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深更人静,寒笑扰清梦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只见袁丽姬盘膝跌坐,虽然她玉体半裸,香艳动人,但面容神态,却是极端庄、威严、肃穆。

      这情形好象似柔和的春风,吹入了万丈冰窑,黄秋尘机伶伶打了个寒战,赶忙紧闭着眼睛。

      黄秋尘已经知道袁丽可能是为自己疗治伤势后,精疲力竭正在运功调息,但黄秋尘不明了袁丽姬为何要半裸着玉体。

      倏地,黄秋尘发现自己也只剩下一条内裤,在这刹那间,黄秋尘万念纷起,暗道:“袁丽姬是黄花闺女,今日她为救自己生命,以半裸的玉体和自己相处卧室中,此事如果被人看到,叫她以后如何做人?如何领袖中原武林?……”

      其实他那里知道袁丽姬在这三日三夜间,七次运用本身真元由樱口中传渡黄秋尘体内,遍行四肢百骸,摧动凝滞的身气,这种疗伤方法,使两人贴胸相偎,肌肤相亲。

      不知过了多久,突听袁丽姬轻咦了一声,道:

      “尘弟弟,你现在十二死穴中凝滞的气血,刚活开不久,气血初开,体内硬化经脉,尚未复元,切勿擅自运动真气免得初行气血,又滞留凝结。”

      黄秋尘听她轻柔怜爱的语音,感激的泪水,缓缓由眼角流下,道:

      “姊姊,我不知要怎样报答你这片恩情……”

      他虽然说着话,但眼睛始终不敢睁开,这样一来,聪明的袁丽姬当然知道黄秋尘张过眼睛看到眼前一切了。

      她娇丽的面颊,迅即泛上一片羞红,默默无语的走下床头……过了一会儿,门外珠廉掀动,袁丽姬已经穿好衣衫入室。

      袁丽姬走到床头取过一条毛毯盖在黄秋尘身上,说道:

      “你静静的在床上休息几个时辰就好啦!唉……想不到已经失传江湖武林六十余年‘焚心掌’,却在那个默默无闻的枯瘦老头越庸身上出现……”

      黄秋法缓缓的睁开眼睛,问道:

      “姊姊,‘焚心掌’到底是什么一种武功,竟然那般厉害歹毒。”

      袁丽姬轻轻落坐床缘,说道:

      “焚心掌,仍是西藏密宗派一种奇特绝学,其性纯阳,练者需用童子之身,骤集数十年童阳炼成烈火之毒,中者阳毒浸入体内经脉,三刻之后,奇经八脉硬化,无药可救,端的歹毒至极,三日前若我不马上点住你任督二脉穴道,断了烈阳火毒上窜,后果就不堪设想,唉……”

      她说到这里,幽声叹息一声接道:

      “盛传西藏密宗一派武功,传者乃是佛教喇嘛,而且这些喇嘛皆是千百万人,选中十人能当以后领袖的达赖、班禅儿童,才能得传密宗绝技,就是这十位儿童的二个幸运者当成达赖、班禅嘛后,另外八人也各作班禅、达赖的护法,代代相传如此,所以西藏密宗绝技,从来没有流传江湖武林里,而且那些喇嘛与世无争,数百年来,从没闻听过他们涉历中原武林……”

      黄秋尘听了这段话,说道:

      “姊姊,那么‘焚心掌’枯瘦老者越庸由何处学得的?”

      袁丽姬沉吟片刻,呐呐自语道:

      难道这个越庸枯瘦老者,和六十年前轰动天下武林的玉面童岳阳有关……”

      黄秋尘心头一震,暗道:“岳阳,怎么跟黄衣书生岳凤飞同姓?”

      袁丽姬突然对黄秋尘就道:

      “这个玉面童岳阳在六十年前,崛起江湖,魔焰万丈,首先指向绿林道,在短短一年间,以‘焚心掌’毒害了大江南北绿林道数十位高手,挑毁了二十四座帮会,接着他空手独身闯上昆仑山,一夜间击败昆仑全部高手,一时间九大门派人心惶恐,飞书青城修剑院,准备派出高手对付玉面童岳阳,但不知怎样,他竟然从此消声匿迹,六十年来中原武林没有再现,‘焚心掌’绝技……最后咱们才知玉面童岳阳,是背叛西藏密宗派的一个喇嘛,留发还俗。”

      黄秋法叹道:

      “这样看来枯瘦老者越庸‘焚心掌’,是得传岳阳那人不会错了。唉……我和他无怨无仇,想不到他一出手,竟用那么歹毒的焚心掌伤我。”

      袁丽姬道:

