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行都西安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闰八月中旬,远在归化城的邱泰基,正预备跟随一支驼队,去一趟外蒙古的乌里雅苏台。因为归化一带的拳乱,也终于平息下去了。

      去年秋凉后,邱泰基就想去一趟乌里雅苏台。贬至口外,不走一趟乌里雅苏台,那算是白来了。可归号的方老帮劝他缓一年再去:你久不在口外,这来了才几天,水土还不服,更不耐这里冬天的严寒,忽然就要作如此跋涉,那不是送死去?你毕竟不是年轻后生了。

      归化至乌里雅苏台为通蒙的西路大商道,四千里地,经过五十四台站,驼队得走两到三个月。因有十八站行程在沙漠,驼户都要避开耗水量大的夏季。秋凉后起程,走半道上,就隆冬了。

      邱泰基想了想,只好听从了方老帮的劝阻。再说,当时康三爷已经离去,邱泰基也得替他收拾“买树梢”的残局。不过,挨到今年正月一过,他就随驼队去了一趟外蒙首府库仑,由库仑又到了通俄口岸恰克图。这一条北路大商道,虽较西路短些,也须走三十多天。所以,等他重新回到归化,已快进五月。眼看夏天将至,要走西路往乌里雅苏台,也只好再等秋凉时候。

      但在庚子年这个夏天,口外的归化城也不平静,义和拳的大师兄们在这里掀起的反洋风浪并不小。动荡的时局,一直持续到秋天,邱泰基当然无法离开字号,远走西路。

      进入闰八月,时局总算平静了。邱泰基终于能为西去乌里雅苏台张罗行前的诸多事项了,忽然就收到太谷老号发来的一道急信。忙拆开看时,居然是孙大掌柜亲笔:

      邱泰基鉴:

      日前朝廷銮舆离太原继续西狩,不久将驻銮西安。彼城即随之成临时国都,闻朝中亦有迁都长安之议。老东台念你在归号诚心悔改,同意老号将你改派西安。到西号后,尔仍为副帮,当竭诚张罗生意,报答东家。见字后,尽速启程赴陕。途经太谷,准许回家小住几日。专此。

      孙北溟字

      调他重返西安?邱泰基可是梦也没有梦到过的。贬到归化这才几天,一点功绩未及建树,连乌里雅苏台都没去一趟,就获赦免了?

      现在的邱泰基,真是脱胎换骨了。对这喜讯一般的调令,他几乎没有多少激动,倒是很生出几分惋惜。这次重来口外,与年轻时的感受已大不相同。驼道苍凉依旧,可他已经不想望穿苍凉,在后面放置一个荣华富贵。商旅无论通向何方,都一样难避苍凉,难避绝境。春天走了一趟恰克图,往返两月多,历尽千辛万苦了,张罗成的生意有多少?在内地大码头,这点生意实在也不过举手之劳,摆一桌海菜席,即可张罗成了。只是,这北去恰克图的漫漫商旅,实在似久藏的老酒,须慢慢品尝,才出无穷滋味。

      所以,他特别想重走一趟乌里雅苏台。

      但邱泰基知道,老号的调令必须服从。他也明白,自己获赦实在是沾了时局的光。当今朝廷,竟也忽然落入绝境,步入这样的苍凉之旅!自己重返西安,能有多少作为呢?

      归号的方老帮,对邱泰基这样快就要离去,当然更是惋惜。时间虽短,邱掌柜还是帮了他的大忙:东家的三爷总算给劝走了。三爷这一走,还是长走!接手掌管康家外务后,三爷大概不会再来归化久住,难为人了。

      方老帮的恭维,邱泰基自然是愧不敢当。当时遭贬而来,方老帮能大度地容留他,他是不会忘的。

      邱泰基离别归化,还有一件难以释怀的事,就是郭玉琪的失踪。一年多过去了,郭玉琪依然下落不明。方老帮说,多半是出了意外。但邱泰基还是请求方老帮,三年内不要将此噩耗告知郭玉琪的家人,更不可放弃继续打探郭玉琪的下落。走口外本是一种艰险之旅,出意外也算题中应有之意。不过,失踪多年,忽然复出的奇迹,也不是没有。总之,邱泰基还是希望那个年轻机灵的郭玉琪,有一天能奇迹般重返天成元。

