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魔教复出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他外号活灵官,原是个火爆脾气的人,这一掌动了真怒,掌势出手,一道强劲的掌风,应掌而生,有如惊涛拍岸,卷撞而出,势道凌厉无匹!

      梅红衫少女依然站立不动,披披嘴道:“依照江湖规矩,你第一招上,已经落败了,还好意思出手呢!”

      她说话快得如同连珠一般,尤其对自己“捉迷藏身法”深具信心,因此在掌风还未撞到身前之时,她一直不闪不动,直等说到最后一个字,才身形一侧,像一缕轻烟从清玄道人身边溜过,又到了他的身后,大声道:“老杂毛,你再不躲闪,我又要发剑啦!”

      刷的一声,一道剑光,又急刺而出。

      这回清玄道人一掌拍出之时,两颗精光熠熠的眼睛一直盯着她一眨不眨,但是,梅红衫少女话声甫落,人影一晃即杳,他一记强猛的掌风直扫过去,依然落了空!

      老道心头暗暗震惊,急忙一个急转,向斜旋出,举目看去,梅红衫少女果然又躲到自己身后,而且剑如灵蛇,果然又刺了出来,只是自己转身的快,没被她刺上!

      清玄道人双目圆瞪,突然仰天怪笑一声,点头道:“果然是魔教‘潜形身法’,果然是魔教妖女,那就休怪老道手下不留情了。”

      “谁使魔教‘潜形身法’了?”

      梅红衫少女冷笑道:“我使的是“捉迷藏身法’,潜你的头?”

      清玄道人沉嘿一声,左足突然往前跨出一大步,这一步,跨出足有六七尺远,一下就到了梅红衫少女面前,左手一探闪电般抓来。

      梅红衫少女上身一侧,又闪了出去,但这回清玄道人早就有了准备,左手刚抓到一半便自收回,身形迅疾右转,右手箕张,横扫抓出,身子未停,紧接着再向右转,右手收回之际,左手又紧接着抓了出去。

      这一下,他身如旋风,双手交替,接连抓出,而且在一抓之中,爪影荡漾,每一抓,都幻起四五条手臂!

      不!他这一路飞旋,实在太快了,一个高大的人影,也由一而二,由二而四,令人不可捉摸!

      梅红衫少女左足踝负了伤,只是仗着“捉迷藏身法”闪避游走,清玄道人这一施展出他的看家本领来,人影纵横,爪影参差,不由得心头暗暗惊凛不止,只顾左一俯身,右一侧身,小心翼翼的乘暇蹈隙,用心闪避。

      这才发现那老道士的许多人影,只是幻影罢了,自己钻过去的时候,幻影就立时隐没不见,但因双方动作都极为快速,梅红衫少女也有几次遭上险招,差点被清玄道人的爪指抓上,惊出一身冷汗。

      卓少华先前还替梅红衫少女担心,但看到后来,一颗心也渐渐放了下来,清玄道人武功再高,梅红衫少女的“捉迷藏身法”,已足可应付了。

      就在此时,只听一个清朗的声音说道:“这位道友请住手如何?”

      清玄道人不知来了什么人?立刻闻声停手,回首看去,只见三丈外,站着一个发绾白玉簪,身穿白葛道袍的老道人。

      这老道人手中拿一柄白鹅毛扇,生得脸色红润,又嫩又白,满头白发如银,额下三尺拂胸银髯,当真童颜鹤发,仙风道骨,望之如图画中人!

      清玄道人不识这老道来历,但任何人都可看得出这老道人决非寻常之辈,这就打了个稽首道:“道兄鹤驾光临,不知有何见教?”

      白葛道袍老道人微微一笑道:“道友大概是茅山通天观清玄道友了?”

      清玄道人忙道:“正是贫道,道兄道号如何称呼?”

      白葛道袍老道人谦冲一笑道:“贫道一元子,云游至此,发现道友和这位小姑娘缠斗未已,道友一派名宿,这位小姑娘也是曾经高人指点,使的是黄山醉道友的‘迷仙步’,若无不解之仇,何苦非拼搏不可,贫道特地来替双方作个调人的。”

      清玄道人听说梅红衫少女使的竟是黄山醉仙道人的‘迷仙步’,心头暗暗吃了一惊,这么说,这小女娃必和醉道人有着极深的渊源了!

