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盛会前夕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心头一惊,但看为首侍婢,目光只是朝着右侧树林发话,并非对着自己这边,心想:也许有人藏身林中?正想之间,瞥见一条人影从林中飞出,落到盆地之上,冷峻目光,向四周一扫,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许庭瑶凝目望去,只见来人一身青绸劲装,剑眉朗目,二十出头年纪,肩头斜背一支长剑,垂着白色剑穗,正是在中原楼见过,华山门下的玉面二郎宫丹白!

      听他口气,敢情还是刚刚找入谷来,是以不知道她们来历!

      为首侍婢身子不动,挥挥手道:“这奸细放他不得,快把他掳下了!”

      话声出口,立即有两个侍婢奔了过来!

      玉面二郎宫丹白俊目闪光,笑道:“这山谷既非你们所有,宫爷爱来就来,爱走就走,岂是你们几个小丫头拦得住的?”

      那奔近过去莳两个侍婢,一个娇声笑道:“喂,你快别端起少爷架子啦!乖乖的束手就缚,听候小姐们回来发落,我们也不会为难你的。”

      玉面二郎宫丹白眼看逼近过来的两个侍婢,身法轻灵,心中暗自惊异,一面朗笑道:

      “你们小姐是谁?”

      另一个侍婢向同伴道:“别和他多说了!”

      双肩一晃,人已欺到了宫丹白的身前,伸手就朝宫丹白肩头抓去!

      玉面二郎宫丹白剑眉陡剔,暍道:“不知进退的丫头!”

      右掌一翻迎势拍出,身形同时斜转,左手骈指如戟,闪电向她胁下点去!

      他迎敌出指,十分俐落,许庭瑶暗暗赞叹,华山门下,果然不凡!

      那知玉面二郎身形才动,那欺近过去的侍婢,突然柳腰轻摆横里移开两步,身法奇诡,有如莫可捉摸的飘忽幽灵,不但避开了宫丹白的攻击之势,而且人也欺到宫丹白的身侧。

      同时,另一个侍婢口中娇喝一声:“你才不知进退!”

      人随声发,忽然转到宫丹白身后,向他右胛“凤尾穴”拿到。

      许庭瑶瞧的暗吃一惊:心中忖道:“这两个侍婢,好快的身法!”

      玉面二郎也同样一惊,他怎么也没料到,区区两个丫头,身手会有这般高强,蓦地沉声一喝,左手揑拳,猛向右侧捣出,拳力凌厉异常,直取右首欺近那个侍婢。

      脚下不动,上身迅疾右转,右手五指直竖,扬臂向后格去,平扫身后侍婢会来的手腕。

      他这一招两式,运用恰当,竟是大见威力!

      那欺近右侧的侍婢,正好吃他击出的一掌逼住,只好推出双掌,硬封宫丹白的拳力,“蓬”的一声,那侍婢封挡不住,身子被震的后退了两步。

      玉面二郎朝后格去的右手,和身后侍婢袭向“凤尾穴”的右手要接未接之际,突然五指变钩,反扣对方脉腕,左脚趁势踢出!

      那侍婢不由得惊叫一声,慌忙缩手,娇躯随着斜飘开去!

      玉面二郎宫丹白逼退两人,不由朗朗一笑,转身朝谷外走去。

      那知他笑声末落,身形才动,不知何时,已有两个侍婢,手仗银剑,拦在身前!

      许庭瑶看的逼真,不禁微微一笑,心想:这八个侍婢,武功只是普通,但身法却是快的出奇!

      宫丹白瞧她们挡住去路,突然怒火上冲,大声喝道:“宫爷只是不愿和你们几个小丫头一般见识,才手下留情,你们当宫爷是怕事的人?”

      被他逼退的两个侍婢,这时也“呛”“呛”两声,掣出剑来。

      一个冷哼道:“谁要你手下留情?”

      另一个接口道:“你不怕事最好!”

      玉面二郎宫丹白仰天发出了一声长笑,右腕抬处,从肩头抽出长剑,双目一扫,横剑喝道:“你们小心了!”

      他生性高傲,首重身分,手上虽然横着长剑,但不肯向几个丫头出手,喝声中,大步朝前走去!

      就在他身形才动之际,前后四人倏地同时逼近,四支短剑划出闪闪银光,卷到他身上!

