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切掉了头颅_盗墓笔记

  •   接下去的过程我不忍赘述。只知道,从霍老太伤口处流出的血都是黑色的。我们弄了几个背包,把该带走的东西全部装进了其中的一个包里。在小哥的背包里,我们发现了两个奇怪的圆环,一看就知道是刚才在棺材里看到的那两个印子的始作俑者。这东西在小哥的背包里,想必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全给塞进了包里。

      闷油瓶依旧没有醒。我把他背起来,死死地绑在了身上。小哥的体重其实适中,他身体的肌肉含量特别大,所以虽然他的身材看上去很消瘦匀称,但是他实际的体重比我上次扶他,感觉上要重得多。

      胖子背着其他所有的东西和霍老太的头颅。我们计划是原路返回。在临走之前,我们把还有一口气的人全部送回到了密室之中。虽然知道他们肯定不可能等到我们下一次进来了,但是我们还是留下了一些水和食物。如果他们和那个鬼影一样,最后能幸存下来,那我们留下的就是一线希望。

      说真的,做这种选择很难,我心中也很难受。但是我告诉自己——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只能做到这么多了。

      还是从烧出来的那个洞口下去,来到了之前走过的那一层。

      我问胖子,还要不要继续往上走。胖子说:“狗日的,我们的目的就是进来救小哥,现在小哥救到了,还不快溜?上面就算有无数个俄罗斯大妹子跳着钢管舞,我也绝对不上去了!”

      张家古楼上面还有很多层。每一层应该还有各种各样的奇怪情况。但是此时我也少有的恐惧感压下了我所有的好奇心。

      我们一路小心翼翼地往回走,很快我们就到达了底楼。

      我已经满头大汗了,双脚都在不自觉地抖动。平时这种粗活儿都是胖子来,现在我感觉自己简直快要猝死了,没想到背一个人竟然能这么累。

      胖子背着其他东西也是累得够戗。他停下点烟,道:“先等等,咱们不能从原路回去,那东西肯定在那里等着我们呢。就算不等着我们,那流沙层也他妈太难走了。那么多奇怪的虫子,我们下去肯定会倒霉的。咱们得找到小哥进来的路线!”

      之前那个铜门是封闭着的,小哥他们一定不是从我们来时的路进来的。

      我心说怎么找啊,这家伙现在深度昏迷着呢!

      胖子突然说道:“看地上!”

      我低头一看,发现地上全是凌乱的脚印。我用迷惑的眼神投向他,他道:“你和我在一起,我觉得你慢慢就变笨了,你看门口到这里。”

      我按胖子说的看去,就意识到他在说什么了。门口进来,只有两道清晰的脚印,一看就知道是我和他的。

      “小哥他们好像不是从门口进来的。”胖子道,“你看,这里的脚印非常凌乱,现在我们可以根据小哥鞋底的花纹,找出他们是从哪儿进来的。”

      我低头看我们脚下无数的脚印,就明白胖子的方法是可行的。

      我们一路按照他的方法倒退着寻找,很快就来到了几根柱子的中间。我们发现,闷油瓶的脚印,竟然是来自于一根柱子。

      “难道是从柱子里走出来的柱男?”我摸着下巴表示疑惑。胖子一下把脸贴了上去,仔细看着柱子的细节。

      这根柱子上,雕满了貔貅样式的花纹,这在古墓里真的相当少见。我很确定这花纹是貔貅。但是在这些貔貅身上,我发现有一些麒麟的鳞片。我觉得这可能是一种新式的混合神兽,要么就是样式雷弄错了,不过雕刻得那么认真,感觉上错误的可能性不大。

      胖子摸着那些貔貅的屁股,忽然就放手,转身到了另外一根柱子上去摸。来回摸了好几十遍,就对我道:“温度不一样!这两根柱子的材料不一样,这一根柱子好像包着什么金属,但是特意做上了和另外一根完全一样的漆工。”

