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奕仙传艺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距玲珑仙馆不远,一座精致的院落中,此刻还隐约有灯光透出!

      院落前面,站着四名身穿青色劲装的漂悍佩刀大汉,神情严肃,鸽立左右。

      堂上一把交椅,端坐一位青袍黑髯,面目深冷的老者,一手捋须,作谛听状。

      在他下首,恭身肃立一个青衫汉子,此人就是奉命迎接来宾的金总管,他正在向堂主报告几日来船上的情形,和每一个来宾的言语举动。

      就在此时,只见一名青衣使女,匆匆走了进来,躬身道:“启禀堂主,夏总管有紧急要事,要面禀堂主。”

      黑髯老者神色一动,抬目说道:“叫他进来。”

      青衣使女返身退出,一会工夫,一名身穿青衫,面貌白哲的中年汉子走了进来,垂手躬身道:“属下参见堂主。”

      黑髯老者一摆手,问道:“夏总管,玲珑仙馆发生了什么事吗?”

      原来这位夏总管是负责管理玲珑仙馆的人!

      只见他肃容说道:“是的,方才来了一位十分怪异的人物。”

      黑髯老者微微颔首道:“本座已经知道了。”

      夏总管怔的一怔,望着黑髯老者,惊奇的道:“堂主已经知道了?”

      他口气显得十分惊诧,生似堂主不该已经知道的一般。

      黑髯老者森冷的脸上,挤出一丝冷峻微笑,说道:“本座方才已经让人通知你了,奕仙乐天民,身份特殊,叫你不可开罪于他。”

      夏总管咽了一口口水,躬身道:“是的,属下奉到堂主指示,亲自在馆中照料,但属下要向堂主报告的,并不是那个胖老人……”

      黑髯老者道:“那是接待九大门派掌门的延紊馆出了事么?”

      夏总管道:“不,不是延菜馆,是玲珑仙馆住进了一个奇怪的人。”

      黑髯老者脸色微变,问道:“玲珑仙馆不是住了武林二老,今晚住进去的,只有奕仙乐天民,一共是三个人,还有谁来?”

      夏总管躬;身道:“是的。”他又咽了一口口水,接道:“堂主知道的,玲珑仙馆一共只有五间上房,前几天夭山扫雪翁,君山洞庭叟应邀前来,他们互相谦让,谁也不肯住中间一间,于是分住了左右两问厢房,空出中间一间……”

      黑髯老者微感不耐,说道:“这些本座早已知道。”

      夏总管连连躬身道:“是的,属下只是把馆中情形,略加叙述……”他口气一顿,接着说道:“方才那胖老人奕仙乐夭民大摇大摆的走进玲珑仙倌,派在馆中伺候的两名使女来不及阻拦,就被他闯进中间一间……”

      黑髯老者怒哼道:“糊涂,本座不是已经派人通知你了么?”

      夏总管额上不由绽出汗来,躬身道:“是,是,差幸属下接到堂主令谕,及时赶去,总算她们没有开罪他。”

      黑髯老者微嘿道:“你们要是开罪了他,教主罪怪下来,看你们还保得住脑袋?”

      这下连站在边上的金总管,也禁不住绽出汗来。

      夏总管连声道:“是,是,属下知道保不住脑袋。”他又咽了一口口水,结结巴巴的道:“属下再三交待了她们,不可开罪胖老人家,这时延菜馆,拒秀馆的来宾,也陆续到了,属下就在四周巡视了一遍,还未回转,就见派在玲珑仙馆的使女,匆匆赶来报告,说又有一个人闯了进去,属下接报,就急急随后赶去……”

      黑髯老者动容道:“此人是谁?”

      夏总馆嚅嚅道:“属下不知道。”

      黑髯老者道:“你赶去之时,此人已经退出了么?”

      夏总管道:“没有,他住进了中间那一间。”

      黑髯老者奇道:“他和奕仙乐天民同住一个房间?”回过头去,朝金总管问道:“他在船上除了和华山门下姓纪的下棋。就没有和旁人打过招呼?”