      玉面二郎宫丹白脸色铁青,冷嘿一声,右腕振处,一招“浪卷流沙”,剑光回旋,把四支剑尖一起逼住!

      四个侍婢和他剑势乍接,立即身形流动,围成一个圆形圈子,把玉面二郎困在中间。

      四支短剑,刹那间,划起十几道光华,剑势灵动变幻,劈、剌、点、削,互相呼应,着着都是凌厉攻势!

      玉面二郎似未料到她们剑势变化的如此快速,落在四人当中,四面八方,都受到敌人攻击,心头更是愤怒难耐,大喝一声,振腕发剑,华山“太白剑法”源源出手,展开出凌厉反击。

      但见他长剑流转,愈来愈快,片刻间,身前身后,剑影缭绕,化成一团寒光!

      要知华山“太白剑法”,一十八盘,原是长剑随身盘旋,攻守兼顾的招术,照说用来对付四个侍婢,排成圆圈的阵势,那是最恰当也没有了!

      那知玉面二郎一连攻出三十多剑,仍然占不到人家丝毫便宜,尤其她们绕圈疾走,有如走马灯一般,循环不断!

      个个奋不顾身,施展的招数,精妙毒辣,剑势奇快,几乎逼的他剑法难以施展!

      许庭瑶没想到这几个侍婢,方才个别动手,武功似乎并不高明,但一经联合,却有这般声势:心中不禁暗暗称奇!

      细看她们出手招法,竟然十分博杂,五派一帮的刀法剑法,无所不包。

      再加四人联手,进退动作,宛如一体,招招以攻为守,在同一时间,每人攻出不同的一招,就等于一个高手,同时向你四处要害攻到一般,而且她们奋不顾身的抢攻,也正好弥补了她们本身功力之不足!这种打法,真是狠辣已极!

      许庭瑶心中默想,如果自己碰上这种情形,该是如何封拆?如何破解?他不衡量自己,只觉四个侍婢这种圆形阵法结合绵密,但一想到“黔灵真传”上的武功,只须一式“乘隙蹈虚”身法,便可在她们之间,任何一招上,都能找出漏洞趁虚欺入!

      他越看越觉四个侍婢,破绽百出,也暗暗替玉面二郎可惜,有许多地方,他只须剑锋稍偏,或在再多攻出几寸,就可破解,但他却忙不迭地半途变招,轻轻放过。

      这一场观战,许庭瑶确实得益不少,同时也领悟到自己所学“黔灵真传”,当真是人寰罕有的绝世武学!

      经过一阵工夫,四个侍婢已占了上风,玉面二郎宫丹白左冲右突,怒气冲天,但出手反不如先前那么凌厉,显然已有疲乏之感!

      可是四周还有四个侍婢在袖手旁观,假如再加上两个,他就非落败不可。

      许庭瑶心中暗自盘算,仅凭八个侍婢,经过这一阵观察,她们绝难拦得住自己,但如果等到四位姑娘回来,自己能不能是她们对手,还很难讲。

      而且宫丹白已渐落下风,自己不出手,也不成了,那么不如趁她们四位姑娘没有回转之间,冲出谷去!

      心念转动,立即从地上拣了几粒石子,闪出石窟,悄悄绕着灌木林,往前移去!

      “什么人?”那是为首那个侍婢的喝声!

      许庭瑶心头一惊,暗想:这丫头耳朵好灵!

      但就在此时,蓦闻一声“哈哈”,破空飞来!

      许庭瑶不知来的是谁?急忙抬目瞧去,只见一道人影,凌空飞落场中,那四个袖手旁观的侍婢,急急如风,在他脚下跟着围了上去。

      但那道黑影,落下之时,仍然占先一步,落在玉面二郎宫丹白附近,大袖挥处,只听“砰”“砰”两声,围着宫丹白的四个侍婢之中,立即有两个侍婢被他袖风卷起,摔了出去!

      同时听他口中喝道:“宫老弟,还不快走?”

      这才看清来人,是个短衣赤足,蓬着一头乱发的老乞丐——丐帮风云二老中的追云丐阎子坤!

      玉面二郎宫丹白精神一振,大吼一声,剑光迸发,也把其中一个侍婢的手中短剑劈落,趁势突围,朝谷外奔去。

      许庭瑶给追云丐一喝,心想:不错,自己也该走了,心念一动,也立即一掠出林,朝谷口奔去!

