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狙魔录15第一次任务_鬼故事 _故事大全


  • 上一篇:《都市狙魔录14欧阳健》

    第十五章 第一次任务

    被年轻人这么一提醒,段子清这才反应了过来,急忙回礼,可是心中却在想着:“欧阳贱?怎么会有人起这么贱的名字?”

    段子清这边心思一动,那边欧阳健就好像看出了他的想法,有些尴尬的解释道:“是健康的健,不是那个,额……”

    “哦哦,了解,欧阳兄弟,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段子清一边和欧阳健寒暄着,一边跟着他走进了办公大楼。

    和外表看上去一样,办公大楼每部的装修也很寒酸,甚至连个像样的前台都没有,就是一个头发花花白的老头子坐在门口,算是负责前台工作。

    “对了,欧阳兄,你到这里工作多久了?”段子清一边走一边好奇的问道。看欧阳健对这里挺熟悉的样子,应该已经工作了不少时间。

    “哦,也没太长,只不过在这里,我也算得上是半个老员工了。以后你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有谁欺负你了,就报我的名号!”欧阳健十分霸气的一挥手,大大咧咧的说道。

    “啊!这么说来您还算是我的前辈,以后还请多多照顾。”段子清一听欧阳健的话,心中一惊,姿态反而放的更低了,心里想着自己初来乍到,八成会受欺负,还是抱上这个现成的大腿比较安全。

    想到这里,段子清脸上的笑容都不由得带了几分谄媚。

    “嗯。”欧阳健显然也对段子清的态度十分满意,背着双手走在前面,颇有些老大的作风,一边走还一边说道:“既然你态度这么好,我就把规矩告诉你。到我们这里来的新人啊,都是要承担一定义务的。”

    “啊?什么义务?”一听欧阳健这么说,段子清的心里没来由的一沉,感觉没什么好事。

    “比如帮前辈洗洗衣服袜子啊,给前辈请客吃饭啊。啊,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给前辈一点辛苦费。”欧阳健笑眯眯的望着段子清说道,就像望着一只待宰的小肥羊。鬼姐姐 www.

    “啊?这是什么规矩,还要辛苦钱?”段子清一听欧阳健的话,脸上的表情马上垮了下来。别说现在他身上没有多少钱,就是有,也不舍得孝敬这所谓的“前辈”啊。他自己家里本来就不是太富裕,平时花钱都是很省的。

    “唉,算了,看你也算是和我投缘,而且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个规矩,我就给你打个折,现在你口袋里有多少钱,就给我多少钱好了!”欧阳健看着段子清为难的表情,故作大度地一甩袖子说道:“只不过有一点,你以后要给我洗半年的衣服,我包你过的平安无事,怎么样?”

    “成交!”一听欧阳健这么说,段子清感激的眼泪都差点流出来,急忙点头同意,然后开始翻自己身上的口袋。却对欧阳健口中的规矩一点都不怀疑。毕竟这年头,部队里面还有老兵欺负新兵的惯例呢,在国安这么严肃的部门中,保留一些部队的作风也很正常,掏点钱洗洗衣服总比挨打好多了吧。

    这么一想,段子清的心里就平衡了许多。可是无奈之前被小老头催的太急,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就没带太多钱,把浑身上下掏了个遍,连硬币都凑上了,也不过只有一百多块钱。

    “前辈,您看着……”段子清为难的把一手的零钱伸到欧阳健的面前,一脸为难的说道。

    欧阳健看了看段子清手中的一把纸币加硬币,吧嗒吧嗒嘴,见实在榨不出油水了,这才勉强道:“算了,看你和我这么投缘的份上,这么多就这么多吧。”

    欧阳健说完,毫不客气的接过一把零钱,然后带着段子清就朝办公楼里面走。而段子清则一脸恭敬地跟在他的身后。

    当二人走过看门的老大爷身边的时候,白发苍苍的老头却翻眼皮看了看欧阳健,然后不屑的哼道:“喂,那个昨天才来的新人,你进门的时候忘了让我看工作证了。”

    被看门大爷这么一提醒,欧阳健的脚步猛然一顿,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一茬,不由得一阵尴尬,急忙从口袋当中掏出一个皱巴巴的证件递给了看门大爷。