      金总管摇头道:“没有,他只是和姓纪的下了三天棋。”

      黑髯老者神色稍弄,转过头来,道:“那是华山门下姓纪的了,一定是乐天民约他下棋去的,唔。咱们这里虽然严格规定,住在挹秀馆的人,除有师长住在延菜馆,可以进入延菜馆之外。但延菜、挹秀两馆的人,都不准到玲珑仙馆去,不过奕仙乐天民情形特殊,若是他约了华山门下姓纪的进去,你们不得阻拦。”

      夏总管连连应“是”,两眼望着黑髯老者,说道:“禀告堂主,进去的并不是华山门下。”

      黑髯老者脸色一沉,道:“那是什么人?”

      夏总管道:“属下不知道那人是谁:据说他走进中间那间房子,胖老人家就自动让给了他。”

      黑髯老者身子一震,双目神光暴射,追问道:“你说什么?”

      夏总管深深吸了口气,才道:“属下赶到之时,那人已经关上房门,属下是听两名使女说的。”

      黑髯老者道:“她们怎么说?”

      夏总管拭拭脸上汗水道:“她们说,那人一脚跨进中间房间,只听胖老人嘻嘻笑道:

      “原来是你,你也来了,’那人始终没有说话,胖老人家就自动退了出来,住进左首靠边那一间去了。”

      黑髯老人道:“她们奉派在玲珑仙馆、难道问也没问人家一声?”

      夏总管道:“她们因先前闯进馆去的胖老人家,堂主就很快的吩咐下去,不准开罪了他,因此只当此人也和胖老人家一样,是个大有来头的人,不敢多问。”

      黑髯老人哼道:“真糊涂,唔,此人是何模样,总看清楚了?”

      夏总管道:“没有,据说她们只看见一个人影摇摇摆摆的进去,连这人穿的是什么衣服,都没看清,好像是穿长衫的,胖老人家退出之后,那人就关起房门,呼呼大睡了。”

      黑髯老者呆住了,攒攒眉道:“此人会是谁?连奕仙乐天民都会把房间让给他……”他沉吟半晌,回头朝金总管道:“如此说来,此人极可能也是乘你的迎宾船来的了!””

      金总管听的脸无人色,机伶伶打了个寒噤,急忙躬下身去,颤声说道:“不、不可能,属下……”

      黑髯老者重重哼了一声,道:“青衣堂下,都是些脓包!”

      两个总管,谁也没敢吭声。

      黑髯老者续道:“光凭奕仙乐天民还要把中间房间让出来,此人一身成就,已是可想而知,就算他站在你面前,”只怕你也看不到他,他要乘你的船来,会让你知道吗?”

      金总管听的心头一宽,连连躬身道:“是,是,他就站在属下面前,属下是瞧不到他,属下自然也无法知道他在船上了。”

      黑髯老者霍然起立,沉声道:“此人来的古怪,本座必须立刻进宫,禀明教主才好。”

      第二天,是三月初十日,距大会日期已经只有一天了!

      早晨,红日初升!

