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正邪决胜_血染枫红

  •   清早,僧人来报,大雄宝殿匾额上有神魔教寄刀留柬。

      取来一看,内容与魔鹰昨日所说大同小异,不同者,条上署名为三教主。

      钟吟等人不以为意,准备结盟大会的琐务事宜,僧人进进出出,拾案捧烛,忙个不亦乐乎。

      结盟大会定在未时,即中午时分。

      侠义会姑娘们全穿黑色劲装,个个粉雕玉琢般,清丽妩媚,端庄矜持,她们出现在大门外广场时,又惹得各派弟子议论纷纷。

      华山派丁申与吴霜玉、顾艳红也过来与她们说话,状极亲热,惹得旁人羡慕不已。

      峨眉弟子项家驹对季善说:“敢不敢再去一亲芳泽?”

      季善说:“有何不敢,你瞧,武当那两个小子不是正走过去吗?”

      他说的是张胜、翁生荣。只见两人已到侠义会姑娘面前,便赶忙也走了过去。

      众女装作没瞧见他们,自顾自说话。

      这时银凤将汤文媛拉过一边,问道:

      “今日与天下第一庄公开对阵,妹妹你心里还怯吗?”

      汤文嫒一笑:“那晚回来路上,他把人家那个狠骂啊,姐姐你要是在旁边听着才好呢,保管你也要害怕的,我还敢吗?”

      银凤笑了笑,又正色道:“今日不比往常,他们既然要阻止我们各派结盟,恐怕不会一对一的比试武功,弄不好是群起而攻之,一场混战,要是我们被冲散了,你单独一人面对他们,你有勇气一斗吗?”

      文媛咬咬银牙,道:“他们对我已经无情无义,我怎能再那么傻,由他们作贱。”

      银凤道:“这就对了,你只要施展出迷踪步三绝剑法,他们又怎奈何了你,你的功力比我们姊妹都高,只要心不怯,理又正,你怕何人?就怕你到时又负疚内愧,甘心受人摆布,除了我们姊妹伤透了心,恐怕吟弟更要伤怀的呢,你可再不要惹他生气了呀!”

      文媛道:“凤姐,你真好,放心吧……”

      她俩姊妹正说要紧的话,那项家驹,季善却过来左一揖右一揖。

      这个说:“二位姑娘请了!”

      那个说:“向二位姑娘请安。”

      汤文嫒柳眉一竖,正要发作,罗银凤将她止住,温和地对两人说:“对不起,失礼了,我姊妹正有要事商谈,改日再会吧。”

      项、季两人大失所望,只好目睹二女走往一边。

      银凤边走边道:“媛妹,你的心思姐姐知道,吟弟的心思姐姐也知道。你不用担心,时日一到,瓜熟蒂落,这事就包在姐姐身上。”

      文嫒脸一下子红到耳根,低声说:“凤姐,你真好,只是香妹……”

      银凤道:“香丫头你又不是不知道,心地善良,当初我的事她一点儿也没有反对,她与你也情同手足,不会作梗的,这点你放心!”

      文媛又是感激又是害羞,直到今日她才放下了一半心,只要丁香再无异议,那个酸丁谅也不会反对。由是更坚定了她反抗无名岛的决心,无论再出现何种情况,她再也不会糊里糊涂自投罗网。

      她激动地对银凤道:“放心,小妹决不让姐姐失望,小妹我……”

      “还有我呢!”突然一个男子声音在身后响起,惊得她二人猛地回身,却连个人影也没有。

      两人惊异间,后面又有人道:“不让姐姐失望什么呀,说来听听!”

      两人又急忙转身,却原来是钟吟,正笑嘻嘻靠在一棵树身上望着她俩。

      “呸!”两女同时啐道:“吓死人了!”

      银凤道:“当了盟主,还来戏弄属下,这成何体统?”

      文媛道:“人家说人家的悄悄话,要你来听么?”

      钟吟笑道:“悄悄话么?我最爱听了,说来听听,让本盟主高兴高兴!”

