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狙魔录15第一次任务_鬼故事 _故事大全


  • 上一篇:《都市狙魔录14欧阳健》

    第十五章 第一次任务

    被年轻人这么一提醒,段子清这才反应了过来,急忙回礼,可是心中却在想着:“欧阳贱?怎么会有人起这么贱的名字?”

    段子清这边心思一动,那边欧阳健就好像看出了他的想法,有些尴尬的解释道:“是健康的健,不是那个,额……”

    “哦哦,了解,欧阳兄弟,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段子清一边和欧阳健寒暄着,一边跟着他走进了办公大楼。

    和外表看上去一样,办公大楼每部的装修也很寒酸,甚至连个像样的前台都没有,就是一个头发花花白的老头子坐在门口,算是负责前台工作。

    “对了,欧阳兄,你到这里工作多久了?”段子清一边走一边好奇的问道。看欧阳健对这里挺熟悉的样子,应该已经工作了不少时间。

    “哦,也没太长,只不过在这里,我也算得上是半个老员工了。以后你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有谁欺负你了,就报我的名号!”欧阳健十分霸气的一挥手,大大咧咧的说道。

    “啊!这么说来您还算是我的前辈,以后还请多多照顾。”段子清一听欧阳健的话,心中一惊,姿态反而放的更低了,心里想着自己初来乍到,八成会受欺负,还是抱上这个现成的大腿比较安全。

    想到这里,段子清脸上的笑容都不由得带了几分谄媚。

    “嗯。”欧阳健显然也对段子清的态度十分满意,背着双手走在前面,颇有些老大的作风,一边走还一边说道:“既然你态度这么好,我就把规矩告诉你。到我们这里来的新人啊,都是要承担一定义务的。”

    “啊?什么义务?”一听欧阳健这么说,段子清的心里没来由的一沉,感觉没什么好事。

    “比如帮前辈洗洗衣服袜子啊,给前辈请客吃饭啊。啊,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给前辈一点辛苦费。”欧阳健笑眯眯的望着段子清说道,就像望着一只待宰的小肥羊。鬼姐姐 www.

    “啊?这是什么规矩,还要辛苦钱?”段子清一听欧阳健的话,脸上的表情马上垮了下来。别说现在他身上没有多少钱,就是有,也不舍得孝敬这所谓的“前辈”啊。他自己家里本来就不是太富裕,平时花钱都是很省的。

    “唉,算了,看你也算是和我投缘,而且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个规矩,我就给你打个折,现在你口袋里有多少钱,就给我多少钱好了!”欧阳健看着段子清为难的表情,故作大度地一甩袖子说道:“只不过有一点,你以后要给我洗半年的衣服,我包你过的平安无事,怎么样?”

    “成交!”一听欧阳健这么说,段子清感激的眼泪都差点流出来,急忙点头同意,然后开始翻自己身上的口袋。却对欧阳健口中的规矩一点都不怀疑。毕竟这年头,部队里面还有老兵欺负新兵的惯例呢,在国安这么严肃的部门中,保留一些部队的作风也很正常,掏点钱洗洗衣服总比挨打好多了吧。

    这么一想,段子清的心里就平衡了许多。可是无奈之前被小老头催的太急,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就没带太多钱,把浑身上下掏了个遍,连硬币都凑上了,也不过只有一百多块钱。

    “前辈,您看着……”段子清为难的把一手的零钱伸到欧阳健的面前,一脸为难的说道。

    欧阳健看了看段子清手中的一把纸币加硬币,吧嗒吧嗒嘴,见实在榨不出油水了,这才勉强道:“算了,看你和我这么投缘的份上,这么多就这么多吧。”

    欧阳健说完,毫不客气的接过一把零钱,然后带着段子清就朝办公楼里面走。而段子清则一脸恭敬地跟在他的身后。

    当二人走过看门的老大爷身边的时候,白发苍苍的老头却翻眼皮看了看欧阳健,然后不屑的哼道:“喂,那个昨天才来的新人,你进门的时候忘了让我看工作证了。”

    被看门大爷这么一提醒,欧阳健的脚步猛然一顿,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一茬,不由得一阵尴尬,急忙从口袋当中掏出一个皱巴巴的证件递给了看门大爷。