      “这么说,这里面有机关?”我道。

      “那还用说,小哥的脚印是从这里出来的,这里肯定有机关,这个地方可能才是进出这个古楼的正规秘密通道。”胖子道,“你且让我好好地按动一些。其中一个,肯定有蹊跷。”说着胖子就要脱外衣上去好好研究。

      我急忙去阻止:“这里的粉尘只要一沾到汗,你浑身上下就会瘙痒无比,那滋味比死还难受。并且你一挠,一块皮就跟着下来了,而且你乱摸这些貔貅的屁股,保不准会触动什么机关。”胖子听我这么一说,只能裹着衣服。不过他对于机关倒是不在乎,蹑手蹑脚地上去,说道:“一路过来都没有什么特别致命的机关,我觉得不用担心这个,小心点就是了,胖爷我怎么说也是经验十分丰富的。”

      说着胖子把貔貅上的细节一个一个地研究了一遍,仔细得简直有些猥琐了,但是怎么研究都觉得这些貔貅都是死的,无法按动。

      就在我们纳闷的时候,我背上的闷油瓶忽然动了动。我看到他的手伸了出来。

      我回头看他。他极度虚弱,还是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有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胖子也回头看他,轻声问道:“小哥,你想干吗?”

      “我来。”背上的闷油瓶轻声说道。

      我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就往前走了几步,他奇长的手指贴上了冰冷的柱子,然后用手指在所有的花纹上轻轻地滑动。

      我背着他,安静地绕着柱子走了一圈又一圈,任何声音都不敢发出来。在我们绕到第二十圈的时候,就听闷油瓶说道:“第一行第十三个,第二行第六个和第三行第七个。对每个都轻轻地各敲一下。记住顺序。”

      说完他的手立即垂了下去。

      胖子立即照办。弄完之后,忽然就看到这几根柱子开始缓慢地转动。转着转着,在中间一根柱子上就有一道大概只能让一人侧身通过的缝隙出现了。缝隙里面就是一条通道,一路往下,直通地底。

      在这根柱子的内壁上,有攀爬的脚钉。

      “家有一哥,如有一宝啊!”胖子说道。

      我们两个放下手里的装备,我把小哥先过到胖子身上,侧身小心翼翼地下去,再接住小哥。下到底部,用打火机一照,不由得惊讶了——我们竟然看到了一个由石头垒成的房间,而且看四周的情况,这应该是一个地宫。

      “这里也是张家古楼的一部分吗?”胖子问道。我点头——按照之前的惯例,这个古楼的地宫之中,应该是张家老祖先的墓。恐怕,这个地方葬的人,都是年代相当久远的老前辈了。

      “怎么办?”

      “小哥就是从这里出来的,显然进出口就在这里!小哥,你倒是好人做到底,再GPS一下。”胖子对闷油瓶道。

      闷油瓶在我的背上毫无反应,看来他又昏睡过去了。胖子看了看只能摇头,对我道:“没电了。”

      “走吧,我们小心一点。既然出路在这里,我们总能找得到。”我道,“遇山开路,遇水搭桥,我们走一步是一步。我们把小哥放下,咱们先四处看看。”