      文媛用青葱也似的手指,在粉脸上刮:“没羞,堂堂武林盟主要听人家女儿的悄悄话。”

      银凤笑道:“香妹说得不错,他不但酸,而且脸皮越来越厚!”

      钟吟道:“我百忙中来看你们,反招来一顿骂,天理何在?”

      文媛笑道:“喊冤么?找广仁方丈去吧,他会用佛法开导你。”

      钟吟双手乱摇:“不成、不成,我不愿当和尚,还要娶妻生子哩!”

      银凤、文媛羞得满脸通红,狠狠瞪了他一眼,啐道:“呸!张嘴就没好话!”

      银凤道:“再没规矩,我把香妹叫来,看我们三人收拾你!”

      钟吟告饶道:“好啦、好啦,小弟认输,这就投降了吧。说真的,我找嫒妹有事……”

      银凤道:“你怕她不敢面对无名岛?”

      钟吟点头,脸上已无玩笑神情。

      银凤道:“嫒妹敢不敢面对无名岛,还不是得看你怎么样了。”

      钟吟一愣:“看我?”

      “不错,看你!”

      “这话怎么说?”

      “问你呀,你对人家究竟……”

      文媛急忙打断她:“姐姐,不要说……”

      银风道:“我偏要说。”

      文嫒转身就想溜,被银凤拽住了。

      “别走,有什么害臊的,迟早总得要点破。”

      又对钟吟道:“嫒妹归宿如何,不问你问谁呀?”

      钟吟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虽然他感到作难,但他知道决不能显露出来,否则伤害了文媛的自尊心,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巧妙地回答道:“这还用问么,但凭姐姐作主。”

      文嫒芳心这回才算落了他,不禁又喜又羞,她的愿望总算实现了,从此再无后顾之忧。

      能够与心上人仗剑走天涯,还有什么人能将她从个郎身边拉走呢?

      银凤道:“那好,你总算有个口信了,媛妹,放心了吧?”

      文媛哪里还抬得起头来,只微微点点头。

      银凤对钟吟说:“看见了?你对嫒妹还有没有不放心的?”

      钟吟道:“没有了。不过,今日强敌当前,形势凶险,开结盟大会时,侠义会人就站我身后,一来好照应,二来好顾到全局。”

      银凤道:“谨遵台命,盟主尽管放心,小女子会知照侠义会各位。”

      钟吟也学她口气:“既如此,烦劳二位女侠了……”接着口气一变,油嘴滑舌道:“不对,不对,烦劳二位贤妻……”“妻”一出口,他人早在四丈外了。

      两女又好气又好笑,但芳心却甜蜜无比,特别是文媛,这无疑钟吟亲口肯定了亲事,不再只是含蓄的一句:“由姐姐作主。”

      还有什么话比这更能安她的心?

      两人手拉手又往大门方向走来,却发现了田超、陈竹韵、姚强、何大忠四人,正从山下上到广场。

      站在门边不远的田秀秀、丁香等人也发现了他们,大家欢呼着一拥而上,拉着竹韵问长问短,就像八辈子没见面了。

      文嫒、银凤也笑着走过去,看得各派子弟羡慕不已,怎么侠义会人不仅俊秀可人,情感如此深厚,当真亲如兄弟姐妹呢。

      方冕问田超,怎么也来了。

      田超道:“丁伯父他们刚走了一天,疯道爷就回来了,叫我们几人马上动身,说是少林寺场面大着呢,人少了不行。家中有各位参事守着就行了。”

      “道爷呢?”

      “不知道。”

      丁香说:“道爷不来,你就没经念了!”