    老大爷并没有接过去的意思,只是随意的瞄了一眼,然后就笑了笑说道:“好了,昨天新来的可以进去了,记得带今天新来的去办理一张工作证。”

    “哎,您老放心吧。”欧阳健赶紧收起了工作证,刚一转身,却正巧看到了段子清正一脸杀气地望着自己。

    “额,这位小哥,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我承认我是昨天新来的没错,比你早来一天也是来啊,哎,你别踹我,我把钱还给你还不成吗?好了好了,我给你洗半年的内裤成了吧?你一定要报复?好,这可是你自找的!记住别打脸……”

    一阵尘土飞扬……

    足足五分钟之后,段子清才跟着鼻青脸肿的欧阳健打开了电梯,来到了办公大楼的地下二层。

    “都说了别打脸了,我可全是靠脸吃饭的。”欧阳健一边揉着自己的痛处,一边嘟囔抱怨着。显然刚刚让段子清给修理的不轻。

    段子清这个时候没工夫理他,而是一脸震惊的盯着电梯外面,彻底的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谁能想到,外表看起来一阵大风都能吹倒的大楼地下,会有这么先进豪华的建筑?单地下二层,就有好几个足球场的占地面积,各种办公人员川流不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段子清真的很难相信眼前的一切。这里的环境,让段子清莫名其妙地想起了电影黑衣人当中的情节。

    欧阳健自言自语了老大一会,见段子清实在不理自己,只好舔着脸凑上来,笑嘻嘻的说道:“老弟,看傻了吧?这里才是国安六处真正大本营所在,外面那个楼只是个幌子而已。不是我说,你能够有幸加入六处,绝对不会后悔的!”

    欧阳健说到这里,想要开怀大笑,可是刚刚一咧嘴就牵扯到了伤口,不由得露出痛苦的表情,又哭又笑的看着倒也有趣。

    不多时两个人就从电梯当中走了出来。有了前车之鉴,欧阳健再也不敢占段子清的便宜,老老实实地帮段子清办理了手续,领了一大堆物品,又把他给带到了一见空着的房间当中。

    “这里就是你以后的住处了,我知道你远道而来,应该已经累了,先休息一下,等咱们老大开完会,就会来通知你的。除了二层,其他的地方你可不要乱逛哦。”欧阳健给段子清简短的交代了一番,然后就关上门离开了。

    直到这时,段子清才算是彻底安顿了下来,把手中一大堆领来的物品随意的堆到了沙发上面,段子清一身疲惫的躺在了柔软的床上。

    虽然心中还是有很多疑问,可是长途的跋涉已经让他没有精力去想这些,不多时他就沉沉的陷入了梦乡。

    等到段子清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几个小时以后了,而且是被欧阳健剧烈的敲门声给吵醒的。

    “干嘛干嘛,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段子清有些气愤的拉开了门,冲着欧阳健不满道,刚刚他看了看表,也才凌晨一点而已。

    “嘿嘿,这不是老大在召唤我们嘛?再说了,干咱们这一样的,本来就是夜猫子嘛。”欧阳健撇了撇嘴笑道。

    一听说老大召唤自己,段子清的睡意马上就醒了一大半,一边穿衣服一边跟着欧阳健出了房门。说起来他到了这里之后,除了欧阳健还没有接触过其他人,早就有一肚子疑问了。

    跟着欧阳健七拐八拐,两个人不多时就来到了一间小型的会议室当中,推开了门,段子清才发现会议室当中孤零零只坐了一个人,不是接他来的小老头还能有谁?

    “我的老大,不会就是这个小老头吧?为什么看起来很不靠谱的样子?”段子清在心里暗暗腹诽,可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

    刚等他坐下,对面的小老头就挠了挠稀疏的头发,用他独有的滑稽语调道:“哦呵呵,小健子就不说了,已经认识我。倒是小段子还对我不熟悉。下面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做金勇,以后就是你俩的带队老大了!”

