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她已经换上绿衣女子的衣裙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一会工夫,她已经换上绿衣女子的衣裙,从里间走出,说道:“现在可以问话了,我就站在这里,装作穴道受制,然后你去解开姓任的穴道,要他从实说来。”

      丁天仁问道:“他不肯说呢?”

      “你这人!”宓无忌轻嗔道:“问话就要使点技巧,你不会动动脑筋?”

      接着以“传音入密”说道:“只要如此如此,她如果是上面派来的人,绝不敢让她受到伤害,就会乖乖的说了。”

      丁天仁喜道:“二哥这法子不错!”

      宓无忌低声道:”那就开始了。”

      丁天仁点点头,抬手先点了任贵的四肢穴道,然后解开他原先受制的穴道,任贵身躯一震,倏地睁开眼来。

      丁天仁手中拿着宓无忌的捂扇,站在任贵面前冷冷说道:“任大总管,你如果是识时务的,就该好好和我合作。”

      任贵发现自己四肢受制,丝毫动弹不得,同时也看清自己面前站着一个青衫中年汉子(丁天仁经宓无忌给他易容之后,又戴上了一张面具)正在向自己问话,离房门不远,站着呆若木鸡的青雯,心头暗暗吃惊,问道:“阁下是那一方的朋友?”

      丁天仁微哂道:“现在是我在问你,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只要回答我问你的话就好。”

      任贵眨着眼睛,问道:“朋友要问什么?”

      丁天仁道:“你是这里大总管,那么你们庄主是谁?”

      任贵道:“且慢,在下可以先问朋友两句话吗?”

      丁天仁冷声道:“是我在问你,还是你在问我?”

      任贵道:“在下落在朋友手里,自然是朋友在问我了,但朋友要在下和你合作,有问必答,那就要朋友先回答我两个问题,在下认为值得,才会答你所问。”

      丁天仁道:“好吧,你说说看,是那两个问题?”

      任贵道:“第一、在下回答了朋友的话,朋友是否会放了在下?”

      丁天仁道:“第二呢?”

      任贵看了绿衣女子一眼,说道:“她只是一个下人,希望朋友先放了她。”

      丁天仁心中暗道:“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这女子身份相当特殊,一个下人,他何用在此时提出先行释放她的话来?”

      一面点头道:“我问完就走,自然不会难为你们,但你若有半句虚言,那就莫怪我出手无情。”

      “一言为定。”任贵爽快的道:“朋友问吧,只是在下如果不知道的,那就真的不知了。”

      丁天仁道:“我方才已经问过,你们庄主是谁?”

      任贵苦笑道:“朋友第一句在下就答不上来了,这里庄主是谁,在下真的不知道。”

      丁天仁哼道:“你身为大总管,连庄主是谁都会不知道,这话有谁能信?”

      任贵苦笑遣:“说出来确实没有人会相信,但这是事实,在下担任这里总管,不过三个月时间,从来没见过庄主一面,也没有人跟在下提起过庄主二字,朋友不信,在下也没话可说。”

      丁天仁问道:“你也没去找过庄主?”

      任贵道:“在下并没什么事要去找庄主的,真要有事,庄主会在左首那间房中的桌上留下字条,但那问房只是一间空屋。从没住人,就是全庄五进数十间房舍,在下也都去看过,并没庄主住的地方,可见庄主并没住在这里。”

      了天仁道:“那么庄上有些什么人呢?”

      任贵道:“庄上除了在下,还有三个管事,一个叫田进财,是管帐的,一个叫何祥生,是管庄丁的,一个叫李长发,是接待宾客的,此外就是些仆佣了。”

      丁天仁道:“川西有许多武林同道,无故失踪,都是西庄所劫持的,可有此事?”