    老大爷并没有接过去的意思,只是随意的瞄了一眼,然后就笑了笑说道:“好了,昨天新来的可以进去了,记得带今天新来的去办理一张工作证。”

    “哎,您老放心吧。”欧阳健赶紧收起了工作证,刚一转身,却正巧看到了段子清正一脸杀气地望着自己。

    “额,这位小哥,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我承认我是昨天新来的没错,比你早来一天也是来啊,哎,你别踹我,我把钱还给你还不成吗?好了好了,我给你洗半年的内裤成了吧?你一定要报复?好,这可是你自找的!记住别打脸……”

    一阵尘土飞扬……

    足足五分钟之后,段子清才跟着鼻青脸肿的欧阳健打开了电梯,来到了办公大楼的地下二层。

    “都说了别打脸了,我可全是靠脸吃饭的。”欧阳健一边揉着自己的痛处,一边嘟囔抱怨着。显然刚刚让段子清给修理的不轻。

    段子清这个时候没工夫理他,而是一脸震惊的盯着电梯外面,彻底的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谁能想到,外表看起来一阵大风都能吹倒的大楼地下,会有这么先进豪华的建筑?单地下二层,就有好几个足球场的占地面积,各种办公人员川流不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段子清真的很难相信眼前的一切。这里的环境,让段子清莫名其妙地想起了电影黑衣人当中的情节。

    欧阳健自言自语了老大一会,见段子清实在不理自己,只好舔着脸凑上来,笑嘻嘻的说道:“老弟,看傻了吧?这里才是国安六处真正大本营所在,外面那个楼只是个幌子而已。不是我说,你能够有幸加入六处,绝对不会后悔的!”

    欧阳健说到这里,想要开怀大笑,可是刚刚一咧嘴就牵扯到了伤口,不由得露出痛苦的表情,又哭又笑的看着倒也有趣。

    不多时两个人就从电梯当中走了出来。有了前车之鉴,欧阳健再也不敢占段子清的便宜,老老实实地帮段子清办理了手续,领了一大堆物品,又把他给带到了一见空着的房间当中。

    “这里就是你以后的住处了,我知道你远道而来,应该已经累了,先休息一下,等咱们老大开完会,就会来通知你的。除了二层,其他的地方你可不要乱逛哦。”欧阳健给段子清简短的交代了一番,然后就关上门离开了。

    直到这时,段子清才算是彻底安顿了下来,把手中一大堆领来的物品随意的堆到了沙发上面,段子清一身疲惫的躺在了柔软的床上。

    虽然心中还是有很多疑问,可是长途的跋涉已经让他没有精力去想这些,不多时他就沉沉的陷入了梦乡。

    等到段子清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几个小时以后了,而且是被欧阳健剧烈的敲门声给吵醒的。

    “干嘛干嘛,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段子清有些气愤的拉开了门,冲着欧阳健不满道,刚刚他看了看表,也才凌晨一点而已。

    “嘿嘿,这不是老大在召唤我们嘛?再说了,干咱们这一样的,本来就是夜猫子嘛。”欧阳健撇了撇嘴笑道。

    一听说老大召唤自己,段子清的睡意马上就醒了一大半,一边穿衣服一边跟着欧阳健出了房门。说起来他到了这里之后,除了欧阳健还没有接触过其他人,早就有一肚子疑问了。

    跟着欧阳健七拐八拐,两个人不多时就来到了一间小型的会议室当中,推开了门,段子清才发现会议室当中孤零零只坐了一个人,不是接他来的小老头还能有谁?

    “我的老大,不会就是这个小老头吧?为什么看起来很不靠谱的样子?”段子清在心里暗暗腹诽,可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

    刚等他坐下,对面的小老头就挠了挠稀疏的头发,用他独有的滑稽语调道:“哦呵呵,小健子就不说了,已经认识我。倒是小段子还对我不熟悉。下面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做金勇,以后就是你俩的带队老大了!”