      这里没有粉尘,是可以好好休息的。我看胖子也喘得相当厉害,就让他把所有的东西先放下。

      我真的是从来没有这样疲倦过。小哥从我肩膀上下来,我立马感到头晕目眩。我揉了揉肩膀,就跟着胖子四处去查看了。

      我们看后发现,前方唯一的出路是一道石门。石门紧闭着,但是能从门底下看到在近段时间被打开过的痕迹。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48195&f_id=757 - 2015-12-01
  • 贺岁篇 第一章 起源_盗墓笔记
  •   事情发生在一年的元旦之后,具体是几号我已经记不清楚了,那天很冷,冰冻天气,本来这种季节我肯定是呆在杭州,猫在家里,要么偶尔去一下铺子,总之我是不太会在这种情况下出远门的,不过那年是一个例外,那年我不得不和家里人一起,长途跋涉,回到长沙边... - 2015-12-03
  • 第二章 棺材_盗墓笔记
  •   茅草屋里光线晦涩,我只能看清那是一只老式的棺材,一头大一头小的大木匣子,体积并不大,不像那些电视里放出来的大户人家的棺材,棺材上全是泥,几乎已经看不清棺材本身的纹路。  这只棺材让我有点心跳加快,一下激起了我无限的联想,虽然记忆不是很清... - 2015-12-03
  • 第三十章 总结_盗墓笔记
  •   故事到这里应该已经全部结束了,能知道的谜题我心中都十分清楚,不能知道的我已经全部放下了。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值得提出来整理一下,对于整个故事的完整,有些好处。  到现在我基本能确定了,张家族人确实是来自于关东,他们生活在关外少数民族聚居的... - 2015-12-02
  • 第二十九章 故地_盗墓笔记
  •   我们继续前进,在这个雪谷中寻找出路,最后发现了一个被雪掩埋隐藏起来的可以攀爬的地方。我用登山镐子把雪刮掉,一点一点地在岩石上寻找落脚点,蹬着往上爬,晚上就在岩壁上靠着休息。直到第二天中午,我们才爬上了三十米高的悬崖。  我们继续艰难地前... - 2015-12-02
  • 第二十八章 雪盲_盗墓笔记
  •   雪盲症的恢复时间是一天到三天,如果我在这里得了这个,不仅会比闷油瓶死得早,而且会比他死得惨。  我图什么啊?  我闭着眼睛,心中无比地郁闷。狗日的,上次来的时候到处是阴沉的雪云,哪有机会得这毛病,所以这次一点准备都没有,可谁承想这次偏偏... - 2015-12-02
  • 第三章 往事_盗墓笔记
  •   当天吃晚饭的时候,我向表公打听那棺材的来历。  表公算是这里老资格的了,现年79岁,除了赶集,他基本上没离开过村子,然而问起这个事情来,他也不是十分的清楚,那祠堂后面的茅草屋里面有一只老棺材,村里人都知道,不过,这棺材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 - 2015-12-03
  • 第五章 错误_盗墓笔记
  •   吴家祖坟的黄土之下,按照墓碑上的名字和族谱里的记载,一共是九具棺材,这不同于数黄豆,很难出现偏差,因为祖先就这么几个,多出了一具棺材,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事情一下就在人群中拍起轩然大波,在场帮忙的、围观的那一批人一起窃窃私语,交... - 2015-12-03
  • 第九章 黑水_盗墓笔记
  •   棺材里面有液体,其实是比较常见的事情,因为棺材封棺的时候,都会用木钉钉死,然后用胶泥石灰和着烂渔网做成的一种类似水泥的东西封住所有的缝隙,如果这道手续做得很完美,那么尸体会在一个绝对封闭的空间里腐烂,尸体里所有的水分都会留在棺材里。  ... - 2015-12-03
  • 第十章 深渊_盗墓笔记
  •   那一棺材水,给人的感觉非常的奇怪,在上面看下去,不像是在看一个容器,而像是看一口井的感觉。水并不纯,能够看到水下有杂质漂浮着,但是再往深里看,就看不到棺材的底,一片漆黑,犹如深渊,让我有一种错觉,就是这棺材连着另外一个世界。  当然这是... - 2015-12-03
  • 第七章 乾坤_盗墓笔记
  •   我现在还记得表公说完那句话之后祠堂里的气氛,头顶的灯瓦数不够,烤火的炉光又是暗暗的,光线非常的晦涩,外面是风声,所有人都是一种很僵硬的表情。我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味道,但是我意识到这气氛不太对的。  按照道理来说,这时候肯定有人会跳出来说... - 2015-12-03
