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飞燕不承认别人把我看作叛徒_湖海游龙_故事大全

  •   鄢茂功冷哂道:“这有什么不同?”

      飞燕道:“自然不同,我是被迫脱离花字门,我不承认别人把我看作叛徒。”

      鄢茂功道:“你叛离本门,又不肯随本座回去,自然是本门的叛徒了。”

      飞燕道:“所以我要右护法替我说句公道话。”

      鄢茂功道:“你不肯随本座回去,本座也很难替你说项了。”

      他眼看飞燕依然当门而立,依然右手持杖,左手插腰,暗作蓄势戒备之状,心中暗道:

      这丫头莫非口是心非,想耍什么花样不成?这就不待飞燕开口,沉声道:“本座无暇和你多说,你快去叫太行一叟出来。”

      飞燕道:“我方才不是已向右护法说了,太行一叟老前辈此时正在坐息,不愿有人惊扰,才要我守在这里,右护法要见他老人家,那就只好请你老天亮了再来。”

      鄢茂功看她神色,心内顿时明白过来,这丫头是故意和自己拖延时间。他冷肃的脸上,不禁飞起一抹冷笑,说道:“本座既然来了,岂有回去之理,你不妨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本座特来拜会,谅他听到本座之名,不至于托大到拒不延见吧?”

      飞燕面有难色,摇摇头道:“右护法原谅,太行一叟老前辈方才交代过,天色未亮之前,不论何人,一律不见。”

      鄢茂功目中冷芒一闪,沉喝道:“大胆丫头,你连本座的话,都敢违抗么?”

      飞燕道:“右护法吩咐,我自然不敢违抗,只是太行一叟老前辈不肯相见,我也没有办法之事。”

      鄢茂功冷笑道:“他可是不敢见我么?本座却非见他木可。”

      说到这里,目注飞燕,喝道:“你给本座退到边上去。”

      飞燕躬躬身道:“右护法原谅,我奉太行一叟老前辈之命,守在这里,不准让任何人进去,我可不敢走开。”

      鄢茂功沉笑一声遣:“大胆丫头,你能拦得住本座么?还不给我滚开?”

      右手衣袖一抖,一股劲风,从他袖中涌出,直朝飞燕身前拂卷过来。

      飞燕在心理上,对这位右护法,早已有着极深的畏怯,因为对方武功太强了,她怕自己一招也接不下来。

      此时骤睹鄢茂功挥袖拂来,一时不觉慌张失措,口中惊啊一声,身躯急急往后斜退,插腰左手,不自觉的划出了一个圆圈。

      鄢茂功拂出的一记“流云飞袖”,劲气如潮,本来朝她直涌过来,她有足后退,身形侧转,这股暗劲,就全由她左首半边身躯独挡。但就在此时,她左手也正好划着圆圈,朝前迎出。

      鄢茂功当然没有把飞燕的区区武功放在眼里,右手衣袖拂出,左脚也跟着跨进。

      双方动作,原极迅速,飞燕手掌并未触及鄢茂功的衣袖,郝茂功的衣袖也没有拂中飞燕的肩头,但两股劲气,已在两人之间,乍然相接,但听裂帛似的一声轻响!

      飞燕倒也不觉什么,但鄢茂功这一记衣袖,只不过想把飞燕震退开去,仅使了四成力道。

      那知双方劲气交接,不但没有把飞燕震退,反觉一股极强的无形震力,突然反震过来。

      这一下他心里毫无准备,左足堪堪跨出,反震之力,已经涌到身上,一时之间,被逼得后退了两步。

      飞燕做梦也想不到这一圈之力,竟会有如此威势,连右护法鄢茂功都无法招架,一时不禁为之骇然!