      任贵道:“没有,真的没有,如果有这种事,在下不会一点都不知道,咱们庄上只有一个总管,三个管事,就是有通天本领,也是办不到的事,朋友如果是查究这件事来的,西庄虽有数十间房屋,在下可以领你朋友一间间的去看。”

      丁天仁看他说话的神情,似乎不像有假,心中不禁有些动摇起来,问道:“任总管到这里来,不过三个月时间,那么三个月之前,在那里高就。”

      任贵道:“在下从前是在乐山山庄擎天手金老爷子庄上担任总管的。”

      丁天仁问道:“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任贵道:“在下跟随金老爷子,快二十年了,在四川地方上,不论官府或是黑白两道,差不多都有个认识,这里庄主是做大买卖的,有些地方,就要打通关节,所以就属意在下,在下年过半百,总不能当一辈子总管,当然希望有优厚待遇,积些钱,作为防老之用,就这样到这里来的。”

      丁天仁眼看要问的全问完了,却问不出一点所以然来。

      这就点头道:“好,我相信你,现在我还要问问这丫头,你给我老实些,不论我问什么,她说什么,你都不许开口,否则我就杀了你。”

      任贵忙道:“在下不说,不会插口的。”

      丁天仁倏地回过身去,左手朝绿衣女子身上一拂,右手摺扇同时轻轻敲落,他左手一拂是解开她先前受制的穴道,右手摺扇却是重新点了她两处穴道。

      这样她可开口说话,但身子依然动弹不得。

      这绿衣女子自然是宓无忌乔装的了,她穴道一松,忍不住睁开眼来,但她只是恶狠狠的看了丁天仁一眼,很快又闭上眼睛。

      丁天仁并不理会,徐徐说道:”姑娘一身武功相当高明,我不相信你只是一个下人身份,你们任大总管都已说出来了,现在该由你说了。”

      就在此时,宓无忌耳边响起任贵的声音,说道:“我没有说什么,你别上他的当。”

      任贵可不知道眼前的绿衣女子是宓无忌乔装的,他正好趁丁天仁转身朝她问话之际,嘴皮微动,以“传音入密”说话。

      绿衣女子只是不理不睬,没有作声,但却以“传音入密”把任贵说的话,告诉了丁天仁。

      丁天仁又道:“我说的话,姑娘一定听到了,我要问的话,从来没有一个人敢不说的,我只是因你是个女子,不想出手无情而已,姑娘还是说出来的好。”

      绿衣女子依然闭着眼睛没有开口。

      任贵又把刚才逼问的话,以“传音入密”一一告诉了她。

      宓无忌也把任贵说的话,再以“传音入密”告诉了丁天仁。

      丁天仁望着她等了一会,微微攒了下眉道:“在下好言相劝,姑娘何苦如此倔强?”

      绿衣女子还是没有作声。

      丁天仁右手摺扇轻轻在左手掌敲了一下,说道:“我耐心有限,姑娘到最后还是要说的,何苦一定要逼我出手呢?好,我从一数到十,你如果再不答话,说不得只好得罪了。”

      宓无忌和丁天仁说好了的,她自然不会开口,这样丁天仁才可以向绿衣女子下手。

      丁天仁从一数到十,等了一会,眼看绿衣女子还是一言不发,不觉冷笑一声道:“我倒要看你能倔强到什么时候?”

      口中说着,右手摺扇在绿衣女子身前虚点了几点,他招扇还未收回,绿衣女子口中已经发出一声闷哼,一个娇躯也随着机伶一颤,但还是没有说话。

      这回丁天仁点的可是“五阴绝脉”,不过眨眼工夫,绿衣女子身躯由颤抖而痉孪,不仅花容失色,脸上黄豆大的汗水,滚滚而下,一口银牙也咬得格格作响。

      任贵看得心惊肉跳,脸色大变,忍不住央求道:“朋……朋友,她……已经支持不住了!”

      丁天仁冷笑道:“只要她答应从实招供,我立时可以解开她的穴道。”话声甫落,绿衣女子突然大叫一声,往地上倒去。

      任贵急叫道:“朋友快解开她的穴道,这样会要了她的命!”

      丁天仁道:“你急什么,她死不了的,我已经问了她多次,她不肯吐露只字,就让她受些活罪,落个终生残废,也是罪有应得。”

      这句“落个终生残废”,听得任贵心头更是震惊,忙道:“朋友快解开她的穴道,你问在下也是一样。”

      丁天仁横了他一眼,冷冷的道:“任大总管真是怜香惜玉,她是什么人?”