      邱泰基始终觉得,郭玉琪的失踪同他大有关系:带了这位年轻伙友来口外,虽属偶然,但他一路的教诲显然是用药过猛了。初出口外的郭玉琪,心劲高涨,急于求成,那才几天呀,就出了事!邱泰基真不知如何向郭玉琪的家人交待。

      闰八月二十,邱泰基搭了一队下山西的高脚骡帮,离开归化城,向杀虎口奔去。临到杀虎口

      前,他还盼望着能早日赶回太谷,回家看一眼。仅一年,自己就重返西安了,这对夫人总是一个好的交待。尤其牵动着他的一个念想,是他的儿子!自从夫人告诉他已得一子,他就在时时牵挂着了。年过不惑,终于得子,好像上天也看见了他的悔改。现在,又给了他一个机会,回家看一眼出世不久的儿子。

      但来到杀虎口,邱泰基忽然改变了主意:不回家去了。悔改未久,就想放纵自己?老号有所体抚,可你有何颜面领受?只有早一天赶到西安,才算对得住东家和老号的宽恕。

      所以在杀虎口,他另搭了一队骡帮,改往平鲁方向而去。这条商路,经神池、五寨、岢岚、永宁,可直达洪洞。较走山阴、代州、忻州,到太原那条官道,艰难许多,但也捷近了许多,尤其是绕开了祁太平。到洪洞后,即可直下平阳、侯马、解州、蒲州,过潼关入陕了。

      即便如此,邱泰基到达西安时,已用去一个月。

      天成元西安分庄的老帮伙友,早知道邱掌柜要回来,都在盼着。邱泰基遭贬后,老号调了驻三原的程老帮来西安领庄。程老帮倒是节俭,谨慎,但字号气象也冷清了许多,业绩大不如前。等朝廷行在忽然黑压压涌进西安,程老帮更有些不知所措。老号已有指示:先不要兜揽官家的大生意,尤其要巧为藏守,防备朝廷强行借贷。接了老号这样的指示,程老帮先就头大了。天成元在西安,原来就有盛名。朝廷找上门,不敢不借,又不能借,这一份巧为应对,他哪里会!幸好不久老号又有急信下达,说已调邱泰基重返西号,他和众伙友才松了口气。

      只是,终于到达的邱泰基,却叫西号上下大吃一惊!随骡帮而来的邱掌柜,几乎同赶高脚的老大差不多了,衣着粗绌,厚披风尘,尤其那张脸面,黑红黑红的,就像老包公。邱老帮原来那一番风流俊雅,哪还有一点影踪!

      程老帮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往日有名的邱掌柜。

      他问候了几句,就吩咐伙友伺候邱掌柜去洗浴。邱泰基慌忙道了谢,却不叫任何人跟着伺候他。洗浴毕,程老帮要摆酒席接风,邱泰基也坚辞不就:“程老帮,你不是想害我吗?叫伙房给我做两碗羊汤拉面,就得了。离开一年,只想这里的羊汤面!”

      程老帮是实在人,见邱泰基这样坚持,也就顺从了。

      饭毕,程老帮也顾不及叫邱泰基先行歇息,就将他请进自己的内账房,急切问道:

      “邱掌柜,你路过太谷,见着孙大掌柜了吧?老号有什么交待?”

      邱泰基只能如实说:“程老帮,为了早日赶来西安,我没有走太原的官道,在西口就弯上了晋西商道,直接到了洪洞。”

      程老帮有些吃惊了:“你没路过太谷?”

      邱泰基问:“老号指示我回太谷了?”

      “我哪里知道?邱掌柜,你也是临危受命,想来老号要做些特别的交待吧。”

      “老号信中,是要我尽速来陕。老号有特别交待,当会有信报直达程老帮吧?”

      “老号倒是不断有信报来。”

      “有何特别交待?”

      “吩咐先不要贪做,尤其要防备朝廷强行借贷。听说朝廷在太原时,就曾向西帮借过巨款。”

      “我在口外也听说了,好像是祁帮乔家的大德恒扛了大头?大德恒的领东也不傻呀,怎么给捉了大头?”