      琵琶手鄢茂功自然更为吃惊,以他的身份,居然被本门一个女弟子出手一招,就逼得后退不迭,而且连对方出手手势,都没看清楚。

      双方同时一怔之间,飞燕两次出手,试出这一记掌法的威力,胆气骤然一壮,手持藤杖,挡在门口,恢复了她原先的位置。

      鄢茂功白净的脸上,泛起一片青色,双目棱芒如电,冷哼一声道:“小丫头,无怪你敢叛离花字门,原来早就吃里扒外,另投名师,有恃无恐,今晚本座不把你擒回本门,处以叛门之罪,我这右护法就不用于了。”

      飞燕怯意一去,那还在乎你左护法、右护法?闻言柳眉一挑,冷冷说道:“右护法,我已一再告诉你,太行一叟老前辈不愿有人惊动,请你天亮了再来,这是你自找没趣,怨得谁来?”

      她得理不让人,不待鄢茂功开口,接着道:

      “再说,我既已脱离花字门,吃里扒外也好,另投名师也好,随你怎么去说,我都不在乎,只是我要告诉你,你再不及时退走,惊动了太行一叟老前辈,你再想走,只怕都走不了呢!”

      鄢茂功以“金琵琶手”击伤祝文辉,害得她伤心欲绝,老实说,她心里恨透了鄢茂功。

      此时试出太行一叟传她的一记掌法,已有如此威力,她总究稚气未脱,仗着还有一记比掌法更厉害的杖法,有恃无恐,为逞一时之快,存心气他一气。

      鄢茂功出身黄教,平日自视甚高,今晚出手一招,就被飞燕逼退,当真是阴沟里翻船,心头不由大怒,厉喝一声道:“大胆丫头,本座先劈了你。”

      猛地跨上半步,右手抬处,一掌朝飞燕直劈过来。

      飞燕看他举掌劈来,立时左手一抬,迅快的划出一个圆圈,劲气飞游,迎了过去。

      但她忽略了一点,方才鄢茂功劈来的一掌,只使了四成力道,这一掌是他含怒出手,已经使出十成力道。

      而她这一记手法,只是太行一叟临时教的,除了依样葫芦,划着圆圈,根本不能领悟这一招的精髓,自然也不能把这一招随势飞游而出的劲气,练到收发由心。因此,郡茂功在这一掌上,已经增加了力道,而她还是老样子。

      武功一道,强胜弱败,有不得丝毫差距。这一记双方掌势乍接,飞燕顿感一股强大潜力,潮涌般卷来,自己发出的一圈之力,再也抵挡不住,身子一震,不由自主的向后连退了五步。

      鄢茂功冷笑一声,身形疾然跟进,左手又是一掌,追击而来。

      这一记掌势,潜力如山,直撞过来,比起方才一掌,更见强猛凌厉!

      此人左手练成“金琵琶手”,因此他左手使出来的力道,比右手要强得多。

      飞燕连退了五步,脚下刚刚站稳,鄢茂功的掌势,已经追击而至,心头一慌,右手一抬,藤杖就朝前挑起。

      这就是太行一叟传她的一记杖法。

      这招杖法,并没有一定的招式,太行一叟传她之时,只是要她右手五指虚握,摆出握杖之状,手腕朝上一抬,要略为带起抖动,如此而引。

      当然,这一招的精妙之处,就在“略为带起抖动”这句话的上面。

      太行一叟要她比照着自己,学了五个“略为带起抖动”的模样,但那只是比着手势,并未实地用杖练习。

      太行一叟说的好:“每一派的武功,不论拳掌兵刃,都是成套成式的,但这种既定的形式,最多使使散手,依然缺乏灵活的变化,无法活用,老夫传你的这招杖法,却不要你使用藤杖练习,就是要你熟悉手法的变化,不是把藤杖一招一式演练成死板的杖法。”

      没有招式的手法,自然比一招一式的杖法难炼得多,但飞燕一来是救人心切,二来她原是绝顶聪明的人,本来也不难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看武侠,请到清风阁}只是此刻临时学的武功,就得现卖现用,无暇容她思索,只好把太行一叟教给她的五个变化,生吞活剥,硬记下来。

      闲言表过,却说她这藤杖朝前一挑之势,原是一时情急,不知这一式能不能挡得住鄢茂功的掌势。

      那知杖头一昂,藤杖十分轻便,呼的一声,指向鄢茂功的右臂。

      鄢茂功右掌遥劈,肋下自然是个空门,正好乘虚而入!