      任贵俯首道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000-913.html - 2018-01-11
  • 第二十九章 剑创星宿_珍珠令
  •   当然,其他三人,也同样攻守失据,身在险境之中,但徐守成的处境,特别险恶而已。就在许廷臣尖叫“饶堂主饶命”的时候,徐守成也同时发出一声惊叫,执剑右腕,突然被黑衣人紧紧抓住。  凌君毅一长一短双剑飞舞,和五个黑衣人搏斗正酣。他手中虽有削铁斩... - 2017-12-24
  • 第二十九章 杀母之仇_彩虹剑
  •   夏云峰和范子云一同回到夏家堡来了。  这是未牌时光,在夏云峰的书房里,总管翟开诚匆匆走入,躬身道:“堡主呼唤属下,不知有何吩咐?”  夏云峰一指范子云,说道:“你总知道,范贤侄的令尊青衫客范大成,是老夫的义弟。”  翟开诚陪着笑道:“属... - 2017-12-24
  • 第二十九章 玉管起商音风火失色 阴风凛鬼爪黑白扬威_纵鹤擒龙
  •   万妙仙姑说到后面一句,突然声色俱厉,站起身来,喝道:“你背叛玄阴教,今天我就把你作个榜样!”  话才说完,扬手就是一掌,劈空打来。  两人相隔少说也有五六丈远近,万妙仙姑一掌劈出,立即有一股阴柔无比的潜力绵绵推来。  这是“玄阴掌”!只... - 2017-12-28
  • 第二十九章 镇狱宫下院灯火辉煌_东风传奇
  •   镇狱宫下院,此时灯火辉煌,每一进屋宇,都照得如同白昼。  求真子从二师兄、三师兄率领二十名弟子出发之后,想到滋事体大,自己的责任重大,因此一面派人赶上山去,通知住持镇狱宫的四师兄洞真子,一面入内晋见谒掌门人,报告今晚发生的事情经过。  ... - 2017-12-18
  • 第二十九章 种瓜得瓜_梵林血珠
  •   一  夜间,陈野到了大兴寺后的塔林。  他在寻找老方丈法智大师.  搜遍整个塔林,不见方丈踪影。  莫非老人家已离开此地?  或许老人家被索文龙一伙发现遭了难?  这样一想,他不安起来。  大兴寺方丈室外的小屋,究竟还有没有人?他决定先... - 2017-12-09
  • 第二十九章 二上黄山_血字真经
  •   蓝人俊在上林坊吴善谦家住了整七天,在吴善谦精心调治下恢复了元气。  他又用三天恢复了五成真力。  不能再等待下去,因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白马寺五天前遭到紫衣人夜袭,寺内高手一败涂地。  但是,白马寺未遭屠戮。  方丈大师法缘被迫同意,决... - 2017-11-11
  • 第二十九章 水小华和公孙婷二人转过一个山口_紫衣玉箫
  •   水小华和公孙婷二人转过一个山口,突然啸声乍起,神失鬼泣般,响做了云霄,山谷妲荡,更是声声凄寒栗人。  水小华霍然止步,俊脸上微微变色,双目里郪射出骇人的寒光,多日来的历练,已使他沉看多了。  公孙婷紧紧依在水小华的身旁,柔声道:“水哥哥... - 2017-11-29
  • 第二十九章 七里奇毒_引剑珠
  •   就在他离去之时,韦宗方听到一缕极细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小兄弟,令尊尚在人世,老夫自会派人通知与你。”  韦宗方蓦然一震,急忙抬头道:“老丈请留步!”  暮色苍茫之中,那里还有绿袍老人的踪影?连方才站在茅舍左右的四个青袍白髯老人和八个... - 2017-12-29
  • 第二十九章 欲擒故纵_北山惊龙
  •   吟香不敢点燃火摺,石室中伸手不见五指,自然瞧不到地下的人,更没听到上面有什么声息,方自一怔!只听洞口有人大声喝道:  “伏全,伏义何在?”  伏全、伏义,正是负责看守假山石牢的人,在黄钟别府中,身手大是不弱,但如今穴直受制,躺在那里,一... - 2017-12-12
  • 第二十九章 桐柏大会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桐柏之会,是由少林方丈大通大师和武当掌教天宁子联名所邀请的。  出席与会之人,乃是九大门派的掌门人,而且请柬上还注明了“务请贵掌门人亲自出席字样。”  九大门派掌门人必须亲自出席,足以表示这次会议是如何的隆重了。  会议地点,不在少林寺...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骗取解药 小侠受愚遭蛊惑 生具异秉 淫娃采补反归天_璇