      “越庸的焚心掌传自玉面童岳阳,大概不会错,现在我所担心的那岳阳,是否会重现江湖武林?那黄衣书生岳凤飞会不会是岳阳的后代?因为越庸对他称呼‘少东主’以恭敬之态,岳凤飞之来历身份,定然极是崇高。”

      袁丽姬说完这些话,面容凝重,眉皱深愁,要知她乃是领袖中原武林的青城修剑院主,今日她连续看到武林中出现了“九龙王尊”、“虬龙公主”、岳凤飞等人,这些神秘人物,心中不禁为今后武林命运担心。

      一个“九龙王尊”肆虐武林,已经使中原武林弥漫一片杀机。

      千万种错综复杂的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盘旋集结……

      遥远的更鼓声,“咚!咚!咚!”已经连续敲了三下,黄秋尘仍然睡不着。

      蓦然,黄秋尘耳闻院我传来一丝轻微的脚步声。

      这声音很细微,但黄秋尘耳目锐敏,而且又没睡着,所以听得极是清楚。

      “飓!”的一声轻响,黄秋尘知道那人已经飞上屋面,他心头一惊,暗道:“这夜行人是冲着自己而来的吗?”

      黄秋尘猛然暗暗调息一下真气,发觉自己的精神很好,中气也很充沛,于是轻轻在床上坐起,心想:“这人若是冲着自己和袁丽姬而来,自家顾不得伤势刚愈,起身迎敌。”

      这时屋面夜行人,像似停止不动,大约一盏热茶工夫,黄秋尘听到外面传来一声轻微的冷笑。

      那冷笑声不大,但却阴森森的入耳惊心。

      黄秋尘脸色微变,暗道:“这笑声,好熟悉啊!像似那黄衣书生岳风飞。”

      冷笑声刚敛绝,接着,传来一声闷哼!

      “飕!”的一声衣袂飘风,那停身在屋脊上的夜行人,已经疾速飘飞下去,随即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

      “阁下好狠辣的手段啊!”

      黄秋尘一听那笑声像似岳凤飞,胸中顿时燃起一缕仇恨火焰,一跃下床,急步走近后窗,慢慢的推开一扇窗门,提气凝神,穿窗而出。

      黄秋尘的脚尖刚沾地面蓦觉背后一丝轻风响声!

      黄秋尘大惊正特反身迎敌,猛听袁丽姬的声音,轻轻说道:

      “是我!”

      一阵香风扑鼻,袁丽姬已经站在他肩侧。

      黄秋尘暗暗心惊,他在屋中根本没听到袁丽姬跃出室外的声响,想不到她已在室外。袁丽姬望了望了黄秋尘一眼,问道:你难道已经复原了吗?”其实袁丽姬看到黄秋尘跃出窗了的迅快身法,已知他功力已全部恢复。

      就在这时距离六七丈外一所跨院中、又响起冷做的寒笑声,说道:

      “三更半夜擅闯人家院落,违者处死,你大概就是这些死者的首领,罪更加一等,死前必须尝受一点痛苦折磨。”

      黄秋尘站在自己院落中,已经看清那所跨院凝立着一条修长人影和一个白须齐肷,肩背长剑的道装的老人。

      黄秋尘已经知道那修长的人,是黄衣书生岳凤飞,当下低声说道:

      “姊姊,咱们快去助那道人一手,或者他会丧命岳凤飞手下。

      袁丽姬突然低声说道:

      你放心,那道装老人是我的师叔,‘崆峒碎肠剑’吴灵钟。那些丧命岳凤飞手下的人,并非青城修剑院的人,咱们暂时慢点现身,暗中监视到底是那一路人物,在跟岳凤飞等人作对为敌。”

      黄秋尘听了她的话,心中暗喜、想不到青城修剑院的九大剑客之一——“崆峒碎肠剑”

      吴灵钟,也到达岳阳城,那么自己和袁丽姬人手已经不孤单了。

      念头未完,袁丽姬已经皓腕一伸,拉着黄秋尘左手,展开绝高轻功绕着自己跨院左后方,悄悄逼到岳凤飞停身跨院矮墙。

      袁丽姬微微向黄秋尘一打手式,双脚轻轻一点实地,娇躯凌空飞过矮墙,像似一溜轻烟,绝快至极的飞上跨院房厢屋脊暗影,袁丽姬内功已到炉火纯青之境,她凌空飞身半丝声响也没有,而且又是跨院的右后方,所以岳凤飞和崆峒碎肠剑吴灵钟都没有发觉。