      醉道人不但是武林前辈,而且和自己先师是好友,招惹了他,只怕连大师兄也担待不下来。

      既有这位道长出面调停,正好藉此下台,心头一动,立即稽首道:“道兄好说,贫道本无难为这位小姑娘之意,既有道兄一言,贫道敢不如命?”

      一元子微微颔首,转脸朝梅红衫少女蔼然一笑道:“小姑娘,贫道和醉道友相识数十年,你是醉道友的门下?”

      梅红衫少女摇摇头道:“不是。”

      一元子忽然嘴皮微动,似是以“传音入密”之术,朝她说了几句,然后含笑道:“小姑娘,还是随贫道走吧!”

      说完,手摇鹅毛扇,转身就走。

      梅红衫少女点点头,果然跟着他身后而去。

      卓少华心智受迷,这三个月虽然已经因内功精进,清楚了很多,总是并未解去,头脑简单,不能作思考和判断之事,因此目睹梅红衫少女随着一元子而去,觉得也并无不对。

      清玄道人究是老江湖了,他感到这一元子出现得似嫌突兀,尤其梅红衫少女忽然会一言不发,跟着他去,也令人不无可疑之处,心中虽有疑念,但人家已经走了,何用自己多管闲事,也就率同四个道人,匆匆离去。

      卓少华隐身树后,眼看曲终人散,也就从树后跃出,循着小径走去,只见一条青影迎面奔行而来,这人身法极快,不过眨眼工夫,已到眼前。

      那是一个一身青衣,青绢包头的女子。这条山径本来不宽,卓少华看来的是个女子,立时站到道左让她先行。

      那青衣女子正待擦身而过,忽然口中轻‘咦’一声,脚下乍然停住,叫道:“少华,是你!”

      卓少华早就听老哥哥说过,自己叫做卓少华,并不叫王阿大,但这次从百丈峰下来时,老哥哥一再叮嘱自己,不论遇到什么人,都要仍说自己是王阿大,不可说卓少华,这样才能找得到害自己的人。”

      卓少华总是迷药未解,无法了解老哥哥的意思,但老哥哥说出来的话,总是对的。

      现在那青衣女子叫自己少华,他微微摇头道:“在下不是卓少华,在下叫王阿大。”

      青衣女子定睛看着他,只觉他不但面貌和卓少华一般无二,连说话的声音也和卓少华无异,心中甚是奇怪,说道:“你明明就是卓少华,怎说不是?”

      卓少华道:“在下真的不是卓少华,这位……姑姑大概认错人了。”

      青衣女子凤眼之中,闪着惊疑之色,她越看越像卓少华,简直是一分不差,这就哼道:

      “我是你五师叔,你怎么连师叔都不认识了?”

      五师叔就是青娘子许瑞仙。

      卓少华只觉她峨眉淡扫,凤目含威,约莫三十出头年纪,生得体态轻盈,这人自己果然很面熟,好像是很熟的人,但却一点也想不起来。

      他临行之时,老哥哥曾经教了他许多话,那都是应付穆七娘的,他也牢牢记在心,但老哥哥总不能教他对什么人说什么话。

      因此许瑞仙问他怎么连师叔也不认得了?他迟疑的望着许瑞仙,说道:“在下不知道,在下觉得你是有些面善。”

      这话当然答得不对!

      许瑞仙目射xx精光,注视着他,问道:“你看到我觉得很面善是不?你再想想看,我是你五师叔,你想得起来,想不起来?”

      卓少华摇头道:“我想不起来。”

      他究是神智被迷,说得很坦诚。

      许瑞仙心头暗暗震惊,讶然道:“你被人迷失了神智?”

      卓少华又摇摇头道:“没有,我不是卓少华,我叫王阿大。”

      “王阿大?”

