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正邪决胜_血染枫红

  •   清早,僧人来报,大雄宝殿匾额上有神魔教寄刀留柬。

      取来一看,内容与魔鹰昨日所说大同小异,不同者,条上署名为三教主。

      钟吟等人不以为意,准备结盟大会的琐务事宜,僧人进进出出,拾案捧烛,忙个不亦乐乎。

      结盟大会定在未时,即中午时分。

      侠义会姑娘们全穿黑色劲装,个个粉雕玉琢般,清丽妩媚,端庄矜持,她们出现在大门外广场时,又惹得各派弟子议论纷纷。

      华山派丁申与吴霜玉、顾艳红也过来与她们说话,状极亲热,惹得旁人羡慕不已。

      峨眉弟子项家驹对季善说:“敢不敢再去一亲芳泽?”

      季善说:“有何不敢,你瞧,武当那两个小子不是正走过去吗?”

      他说的是张胜、翁生荣。只见两人已到侠义会姑娘面前,便赶忙也走了过去。

      众女装作没瞧见他们,自顾自说话。

      这时银凤将汤文媛拉过一边,问道:

      “今日与天下第一庄公开对阵,妹妹你心里还怯吗?”

      汤文嫒一笑:“那晚回来路上,他把人家那个狠骂啊,姐姐你要是在旁边听着才好呢,保管你也要害怕的,我还敢吗?”

      银凤笑了笑,又正色道:“今日不比往常,他们既然要阻止我们各派结盟,恐怕不会一对一的比试武功,弄不好是群起而攻之,一场混战,要是我们被冲散了,你单独一人面对他们,你有勇气一斗吗?”

      文媛咬咬银牙,道:“他们对我已经无情无义,我怎能再那么傻,由他们作贱。”

      银凤道:“这就对了,你只要施展出迷踪步三绝剑法,他们又怎奈何了你,你的功力比我们姊妹都高,只要心不怯,理又正,你怕何人?就怕你到时又负疚内愧,甘心受人摆布,除了我们姊妹伤透了心,恐怕吟弟更要伤怀的呢,你可再不要惹他生气了呀!”

      文媛道:“凤姐,你真好,放心吧……”

      她俩姊妹正说要紧的话,那项家驹,季善却过来左一揖右一揖。

      这个说:“二位姑娘请了!”

      那个说:“向二位姑娘请安。”

      汤文嫒柳眉一竖,正要发作,罗银凤将她止住,温和地对两人说:“对不起,失礼了,我姊妹正有要事商谈,改日再会吧。”

      项、季两人大失所望,只好目睹二女走往一边。

      银凤边走边道:“媛妹,你的心思姐姐知道,吟弟的心思姐姐也知道。你不用担心,时日一到,瓜熟蒂落,这事就包在姐姐身上。”

      文嫒脸一下子红到耳根,低声说:“凤姐,你真好,只是香妹……”

      银凤道:“香丫头你又不是不知道,心地善良,当初我的事她一点儿也没有反对,她与你也情同手足,不会作梗的,这点你放心!”

      文媛又是感激又是害羞,直到今日她才放下了一半心,只要丁香再无异议,那个酸丁谅也不会反对。由是更坚定了她反抗无名岛的决心,无论再出现何种情况,她再也不会糊里糊涂自投罗网。

      她激动地对银凤道:“放心,小妹决不让姐姐失望,小妹我……”

      “还有我呢!”突然一个男子声音在身后响起,惊得她二人猛地回身,却连个人影也没有。

      两人惊异间,后面又有人道:“不让姐姐失望什么呀,说来听听!”

      两人又急忙转身,却原来是钟吟,正笑嘻嘻靠在一棵树身上望着她俩。

      “呸!”两女同时啐道:“吓死人了!”

      银凤道:“当了盟主,还来戏弄属下,这成何体统?”

      文媛道:“人家说人家的悄悄话,要你来听么?”

      钟吟笑道:“悄悄话么?我最爱听了,说来听听,让本盟主高兴高兴!”

      文媛用青葱也似的手指,在粉脸上刮:“没羞,堂堂武林盟主要听人家女儿的悄悄话。”

      银凤笑道:“香妹说得不错,他不但酸,而且脸皮越来越厚!”

      钟吟道:“我百忙中来看你们,反招来一顿骂,天理何在?”

      文媛笑道:“喊冤么?找广仁方丈去吧,他会用佛法开导你。”

      钟吟双手乱摇:“不成、不成,我不愿当和尚,还要娶妻生子哩!”

      银凤、文媛羞得满脸通红,狠狠瞪了他一眼,啐道:“呸!张嘴就没好话!”

      银凤道:“再没规矩,我把香妹叫来,看我们三人收拾你!”

      钟吟告饶道:“好啦、好啦,小弟认输,这就投降了吧。说真的,我找嫒妹有事……”

      银凤道:“你怕她不敢面对无名岛?”

      钟吟点头,脸上已无玩笑神情。

      银凤道:“嫒妹敢不敢面对无名岛,还不是得看你怎么样了。”

      钟吟一愣:“看我?”