      凌伙尘看了袁丽姬绝高轻功、暗暗惊佩自付:自己轻功没有袁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081-945.html - 2018-03-19
  • 第二十章 乱宫闱太子闯大祸 防意外康熙布疑阵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德楞泰和张五哥,护送康熙去冷香亭,刚走到园门口,德楞泰忽然发现了什么,忍不住失声惊叫了一声。康熙抬头一看,也愣住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呢?原来,在冷香亭郑春华住室的窗户上,清清楚楚地现出了一男一女两个身影,而且是紧紧地抱在一起的。康熙立时就... - 2019-01-02
  • 第二十章 桃花庵朵云会乾隆 微山湖钦差入枣庄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朵云虽然说得平静,但此情势下,愈是平静,字字句句愈显得如刀似剑,咄咄逼人。她凛然不可犯的神色连巴特尔都镇住了。乾隆见她举臂欲刺,遥立摆手道:“别!——别这样儿……有话慢慢讲,容朕思量……”一时间,他的心里乱得一团麻一样,斟酌字句说道:“... - 2019-01-26
  • 第二十章 吴省钦欺友戏姗姗 福康安豪奢周公庙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吴省钦几个人当晚为刘保琪饯行吃酒,直到起更时方散。翰林院历来是个熬夜当差衙门,六部里票拟出来的文告,经军机处批转,发到翰林院,掌院学士分派翰林起草正式文书。有点类似我们今日的文办秘书,分给谁,谁就自己操心打熬写稿,衙门里积习既深,人人各... - 2019-02-01
  • 第二十章 破巨案刘墉潜金陵 怒口孽天霸闹书场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黄天霸燕入云二人,自傅恒接见后第五天便离了北京。十三太保在京的只有十一人,先走了三天,他和燕入云也都乔装了茶商,却不同路而行。燕入云由通州走水路南下,黄天霸却从潞河驿离京走的旱路。言明盂兰节在石头城西鬼脸崖下聚齐。他掐着日子计程而行,一... - 2019-01-20
  • 第二十章 屠户女督课落榜人 曹雪芹击盂讥世事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阿桂跟着何之踏雪而行,走了约一刻时辰便到了张家肉铺,却也是店门紧闭,只听勒敏高一声低一声、抑扬顿挫地正在背书:“孔子过泰山侧,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夫子式而听之,使子路问之曰:“子之哭也,疑似重有忧者’——”  “错了!”一个女子声音打断... - 2019-01-04
  • 第二十章 救出盟主_剑公子_故事大全
  •   石中英朝独眼龙遁走的地上一指。冷然道:“姑娘是许傅经门下女弟子,自然知道厅中的机关埋伏,请你把这处地窖入口,打了开来。”  绿珠在他锋利的胁迫之下,不敢再说一个“不”字,低着头,默默的数着方砖,一手撩起长裙下摆,露出一双红菱般纤纤弓鞋。... - 2018-11-30
  • 第二十章 筵歌楼刘墉擒婪臣 持奸诈贪墨赖黑帐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国泰和于易简密议对策,有攻有守,攻得不着痕迹,守得严密周备,说得上是算无遗策。但刘墉压根没有那么多的花哨举动,也不照他的“老一套”钦差巡视规矩办理。当晚就发来钧谕,说要在济阳县就地赈灾察办案件。“何日抵济南,另当行文通告”,又在谕中削切... - 2019-01-28
  • 第二十章 惧泄密疑心生暗鬼 用谋权明言议废立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刘金标被人架着回了班府,此时班布尔善刚送走泰必图,见他血淋淋地回来,吓得酒也醒了一半,忙问:“这是怎么了?”  听几个亲兵七嘴八舌地诉说完巡防衙门无理劫人的事,他听过以后倒犯了踌躇。巡防衙门正是他近日极力拉拢结纳的,怎会如此不肯给面子?... - 2018-12-23
  • 第二十章 敏士不敏靴中失火 勤政议政老相宠衰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张廷玉跪在前面,龙龙钟钟磕着头,颤声说道:“皇上如此说,奴才们惭愧死了,无地自容……请暂息雷霆之怒,容奴才奏陈。皇上当日决策并无失误,据奴才看,张广泗或许生了畏敌保名的念头。庆复功臣之后,其实是个书生,有虚骄心,无实战之力。据朱纲所奏,... - 2019-01-11
  • 第二十章 贤皇后正言肃内宫 明帝君严刑责宦奴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从牛街清真寺返回大内,已是午夜时分。这一夜恶战,亲临指挥,自己处置得十分妥帖,虽然累得精疲力尽,却是异常兴奋。没有半点睡意,便吩咐张万强道:“备轿,朕今夜驾幸储秀宫,传贵妃钮祜禄氏也去。”张万强忙答应了一声,便出去张罗。  皇亏赫舍... - 2018-12-26