      “哪是给捉了大头?听说是他们自家出风头。朝廷要借三十万,大德恒一家就应承下来了。”

      邱泰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他也一时想不明白乔家走的是一步什么棋。乔家一出手就是三十万,朝廷再跟别家借钱,不用说不借,就是答应少了,也不好交待。天成元在西安不是小号,就是装穷,也得有个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637-925.html - 2018-01-21
  • 第十八章 黄铜大门终于摇晃起来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咚!随着又一次沉重的撞击,黄铜大门发出断续的格噔声,终于痛苦地摇晃起来,仿佛亘古以来就已矗立的岩壁在慢慢崩裂。城破了!城破了!叫声从城头与城下一起响起,如同被生生抓落的羽毛,带着新鲜的创痛四下散飞。石块和檑木象阳光下的雨一般,顿时蔫了劲... - 2018-09-28
  • 第十八回 赂相府西门脱祸 见娇娘敬济销魂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有个人人,海棠标韵,飞燕轻盈。酒晕潮红,羞蛾一笑生春。  为伊无限伤心,更说甚巫山楚云!斗帐香销,纱窗月冷,着意温存。  话分两头。不说蒋竹山在李瓶儿家招赘,单表来保、来旺二人上东京打点,朝登紫陌,暮践红尘,一日到东京,进了万寿门... - 2018-10-04
  • 第十八章 双侠戏贼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云怪蓝云压力骤松,大笑一声,一条铁链,又纵横劈击,反攻而来。  那边单于雷短槊阔剑,隐夹风雷,步步进逼,点苍双雁确已感到有力难使,陡觉有人大喝一声,抡剑冲入。  万雨苍百忙之中,定睛一瞧,来的正是银鳞剑客陶琨,精神一振,右手长剑,刷刷两... - 2018-05-28
  • 第十八章 兄弟情深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葛真吾看他依然站着不肯落坐,不觉淡淡一笑,伸过手来,拉着楚玉祥的手,柔声道:  “贤弟,愚兄和你一见如故,结为盟兄弟在先,在这里接任令主在后,我们就算是敌人,也总有一份手足之情,这里是愚兄住的地方,我邀你到这里来,因为我有许多话要和你说... - 2018-06-01
  • 第十八章 风媒们的消息也如雪片般送到房中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舒亚男与明珠回到客栈后,风媒们的消息也如雪片般送到房中。明珠一看有那么多纸条信件,不由一声呻吟:“这么多,怎么看得过来?”  “咱们得连夜看完,只有彻底了解对手,才能找到对付的办法。”舒亚男道。“咱们为啥不了解一下另外一个对手?”明珠突... - 2018-06-10
  • 第十八章 逍遥天魔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石承棋业已厌恶淫妇至极,不容冰心姑娘答复淫妇,已对冰心姑娘说道:“管妹妹,咱们走吧,天魔宫的人和事我实在不愿意再加闻问!”  冰心姑娘微蹙蛾眉,指着淫妇对石承棋道:“那就趁早一掌杀了她,省得她再落到逍遥天魔夫妇手中而死活两难!”  石永... - 2018-05-26
  • 第十八章 观音庵修行的姑子大多是豪门望族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扬州郊外的观音庵,虽算不上什么名胜古迹,却因这里修行的姑子,大多是出身江南的豪门望族,显得与众不同,也因此为富贵人家的女眷所喜爱。传说这里的送子娘娘特灵,所以那些刚结婚或久婚不育的女子,都喜欢到这赶时髦来许愿,在送子娘娘这里求得一男半女... - 2018-06-08
  • 第十八章 远上少林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心善大师的职掌是接待宾客,虽非罗汉堂专司各大门派的联系事宜,但也每日都有武林中人接触,对江湖上的知名人物莫不了如指掌,此刻听二人自报名号,却是从未听人说道。  但他究竟不愧是少林寺的知客堂老座了,并不因对方二人名不见经传就忽略过去。相反... - 2018-05-17
  • 第十八章 丁少秋跟着她来至一座偏院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少秋跟着她走出厨房,从小天井进入穿堂,再穿过一个小天井,来至一座偏院。  青衣少女脚下一停,回身道:“刘婆婆就在里面等你,你快进去吧!”  丁少秋点点头,举步跨入,目光一瞥,只见这间房屋十分宽敞,除了右首靠壁处放着一排兵器架,架上刀剑... - 2018-05-03