      挹秀馆中,响起了一片叮叮铃声,那是早餐铃。

      后进膳堂上,一共有五张方桌,每张桌子早已放好了一锅稀饭,四碟小菜,和一大盘煎饼。

      挹秀馆的来宾,都是江湖各门各派的门人弟子,此刻听到铃声,已经鱼贯走进膳堂。

      他们遵照规定,每人脸上都戴上了面纱。这薄薄一层黑纱,蒙在人脸上,从里面看出去,仍然十分清晰,但别人看你,就瞧不清面貌。

      敢情他们规定每个人都要戴上面纱,就是为了使人与人之间多上一层隔阂,免得大家问来问去。

      岳小龙、凌杏仙随着大家进入膳堂,好在桌上贴有号码,各人按号入席。

      岳小龙举目打量,但觉膳堂上一共有三十多人,女的约占三分之一,因为大家都戴了面纱,瞧不清面貌,经他仔细辨认,第三桌上坐着一对男女,正是杨宏勋和姚玉琴。

      敢情大家心头有着某种顾忌,膳堂上虽然进来了这许多人,但谁也没和谁交谈,除了啜粥的声音,听不到一句寒暄。

      一会工夫,有人陆续吃毕离去,岳小龙、凌杏仙也双双站起,朝第三桌走了过去。

      在岳小龙心中原想和杨宏勋、姚玉琴打个招呼。那知自己两人还未走近,杨宏勋、姚玉琴两人也匆匆站起,朝外走去,连望也没望自己一眼。

      岳小龙心中不觉一怔,暗想:“铜沙岛上纵然有许多禁条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7127-916.html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水陆追踪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旋风煞木通走后,陆地神龙程元规因大家劳累了一晚,此时天色大亮,夺命飞环邢长林已要方广寺下院,腾出几间静室,便请大家回房休息。  楚湘云、冷秋霜两位姑娘,不放心陆翰飞伤势,还待入内探视,却被阴风煞劝止,说陆少侠此时正好由程帮主打通奇经八脉...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彩带仙子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见碎石小径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头戴连披风娼,身披宽大黑氅,面垂黑纱的人。负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日光之下,两道冷厉眼光,透过黑纱,炯炯有神!  虎嬷嬷那肯放过他们,身形暴扑而起,口中喝道:“姓班的,老婆子第一个要先宰了你!”  又... - 2018-01-13
  • 第三十一章 徒劳无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虎嬷嬷勃然大怒,厉声道:“臭婆娘,你再不出来,老婆子放起一把火,烧了你这幢鬼屋,看你还缩着头不出来?”  屋中仍然没人理会,幽暗的夜色之下,重重屋字,就是不见一点动静。  彩带仙子平静的道:“我们下去。”  身形飘起,如落叶,如轻絮,飞...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曙光乍现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佟仲和转过脸来,脸上神色,已然变得十分严肃,朝董崇智说道:  “董老弟,现在咱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谈谈了。”  董崇智身躯微震,说道:  “佟护法要说什么?”  佟仲和道:  “自然是有关贼党侵犯本山的事了。”  董崇智冷声道:  “兄弟前... - 2018-01-18
  • 第十一章 出现第三股势力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年嵩昌因儿子好不容易才脱离虎口,如今又要随着孙必显回去,心中虽觉舐犊情深,但又不好开口加以阻拦,只是攒攒眉道:“你们神志已经清爽,再混进去,务必处处小心,若是露出一点马脚就前功尽弃了。”  年其武道:“爹只管放心,咱们有五人之多,绝不会... - 2018-01-18
  • 第十一章 人去楼空_红顶商人胡雪岩_故事大全
  •     两人并坐低声谈了好一会方始结束。胡雪岩戴了一顶风帽,帽檐压得极低,带了一个叫阿福的伶俐小厮,打开花园中一道很少开启的便门,出门是一条长巷,巷子里没有什么行人,就是有,亦因这天冷得格外厉害,而且... - 2018-01-19