      许瑞仙心中暗道:“王阿大这名字,一听就不是真名字了。”

      这就急着问道:“你再想想看,三个月前你和你师傅、四师叔一起到那里去的?你师傅和四师叔他们都在那里?你想得起来么?“

      九眺先生和董仲萱、卓少华三人,在三个月前突然失踪,她就是找他们来的。

      卓少华依然摇着头道:“我不知道。”

      许瑞仙道:“你一定要想,仔细的想想看。”

      卓少华道:“我真的想不起来,一点也想不起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298-950.html - 2018-04-12
  • 第六章 假凤虚凰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尹剑青眼光一抬,发现岸上站着四五名佩刀兵勇,还有一个头戴瓜皮帽,身穿夏布长衫的老者,赫然是金家庄总管陆连奎。  尹剑青心中暗暗吃惊,忖道:“金家庄的势力果然不小,居然动用了官家的人!”  柔柔自然也看到了,她神色端庄,当真像是一派少夫人... - 2018-05-15
  • 第六章 万幽鬼王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此举不但令谢剑寒、楼师桐、尹君强三人凛惊,连双星及五老也不禁暗中点头赞佩万分。  谢剑寒大意之下失去阴筋白骨令,脸色立变苍煞,木愣一旁不知如何是好。  闵印接得骨令,翻覆观瞧,反面白骨之上,刻画着大大小小无数鬼魔,刀笔如神,翩翩若生;正... - 2018-05-25
  • 第六章 安排毒计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清尘道长见状大吃一惊,急忙跨上一步,举起手臂,一下架住了裴元钧的手掌,口中急急说道:“盟主息怒,有话好说。”  智善大师也在旁单掌打讯,口诵佛号,说道:“阿弥陀佛,盟主高抬贵手,是非曲直,还是问清楚了才是。”  说话之时,孟不假也闻讯赶... - 2018-05-16
  • 第六章 正义使者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卫天翔凄然的道:“实不相瞒,小弟身世,目前还是个谜。”  接着就把自己自幼由未老夫子带着离家,以及跟六个叔叔练武,巧遇修灵君,全都说了一遍,最后又把今晚自己将‘正义之剑’,掷入崔氏窗户,也一并说出。  万雨苍起先还频频点头,及听卫天翔掷... - 2018-05-27
  • 第六章 盛会前夕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心头一惊,但看为首侍婢,目光只是朝着右侧树林发话,并非对着自己这边,心想:也许有人藏身林中?正想之间,瞥见一条人影从林中飞出,落到盆地之上,冷峻目光,向四周一扫,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许庭瑶凝目望去,只见来人一身青绸劲装,... - 2018-05-18
  • 第六章 结姐妹情投意合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两边站着两个身穿青色劲装的堡丁,看到钱管事陪同表小姐进来,连忙躬着身行礼。  荆一凤看在眼里,问道:“这裹怎麽也派了哨岗?”  钱子良陪着笑道:“事情是这样,昨晚听说东园老神仙住的楼上闹飞贼,来人身手极高,居然被他逃跑了,所以副总管吩咐... - 2018-05-21
  • 第六十六章 黑龙潭水见神功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一瓢子连忙稽首道:“原来是老施主,贫道失敬。”  天地一卜笑了笑道:“不敢,不敢,小老儿才是真正奉命来的。”  赵南珩道:“老丈是奉游老前辈之命来的?”  天地一卜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小老儿的师傅,要小老儿告诉小哥,南岳事了,别忘了... - 2018-05-11
  • 第六章 寒夜山庄客自投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玫地回身朝赵南市伸伸舌头,接口道:“爹,玫儿只在庄外玩咯,这不是回来了么?”  说着招招手,轻声道:“喂,你跟我来咯!”  转身,一阵风似的在门里冲了进去,一面叫道:“爹,你瞧瞧,我替你物色了一个人呢!”  赵南珩略一踌躇,硬着头皮,跟... - 2018-05-05
  • 第六十一章 言来胡乱亦天机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琪儿负气下楼,奔出大门,她从小娇纵惯了,其实也只是闹闹小性而已,哪知偷眼一瞧,南哥哥跑到门口,竟站住和一个俏丽女郎攀谈起来!  不,那小妖精居然也“南哥哥”叫得怪亲热的!心头一股悲愤,自己心里骂道:“骗子,骗子,哼,什么南哥哥,完全是骗... - 2018-05-11