      姚菊秋道:“小孩子家,就只学得个嘴上挖苦人,没出息。”

      他们说说谈谈,热热闹闹,不知不觉,大会时间已到。

      只见在门外排了香案,香案上放着一只香炉。沿香案两边,斜摆着十几把椅子,正对香案,却只支着一把椅子,那自然是盟主席位了。沿大门站着两排持棍和尚,一边九个,是罗汉堂十八棍僧。

      各派负责人瞧见这个架式,知道大会马上开始,便忙着将本派人员招拢,按事先指定地点,排好队伍。

      侠义会诸小侠,则分男女两排,站在两排椅子后边。

      大门里又有几个小沙弥抬着椅子出来,有两张放在盟主席两侧,有四张放在盟主席后,众人也不知道给什么人坐。

      “当——当”

      大殿巨钟响了,那沉郁坚毅、浑厚博大的声音,晃悠悠荡开去,震撼着人们的心,震撼着古老的山峰苍翠的密林。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55263&f_id=884 - 2017-11-11
  • 第十一章 绿肥红瘦_血染枫红
  •   从钟吟离开金陵侠义会到莫干山世外别庄,再从别庄到杭州等处,匆匆已是三个月的时间了,江湖上已沸沸扬扬,掀起了巨大风潮。  九华山、黄山两派惨遭屠戮,青城、罗浮、衡山各派,也遭到灭顶之灾。  现在江湖上人人知道,施下如此暴行的是两拨人,一拨... - 2017-11-11
  • 第二十一章 真假之争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狼姑婆可没有理他,一脚跨上软轿,尖声道:“走!”  黄凤娟急忙走在前面,说道:“晚辈带路。”  两个大脚婆子抬起软轿就走。  任驼子、小诸葛,和总管冯友三一齐躬身道:“属下恭送副总护法。”  无量子道:“大师兄怎么任由她离去了?”  无... - 2018-01-29
  • 第二十一章 战祸将至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秦腔名伶响九霄突然登门来访,把邱泰基吓了一跳。  那时代,伶人是不便这样走动的。邱泰基虽与响九霄有交情,可也从未在字号见过面。而现在,响九霄又忽然成为西安红人,常入行在禁中供奉,为西太后唱戏,邱泰基就是想见他,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 - 2018-01-21
  • 第二十一章 蛛丝马迹_龙孙_故事大全
  •   邓公朴由简世杰扶着他半靠半坐在一方大石崖的根部,面如金纸,两眼散漫失神,张着口呼吸显得十分微弱,这是伤重危殆之象!  方振玉大吃一惊,急步走上,问道:“邓前辈如何负的伤,伤在那里?”  谢广义抢着道:“方少兄,朴翁是被假冒你的贼人突然窜... - 2018-02-03
  • 第二十一章 李光头继续示威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李光头继续在县政府大门口进行着他的示威事业,各类破烂东西每天都堆成一座小山,他没时间静坐了,而是在那里走来走去,将破烂分门别类,再通过不同的销售渠道卖到全国各地去。他盘腿坐在地上,专门花了两个... - 2018-02-04
  • 第二十一章 南北帮主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就在逢老邪发动攻势的同时,白少辉也振剑而起,青光骤发,反击过去。  只见两人剑风激荡,展开了一场恶战彼此都以快速绝伦的手法抢攻,片刻之间已然互攻了二十余招。  逢老邪一柄阔剑大开大阖,一剑跟一剑,连绵而上!剑上迸发的罡力,也一剑重过一剑... - 2018-03-10
  • 第二十一章 许三观一家要去胜利饭店吃一顿好吃的_许三观卖血记_故事
  •   到了晚上,许三观一家要去胜利饭店吃一顿好吃的。许三观说:  “今天这日子,我们要把它当成春节来过。”  所以,他要许玉兰穿上精纺的线衣,再穿上卡其布的裤子,还有那条浅蓝底子深蓝碎花的棉袄,许玉兰听了许三观的话后,就穿上了它们;许三观还要... - 2018-02-08
  • 第二十一章 石城别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申公豹侯延炳命“四辅”做了两个山兜,抬着中毒昏迷的冷面神君和双脚麻痹的方璧君。  自己和义子金玉棠则陪同祁尧夫走在前面。  一行人离开死谷,奔行极快,数十里路程,不过半个时辰,便已到了祁尧夫祖孙隐居的退谷出口,一路赶到山下。  只见一片...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弄假成真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雪地神雕张广才突然打了个哈哈,跨前几步,拱手笑道:“云中四将,四位老哥请了,多年不见,还认得兄弟张广才吗?”  云中四将,二十年前,名满长城,但他们从没到过南方,又是很久没有听人说起,谁会想得到他们从北方跑到南疆来?云中四将的赵老大依然... - 2018-02-28