  • 第三十一章 母子重逢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范君瑶举目望去,只觉这青衣妇人虽然鬓边微见花白,但从面貌轮廊上,仍可看出昔年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  此刻她一手扶着佛桌而立,双目之中,已然隐含泪水,两道慈祥的目光,正朝自己望来!  这一刹那,范君瑶心头突然觉得自己看到的青衣妇人,就好... - 2018-01-18
  • 第十一章 赤金凤钗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崔慧见梅三公子飞出洞去,心中立时好像缺了什么似的,匆匆若有所失,急忙回头对着上官燕道:“燕妹妹,外面既然来了敌人,我们不如也先上去瞧瞧,反正绞索一断,木偶阵也已经破啦,先去杀他一阵,回头再救人不迟。”  上官燕听她一说,正合心意,便道:... - 2018-01-13
  • 第十一章 护洞之战_三折剑_故事大全
  •   只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阴笑道:“是少庄主么?老婆子还不想伤你,快退出去吧!”  朱文俊这一声大喝,原是激她开口,好找出她停身之处,他贴壁静立,听得清楚,巫婆子的声音,似是仍在石窟右侧,并未移动。  心中恨透了她,早已功运右腕,没待对方话... - 2018-01-13
  • 第二十一章 剖心示爱_扇公子_故事大全
  •   方如苹笑道:“逢姑婆,你老怎么也和我客气起来了,哦,公孙先生这么快就赶来了?”  毕纤云道:“事情凑巧得很,公孙先生是奉了师父之命,出来办事的,今天早晨刚到。”  公孙先生连连拱手道:“听说二姑娘找老朽有事?”  方如苹道:“真是巧极,...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话天烈焰_石鼓歌_故事大全
  •   甯不归吓得不住的哇哇大叫,两手两足,在半空中乱划乱舞,一个身子,却在直线上升!  老狼神口中低嘿一声,回头道:“郝兄,这老儿大是可疑,咱们也上吧!”  神钩真人郝公玄点头道:“狼兄说得不错,此人装疯卖傻,咱们不可放过了地。”  老狼神浓... - 2018-01-18
  • 第二十一章 石城别府_双凤传_故事大全
  •   申公豹侯延炳命“四辅”做了两个山兜,抬着中毒昏迷的冷面神君和双脚麻痹的方璧君。  自己和义子金玉棠则陪同祁尧夫走在前面。  一行人离开死谷,奔行极快,数十里路程,不过半个时辰,便已到了祁尧夫祖孙隐居的退谷出口,一路赶到山下。  只见一片... - 2018-01-18
  • 第十一章 谷飞云想起昨天看到的苗条人影_东风传奇
  •   店伙退去之后,谷飞云想起昨天自己在对面茶楼上看到的苗条人影,朝客店中走入,自己当时就觉得十分眼熟,原来就是全依云。  哦,还有,昨天傍晚,自己在白山关附近,明明已经拿住项中英,他忽然“啊”了一声,右眼流血,同时自己右腕“曲池穴”上也被一... - 2017-12-16
  • 第十一章 百剑之厅_武林玺_故事大全
  •   尹天骐道:“好卑鄙的手段。”  桑南施废然道:“这么说来,那金姑娘一走,幕后主使人物,依然找不到了。”  金鸠婆婆怒声道:“怎会找不到?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老婆子找不到小丫头,不会到江南找耿存亮去?”  桑南施点头道:“这就成了一石三... - 2018-01-05
  • 第十一章 江上秘密_珍珠令
  •   两人回到小客室,仍然分宾主落座。  凌君毅冷然道:“仙子还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玄衣罗刹笑吟吟地道:“你方才已和那位祝庄主见过面了,而且据我所知,你们也交谈过了,如今不用再提谁真谁假,但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凌君毅道:“什么事... - 2017-12-24
  • 第十一章 故剑情殷_北山惊龙
  •   江边停着的那艘大船,隐约露出灯光!  中舱一张锦榻上,直挺挺躺着一人,那不是在客店中被人掳走的点苍流。云剑客沐苍澜还有谁来?  但奇怪的榻前站着一个头梳宫髻的女人,她身形朝里,只看到一个背影,似乎正在替流云剑客运功逼毒!  但就在三人堪... - 2017-12-11
  • 第十一章 情场受挫_梵林血珠
  •   皇甫敬听女儿说了陈野的奇怪行为,觉得十分惊诧,不过,他是宁可信其有。  “莫非,我的伤就是他治的么?”  “啊,不会吧,爹爹,他能有这么强的内功么?”  “难说,这样吧,我们把他带走,待爹爹慢慢问他。未来争夺佛宝;需要大量好手呢。””爹... - 2017-12-07