    小老头说完,又摸了摸头发,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接着说道:“今天大半夜找你们来呢,可不是见面会这么简单。一会你们两个都要跟着我出去做一笔私活,做好准备。”

    “私活!”一听金勇的话,门外汉段子清一脸的迷茫,而欧阳健则是眼前一亮,露出了一副兴奋
  • http://www.gushidaquan.net/GuiGuShi/LingYiGuiGuShi/152778 - 2014-11-28
  • 第一章 约而不会_东来剑气满江湖_故事大全
  •   三年了,这三年来,江湖上平静如恒,并没有发生过惊人事故;但江湖上的人,谁都有一种感觉,江湖上定然发生了一件不平凡的事故!  那是因为这三年来,在江湖上夙负盛誉的五派一帮,不仅门下弟子,几乎全体出动,甚至连平日很少在外面走动的人物,也时常... - 2018-05-18
  • 第一章 武林三绝剑_风尘三尺剑_故事大全
  •   茶园,是大别山南首一个荒僻的小村落,原是因为附近一带山坡上种植的都是茶树而出名。  茶园村落虽然不大,但它座落的位置好,西首是铜锣关,南首是松子关,这个小村落正好在两者之间,恰成鼎足之势。往来于湖北罗田、麻城、安徽金家寨(立煌)、霍山、... - 2018-05-15
  • 第一章 黄河底卧虎藏龙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徐州府东门外,有一处地名叫黄河底的,很像北平的天桥,是民间一个游乐场所。  这里有卖古董字昼的商店,也有估衣铺、旧货摊、酒肆、茶楼更是栉比相望,还有祗说不练、卖狗皮膏的江湖郎中,和卖卦算命的拆字摊,最热闹的当要数玩杂耍、变戏法的摊子,围... - 2018-05-21
  • 第一章 翡翠之宫_翡翠宫_故事大全
  •   翡翠宫,这是一个多么动人的名称!  人们可以从这三个字上,想到那一定是一座美仑美奂的宫殿,豪华得用绿玉为梁,翠玉为壁,到处一片晶莹,宝光耀目!  除了四海龙王的水晶宫,大概人间没有一处宫殿可以和它媲美了。  这不过是人们的想象而已,其实... - 2018-05-16
  • 第一章 状元金印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秀绝天下的峨嵋山上,有一座建造宏伟而气势磅礴的巨堡,巨堡石墙一角,傍临“龙门峡”溪畔不远,每值风月双清的夜晚,堡主夫妇必然携手而出,漫步溪畔,直到“双桥清音”胜景,方始折转回堡。  原来堡主夫妇,偏爱这由“双桥清音”相合之后而一路浩荡奔... - 2018-05-25
  • 第二十四章 风帆间波涛汹涌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心中暗道:“来了!”一面急忙以“传音入密”说道:“有人来了,你不可再动。”  话声方落,舱门已被轻轻推开,正在狂吠的小乌忽然不叫了,而且还朝门外那人摇头摆尾,作出欢迎之状。  狗对这人摇头摆尾,那是熟人无疑!  从门外走进来的是两... - 2018-05-24
  • 第二十三章 旅程上强敌环伺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萧道成嘴角间,不期流露出一丝冷笑,正待跨步,突听身后树林发出一阵断折的异响,来势奇快,声音入耳,已经到了头顶之上,眼前顿觉青光一闪,枝叶断柯纷落如雨!  萧道成还没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一道人影随着泻落身前,那正是和崆峒岛主在动手的程明... - 2018-05-24
  • 第二十五章 设奸计美酒温情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船上也早已看到海面上有人划近过来,立时有两名水手走近船旁,俯着身放下一艘小舢舨来。  程明山先要司空玉兰跨上小船,自己也跟着踪起,落到舢舨之上,缓缓攀登上船。  站在两名水手后面的是两个长发披肩,长裙曳地的梅红衣裙少女。  她们朝两人躬... - 2018-05-24
  • 第二十六章 假中毒将计就计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飞龙公子道:“程兄那就不妨运气试试,可有什么异处?”程明山脸上流露出惊异之色,看了飞龙公子一眼,果然不再说话,坐在椅上默默运气。他才一运气,口中就不禁轻“咦”了一声。  飞龙公子没有作声,只是脸露诡笑的望着他。  司空玉兰关切的问道:“... - 2018-05-24