      “不错,看你!”

      “这话怎么说?”

      “问你呀,你对人家究竟……”

      文媛急忙打断她:“姐姐,不要说……”

      银风道:“我偏要说。”

      文嫒转身就想溜,被银凤拽住了。

      “别走,有什么害臊的,迟早总得要点破。”

      又对钟吟道:“嫒妹归宿如何,不问你问谁呀?”

      钟吟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虽然他感到作难,但他知道决不能显露出来,否则伤害了文媛的自尊心,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巧妙地回答道:“这还用问么,但凭姐姐作主。”

      文嫒芳心这回才算落了他,不禁又喜又羞,她的愿望总算实现了,从此再无后顾之忧。

      能够与心上人仗剑走天涯,还有什么人能将她从个郎身边拉走呢?

      银凤道:“那好,你总算有个口信了,媛妹,放心了吧?”

      文媛哪里还抬得起头来,只微微点点头。

      银凤对钟吟说:“看见了?你对嫒妹还有没有不放心的?”

      钟吟道:“没有了。不过,今日强敌当前,形势凶险,开结盟大会时,侠义会人就站我身后,一来好照应,二来好顾到全局。”

      银凤道:“谨遵台命,盟主尽管放心,小女子会知照侠义会各位。”

      钟吟也学她口气:“既如此,烦劳二位女侠了……”接着口气一变,油嘴滑舌道:“不对,不对,烦劳二位贤妻……”“妻”一出口,他人早在四丈外了。

      两女又好气又好笑,但芳心却甜蜜无比,特别是文媛,这无疑钟吟亲口肯定了亲事,不再只是含蓄的一句:“由姐姐作主。”

      还有什么话比这更能安她的心?

      两人手拉手又往大门方向走来,却发现了田超、陈竹韵、姚强、何大忠四人,正从山下上到广场。

      站在门边不远的田秀秀、丁香等人也发现了他们,大家欢呼着一拥而上,拉着竹韵问长问短,就像八辈子没见面了。

      文嫒、银凤也笑着走过去,看得各派子弟羡慕不已,怎么侠义会人不仅俊秀可人,情感如此深厚,当真亲如兄弟姐妹呢。

      方冕问田超,怎么也来了。

      田超道:“丁伯父他们刚走了一天,疯道爷就回来了,叫我们几人马上动身,说是少林寺场面大着呢,人少了不行。家中有各位参事守着就行了。”

      “道爷呢?”

      “不知道。”

      丁香说:“道爷不来,你就没经念了!”

      姚菊秋道:“小孩子家,就只学得个嘴上挖苦人,没出息。”

      他们说说谈谈,热热闹闹,不知不觉,大会时间已到。

      只见在门外排了香案,香案上放着一只香炉。沿香案两边,斜摆着十几把椅子,正对香案,却只支着一把椅子,那自然是盟主席位了。沿大门站着两排持棍和尚,一边九个,是罗汉堂十八棍僧。

      各派负责人瞧见这个架式,知道大会马上开始,便忙着将本派人员招拢,按事先指定地点,排好队伍。

      侠义会诸小侠,则分男女两排,站在两排椅子后边。

      大门里又有几个小沙弥抬着椅子出来,有两张放在盟主席两侧,有四张放在盟主席后,众人也不知道给什么人坐。

      “当——当”