      鄙茂功欺来的人,不令飞燕有此一着,他根本不识飞燕这一记的路数,但见来势又急又快,藤杖足有六尺来长,不须要近身,就可点中他肋下要穴,一时连回掌封解都来不及,欺来的人,只得猛一吸气,疾快的往后飞跃出去。

      飞燕仗着这一记救命招法,居然反败为胜,把鄢茂功逼退出去,心头大喜,一见他退出山门,立即又乘机逼上,回到原来的位置,挡在门口。

      琵琶手鄢茂功又惊又怒,口中冷喝一声,双手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487-953.html - 2018-04-30
  • 第十七章 意外之助_九转箫_故事大全
  •   片刻工夫,便已奔到柴姑婆居住的石屋门前。花小玉脚下一停,低声道:“你上去打门。”  白少辉伸手一推,厚重木门,应手而启,这就尖声叫道:“柴姑婆。”  他自幼跟随黑煞游龙学艺,自然也懂得改变声音,这尖着喉咙说话,当真有几分像秋云的声音! ... - 2018-03-09
  • 第十七章 步入危机_兰陵七剑_故事大全
  •   他身躯起了一阵轻微的颤抖,接道:“我也不想再瞒你了……”  “大哥,我……我……是一个苦命的女孩子……”  他声音越说越低,一颗头几乎直垂到胸口!  南振岳微微笑道:“龙兄弟,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龙学文忽然直起头来,摇摇头道:“不,... - 2018-02-28
  • 第十七章 飞霜七剑魂离天_剑气腾空_故事大全
  •   黄秋尘急急跑来道:“袁院主,你是说对我的误会,已经完全冰消玉释了?”袁丽姬点头幽幽说道:“只留下我对你的歉疚,幽怨,绵绵难了。”  黄秋尘脸上立刻泛出一丝欢愉之容,朗声说道:“袁院主,过去的事已经如云烟消散,我心中绝不怨恨你,其实那丑事... - 2018-03-19
  • 第十七章 神秘老妪_金凤钩_故事大全
  •   金笛解元接到手中,打了开来,只见白绢上血迹斑斑,写道:“弟子途经赣州,适逢好好先生寿辰,其子复初遣人四出迎宾,把弟子迎入赵宅,遂施强暴,弟子清白已玷,生不如死,伏乞为弟子昭雪沉冤。弟子姚翠玲绝笔叩上。”  金笛解元看得勃然大怒,哼道:“... - 2018-03-30
  • 第十七章 八面埋伏_花影残剑_故事大全
  •   话声入耳,人影连闪,已有几十个灰衣僧人,由大智禅师领头,朝无尘围了上来。  原来无尘、本空二位尊者突然在场中现身,隐身在庄院中的少林大智禅师和武当清华子自然看到了,他们就是为了要对付巴颜喀喇山三尊者,才隐身庄院中的,这就吩咐门下弟子,悄... - 2018-04-19
  • 第十七章 茅山拜山_金笛玉芙蓉_故事大全
  •   屋前一片晒场上,大家早已列成队伍,最前面是二十名黑衣剑士,然后是二十四名红衣少女,各分两行。  然后右边一行站着严文兰、曾玉兰、顾总管、贾嬷嬷、鹿昌麟、吉鸿飞。  左边一行显然是让给了先锋,站着的是秋月、田无忌、陆浩、萧道成、何三元等人... - 2018-04-15
  • 第十七章 说得俏皮些可能会不大实在_小王子_故事大全
  •   当人们想要说得俏皮些的时候,说话就可能会不大实在。在给你们讲点灯人的时候,我就不那么忠实,很可能给不了解我们这个星球的人们造成一个错误的概念。在地球上,人们所占的位置非常小。如果住在地球上的二十亿居民全站着,并且象开大会一样靠得紧些,那... - 2018-03-22
  • 第十七章 李光头和宋钢正在家中睡觉_兄弟(上)_故事大全
  •     那时候李光头和宋钢正在家中睡觉,正在梦见李兰回家后的喜悦情景。他们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们兴高采烈,虽然宋凡平说要到太阳落山的时候才会到家,可是两个孩子等不及了,他们中午就走向了车站,他们... - 2018-02-01