  • 第十八章 阵图何足困斯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商绶哈哈一笑,不知怎的身形一侧,竟从一瓢子和十善,十行三件兵器中闪了出去。一个转身,左足支地,右腿横向扑到身后的四个武当门人扫去。  他这一着快逾闪电,四个蓝袍道人,刺出去的剑锋,因对方身子一侧,四柄长剑交叉而过,全落了空,几乎刺到自己... - 2018-05-06
  • 第十八章 奇袭荧惑_山河_故事大全
  •   丁先生就是宁徊风!  许惊弦蓦然想通了一切关键。  宁徊风本就是性格执拗、心志坚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四年前在困龙山庄受挫,不肯善罢甘休,偏偏要在擒天堡东山再起。但龙判官与擒天堡手下都认得他,自然需要易容,他被林青射瞎一目,索性装扮... - 2018-06-15
  • 第十八章 戏神君协破镖局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这回他似是动了真怒,身形如风,避开他刀势,双手突发,朝程明山抓来!  就在程明山和厉山君才一动上手,晏长江双手一击白金环,发出“铮”的一声轻响,举步朝阮清香面前逼了过来,说道:“阮姑娘……”  他刚叫了三个字,阮清香已是柳眉倒竖,清叱一... - 2018-05-23
  • 第十八章 离魂之舞_绝顶_故事大全
  •   一位男子从林间走出,一揖到地。但见他二十八九的年纪,身材颇为矮小,却穿了一身大红彩衣,极其惹目。他的相貌亦很普通,举手投足间有种潇洒从容的味道,言语和缓,声音也十分轻柔,虽与何其狂差不多年龄,却是自称晚辈,十分恭敬。只不过他头发稍显凌乱... - 2018-07-01
  • 第十二回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朝天门下已有三四万人群,且是愈聚愈多,有些是排列整齐的的云军士卒,他们虽不听从将领的约束跑进了城来,但多年行伍所成的习性使得他们自觉地聚在一处。另一些散乱的身着战袍的将士,他们大多是外地军中的标将队长之类,功勋著卓而蒙恩参与大典的。其它... - 2018-09-25
  • 第十三回 也不过是从头再来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鲁成仲那日并没有喝下赢雁飞赐的那盅酒,他转身过去就吐在了衣襟内。并不是他对赢雁飞有什么疑心,只是习惯了,当年杨放作铁风军的统领时就是从不沾一滴酒的,这已是老规矩。那夜他送云行天进了后宫,就在交辉门上守着。因这些时日实是累的很了,不小心还... - 2018-09-25
  • 第十四回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圣旨传到令狐锋的手上,他即招了云军中的将领,将赢雁飞的意思传了,就离开由他们自家会议。他们几个在里面吵了二三个时辰,然后面红目赤出来告知令狐锋,果然是情愿分拆。令狐锋心中有些悲凉,当年的云军,云行天仗以起家横扫天下的云军,如今竟落到了这... - 2018-09-25
  • 第十一回 问天下谁是英雄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这是那里?昨夜种种却一并兜上心来。他回想起最后所见的赢雁飞的神情,心头冰凉,然后便是难忍的狂怒,欲从床上一跃而起,却没能如愿,只是弹动了一下,便又倒回去,云行天活动了一下肢体,只觉手足酸麻,力道尚不足往日一成。  皇上!云行天听到这句话... - 2018-09-25
  • 第十回 无法解释我内心的狂热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杨放发觉城中骚动,便命部下整装待命,原是防着沐家突围,不想城门打开,却是云军将士。得知沐家有人出降,不由长舒口气,心道:屠城之令总算是不必了。当下遵云行天之令,着部下进城受降接防。自家率了几个亲随从城中穿过,往中军大帐去。正行于道中,却... - 2018-09-25
  • 第十八章 秦少卿二十三岁居长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三人各自说了年龄,这一叙,秦少卿二十三岁居长,杨少华二十一,路少朋十九最小。  这—来,由萍水相逢,变成了大哥、二哥、三弟,客套全免,自然更谈得投机。  堂倌撤去杯盘,又替三人沏上了香茗。  这时,高升楼上,酒客渐散,留下来的,还在品茗... - 2018-04-30
  • 第十八章 困龙山庄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困龙山庄地处涪陵城西七里坡,依山而建,占地不过十数亩。但方圆百步内的树木都已被锯断,便只有一条光秃秃的大道直通庄门,离得老远便可见到庄前迎风飘扬着五尺见方的一面大旗,旗上用朱砂写着两个血红大字:困龙!  林青、虫大师、花想容、水柔清与小... - 2018-07-08