      大殿巨钟响了,那沉郁坚毅、浑厚博大的声音,晃悠悠荡开去,震撼着人们的心,震撼着古老的山峰苍翠的密林。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asp?t_id=55263&f_id=884 - 2017-11-11
  • 第十一章 绿肥红瘦_血染枫红
  •   从钟吟离开金陵侠义会到莫干山世外别庄,再从别庄到杭州等处,匆匆已是三个月的时间了,江湖上已沸沸扬扬,掀起了巨大风潮。  九华山、黄山两派惨遭屠戮,青城、罗浮、衡山各派,也遭到灭顶之灾。  现在江湖上人人知道,施下如此暴行的是两拨人,一拨... - 2017-11-11
  • 亚洲香蕉中文网|王丽霞第二部十一章|collegeboard|不穿
  •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说梦想”的导师,“讲故事”的学员,四张红彤彤的椅子,盲选与剪辑的节奏,如果这就是代表中国原创选秀节目的最高水平,估计很多人都要拜托请不要叫咱中国人。 红粉佳人這種多模... - 2019-05-28
  • 好舒服......好大......好硬......|王丽霞第二部十
  • 这个决定将会影响到每位同学将来的学术方向以及就业方向,丝毫马虎不得,所以我们邀请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所有10年级的家长参与到选课过程中来,帮助孩子出谋划策。 (4)鍘草機的工作場地應寬敞,暖婚痴缠... - 2019-06-10
  • 王丽霞第二部十一章|gif动态图高潮|匈牙利alettocean|
  • 他们快速穿过漫长、笔直、让人看不到希望的街道,两旁是中规中矩的房子,小小的,全部用砖块砌成。 近幾年隨局域網傳輸速率不斷升級,50μm芯徑多模光纖越來越引起人們的重視。所測出的多模光纖帶寬,我爱你,我... - 2019-05-05
  • 第二十一章 养性殿贤主慰凄情 纪才子草诏封夷女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听我说,”和珅像先生对小学生启蒙那样用手指点点桌面,“就算我收过你的礼,你敢这时候攀咬?你早做什么去了?我查出你的亏空,你就反攀!这是一层;还有,你送过别的大臣礼没有?你都把他们攀出来,万岁爷只能当你是条疯狗!你单攀我一个,别的大臣看... - 2019-01-28
  • 第二十一章 惊流言福公谦和珅 秉政务颙琰善藏拙_乾隆皇帝_故事大全
  •   这一夜福康安没有好睡,一直在想阿桂的信。他虽然专权独断,但却不是粗心人。信中别的话无所谓,什么西线军事已无堪虞之忧、皇上备行木兰秋弥,山东盗户安帖、无再反之思,这些都一览而过。他留心的只有两条,一条是台湾逆民林爽文毁家赈济当地福建人,建... - 2019-02-01
  • 第一章 一副对联_血染枫红
  •   繁华的大街上,人声嘈杂,熙来攘往。  人群中有一灰袍老者踽踽独行。老者天庭饱满,鹤发童颜,年届古稀却精神矍铄。  由于是初次涉足这四季如春的南国边陲重镇,他倒背双手,步履不疾不徐,蛮有兴味地张望两边的店铺及五花八门的摊点。  拥挤的人流... - 2017-11-11
  • 第十一章 百剑之厅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尹天骐道:“好卑鄙的手段。”  桑南施废然道:“这么说来,那金姑娘一走,幕后主使人物,依然找不到了。”  金鸠婆婆怒声道:“怎会找不到?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老婆子找不到小丫头,不会到江南找耿存亮去?”  桑南施点头道:“这就成了一石三... - 2018-01-05
  • 第二十一章 与虎谋皮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五叉鬼王左手遥遥作势,向外一指,那两柄被掌力荡开去的飞叉,好像有线操纵一般,迅速回头追击,但莫延年早已越过围墙。  五叉鬼王脸色微变,倏地站起身来,骇异的道:“能一掌震出老夫两柄金叉的人,已非寻常之高人了!”  银拂道人笑道:“你倒真会... - 2018-01-06
  • 第十一章 祭起诛神剑_一剑破天骄_故事大全
  •   紫衣煞君三十年前就纵横关外,威震江湖,从没有人敢对他如此说话的。  管秋霜这番话,听得坐在帮主下首的逢老大脸上都变了色。  就是凌干青也觉得妹子这样说,未免太过份了。  紫衣煞君不禁一呆,他也从没想到一个小女娃敢对他这般说话,目光望着她... - 2018-01-05
  • 第十一章 剑主之争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华清辉总是一派之主,和一个晚辈女子比剑,自然不好使出杀手来,这一来冷雪娥可以不用理会华清辉的杀招;但华清辉对冷雪娥的杀招,却不能不理,这就未免显得有些缚手缚脚,只好以拆解代替进招。  冷雪娥占了这一层便宜,就毫无顾虑的一路挥剑抢攻,攻势... - 2018-01-04
  • 第三十一章 荆山三老受挫很快传遍江湖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黄岗庙这一场表演,虽然并没有短兵相接,但荆山三老受挫的消息,很快就传遍江湖。  消息,是经众人之口,传播开去的,每一个人,绘声绘影,在描述这场表演的时候,或多或少总会加添上一、二句,于是消息越传越广,把丁建中和戴珍珠更说得武功高不可测,... - 2018-01-05
  • 第三十一章 辇车大战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麻冠道人还是悠然自在,口中不时喝道:“李剑农,你三招满了!”  “银拂子,你也第三招了!”  “哈哈,四位求命三招,都已先后届满,这就怪不得贫道了!”  辇车突然旋转如飞,古纹剑、黄玉如意,玉笏、拂尘,四件兵器,同时幻起了一征光影,向四... - 2018-01-06
  • 第二十一章 鬼域心机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杜文藩、祝南山两人想到这里,难免心存顾忌,如今两人联手,和修罗门主打出二十几招,对方除了手法纯熟,招式颇有诡异,和中原征学稍稍不同,也不见得有何特异之处,尤其在自己两人抢攻之下,他攻少守多,分明也徒有虚名。私自己两人,也只是在伯仲之间而... - 2018-01-04
  • 第二十一章 贼窟下书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陈福冷冷的道:“就是走江湖卖解的筱翠花?”  陈康和点点头。  沈仝问道:“赵复初前来诈降,就是和你联络来的?”  陈康和道:“他这次随柳飞花前来,故意找兄弟动手,说出了暗号,要兄弟领他面见盟主,假意说听了兄弟的劝说,才投降的。”  沈... - 2018-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