  • 第十七章 白费心机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一行人一路疾行,谁也没说话,不过半个时辰.就已奔到死谷附近。  相距还有数里,点头华佗脚下一停,举手朝身后一摆,说道:  “大家停步。”  众人依言停下,祁尧夫低声问道:  “这里离死谷还有五六里路,不能再进去了么?”  点头华佗仰首看...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晚防宵小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一连三天,陆翰飞没有再和那位白衣公主见面。  一日三餐,都是由小玲送到后舱,他只是在舱中练习三十六式坐像,和十九式“日轮斧法”。  虽然舱中地方不大,不便取出日轮金斧,依照图式练习,但他以手代劳,关起舱门,缓缓比划,倒也领悟了不少要决,...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迷仙岩拜师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这时年其武也退下,霍从云急忙跨上一步,右手在他右肩轻轻拍了一下,替他解开被截经脉,低声朝年嵩昌道:“对方使的似是截脉手法,年老哥快要少兄运一回气,方可无事。”  薛慕兰依然左手提着连鞘长剑冷然道:“你们还有什么人要出手的?”  柳飞燕和... - 2018-01-18
  • 第十七章 破千古先例_白银谷_故事大全
  •   1  戴膺听说曹家生擒了岑春煊的一伙骑兵,略一寻思,就决定去见见曹培德。   在太原,戴膺已打听清楚,西太后将她宠信的吴永派往湖广,催要京饷之后,宫门大差已由这个岑春煊独揽了。来曹家绑票的,居然是岑春煊手下的兵痞,这不正好给了... - 2018-01-21
  • 第十七章 人去留香_起舞莲花剑_故事大全
  •   他这一注意,竟然发现耿小云人如流云飘忽,剑如灵蛇乱闪,剑招越使越快,攻势居然十分凌厉,逼得他不得不放弃攻向东海钓鳌客的杖势,回过杖来应付耿小云的攻势。  这真是他自己找的麻烦,硬要拖上一个耿小云,如今没有累上东海钓鳌客,反而累上了自己。... - 2018-01-25
  • 第十七章 入堡赴约_红线侠侣_故事大全
  •   “离合神功”的离字接引之诀,果然神妙无方,汹涌压力,被这一引,狂涛卷风,悉数由身侧掠过,往前冲去!  天狐双爪出手,势若闪电,但眼前人影一闪,江青岚业已避了开去,心中也大感楞异,这小子果然滑溜!  但她是何许人,双爪未收,人已跟踪扑到!... - 2018-04-25
  • 第十七章 情爱之蛊_玫瑰剑_故事大全
  •   莫元奇点看头道:“咱们如果打成平手,老夫自然就算负了。”他不但自负成名多年,功力深厚,绝不会和一个后生小子打成平手,更何况他练的是‘虾蟆宝’,就是和他功力相等的,也休想把他推出一步。  云飞白道:“阁下那是完全同意了?”  莫元奇点头道... - 2018-01-29
  • 第十七章 初露头角_七步惊龙_故事大全
  •   就在这节骨眼上,离他们身侧不远,有人发出“嘻”的一声轻笑!  笑声虽轻,却含有看得过瘾的意思!  拥抱着的两人,突然惊觉,姬红药红着脸,低低地问道:“谁?”  君箫更是心头怦怦乱跳,举目四顾,哪里有什么人影?  就在此时,但听城墙下隐隐... - 2018-01-28
  • 第十七章 误会重重_龙孙_故事大全
  •   方振玉听他说到青衫少年用的是摺扇,心中方自一动,接着又说出五张银票和一包金叶子,心头更觉震动!  迥眼看去,那孙仲达和孙月华二人,在他说话之时,各自手按剑柄,四道目光,紧紧盯着自己,好像正在防备着自己会在他说话之时,偷偷溜走一般。  不... - 2018-02-03
  • 第十七章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他又不至于排到第三位去,那不是天下第二?但再推算一下,天下既没有第一的人,他自称第二,岂不等于是天下第一了?  这时夏雨已经替贾老二装了一瓶酒回来,双手把玉瓶送上。  贾老二接过玉瓶,忙道:“多谢姑娘。”  夏雨道:“... - 2018-03-14