  •   罗天赐就着幻情仙妃的手上,一口将舐杯略带酒味般的“强身露”喝了下去以后,不一会儿,就感到丹田之内,彷佛有一丝微微的暖意,向着腹下,慢慢地伸延过去他不禁心中大喜,认为药力可能已经发生效力。  因此,他马上将身子抬了一抬,准备爬了起来。  ... - 2017-12-30
  • 第二十九章 勾魂律令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这段情形,说来话长,其实,差不多只是电光石火,十分快速之事。崔慧惊叫方起,灯心和尚的双指,已经点到。  那知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见梅三公子当胸直竖的左掌,业已缓缓推出。  “砰!”灯心和尚一个肥胖身躯,宛若断线风筝,依着扑入的原路,直... - 2018-01-13
  • 第二十九章 斩将夺关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站在左首的是一个中等身材的五旬老者,生得浓眉吊眼,手提厚背九环金刀,此时忽然回头朝右首那人低声说道:“孙兄,看来咱们该出手了,蓝真人和张道兄只怕已难支持下去。”  左首那人五短身材,生得狞头鼠目,一脸奸诈之色,闻言沉吟道:“兄弟总觉此事... - 2018-01-06
  • 第二十九章 阴谋败露_无名岛_故事大全
  •   幽谷、古墓,听到这声冷森得毫无人味的笑声,任你岳小龙艺高胆大,也不觉悚然一惊;  急急转过身去,身后风吹草动.那有人的影子。  但那低沉的笑声,岳小龙听得清楚,明明发自身后!  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岳小龙忍不住大声喝道:“岳某赴约而来,... - 2018-01-09
  • 老子·道德经 第二十九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将欲取①天下而为②之,吾见其不得已③。天下神器④,不可为也,不可执也⑤。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⑥,故无败,故无失。夫⑦物⑧或行或随⑨;或觑或吹⑩;或强或羸⑾;或载或隳⑿。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⒀。[译文]想要治理天下,却... - 2017-12-31
  • 第二十九章 如花容貌付东流 坐怀不乱大丈夫_白衣紫电
  •   石擎天和金罗汉下山去找石绵绵,石对金说了帮主和他作了个同样的恶梦之事。  金罗汉想了下,道;“石兄,这个梦只怕不大妙!”  “我也这么想,绝不是个吉利的梦。”  “石兄以为绵绵会出什么纰漏?”  石擎天摊摊手,道:“金兄,我也不知道,按... - 2017-12-31
  • 第二十九章 宋兴仁从琴香阁赶了回来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一宵过去,这是第二天的午牌时候,总帐房田渭清又进来报告,说万总管已把余下的五千两银子领去,他又匆匆的走了。  戴珍珠只说了句:“知道了。”  不久,铁扇相公宋兴仁也从琴香阁赶了回来。向丁建中报告,说:“昨晚万有全一直留在琴香阁宝琴姑娘的... - 2018-01-05
  • 第二十一章 三宫主叶青青在花厅门口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丁大哥!”  阶上有人娇声叫了一声,飞也似的迎了下来,她,正是三宫主叶青青,她已经在花厅门口,进进出出多次了,等的当然是下大哥了,这时没待丁天仁开口,就娇声道:“丁大哥,我已经等了好久了,我有话和你说。”  当先朝东首迥廊走去。  丁... - 2018-01-11
  • 第二十章 丁天仁跟着她掩到雕花屏后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一行人绕过东花厅折入前厅后廊,悄悄来至厅后。叶青青朝丁天仁招招手,悄声道:  “你快过来。”  丁天仁跟着她掩到雕花屏后,对青青要他就着雕花镂的小孔,朝前看去。  金澜等人也各自找小孔,凑着头朝外望去。  大厅上只有三个人,散花仙子坐在... - 2018-01-09
  • 第二十九回 挥手别情郎_武林状元_故事大全
