”

      “是,是……”

      矮胖布贩连声应是,结巴的道:“你老不是英雄,不是……”

      白鼻狼道:“你们从淮北一路到江北,没人动你们一根毫毛,你们可知那是什么缘故?”

      矮胖布贩被问得目瞪口呆,结结巴巴的道:“小的不……不知道。”

      白鼻狼干笑一声,冷森的道:“你们要弄清楚,江淮地面上不靖,绝不会让两头肥羊跑了几百里路,连嗅都没有嗅你们一下的。”

      矮胖布贩顺着应道:“是、是。”

      白鼻狼大拇指朝白麻汉子一挑,随着又是嘿嘿两声干笑,道:“是咱们大哥麻面狼沈老大,老三断尾狼张超(坐在横头的汉子),和兄弟三个一路暗中保着你们下来的。”’矮胖布贩听得十分感激,连连拱手道:“多蒙三位英雄暗中保护,在下兄弟万分感激……”

      白鼻狼冷嘿一声道:“兄弟方才早已说过,咱们不是英雄,是狼,淮北三狼。”

      矮胖布贩听得愈加吃惊,陪着笑道:“知道,知道,小的兄弟经常在大江南北走动,贩卖布匹,淮北三狼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

      他忽然跟那瘦个子布贩递了个眼色,两人翻起长袍,从腰间围着的钱袋里,掏摸了半天,才掏出五封银子,和大大小小的碎银,一齐放在桌上。

      仍由矮胖布贩陪着笑道:“小的兄弟多蒙三位暗中相助,才能一路平安到达此地,这番隆情,小的兄弟无以报答,这是三百两银子,给三位聊壮行色,喝杯水酒……”

      白鼻狼两只包满红丝的眼睛,望着他没有作声。

      矮胖布贩脸色尴尬,肌肉好像冻结住了,笑得十分勉强,打着躬,陪笑道:“这点区区之数,实在不成敬意,只能给三位喝杯水酒……”

      白鼻狼拿起喝剩的小半碗酒,随手往矮胖布贩脸上泼去,他手势自然而轻松,好像表演一般,泼得矮胖布贩一脸水淋淋的俱是黄汤,然后得意大笑起来。

      矮胖布贩被他笑得毛骨惊然,也忘了脸上湿漉漉的酒水,眯着两条眼缝,又惊又怕,望着白鼻狼,不由自主往后退下了一步,屏住呼吸,几乎连大气都不敢透出来。

      白鼻狼笑声一住,目光更冷,锋利得像刀一般,盯住在矮胖布贩脸上,嘿然道:“淮北三狼一路护送你们到瓜州,就是为了区区三百两银子?”

      矮胖布贩连着躬身道:“当然不是,当然不是……”

      他直到此时,才敢用手抹了把脸。

      “那很好。”

      白鼻狼一手托着下巴,冷冷的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大爷从淮北跟到此地,为的是你们两个身上的红货,这话够明白了吧?”

      矮胖布贩脸如土色,连连拱拱手道:“小的两个只是小本买卖……”

      白鼻狼刷的一声从布囊中抽出一柄雪亮的钢刀,往桌上一搁,脸上也登时飞起了一片杀气,沉喝道:“大爷们没时间和你们穷蘑菇,你们只要说一句,要命还是要财?”

      矮胖布贩急得胖脸上有了汗珠,瞧着白鼻狼结结巴巴的道:“你……你这是要谋……谋财害命……”

      那瘦高个子布贩连忙暗暗拉了他一把衣袖,低声道:“老二,别说啦,三位英雄跟了咱们三百里路,咱们的底细,人家自然全摸透了,好在这票红货,为数不多,总共也不过万把两银子,两淮地面上咱们经常要走,这次孝敬了他们,出门在外,多交几个朋友,也是好事,这叫做财去人安乐……”

      淮北三狼原也只想在他们两人身上,弄个三五千两银子,这回听说有上万两银子,自然喜出望外。

      矮胖布贩只得点点头道:“老大既然说出来了,我何老二那有二话?只是这趟淮北,咱们算是白跑了。”

      瘦个子布贩道:“这也算不了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三位英雄高抬贵手,咱们不在瓜州赔上老命,已经够幸运了。”