    小老头说完,又摸了摸头发,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接着说道:“今天大半夜找你们来呢,可不是见面会这么简单。一会你们两个都要跟着我出去做一笔私活,做好准备。”

    “私活!”一听金勇的话,门外汉段子清一脸的迷茫,而欧阳健则是眼前一亮,露出了一副兴奋
  • http://www.gushidaquan.net/GuiGuShi/LingYiGuiGuShi/152778 - 2014-11-28
  • 第一篇 流行音乐_灵魂饭_故事大全
  •   在我儿子出生半年后,我觉得他已经是一个很汇经的人了。他除了吃和睡,哭和笑以外,还没有引的更突出的表现,我对陈虹说:他应读有点什么爱好了。所以我决定让他来分享我对古典音乐的爱好,我希望巴赫、勃拉姆斯他们,还有巴尔托克和梅西安他们,当然还有... - 2018-02-12
  • 第一章 南门_在细雨中呼喊_故事大全
  •   1965年的时候,一个孩子开始了对黑夜不可名状的恐惧。我回想起了那个细雨飘扬的夜晚,当时我已经睡了,我是那么的小巧,就像玩具似的被放在床上。屋檐滴水所显示的,是寂静的存在,我的逐渐入睡,是对雨中水滴的逐渐遗忘。应该是在这时候,在我安全而... - 2018-02-09
  • 第一节 那天早晨和别的早晨没有两样_现实一种_故事大全
  •   那天早晨和别的早晨没有两样,那天早晨正下着小雨。因为这雨断断续续下了一个多星期,所以在山岗和山峰兄弟俩的印象中,晴天十分遥远,仿佛远在他们的童年里。  天刚亮的时候,他们就听到母亲在抱怨什么骨头发霉了。母亲的抱怨声就像那雨一样滴滴答答。... - 2018-02-13
  • 第一篇 高xdx潮_高潮_故事大全
  • cc  肖斯塔科维奇和霍桑  肖斯塔科维奇在1941年完成了作品编号60的《第七交响曲》。这一年,希特勒的德国以32个步兵师、4个摩托化师、4个坦克师和一个骑兵旅,还有6000门大炮、4500门迫击炮和1000多架飞机猛烈进攻列宁格勒。希特... - 2018-02-12
  • 第一篇 阅读_内心之死_故事大全
  •   我在小学毕业的那一年,应该是1973年,县里的图书馆重新对外开放。我父亲为我和哥哥弄了一张借书证,从那时起我开始喜欢阅读小说了,尤其是长篇小说。我把那个时代所有的作品几乎都读了一遍,浩然的《艳阳天》、《金光大道》,还有《牛田洋》、《虹南... - 2018-02-14
  • 第一篇 此文献给少女杨柳_余华中篇精选集_故事大全
  •   1  很久以来,我一直过着资产阶级的生活。我居住的地方名叫烟,我的寓所是一间临河的平房,平房的结构是缺乏想象力的长方形,长方形暗示了我的生活是如何简洁与明确。  我非常欣赏自己在小城里到处游荡时的脚步声,这些声音只有在陌生人的鞋后跟才会... - 2018-02-17
  • 第五篇 字与音_高潮_故事大全
  •   博尔赫斯在但丁的诗句里听到了声音,他举例《地狱篇》第五唱中的最后一句──“倒下了,就像死去的躯体倒下。”博尔赫斯说:“为什么令人难忘?就因为它有‘倒下’的回响。”他感到但丁写出了自己的想象。出于类似的原因,博尔赫斯认为自己发现了但丁的力... - 2018-02-12
  • 第七篇 音乐影响了我的写作_高潮_故事大全
  •   二十多年前,有那么一、两个星期的时间,我突然迷上了作曲。那时候我还是一名初中的学生,正在经历着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我记得自己当时怎么也分不清上课和下课的铃声,经常是在下课铃响时去教室上课了,与蜂涌而出的同学们迎面相撞,我才知道又弄错了。... - 2018-02-12
  • 第四篇 灵感_高潮_故事大全
  •   什么是灵感?亚里斯多德在《修辞学》里曾经引用了伯里克利的比喻,这位希腊政治家在谈到那些为祖国而在战争中死去的年轻人时,这样说:“就像从我们的一年中夺走了春天。”是什么原因让伯里克利将被夺走的春天和死去的年轻人重叠到一起?古典主义的答案很... - 2018-02-12
  • 第六篇 音乐的叙述_高潮_故事大全