  • 第十七章 一个半大孩子惊喜地奔了过来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在柳公权与蔺东海身后不远,云襄与金彪也正往山下走去。二人刚出寺门不远,就见一个半大孩子惊喜地奔了过来:“公子,我可等到你了!”  云襄认出是前日那个卖野果的孩子,不禁面露微笑。那孩子急急地道:“我说过要再摘一篮更甜的果子给公子尝尝,可惜... - 2018-06-10
  • 第十七章 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激动之中_千门之雄_故事大全
  •   从回到家中这一个月,南宫放就一直渲染在莫大的幸福和激动之中。他没想到自己在受伤之后,上天还送给他一个儿子,这让从不信鬼神的他,也不禁在心中暗暗感激上苍。有了这个儿子,谁也不能再说他绝后,家中那些长辈也就不能再因为这个原因,撺掇父亲另立嗣... - 2018-06-08
  • 第十七章 计擒奸邪_东风第一剑_故事大全
  •   他连东海镖局复业都不知道。  楚玉祥笑道:“大师兄不用多问,到了自会知道,大师兄一定会感到无比的惊奇。”  陆长荣笑了笑道:“小师弟还是跟小时候一样。”  楚玉祥道:“快随小弟来。”  他当先走近门口,手掌轻轻一拍。随即一手抓住了梁慧君... - 2018-06-01
  • 第十七章 青城飞燕_毒剑劫_故事大全
  •   “呱”!“呱”!  竹篓中登时发出刺耳异声,五团黑影,疾如流矢,向外窜出。  青衫少年连飞出的是什么东西,都来不及看清,陡觉腥风扑鼻,已向身前扑到!不由心中一惊,左掌凌空劈出,身形同时后跃!  他这一掌虽然仓猝出手,差不多也用了三成力道... - 2018-05-28
  • 第十七章 家仇国恨_山河_故事大全
  •   明将军口气忽转:“叛军主力是由乌槎国士兵与滇、贵等地十七异族战士混编而成,乌槎国蒲吾王子挂帅,擒天堡与媚云教众则由龙判官与陆文定单独指挥,丁先生并未在军中任职。但根据我方情报,他却被泰亲王拜为幕后军师,有调动全军的权力。此人一手促成了泰... - 2018-06-15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十七章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五月的阳光已然有了七成盛夏光景,将雍门城头的青砖晒得晃白,摸上去有些烫手。张整深深地吸了口城头的风,风里带来些清新的草木芳香,让他的精神一畅。可风略一停,甜腻腻的的味道却又由将他整个人给笼罩住了。张整小心翼翼地在城头上堆满了的滚木擂石和... - 2018-09-28
  • 第十七章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_双曜引_故事大全
  •   鄂夺玉自然一心想追上冯宗客,便琢磨着怎么说服杜雪炽。没想到出庄后,杜雪炽倒主动问了起来。  他赶紧把从罗彻敏他们那里听来的事叙述了一遍。在讲到五夫人轿中说话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摇落了满树的水珠,似乎有一声叹息被籁籁声掩了过去。  我们追... - 2018-07-16
  • 第十七章 一封战书_换日箭_故事大全
  •   那一爪击空,房内宁徊风轻轻咦了一声。铁爪蓦然收回,脚步声随即响起,似要开门出来查看。林青在水柔清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是我。他出手异常及时,若是稍晚一步,看那爪势的凌厉程度,一旦抓实,水柔清只恐立时便是开膛破肚之祸。水柔清尚误以为落入敌手... - 2018-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