      白鼻狼嘿然笑道:“不错,咱们淮北三狼,做买卖一向没留过活口,不过你们两个还算识相,咱们也不妨破个例,就让你们活着回去。”

      两个布贩犹如听了皇恩大赦,没口的称谢、这回可不敢怠慢,两人各自掀起长袍,从钱袋两边暗袋里掏摸了一阵,才颤抖着双手,各人掏出一大把珠宝,一串串的放到桌上。

      白鼻狼久走江湖,两道眼光,比刀还锋利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62-918.html - 2018-01-13
  • 第一章 庚岭遇艳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醉折花枝当酒筹,本是骚人墨客在饮酒行令时,别出花样,用花枝来记数,这是何等风雅之事?如今,江湖上竟然用花枝当杀人工具!  在这短短一年中间,被花枝杀死的,少说已有二三十个之多。  二三十个人,在若借大的江湖上,原也只是一个极小的数日而已... - 2018-04-16
  • 第一章 弓鞋纤影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我国古代,带兵主将,有时称大元戎,有时称大都督,名称代有不同。在唐代,有一个时候,叫做节度使。  考节度使这个官名的由来,当从唐高祖太宗时说起,那时武臣掌兵的,有事出征,则设大总管,无事镇定边塞的,则设大都督。  到了高宗以后,都督带使... - 2018-04-21
  • 第一章 忘年之交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浙江嵊县西北四十里,有一座五龙山,五峰婉蜒,势若龙蟠,以岩壑奇胜著称。  五龙山南麓,矗立着一片大庄院,那就是名动江湖的“五龙山庄”。  这是二月中间,江南春光来得较早,正是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季节。  今天可没下雨,朗曦充... - 2018-04-12
  • 第一章 采花双盗遇淫女_龙在天_故事大全
  •   “风吹马尾千万线,雨溅鸡冠一朵花。”  仲夏时分,天气酷热难忍,午后的一场大雨使不少人在欢呼之余,纷纷返屋拭雨及欣然交谈著。  此地乃是湘西凤凰城,提起凤凰城三字.它比湘西的起尸还要有、名,因为,凤凰城以前有一个凤凰教。  凤凰教主吴凤... - 2018-04-22
  • 第一章 当我还只有六岁的时候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当我还只有六岁的时候,在一本描写原始森林的名叫《真实的故事》的书中,看到了一副精彩的插画,画的是一条蟒蛇正在吞食一只大野兽。页头上就是那副画的摹本。  这本书中写道:“这些蟒蛇把它们的猎获物不加咀嚼地囫囵吞下,尔后就不能再动弹了;它们就... - 2018-03-20
  • 第一章 车幅山是一座小山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车幅山是一座小山,但在它边上却有一条官道,北通峄县,南通宿迁,因此每天就有不少车马行人,从这里经过。  但这里只是一个中间站而己,老於商旅的人,算准了路程,何处打尖,何处投店,事前都有周详的安排,车幅山应该只是他们打尖的地方。  因此中... - 2018-03-13
  • 第一章 灭门惨祸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大江西南三巨镇,为衡、庐、武功,衡、庐人皆知之,而武功则罕为人闻。  武功山首衡尾庐,周八百余里,雄踞于荆吴之间。  最高峰为白鹤峰,隐隐霄汉、云雨皆在其下,峰峦峻拔,奇石万状,山多洞穴窟室,允为仙灵所居。  武林中的白鹤门,即发源于此... - 2018-03-28
  • 第四十一章 往事一波三折,奇又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问道:“那个人是谁?”  金笛书生郭风烟,叹道:“那人就是家父郭九……”  金笛书生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海棠红平生最痛恨的一件事,便是家父离弃了她,所以当她巧遇到家父的时候,立刻尾随追踪家父,就在大雪山上,她扮演成一个迷了... - 2018-03-19
  • 第一章 血啼青城、孤雁飘天涯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酉牌时分,夕阳西斜,大地一片残红。  这时正是一日之间,最美丽的时候——  在青城山道旁的松林里,这时发生一件闻者痛心,见者垂泪,最最丑恶的事情。  一个年幼无知的十一二岁男孩被人反背缚在一株树头上,眼睁睁望着一个尝尽悲苦,受尽风霜的红... - 2018-03-15