  • 第十八章 宋录的声音突然压倒了所有的喧哗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老二十三,交出魔刀决和千杀咒,我便放你一条生路,如何?宋录的声音突然压倒了所有的喧哗,亢然而出。  老十一,你如今这般得意,还要这些何用?  鄂夺玉上崖来时,一个苍枞般地身影正突出石垒。  二十三比起山洞之中,更见得瘦了,然而一张乱须丛... - 2018-07-16
  • 第十八章 素手银针欲断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重回升云客栈已是深夜时分,店中早已打烊,只有俞千山独自坐在大堂中饮酒等他。苏探晴先将自己的化装细细洗去,重新打扮为卖药郎中的模样方走入店中,俞千山看到苏探晴连忙问道:秦小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遇见神禽谷那三个人可不... - 2018-06-18
  • 第十八章 铩羽而归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这就是“罗汉阵”的关系,只是被震退了一步,若是个人的话,早就被震得不知飞出去多远了。  但幸亏这是双岗“罗汉阵”前面十八个使杖的受震后退,后面十八个人迅速跨上一步,十八柄戒刀又化作一幢刀山涌了上去。  无尘尊者大笑一声,阔剑再次横扫出去... - 2018-04-19
  • 第十八章 书房定计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甘禄堂立即走上一步,悄声道:“云公子,庄主下落未明,目前三灵门和九毒门两方面的人,都在找他,小姐又落在九毒观音的手中,现在只有全仗云公子大力赐救了。”云飞白心中不禁一动,忖道:“他是九毒观音手下的青字五号,这番话,莫要是九毒观音要他试探... - 2018-01-29
  • 第十八章 李兰站在医院的大门口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李兰凌晨的时候就已经站在了医院的大门口,虽然宋凡平在信里说自己中午才能到上海,可是两个多月的分别让李兰的思念像浪涛一样汹涌澎湃,天没亮她就醒来了,坐在病床上等待着晨光的到来。一个手术后的病友因... - 2018-02-01
  • 第十八章 一波又起_龙孙_故事大全
  •   青衣少年的目光一转,很快就落到方振玉的身上。  这不用谁指点,都看得出来,因为孙氏三英手中各仗兵刃,品字形远远的围着方振玉,站在方振玉对面的是白塔寺住持木罗汉,只要看这位老和尚枯瘦的脸上,隐见汗水,分明刚才两人动过手,由此可见这唯一的敌... - 2018-02-03
  • 第十八章 一步登天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君箫不好胜他,但也不能输他,两人这番较劲,是功力悉敌,谁也没有胜谁。  这对冯友三来说,已是十分吃惊的事,但他脸上却丝毫不露,呵呵笑道:“请坐,请坐。”  马掌柜自然看得出来,总管对云惊天口气上十分客气,但两人在握手之时,已经暗暗较了一... - 2018-01-28
  • 第十八章 大破蛇谷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骆长青倒去药渣,把木桶药汁,再倒人锅中,一面不住的添加木柴,药汁愈熬愈浓,骆长青要萧湘云用木棍不住的在锅中搅着,不使药汁凝结沉浚。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萧湘云搅得手都快酸了,粉脸上也绽出一粒粒的汗珠。  骆长青又走了,等到初更之后,才提... - 2018-01-25
  • 第十八章 九宫绝招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薛慕兰走在前面,刚走到阶前,就见一个中年妇人迎了出来,朝薛慕兰躬着身,陪笑道:“二姑娘来了,恕属下失迎。”  她一口叫出“二姑娘”来,薛慕兰粉脸蓦地一红,立即沉下脸来,说道:“申大娘,你怎的口没遮拦,幸亏丁兄、方兄不是外人,否则……我…... - 2018-01-18
  • 第十八章 似是而非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陆地神龙程元规回头瞧了陆翰飞一眼,缓缓说道:“陆老弟机缘巧合,得了白衣剑侣金玉观奇的旷世武学,目前火候尚浅,还是留在这里,专心练功的好。”  陆翰飞起身道:“老前辈金玉良言,晚辈自当遵命,只是晚辈先师血仇未复,日轮斧法,大致都已学会,夏... -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