  • 第二十四章 荒山孤观藏花轿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胡圣手轻声说道:  “黄少侠,这摆擂台的事,图画中字句,说得很清楚,你自己看看。”  黄秋尘闻言,低头再向那幅图案看去,只见左下角,写了几行蝇头小字,道:  “端午三刻,瑶池仙女,降临凡尘招亲,祝君前世福缘,驾临朝凤岭,擂台定姻缘。瑶池... - 2018-03-19
  • 第二十三章 旷世奇缘二脉通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驼矮二老闻言,转首各望了黄秋尘一眼,越庸冷森森一笑,道:  “好小子,无怪你天生命大……”  说着话,两人忽的转身一掠,飞出三四丈,忽听冷白喝道:  “两位慢走一步!”  煞星手冷白追踪而出,猛听黄秋尘叫道:  “冷兄不要追了,兄弟有话... - 2018-03-19
  • 第二十二章 谎言谬语骗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煞星手冷白长长凄叹一声,道:  “……那日我们众人遇到钟楼,他疗治好了我等七人的伤疾,挽救了咱们生命,却又攫去我们的性命……”  黄秋生愈觉糊涂,皱眉说道:  “冷兄,你说清楚一点,我真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白道:  “钟楼在疗... - 2018-03-19
  • 第二十一章 荒野草原回音出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虽然生性骄狂,但人却极端机智聪敏,这时他察言观色,已知袁丽姬和吴灵钟,并非擒走“虬龙公主”的同一路之人。  蓦在这时,大约半里之遥飘传来一声尖锐悠长的啸声!  岳凤飞闻得啸声后,转脸向驼矮二叟喝道:  “虬龙公主的八名神箭侍卫,已... - 2018-03-19
  • 第二十五章 生死一发悟经文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闻言眉宇间,倏地掠过一丝骇人杀机,喝道:  “你该死,竟敢偷视公主玉容。”  黄秋尘急道:  岳侍卫长,你不要误会,在下是蒙受虬龙公主召……”  岳凤飞没待黄秋尘将话说完,“飕!”地一声,右手已经迅快撤出悬腰佩剑。  但是煞星手冷... - 2018-03-19
  • 第二十六章 荒凉楼院藏机密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倏地,笑声敛绝了。  鬼矶士秦风也恢复了那付冷酷无性的面容,淡淡的对黄秋尘说道:  “你胜了!你走吧!老朽本来可以遵照我往昔的生性,毁诺再出手毙了你,但老夫今夜不愿这般做,我要违背自己的理智,跟上苍相赌一下,你是不是日后我生命的克星。但... - 2018-03-19
  • 第二十九章 夜枭长啼惊玉女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虬龙公主转眼望了袁丽姬一眼,微微一笑的缓缓说道:  “袁院主这几句话,听得使我心内茫然,你我向来素不相识,奴家如何敢称是你的大恩人。盛传中原青城修剑院主,威亚端庄,但今日看来,却使人有着反感。”  这句话,听得袁丽姬笑容顿敛,现出一片尴... - 2018-03-19
  • 第二十章 昔日血仇今犹痛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三人结义已毕,俞千山早听江湖传闻说苏探晴替摇陵堂出使炎阳道之事,此刻看他与擎风侯义女同路,自然不假。问起来才知道要相救顾凌云的内情,俞千山道:二弟敬可放心,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相救顾凌云之事大哥义不容辞,待振武大会一完,我便与你们同去... - 2018-06-18
  • 第二十八章 孤独红是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袁丽姬听了这句话,脸上娇容微变,问道:  “你内伤重吗?”  黄秋尘急道:  “我等会便可恢复,你不要管我,快去保护武仪天的性命袁丽姬在冷震东所说:师兄黄龙山有两位知交好友武仪天和鬼母教主……的话,她也全部听到了,所以黄秋尘如此说,心中... - 2018-03-19
  • 第二十七章 回峰旋路恩怨谜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佩刀老乾双眉轻皱笑道:  “那除非冷兄已将这机密泄露了。”  冷震东冷冷道:  “南宫兄这种不相信兄弟之心理,实在使人心寒。”  佩刀老者哈哈笑道。  “不然冷兄为何说这楼院机密有第三者知道?”  冷震东嘿嘿冷笑道:  “南宫兄,难道你... - 2018-03-19