  • 第十一章 四路长征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身形一晃而至,右手发掌之际,掌势连番旋转,使人摸不清她究竟击向何处?她这一记使的正是芙蓉城一派最厉害的“九转玄阴掌”,外人看不清她的手势,实则直向卓少华当胸印来!  卓少华精通长风子“十三破“,对她旋转的掌势看得清清楚楚,直等她手掌快要... - 2018-04-14
  • 第十一章 情意绵绵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口中啊了一声,点头道:“不错,我真是好饿,不过……”  金萍瞟了他一眼,轻轻咬着嘴唇,偏头问道:“不过什么呢?”  杨文华悄声道:“秀色可餐,我把肚子饿也忘了。”  金萍嗔道:“公了闭了三天关。却越学越坏了。”  杨文华潇洒一笑,... - 2018-04-18
  • 第四十一章 魔佛大战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毒君闻人休夫妇,鹰叟李无畏等,一齐走了过来。  毒君呵呵笑道:“恭喜盟主,父子重逢,这是天大的喜事。”  鹰叟李无畏接口道:“盟主父子重逢,正是象微咱们武林盟的胜利成功。”  接着大家纷纷向闻于天道喜。赤奋若等七人,也早巳由闻人娘子要困... - 2018-04-10
  • 第二十一章 弄巧成拙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这话听得在座之人,莫不感到惊异,萧梦谷上次在会场上被大家拿下,但因他究是一派掌门,不好难为他,等到折花门铩羽而归,才把他释放,并由各大门派予以警告,劝他从此不得再出江湖走动,他居然又赶到折花门来了!  杨文华道:“请他到大厅去待茶,本座... - 2018-04-21
  • 第十一章 争女争徒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胖老大却笑容可掬,装出十分正经,向盛妆少妇抱拳道:“座有高人,在下兄弟,居然有眼不识泰山,请少夫人多多原谅!在下斗胆,还想请教少夫人如何称呼?”  盛妆少妇,并没立即回答,只是“格”的轻笑了一声!  匏犀微露,春花乍展,她本人已是美如天... - 2018-04-25
  • 第二章 罗浮奇人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陆少游目光直注,喝道:“快说,你为什么要假扮蓑衣老人的?”  那人被扣着手腕,骨痛欲折,一张脸胀得色若猪肝,说道:“好汉快请放手,小的会说,会说。”  陆少游五指一松,冷哼道:“你若有半句虚言,我就毙了你。”  “是,是,小的不敢。” ... - 2018-04-16
  • 第三章 西湖惊凶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那酒保眼看事机败露,不由脸色大变,打了个哆嗦,跪到地上,哭丧着脸,连连点头道:“小的不知道那包是毒药,刚才有位客人只说要和你客官打赌,开个玩笑,说纸包里是喝了就会使人醉倒的药末,给了小的十两银子,小的一时糊涂,为了贪图十两银子,不是有心... - 2018-04-16
  • 蛮横的小王子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有一位国王和王后因为没有小孩而伤心欲绝。  “我们一定要有个小孩!不然谁来掌管我的伟大王国,当我头发都白了,我要把皇冠(guān)交给谁呢?”国王伤心地发着牢骚(sāo)。王后说:“没错,我们一定要有个孩子。”  他们... - 2018-04-15
  • 神奇的萝卜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一个国家,住着贫穷的国王和王后。他们只剩下一座空城和一小块土地。他们在地里种了萝卜,那是他们唯一的食物。他们曾经拥有无数的土地和臣民,但这些都被另一个国王偷走了。  一个夜晚,国王拿出最后一根萝卜。他和妻子正打算切开萝卜做晚餐时,萝卜... - 2018-04-15
  • 小狐狸的红树叶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小狐狸阿嘟垂头丧气地在草地上走来走去。他在寻找一个东西,一个他珍藏很久的宝贝。那是森林里的小树精送给他的一枚红树叶。从这枚红树叶上,他可以看见死去的妈妈。每当他想妈妈的时候,就把红树叶拿出来。红树叶就会闪闪发光,很快狐狸妈妈就会笑眯眯地... - 2018-04-15
  • 第四章 死灰复燃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杨文华一笑道:“在下和陆兄一见如故;就约好了同来江南一游。”  他们说的虽然不是真话,但却合得拢来。  青袍人道:“你们在天香酒楼逮住了‘冬’字?”  陆少游道:“冬字是闻长老逮去的,在下要了他的铜牌和面具,本来想和柳兄一起去找你们,后... - 2018-04-16