  •   他好像深信老大、老二定可把对手制住,没有上去接应,端木让自然更不好上去相助了。  果然,不到盏茶工夫,穿喉剑寿耀南—记“三星入户”,制住了辛无忌。  穿心剑万邦全也一创荡开广法道人的长剑,左手出指如风,点了他穴道。  黄玉香及时闪来,迅... - 2018-01-07
  • 第二十二章 欧阳生久经大敌迅快刹住身形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欧阳生久经大敌,没待对方扑到,迅快刹住身形,右手大袖业已朝前挥起,左手直竖,相继朝上拍去。  两人动作如电,但听“蓬”“蓬”两声大响,两丈方圆旋风迸发,砂飞石走,声势惊人,再看两人似乎功力悉敌,欧阳生站桩不动,对方也翩然落到地上,那是一... - 2018-01-11
  • 论语·述而篇第二十九_论语_古文典籍
  •     互乡难与言,童子见,门人惑。子曰:“与其进也,不与其退也,唯何甚?人洁己以进,与其洁也,不保其往也。” 注释:   (1)互乡:地名,具体所在已无可考。   (2... - 2018-01-02
  • 第二十七章 丁天仁、红儿、纪效祖三匹马从观音阁经过_玉辟邪_故事大
  •   申牌时光,丁天仁、红儿、纪效祖三匹马,就从观音阁经过。  纪效祖马上长鞭一指,朝丁天仁道:“南首一片林间,就是观音阁了。”  丁天仁回头只看了一眼,没有多说,红儿听说这里是观音阁,因为大哥说过,自然要特别注意。  纪效祖又道:“这观音阁... - 2018-01-11
  • 论语·卫灵公篇第二十九_论语_古文典籍
  •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译文:   孔子说:“人能够使道发扬光大,不是道使人的才能扩大。” 评析:  人必须首先修养自身、扩充自己、提高自己,才可以把道发扬光大,反过来,以道弘人,用来装点门面,哗众... - 2018-01-01
  • 第二十八章 丁天仁三人登上茶楼吃茶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陆羽春是一幢两层楼三开间门面的临街房屋,楼下是大众茶座,价钱便宜,茶客以贩夫走卒较多,人声嘈杂,空气也恶浊得多;楼上雅座,价钱较贵,茶客自然也高贵得多,环境也幽静多了,天下茶楼,大抵如此。  丁天仁三人登上楼梯,茶博士就迎着欠欠身道:“... - 2018-01-11
  • 第二十六章 文如春怒笑一声避开杖势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文如春怒笑一声,身形一蹲,避开杖势。一腿向温九姑下盘横扫过来,右手紧握迷天尺,突然催动真力,朝温九姑过去。  温九姑识得他“扫雪腿”厉害,急忙纵身跃起,她怎知“扫雪腿”有足左扫,堪堪扫过,左足跟踪右扫,左足扫过,右足又相继扫到,双腿一左... - 2018-01-11
  • 第二十四章 文如春看着她们得意一笑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文如春看着她们得意一笑,还没开口,只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传了过来:“文施主把老婆子六个小徒怎么了?”  随着话声,从阶上出现了一个白发如银,手持一支拂尘的老婆婆。  就在白发婆婆话声刚落,西首廊房间也响起一声老妇人的声音说道:“庵主门下... - 2018-01-11
  • 第二十三章 梁山是东川的梁山山脉_玉辟邪_故事大全
  •   梁山,这是东川的梁山山脉,别误会到水浒传里梁山泊上去。梁山,是县名,就因县的东首是梁山山脉而名。  梁山县是一座山城,但并不偏僻,那是因为有一条横贯四川,一直由成都向湖南的驿道,打从北门经过,于是梁山城里就成为商贾达官,贩夫走卒打尖。投... - 2018-01-11
  • 第二十九回 智挽狂澜_肝胆一古剑
  •   石奇峰这番话只有钟子豪听得懂,知道这个人就是东厂四大高手之一的无双飞仙邵安波,由于高文翔在座,所以不便直说出来,更不便详细讨论。  石奇峰转头向高文翔,道:“高大人,关于太子的危机,天下间只有一个人可以化解开……”  “哦?是谁?”  ... - 2017-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