  • 第二十七章 擒飞龙敌情初明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右手一探,从身边取出一柄两尺长的短剑,锋芒青莹,看去十分锋利,左手同时取出一只白金环足有酒杯粗细,圆仅一尺,看去甚是沉重,分明是精钢所铸!  程明山想起双环镖局晏长江使的一对双环,中间暗藏毒粉,不觉提高了几分警觉,立即探手抽出红毛宝刀来... - 2018-05-24
  • 第二十二章 求灵药误上灵山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等他们走出十丈来远,才悄悄的跟了上去。这师兄弟二人敢情认为这片树叶真是他们师父发的警告,因此一路上只顾提气奔行,谁也不敢再出声说话,也没回过头来朝身后看上一眼。  其实纵使他们回过头来,以程明山的轻功,他们也休想看得到他。  程明... - 2018-05-24
  • 第二十一章 林姑娘指点迷津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目送她掠去的后形微微出了回神,就举步穿林而出。荆一凤急着迎了上来,问道:“表哥,那人呢,他要你到树林中去做什么呢?”  程明山心中有事,但又不便多说,只是淡淡一笑道:“没什么,他只是警告我们,不许再追踪他们,不然……会对慧通大师等... - 2018-05-24
  • 第十七章 数掌门冬眠不醒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圆洞里面,是一条还算宽敞的走道,边上有两个绞盘,此刻正有两个黑衣汉子站在左边一个绞盘边上,看到高大汉子右臂已断,鲜血湿了大片衣衫,身后还跟着走进程明山来,两人齐齐一惊,正待抬手掣刀。  程明山喝道:“你们动一动,他先没命了。”  高大汉... - 2018-05-23
  • 蚂蚁和蜜蜂的故事 - 童话作文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在一个大森林,有一只蜜蜂和蚂蚁是好朋友。有一天,蚂蚁和蜜蜂碰面了,他们两一起去散步。蚂蚁突然看见蜜蜂的肚子大大的,便问道:“蜜蜂妹妹,你为啥挺着个大肚子呀!”蜜蜂高兴的说道:“我马上就要做妈妈了!我的肚子... - 2018-05-23
  • 第十八章 戏神君协破镖局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这回他似是动了真怒,身形如风,避开他刀势,双手突发,朝程明山抓来!  就在程明山和厉山君才一动上手,晏长江双手一击白金环,发出“铮”的一声轻响,举步朝阮清香面前逼了过来,说道:“阮姑娘……”  他刚叫了三个字,阮清香已是柳眉倒竖,清叱一... - 2018-05-23
  • 第十九章 治冬眠神医展手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厉山君这“山君”二字,可不是他的名字,乃是他的外号,山君者,老虎也。这可有文绉绉的出典,骈雅释兽,虎苑上说:“虎为兽长,亦曰山君。”  江湖上人早在二三十年前,就把他姓厉的看成猛虎,你就可以想见他的厉害了。  易经上说:“风从虎”,这可... - 2018-05-23
  • 第二十章 假神医暗施迷香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时间渐渐过去,现在戍时已将过半,中院大厅灯火通明,棋子丁丁,薛神医和徐子桐早就杀了起来。  先前大家还围着观战,要叫旁观战的人不开口,那可比什么也难过。  所以就有人想了“棋旁不语真君子,落子无悔大丈夫”这两句辙儿,可见自古以来做真君子... - 2018-05-23
  • 第二十八章 破敌寨群雄脱险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也分配了各人的住处,除了司空玉兰住在第三层上,由杜鹃作陪,自己和窦金梁、萧道成等人,都住在第二层。  船开出灵山岛,天色已经渐渐黝黑,水手们加上两道风帆,船借风势,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就像奔马一般快速。  程明山要商老二,把夏涛声... - 2018-05-24
  • 第三十章 破机关群雄登堂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那第四拨(由华山掌门人华凤藻为首),和第五拨(以程明山为首)也在天亮以前,追入了徂徕山,只是这两拨人是暗的,因此行踪就十分隐秘,但他们的目的地也在日月堂,故而这时也已悄悄朝松林掩近。  窦金梁、黄子伟一出松林,就沿途留下了紧急集合的记号... - 2018-05-25
  • 第五章 披风怪客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凌风老人道:“和救治漩儿有关?”  天乐星道:“当然!以小元九环功力,在每隔对时,将姑娘经脉更易,使奇疾巨毒仍归原处,这样姑娘可以延长半年寿命!”  虽然只能延长半年生命,对五老和五友说来,已如获天赐般欣慰,因为有此半年时间,足可找到无... - 2018-05-25