  • 第二十一章 剖心示爱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方如苹笑道:“逢姑婆,你老怎么也和我客气起来了,哦,公孙先生这么快就赶来了?”  毕纤云道:“事情凑巧得很,公孙先生是奉了师父之命,出来办事的,今天早晨刚到。”  公孙先生连连拱手道:“听说二姑娘找老朽有事?”  方如苹道:“真是巧极,... - 2018-01-18
  • 第二十一回 吴月娘扫雪烹茶 应伯爵替花邀酒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至少人行。  话说西门庆从院中归家,已一更天气,到家门首,小厮叫开门,下了马,踏着那乱琼碎玉,到于后边仪门首。只... - 2018-10-05
  • 论语·子罕篇第二十一_论语_古文典籍
  •   子谓颜渊曰:“惜乎!吾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也。” 译文:   孔子对颜渊说:“可惜呀!我只见他不断前进,从来没有看见他停止过。” 评析:  孔子的学生颜渊是一个十分勤奋刻苦的人,他在生活方面几乎没有什么要求,... - 2018-01-15
  • 第十一章 第二个行星上住着一个爱虚荣的人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第二个行星上住着一个爱虚荣的人。  “喔唷!一个崇拜我的人来拜访了!”这个爱虚荣的人一见到小王子,老远就叫喊起来。  在那些爱虚荣的人眼里,别人都成了他们的崇拜者。  “你好!”小王子说道。“你的帽子很奇怪。”  “这是为了向人致意用的... - 2018-03-21
  • 第二十一章 天地创教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仲飞琼在她三妹一轮急攻之下,只好抬手掣剑,一招“飞云出岫”,“锵”的声,压住了季飞燕的长剑,怒声道:“住手,你这话是听谁说的?”  季飞燕长剑倏然抽回,冷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管我是听谁说的?耳闻是虚,眼看是实,你丧心病狂给...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紫衣少女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梅哥哥,你在瞧什么?”  崔慧凑近身子,往上一瞧,不由“噫”了一声,气道:“这又不知是那一个无耻之徒,杀了追风剑客,居然移祸江东!”说着一纵身,拔出寒英剑,猛的向树身子斫了几剑。  梅三公子喟然叹道:“一入江湖,便惹是非,这追风剑客不...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徐少华撕开了封口,抽出一张信笺,只见上面写了寥寥十几个字,那是:“初更在吕亭驿恭候侠驾,知名不具。”  史琬问道:  “大哥,他在信上写些什么?”  徐少华把手中信笺递了过去,说道:  “他约我初更到吕亭驿去。”  史琬、蓝如风看过信笺... - 2018-03-15
  • 第二十一章 话天烈焰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甯不归吓得不住的哇哇大叫,两手两足,在半空中乱划乱舞,一个身子,却在直线上升!  老狼神口中低嘿一声,回头道:“郝兄,这老儿大是可疑,咱们也上吧!”  神钩真人郝公玄点头道:“狼兄说得不错,此人装疯卖傻,咱们不可放过了地。”  老狼神浓...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少林拜山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公孙襄晤了一声,点头道:“看来少林和尚,还算客气,朱岛主可以说是数百年来,唯一退出罗汉阵的人了。”  老寿星呵呵一笑,回头道:“逢仙姑、田姑婆,咱们双仙一妖,有没有兴趣,联手去闯他八座罗汉阵,试试他们少林寺的大罗汉阵究竟有多厉害?”  ... - 2018-01-25