  •   这是罗斯特罗波维奇的大提琴和塞尔金的钢琴。旋律里流淌着夕阳的光芒,不是炽热,而是温暖。在叙述的明暗之间,作者的思考正在细水长流,悠远和沉重。即便是变奏也显得小心翼翼,犹如一个不敢走远的孩子,时刻回首眺望着自己的屋门。音乐呈现了难以言传的... - 2018-02-12
  • 老树和武士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在一个小村庄的中心,有一颗很老很老的树,它看着这个村庄里的人生活、繁育、生老病死,没有人知道它活了多久,只是很敬重它。这种敬重,让老树感到孤独。  在这棵老树旁边,有一方矮矮的小木屋,里头住着一个小老头,他是一个武士。他的四肢像树... - 2018-02-11
  • 第八篇 重读柴科夫斯基_高潮_故事大全
  •   ——与《爱乐》杂志记者的谈话  时间:1994年11月9日  地点:北京  记者:请问余先生哪一年开始听西洋古典音乐?  余华:我开始听古典音乐的时间比较晚,今年3月刚刚买音响。以前,也用Walkman听过一些磁带,但从严格意义上说,应... - 2018-02-12
  • 第二篇 否定_高潮_故事大全
  •   在欧内斯特·纽曼编辑出版的《回忆录》里,柏辽兹显示了其作家的身份,他在处理语言的节奏和变化时,就像处理音乐一样才华非凡,而且辛辣幽默。正如他认为自己的音乐“变化莫测”,《回忆录》中的故事也同样如此,他在回忆自己一生的同时,情感的浪漫和想... - 2018-02-12
  • 花之国的奇遇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美丽又和谐的花之国,在这里有许许多多鲜艳无比、气味芬芳的花朵,花朵上居住着成千上万的小仙子。它们的背上都有着一双透明的小翅膀,将叶子当滑梯,花瓣当摇篮,每天喝花蜜,采花粉,日子过得美滋滋的,别提有多悠闲了。  可是有... - 2018-02-11
  • 第三篇 色彩_高潮_故事大全
  •   “我记得有一次和里姆斯基-科萨柯夫、斯克里亚宾坐在‘和平咖啡馆’的一张小桌子旁讨论问题。”拉赫玛尼诺夫在《回忆录》里记录了这样一件往事──这位来自莫斯科乐派的成员与来自圣彼得堡派“五人团”的里姆斯基-科萨柯夫有着亲密的关系,尽管他们各自... - 2018-02-12
  • 第四篇 儿子的影子_灵魂饭_故事大全
  •   儿子出生以后,我每天都有着实实在在的感觉,他的身体、他的声音时刻存在着,只要我睁开眼睛或者走近他,就会立刻体会到他,有时候会感到比体会自己更加真切。而且这实在的感觉每天都在变化着,随着儿子身体和声音的变化,虽然很微妙,可是十分明显。我感... - 2018-02-12
  • 第七篇 父子之战_灵魂饭_故事大全
  •   我对我儿子最早的惩罚是提高自己的声音,那时他还不满两岁,当他意识到我不是在说话,而是在喊叫时,他就明白自己处于不利的位置了,于是睁大了惊恐的眼睛,仔细观察着我进一步的行为。当他过了两岁以后,我的喊叫渐渐失去了作用,他最多只是吓一跳,随即... - 2018-02-12
  • 第八篇 医院里的童年_灵魂饭_故事大全
  •   我童年的岁月在医院里。我的父亲是一位外科医生,母亲是内科医生。我没有见到过我的祖父和祖母,他们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而我的外公和外婆则居住在另外的城市。在我的记忆里,外婆从来没有来过我们的县城,只有外公隔上一两年来看望我们一次。我们这一代... - 2018-02-12
  • 第九篇 麦田里_灵魂饭_故事大全
  •   我在南方长大成人,一年四季、一日三餐的食物都是大米,由于很少吃包子和饺子,这类食物就经常和节日有点关系了。小时候,当我看到外科医生的父亲手里提着一块猪肉,捧着一袋面粉走回家来时,我就知道这一天是什么日子了。我小时候有很多节日,五月一日是... - 2018-02-12
  • 第六篇 儿子的出生_灵魂饭_故事大全
  •   我做了三十三年儿子以后,开始做上父亲了。现在我儿子漏漏已有七个多月了,我父亲有六十岁,我母亲五十八岁,我是又做儿子,又当父亲,属于承上启下、继往开来中的人。几个月来,一些朋友问我:当了父亲以后感觉怎么样?我说:很好。  确实很好,而且我... - 2018-02-12