  • 第二十七章 题楹柱主仆思未来 报凶信兄妹忆儿时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苏麻喇姑回到养心殿,康熙歇午觉刚刚起来。见她进来,揉着眼笑道:“你今儿是怎么闹的,把伍先生也弄了去?”苏麻喇姑红着脸笑道:“这就是做奴才的难处了。他在索府,抵得上半个主子。他要去,我哪能劝阻得住。”康熙笑道:“也难为你应付下这场面来,一... - 2018-12-24
  • 第二十八章 搜府邸棋敲菱口居 防忧患移教山沽斋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第二天一早,班布尔善在从神武门到索府的路上沿途撒了眼线。自己坐在鳌府静待消息。下午接到回报:“跟往常一样,宫里出来的两乘小轿已进了索府后侧门。”鳌拜与班布尔善相视一笑,便点齐兵丁,打轿前往索府。  大轿来到索府前轻轻落下,鳌拜一哈腰跨了... - 2018-12-24
  • 第二十一章 释冤狱铁丐感皇恩 伴学子婉娘恋师情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按照太皇太后与康熙的密旨,魏东亭来到天牢释放了查伊璜。在他的心目中,这姓查的应当是一位惊天动地的伟男子,待到见面,不禁大失所望。原来不过是个六十多岁干瘦的老头儿,两撇花白胡子分的很开,显得滑稽可笑。再加上不修边幅,潦倒肮脏。除因吴六一的... - 2018-12-23
  • 第二十二章 勇鳌拜显能戏近侍 莽少年请缨入宫闱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康熙回到禁城,张万强正在神武门焦的不安地等着。见他回来,急步上前,也不及请安便顿足道:“好我的主子爷!还在这儿攸哉游哉,急煞奴才了!”  康熙见他满头大汗,脸都黄了,忙问:“是怎么了?”  张万强左右瞧瞧,见没外人,赶紧凑上去说:“鳌中... - 2018-12-24
  • 第二十二计 关门捉贼_三十六计故事_历史故事网
  •   关起门来捉进入屋内的盗贼。    【原典】    小敌困之①。剥,不利有攸往②。    【注释】    ①小敌困之:对弱小或者数量较少的敌人,要设法去困围(或者说歼灭)他。    ②剥,不利有攸往:语出《易经.剥》卦。剥,卦名。本卦异卦... - 2018-12-21
  • 第二十三章 小兄弟奋发练硬功 老教头喜收众高徒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事隔一日,班布尔善便到鹤寿堂来会鳌拜,见鳌拜正和遏必隆交待征粮事宜,便闪到一边,直候到遏必隆辞去方才进来。  一坐下班布尔善就迫不及待地问;“中堂,魏东亭领着那一帮人是干什么的?”鳌拜似笑不笑地答道:“干什么的,陪皇上练武玩的呗。”班布... - 2018-12-24
  • 第二十四章 疗圣疾太医显神技 夺命丹班布透杀机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张万强带着胡宫山走在前头,魏东亭紧紧跟着,直向养心殿而去。望着胡宫山的背影,魏东亭不住地犯疑:这个面黄饥瘦的矮个子,长相十分猥琐,三角眼里却放射出贼亮的光,难道他真有那么大本事吗?为什么史龙彪那样极力夸赞他呢?  这次康熙召见胡宫山,原... - 2018-12-24
  • 第二十五章 含讽劝谆谆君王意 寓忠厚悠悠赤子心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秋高云淡,碧空如洗,康熙带着魏东亭和班布尔善策马来至西便门外,白云观已遥遥在望。班布尔善笑道:“万岁,时方寅末,又未逢社会之日,咱们主子奴才三个在这荒棒野蒿中并辔而驰。知道的呢,说我们是去游玩;不知道的还当我们是响马呢!”  康熙听了这... - 2018-12-24
  • 第二十六章 山沽居婉娘伴师游 西鼓搂道长说因缘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苏麻喇姑走出庙门,才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一关算是过去了,可现下怎生对付这位呆子呢?见伍次友默默走着,似乎在想什么,便问道:“饿了罢,咱们别急着打轿回府,先在附近寻一家野店打个尖儿再走罢。我可是立规矩立得腰酸腿疼了!”  “也好。”伍次友道... - 2018-12-24
  • 第二十五章 治刁奴公主立家法 收脱缰侍卫传军令_康熙大帝_故事大全
  •   傅宏烈与何志铭冒雨来见孔四贞,并对她说了铁丐吴六一并非暴病身亡,而是被人陷害。而且杀害吴六一的,正是尚之信、马雄和戴良臣。孔四贞吃惊不小,正想再问,何志铭目光一闪,又补了一句:恐怕不仅仅是他们三个人,还要再加上今晚陪额驸吃酒的汪士荣。傅... - 2018-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