  • 第四章 三湘五老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五老因为凌风老人有言在先,故而并不拦阻七煞离去,闵东源直待七煞形影消失于暗处之后,方才冷冷一笑对凌风老人说道:  “闵某可否敬问一声,五老仗恃着什么要闵某俯首听命?”  霹雳老人现声说道:“闵东源,你敢食言背信!”  闵东源嘿嘿一笑,道... - 2018-05-25
  • 第六章 万幽鬼王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此举不但令谢剑寒、楼师桐、尹君强三人凛惊,连双星及五老也不禁暗中点头赞佩万分。  谢剑寒大意之下失去阴筋白骨令,脸色立变苍煞,木愣一旁不知如何是好。  闵印接得骨令,翻覆观瞧,反面白骨之上,刻画着大大小小无数鬼魔,刀笔如神,翩翩若生;正... - 2018-05-25
  • 第七章 神驼飞花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闵印闻言恍然大悟到前些日子五老因何对帝君不甚尊敬的原因,不由缓缓退后数步,并将一身功力提聚双臂,以防突变。  神驼飞花楼青云,这时目射寒光盯住于凌风老人身上,冷冷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青衫神叟死于老夫的暗算之下了?”  凌风老人震... - 2018-05-25
  • 第八章 追魂三音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刹时,壮汉悄悄登楼,禀陈姑娘已入梦乡之后而退,那老夫人这才吟嗤一声,说道:“怎么样,苦守此间已近十载,现在你总该知道是料错事了吧?”  平日慈祥和蔼的老人,这时突自摇椅上站起,满面狞容说道:  “老贱婆闭上你那张臭嘴,少惹我发火!”  ... - 2018-05-25
  • 第三章 四圣禁宫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闵印冷冷地答道:“在‘四圣宫’中,闵印由小直到十五岁止,未出四圣宫门一步,不信可问四圣即知。”  “四圣今是你的走卒,问他们怎有实话,怎能使闵东源心服口服,我只问你,闵印,十数年来你母子可曾遭遇劫难或不幸?”  “你残害家父岂非劫难?”... - 2018-05-25
  • 第二章 成都行宫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由地道通往“刑宫”石阶,共二十一级,每级宽厚密为一尺,闵东源踏下第十九级时,曾抬头观望,迈下全部石阶,突闻金铁交错怪声,一扇重逾万厅的纯钢巨闸,已缓缓降落,砰然一声巨震,钢闸落阖地上,将石防地道遮死,毫无缝隙。  这时那尤桐霍甲两名持灯... - 2018-05-25
  • 小松鼠睡不着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冬天的黄昏过后,寒风呼呼地刮着,白茫茫的大雪覆盖着整片松林。  晚餐过后,松鼠妈妈把餐盘收到厨房里,将小松鼠抱到床上,给他盖好了被子,温柔地对他说:“宝贝,该睡觉了!”  “我睡不着。”小松鼠眨着眼睛说。  “我们要睡长长的一觉,直到天... - 2018-05-23
  • 第十章 青海一煞_夺金印_故事大全
  •   穆存礼眼珠乱转,神色阴沉地步向怪婆走来,怪婆一笑,伸手抓住穆存礼的手臂,继之顺臂肘探摸到穆存礼全身骨骼,然后正色说道:  “要习绝艺必有名师,你坚欲离开此处,莫非认为我们夫妇不足为你之师?”  穆存礼低头不知想些什么,没有答话,怪人这时... - 2018-05-25
  • 第三十一章 镇宵小刀开明月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宇文望轻咳一声,抬目道:“方丈大师,兄弟已命副总护法把简帮主一行人交出来了,诸位似乎应该释放小儿和小徒了?”  慧通大师道:“宇文堂主说得极是,只是令郎、令徒,乃是程少施主所擒,也由他点的穴道,门派不同,手法各异,释放自然可以,至于解穴... - 2018-05-25
  • 第三十二章 振神威武林除害_刀开明月环_故事大全
  •   程明山根本没有看到有人暗算于他,心头吃了一惊,急忙伸手朝他鼻孔探去,刘子贤中人暗算,踣地之时,业已气绝,一时不由大怒,霍地站起,怒声道:“是什么人暗算了他?”  宇文望阴恻恻哼道:“刘子贤背叛本堂,死有余辜,但可惜不是死在本堂律条之下的... - 2018-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