  • 第六十章 芳草斜阳双燕飞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两人话声一落,立即退出树林,施展轻功,一路朝谷外奔去。  赵南珩内功深厚,这一全力施为,片刻工夫,已把侯剑英丢落老远,回头一瞧,不见侯剑英跟来。只好停住脚步,回身等候。  这一停步,他顿时认出此处,正是上次游老乞倚着树大骂自己的地方,再... - 2018-05-10
  • 第六十二章 冷面冰心一紫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卖卦老者微微一顿,抬头道:“老汉说的首脑人物,就是年纪比你大辈份比你高的人!  哈哈,这还不是龙在南,利见大人,小哥,你寻的四人,可是你长辈?譬如你的伯伯、叔叔?”  赵南珩道:“在下找的就是四位伯父。”  卖卦老者道:“你只要一路朝南... - 2018-05-11
  • 第六十四章 山前早已设重围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好似想起了什么,连忙回头道:“道长最好把这刀藏起,跟在晚辈身后出去。”  说到这里,从地上抬起一段较长的铁链,迅速递到一瓢子手上,低声道:“道长还是作个样儿,外面这几个人,由晚辈对付好了。”  一瓢子微微一笑,果然把钢刀收起,接过... - 2018-05-11
  • 第六十三章 纵有三湘合北斗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来的不是时候?你们卜总管是谁?”  赵南珩话声未落!  褐衣汉子偶然笑道:“叫你走就走,不用多问!”  左手五指如钩,一下子搭上赵南珩右腕,半推半拉朝门外走去。  面店伙计早已瞧得脸色发白,不迭后退。  赵南珩暗暗好笑,但故意嚷道:“... - 2018-05-11
  • 第六十九章 幽倩偏在别时多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哈哈!”  南世侯大笑,道:“小子,你是找……”  “噫……””试想南世候是何等人物,赵南珩说话之时,目光不定,右手一握剑柄,早已引起他的注目。  但“死”字还没出口,突然发觉那蓝衣汉子手上使的,竟是峨嵋派镇山之宝的倚天剑!  不,他... - 2018-05-11
  • 第六十七章 为君解得迷仙散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看出正是师祖梅花画册第一页上的画意,心知定是“辟邪剑法”的起手式无疑。  南魔示范出手,运剑缓慢,这是他为了使女儿容易瞧得清楚,但也便宜了赵南珩。  试想凭他在屋上偷觑记忆,领悟所得,总属有限,也决非一朝一夕所能阐发,如今有这么一... - 2018-05-11
  • 第六十八章 一树梅花两剑同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赵南珩听到这里,不由恍然大悟。  千手如来身上那套“辟邪剑法”,原是从少林“达摩剑”,武当“太极剑”,峨嵋“乱披风”,华山“太白剑”中撷取精华而成,南魔手方百计把四位掌门人诱来祝融峰,就是为了探求这四套剑法的本身变化。  他这一阴谋,四... - 2018-05-11
  • 第六十五章 白羽穿云拜下风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九合金丝鞭不避不让,反而迎着一瓢子单刀,全力扫到!  这下,两人全都用上十成力道,刀鞭互撞,金铁大震。一瓢子在内功修为上总究较卜三胜高出许多!  这尽力一击,一瓢子固然被震得退了一步,但卜三胜却连退三步,九合金丝鞭被震弹得几乎脱手而出!... - 2018-05-11
  • 第十六章 血影神魔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血影神魔到底要比玄衣女魔功高心细。已然料到芮九娘的企图,扬声说道:  芮九娘,你想要我们夫妇用什么来交换宝刀,说吧!”  芮九娘淡淡地哼了一声,道:  “我是你们的记名弟子,名份已定,这宝刀迟早会给你们,不过却要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 - 2018-05-26
  • 第二十六章 痛惩淫贼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嗯!”麻天凤鼻中轻“嗯”一声,低笑道:“那恐怕未必呢,难道你不听他的,会听姐姐的么?”  宋秋云粉颊忽然一红,问道:“姐姐。是说楚大哥么?”  麻天凤抿抿嘴,笑道:“不是他,你还有谁?”  宋秋云脸上更红,说道:“他是我大哥咯,他一直... - 2018-05-18