      那八个侍婢被追云丐的“流云飞袖”震住了,眼看两人远去,追之不及,瞥见谷中飞起另一条黑影,疾如电驰,朝谷口冲来,立即有人惊叫一声:“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59874-959.html - 2018-05-18
  • 第六章 拥雪秦关血艳红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秦岭,自古便是关中与蜀地间的一道天然屏障。  古老相传,曾有一只七彩凤凰从九天之上坠落入凡间,在秦岭边一个山洞中修炼千年后终成正果,重返天界。虽无从考证其真假,但座落在秦岭脚下的落凤城却因此而得名。  连续数日不停的大风雪已将秦岭覆盖了... - 2018-06-18
  • 第十二章 谩怀相忘江湖盟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本晦暗的天空仿佛更加阴沉,天地间所有的光辉似乎都已集中在辞醉剑的剑锋上。  那是不计生死成败、石破天惊的一剑,没有任何变化和后着,只有力量与气势的完美结合。卫醉歌那一股勇往直前、果敢坚决的气势,令重达五十多斤的辞醉剑在这刻仿佛已不仅仅... - 2018-06-18
  • 第十六章 相逢欢醉且从容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酒楼内众人都看出沈思剑避战之心,虽仍是招呼他来自家桌前,却已远不及初时的热情。沈思剑暗松一口气,亦无心再逗留,匆匆作圈打个揖,勉强留几句场面话,挥手离去。  苏探晴留意沈思剑说起大会二字,知道必是那振武大会,却仍不知在何地召开。寻思既然... - 2018-06-18
  • 第二十六章 佳人一舞倾情透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两年前与杯承丈在华山一别后,苏探晴在关中闯下浪子杀手的名头,杯承丈则是飘身远游天下,直到今日方才重见。师徒情深,不免感慨良多。  杯承丈解下蒙面黑布,露出那张风尘满面的坚毅面庞,拍拍苏探晴的头,呵呵一笑:当年和你初见便是在江南,想不... - 2018-06-19
  • 第三十六章 破阵伏曦诛真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铁湔来到高台下,猛吸一口气,身体径直跃上八尺高台,与苏探晴相隔五步而立。  崆峒派天渡长老看到铁湔上台时膝盖不见弯曲,浑如僵尸,不由大吃一惊道:这分明是本派的平步青云身法,铁湔他从何习来?剑圣与陈问风互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声。他们虽从明镜... - 2018-06-19
  • 第六章 逃狱_千门之门_故事大全
  •   疤瘌头的意外死亡很快就被狱卒发现,众人查看尸体,只见除了胸前那大块淤血,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狱卒们也是个中老手,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事先有司狱官的指示,狱卒们只将疤瘌头当成暴病而亡,将尸体拖出去草草埋掉了事。  当同牢的苦役们去... - 2018-06-12
  • 第六章 柳公权像狐狸般眯起双眼_千门之花_故事大全
  •   负手立在拐子巷外的十字路口,柳公权像狐狸般眯起双眼。  这次他来扬州,原本是为追踪千门公子襄而来。巴蜀巨富叶家的突然败亡,早已传遍天下,千门公子襄的恶名也在江湖上渐渐传开。当柳公权了解到叶家败亡的经过时,自傲身份的猎犬终于闻到了感兴趣的... - 2018-06-09
  • 第六章 风暴_千门公子_故事大全
  •   金陵城那场商铺收购风潮,因柳爷的到来而渐渐酿成一场令人目瞪口呆的风暴。先是有田知府这种消息灵通的官宦,悄悄与沈北雄一道争相高价收购商铺,继而有本地世家望族也闻风而动,加入到抢购商铺的队伍中,与此同时,原在杭州的船泊司将迁到金陵的消息也渐... - 2018-06-13
  • 第六章 惊_惊杀局_故事大全
  •   万古愁从来没有这么得意过,这个平生大敌终于被自己一剑穿肠,看着门人敬畏的眼神,听着各门各派有头有脸的人物对自己的恭贺声,今天一统血雨门,也许有朝一日我就将一统江湖甚至一统江山,他终于按捺不住一向装出的斯文,仰天狂笑起来!  他注意到方念... - 2018-06-16
  • 第六章 非常之道_山河_故事大全
  •   风越刮越急,阴暗的天空已有夹杂着冰屑的落雪,寒冷异常。许惊弦专门去照看了苍猊王一会儿,却见它仍是紧闭双目,不饮不食,不由大感焦躁,轻声道:“我知你本是高原上的百兽之王,如今受伤落难心中自是极不好受。但就算你被族群舍弃,也不必求死啊?君子... - 2018-06-14