  • 第五篇 消费的儿子_灵魂饭_故事大全
  •   我儿子还不满三岁,可是他每次出门,都要对我们说:"我们打的吧。"  从他说这话的神态上,出门坐出租车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仿佛出租车是这个世界上惟一的交通工具。我记得他刚会说几句话的时候,大概也就是两岁的时候,他就经常对我... - 2018-02-12
  • 第二篇 可乐和酒_灵魂饭_故事大全
  •   对我儿子漏漏来说,"酒"这个词曾经和酒没有关系,它表达的是一种有气体的发甜的饮料。开始的时候,我忘记了具体的时间,可能漏漏一岁零四五个月左右,那时候他刚会说话,他全部的语言加起来不会超过二十个词语,不过他己经明白我将杯子... - 2018-02-12
  • 第三篇 恐惧与成长_灵魂饭_故事大全
  •   我儿子漏漏八个月的时候,还不会走路,刚刚学会在地毯上爬。于是我经常坐在椅子里,看着他在地毯上生机勃勃地爬来爬去。他最有兴趣的地方是墙角和桌子下面。他爬到墙角时就会对那里积累起来的灰尘充满了兴趣,而到了桌子下面他就会睁大眼睛,举目四望,显... - 2018-02-12
  • 蛇和青蛙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有一天,小蛇和小青蛙在灌木丛中相遇了,它们第一次见到对方,所以随时提高警惕,以防万一,怕对方伤到自己。  有一只苍蝇飞过青蛙的眼前,小青蛙一边弹出舌头,一边跳跃地捉住了苍蝇。这时有一只臭虫爬过小蛇的面前,它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所以滑行着,... - 2018-02-11
  • 第九篇 消失_高潮_故事大全
  •   台北出版的《摄影家》杂志,第17期以全部的篇幅介绍了一个叫方大曾的陌生的名字。里面选登的58幅作品和不多的介绍文字吸引了我,使我迅速地熟悉了这个名字。我想,一方面是因为这个名字里隐藏着一位摄影家令人吃惊的才华,另一方面这个名字也隐藏了一... - 2018-02-12
  • 三只小猴闯天下_童话故事_故事大全
  •   从前,森林里住着小猴一家。  猴老大吃苦耐劳,做人踏实,猴老二聪明能干,猴老三注重穿着,妈妈给的零花钱总是用来买新衣服。  有一天,猴妈妈把三只小猴叫了过来说:“孩子们,你们长大了,我给你们每人一百元,你们自己到外面去闯闯,好吗?”  ... - 2018-02-11
  • 第六章 柳生出城以后又行走了数日_古典爱情_故事大全
  •   柳生出城以后,又行走了数日。这一日来到了安葬小姐的河边。  且看河边的景致,郁郁葱葱,中间有五彩的小花摇曳。河面上有无数柳丝碧绿的影子在波动。数年时光一晃就过,昔日的荒凉也转瞬即逝。  柳生伫立河边。水中映出一张苍老的脸来,白发也已清晰... - 2018-02-11
  • 积累知识比积累金钱更重要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许多天赋很高的人,终生处在平庸的职位上,导致这一现状的原因是不思进取。而不思进取的突出表现是不读书、不学习。宁可把业余时间消磨在娱乐场所或闲聊中,也不愿意看书。也许,他们对目前所掌握的职业技能感到满意了,意识不到新知识对自身发展的价值;... - 2018-02-11
  • 学会知足,感激生活_励志故事_故事大全
  •   某周日随同一女友去了基督教堂,牧师问身边的女友说:“不开心吗?”  女友哭丧着脸摇摇头回答:“我最近很是烦恼。”  “能告诉我烦恼的原因吗?”牧师又问。  “看到身边还不如自己的女同胞,却可以找到既有钱又有本事的男朋友,而我的男友只是一... - 2018-02-11
  • 第五章 数年后柳生三次踏上黄色大道_古典爱情_故事大全
  •   数年后,柳生三次踏上黄色大道。  虽然他依旧背着包袱,却已不是赴京赶考。自从数年前葬了小姐,柳生尽管依然赴京,可心中的功名渐渐四分五裂,消散而去。故而当又是榜上无名,柳生也全无愧色,十分平静地踏上了归途。  数年前,柳生落榜而归,再至安... - 2018-02-11