  • 第十六章 儿女柔情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这声音虽轻,却就在她们不远。  白衣罗刹耳目何等灵敏,一下放开小师妹,迅疾转过身去,叱道:“什么人?”纵目看去,树林深处,枝柯交叉,既没一点风声,也不见枝叶浮动,就是没看到半点人影。但刚才那声极轻的叹息,明明出于人口,明明就在自己身侧不... - 2018-05-17
  • 第十六章 破暗室英雄故美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这条过道并不长,(只有右首一排三间石室)走上几步,就到了尽头处,一堵石壁挡住了去路。  程明山目光一注,靠左边石壁角落下,果然有拳头大一颗卵石,突出地面,这就用脚尖踩了上去,停得一停,又连踩了两下。  过没多久,石壁间果然响起一阵沉重的... - 2018-05-22
  • 第二十六章 假中毒将计就计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飞龙公子道:“程兄那就不妨运气试试,可有什么异处?”程明山脸上流露出惊异之色,看了飞龙公子一眼,果然不再说话,坐在椅上默默运气。他才一运气,口中就不禁轻“咦”了一声。  飞龙公子没有作声,只是脸露诡笑的望着他。  司空玉兰关切的问道:“... - 2018-05-24
  • 第二章 重重疑云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迅速掠到坟前,趁着月色,俯身一瞧,两座坟前,各立着一方石碑!右首碑上镌着“金刀褚世海之墓”。  左首一碑,赫然是“铁掌姜全之墓”,几个大字。  二伯父果然也遭了毒手!  许庭瑶自小对大伯父只跟父亲来过几次,因他生相严厉,很少和后辈... - 2018-05-18
  • 国王与假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个国王,他有一副假牙。他非常喜欢这副假牙,总是随身携带,寸步不离。他戴着它睡觉,戴着它打猎,戴着它会见外国使节,甚至戴着它走进皇后的寝宫。有一天,国王的假牙不见了,他找遍整个皇宫也没有找到。他只好走上大殿,召见自己的三个儿子。三位... - 2018-05-18
  • 花栗鼠的三道伤痕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很久以前,动物们就会开口讲话了。一天,一只高大而强壮的熊正沿着森林漫步。它边走边用爪子翻转一根根粗壮的原木,并不时低头仔细寻觅美味的食物。它感到非常自信,自言自语地说:“我什么都可以做到!”  “是真的吗?”一个细小的声音说。熊向下观瞧... - 2018-05-18
  • 魔法师的徒弟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有一个知识非常渊博的人,他通晓世界上所有的语言,懂得创造各种各样的奇迹。他有一本很大的书。这本书装订着黑色的皮封面,四角打着铁包尖,用一把铁锁锁着,用链子拴在一张桌子上,这张桌子又固定在地板上。如果他要看书,他就用一把铁钥匙把锁打... - 2018-05-18
  • 一棵桃树长到了天上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巨人的花园里有一棵很小的小桃树,他是从巨人的脚趾缝里掉落下来的,长在花园里的。巨人以为他是一棵草,从不看他一眼,也不和他说话,小桃树孤单极了。  “阿嚏!”突然,巨人打了个喷嚏,把小桃树吹得晕头转向。等他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和小蘑菇一样... - 2018-05-18
  • 第一章 约而不会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三年了,这三年来,江湖上平静如恒,并没有发生过惊人事故;但江湖上的人,谁都有一种感觉,江湖上定然发生了一件不平凡的事故!  那是因为这三年来,在江湖上夙负盛誉的五派一帮,不仅门下弟子,几乎全体出动,甚至连平日很少在外面走动的人物,也时常... - 2018-05-18
  • 美丽的鲜花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一只蜜蜂闯进了一座很大的城市,很美,高大的建筑,宽阔而又笔直的公路,还有那一丛丛美丽的鲜花,蜜蜂看见了鲜花高兴极了,迫不及待地冲进了花丛,可是她失望了,这些看上去美丽的花,有鲜花的香味却是假的、人工的。  蜜蜂几乎要哭了。  而这只要哭... - 2018-05-18
  • 宝石山上的故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王,他有三个儿子。  一天,他交给三个儿子三支箭,让他们每人射一支箭,箭落在哪里就到哪里去寻找他们的新娘。三王子射出的箭,落在了沼泽地里的一只青蛙的身上……  从前,有个财主很有钱,却非常傲慢,几乎不跟任何人打交道... - 2018-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