  • 大蛇莫里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阿木是大森林的看护人,常年住在山上,瘦瘦矮矮的个子,方方的下巴上长着白白的像刷子一样的短胡子。  他看护的大森林里,有一个大山洞,山洞里住着一条又大又长的蟒蛇,叫莫里。谁也没见过它有多长,冬天的时候,莫里和许多蛇一样冬眠。  它横躺在山... - 2018-04-15
  • 第五章 黄衣三僧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形意人萧梦谷道:“此事在六合门的人尚未赶到之前,只怕未便。”  老刺猬道:“若是等六合门的人赶到,尸体只怕也腐烂了。”  萧梦谷道:“那也是没有办之事。”  老刺猬勃然道:“此事关系整个武林至巨,齐掌门人的生死真假,就在此一检验,其他七... - 2018-04-16
  • 我的主人我是兵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命运的开始  我们几个都来自一个鞋店,是刚被老板进回来的新货,我被老板放到了鞋架上。  我是一双白色的板鞋,在鞋架上的日子,我认识了摆在我左边的网球鞋和右边的单鞋,还有对面架子上的一双黑色高跟鞋,短短的时间内我们几个成为了好朋友。我们几... - 2018-04-16
  • 像儿子一样的鱼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像儿子一样的鱼是叫青青鱼,它今年五岁了,有十来斤重,像个大胖小子那么壮实、可爱。如果你看到了,一定会惊喜地喊:“好大一条鱼呀!好漂亮鱼哟!”  青青鱼是一条大草鱼,它生活在王奶奶家的池塘里。这儿是江南一个比较富裕的村庄,房子像一栋栋别墅... - 2018-04-16
  • 五只蜗牛:你会是谁呢?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五只蜗牛爬到了一座山脚下,它们都在寻思着要不要往山上爬。正在它们商量的时候,一位神爷爷出现了。神爷爷对他们说,要是它们不往山上爬的话,它们有可能全部被河水淹死,因为这两天会涨水,水位会逐渐升高,会涨到山脚下。神爷爷说如果它们能坚持到最后... - 2018-04-16
  • 小熊笨笨轶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轶事一  小熊笨笨已经十五岁了,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少年了。在这个平凡的夏季里,已经是初三下半学期的小熊笨笨,跟他的同学们进入了紧张的中考复习阶段。因为小熊笨笨和小花狗汪汪吃了灵果以后,两个人的灵感来得非常快,而且,只要老师把题讲完,他们俩... - 2018-04-16
  • 搓根麻绳种上树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在不太遥(yáo)远的北方有个快国,这里的人做什么都很匆(cōng)忙。比如房子修到一半时就急急忙忙地搬(bān)进去住,做的饭总是还没熟就咽(yàn)下了肚,衣服也是还没干就往身上穿。“哎呀,我应该再快一点才是。”这句话是这个国家的通... - 2018-04-16
  • 跑得快鞋店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老鞋匠在乌龟镇开了一家新鞋店,鞋店的大门上立着一块闪闪发亮的招牌:跑得快鞋店。  跑得快鞋店刚开业,乌龟尼尼小姐就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尼尼小姐明天要去参加镇里举行的长跑大赛,她左挑右选,挑了一双白色的跑鞋,满意地走了。  第二天,尼尼小... - 2018-04-15
  • 壮壮覆灭记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壮壮不是某个人,也不是某个动物,他是稻田里一株生长茂盛的稗草。该仁兄的形象怎样?他看起来像禾苗,却根系发达,叶细而长, 秆坚实,颜色墨绿,外形五大三粗。他的理想是占山为王,手段是巧取豪夺,信仰是多子多福,口头禅是“挤死你!”“... - 2018-04-15
  • 第十七章 茅山拜山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屋前一片晒场上,大家早已列成队伍,最前面是二十名黑衣剑士,然后是二十四名红衣少女,各分两行。  然后右边一行站着严文兰、曾玉兰、顾总管、贾嬷嬷、鹿昌麟、吉鸿飞。  左边一行显然是让给了先锋,站着的是秋月、田无忌、陆浩、萧道成、何三元等人... - 2018-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