  • 第十五章 巧闻秘谋计始出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一口气奔出近半里,方才停下步来,始觉心魔渐消,擦去一把冷汗,暗道好险。  四周一片漆黑,那闪动的红灯亦再无声息。或是因为知道了林纯另有意中人的缘故,苏探晴一时不愿回去面对她,借着微明的月光,分辨出前方乃是一个山谷,一面信步朝前走去... - 2018-06-18
  • 第十四章 绮香荒野风微度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由于在汉水河边与那神秘的铁衣人耽搁一会工夫,待苏探晴与林纯赶到襄阳城时,已是深夜三更时分,襄阳城早是城门紧闭。  其时虽是太平盛世,但因四海未定,漠北的元末势力残存,东北女真部族等亦对中原虎视眈眈,所以襄阳这等中原重镇平日皆严防奸细,每... - 2018-06-18
  • 第十一章 弹剑辞醉豪情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自从苏探晴来到洛阳后,似乎难得有一刻的闲暇。  所以第二日一大早,尚不待段虚寸来找他,苏探晴便独自起身离开擎风侯府。他只想静静地呆一天,好好考虑一下往后的计划。  在来洛阳之前,苏探晴只想着如何能令擎风侯先不杀顾凌云,然后再寻机相救。而... - 2018-06-18
  • 第九章 弦歌难寄聚牢笼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擎风侯府的会客厅是一间狭长形的大屋,宽不过丈余,长却有十余丈。房屋以木衬隔铁板所制,接缝处牢牢笋合,十分坚固。屋内无窗,密不透光,只在厅心点着数支烛火,将厅中照得明亮,厅里侧却显得十分昏暗。  擎风侯坐在最里面的虎皮椅上,灯火映照下只看... - 2018-06-18
  • 第十章 星晨步峻倚丹凤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原来这神秘的美丽少女竟然就是摇陵堂中的舞宵庄主林纯!  苏探晴一时呆住,暗骂自己糊涂,本应早就想到洛阳城中能有那么高武功的美丽姑娘当然应与摇陵堂有关,其身份岂不是呼之欲出。也难怪昨晚林纯一见他的身手便认出了他,她身为摇陵堂中重要人物自然... - 2018-06-18
  • 第十三章 汉水夜渡碎琼壶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汉水位于豫南与鄂北交界处,北岸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南边却横亘着一片绵延不绝的丘陵。北方气候寒冷,目前虽已是初春时分,枯黄的树梢尖上都冒出一茬茬绿嫩的幼芽,但隔冬不化的积雪仍在这北国大地上铺起了一层素裹银装。  夕阳西坠,古道苍茫。夹杂着冰... - 2018-06-18
  • 第二十一章 明争暗斗各施谋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转眼已是三天后。隆中城西郊有个小山岗,当地人为了纪念诸葛武侯,起名为卧龙岗,岗上有一方阔达千尺的平地。一大清早,振武大会便在此处如期召开。  三人早早来到会场,都各挑了一张适合脸型的人皮面具戴上。那面具设计精巧,上面还以细针刺有无数小孔... - 2018-06-18
  • 第二十二章 鬼火夺魂生奇变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群雄本就对孟天鹞飞扬跋扈的态度十分不满,听到那声音将神禽八式戏称为生气把式,尽皆哄笑起来。孟天鹞正大处上风之际,听到有人如此调笑自己,心头忿怒,面色一沉,将满腹怒火尽皆撒在陆见波身上。激斗中施出一招惊月式,双爪伸缩不定,在空中幻出无数爪... - 2018-06-18
  • 第二十三章 笛掌纵横定盟主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俞千山一剑得手,勃哈台大叫一声,肩插阔剑踉跄退开十余步,一跤坐倒在地,他生性硬悍,欲要起身再战,不料剑锋透肩后余劲未消,剑柄复又重重撞击在伤口上,这一下附有俞千山的真力,勃哈台再也禁受不起,喷出一大口鲜血,萎顿在地。他虽是戴着人皮面具,... - 2018-06-19
  • 第八章 巾帼敛眉烛花融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那少女离去后,苏探晴一时意乱情迷,站在原地怔了半天,方才回过神来。他一点也摸不清那神秘少女的来历,偏偏对方却一下便认出了自己,还说一定会再见面  四周灯火依旧,苏探晴却再也提不起半点游玩的兴趣,找人问清了方向,带着满腹疑团缓缓回到侯府中... - 2018-06-18