  • 第十一章 祭起诛神剑_一剑破天骄_故事大全
  •   紫衣煞君三十年前就纵横关外,威震江湖,从没有人敢对他如此说话的。  管秋霜这番话,听得坐在帮主下首的逢老大脸上都变了色。  就是凌干青也觉得妹子这样说,未免太过份了。  紫衣煞君不禁一呆,他也从没想到一个小女娃敢对他这般说话,目光望着她... - 2018-01-05
  • 第十一章 剑主之争_一剑小天下_故事大全
  •   华清辉总是一派之主,和一个晚辈女子比剑,自然不好使出杀手来,这一来冷雪娥可以不用理会华清辉的杀招;但华清辉对冷雪娥的杀招,却不能不理,这就未免显得有些缚手缚脚,只好以拆解代替进招。  冷雪娥占了这一层便宜,就毫无顾虑的一路挥剑抢攻,攻势... - 2018-01-04
  • 第十一章 临川寺救人_新月美人刀_故事大全
  •   三人回入茅舍,金赞廷道:“谢兄,那八具尸体,留在外面,到了明天,只怕会有麻烦。”  谢公愚笑道:“金兄只管放心,不会有麻烦的。”他从左手袖中掏出一管黑黝黝的东西,朝金赞廷递去,笑道:“金兄看看这是什么?”  金赞廷接过铁筒,看了一眼,说... - 2018-01-06
  • 第十一章 常慧出手有非常快_紫玉香_故事大全
  •   这一招,双方势道均快,那曲不全不防常慧出手有这般快法,一下被她剑尖刺中,口中不觉怪叫一声,但他也早有预备,左足一点,身子往后飞纵出去。  常慧一击得出,哪还容他逃走,口中又是一声清叱,正待纵身追击!丁建中道:“妹子,让他去吧。”  常慧... - 2018-01-02
  • 老子·道德经 第十一章_老子·道德经_古文典籍
  • [原文]三十辐①共一毂②,当其无,有车之用③。埏埴以为器④,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⑥。[译文]三十根辐条汇集到一根毂中的孔洞当中,有了车毂中空的地方,才有车的作用。揉和陶土做成器皿,有了... - 2017-12-31
  • 第十一章 奇信怪柬_彩虹剑
  •   盛振华辞去之际,三人也就各自回房休息。  范子云掩上房门,从贴身取出紫玉托自己捎来的信,那是一个空白的信封,封得极密。  范子云取出信封之后,不禁想起了紫玉,看着信封,怔怔出了神,才轻轻撕开封口,信封里面,果然另有一个折得较小的信封。 ... - 2017-12-21
  • 第十四章 惊人发现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岳小龙道:“自然要去。方才听夏总管的口气,好像岛上的武士们,今晚全放了假,回家休息,就是值岗人数,也一定比平日要少,这一机会,我们岂可放过?”  凌杏仙道:“大哥,会不会是夏总管故意这样说的?存心试试我们,有没有奸细,乘机踩探岛上的秘密... - 2018-01-13
  • 第十三章 耀武扬威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就在人心惶惶揣测纷纷之际,只见夏总管匆匆从厅外走进,朝上躬身说道:“启禀教主,黑石岛主派门下弟子送来贺礼,要叩见教主。”  铜沙岛主面露异容,颔首道:“好,叫他进来。”  夏总管应了声是,躬身退下。  黑石岛远处北海,门下弟子,很少在江... - 2018-01-13
  • 第十五章 逃出魔窟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天色渐渐黎明,船已进入了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  舱门启处,夏。总管满脸含笑的拱拱手道:“现在没关系了,四位只要不到前面去,也可以在后梢甲板上站站,舱门也用不着关了。”  何嘉嘉问道:“夏总管,你住在那里?”  夏总管耸耸肩,陪笑道:“本... - 2018-01-13
  • 第十七章 金刀解厄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只听门外卢大妈的声音应道:“姑娘,是我老婆子,送开水来了。”随着话声,果然提了一壶热气腾腾的开水,走将进来,一面陪笑道:“老婆子没准备茶叶,姑娘们只好委屈些喝白开水了。”  她目光和姬真真一触,突然呆的一呆,立时惊喜的道:“姑娘伤势已经... - 2018-01-13
  • 第十六章 阴风透骨_同心剑_故事大全
  •   凌杏仙看她一手拉着龙哥哥不放,心中老大的不高兴,默默跟在岳小龙身后走去。  原来姬真真假扮的老太婆,颤巍巍的站在一家布店门口,看到两人,堆笑道:“会在这里遇上张相公伉俪,真是难得,两位大概还未落店,那就请到老婆子住的店里去坐一会。”  ... - 2018-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