  • 第六章 开棺_盗墓笔记
  •   这方方面面牵涉了很多的事情,比如说三叔在这里的生意,我们家和老家人的关系,我老爹作为这一脉的当家人自然是要小心处理。然而他又是那种老实路线的人,兢兢业业死而后已的标准老派共产党员,这种复杂的情况他自然是不擅长处理,所以我看他是有点担心那... - 2015-12-03
  • 第二十六章 又到二道白河_盗墓笔记
  •   秋天的二道白河十分冷,好在小花很温馨地给我准备了衣服。我裹着冲锋衣就跟到了他的边上,和他一起往前走。我问他:“你该不是想到这里来自杀吧?”  他看了我一眼,摇头,继续往前走。我道:“那你准备来这里长住?你为什么选这么寒冷的地方?”  他... - 2015-12-02
  • 第四章 移棺_盗墓笔记
  •   吴家的祖坟是在一座岩山的阳面,山大概有200多米高,并不壮观,那里也并不止吴家一座坟头,正面山坡上零零落落,不同的位置大概有四五个各种样子的坟包,都是村里大户人家的阴宅。上山有一条土道,因为平时走的人不多,杂草丛生,好在现在是冬天,人穿... - 2015-12-03
  • 第二十四章 交代和流水账_盗墓笔记
  •   裘德考从巴乃回来之后,又活了三个月,便驾鹤西归了。国际打捞公司股东重组,拍卖了一些资产,裘德考队伍里有一些和我有私交的人,在许多项目组撤销的时候,拿走了很多卷宗。当然,这些卷宗都寄到了我这里,但是都没有之前给我的那十二卷重要。虽然我在其... - 2015-12-02
  • 第十六章 电脑的秘密_盗墓笔记
  •   我的朋友是下午两点到的,我和他说,我叔叔需要他帮忙查电脑,费用是十万。这家伙缺钱,五点起床一个飞机就到了。我和他说,我自己有事就不来找他了,让他自己把这份钱给踏踏实实赚了。  这人是我一个同学,在电脑上有一些技术,上次我查那个网站也是他... - 2015-12-02
  • 第十七章 三叔铺子底下的秘密_盗墓笔记
  •   我看到了一段铁皮梯子,里面很黑,但能看到最下面有水。  真的是个窨井。  我想了想,觉得也是,这盖子上全是窟窿,要是下雨肯定得往里灌,这电线肯定还得继续往下走一段。  窨井非常小,我进去之后几乎没有任何空隙让我转身。下去之后,下面是一个... - 2015-12-02
  • 第十五章 奇怪的电脑_盗墓笔记
  •   这一天,我和手下几个杭州附近的伙计开了一个小会,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一下。下午四点,我躺回床上,很快就又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时间是半夜十二点左右。我再也睡不着了,来到三叔家的阳台上,对着杭州灰沉沉的天抽了几支烟。  等我被冻得有些不... - 2015-12-02
  • 第十四章 绝望中的线索_盗墓笔记
  •   之后的几天我都是浑浑噩噩地度过的,只有在一些突发事件发生时,我才能回到这个世界来。在其他的时间里,我大都是躺着或者坐着,脑子里一遍一遍地过以前发生的事情。所有的事情,细节我已经不去思考,只是在脑子里放电影。  但是我没有任何情绪。  绝... - 2015-12-02
  • 第十三章 回归_盗墓笔记
  •   那一天傍晚,我从白莲机场起飞,在上海虹桥机场落下,然后乘坐机场大巴,从上海回杭州。  在虹桥机场的厕所里,我看到自己的脸。面具非常巧妙地避过了我会长胡子的所有地方,否则我现在的胡子应该已经顶着面具往我肉里长了。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留点胡... - 2015-12-02
  • 第十八章 天花板_盗墓笔记
  •   就在那一瞬间,我甚至感觉天花板上挂了一大团头发,一定是之前几次把我们吓死的东西。所以我抬起头,一下看到上面用手电照出的影子时,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部起来了。同时,整个人几乎条件反射般地就往一边靠去。  但是,随即我就发现,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 2015-12-02