  • 第二十章 昔日血仇今犹痛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三人结义已毕,俞千山早听江湖传闻说苏探晴替摇陵堂出使炎阳道之事,此刻看他与擎风侯义女同路,自然不假。问起来才知道要相救顾凌云的内情,俞千山道:二弟敬可放心,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相救顾凌云之事大哥义不容辞,待振武大会一完,我便与你们同去... - 2018-06-18
  • 第十八章 素手银针欲断魂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重回升云客栈已是深夜时分,店中早已打烊,只有俞千山独自坐在大堂中饮酒等他。苏探晴先将自己的化装细细洗去,重新打扮为卖药郎中的模样方走入店中,俞千山看到苏探晴连忙问道:秦小哥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遇见神禽谷那三个人可不... - 2018-06-18
  • 第十九章 激昂共结金兰契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与那中年人来到店外一处僻静地方,细察无人跟踪方开口一笑:洛阳一别后,竟能在此处相见,看来小弟与许兄实在是缘份不浅啊。  中年人一哂:我化装成这个模样,本以为要让苏兄费些周折,想不到竟一眼便认出了我。  苏探晴微微一笑:许兄易容术何... - 2018-06-18
  • 第十七章 解刀豪情可问风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苏探晴问清道路,不多时便到了东门大街上的长安客栈前。他心想既然那店小二说铁湔先生是一付斯文模样,自然不像是个江洋大盗,冒充捕快之举却是不能依法炮制了,却想个什么方法才可探听消息却又不惹人生疑?  正思咐间,从长安客栈中走出一人。但见他身... - 2018-06-18
  • 第二章 惊闻噩耗誓雪仇_剑气侠虹_故事大全
  •   小晴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红色的背影。这背影似乎十分熟悉,却只觉得头疼若裂,什么印象也记不起来。只见那红衣背影低着头,似乎在嘴里用力吹着什么。蓦然一道暗哑的声音传入耳中,小晴笑了,模糊的记忆一下子清晰起来:我早说过,这笛子除了我谁... - 2018-06-17
  • 第四章 新月修罗刀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但见红衣人已仆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右肩头赫然钉着一支乌金短剑!不,他背后还有一道尺许长的创口,鲜血直冒,最奇怪的是整个身子,像泄了气一般,皮肉全都瘪了下去。  布衣少女敢情从没杀过人,这时手上握着两柄月牙银刀,站在那里,怔得目瞪口呆... - 2018-05-18
  • 第五章 子午银钉逞绝技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她这“子午银钉”,原是透骨子午钉脱胎而来,江湖上一般透骨子午钉,长约三寸,粗如笔杆,分淬毒与不淬毒两种,但“子午银钉”却仅有二寸来长,钉身略呈扁形,用上等缅铁精制,色如亮银,这种暗器完全用腕力指劲发射,练到家时,当真随心所欲,疾逾闪电,... - 2018-05-18
  • 第七章 旧事重提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含愤出手,这一掌,几乎用了八成力道,但觉一股暗劲,像潮水般透掌而出,连自己都有遏止不住之势,掌风呼啸,直撞出数丈之远。  黄衫少年的一缕指风,立被击散,消失无形。  场中群豪,因不曾瞧到黄衫少年点出一指,只看到许庭瑶平空挥出一掌,... - 2018-05-18
  • 第三章 座上佳宾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随着钱青青进入堡中,只觉这座广大宅院,除了门前站着的几个黑衣大汉,从大门,二门直入大厅,竟然始终不见一人!  此时天色业已微黑,愈显得宅院阴沉广阔,生似久已无人住的旷宅一般,心头禁不住犯疑。  钱青青却并不理会,领着他穿越大厅,折... - 2018-05-18
  • 第二章 重重疑云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许庭瑶迅速掠到坟前,趁着月色,俯身一瞧,两座坟前,各立着一方石碑!右首碑上镌着“金刀褚世海之墓”。  左首一碑,赫然是“铁掌姜全之墓”,几个大字。  二伯父果然也遭了毒手!  许庭瑶自小对大伯父只跟父亲来过几次,因他生相严厉,很少和后辈... - 2018-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