  • 第二十一章 南宫豪也赶到了金陵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就在云襄离开金陵去扬州的第二天,南宫豪也依照云襄信中的指点赶到了金陵。在金陵一家偏僻的客栈一怀们容貌秀美的年轻公子见过面后,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杭州。全然不知柳公权与南宫放,一直像两头猎犬一般悄悄地尾随着他。  “他去杭州干什么?”南宫放... - 2018-06-08
  • 第二十一章 明争暗斗各施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转眼已是三天后。隆中城西郊有个小山岗,当地人为了纪念诸葛武侯,起名为卧龙岗,岗上有一方阔达千尺的平地。一大清早,振武大会便在此处如期召开。  三人早早来到会场,都各挑了一张适合脸型的人皮面具戴上。那面具设计精巧,上面还以细针刺有无数小孔... - 2018-06-18
  • 第二十一章 古墓逞残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卫天翔心头一怔,自己这柄松纹剑,前在成都因婉妹妹的长剑,被毒叟唐炎常削断,就给她使用,婉妹妹一直佩在身上,此刻何以又放置自己榻上,难道负气走了?  他一念及此,立即转身扑到对面南宫婉榻前,仔细一瞧,南宫姑娘的随身包裹,也已不见?她果然负... - 2018-05-29
  • 第二十一章 铁城相会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玉面煞神此去非但不知悔改,反而苦研绝学,结果在昔日双残习功的铁城之外,发觉了穆存仪隐身彼处,数十年如一日,苦待良机……  这里是岳麓山中,地上围坐着双绝城主夫妇,和双星及闵家姑娘和老奇侠石承棋!  由石承棋概述当年穆家发生的恩怨事故,故... - 2018-05-27
  • 第二十一章 少林寺依旧灯火通明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少林寺却依旧灯火通明。柳公权指挥少林僧众和王府侍卫,仔细搜查了每一个宾客和寺中所有地方,却依旧没有找到《易筋经》和舍利子。望着那女贼若无其事地与明珠郡主说笑,柳公权的神情就如同看到十拿九稳的猎物从自己爪下巧妙逃脱的猎犬... - 2018-06-10
  • 第二十一章 荒野草原回音出钟楼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岳凤飞虽然生性骄狂,但人却极端机智聪敏,这时他察言观色,已知袁丽姬和吴灵钟,并非擒走“虬龙公主”的同一路之人。  蓦在这时,大约半里之遥飘传来一声尖锐悠长的啸声!  岳凤飞闻得啸声后,转脸向驼矮二叟喝道:  “虬龙公主的八名神箭侍卫,已... - 2018-03-19
  • 第二十一章 浩气疗伤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须闲号刚刚靠上萍乡县的码头,水柔清便惊喜地叫了二声,抢先跳到岸上,扑人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怀里:景大叔你莫非未卜先知么?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回来?  那中年人浓眉凤目,宽额隆鼻,五缕长髯衬得一张国字脸不怒而威。他相貌极有气度,却偏偏被一个少... - 2018-07-08
  • 第二十一章 亲仇俱失_山河_故事大全
  •   休整两日后,明将与许惊弦准备出发。梁辰夫妇知道多留无益,只备下些清水与干粮,又拿来两套农家衣服换上。明将军在萤惑城被火燎去半边发须,经过修剪后,短发浓髯,再换上旧衣,乍然望去倒似四十出头的农家汉子。梁辰送二人出了恶灵沼泽后,也不打听明将... - 2018-06-15
  • 第二十一章 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你拿去吧!鄂夺玉从怀中取出那方宝镜,镜光从他面上晃过,他的面孔一时亮白,镜面扣到石上后,又暗了下去。  罗彻敏却没有去理那面镜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鄂夺玉昂起头,微微出神地看向天之极处,道:既然你是世子,那么... - 2018-07-16
  • 第二十一章 林姑娘指点迷津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目送她掠去的后形微微出了回神,就举步穿林而出。荆一凤急着迎了上来,问道:“表哥,那人呢,他要你到树林中去做什么呢?”  程明山心中有事,但又不便多说,只是淡淡一笑道:“没什么,他只是警告我们,不许再追踪他们,不然……会对慧通大师等... - 2018-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