  • 第十九章 深深地探索_盗墓笔记
  •   我发狂一般地冲回了房间,连打了十几个电话,把杭州几个比较得力的伙计全部叫了过来。我布置了几个任务,一批人给我找人,我没看到那人是什么样子,只说找形迹可疑的人。第二批人,给我四处乱翻垃圾桶,看有没有录像带。那么多的录像带,他不可能立即带走... - 2015-12-02
  • 第二十三章 归零_盗墓笔记
  •   之后的几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情。  我的生活慢慢恢复了正常,我用三叔的身份告诉底下的人,我要去其他地方考察很长一段时间,需要把铺子的生意交代给自己的侄子打理。  小花的人从长沙过来,在一个宾馆里给我除去了面具。  当我再一次看到自己的脸... - 2015-12-02
  • 第十二章 商量_盗墓笔记
  •   之后的事情,我不甚了解,因为三叔和那个曹二刀子几乎是带人冲了进来,现场一片混乱,表公气得差点吐血,二叔看着就让我先扶着我老爹回去,不要捣乱了。  我一看事情完全失控,立即就开溜了,我刚走就看到祠堂外面一片狼藉,显然他们已经干过一架了。 ... - 2015-12-03
  • 第二十二章 鬼蜮_盗墓笔记
  •   我一路跟着手电光来到了那栋农民房下面,敲门进去,发现门并没有锁。一路往上,所有的门禁都是打开着的,整栋楼似乎都是空的。我来到了那个房间,那是一个什么摆设都没有的空房间。一扇窗子大开着,手电就放在窗沿上。  透过窗子,能直接看到三叔那楼的... - 2015-12-02
  • 第二十一章 爷爷辈的往事_盗墓笔记
  •   手机上跳出来的名字,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在我手机上出现过了。看到的那一刹那,我的想法是,无论是谁的名字从我的手机上跳出来,我都不会惊讶。但是唯独这个人,我是无比惊讶。  其实,也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个称呼。  “爷爷”!  手机上显示出的... - 2015-12-02
  • 第二十章 电脑陷阱_盗墓笔记
  •   “为什么?”我略微有些诧异。他道:“他如果要试探您,根本不需要使用那么复杂的设备,只要往您的手机上发一条信息,看您回复的是不是约定的信息就可以了。这些电脑什么的,都是多余的。”  我想了想,有道理,就道:“你似乎是有什么想法?”  他道... - 2015-12-02
  • 第二十五章 闷油瓶的道别_盗墓笔记
  •   我和闷油瓶在楼外楼找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天色很阴,阴沉的多云天气,乌云一片压抑,似乎很快就会下雨。  闷油瓶一如既往地沉默,好在我之前就已经很习惯他的这种漠然,自己一个人点完菜,就看到他默默地看着窗外。  我知道,如果我不开口说话,他的状... - 2015-12-02
  • 第十三章 小溪_盗墓笔记
  •   那条山溪流经村子的部分是一个圆形,村子就在半圆形的中间,下雨天或者上游谁在放水的时候溪流会很大,但是一般时候溪水很浅,大概只到膝盖处,溪的底部全是乱石头,早几年这里挖沙的人很多,连稍微小点的卵石都被卖了,所以现在下面都是脸盆大小没棱角的... - 2015-12-03
  • 第三十章 秘密_盗墓笔记
  •   三叔脸色微变,二叔就揉了揉太阳穴,道:“曹二刀子为什么要得到这个一点破用没有的族长的位置?棺材里的螺蛳为何百年不死?还有,为什么那个百岁老人能这么顺利地回忆起60年前听的一个故事?我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没有想清楚。”  我听着二叔语气有变... - 2015-12-04
  • 第三十一章 尾声_盗墓笔记
  •   说完,二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手帕,展开之后,我看到,是表公手里发现的钥匙。  “咦,你不是说表公让我们看族谱是假的吗?这钥匙你是从哪儿来的?”  “这确实是从表公手里找到的,我只是借题发挥了一下而已。”二叔道:“可是,这不是那只放族谱的... - 2015-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